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43章:来我魔族!

043章:来我魔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过了几天了?”

    隐藏据点妖娆,从驭兽环中唤出了元方。她问不是现实中时间,而是驭兽环内时间。

    “三天。”

    一脸精明少年盘坐妖娆对面,摇着手中账本与记时器。此时,妖娆、龙觉、元方、村长、水中镜、刃部十四人,正围坐一个巨大树洞中开会。

    三天?妖娆眉头一皱,环内时间与她躲避卜算子追杀一样,也是三天!

    之前龙觉曾说过驭兽环内有一片特殊天地,时间流逝速度比真实世界上很多,外界一小时,相当里面一天。妖娆原本佳打算就是把自己送入灰白世界修炼!以速度破开三阶战神境!

    所以才让元方驭兽环内计算时间。她原以为元方会回答她两个半月,没有想到还是三天,看来并不是驭兽环内所有空间都有时空扭曲特殊属性。

    知道妖娆心中想什么,元方小眼睛中闪过一丝精光。

    “不过我找到了龙觉说那处界中界。”他知道妖娆想要找其实是这个。

    是,曾经白夜一与娑娑都停留驭兽环内空间外层,只有龙觉进入过底部,并一片时间流逝速度与外界灰白天空下陷入入定状态,只有那处诡异空间时间流逝速度才与外界截然不同。

    “那是一片混沌界,弥漫着强大威压,以我以战虎实力,根本没法深入。”元方详细地描述着界内情况。

    “对!就是那个!”

    龙觉立即插入对话。

    “我身分领主境时候进入过,不过不是主动进入,而是被灰白世界蛊魅并立即陷入深层次入定,虽然是好事,修炼速度也比平时。不过现想想,心神其实很容易迷失那一片混沌中。”

    龙觉目光湛湛地看着妖娆眼睛:“如果没有妖妖你呼唤,估计根本不可能醒来,会一直云雾中修炼下去,是一片诡异又危险地方。”

    吓!这么神奇?

    妖娆小脸一红:“我当时可没有叫你。”

    当时白虎大陆时,是龙骚包自己被自己矮小身体和低微实力打击到了,主动要求入定修炼,也是主动从驭兽环中醒来。

    “不,我听到你心意……而且灰白世界也随着你心念产生出一股唤醒我力量,不然我不会醒。”

    一想到那灰白世界,龙觉表情顿时有些敬畏,他脸上没有半点开玩笑表情,而是极为认真地说道:

    “我想,那是因为你驭兽环主人,所以任何心意,都会化为驭兽环变化之力。”

    “可惜妖娆你自己没有办法进去一看。”元方脸上立即露出可惜表情:“要不是就可以随便看看我们正重建村庄,还可以好好研究一下那混沌界中界。”

    妖娆与还没有进入过驭兽环世界几人,只能元方描述下想象驭兽环内场景。

    众人躲了人族众战神追杀三天,不停地讨论着各种逃生办法。

    三日来,妖娆又咬着牙,以药王经中记载方法磨砺自己精神力,这才陆陆续续向驭兽环内又输入了六十多人。实是痛苦又艰难成长,妖娆精神力本来就比同阶召唤师强大,现怕是已经被强行扩张到一个变态高度!

    所以此时坐妖娆身边,终于只剩下刃部十四人,水中镜,老村长与龙觉。

    这几人大都拥有强大灵力,是不好吸入驭兽环内对象。不过逃亡队伍也得到了大幅度精减,人少兵精,战力顿时集中起来。

    元方描述中,众人知道被妖娆丢入驭兽环内小山已经成为储物空间外围主体,泥巴团与狮子头小草懒懒地躺溪边晒太阳,被吸入驭兽环内众人正井然有序地山上扩建着村落。

    妖娆曾经丢环内药物、书籍、衣物都被若竹整理得干干净净放筑阁楼内。可以说,若竹、法伊、百里尘……还有近九十位土著猎户正惬意地享受着异界和风白云。

    村民们比剩下这十多个躲避追杀愁容满面苦逼召唤师们要舒服多了!

    只能说驭兽环实变态,朱雀大陆,只有身份极为尊贵人才有可能使用空间储物幻器,要是有半间屋子储藏空间就已经称得上是极品,可是没有想到驭兽环不但自成小世界,能支撑一座山存,并装载活物!

    真是逆天主人与逆天幻器!

    “可惜,我自己现还进不去。”妖娆摸着自己左臂上金色细环,两眼出神。

    “我觉得,妖妖你还是打消驭兽环内修炼念头吧,要是你入定,失去对驭兽环空间主动控制,你会迷失灰白世界里!还有那些住环内伙伴们也出不来了。”龙觉拍着妖娆头阻止道。

    “嗯。”妖娆此时也认同龙觉分析。

    她能感觉到,如果要把自己送入环内,需要消耗精神力简直是一个恐惧天文数字!

    因为她是驭兽环主人,所以才有这项禁制吗?想想也有道理。

    若是她环外,至少还能控制被吸入环内人进出。龙龙说过,特殊灰白空间有一种催人入定作用,若是她沉溺于驭兽环内特殊空间,那万一沉睡个百年千年修炼,若竹娘亲他们岂不就被困死环内了?

    说到底,还是自己精神力不够强大,驭兽环初代铸造者才会特意创造出这层禁制!

    妖娆暗自猜想。看来只有自己精神力强大到足以抗衡灰白空间催眠力量后,她随意进入驭兽环权限才会被完全开启。现是驭兽环主动限制她使用权力啊!

    好精细设计!

    虽然对使用者实力要求很高,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也是保护了使用者不会因为精神力不济而迷失时间流逝中!

    妖娆叹了一口气:“好吧,那就换一个思路好了,我先把麒麟王前辈送入灰白世界里,希望他能不同时间流速中醒来。然后继续磨砺精神力,争取把战神境以下人都吸入驭兽环。”

    “这样我跑起来!”妖娆捏着拳头。

    留云中海陆上为了围剿她人族战神不可谓不多,可是为了搜寻妖娆等人藏匿地点,大部分战神都分成二三十人小队,进行地毯式搜索,但是这样就失去了数量上优势。

    只要敌人势力分散,那些区区一二阶战神就根本难不倒二阶巅峰妖娆与三阶初级水中镜。

    这三天中,妖娆也换了不少据点,若是被人发现,无一不用雷霆手段秒杀,扒皮悬挂之!

    那血腥恐怖手段早已经让人族战神们心惊胆寒。甚至有些人心中已经暗自升起不愿招惹妖娆念头。因为无论这个魔女有多么邪恶,她从来没有滥杀无辜,所有死她手下,都是主动追击她人。

    再说了,也不是所有人都认为帝女真是黑暗召唤师,只是迫于卜算子与花闲威慑力没有办法为之罢了,能不招惹妖娆,量当做没有看见,人族战神攻势明显薄弱起来。

    有甚者,被妖娆扒皮艺术深深震撼!

    无论她是邪是正,能数量这么庞大敌人眼下生龙活虎地活跃这么多天,没有窘迫,反而越来越滋润,敢问天下,能做到这种程度又有几人?一股微小,但不容忽视敬畏小部分人族战神中迅速崛起。

    就众人讨论驭兽环之事时,树洞外又传来人族战神们小心翼翼接近风动声。

    “丫头,现我们去哪?苍蝇们又来了。”独眼村长问道。

    “还是海边吧,只要能偷偷离开锁空阵范围,我们立即就能用传送卷轴逃出生天。”妖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海边才是她们唯一出路。所以这几天,她们逃遁大方向也一直指向海边。

    众人没有多余废话,知道麻烦又找上门,早就习以为常,立即走出树洞。

    妖娆踱着轻盈步履。

    看到眼前树洞中果真走出十几个人影,前来稽查人族战神们反而各个吓得面如土色,急急后退!

    “我……我们已经通知大部队了!”

    为首一个战神捏着手中传讯水晶站距离妖娆千米之外,瞪着眼睛吞着水口说道。样子十分紧张。真不知道此时他心中是后悔还是懊恼什么,看表情十分苦逼。说话语气也不像是威胁,而是带着想要拖延时间警示意味。

    来人青衣紫冠,身后都是与他穿着一样中年人,像是哪个朱雀小宗门宗主与弟子。从来没有见过宗门,妖娆也懒得去深究这些人来历。她眼中,现只有敌人与自己人区别而已。

    “是么?”妖娆嘿嘿一笑,横挑起长眉,眼波潋滟,脸上表情妖冶,只见她不急不缓地说道:“每一队来追我战神,第一句都说这句话。人家……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呢。”

    声音甜腻,罂粟花开!

    貌似没有一点攻击力回答,却像一柄重锤一样很很地打击战神们脆弱小心肝上!

    神马!

    先前那四拨被扒皮战神队伍,都是因为嚣张挑衅而被秒杀吗?

    五脏六腹被雷得内伤!

    所有人看着那屹立于上风处绝美少女,看着她那恣意飞舞长发,邪狞不屑笑靥……风中猎猎作响衣裙,无声威压弥漫于天空中!

    人族战神们顿时觉得眼前一切都犹如五岳一般高大,犹如地狱修罗一般恐怖强大!再想想前几天看到那些个面容扭曲鲜血淋漓无皮挂尸……魔女摄魂笑靥与那些狰狞记忆一时之间悉数涌上头顶,强烈地刺激着这些战神脆弱神经!

    噗!

    一道道浓血飞溅了出来!十几个战神强者居然直接吓得翻着白眼儿直接晕厥!像是脊柱被挑断,地面上不断抽搐着青蛙。只恨自己这么倒霉遇上万万不该染指东西!

    我勒了个去!

    这就叫威慑!

    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战而让人自断生机!

    妖娆无耻地摸了摸自己下巴……好吧,她承受,那些个挂尸是有些恐怖,看来人族战神们都把人皮当成了噩梦。

    “水前辈,麻烦您了。”妖娆淡淡地说道,绝对没有心慈手软,凡不是自己人……杀!

    “第五拨!”

    众人继续,悄悄地向云中海陆南面继续潜行。

    妖娆一边潜行,一边不断尝试着将刃部战士也一个个收入驭兽环,她属下们,虽然各个无畏生死,不过毕竟只是破凡境阶召唤师,遇上战神敌手,实力很难发挥出来。还是进入驭兽环内加安全。

    “统领,我们会好好修炼,以后不再拖你后腿了!”柳絮飞脸色凝重,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嗖地一声消失空气里。

    队伍中顿时又少了五六个身影!

    无声而又夺命真正威胁这才悄然来临。

    因为妖娆过于专注精神力凝聚,所以根本没有察觉到周围空气变化,但这不能证明她不小心,而是空气扭曲太微妙,就连实力比她强水中镜都没有半点不适第六感,只能说……敌人手段太诡异。

    有备而来暗算,让人防不胜防!

    “不好!”等妖娆是发现眼前四起白雾有些不对劲时候已经晚了……

    勒了个去!跟她身后人已经悉数不见!

    村长、水中镜还有刃部去了哪里?

    “妖妖!不要跟我走散了!”龙觉顿时死死地拉着妖娆手,只有他现还妖娆身旁!两人被包裹一片茫茫白雾之中!

    山谷中日出时升起白雾,原本是极为稀松平常自然景观,可是现出现雾中,却带着一股不似云中海陆陌生气味!

    白雾中咸涩,强烈刺激着妖娆与龙觉鼻腔。

    “是空间断层!”龙觉龙目中精光大涨!可是整个云中海陆不是被锁空阵锁死,连空间传送卷轴都用不了,不要说制造范围如此广阔时空断层了!

    能锁空阵中扭曲时空……除了大帝级召唤师,就只有……锁空阵缔结者!

    “魔族!”龙觉低低地咆哮!

    “不错,是魔族呢!嘻嘻。”

    白雾深处,由远及近地传来一阵清脆铃声,与铃声一起响起,是一道无比娇柔嬉笑声。

    “叮铃,叮铃……”

    金铃一声声震妖娆心跳鼓点上,一个风情万种女子中踏着莲步而来,随着她到来,四周飘渺白雾也像是谒见君王一般向两边翻滚,亮出一条宽阔大道!

    两岸是澎湃雾浪,中央一道笔直甬道。

    香风四起,一个身着艳丽长裙,香肩微露,唇红齿白年轻女子赫然站立了妖娆与龙觉面前,浑身上下散发出人皇巅峰魔息!

    从远到近,不过一步光阴!

    看着来者赤足上金铃,龙觉双眸微不可查地一缩,妖娆能感觉到龙觉手心中传来悸动,虽然只是一秒钟,但妖娆顿时明白,眼前女子必然不是寻常魔族!

    人皇巅峰,虽然手背上没有接引神印,但八成是莫里斯海沟之后世界强者分身!再加上两道白雾中,混杂着隐匿而凌厉各种魔战神威压,看样子还有数量庞大魔族飞行天幕中,都唯这艳丽魔女马首是瞻。

    空气陡然变得凝固!

    以龙觉认得她,而她不认得龙觉角度看,这个魔女对于那个世界龙觉来说,也必是只能仰望恐怖存!

    嘶!一想到这里,妖娆不禁倒吸冷气!

    这是多深一潭水?!

    原来以为魔族布下锁空大阵之后已经彻底离开,没有想到其实比卜算子方法加聪明!布下时间断层来捕捉她!

    魔族不仅与姬天白联合,此时出现仿佛还有什么别目!妖娆思绪转得飞,眼前艳丽魔女,就是这场迷局终级操纵者吗?她此次出现目又是什么?!

    好烦人!人族与魔族矛头都指向她!

    “妖娆妹妹你好,不是初次见了,不过妖娆妹妹却从来没有见过奴家真容。”

    月依魔主笑得恍若无骨,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可以叫我月依。”

    “那么月依姐姐,您找我有什么事?”妖娆顿时热情洋溢,那堆笑脸仿佛与月依极为熟稔。一点都没有作为人族与魔族不死不休觉悟。

    无耻啊!与魔族套近乎也这么信手拈来!

    “呵呵!”月依魔主顿时笑得捂上了嘴。

    “是有一些事,前几天唤你为‘殿下’,把你给害苦了,不过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希望妹妹能够理解。”月依无辜地眨着眼睛,语气加轻柔。

    “哦?能有什么苦衷?”妖娆依旧客客气气。倒是让月依不好意思了。

    呵呵,看来比姬天白好相处。

    好吧……月依魔主也有轻浮时候,她相信经过这么几天被追杀,妖娆虽然没有受伤,必定也已经焦头烂额,心力憔悴。

    是时候动摇她内心了!

    “妹妹你知我魔族,为什么一直比人族强盛?因为我魔族,从来不受种族局限,只要是有能力强者,我们魔族都能包容,所以腐骨亡灵、妖女、兽人、巫妖……都归顺魔族麾下。像妹妹这种强大召唤师,魔族是喜欢!”

    毫不扭捏委婉,月依魔主胸有成竹地招揽妖娆:

    “只要妹妹一句话,别说立即抹杀云中海陆上所有人族强者存为妹妹解气,锦衣玉食锦绣前程双手奉上,就算……就算成帝也不是什么难事!”

    吓!成帝!

    难怪魔族猖狂,居然连这么逆天条件都可以这么云淡风清地提出来!果然是难以拒绝绝好诱惑!

    原来是招揽?妖娆淡淡地笑着……

    可笑!下天黑暗召唤师可其多,怎么没有看到魔族去找水中镜啊?以水中镜扒皮抽筋恐怖手段,恐怕魔族会加喜欢吧?

    “妖娆妹妹你不用不信,以后你就明白了,朱雀印第四代传人,你爹爹前辈……就是我魔族尊贵魔祖。”月依又抛出一枚重磅炸弹!

    其实妖娆也能猜到,四代朱雀暗中种下魔毒腐蚀朱雀,那他必然与魔族脱不了干系,不过……一个黑暗属性人类,居然成为魔族代代敬仰“魔祖”,确有些让人难以相信。

    “哈哈哈!有意思!姐姐是说,只要我投入魔族,你就帮我杀了卜算子?杀了花闲?解决我这次被追杀危机?”

    妖娆长眉一挑,眼底流过一丝幽光:“那帮我杀了姬天白怎么样?”

    呃……

    没有想到妖娆多此一问,月依魔主竟有顷刻呆滞,继而回过神来,立即尴尬地咳嗽了几声:“他不能伤你,你也不能伤他。只要与我缔结契约就可以,以后他都不可能再招惹你。我会让他来给妹妹你陪罪,天白不也是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才因爱生恨,也是一个多情伤心人呢……呜呜。”

    月依魔主倒也狡黠,两个都想要!

    “哎!姐姐话虽然好听,但姬天白不死,魔族对我吸引力……倒也不大。”妖娆可惜地叹了一口气。

    “妖娆,你想清楚,就算这次你有本事逃出云中海陆,你已经是被整个世界通缉对象,所有人都以为你蛊惑了荣光大帝、玩弄了甘霖大帝,除了魔族,这世上再无可以庇佑你存!”

    这才是月依自信源泉!

    人都是利益生物,权衡利弊,人人都会做出对自己有利选择。

    何况……

    何况两边白雾随着月依笑声缓缓散去,天空中立即显露出两个恐怖存!

    一左一右!一个三阶魔战神,一个二阶巅峰魔战神正站月依魔主身后!

    左手边三阶魔尊容貌邪美异常!皮肤白皙,身材挺拔,一看就知是魔族中不可多得美男子。右手边二阶巅峰魔尊面容阴暗,眉心杀生线腥红刺眼!

    赤果果威胁!

    月依魔主婀娜地走上前一步,倒也不完全想与妖娆撕破脸,小手轻轻搭她肩头,语重心长地说道:

    “妖娆,左边这位是万阴晴万魔尊,右边这位是破杀妖将,这两位实力对付卜算子那蝼蚁绰绰有余,逃生太累,你点点头,他们力量就化为你用。”

    哈哈!对付卜算子绰绰有余,换而言之切她如切瓜!万阴晴与破杀瞪着腥红双眼,两者威压像两座大山一样向妖娆与龙觉压来!

    不是人族围剿,就是魔族胁迫,妖娆命好得不行!

    妖娆顿时笑得眼睛里亮晶晶!

    “妹妹不是不动心,只是害怕魔族言而无信啊!不说给我重宝,帮我解围,要是还我背后捅一刀可怎么办才好?”

    看到三阶魔战神,妖娆语气顿时又软了,她并没有抖开月依魔主搭自己肩头手,而是反而又向她靠近一步,两人亲近得鼻尖都贴一起。

    “这是什么话?我与妹妹,一见如故,背后捅刀是什么?这种事万万不可能发生我们之间!”哈哈哈!慢慢蛊惑!

    摄魂!

    月依魔主眼中迸发出迷离光晕,悄然笼罩妖娆身上!

    来吧……小丫头,与我缔结契约……让我看看你品质……月依魔主心中大笑。

    “不会……么?”妖娆双眼迷离……神智俨然开始涣散。

    只听见“噗”一声溅血声!

    月依魔主突然大骇!身后不知何时被插了一把黑刀!

    她低头看!那冰冷刀尖正自己胸口颤抖!剧痛突然蔓延于周身!

    “你你你你你!”月依魔主不可置信地指着妖娆,脸上表情俨然已经扭曲!

    惊变!

    妖娆果断动手重伤月依!

    “不会么?”妖娆重复着刚才话,眼中重爆发出巨大精芒!哪里还有被迷惑模样?

    “就像这样啊?”她无辜地摊手,耸了耸肩头……坑爹地回答:“先笑一笑,装装傻,然后给出一毙命一刀,很容易!喏,你自己也感受过了。”

    噗!

    狂喷!

    月依魔主打死也无法相信,妖娆居然能抗拒她摄魂!而且不为魔族条件所动,竟敢出手杀她!

    啊啊啊啊!与姬天白完全不同两种人!

    姬天白是那种两难中永远会选择既得利益人,为此可以抛弃道德与人格,而妖娆……妖娆是底线永远不会被任何威胁与利益撼动人!

    “我爹爹说过。”妖娆憨憨地笑着:“与坏人合伙,倒霉永远是自己。”

    ------题外话------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写着写着睡着了,还键盘上流下了…亮晶晶印记。

    嗯嗯~

    羽毛拉风地飘走,伦家不会告诉乃们…那人是羽毛…。凸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