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8:就是这个意思!

058:就是这个意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提出要见卜算子。

    “护法!”

    那名为翟麓魔战神看到月依魔主表情,立即大声喝道!

    一时之前,矗立天空四角四个魔战神同时爆发出惊人力量,生生把正碾压卜算子那枚蛇头镇压雪地上!

    轰!像是被人头后狠狠打了一闷棍!

    巨蛇之首弯折入雪!

    小八岐巨大身体拼命雪地中扭转扑打!可是四个三阶中级魔战神之威!镇这个还没有成为真正万兽皇妖兽片刻,还是勉强足够对付!

    “殿下!您有半柱香时间!”犹梦姬目光闪闪地对妖娆说道。身上力量都向巨蛇涌去!

    示好!

    以崇高礼遇回复妖娆要求!

    四个魔战神,无一不是身上背负着百万无辜人族性命大恶魔,翟麓一面镇压小八岐,一面看着妖娆背影,他眼底虽然流露出一丝对那红裙少女鄙夷,但还是很好地掩饰下来。

    因为招揽这人族少女……是这是守戒山魔主月依大人军令!

    苦无,都铎,犹梦姬三魔心中其实都带着一半不甘,一半戏谑!

    “一个小小人族,值得高贵魔族跪了又跪吗?可笑!等月依魔主把她玩腻了,他们就把她送到久不见鲜肉魔军低贱之处去!”苦无鼻子里哼着气。

    “让我吞噬她吧!细皮嫩肉!”都铎情不自禁舔着手指!

    “人族……魔皇?哼!”犹梦姬手中金托盘亦抖了抖!她手中,可是魔族无上之宝!她自己都觊觎不已!

    当然,此时妖娆听不到人族召唤师们心中怨念诅咒,亦听不到魔族强者们心中恶毒嘲笑!

    她就如倍受宠爱骄傲女皇一像,收敛着三阶战神之力,却一步一顿,认真又郑重地向着扑倒雪地中不断大口喘息卜算子走去!

    妖娆轻笑着,以唯美手法从驭兽环中抽出了她爱黑刀!

    因为不说话,所以没有一个人能猜到魔女现想些什么。

    “魔女!你不能一错再错!”跟卜算子身后一直与巨蛇作战光头青年突然站起,身体颤抖,双目俨然带着赤红!

    如此浓郁魔气下还有人敢目中无珠地咆哮!此子虽然鲁莽热血,倒也不失勇气!

    “魔女!我青木若有来生!必向你索命!”

    雪域中站起一个身负木剑男子,左眼已被冰棱洞穿!但那仅存右目中却爆发出旁人不及坚定信念!他身体飘摇,但是他信念,却从不曾被撼动!好一个铁骨铮铮男子!

    “帝女!我落霞宗一直信你!你不要……不要……逼我们到绝路!”

    落霞宗黄衫女子吐着鲜血也摇摇晃晃站起身来,身侧百花若隐若现,开始化红,仿佛刚刚觉醒领域之力又有第二次异变!

    “啊啊啊!老子敲死你!”手持狼牙棒肌肉男浑身青筋爆起,经脉逆行,俨然想与妖娆一同自爆!他颤动着浑身肌肉疯狂地向妖娆扑来!

    这家伙激动!只见一个敏捷身影顿时向妖娆当空罩下!

    众人立即心头一紧!

    只可惜这看样子气势汹汹肌肉男,却是被妖娆轻易一脚,踢得一个倒栽葱,头没入远方雪地,屁股高高撅起,寒冷雪……急速冷却了他身上澎湃血液!

    很无情!

    妖娆并没有因为这些怒骂与号哭声音而停止走向抖如筛糠卜算子!

    只是谩骂而已,听了又不会死人!妖娆嗤之以鼻。

    经过第一个向她咆哮光头男子之时,妖娆身体微微一顿,她甚至还伸手摸了摸男子光头,一字一句说道:

    “你……很有种!”声音清亮,直入人心。

    吓!

    “我,很有种?!”

    瞬间恍如隔世!

    直到魔女从自己身边掠过之后,那冰冷触感还犹如一柄剑一般悬挂光头男脖子上!

    “一般说完”你很有种“这种话之后,大恶人不是会立即捏死那不知天高地厚挑衅正义蝼蚁吗?为什么我头还脖子上?”光头男汗流浃背,有些傻兮兮地摸着自己头。

    这男子看着那从眼前掠过红色身影,目光中不知不觉地……有了迷茫。

    为什么?

    摇曳红,明明妖冶无边,但出人意料地带着一种俯瞰众生大气从容!那仿佛不是魔……虽然不能被称为光明……但并不嗜血邪狞。

    只是,有些孤独!世人难以理解孤独。

    妖娆身影,很就出现卜算子身前!

    好不容易不再经受八岐巨蛇碾压,卜算子这把阳光寿将老骨头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八岐第三只头被四个魔战神气势镇压,恼怒地雪地上挣扎!那巨大兽眸如果化成刀刃,必能立即将妖娆戳成马蜂窝!

    背对着雪地上扭打八岐蛇头,妖娆横刀将卜算子下巴挑了起来,以一种高高上姿态,冷冷地看着这自诩为光明阵营中后一个三阶战神人。

    “魔女!你好毒!本尊绝不会向你求饶!”卜算子像一只疯狂老狗一样低低地咆哮着!

    “殿下!点!我们支持不了多久,这妖孽……好强大!”翟麓魔战神那冷冽声音妖娆耳边响起。

    似乎四个三阶魔战神也很惊讶八岐巨蛇第三首反抗力!仿佛它那惊人力量,都来自于镶嵌它头顶上那枚异彩之晶。苦无身上魔气首先有溃散趋势!四魔竟也困不住八岐!难怪卜算子被打得没有任何反击之力!

    一点也不急迫。

    “我……本不屑于杀你。”妖娆低头,怜悯地看着卜算子那张虽然嘴硬但已然苍白脸!

    “哼!魔女你又有什么好说?事实证明!你就是人人得而诛之万恶魔女!我后悔!后悔没有初就杀了你!你是恶魔!”

    卜算子唾沫横飞地咆哮!

    “你个魔女,用不着这么假惺惺!我是人族后一个三阶战神,你杀我,就是人族大罪人!”

    卜算子尖叫声立即引起了场所有人族战神们共鸣!

    不过难听听多了,妖娆倒也不是十分意,她毫不犹豫地举起黑刀,用只有卜算子才听得到声音叹息:“你比那光头,比那独眼,比那黄裙,比那狼牙野兽……都差太远了!”

    “人族,不需要你这种贪婪无道……至尊!”

    没有想到妖娆想说居然是这些!她心中到底想些什么?

    刀锋向前一推!

    卜算子到死都不明白,魔女为什么会对他说这么一番莫名奇妙话!

    可笑!

    还装成一幅好像很关心人族未来模样!

    他与那些实力渣得不行一阶战神秀有得比吗?他明明就是天下第一人!要不是有魔族……该死魔族!他一定不会失败!他会是下一个百年人族大帝!

    黑刀以无法阻拦之势没入卜算子身体!

    “煞……星!”

    吐出两个字中,后恶毒地看了妖娆一眼,这道貌岸然老战神死不瞑目地倒了自己血泊里!

    魔女这是要断绝人族所有生机啊啊啊!众人族战神睚眦欲裂!

    后一个人族三阶中级战神忍受了八岐妖蛇摧残之后,连反抗之力都没有落魄地惨死魔女狂刀下!

    嘶!

    这是没有道义赤果果凌辱!

    所有人目光都喷火!他们此时对妖娆蔑视与诅咒比这灰压压天空还要沉重!

    妖娆看着脚下尸体,伸手提起了掉落卜算子身侧玉算盘,毫不犹豫地向自己驭兽环内一丢!

    无耻啊!

    这个动作添加了魔女众人心中无耻!

    杀人之后还光明正大地夺人宝物,那个刚才依稀有些迷茫光头战神立即狠狠地砸着自己大头:“可恶!明明就是邪恶魔女!我刚才动摇与迷茫,是被魔女下了蛊吧!”

    哼!众人想错了!“魔女”无耻远远没有他们想象这般简单!

    要抢?

    那当然是要抢个彻彻底底!

    妖娆手中黑刀,划过卜算子脖子同时并没有停顿,而是毫不犹豫地直接斩向了她身后那八岐巨蛇额头!

    浑身所有力量都用来反抗四个魔战神威压束缚,八岐第三首此时万万没有想到,那烦人臭丫头居然会反手一刀,直接斩向它珍贵宝物!

    “嘶!不!”

    巨蛇撕心裂肺嚎叫众人懒得去深究其意,只是所有人都不理解,魔女斩向人族至尊时候刀上明明没有什么灵力,但是反手回旋时候,刀锋上却突然迸发出如山岳一般巍峨又宏大气势!

    仿佛那蛇首……才是她必取之物!

    “呀呀呀呀!”

    妖娆并不吝啬自己灵力,因数她将所有筹码,都赌了这一击上!

    领悟先天刀法之后完美一击!她身体中所有血液都沸腾,她所有神经都绷得紧紧!力量与出刀轨迹带给人一种自然又和谐感觉,仿佛天地初开打破混沌神之一击!

    刀尖发出细如蚊蝇嗡鸣!空气像纸,被轻轻划开一道灰影!

    这一击若是斩八岐老祖玉骨上,断面必如墨帝留下刀痕一样!光滑如镜!

    “咔嚓!”只听到一声脆响,天空中划过一道七彩弧线!一枚温热兽晶顿时落入妖娆掌心里!

    与此同时,天空中镇压八岐蛇头四个三阶中级魔战神只觉得身上一轻,那巨大蛇首颓然砸入雪地内,再也无力挣扎!

    地面上冰雪爆起!

    那七彩兽晶,才是它力量源泉!

    老祖留下异宝!这小八岐长眠雪下千万年,也不过只消化一枚残片三分之二,所以长出这巨大到骇人身体,剩下三分之一,则是精华中精华!原本深深镶嵌骨中,绝对不可能掉出,结果却被那邪恶臭丫头挥刀,以极为刁钻角度给生生地撬了出来!

    “呜呜呜呜!我跟你有仇么?杀我同族,带着么多两足生物毁我老巢……还要抢我宝物!”小八岐瞪着妖娆脸,泪水泪水顿时冰川上流成了河!

    不凡!

    那枚七彩之物不凡!

    四个魔战神双眸中立即迸发出渴望神色!自那枚小石被撬出,他们用于镇压蛇兽威压顿时游刃有余起来!

    七彩小石中蕴藏力量强大!炼器绝品!翟麓等魔暗暗想道,可是他们不敢发作,因为一切都要看月依魔主眼色。

    “妖娆啊,妖娆……”月依魔主掩着嘴笑了。“你还真是什么宝物都不放过……那可是一枚,兽神晶核残片!可惜已是残片,用于附魔武器,应该能造一柄神阶品吧!能抢就抢,都是你!……只要你乖乖归附我魔族就行!”

    妖娆可不知月依魔主心中所想,她捏着终于到手八岐老祖兽晶残片,那温暖又极富能量触感直让她血液沸腾心跳加速。

    妖娆嘴角顿时勾起一丝绝美笑意。

    她知道自己杀了卜算子之后,所有场人族战神必恨她入骨!

    倒不是因为这些人族强者们与卜算子有多深交情,而是事关强者们意尊严与荣耀!她以“魔女”之名,恣意践踏了人族强者们脆弱自尊心。

    “唉!我真是遗臭万年了。”妖娆心中淡淡自嘲。

    但她并不后悔!

    因为从出现众人视线范围时,她就料想到了现一幕幕场景。包括卜算子对玉骨觊觎,包括魔族出现。

    摇曳着身姿,妖娆又御空而起,抛下身后怒骂,向着北方天空那恭顺匍匐于地三阶魔战神犹梦姬飞去!

    此时犹梦姬,仍半跪天空中,双手高高托起金色托盘。

    盘中女魔皇凤冠散发浓郁紫黑之色,正中央镶嵌一枚半拳大小东海明珠,珠中有符,依稀魔影无数!冠亦为杀阵!俨然是一件天阶幻器!

    魔皇印为墨玉雕琢而成,通体乌黑,其中镶嵌一枚魔鳞,皇威隐隐乍现!

    而那赤血霞披是红芒湛湛!地狱火深处生活赤血三足乌,十年一黑羽,百年一血羽,以赤血三足乌百年血羽织就霞披,水火不侵,刀枪不入!是历代魔皇爱之物!

    真是魔皇受封礼!

    人族战神们睚眦欲裂,敢怒不敢言!有些人嘴唇都被自己咬出了血,有指甲陷入了掌心里也浑然不觉。

    因为此时魔族战力足足多于他们六倍有余!

    人族至尊卜算子已死,唯一一个三阶初级战神……还是站魔女那方魔云宗主,魔云妖孽,人族也从来没有把那些妖人当成过自己人。

    所以魔族力量略略算来,有魔云宗主,四个三阶中级魔战神,还有一个三阶中级魔女!

    不计外海驻扎百万魔军,光是这六人屠灭七茫雪山山顶所有人族都已经绰绰有余!不要说人族此时仅存力量早已经被八岐巨蛇消耗得精疲力竭!

    人族末日!

    魔族各个扬扬得意,一派繁华欣喜。而人们目光中俨然失去光彩,他们仿佛已经看到自己下一秒悲惨结局!

    还有无数梦想没有完成,还有无数豪情没有挥洒!

    一股萧索与怅惋情绪地面蔓延,无声痛苦如同浓得化不开墨汁。

    光头男子情不自禁地耸动着肩头,人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面对此时即将颠覆命运,他为自己故乡流泪!

    云中陷落,很就是朱雀大陆,他记得他出生那个村庄,没有人知道召唤师是一种怎样世外高人,人们只懂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千年来都不曾变化。这一切,竟要他这一代终结吗?

    苦!

    泪水划过嘴角,是苦。

    背着木剑独眼男默不作声地把被魔女踢入雪堆狂野男子拉了出来,两人对视一下,目光中依稀有了一种壮士相逢不晚洒脱。

    “我是青木。”

    “俺叫拓跋磐。”

    交换名字,即是朋友,不求同生,但求同死!两个顶天立地铁骨男儿身上都暗中积蓄着力量,下一秒,能杀多少魔族……便杀多少罢了!一生只求再潇洒一次!

    落霞宗黄衫女子低声安抚着同门师兄妹们。

    “我,宗!”

    声音虽然沙哑,但却给人安定力量。

    “龙……龙少爷,我们真投入魔门?”水中镜吞着口水,瞪大眼睛看着龙觉。

    “水兄……”龙骚包顿时大言不惭地拍着俨然凌乱风中水中镜。“咱妖妖去魔族做魔皇,多好前途!灭哈哈!”不知为何,龙觉说这话时候,绯红色眸子里蓄满了星光。

    “噗!”

    水中镜一口血喷了出来!

    喂!这好像跟魔云宗正统教义不相符啊!血祖遗训:魔云弟子走出属于自己一条路,所以他们才期待血祖嫡传圣子圣女到来,难道黑暗召唤师所谓救赎,就是归顺魔族吗?

    妖娆站犹梦姬面前。

    “梦……奴。”她轻轻地低吟道,有点咀嚼这名字意味。

    “是!妖娆魔皇大人,请戴凤冠!”

    戴上魔皇凤冠,就等于达成与魔族同盟!不过以妖娆四属性都三阶中级圆满实力来看,确有震慑一方实力!

    犹梦姬头谦卑地低下,她那婉转声音穿透苍穹,随风传入远方而余音不散!

    “请戴凤冠!”

    “请戴凤冠!”

    数千魔战神与百万魔军一同呐喊!啸声入云,那狂热气氛与人族战神们萧索形成鲜明对比!众魔咆哮中,月依魔主热切地盯着妖娆脸,付出这么多,她一定要看看这个姑娘……是不是比姬天白强!

    一步天堂!

    虽成魔族,却是称霸朱雀世界!

    “呵呵……哈哈哈哈!”妖娆仰天大笑!

    称霸……么?魔族可知,她想要一个怎样天下?!

    她伸出纤纤玉指,捏起了呈自己眼前魔皇凤冠,把玩手心里,然后睨着眼睛打量犹梦姬。

    这魔皇殿“梦奴”,虽然自称为奴,不过实力可是异常彪悍,化形也十分完美,五官清秀,只有眸子,是专属于魔族立瞳!丝丝无法遮掩暴虐之气生生破坏了女子脸上柔美。

    “你说说看……”妖娆指着犹梦姬,又指了指地面上百余人族战神。“我要如何处置他们?”

    犹梦姬嫣然一笑,以为是考验,立即对妖娆略略欠身。

    “奴家以为,人族战神,虽只剩一阶二阶,但斩草势必要除根,就像魔皇殿下刚才斩杀人族至尊一样,一把火都烧了一了百了。”

    “至于那奇怪三头蛇嘛,我们魔皇殿外门还缺少一个看门护院畜生,它若是听话,拖去魔域深处就是了。”

    犹梦姬自认为回答得不错,于是掩着殷红小嘴笑起来。

    她早看出来了,眼前这个月依魔主势必要收人族少女战神亦是一个心恨手辣主!之前忍受了那么多不堪入耳唾骂,想必现对人族杀心比魔族还多!

    “啧啧……”妖娆赞许地拍手点头!“不错!回答得真不错!”

    妖娆目光中闪过一丝精芒,她伸出手,做了一件无论是魔族还是人族都万万没有想到事!

    她直接把那代表着魔皇之威凤冠放了犹梦姬头上!

    世界一这刻,都忘记了呼吸!

    只有妖娆笑声天地间回荡!

    “哈哈哈!看来你比我适合当魔皇!”手指指着犹梦姬瞬间石化脸!

    嘶!

    妖娆要干什么?

    所有呆滞地看着那个站天空中,一边摆弄赤红长裙,一边笑得风声水起绝美少女!

    翟麓,苦无,都铎等魔战神眼中隐隐升起一股怒意!

    这丫头疯了吧!居然把魔皇受礼当儿戏!虽然他们并不是真心臣服于她,但万万也容不得她这样恣意妄为!

    犹梦姬直接傻了眼!

    戴着那魔族重宝她犹如五雷轰顶!

    这是神马情况?

    “妖娆!你这是什么意思!”

    乘着飞禽隐翟麓身后月依魔主终于忍不住一步踏了出来!这守戒魔主分身隐隐觉得事情已经超出了她掌控!

    妖娆是开玩笑,还是……

    怒气升起!姬天白都不曾这样玩她!

    人皇巅峰魔主分身,气息倒不强大,可是她尖锐啸声,却震得场所有魔战神身体一滞!仿佛这人皇魔族,掌握着他们所有魔命魂!

    “什么意思?”上扬语气。

    妖娆转过头来,淡淡地说道,只是她说话时候,脸上神彩突然一变,顿时由刚才柔和笑脸变成了泼妇骂街狰狞!

    怒意犹比月依盛!

    仿佛压抑了好久怒火与泼辣就月依质问这一个瞬间,悉数爆发了出来!

    “老子操你们魔族十八代祖宗!就是这个意思!”妖娆横眉怒骂!

    ------题外话------

    好吧,取名无力…就是这个意思了~灭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