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68:破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虚空微不可查地抖了抖,仿佛露出一个和煦笑意,大多数破壁者都会这么讯问,也只有破开第一轮所有“门”破壁者才有资格问这个问题!

    “门”自然是还有!

    不过第一轮就激出四道门破壁者,并不常见!

    虚空中浑厚声音没有回答妖娆问题,而是下一秒,妖娆面前突然再次出现了两扇门!

    一个寒冰缭绕,一个雷光翻滚!每扇门高有十丈!门楣上细细雕刻繁杂而精致符纹图样,给人华丽大气视觉冲击!

    冰与雷,显然是水与火进化体!而光与暗,却不再进一步进行演变,所以第二轮测试,四门缩减为两门。^非常文学^

    妖娆勾起唇角微微一笑,首先向着冰门而去……不过近入冰门七步距离,一股彻骨寒冷顿时爬上妖娆心头,极寒!冰门就像是用雪域深处万年寒冰雕刻而成,带着一股拒绝与肃杀之意。

    可是这并难不倒妖娆,也许每个进入莫里斯海沟凤鸣界人族与魔族大帝能遇到门都不一样,因为凤鸣界所反射出来元素门都是按照进入者真实能力幻化出来测试之物。

    妖娆此时只四项属性,所以风与土元素之门并没有她面前出现。冰门虽然是水元素进化型,但本源依旧与水脱不了干系。对她而言,震碎两门只是时间问题。

    只是一刻不到时间,天壁上突然传出第五与第六声凤鸣!穿透了众人耳膜。

    两道飘渺凤影从天壁中急急飞出!掠起两道绝美神光。

    “哇!这枚种子实力惊人!万毒荒原之壁上能震出六响,恐怕比流云殿之前收去姬姓种子只强不弱啊!”看着天空中蹁飞而过绚烂凤影,天空中人群中顿时爆发出这样感叹!

    “也不知这是魔族种子与人族种子同时破壁,还是一个异类?”也有人震惊之中多了一丝疑虑。

    “冰澈!你们流云不要再抢种子了,上次那个姬姓种子已经很是不凡,这个就留给我们吧!”

    古元、东方虹、曾伏虎一步踏向前方。瑶光,仙池,伏虎山等派强者们直接用威胁语气赤果果地打压流云殿气势,看到这么不凡种子,谁都不想放手!

    冰澈无奈地后退,他并不想引起众怒,反正这种子再强也应该强不过现姬天白。

    莫里斯海沟之内。

    “还有么?”

    妖娆看着那自己面前破碎冰门与雷门,再一次问道。她还没有满足!她还想继续悟道。

    没有想到破壁者会继续讯问,这一次浑厚声音迟疑了一下,然后缓缓开口说道:

    “百古一造,虚门现!”

    轰轰轰轰!莫里斯海沟之内顿进爆发出轰轰响声。有什么巨物拔地而起!

    百古一造!百古光阴也未必能领悟通天之法!

    妖娆身体陡然一滞!她神识能感受到正升起之物不凡!

    “哇!拾到宝了!奇怪莫里斯海沟中,居然有机会直面这样虚无飘渺无上大道!”

    能用自己道心与天道相证,这是每个战神强者可遇而不可求莫大机缘!

    十道门扉陡然屹立她面前,与之前那八尺高三尺宽小小元素之门截然不同!这已不是由她实力所反射出来证道之门,而是无论时空变幻,沧海桑田都无法动摇真正天道!

    十个巨大得犹如城门一般厚重建筑物直接横了妖娆面前!散发出苍古又强大气息。那些强大气息压她身上,让她一时之间竟然有些站不稳了!

    虚意境!

    时!空!生死!真假!因果!悲喜!善恶……

    与元素与元素进化截然不同。[非常文学]

    十种双手不可触及无法临摹揣测“虚”之天道以巨门证道方式出现妖娆面前,也许如果没有进入莫里斯海沟,妖娆一生都不可能触及到这么多飘渺意境,然而此时就算不能以自己强顿悟一一破门而出,想必她也会从十扇大门前走过,如此近距离地窥视天道,对她而言真是一场莫大机缘!

    也许这就是莫里斯海沟带给每个破壁大帝惊人好处!只是某些心急之人或者根本无法打碎第一轮与第二轮元素门之人便没有缘分见到这十座恢弘大门!

    妖娆一抬首,位于她视线前方一门立即戳得她头晕目眩耳内嗡鸣!

    因果!

    连选择余地都没有,妖娆心魂这抬头刹那中就被门完全吸了进去!

    能够左右因果,就能左右一个人宿命,恐怕云中海陆上所遇见卜算子就是一个推衍因果奇人,若能完全掌握这项天道,甚至可以具有逆天改命传奇技艺!但是妖娆对因果演算简直没有任何概念。

    因果大门带着强大威压向她劈头盖脸压来,这飘渺天道中她仿佛看到自己一生因果遭遇!

    这世间所发生任何事情,都由“因”而起,终于“果”,而“果”中又孵育着下一缘分兴起“因”,因果循环,仿佛从来都没有停歇时刻。

    也许她遇到爹爹也是因,她穿越到朱雀大陆也是因……如果这些是因,那她将得到什么果?

    到底是自己想要进入初元世界?还是宿命之手以因果为由,将她不知不觉中悄悄推到了这一步?

    “难道进入初元就是我果?”

    这些纷乱念想一时之间汇聚妖娆脑海中,只叫她头痛欲裂!

    “这个,不适合你。”

    就妖娆陷入对因果思考百思不得其解之时,那浑厚声音再次响起,随着声音出现,因果大门妖娆面前缓缓沉入大地,压她脊背力量陡然减轻。

    妖娆缓缓吐了一口气,刚才一时之间郁结于心迷茫困顿也一扫而空。

    因果天道不适合于她,妖娆并不觉得惋惜,只不过她骄傲,绝不允许宿命左右自己选择!

    只见妖娆脸上没有半点踌躇,突然捏着拳头对着那即将消失因果大门大声说道:

    “我不喜欢别人种下因,也不会接受自己不喜欢果,如果不好因果发生我身上,我会亲手将它……掐断!”

    语气铿锵!出人意料!

    恐怕十扇虚门第一次证道失败后还听到破壁者坚定心意!

    “咔嚓”一声巨响!因果巨门上顿时裂开了一道巨大沟壑!

    这是妖娆对因果答案,虽然不足以破门,但亦有立足于因果之前骄傲资本!她没有随意推衍因果能力,却有斩断一切因果强大意志!

    没有得到这项天道认可,但妖娆心中却升起了一种别样领悟,她路,勇住直前,从不退缩!她心,就是她道!

    这坚定意志足以撼动天道!

    虚空中神念仿佛都被这出人意料答案震慑了一下。

    十门剩九!因果大门带着一道裂痕消失虚空中。

    妖娆抬头环视一番。心中暗暗对自己说道:“时间,因为幽蓝领域传承应该比较好破,生死,因为枯骨王座赠送给她感悟应该也比较好破,所以此时倒不如先把剩下七扇没有什么把握天道之门挨个看上一次。”

    有洞破两门把握,妖娆便不急不缓地向着下一门走去。

    与妖娆悠闲形成鲜明对比是万毒荒原上等待之人,凤鸣六响之后,无论是人族强者还是魔族战神各个磨拳擦掌准备抢人!

    可是天壁后既没有出现种子人影,那第七响凤鸣也迟迟没有来临!

    “这是怎么一回事?天壁哑了吗?”人群之中猜忌声此起彼伏。

    这也难怪他们焦虑多疑,因为走天壁而出种子多半对天壁中见闻讳莫如深,所以初元人族与魔族战神并不清楚是什么引起凤鸣声从天壁中传出,大多数人族与魔族大帝都急着破壁,两帝经第二轮元毒素进化之门后鲜少有人还能看到第三轮十扇天道虚门,破壁便用不了妖娆这么长时间。

    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件事,人帝与魔帝破壁之时是共同激发出越壁天音!

    阿斯兰特九响,其中有三响为虫王所破。

    姬天白七响,也有三响为第二虫王所破。

    而妖娆……她只有一人!一人已震出凤鸣六响,而她还打算至少再破虚幻大门十中之二!那么她莫里斯海沟中证道数量真可谓是惊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凤鸣一停竟然暗哑了数个时辰,那些怀着万分期待人与魔们禁不住由屏息凝气变成了垂头丧气。

    “那种子……是死天壁中了吗?”寻仙道冯长老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中年人两撇小胡须跟鲶鱼一样,小眼睛提溜提溜地转着,那俗气样子还真与仙人之流挂不上半点关系。

    这话说得相当不吉利,但也说出了小半人心中猜测,虽然种子死天壁中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事情,不过也不是说没有这种可能。随着时间流逝,众人耐心也被消磨殆。

    大派长老们都黑着脸,没有人回答寻仙道长老疑问。

    是走?还是留?一晃又是几个时辰过去,众人皆陷入了沉默。要是再等下去,估计真有沉不下心急燥之人会头也不回地离开。每个人心中都压着一团火。

    “觉儿,会不会出了什么事?”东方天幕一角,站着几个不起眼战神,以兜帽盖脸,既没有门派徽章,又没珍兽拉车,一看就觉得寒碜无比,仿佛是没有什么势力可依附散修。

    “不会有事。”为首年轻男子龙目湛湛,坚定地盯着那灰暗天壁。

    说时迟那时,就龙觉这样回答龙心紫刹那,众人眼前天壁突然发生着奇异变化!

    只见那原本平滑天壁就像是被开水灼伤,从内部拱起一枚浑圆肿泡!那泡中仿佛有物,正欲破壁而出!

    “你认为暗不是恶?”莫里斯海沟中那低沉声音还与妖娆对话,只不过他声音中仿佛隐隐带着怒气。

    九门又有五门已经不见踪影。

    剩下“时间”、“生死”、“真假”却已然被妖娆打破!真假……拜姬天白那个隐藏得极深伪君子所赐,让妖娆对真假领悟相当深刻!

    此时她正站“善恶”之门前,昂着头,目光湛湛地看着“善恶”巨门!

    她明白了为什么光与暗元素之门没有进化为其他形式,因为眼前善恶之门其实就是“光”与“暗”缩影!百丈高巨门一半白骨累累,暗力缭绕,一半繁花盛开,光华流转。极暗与极光交相辉映,组成了这荒诞又矛盾一扇巨门!

    妖娆深深地皱眉!

    这不是善恶!却被冠以“善恶”之名,看来镇守莫里斯海沟强者残念也是一个坚定光明卫道士!这道天道之门,因为这残念意志已经发生了变化!

    比如这……善恶!

    “我不破此门了。”妖娆并不想忤逆与她说话浑厚声音。

    “不是你不能破,而不想破!此门能洗去你身上恶力量,让你今后获得多机缘,从此摆脱恶魔之名!”那声音休不止。

    “我不是黑暗之魔,但暗力已经是我不可能割舍一部分!”妖娆想也不想就回答了那残念这样答案,血祖破壁之后依然保留暗属性,这让她信心加坚定!

    “暗,将是你一生诅咒!难道就算因为它而饱受末磨难你也乐意?”

    “无悔!”

    妖娆绕开这所谓“善恶”大门,向着一旁一直存混沌之门走去!于对因果之门回答一样,不接受别人对她命运篡改,她见证着属于自己道路!

    “哎。”一声长长叹息。“凤陨于梧桐金枝之前……无鸣!”

    “嗡!”

    一声悠远怅然嗡响!不同于那清亮凤鸣,仿佛带着无愁思,像狂风巨浪一样扑天盖地朝着天空中站立众人劈头盖脸压来!

    “这是什么?凤鸣界出了问题吗?”人族战神与魔族战神很少遇到这种怪异情况,他们纷纷目露疑惑,心中猜测不断!

    怎么凤鸣变以了呜咽?这一声悠远嗡声到底代表着什么?

    流云殿冰澈长老,瑶光圣地古元长老心中不禁多了一份凝重。这嗡鸣是代表着凤鸣第七响?还是说明天壁中种子潜力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好?

    只有魔族盘踞西方天幕下不起眼一角,有一个浑身上下都被浓浓黑雾紧紧包缠黑色魔影双眸中陡然爆发出巨大精芒!

    被他散发出强大威压所迫,站这魔影百米范围之内魔将与魔主们纷纷从脚底升起一股寒意,他们惊恐地迅速远离这恐怖同族,不知恐怖强者到底来自何方。

    黑影对周围发生一切置若罔闻,他只是以低沉声音轻轻说道:“三响!无鸣嗡声三响!破虚道十中三!并且没有接受洗暗之礼!好强后辈!我倒要看看这后辈是谁!”

    嘶!

    这黑暗魔影到底是什么人?不但对莫里斯海沟内一切十分清楚,仿佛自己就经历过十道虚门一样,恐怖是……别人耳中一声悠长嗡鸣,他却清晰地分辨出三响!

    场也只有另一人……

    龙心紫皱起眉头,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越壁天音有不是凤鸣声音,不过那怅然嗡声落她耳中却是三响!

    “三响,代表着什么?”这个一直隐藏着自己真实实力强大召唤师踌躇了。

    天壁上突起之泡越来越大,可是场众人却因为那突如其来诡异嗡鸣声震慑,一时之间竟僵直原地。

    直到一道赤红之影从人群中迅猛地爆发!

    吼吼吼!

    一声毁天灭地龙吟顿时将所有人唤回神来!

    一只稀有而巨大炎火巨龙,载着一位黑衣赤发英俊青年向万毒荒原无数毒物疾速冲去!

    那炎火巨龙身上流淌着浓郁真龙之血,不是蛟!不是螭!不是貔貅,而是真正五爪真龙!千丈长躯体,粗如磨盘腰腹,铜铃般巨眼!高贵血脉震得天空中那些拉着车冰蹄飞马四蹄打颤,百米长黄蛟口吐白沫!

    仙云四起,站立龙首处赤发男子器宇轩昂,衣袂猎猎作响,一身狂气四溢!面对着天空与地面上数以万计毒虫野兽毫无畏惧!

    脚下横生六阶战神符纹!那年轻脸庞那强大气势简直戳瞎了场所有人眼!

    “他……他他他,他是哪派核心弟子?”千重殿殷长老手指都抽搐!

    “没有见过啊!六阶……依我看不像刻意用灵药恢复了青春,他就是一个二十出头六阶战神!”理瑶光圣地古元长老虽然战力没有流云殿冰澈长老厉害,不过看人眼光很是毒辣!

    “我草!哪个门派玩阴!居然敢抢老夫之前!”伏虎山曾长老终于看出赤发男子意图,他是要为破壁而出种子开道啊啊啊!

    “不过六阶初级,那么多毒物,他也不会那么轻易就能扫!”各路强者蠢蠢欲动,就连那看出三声嗡响深意黑暗魔族大能也掐手成诀准备助种子一臂之力!

    而就此时,赤发年轻人背上突然绽放出金色神光!

    看到那熟悉神光,水若无一拍大腿,眼珠子鼓出了眼眶!

    “夫人喂!这臭小子不仅偷了你凤披,还偷了我大岳剑喂!不过万马之力,咱臭儿子竟然能拉得动大岳神器!”

    站龙峰夫妇两身旁兰德是下巴掉了地上,本来看到龙觉来万毒荒原“接女人”,他就吃惊不小,再加上此时又看到龙觉祭出龙峰强神器,怎么能不让这个强者心跳结冰!

    越是强大神器越是难以驾驭,而那区区二十岁小子,居然已经能熟练使用大岳剑!

    神剑手,赤发青年以一个英武姿势直接从龙首上一跃而下,跳入滚滚虫浪之中。那渺小人影带着剑芒一眨眼就被疯狂虫浪吞没!

    然而就众人把心脏提到嗓子眼里之时,一片恢弘金光突然从混沌毒瘴之下疾速升起,犹如太阳日出东方,带着厚重……绝对让人无法拒绝气势,洞破一切阻碍之物,爆发出耀眼金辉!

    咔嚓咔嚓……

    狂风扫灰!这片金辉之中,万毒虫豸们根本来不及发出半点声音,只要它们身体接触到半点光芒,登时化为一片碎渣!

    大岳之剑,与赤发青年意念,就像狂风一样瞬间清理了方圆百丈之地!百丈之内,没有任何虫兽敢靠近这恐怖男子半步!

    赤发青年御空而起,神剑早已收入后背剑鞘中,浑身虽然不再被金光覆盖,但是这英俊男子笑脸,却仿佛比炎阳炙热!

    所有人惊叹,艳羡,倾慕目光都交织他一个人身上!

    咔嚓!

    摧枯拉朽一响!天壁终于破开一个大口!

    一个身着粉红长裙娇美少女从混沌中破壁而出!一时之间还没有适应眼前光明,赤发男子已经远远地向她伸出右手。

    “妖妖,我来接你。”

    这一声,仿佛已经等了百年。

    ------题外话------

    我…好喜欢龙龙…5555。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