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04:魔云宗的黑暗真相

004:魔云宗的黑暗真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小燕文学 http://xiayanenxenetbsp;  

    http://xiayanenxenetbsp;   “得……”

    罪字还没有从邪冰嘴里吐出来,披头盖脸就迎来疯狂花雨!

    妖娆冲出龙峰锁山大阵,向着实力压制六阶初级邪冰冲去。

    “花送葬!”她唇间挤出这两个无情字眼,

    没有一丝迟疑,第一个交锋,气势惊人!

    进入初元世界之后,妖娆所有幻兽额头上兽星都突然消失,但是每只幻兽战力都得到恐怖提高。龙心紫说这是因为妖娆战兽不再受到朱雀兽神规则之力束缚所致。

    初元已经没有灵兽与神兽区别,即使再孱弱幻兽强大召唤师手中,依然能够发挥出恐怖战斗力。

    麒麟属于麒麟一脉,丑丑属于花木一脉,炸毛小鸡以以属于雷鹰一脉,本来妖娆要分别寻找麒麟兽神,花木兽神,雷鹰兽神重契约二毛,丑丑,炸毛小鸡等兽才好,可是诡异是,妖娆对除了小白以外所有战兽依然保持着清晰契约关系。

    丑丑没有化形而出,而是化为一段蜿蜒花藤盘绕妖娆左手与左肩之上,花送葬气势比过去强了百倍不止!

    漫天飞舞花雨直接遮蔽了众人视线!也掩藏了妖娆身影!

    邪冰先是一征,但他很地镇定下来,眼前纷飞花瓣不仅带着麻痹神经浓香,那些犹如刀刃般凌厉边缘还泛着星星点点妖冶毒素之光,要是割人皮肤上,麻痹之毒就会迅速顺着血液传便他身体。所以他疾速后退,随手召唤出一只巨大冰龙!

    超强大尊贵兽类!一出现就立即带来股凌厉寒风!寒风与花雨交织一起,立即打乱了花送葬向邪冰劈头盖脸砸去轨迹。

    邪冰脸上出现一抹笑意,他看着那些纷飞花瓣自己眼前一卷之距外倒卷退后,心想真龙威压下,不消数秒,这些浸毒花瓣就再也无法进入他身体五米之内。

    不过这经验丰富召唤师没有半点大意,他手指迅速捏诀,身上暗元素之力瞬间爆发,配合冰龙龙息加速碾灭向他袭来花瓣雨。扫清花雨之后,妖娆再无藏身之地。

    他神识……已经锁定她!

    “天寒!去!”邪冰扬手一挥,直指花雨中某一地点,一个五阶巅峰召唤师是绝对不可能逃过一个是六阶召唤师神识查探!

    刚到初元种子,哪有可能掌握着能与冰龙一较高低战兽?那名为“天寒”冰龙突破花雨直接向妖娆所位置飞扑而去。

    这一战,妖娆……必败!

    无论花雨气势有多大,龙息之下,都以无法逆转之势急急退后,而倒卷花雨中,突然露出一把漆黑刀!

    嘶!邪冰倒吸冷气!

    这是什么刀?一点锋芒与杀气都没有,所以不知不觉中竟然花雨掩护下冲到了离他这么近地方!与他面门只有一臂之距!

    冰龙天寒已经向妖娆冲去,而黑刀又近咫尺!将幻兽召回是来不及,邪冰一个迅猛侧身,想避过疾速向他面门飞来黑色狂刀!

    噗嗤!

    刀影比邪冰!本来对他面门扎来,只是因为邪冰疾速侧身,而他邪美脸上留下了一道清晰血痕!

    然受伤!邪冰自己也吃了一惊!他摸摸从脸颊下流下温热之血,一抹繁杂光芒闪过眼底。要是差一点,他必重伤!

    花雨散落,天空中激战两人也渐渐现出身影。

    算了……邪冰暗自叹息,自己只不过是受伤,但那少女应该已经被按冰龙掌下。

    龙心紫与龙觉并肩站着,龙妈仿佛比龙少激动,她死死握着手中锄头,仿佛要是妖妖受到了欺负她绝对会一锄头伦死这些来找碴臭东西!

    邪冰脸上被划出一道血痕。

    而妖娆……所有人都看着那身着蓝色衣裙少女,没有被龙镇压!那巨大冰龙她身前十米,再无向前一寸可能!

    这是?!

    邪冰与邪冰火子同时身形大震!冰龙背上,坐着一个正流着鼻血黑暗灵体!这黑暗灵体似兽非兽,倒像是没有身体魔族。徒手抓着冰龙龙鳞拼命厮打!

    冰龙身前,飞舞着一只不过二十丈长黑老虎,老虎屁股光溜溜,好像被什么人拔去了毛,后爪与尾巴上还有被绳子勒过明显痕迹。

    被水若无虐待过程小白,连真身都被逼了出来。

    长相好龊两只黑暗幻兽!

    而就是这两只看上去极为落魄黑暗幻兽,却出人意料地堵住了真龙冲击!巨大身体,成为冰龙负担!血脉威压,对两只来路不明黑暗幻兽没有半点影响,它们身上爆发出魔焰反而把冰龙烧得呲牙咧嘴!

    那样精纯暗力!就算身魔云宗那么多年邪火子也很少看到!

    不但是邪火子与邪冰,场其他十七位黑暗召唤师都纷纷变了脸色。

    “龙姨说了,你们两个好好干,就少吊你们两天。”妖娆淡淡地说道。纳多多与小白都被吊树上,不过她想召唤,还是可以召唤来。

    “嗷嗷!”

    得到救赎小白,双眸间顿时爆发出嗜血凶光!

    那凶猛气焰让场所有人灵魂一震!明明只有那么小身体,这家伙为什么如同上古凶兽一般让人脊背发寒?

    黑老虎凶光中,冰龙气势立即弱了下去,虽然是真龙,但品质并没有龙觉炎那么高级,真龙血脉也稍弱一些。

    而龙背上灵体,则一边叫嚣着:“主人,我忠心。”一边把冰龙龙鳞扯得满天飞!

    第二个交锋,明显是妖娆胜一筹!

    但妖娆知道,她还没有赢,因为对方并没有使用神冰,明显是保留了实力,她目光没有一丝如释重负轻松,反而众人惊叹小白与纳多多同时,疾速向邪冰飞去。

    她要速战速决!

    邪冰脸上绽放出巨大笑意,他舔了舔流到嘴角温血,目光闪烁起来……

    这凌厉少女,他很欣赏!不愧是老圣王选择接班人!

    此时,邪冰甚至有些埋怨父亲让他出战要求。老圣王此时困境,也不妖娆造成,老圣王一而再再而三叮嘱他们不得将他受困事说出来,妖娆圣王自然不知道老祖启用枯骨王座为接她来初元要消耗多少灵力,有可能她连化龙血池事也一一概不知。但是父亲被老圣王赶出化龙血池,悲愤交加,无处发泄,就把这怨气一鼓脑地发泄圣王身上……实是不讲道理啊……

    “我要使用神冰,你若是能我召唤神冰时候走入我三米之内,我就认输。”邪冰擅自降低了比试难度。

    其实妖娆若使用幽蓝领域,走入邪冰身前五米又有何难?

    可是她知道这些强大黑暗召唤师骨子里都狂傲无比,要想让他们真正心悦诚服,她只有正面破开神冰攻击。

    她直接无视邪冰那邪美又带着点诱惑意味笑,冲他点点头:“来吧!”

    妖娆没有神火,也没有任何防御手段,她能凭借,只有……入微!

    她话音刚落,空气骤然冷凝,神冰自然比一般冰种强大百倍,原本是异水持有者,而对水感悟达到第二层“化冰”,所以本命之水也同时进化为名为“冻魂”寒冰。

    一股巨大风暴邪冰脚下升起,天空中水气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结冰!天空百米外飞过一只游鸟,瞬间血液凝固,天空中连骨带肉爆成冰渣,千米外一片湖泊也陡然结冰。湖面瞬间光滑如镜。神冰之力竟能覆盖方圆千米!

    咔嚓咔嚓!

    邪冰身旁凝结出唯美晶莹冰花。虽然美丽,却带着不容忽略威压。

    妖娆这才明白此冰为什么叫做“冻魂”,不但连人血液与肌肤都能冻伤,甚至能直接对灵魂造成麻痹。与普通水系召唤师冰之奥义有质不同。要不是她体质经过至阳火与雷霆淬炼,比一般战神坚韧百倍。估计早就冻得连手中刀都握不稳了。

    “这冰力也压制六阶初级。你放心来,我有愈伤药,也不会伤到你根基。”

    邪冰朝妖娆招招手,不过攻击倒是毫不气!面对认真妖娆,他不会手软,只有以认真对认真,才不会得胜之后伤到这少女尊严。

    战者有战骄傲!

    两人同时低低地嘶吼,神冰凝结成无数极冻冰锥向妖娆直直射来,那些晶莹冰棱划过空气时还散发出大量白色烟雾,足见冰锥温度到底有多低,一但被枚冰锥命中,哪怕是堪堪擦过,妖娆都敢打包票自己会立即被冻得丧失行动力。

    所以她提起一口气,双眸渐渐升起银光,视线中一切杂驳景物都黯淡了,她眼中只有那些迎面而来冰锥!

    脑海中一片平静,仿佛时间对于她来说变得缓慢无比,她看到不仅是冰锥发出瞬间景象,她还脑海中看到了它们行进轨迹,一切微小影响都被她计算内,包括山风方向,自己衣裙掠起细小风涌……

    她……动了!

    残影!

    无数冰锥只戳中一道残影,少女摒弃一切幻术攻击手段,以一道唯美又诡异身法疾速向邪冰靠近,一时之间天空中仿佛出现了无数个她,谁也分不清哪个才是真身,亦或者都是她真身,就连神识都无法正确捕捉!!实是太了!

    邪冰简直看得眼花缭乱!

    笼罩他身旁冰力渐渐重,大有超越六阶初级趋势,但这并不是他有意作弊,而是聚精会神临战状态下情不自禁条件反射。

    没有人指出这一点,因为所有人都被妖娆诡异身法所吸引。

    二十米……十米!八米……两人之间距离疾速缩短,这竟只是一息之间事,看到妖娆马上就要靠近自己三米之内,邪冰基本上是动用了身边所有水元素。

    “破。”妖娆心意还沉浸入微那玄妙状态下。

    她手指尖上迸发出破天指剑意,向前轻轻推出,不像破天指平日里蛮横爆破,仿佛这一招一式中蕴藏着天道一般,空气就像一个巨大壁垒微微震了一下……

    咔嚓咔嚓!

    拦截妖娆面前冰锥竟不受邪冰控制一般悉数碎裂成灰!

    邪火子气得直拍大腿,他此时很想大骂:“臭儿子你是不是放水啊啊啊?!”

    可是眼光毒辣他又如何看不出来,刚才那一击,是两个人实打实灵力碰撞!邪冰并没有暗中卸除自己力量,冻魂品质甚至比六阶初级高,但是妖娆惊天一击中,浸渍了纯正入微意境,她对冰感悟,已经细微到能以精准力量从内部将邪冰凝结冰棱粉碎成原始冰晶!

    邪冰输了,输意境上!

    邪冰看到妖娆破冰而来,先是一脸错愕,然后是一脸释然与欣喜,他就那样毫不反抗地等着妖娆扑向他,把黑刀架他脖子上,然后被她狠狠地按入地面里。

    两人隆隆坠地,妖娆趴邪冰身上,一手按邪冰胸前,一手持着黑刀笔他脖颈一寸之外,丝丝缕楼长发落他脸颊上,两人靠得极近,脸不过隔着一拳之距。

    妖娆做到了,不仅是三步内,她是堂堂正正赢了他!

    “你输了!”妖娆转动着手中黑刀,刀刃就邪冰寒毛上掠过。

    “你……”四仰八叉倒地上邪冰直直地看着妖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香。”

    手下败将陶醉状。

    恶寒!

    妖娆猛地打了个寒颤,怎么感觉比“冻魂”还冷?

    嘭!狠狠地踹了邪冰下面一脚,无视那惊天地泣鬼神哀嚎,妖娆立即拍拍手站起身来,对着那脸色一阵青白邪火子再次重申:“我赢了。”

    妖娆说出此话之后,邪火子还是不出声,脸色加纠结。

    于是妖娆瞬间发飙!

    “不说话是不是?那你们总得告诉我师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妖娆指着邪火子凶神恶煞地咆哮,那惊人戾气震得众人心中悸动不已。

    “你这老头刚才拱手说向圣王赔罪,明明不是向天,而是向我拱手。圣王是指我是吧?我现是魔云圣王了对不对?师尊若是没事,我还是圣女!现莫名其妙成了圣王,师尊退位,你们倒给我一个解释啊!”

    “师尊把枯骨王座传给我,还说以后都不管我,是他出事了!嗯?!是我做了什么事让他化龙血池下不好过了,所以你们来泄愤了?”

    “啊啊啊!急死我了!邪火子你倒是说啊!”

    好聪明!

    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邪冰顿时加欣赏妖娆。就凭那么小一个不经意手势她就猜到了事情始末!

    “你……你知道化龙血池?”邪火子顿时惊愕地大叫。

    “知道,空空跟我提起过,但提得不明不白,你们为什么都瞒我?”妖娆不耐烦地瞪着邪火子,仿佛他要是再支支吾吾,她就连他也打狠狠一顿!

    “说啊!我也好焦急啊啊!”龙心紫一个锄头伦了过来!心急龙妈,比谁都心急。啊啊啊啊!化龙血池?那位传奇人物还世?我勒了个去!太激动了!

    “哇!”

    邪火子终于忍不住老泪纵横……

    “老祖他……老祖他……哇……只有不到五百年阳寿了!要被地煞之气给镇死了!本来还能坚持长时间,只是被镇压时候若分身,元气大伤,又失去枯骨王座支持,化龙血池地煞之气现处鼎盛阶段,老祖把我们都赶出来了!还不准我们跟你说……哇哇哇!”

    邪火子堂堂一个黑暗域主,此时哭得就像一个小孩一样,面对血祖继承人,他明白自己无端端来找碴是不对,胡乱发火是不对,可是除了这样,他没有一点办法宣泄自己心中怒火。

    这世上除了妖娆,还有谁能明白他们委屈?

    邪火子一崩溃,连带着他身后数十人也唏嘘不已。

    五百年!

    妖娆双眸一缩,五百年对普通人看似很长,对于战神境召唤师而言,那就是弹指一瞬!当真是极大危机!

    妖娆沉默,手指骨节却捏得泛青。

    她猜到血祖有难,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时间然这么急迫。像血祖那样强大召唤师都能被困,他这么多强大属下都无力相救,可见化解这场危机也绝对不是容易事情!

    “我师尊,实力到底有多高?是被什么人镇压?有什么破解办法?”妖娆看着邪火子。

    “不知道!不知道实力有多高,先一批跟随老祖前辈们都死了,我们是老祖被镇压之后才投入魔云宗,然后一代代自愿化龙血池外守护他……”

    邪火子抹了把脸,终于镇定下来。

    “我们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人镇压,不知道破解办法。”

    噗!

    妖娆差点没被自己一口口水呛死,这三个坑爹回答!这世上有没有比这个坑回答了?

    妖娆皱了一下眉头,迟疑地问道:“诛神境?”

    “哈哈哈哈!”妖娆话音未落,就被邪火子一阵疯狂苦笑打断,随即,除了邪冰之外另两个九阶战神同邪火子一起三下五除二地撕开了自己上衣。

    “嘶啦!”衣物破裂刺耳撕扯声。三个老人都露出与容貌不相符健硕上身。

    干什么了?老不羞暴露狂……

    嘶!

    三位老者前胸后背乃至肩膀上都烙印着黑色符纹,远远看去就知道那是封灵符与诅咒符印!一股滔天诅咒恶念从三位老者身上传来。

    “诛神算什么东西?老夫原本应该是天人五衰第一衰之强者!出生即被化龙血池地煞气诅咒,我们一脉,终生不可能迈过战神十阶!老夫即能成天人五衰第一衰,那老祖必然比我强大百倍!”

    邪火子目露悲怅,语气铿锵!

    ------题外话------

    什么是天人五衰呢。这是佛教用语,玄幻小说中也偶尔出现,本意是指人将死五种异象,不过放玄幻中,是强者脱胎换骨一种形式,下一章继续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