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08:千叶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西域大陆东陆,有一片荒芜沙漠。

    暴毒辣阳光仿佛能把石头烤化,一只褐黄色小蜥蜴正一动不动藏一块岩石罅隙里,仿佛只有石缝才保持它身体水份不那么被炎阳蒸干。

    四周景物都一模一样,无外乎是漫漫黄沙,还有被炙烤得扭曲空气。

    这片沙漠幅员辽阔,每天早晨,正午与子夜三个时间都会吹起恐怖沙暴!没有人知道沙暴中到底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生物,只知道那遮天蔽日黄沙过后,总有那么一些旱狸与沙狼永远消失于这个世界,不知所踪。

    沙漠中央,有一座被风化得严重城池。

    城池名字非常讽刺,这万里无垠沙漠中,一丝绿色都找不到,而它却玩笑般地名为“千叶”。

    也许是曾经居民们美好心愿,祝愿他们城池有千树千叶庇佑,从此免除酷暑与沙暴。但这残酷地理环境下,这古老城池还是渐渐被岁月腐蚀得千疮百孔,高墙坍塌。

    废城。

    明明已经是一座废城,可是城内此时却人影攒动,仿佛万年前海市蜃楼一样,衣着鲜亮强者们正回归这座废城,其中有人族战神,也有魔族强者。所有到来召唤师级别都不低,并且各个神情倨傲,只不过这不是人族与魔族大战,而是众人有序地进入城池,人族占领池南,魔族占领城北,两方势力仿佛都压抑着自己燥动心情。不时有道道彩光从天而降,传送卷轴发出细小爆破声此起彼伏。

    就像是腐朽了百年枯木,经过一场甘霖大雨,不可思议地又滋长出一枝嫩芽,这沉寂了万年千叶城,也因为青魔海一件盛事,而重爆发出澎湃生机。

    洪荒秘境西域之门,将这座古城之上开启。

    西域各派纷纷派出自己宗门强弟子前来参加这场争夺。谁也不知道洪荒秘境究竟是由人创造还是本就是自然遗物,只知道初元与洪荒秘境之间时空壁达每一万年会达到临界点。

    借此时机,西域、东陆,朔北,南疆都会由几位诛神强者联手撕裂虚空,然后数万计召唤师就会像蝗虫一样冲入其中,大肆掠夺资源。

    洪荒秘境中有不为人知幻兽,有能让召唤师速提升实力浓郁灵气,还有上层宗门看重各中稀有炼器材料与制药原料。虽然进入之后死亡率极高,但里面蕴藏巨大利益,足以让上层宗派长老心情澎湃,足以让年轻召唤师们为之发狂!

    想进入秘境也不是毫无条件限制,首先年龄必须二百岁以下,其次召唤阶位不可以超过六阶巅峰。如果这两个条件都满足,还得持有宗门神基石烙印或者持有大型召唤师世家家徽拓印为入场证明。

    这后一个条件就是用以保证洪荒秘境中所有利益都终落宗派与贵族手中。

    一般散修,是没有机会接触这种万载良机。这也是龙觉为什么非要抢一枚神基石开宗立派原因。龙峰有几个弟子不重要,重要是有这么一份承认他与妖娆身份石头烙印。

    不早也不迟,离秘境开启还有约莫一天时间,妖娆与龙觉通过传送卷传到千叶城附近之后,便乘着炸毛小鸡向千叶城飞去。

    经过进化后,炸毛小鸡即使不服用膨大药丸,它身体也足以承载妖娆与龙觉两人御空而行,为什么不使用炎、二毛或者小白开道?那是因为妖娆与龙觉两人都不想太高调出现千叶城内。

    洪荒秘境中到底有些什么?因为上一次开启年代距离今日已经太久远,万年前有幸从秘境中得到好处召唤师们不是阳寿已,就是早已经成为级强大诛神或者五衰强者,所以他们经历无人知晓。不过从进入洪荒秘境传说中“五死三”死亡率上看,很有可能除了秘境中本身危险,造成这高死亡率原因多是因为召唤师之间杀戮。

    人族与魔族相遇,或者同族战神间对一件宝物争抢,都可能导致死亡出现。所以开始懂得藏住锋芒人,才不容易成为众矢之。

    炸毛小鸡火羽中夹杂了雷霆之后飞行速度也变得极,此时正好是清晨,沙漠边缘开始泛起灰蒙蒙狂风。

    天空中乘坐着飞禽或者自己单独御空而行战神已经很少,所有人都知道沙暴将要肆虐而起,于是纷纷躲入千叶城中去。

    妖娆与龙觉也听说过千叶城恐怖沙暴,所以妖娆督促着烈焰风鹰:“炸毛儿,些飞。”

    话音刚落,烈焰风鹰猛地向前加速,连带着妖娆身体微微向后一震,整个人便直接陷入身后龙觉怀里。

    龙觉顿时双目骤亮!原来还有这种好事?

    龙骚包立即故作郑重地对烈焰风鹰叮嘱道:“小鹰,你要一直加速,不然那恐怖风暴会把你一口吞了。”

    烈焰风鹰听到龙觉警示,立即开足十二万分马力挤出吃奶力气疯狂向千叶城俯冲而去。

    龙觉则得瑟地将妖娆紧紧抱怀里,哼着小曲。

    骚包!妖娆轻轻一笑,龙觉怀中找了一个舒服姿势慵懒地蜷缩着,她又不是不给他抱,不过她还是很喜欢龙龙这种得瑟小动作,让她觉得自己一直被宠爱,很甜蜜感觉。

    这次前来洪荒秘境,她驭兽环中还悄悄带着刃部与魔云宗十九位长老。既然莫里斯极道大阵中驭兽环都能偷天换日,那么洪荒秘境审查必也查不出驭兽环特别之处。

    飞沙暴走,烈焰风鹰风暴中疾速穿行,有妖娆这种主人,也铸造了她战兽天不怕地不怕性格,烈焰风鹰兽眸湛湛,仿佛眼前呼啸而来狂沙风暴就是一场对它挑战。

    炸毛小鸡越灵活,就有越多恼羞成怒沙暴急急它身后追赶。

    妖娆与龙觉哈哈大笑,这种危机中还笑得出来也只有这两个疯子,可是疾速飙飞刺激与粗狂野大漠沙暴风景,真是让两人心中升起万丈豪情。

    何人年少不轻狂?

    就妖娆与龙觉对着漫天飞沙狂笑之时,离他们不远处,有三个实力不弱召唤师却狂……哭。

    “少爷!少爷你要坚持住啊!”一个身着水蓝色紧身短衣少女扯着一个面色苍白男子,哭得梨花带雨。

    原来男子一只手臂被卷入沙暴中怎么也拔不出来,要不是男子本身是个五阶巅峰召唤师,再加上蓝衣少女源源不断向他身上输送灵气,两人实力加一起还有一丝反抗暴风力气,要不然男子早被恐怖沙暴卷入风眼撕碎了去。

    “大哥,你等着,我去找大伯!”两人身边还有一个头上插满宝石珠花,衣着十分光鲜亮丽女子。眉目长得与遇难男子有三分相似,连衣物都一样华丽,应该真是一对有血缘兄妹。

    这女子话音未落就独自急急退去,脸上不是写着焦急,分明是对沙暴恐惧。

    看来她害怕了,害怕风暴强大吞噬力,这衣饰华丽女子不过是找了一个好听理由,撇下自己同伴,先行离开这危险地方而已。

    不仅是力量,还有身上鲜血……男子觉得自己被埋入沙暴中左手正疾速丧失着生机,他无奈地看了自己妹妹一眼。若是她肯分一份力,也许以他刚才体力,挣脱沙暴并不是一件不可能办到事情,可惜妹妹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

    不过自己妹妹贪生怕死性格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那你去回吧……”男子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二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与男子态度截然不同是男子身边丫头,只见她怒目横眉,悲愤交加。“你去请家主,请家主要多少时间,就算家主有破开沙暴力量,等他到来少爷也已经不行了!”

    “那你说要怎么办嘛!”被称为二小姐女子还是没有什么举动,只手足无措地站远处,仿佛靠近沙暴一步都会要她命。

    蓝衣丫头正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时候,余光突然捕捉到了乘着烈焰风鹰风暴中穿行妖娆与龙觉!于是她立即丢下与自己家二小姐争辩气力,注意力都转到余光中人影上!

    “救命啊!哥哥姐姐救命啊!我们是西域枫山林侯家人!不知哥哥姐姐师出何门,看我们都是西域召唤师面子上,想办法救救我家少爷吧!”

    蓝衣丫头扯着嗓子大叫着。

    “帮帮我们,侯家必有重谢!”

    其实妖娆与龙觉早看到了三人存,狂风乱扫中,只有一道沙暴被灵力死死固定原地,一眼就能看到是有人用灵力与沙暴抗衡,不过看上去这些人力量只足以几息之间停止狂沙向前推移速度,却不足以帮男子把卷入狂沙中手臂拔出来。要是再这样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男子与那蓝衣丫头都会力竭后被卷到沙暴里。

    自然力量是令人敬畏,就算是五六阶召唤师也无法用自己肉身抗拒这恐怖沙尘之怒。也没有人知道沙暴后究竟有什么东西。

    不过难得龙觉今天心情很好,于是他便以一句话回复了蓝衣少女呼唤:

    “你们侯家很有钱?”

    噗!

    第一句就是钱!比趁火打劫还无耻!

    蓝衣少女一见原本运气这么不好,遇到了这种见钱眼开又孤陋寡闻纨绔子弟,气得脸都发黑可是不好立即发作。

    谁不知道西域侯家是除了几个宗派之外,势力庞大世家就是侯家?要是换了平日,就连她这个丫头都不屑于与一般召唤师说话。现却要低声下气地求两个来路不明,居然以一只杂毛小鸟为坐驾无知召唤师帮忙。

    不过这也难怪,因为龙心紫自己不能出青魔海,所以龙爸与龙妈并没有认真教过龙觉初元大陆上各种势力分布,而且说实话,以龙爸龙妈身份,确也不会把一个小小世家放眼里。龙觉自然不知道侯家与猴家有什么区别。

    他不过是以平常心态回复侯家人而已。

    “是,我们侯家是很有钱!不知道请这位哥哥出手要用多少金铢?”蓝衣小丫头愤愤地说道。仿佛自她家少爷陷入危险之后,全世界都跟她有仇一样!

    “百万金铢有没有?”龙觉进一步问道。

    “有啊!莫说百万!千万我们也出得起!”蓝衣丫头急得好像立即要从自己储物袋中掏钱一般。

    可是蓝衣丫头话音刚落,一道彩虹一样精光顿时出人意料地从天而降!

    咔嚓!

    沙暴前陡然传来一阵痛苦惨叫!男子陷入沙暴中左手便直接被龙觉大岳剑斩断!

    出剑凌厉,没有半点犹豫,炸毛小鸡甚至没有天空中停歇一秒,风鹰上两个召唤师身影三个错愕侯家人视线远处一闪而过。只有龙觉幽幽声音还随风吹入蓝衣丫头耳朵里。

    “断一手,百万金铢买春风凝骨活肌丸,十三天内断肢再生。”

    “有些时候要果断地放弃一些东西,不要白白送了命去。”

    这两句话回荡天空之中时,风鹰上两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虽是失去左前臂,鲜血如注,但是男子却终于从沙暴中脱身而出。

    男子举着自己断手,面色惨白如纸。也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被刚才那道凌厉剑气吓得不轻。

    其实龙觉这么做真是救他一命,因为要让他与妖娆改变行进路线,恐怕会把多沙暴带到侯家三人身边,到时候救了一人性命结果卷走两人性命加麻烦,还不如以飞行速度极大岳剑直接把男子手臂斩断,既节省时间,这种牺牲对大财阀来说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他才会事先问问侯家有没有钱。

    所谓强者,一定要当断则断!如果换了龙觉与妖娆自己遇上这种危机,恐怕用不着呼救,就会咬牙把自己手斩断。毕竟初元世界,高级战神有足够强大生命力令断肢再生,但是如果犹犹豫豫把自己命断送,哪怕神王再生也救不了死人命!

    “少爷!”蓝衣丫头惊恐地看着自家少爷那血淋淋断臂,侯家二小姐此时倒还有些胆色,立即从储物袋中祭出一条纱织先把哥哥伤口包扎起来。

    而这侯家少年看向龙觉与妖娆远去方向,目光中没有感激,而是充满了赤果果仇恨!

    “侯家血脉贵不可言,敢斩我侯断风手,你们要拿命来赔!”

    男子低低地咆哮!

    “你们害我失去斩云剑,失去那滴地龙血,我要你以刚才那把神剑来抵消!”

    原来侯家少爷使得是左手剑,所以被龙觉一并斩去除了他左前臂,仿佛还有一把剑与一滴什么血。被救反而心生怨恨,看来这侯家一对兄妹性格都很让人吐血。

    男子说话时候,蓝衣丫头已经急急召唤出一只羽翼丰美冰蓝色飞禽,丫头推着男子与侯家二小姐疾速远离这恐怖沙暴地带。

    被男子与蓝衣丫头灵力束缚沙暴这才重恢复行动力,只见沙暴如同有脾气一般恼羞地抖了抖身子,疯狂罡风中如幻影一般闪过一只恶毒又硕大蜡黄色巨眼!只是梦幻一闪而过,那目光中浸渍恶念却足以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龙龙,你善心大发了呢。”妖娆说道:“只可惜那侯家少爷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好鸟。妹妹贪生怕死又无情,使唤丫头心高气傲性格暴躁,一个人好不好,看看他与什么人为伍就知道。”

    “我也看出来了。”

    龙觉冷笑,竟然默认了妖娆分析。

    “不过见死不救终是心中不舒服,他要想得通,就能活得长一些,要是想不通还来找我麻烦,那就只有费点力气送他去他本来要去地方。”

    “不错。”妖娆龙觉怀里又换了个姿势。看到有人遇难,以她与龙觉性格都不会假装看不见。作事力求问心无愧,与人为善是第一步。只是若对方来者不善……那那些没事找碴人,必然会看到什么才叫真正魔鬼!

    烈焰风鹰发出一声高亢长鸣,猛地一翻身子,一头向脚下千叶城扎去!

    风暴中,也有几支队伍冒着生死危险终成功降落千叶城。但是他们各个蓬头垢面一脸灰尘,远没有妖娆与龙觉来得潇洒惬意。

    而且帅哥靓女组合千叶城中一露脸,就立即引来了各方注意力。

    来到千叶城中等待秘境开启各方势力派出都是得意弟子,自然除了实力不凡之外各个也都一表人材,但是若想找出比龙觉与妖娆惹眼组合,怕是极为困难!

    “龙龙,我看我们小鹰虽然低调,但是还是有很多人看我俩。”妖娆被那些羡慕嫉妒恨目光戳得哭笑不得。

    “我看还是变个装,带上面具吧。”

    ------题外话------

    啊啊啊~昨天晚上过节去了~大早上爬起来写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