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13:小辈们,还愣着干什么?

013:小辈们,还愣着干什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太阳落下又升起,第二日千叶城外第一场清晨沙暴吹起时,天空中徒然飞来四道霞光!

    “哈哈哈哈……好吵人风暴。

    一个白衣飘飘老头儿从云彩中落下,信手一挥,一道正向着千叶城扑来沙暴立即被老头掌风拍溃不成形!

    强大!

    千叶城中休息了一夜众人感觉到空气中沉沉威压,顿时冲出茶馆酒肆,目光错愕地看着那恐怖老人!

    只见黄沙以无法逆转颓势四下飞溅,坠入大漠,一只高可擎天土黄色地龙立即沙暴之后显出原型!此龙身体如水桶般粗细,头角峥嵘,眼若铜铃,虎爪上三指清晰,再修万年便可成为真正五爪真龙!

    千叶城中众人第一次看到肆虐大漠万年沙暴真实模样!

    地龙!

    土黄色地龙恼怒地咆哮!仿佛十分不满老者打散它用以蔽体风暴,可是这地龙眼中恼怒只有一瞬间,下一秒它突然瞪大了自己龙目,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身体。

    一道道血线从地龙粗大身体上爆起,疾速向上蜿蜒,不过眨眼时间就地龙身上描绘出一枚巨大而清晰图案!

    一只巨掌!

    掌纹清晰可见,每一道掌纹沟壑都是地龙身上一条血线!

    “吼吼吼!”地龙痛苦地咆哮,一时之间剧痛蔓延全身,那巨大身体仿佛砥天之柱被人伐倒一样轰然倒塌,顿时大漠中激起黄沙千丈,大地震动顺着地脉同一时间传到心跳也悸动不已战神们脚下。

    这是……诛神强者一掌之威!

    千叶城内宗门长老与世家强者们纷纷以狂热目光眺望着天空中白衣老者!原本以为能看到西域大派圣王级人物就已经是自己毕生荣耀,可是没有想到连神龙见首不见尾诛神强者也出现这里!这一切足以预见初元世界超级巨擘们对洪荒秘境重视程度!

    不过诛神强者实力真是太可怕!那些对一般战神而言犹如死亡禁区一样疯狂地龙沙暴,对于诛神强者来说竟然不过是一只手就能拍死小虫!

    看到自己同伴莫名其妙暴毙而亡,剩下地龙风暴顿时连喜继续逗留野心都悉数浇灭,只是一眨眼功夫,其它地龙闻风而散,大漠中肆虐了万年风沙头一次提前归于平静。

    天空立即湛蓝如海,没有一丝云朵,只有炎阳不遗余力地挥洒着自己热力。

    千叶城内众人眼中再无混浊风暴,耳中再无嘈杂尖啸,只有那白衣老者身影,比太阳还要炙热与崇高!

    “仙禄老儿,多年不见你还如当年一般英气勃发啊。”

    空气一阵扭曲,一个银发老妪也轻盈地走上前来,虽然容貌已老,但是眉目间依稀还能看出老妪年轻时明艳动人。

    又一个诛神强者!

    像这样强者,不是不想维持自己娇美容颜,而是几千年阳寿用,到了必须衰老时候。平常人五十年衰老,七十年枯槁,而对于诛神强者而言,阳寿虽有数千年,但过去多个几千年后,他们还是会走向衰老之路,如果能抗拒天人五衰境五次蜕变,他们生命又能重焕发出澎湃生机,可是如果没有能力晋升天人境,诛神末路亦是死亡。

    生与死,从来没有任何人能逃脱生死天道规则束缚。

    不过对于仙禄与银发老妪而言,就算衰老,他们依然还有千年以上阳寿可活,衰老外表只是他们强大实力证明!

    “哈哈哈哈!千凤,你也还如当年一样貌美如花。”那被老妪称为“仙禄”白衣老者哈哈地大笑道。看来与老妪早已熟稔。

    两个老者身后都恭恭敬敬站着两个衣着华丽老头儿,两个老头看上去仿佛并不比仙禄年轻多少,可是他们看向仙禄与千凤目光中都带着丝毫不做作倾慕与敬畏!

    也许仙禄与千凤名号因为年代久远而不被众人知晓,但是两个老者身后域主级强者可有着让人如雷贯耳威名!

    站仙禄老头身后是寻仙道圣王,站千凤老妪身后是千重殿圣王!两位西域贵不可言域主强者站仙禄老头和千凤老妪身后,恭顺得犹如弟子对待师尊一般!

    其实但凡有点眼色人都能联想到仙禄老头与千凤老者身份。^/非常文学/^

    西域大两派寻仙道与千重殿中,只有实力迈入诛神境太上长老才会被赐予“仙”与“千”之姓名!

    寻仙道宗,“仙”姓太上长老代表着宗门强实力与高荣耀,与宗门名讳联系一起,一人之威能代表一个宗门兴盛与衰落。

    “唉,都老皮老脸了,仙禄老头你这话真是假得让我老皮又多皱起一条。”

    千凤老妪开玩笑地说道。

    “一别三百年,仙瞳老哥身体还好?”

    原来每个大派中,能被赐予宗名太上长老并不只有一人,被千凤老妪提起“仙瞳”,估计也是一位寻仙道宗诛神境大能。

    “老哥身体不错,近百年一直闭关冲击天人第一衰境,要不是这么大盛事,他哪里会不来凑个热闹?”

    “也是,等老哥位临天人,我与千蓝,千帆众姐弟一定到寻仙道宗好好庆贺一番。”千凤老妪与仙禄老头仿佛也几百年未见,根本不顾脚下千叶城中那些狂热小辈们期待目光,目无旁人地叙起旧来。

    “哈哈哈!那老夫一定温好酒等你们!不知我们中谁是第二个五衰强者!”仙禄意气风发!说到此时自有一股狂气外发!也带着一点点不加遮掩狂傲,放眼西域诸派,也只有寻仙道有这个底蕴供养一个天人强者。言下之意……千重殿就屈于人下好了!

    斗了几千年两派强者间自然有友谊也有争斗,千凤老妪笑而不语,对仙禄狂傲并不放心上,又不是人人都能晋升五衰,何况晋升五衰之后渡不过天劫人十之有九!寻仙道想狂,还是先出一个渡了劫之后第一衰强者再来得瑟吧!

    千叶城众人哪里会嫌弃两个传说中诛神说话时间太长?他们如痴如醉地抬头眺望着两个强者飘渺身影,宗门弟子如此,带着宗门弟子前来小派长老与圣王是如此!

    当然,妖娆与龙觉也站人群中,妖娆眼中并没有狂热,取而代之是一片清明与平静,要是五年前,她看到两个无敌大能同时出现自己眼前,一定会像周围人群一样心跳加速,一脸期待,甚至惊声尖叫以表达自己内心激动。

    可是现……她不会了。

    因为她眼中有宽广世界,她要强大!要强大到能破开化龙血池地煞,所以诛神境强者早就不是她目光中头!

    总有一天,她会比他们强!

    可以说妖娆这个年纪能拥有这样处变不惊心境当真是十分难得,但是所谓年纪,不过是长幼顺序,成长,是需要契机。

    妖娆身上背负种种使命,即是她压力,也是她不断向上行走动力与机遇。心境因眼中恢弘世界不断延展放大。

    她看到强大,与别人不一样!

    就寻仙道与千重殿两个诛神强者还叙旧之时,天边突然又传来一声苍老轻音:“时间已经到,你们几个小辈怎么还不布阵?”

    声音中无怒无喜,甚至不带半点威压,仿佛就是这个絮叨老人随口而出责问。千叶城中众人甚至因为这声不知好歹责问而义愤填膺。但是听到这丝声音,仙禄与千凤笑意顿时僵硬脸颊上!二人同时身体剧震,仿佛被看不见天雷直轰灵魂!

    “五……五阳子前辈!”

    看到天边缓缓走来那面容苍老老者,仙禄与千凤舌头都开始打结。好不容易数秒钟之后回过神来,立即诚惶诚恐地对那布衣老者恭敬一拜。

    “下派诛神仙禄。”

    “下派诛神千凤。”

    “拜见昆山五阳子前辈!”

    寻仙道与千重殿两个长老声如洪钟,那底气十足声音落千叶城中众人耳内犹如万马千军呐喊奔腾!

    我擦!

    什么是昆山?两个诛神强者又为何向着一个不起眼老头行这么隆重拜礼?

    所有人立即陷入了深深震撼与迷茫!这身外毫无任何灵力老者那皱成核桃老脸比较下,仙禄与千凤立即变成了水嫩嫩二八青年一般光鲜亮丽。要不是他们面带恭敬又行了这么大礼,那布衣老者与街头乞丐并没有太大分别。

    人群中只有为数不多又背景庞大大派弟子知道……这姗姗来迟第五位洪荒秘境开门见证人,必是那传说中天人五衰强者!

    是!蓝魔海昆山派长老五阳子,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实力胜初入第一衰百倍!

    五阳子表情恹恹地挥了挥手,淡淡对仙禄,千凤与寻仙道、千重殿两大圣王说道:“不要多礼了,准备,我们可不要迟魔族后面。”

    原来距离此地不远地方,七个魔族强者也正矗立苍穹下,人族与魔族此时仿佛达成了默契,谁都不干扰谁行动。

    有本事,去洪荒秘境里拼!

    五阳子话音未落,两个诛神强者,两个域主强者就分别像是离弦箭矢一般疾速向天空中正东、正南、正西、正北御空飞去,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握有一小块不知名紫色水晶。

    四枚水晶相互感应,顷刻之间于苍穹下交织出一张巨大“网”。

    网为淡淡紫色,如同肥皂泡一样只有薄薄一层,随着轻风上下微震,顿时被阳光反照出七彩色泽。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这薄膜上蕴藏繁杂规则之力!

    仙禄、千凤、两派圣王规规矩矩地凭空矗立四个方位上,将自己身上灵力毫无保留地注入“天网”中,四人面容凝重,仿佛镇守天地四尊不动明王。

    “小辈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老夫飞上来?”五阳子恹恹地向地面招了招手,又大声地咳嗽了两声,仿佛再让他多说一句话,这乞丐一样糟老头就会立即孱弱地倒地不起。

    千叶城中众人这才感觉三魂七魄又回到自己体内!洪荒秘境将开喜悦立即冲散了他们对五阳子与昆山好奇,这些人纷纷与自己亲人与师长挥泪道别,然后从祭出金光闪闪身份证明,带着宗门强幻器,带着家族强幻兽,踌躇满志,信心十足地御空而起,疾速向四大强者撑开“天网”而去!

    妖娆与龙觉并不着急,洪荒秘境中一待就二十年,谁第一个进入秘境并不代表胜利,所以他们带着小舞与范大,不急不缓地跟人群末尾。

    人潮如雨!

    不过不是向大地坠落,而是疯狂朝着天幕涌去!密密麻麻,说不出燥动!

    各种幻器天空中闪烁,再加上那些一着华丽世家子弟,天空中五光十色连成一片,分外夺目!

    “啊!”只听到惨叫一声,一个男子咚地一头撞了天网之上,顿时血流如注,差点直接从空中掉下来。可是他身边却有人轻而易举地破网而过,仿佛那层薄薄紫网从来不曾存过!

    “我昨天才满两百岁啊!”这六阶初级战神男子捂着头一阵哀嚎!“求求你们了!放我过去吧!我真只有两百岁零一天啊!”

    无论男子怎么拼命,他连一根头发都无法进入天网之后,也没有人来倾听他号哭,因为这样人天网各处比比皆是。

    “嗷嗷!”一个孩童也被撞破了头,看他那水嫩嫩模样倒真不像是已经有二百岁年纪。

    可是当他刚想捏着拳头大声申述之时,紫色天网上突然凝结出一道紫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直扑孩童手。

    烈火上身!孩童脸上立即出现了与年纪不符老成,他无奈地哼哼一声,身体居然立即化为一道白烟凭空消失!

    原来是强者分身!

    竟有强者想以分身办法混入洪荒秘境!不过可惜紫色天网之强悍,就连分身亦能看出来!

    妖娆与龙觉顿时明白,紫色天网就是资格证明,只有手握神基石烙印,年纪两百岁以下,实力六阶巅峰以下战神才能轻松通过。任何舞弊手段天网检验下都会露出原型。

    好巧妙筛选办法!无需一个个核实进入者身份,几息之间就能把合格者筛选出来!

    妖娆摸了摸自己左臂上驭兽环,心中没有一丝慌张,就连莫里斯海沟中极道之力都无法把她驭兽环碾成灰烬,那区区天网,不可能查探环内空间!

    果然不出妖娆所料,当她接触到紫色薄膜那一瞬间,一股清凉感顿时从她头顶至脚心轻轻扫过,仿佛就这几秒中,有一只无形眼睛,已经把她浑身上下所有秘密都看破。

    她与龙觉、小舞、范大三人轻松通过天网筛选,静静矗立了天空一角上。

    很,天空中就站满了被筛选之后合格者,一眼扫去,估计人数也三千人之上,大多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神情倨傲,衣着华美,身上坠满琳琅满目辅助幻器。仿佛不是去历练,而是去相亲。

    而无法通过天网人竟也有三五百人!各个神情沮丧甚至痛哭流涕。万年一次机遇,就这样活生生地擦肩而过了。

    战神们陆陆续续天空中找准位置站定,大多数人实力至少都五阶初级以上,六阶巅峰战神也不乏其数,像小舞这样看上去粉嫩嫩又只有四阶初级战力小丫头,一出现就立即成了异类中异类。

    看到那些个灼热视线,小舞立即害怕地躲了妖娆身后。

    秉承“做人要低调原则”,妖娆与龙觉默默地退到天空不起眼一角。

    因为仙禄老头与千凤老姬那过分恭敬之意,所以此时所有人目光都放了那名为“五阳子”老乞丐身上。可是这老头此时却像是天空中睡着了一般直接闭着眼打起呼噜。

    刚才催人也是他,现睡过去也是他。一些急躁小辈恨不得冲上去直接把这没有任何灵力老乞丐摇醒。

    龙觉回头看了看不远处魔族居聚地,魔族年轻战神们也密密麻麻站满了半个天空,数量比人族只多不少,他们带头诛神强者也没有下一步动作,所以龙觉立即明白,五阳子不是不动,而是时间未到。

    洪荒秘境与初元世界时空壁垒每隔一万年就有一次为期二十年摩擦碰撞,只有这个时间段内,初元强者才有把握撕开两个空间之间通道,动手早了,也只是白费力气。

    看到仙禄、千凤与两个圣王远远地犹如不动明王,唯一一个老乞丐又昏睡过去,一些不安分视线便开始天空中肆意扫荡起来!

    ------题外话------

    手上现一个字稿都没有,还没有吃晚饭,过节也没有陪过家里肉男人玩,所以各位亲爱可怜伦家一下,明天早上铁定是不出,所以换到晚上九点。看看后天能不能把时间调整回来~么~

    六月万结束~谢谢亲爱们月票~咱们下个月再来,挂榜上,羽毛各种鸡血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