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16:天运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没有想到那看上去恹恹老头出手则挥出是漫天红鸟,三千多位年轻战神每人得到一只,一人不多,一人不少!

    那由幻力凝结而成小鸟一阵悸动后,终化为一枚记录着洪荒秘境物产小巧戒指,被众人带到了尾指上。[非常文学]

    只见红光过后,五阳子脚下突然升起一股迅猛狂风,大风将这个老头儿朴素布衣吹起,长长须发也倒卷入天,老者伸出左手,五指间发出让人不可直视耀眼光芒。

    众人被这奇异景象惊得倒吸冷气!

    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天人境强者存,他们意识中,召唤师巅峰不过诛神强者,可是眼前乞丐老头身上突然迸发出威压却让人灵魂战栗,所有人顿时这老者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比诛神强者恢弘深沉引潮力!

    “开界。”

    五阳子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沧桑。

    位列天空四角上仙禄,千凤,以及寻仙道,千重殿圣王都允满敬畏地看着眼前布衣老者。

    五阳子五指天空中缓缓划过。空气掠起淡淡波痕。如燕子掠过湖水,湖面不动,而湖中倒影景物却一分为二。

    那过程极是缓慢,仿佛片刻中蕴藏了无时空,场所有人都伸直了脑袋静静地看着老人一举一动,甚至忘记呼吸。

    看得出五阳子表情非常凝重,仿佛面对并不是空气,而是众人都无法理解庞然大物!

    他五指散发出金光中,有什么东西无声地破碎了!天空陡然出现一道纵长百丈裂隙!

    “吒……”

    一声苍古声音顿时众人耳畔回荡!那不一个人或者一万人嘶吼出声音,而是岁月……岁月经久流泄,自然积淀力量,好像天地初开,万物鸿蒙伊始!

    哗啦啦!

    边苍古声音中,靠近五阳子几位战神立既衣袍破碎,发带崩毁,仿佛被洪荒气息洗礼了一般,浑身破败,这些人身上也沾染上了岁月气息。

    好惊人!

    所有人眼眸中都闪动着狂热精光,他们没有被这岁月之气吓得气馁,而是心中升起无限**与疯狂,因为这股气息中,他们闻到了……力量味道。

    “去吧!”五阳子疲惫地招了招手。

    嗖!嗖!嗖……

    人影开始疾速向天空冲去,五阳子挥手动作下,一张看不见壁垒被撕裂,来自异域浓郁灵气与一幅绿草茵茵异世之景顿时出现所有人面前!

    大漠中绿洲高悬于天,那不是海市蜃楼,那是真实存于虚空中另一片大地!

    一个又一个人影没入时空裂隙中,只有五阳子声音还众人耳边回荡!

    “老夫此镇守二十年,二十年后壁垒再开,你们手中红色戒指会提醒你们归来时间,切记,错过回归时间,下一次开阵,可是万年!”

    所有西域战神顿时心中一紧,是,无论洪荒秘境中得到什么好处,也一定不要得意过头忘记回归,不然万年光阴,他们就等着老死这片陌生异域里吧!

    “这片异域中,强者生存……你们……自由了!只是万万不可忘记……心中大义。”

    大部分人已经飞入时空裂隙内,所以五阳子声音已经模糊不清。

    听到“自由”二字,所有人心情也发生了质变化……自由……杀戮!不再受到宗门,族长束缚,可与人联手探宝,也可以毫无顾虑地杀人夺物!努力让自己成为九阶战神,得到上层宗门青睐!这才是此行真正目。

    众人降落一块洁白如玉高台上,高台像是一座前人修建祭坛,不知道由什么材质而建,光滑冰冷,可照人影,踏上这祭台一瞬间,妖娆顿时感觉到带尾指上红色小戒指轻轻一震,祭台方位已经被戒指烙印下来。

    二十年后,无论她身处洪荒秘境何方,都一定能感应到祭台方位,只有平安来到这里,才能再次通过时空壁垒回到初元去……回归祭坛。

    看来小戒指是这异域大陆生存指南,一定要好好保管不可以搞丢了。

    哗哗哗!三千多人一同站祭台上也不显得十分拥挤,可见这祭坛规模到底有多恢弘。

    妖娆,龙觉,范大与小舞紧紧地站一起,她们都静静打量眼前一切,想以速度熟悉这片将陪伴他们渡过二十年光阴陌生世界。

    壁垒之门众人身后缓缓合上,与初元世界那么一丝微小联系也被无情地掐断。五阳子虽强,但灵力也不足以一直支撑两个世界时空甬道一直大开,他镇守界外入定,二十年后才会再次起身撕开壁垒,把真正磨砺成宝剑后辈迎到广袤宗派去。

    只是一柱香时间,初元世界千叶城上空突然空旷无比,那些清晨便起,密密麻麻站满整个苍穹年轻战神都不见了踪影,仿佛每个人都人间蒸发了一般。

    城内只剩下没有通过天网,或者护送弟子前来为数不多宗门长老与是世家家长。他们看着那万里无云,一片睛空天空,心中有不舍,也有期待。

    二十年后,只有五分之二人能活着回来,这五分之二人中,又只有百分之一会被五阳子带走。大浪淘金,时间会给出一切答案。

    跟人族一样,魔族大能也早已撕开时空壁垒,将本族年轻魔战神们都塞入洪荒秘境中去。魔焰减弱,一个一脸狂狞魔族五衰强者睨着眼睛细细打量了离他不远五阳子一眼,那腥红眸子中充满了敌意与挑衅。

    看来魔族镇阵大能就是此魔。

    显然魔族回归祭坛与西域人族战神回归祭坛不一处,不过二十年中人族与魔族众弟子总会三三两两洪荒秘境中某处相遇,所以这也是五阳子与魔族大能一场暗战。

    看看二十年后壁垒再开,能够活着回归弟子中,到底是人族战神多?还是魔族战神多?

    五阳子冷冷地看了那带着挑衅之意魔族大能一眼,恹恹地咳嗽了两声,这二十年,还有仙禄,千凤与寻仙道,千重殿两大圣王会一直为他护法。量魔族也不会疯狂到这个时刻与他开战。

    五阳子天空中找了一个舒服,做准备闭眼休息。

    可是就此时,天边突然飞来一只巨大玄龟!

    那玄龟身体纵长千丈,巨大身体犹如天空中飞行一座是巨山!轰隆隆呼吸声震得大漠中黄沙肆虐,来势汹汹!大有将整个千叶城都碾为平地气势!

    这才是真正接近玄武龟兽!

    巨大龟背上自出生起就烙印着八荒星辰纹路,星辰如何变幻,那龟背上星宿就会随之变化,强大宿命推衍神技!它每一次摆尾都会掀起一鼓排山倒海土浪。

    这只巨龟面前,欧阳化龙那小小独角玄龟简直弱到爆了。给这乌龟老祖塞牙缝都不够!

    看到此龟出现,五阳子身体一震,仙禄与千凤顿时惊慌地张大了嘴巴!那个极别成年幻兽,已经与兽神之阶只差一线之隔!

    半步兽神!

    如此骇人巨物,为什么会出现青魔海?看到那巨物,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像是做梦。

    魔族大能是额头冒出冷汗,那分明就是人族战神坐驾!这么多人族强者,以他实力……无法应对啊!

    只见那玄龟左右,各御空而行着四位老者,原本隔着这么远,四人衣饰与容貌是看不清楚,但他们气息却犹如江海一般,疯狂地对着五阳子迎面扑来!

    这四个为玄龟护驾老者,实力竟然都天人一衰之上!

    好吓人!四个天人境大能!

    看到那眼熟四人就连五阳子都惶恐不已,因为那四人分别来自蓝魔海四大宗门:昆山宗,神宗,天门宗,星月圣地!四人中还有一个刚好是五阳子同门师兄!

    好大阵势!四位蓝魔海内地位极高长老为玄龟护行,玄龟龟背上,坐着一位白发老头,一身星辉幻袍子,袍上花纹精致,每一颗星点都是一枚稀有宝石。这老者身份看来极高。

    可是他召唤阶位……居然只有七阶初级战神境!

    我勒了个去!不明状况寻仙道圣王差点一口气没有提上来直接背过去。

    才七阶初级?甚至只比刚才进入洪荒秘境某些西域年青人实力强大一点点!可是那七阶老头却脚踏半步兽神,以天人五衰强者开道!

    这等尊贵身份,这个级别出行阵势,五阳子连想都不用想都猜得出来者是谁!

    “昆山五阳子,见过天机老人。”五阳子顿时惶恐起身恭敬地朝远方一拜,仙禄与千凤等人顿时也跟着五阳子行起谒见大礼!

    天机老人……让他们心跳停滞一个名字!

    这老者天运宗地位不凡!

    天运宗是蓝魔海上层宗门中一个级特殊一个门派,门中弟子战力弱得吓人,可是他们……却能直接驱使昆山宗,神宗,天门宗,星月圣地,四派强者为天运宗效力!

    若问昆山、神宗、天门、星月势力有多大?根本不是寻仙道,流云殿之流可以比拟,上层四宗蓝魔海内成四足鼎立之势,每个门派都管理青魔海一陆,这西域一花一草,一宗一派都直接隶属于昆山!所以此次洪荒秘境界门开启,才会由昆山长老五阳子主持大局。

    被五阳子尊称为天机老人老者还没有开口。他座下巨龟陡然张大了嘴巴,向众人亮出兽口中三排锋利尖牙,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这巨口中塞下一块山包那么大铸剑玄铁,那些锋利牙齿也会如同咬胡桃夹子一样顷刻之间把玄铁咬个稀巴烂!

    看着那恐怖兽口如同黑洞一样向自己张开,寻仙道与千重殿圣王只得召唤出自己战兽以免被玄龟呼吸声震伤。

    玄龟双眼中陡然流下一行清泪水,深深喉管中咕噜了好久,终于发出一声犹如人声咆哮!

    “小……舞!”

    轰轰轰!强大风涌顿时吹得五阳子衣袍倒卷,露出了他淡蓝色底裤,玄龟口水扑了他一脸,五阳子脸上顿时一阵青黑,但天机老人面前这尴尬五衰强者又不好发作,只好自己悄悄地抹了一把脸颊。

    “小舞!”玄龟上老者颤巍巍站了起来。有些抓狂地看着五阳子身后已经闭合时空通道。

    “这位……这位……”老者指着五阳子已经急得说不出话来:“这位,能不能把洪荒秘境大门再打开一次?老夫要进去找人!”

    “这……”

    五阳子没有想到天机老人要求居然这么古怪!

    “再打开一次是可以。”五阳子深吸了一口气,大不了就是多废一些力气:“不过洪荒秘境空间相对于初元空间是时时运转,如果现再撕开一次,没有回归祭坛为标记,只怕根本找不到刚才进去那些小辈战神。”

    “而且……以我们几人实力,都失去了进入洪荒秘境资格,其实那两百岁以下,六阶巅峰战神以下进入规定并不是由我们四宗决定,而是……”

    五阳子敬畏地看了身后洪荒秘境一眼。

    “而是由秘境本身决定!”

    “这是前人第一次发现秘境存后以血换来秘密。”天机老人虽然地位崇高,但是也没有听说过四宗持有洪荒秘境之秘。

    “当年青魔海上第一次发现秘境时,十几个七八阶战神冲入秘境瞬间就被一股神秘力量反噬而死,其中甚至包括一个域主,当年秘境入口简直变成一片血海。若不是秘境中物产太丰富,也许秘境本身都会被当成邪物永远封印起来。”

    “可以说实力越强,被秘境中神秘力量反噬死状就越惨烈。不过当时一个小派圣王带着一位实力低微年轻弟子一起踏入秘境,圣王立即暴毙,而那小弟子却奇迹般地没有受伤,实力大涨,并把第一份洪荒秘境简陋地图给画了出来。”

    “由这个信息,四宗前辈们不断尝试,后才得出两百岁以下,六阶巅峰战力以下这个临界底线。”

    “不过古怪是,满足这个条件后进入秘境中后辈,无论秘境中继续成长到多少阶,都不会受到莫名力量伤害,仿佛秘境法则只允许六阶以下战神里面成长,而不允许六阶以上强者突然出现。”

    五阳子吞了吞水口,看着对方是天机老人才肯把这些只有上层宗派掌权者知道秘闻告诉他。五阳子认真地说道:“当年天运宗还没有兴起,所以天运宗上层并不知晓这层关系。”

    是,这个秘闻,刚刚进入洪荒秘境众人也完全不知晓。

    “什么?”天机老人身体狠狠一滞,他来晚了!那这不是意味着除了等待,他再也无法从洪荒秘境将小徒弟带出来?

    看到天机老人因为过度激动而颤抖身体,玄龟旁四位天人五衰境老者立即安慰他。

    “没事,没事,那么多后辈都进去了,以天机老人弟子身份,羽衣舞圣女一定会平平安安。”

    “不不!甚至还会得到惊人造化,因为她擅于推衍,说不定能秘境中发现惊人宝藏。”

    四人七嘴八舌,几乎要把嘴皮子磨破,可也不见天机老人脸色有半点缓和。

    “唉……”

    天机老人神色复杂地昂天叹了一口气。

    “你们以为我没有算吗?”

    “那孩子给自己算了一卦后一声不响地就离家出走,老夫发现之后不惜用动用玄龟龟背星相图与天运宗至衡仪同时演算……只看到小舞身边出现滔天血海,一个模糊人影带着她踏着森白骸骨血海中前进,那妖邪与血腥,就算老夫此时想起,都脊背发寒毛骨悚然,那是……一望无垠杀孽啊!”

    说到此时,天机老人声音都颤抖:“大凶大恶!生机渺茫!”

    玄龟龟背星图,天运宗大型演算神器至衡仪!这两件都是天运宗至宝,每用动一件都要消耗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就算蓝魔海四宗宗门有难,这两件法宝也很难同时开启!可是天机老人居然为了他一个小徒弟,不惜同时动用两件推衍神器!

    血海!

    嘶!

    五个天人境强者顿时都成了哑巴,还是五阳子师兄,一个红衣老者过了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演算之后,有没有什么破解之法,或者算出领带羽衣舞圣女身影源自何方,我们也可以去掐断那身影源头,逆天改命,将圣女救出来。”

    “不……可……”天机老人凄苦地摇着头。“不可……算啊!我天机一生演算,用动两件神器,居然也只能略微瞥见一眼天机,却不可算!”

    什么?

    这句话才真真正正令五位天人第一衰各派大能狠狠地吃了一惊,天运宗立派这么多年,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不可算!”。以往无论是魔族入侵,异宝出世,宗门大难……天运宗都能提前知晓,这也是为何天运一脉战力低下,但被四派誓死护卫原因!

    可是此时,天机老人居然说他连一个小姑娘宿命都看不透彻了,这……这言论真惊人!

    五位天人第一衰强者顿时不约而同地同时向已经封闭洪荒秘境望去……仿佛透过时空壁垒,秘境内正蛰伏着一头给世间带来无数杀孽洪荒巨兽!

    某人……会如同天机老人所说,带来无杀戮吗?

    人族回归祭坛上,三千战神各自为阵。三三两两地聚集一起,心中估计着谁可以联手,谁宗门与自己背后势力是宿敌。

    洪荒秘境是一片与初元世界并不接壤空间,重力比初元多十倍,灵力也精纯十倍!灵气炼气海,重力炼体魄,果然是修炼好场所!

    再加上放眼望去那些不知名花花草草,还有空气中夹带粗犷气息,无不让人觉得奇。

    妖娆,龙觉,范大与小舞站一起。

    此时众人自觉地给他们四人留足了空间,经过刚才与欧阳世子对决还有无崖海郡主爆料,没有人想此时去招惹他们。

    有人开始动了,这片广袤世界中,还有无穷无宝藏等着他们开启。数百战神御空而起,分别向着回归祭坛各个方向飞去。

    “兄弟们!来日再见!”

    “珍重!”

    有些人选择同行,有些人选择分离,就连寻仙十子与千重殿十子都没有十人站一起,看来大派十子中也是有派系之分。

    天空和风万里,蓝中带着一丝玄妙淡紫色,远方有灵气加浓郁山脉,红色尾戒中矿藏,药材信息众人脑海中不断翻滚。

    众人踌躇满志互到珍重。

    “妖娆姐姐。”小舞拉着妖娆手,对这片异域充满了好奇,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冲出回归祭坛。而就这一刻,绿草茵茵大地下突然传来不自然沙沙声,片刻之后,无数蚊蝇一样细小昆虫陡然如同洪水猛兽一样,汇成巨浪向那些已经御空而起战神疯狂拍打而去!

    我天啊!

    站祭坛上众人眼中顿时流动着惊愕神情!就连妖娆与龙觉也是,她们之前并没有感觉到地下隐藏活物,而只是习惯性地晚走一步,毕竟未知世界中,实难以估计前方何时会出现危险与杀机。

    原本只是芝麻大小蚊蝇,被是昆虫大军包裹战神们并不以为意,可是片刻之后,他们才明白这蚊蝇恐怖之处!

    它们细小身体钻入人体之后,就开始以不可想象速率疯狂吸食战神强者身上血液与灵力,不一会儿便成长到绿豆大小,飞出一个战神身体,又继续朝下一个战神飞去!

    “啊啊啊!”天空中顿时响起惊呼与哀嚎声音!有战神第一时间就被吸成了人干,直接从天空中掉落下来,哪里还分辨得出人形?不过只剩下骸骨与死皮!血肉早被虫蝇吸了个一干二净!

    那可是五阶初级战神啊!

    众人眼皮狂跳,而眼前蚊蝇则以肉眼可见速度疯狂涨大起来!

    ------题外话------

    夏天蚊子多,亲爱晚上出门带上花露水喂~被蚊子咬得不行羽毛泪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