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26:我要……人血

026:我要……人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景天穹虽然语气温和,但眼底一抹幽光逃不过妖娆视线。9VK小说网网友手打

    就连摩格都学得云紫衣有些小心眼过头,皱着眉头不满地看着自己这位有胸无脑女修同伴,印迷再也没有继续叫唤,服下景天穹给药丸之后骨血渐渐恢复迹象,虽然几个时辰之内左手不能再用力,不过几个小时后恢复如初不是问题。

    云紫衣倒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地方,她与摩格,是一定要拿到猊兽卵!进入六种属性传送阵后,反正实力渣印迷已经失去了价值。至于其它人……哼,通通都是炮灰!

    而且众人也不会对她发难,因为那详细记载猊兽卵存放地木简,正捏她手中!要是有人对她心怀不轨,她就直接把木简震碎,然后让所有人都出不去!

    七个人晃晃悠悠落入地下坚实大地,四周吹起幽幽风,地面上凌乱散布着一些骸骨,看样子曾经来这里寻宝又丧命人不少数。地洞有些像蚁穴,黑暗中各种通道纵横交错,众人头顶上犹如巨兽消化道一样无声蠕动通道也缓缓闭合。

    黑暗中那来时通道消失给众人心头蒙上了一层阴霾。

    虽然是个诡异吸血甬道,但它至少曾经连通着大地,现就连它也消失,来路已失。去路不明。只有打起精神一直走到底了!

    云紫衣手捏木简,木简上发出一阵清幽冷光,随着她前进步伐忽明忽暗,而云紫衣就是凭借冷光明暗来辨认继续行走方向。

    看来曾经来到过这猊卵巢穴中前人,也是一个制做地图与阵术高手!

    “我觉得这里有问题。”妖娆第一次说话了。

    “闭嘴小丫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怕黑就闭上眼睛,反正你有你相好保护着!”摩格低低地吼着,他才是个真地煞!就算黑暗中有鬼都不极他他上戾气十分之一。

    “不是害怕鬼。”妖娆坐苏黄泥台上,指了指地上一具骸骨。

    “你们看,这不像是万年前死去人。他身上衣物腐朽并不严重,不过如果是近才死,那倒也不至于干枯到这个样子,而且木简不是只有一块吗?还有人我们之前进来?为什么地上会有这么多死人?”

    妖娆说得没有错,地上骸骨中有已经风化得分不清手脚,而不起眼角落里还有那么几具,衣物破损但依旧看得出光泽,显然不像已经沉尸万年,只不过浑身上下没没有血肉,只有薄薄皮覆盖骨架上。

    “大概是他们修炼门派本来就有什么不腐秘法吧。”景天穹皱了皱眉头,虽然是反驳妖娆,但心中不免也产生了狐疑。

    “本姑娘可不信鬼神。”云紫衣一脸狂妄,身体却是下意识地向摩格靠近。

    黑暗深处……

    极深之地,有一片,幽暗大殿,大殿中央绘制着一幅诡异阵法。只见地板像是有生命生物一般轻轻地蠕动,不一会儿从一枚地面小孔中怪异吐出一泓鲜血液。

    一小泓鲜血,黑暗中尤其妖冶,向一条蜿蜒赤蛇,带着不可告人恶毒念头向前盘曲。

    被血水激发,黯淡大阵一阵兴奋战栗!然从阵中幽幽升起一团人形黑影!

    “怎么只有一肩一臂肉血?”沙哑而不满声音人影身上突兀地响起,若是被人看到此地妖冶荒诞场面,必然会寒毛倒立,毛骨悚然!

    这里不是猊兽巢穴吗?为什么会存这么一个非人非魔妖物?而激发黑影苏醒鲜血,好像正是印迷被甬道内壁吞噬那些!因为他血,地面上阵图被染红了一点点。

    “看来又是万年之期了……嘎嘎嘎嘎……孩子们,来吧!”黑影迅速将手伸向天空,大声呼唤,双目中迸发出疯狂神色!犹如地狱魔主一样嗜血而变态。

    随着那沙哑长啸,狂风骤起!裹挟着沙石大殿内肆虐,将地面与天空摩擦像是锯玻璃一样凌厉锐响!一圈圈宏大死之波痕狂风中荡漾。好恐怖力量!这黑暗实力……强得无法想象!

    随着狂风爆起,黑暗中某处有一堆年代久远木简被大风卷起,疾速向天顶飞去!老者轻轻空中一抹,仿佛殿顶被打开了一道空间大门,梦幻光茫天空中闪烁,那百余枚木简就直接被狂风不知道带到了哪儿去!

    一枚木简仿佛急着挣脱狂风,不安地跳动着。可是刚挤入时空大门那一刻偏离了方向,被拦之前另一枚木简狠狠一挤,呼地一声不见了踪影。

    “来吧……来吧……”

    沙哑声音中带着对鲜血渴望。

    黑影呢喃着沉入地底,大殿瞬间归于平静,而只有大阵上一滴鲜红血无声地述说着刚才发生一切诡异之事。

    百枚木简洪荒秘境各地无声地出现,“噗!噗!噗!噗……”洪荒秘境各地凭空多了这许多异物。或者深埋草地中,或漂浮水面上,或半掩沙石里,散发出一种异宝独有气息,引来神识敏感强大战神!

    一枚木简缓缓浮出沙地,散发出淡淡青茫。木简上颜色老旧,一看就知年代久远。没有多久,就引来一位高大独行强者。

    “猊兽……”拾起木简男子神识扫过木简之后,双眸猛地一缩!说出这个词,把自己也狠狠地吓了一大跳!

    从手中那块年代久远,染着点点褐血木简上看到了不可思议信息!从木简深处传来那一丝让人灵魂悸动陌生洪荒战兽气息,让这个七阶巅峰男子对木简内容深信不疑!

    “东面碧湖口就是猊卵巢穴入口。”男子紧紧地握着手中木简,脸上带着极度兴奋神采。

    “洪荒秘境大机缘是我了,不过我得再找几个帮手!”男子踏着大步急急地消失远方。

    与此类似场景出现洪荒秘境各处,捡起木简有独行战神,也有正寻宝团队。只是人人都将宝物占为己有私心,所以……这个消息只流传小部分人圈子里。

    很,就会有来自不同地点寻宝战神,通过不同入口来到妖娆等人所地穴中,前方有黑暗与无限未知正等待着他们。

    “嘭。”只有那枚被撞飞小小木简并没有被狂风带离地穴,而是略有偏差地落了黑暗地穴中不知名一角里。失去了去往地面上晒晒太阳好机会。

    地面上灰尘将它颜色染得加沧桑。

    地穴中七人,对地穴中发生一切完全不知晓,只是任由云紫衣捏着木简前方带路。

    “慢着!这里有一个隐藏杀阵。”云紫衣突然停下脚步,傲气十足地对魍魉抬起下巴:“你……去破阵!”

    好傲气女子,妖娆很不喜欢这种人,不过她很期待,正因为云紫衣,印迷,景天穹,摩格等人貌合神离所以矛盾焦点已不她与苏身上。

    魍魉对着苏与妖娆苦笑一下,因为他与苏实力低吗?所以听别人说话都要看脸色了。魍魉郁闷地向前走上三步。

    只见他身下同时亮起,三个小型召唤阵,三团幽幽透明魂影顿时从阵法中升了起来。

    妖娆睁大眼睛,饶有兴趣地看着灭合溟台召唤师特有修炼方式,难怪魍魉可以代替传送阵中“暗”力量,因为他修是“兽魂”,有点类似邪恶死灵召唤,所以气息也偏向邪狞。

    剥夺战兽肉身,只炼其魂,虽然失去强大物理防御与物理冲撞攻击手段,但依旧可以保留兽魂灵力与幻技。可以使召唤师同时召唤战兽数量达到无限!从某种角度而言,属于抛弃幻兽一些优点,无限追求数量一种旁门左道修炼方法。

    “去吧。”魍魉一挥手,位于他右手边一团魂影率先向前方飞去。

    果真如木简上记载,当魂影漂浮了不到百米之后,突然引起了隐藏大阵爆发!

    撕裂声强烈刺激着耳膜,地面与天顶上猛地升出无数带锐刺冰棱!冰棱密密麻麻延绵百米,锐刺上闪烁着毒液幽光,前后左右都无从躲闪,要是以直接进入阵内,就算不死都会被戳出几个大血洞!

    就连魍魉兽魂也第一时间被撕裂。只不过兽魂并不畏惧物理伤害。

    只见那一团被冰冷棱撕裂兽魂以肉眼可见速度飞速复原。冲入阵法中央对着阵眼一通火系幻技,阵眼被打碎,阻拦众人眼前冰棱也顿时自发地破灭开来。

    兽魂从阵法内部破阵,有惊人效果!

    景天穹赞赏地看着魍魉,他虽然储物幻器中药丹不少,可是也没有那么多春风活骨凝肌丸给大家疗伤。而纯物理攻击中,魍魉兽魂却可以不死不伤!真是破阵强帮手。

    “不错,你很有用。”云紫衣倨傲地笑着,目光不时还向魍魉身边另外两只兽魂看去。

    其实云紫衣满意不是魍魉,而是她手中木简,经过两次试探,木简中记载危险地带都没有丝毫偏差,那就意味着寻找猊卵进程难度大幅度降低。

    想到这一点还有场所有人,无论是印迷、景天穹、魍魉甚至与云紫衣同行摩格看向木简目光都变得格外灼热。

    “我与这木简滴血认主了。”云紫衣一句话打消所有人念头,这不凡地图,已经变成一件玄阶幻器,确是可以认主,主人一念头之间,就可以让它灰飞烟灭。

    “那我们继续走。”景天穹沉沉地说道。无论云紫衣有多么讨厌,现与她撕破脸皮是不明智举动,就连印迷也看出了这一点,于是忘却肩上伤口,也开始对云紫衣态度热情起来。

    这下就苦了魍魉,每每有破阵处,无外乎是大声吆喝他使用兽魂,气得魍魉七窍冒烟!

    他现要死要活,等下找到了猊卵还不能分一勺羹,他不就是活活苦力吗?再说了,兽魂是不怕物理伤害,可是面对强大元素幻技大阵,他召唤兽魂也是会死,虽然他契约有兽魂一百七十八,也经不起这种消耗。不过半天时间,他兽魂已经死了三分之一,实力活生生从七阶巅峰降到七阶中级,对于兽魂召唤师而言,强大兽魂就是召唤师生命与灵气!

    同行几人倒好,一点力气都不花,他实力还倒退!这还要不要人活了?若不是几次苏出手助他,他都差点被破阵反噬之力卷入爆炸中!

    “各位,我实是不行了,不如摩格师兄与景天穹师兄与我换把手吧,一天死去太多兽魂,魍魉我是实是没有命继续向前了。”魍魉压抑着心中怒火说道。

    “魍魉,不是我说你,这路还没有走上一半你就喊累,等下出现危险东西可不怪摩格师兄与景天穹师兄不出手帮你,我们可是早已经分配好任务,我拿木简带路,印迷打开传送阵,你破杀阵。其它人以备不时之需。”云紫衣丝毫不体恤魍魉无奈,霸道地指着前方大阵继续说道。揶揄得魍魉双目赤红。

    “其实不用兽魂,以大家实力联手也可以通过阵术,我们既然是一队人马,为何非要搞得争锋相对呢?”苏拦云紫衣与魍魉之间,已经是第八次劝说众人。“魍魉师兄很累,让他休息一会,我们联手破阵可好?”

    摩格与景天穹都不说话,他们知道魍魉不断消耗实力,可是为了后争夺,他们必须保持实力!因取得猊兽卵人,必然是他们两人其中之一,谁也不想失去成为兽神召唤师机会,至于其它人,实力越低微越是好事。

    “哼……就你?!”

    云紫衣阴阳怪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很是不屑苏身上满身尘土。她不喜欢魍魉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不长眼地带了一个肮脏乞丐来!

    “那你自己去帮他破阵啊!你不他带来吗?”

    看到众人这幅嘴脸,苏也有些怒了!妖娆心领神会地从黄泥台上跳下来,若不是感觉到苏目光金芒中带着怒意,她才不想离开那么精纯土元素滋养。

    “魍魉师兄,你休息一会,我来破阵。”苏持着低沉声音拦魍魉面前,他坐下黄泥台子顿时爆发出浓郁土元素之气。

    “别别……苏师弟。”魍魉垂头丧气地拉着苏从泥台上滑落沾满泥水后衣襟。

    “还是我来……”魍魉小心翼翼地背对众人只用唇语:“他们都不是好人,是师兄带你进来,本来有点小私心带你来抢宝,可是没有想到他们比我狠,是要杀人,你保留体力,找个机会逃出去!师兄实力已经不行了。还是让我来吧。”

    苏身体猛地一震,他原与妖娆一样心思,谁都不可十分相信,这魍魉师兄一脸鬼相也与他交情不深,所以一开始他并没有真正把魍魉当成可以信赖人,可是没有想到这种时刻,他然让自己逃……

    想到这里,苏眸中金光顿时加深重了。他知道一路上魍魉与自己被人当开路兵,就是因为他实力低微。

    一旁人没有发现,苏垂身前长发开始无风自舞,这一刻,他做出了什么决定。不过因为这个决定,他暂时陷入了入定。

    “哎哎……苏师弟退后,不要抢我功劳。”魍魉一把推开苏。

    “你们这帮人是逼我啊。那等下找到宝藏,我不要猊卵其它东西可要多分一些给我!”魍魉表面上哈哈大笑着,内心着实凄苦。每一枚兽魂,都是他是用心血炼化。失去一个,就像是心头剜肉。

    魍魉脚下召唤阵又点起三个,不过这次每一阵中都飞出三枚兽魂。

    “这个阵是冰火连环,带有生命腐蚀伤害,魍魉师弟小心。”云紫衣满意地对魍魉点着头,看着手中泛着青光木简,把木简上对这眼前大阵描述说了出来。

    生命腐蚀……

    魍魉心头一抖,又是对是兽魂有致命伤害阵术。咬着牙,他只有心痛无比地将手边兽魂放了出去。

    三个兽魂一组,一组引动阵法启动,一组头尾相接围成一个闭合环,保护第三组兽魂不受阵法侵蚀冲入阵内破坏阵眼。

    一气呵成,九枚兽魂行动敏捷,一看就知道召唤师控制力极为精准!同时控制九魂九种不同变化,没有一点不流畅感觉。

    景天穹眯上了眼睛,认真打量眼前这个一直被欺负灭合溟台兽魂召唤师。

    传说强兽魂召唤师一次可以召唤出十万兽魂,那种遮天蔽日大军是连一衰强者都畏惧恐怖存。只可惜灭合溟台上万年都没有出现过传说中万魂召唤师,所以今日灭合溟台也渐渐沦落成了带点邪道之气小派。

    魍魉资质倒是不错,应该已经契约了百魂。若是成长起来,百年千年之后也许能名动一方,不过可惜他了,八成这里会被当成第一个炮灰死去。

    激烈碰撞中,第三组兽魂终于冲入阵内,向阵眼发出兽魂幻技!地面震动,阵法被破,仿佛整个地穴都疯狂地发泄着自己愤怒!

    魍魉猛地吐血!

    第三组兽魂虽然成功引动大阵内部爆炸,但是那惊天动地阵法坍塌巨浪中,他九枚兽魂瞬间五死四伤!

    四伤兽魂逃出,前三枚光芒闪闪,而后一枚却光芒黯淡,移动迅速也是极慢。

    只见它摇摇晃晃从爆炸尘埃中飘出来,幻化为一头小鹿模样魍魉身边依依不舍地萦绕了几圈,然后化为一滩银色液体,碎了魍魉手上。剩下三枚兽魂则悲伤地悬浮空气中缓缓一上一下。

    一滴泪落魍魉手心里,那是魍魉自己泪水。

    他虽然契有兽魂一百七十八,但他记得每一魂生前模样,记得它们名字,记得他如何把它们驯化,虽然魂中被他杀死抽魂厉魂不少数,但是大多数有灵性兽魂都是他从别人丢弃要死战兽那里制取。

    他让它们以另一种方式活下来,他眼中,这些兽魂与活物没有两样,之前逝去兽魂都消散爆炸中,他虽然苦万分,但因为激战心情也变得麻木,生死对于召唤师与幻兽本来就是时常会发生事。可是这枚名为“娃娃”小鹿……是一头死去母鹿遗腹子,被他抽魂之后就一直把他当成亲人。今天要不是已经消耗了三分之一兽魂,魍魉也绝对不会把它召唤出来,他小看了阵法爆破力量,连带“娃娃”死他手上。

    只有这种手心里还残留着银色魂彩痛,才真正让魍魉撕心裂肺!

    师尊说是错!因为只有魂没有心,所以魂兽都是随意可以牺牲工具?师尊是错!因为只有魂,所以兽魂才依赖自己主人,它们没有血液与心跳温暖身体,所以没有任何条件地相信主人温暖,为他死,为他而存……不然“娃娃”也不会那样依依不舍地围绕着他然后才离开。

    好痛!

    “我此生,再也不会让我兽魂们受到不应该承受伤害!”魍魉眼角挂着一滴泪,心中暗暗发誓!

    妖娆看到魍魉表情,心中震惊,她没有看到魍魉与苏唇语交流,但是从魍魉推开苏到为自己逝去兽魂流泪,妖娆突然觉得此人心地不像之前表露得那样油滑,反而很细腻善良。

    是她太谨慎,已经不愿轻易相信别人了吗?看到那小鹿魂死,她心底隐隐泛起一丝内疚。是她与苏一直表现得太弱势了,所以魍魉才会被云紫衣这样欺负!

    以后……不会了!

    此时妖娆再也不想这古怪地穴,还有那四个心叵测战神,她之所以一直隐而不发,是因为冥冥中感觉到一丝不安,那黑暗深处传来若有若无血腥气味是什么?还有云紫衣手中木简为什么越看越妖异?

    不过事以至此,无论前方有什么危险,她也容不得别人骑自己人身上!很明显,魍魉现已经被妖娆划了自己人阵营中!

    “早知道应该让小舞算上一卦。”妖娆有些后悔,不过当时离开生死山时小舞入定,而且小舞曾经说过,与自己有关一切都不可算,自她决定与苏一起前来寻找猊兽卵时候,与她同行人命运就都变得不可算了。

    苏自从入定之后就一直没有睁开眼睛,气息就像他座下黄泥台子一样,平凡而不起眼。

    可是事情却没有因为魍魉牺牲六枚兽魂破阵而结束!

    这黑暗地穴,第一次超出了木简中记录……发生异变!

    “哗啦!”一道阴风吹起,顿时让人毛骨悚然!被兽魂破灭大阵废墟上幽幽地升起是一道比兽魂还飘渺虚影!

    那虚影身上带着无情与嗜杀之气,向众人发出一声凄厉长啸!

    “啊啊啊啊!”就像是疯狂厉鬼,声波中带着强大冲击力,向站前端魍魉直冲而去!那强大威压就连摩格与景天穹都微微色变!

    看到眼前惊变,魍魉直接吓呆了原地!

    “魍魉兄!后退!”妖娆一把抓起魍魉衣领与苏长发疾速后退!而萦绕魍魉身边余下四枚兽魂首当其冲被声波撕了个粉碎!

    黑影撞到软物猛地一吸,感觉到没有血液注入口腔,顿时极为恼怒咆哮!

    “云紫衣!你想干什么?”景天穹没有想着出手拯救妖娆与魍魉,反而开始向云紫衣发难,她以为云紫衣又像暗算印迷那样,想要暗算魍魉。

    “我……我……我什么都没有干!玉简中真没有记录这个!”云紫衣惶恐,多不安是因为她真没有木简中看到关于黑影任何东西!

    众人急速后退。

    不过当看到那不过五阶实力蒙面丫头提着魍魉衣领与入定苏头发跑得比谁都模样,众人直想吐血!

    哪里有五阶战神速度如此彪悍?那鬼魅一样速度晃得魍魉都要晕过去了!

    而妖娆此时却心中怒骂!

    “苏呆子!你早不入定晚不入定,偏偏要这关键时刻入定,还要本姑娘扯着你跑!真是拖本姑娘后腿!”

    妖娆不是无法绞灭那从大阵废墟中升起黑影,她眼中,黑影多只是八阶中级实力,但她不想这么暴露,还是留着黑影去坑其它四人吧!

    摩格与景天穹眼见炮灰已经躲他们身后反把他们当成炮灰,一时之间也忘记去揣测蒙面丫头速度,而是迅速召唤出自己战兽向黑暗发出攻击!

    一只黑毛狼王与一头黄金角兽同时出现,却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一次攻击之际就被黑影吸成了兽干!

    包着皮骨架落地面上,这才令摩格与景天穹双眸狠狠一缩!

    虽然他们没有召唤出自己强幻兽,但狼王与角兽也是攻击力不错强大战兽,然一息之间就被对方吸成了兽干!

    而且两只幻兽死状……犹如他们刚刚进入地穴时,那蒙面少女指着几具衣物不腐但身体早就风干人尸一样!

    一股莫大恐慌扼上众人喉头!

    “血……我要人血……”沙哑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题外话------

    咳咳…好吧,怕大家等,透一个,这地穴内,有小姬与妖妖激烈碰撞。

    木简已经散出去了,会有多人来。不过为了让每章都有意思,大家不要抱着立即虐死小姬心情急着看,是现内容也很重要,慢慢看才会有意思,你们懂,我闲笔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