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27:苏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我要人……血”沙哑嚎叫声就像一枚尖锐石子,磨得众人心头剧痛。^/非常文学/^

    他要人血……

    景天穹双眸一缩!虽然他感觉到自己如果爆发全力,足以绞灭眼前黑影,但是他不想摩格动手之前先亮出自己底牌。

    此时摩格也报着同样念头,谁先忍不住,谁就输了!

    所以心肠毒辣景天穹与摩格不约而同地做出了同一个决定!

    两只大手疾速向妖娆与魍魉伸去!

    “把这两个炮灰抓去喂了那想要人血黑影!”

    “我倒要看看黑影吸食人血之后会有什么异变!”

    你妈!特么无耻两个八阶战神,妖娆顿时被气得七窍冒烟,这种关键时刻这两个贱人都不联手对敌,反而把手伸向她,她身上打起了坏主意!

    妖娆一怒,正想把自己真实战力爆发出来,可是就这时候,盘坐黄泥台上苏……突然睁开了眼睛。

    “你们敢!”

    一声惊天动地怒吼!

    因为这声咆哮,地穴居然不可遏制地震动起来,壁顶石块与尘土簌簌地落下来,摩格与景天穹仿佛被人胸口狠狠地打了一巴掌,而云紫衣与印迷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苏,眼光里透露着迷茫与震惊!

    好威严声音!犹如愤怒巨兽咆哮!

    只见苏突然从黄泥台上跳了下来,气质也那一瞬间发生着翻天覆地变化!

    魍魉捂住了嘴!他印象里,苏师弟可从来没有离开过他黄泥飞台!

    一阵狂风起,苏身上污泥与尘土顷刻之前被身上爆发出来威压震了个一干二净,长发疯狂向天空倒卷,那些因为沾满了泥浆而结一起乱发突然被狂风梳理得犹如墨色缎带,疯狂舞动,前襟衣衫被风吹起,猎猎于身体两侧狂乱地舞动!

    即使是背影……也给人一种强大又尊贵到令人想要膜拜冲动!只是这强大中,包含着太多怒火,与比摩格血腥杀气浓列……戾!

    乖张暴虐!

    苏双手迎着摩格与景天穹手分别拍去……

    妖娆站苏身后,看不到苏表情,可是她能看到摩格与景天穹脸上那瞬间升起错愕与挣扎!

    强!

    强到一人敢与摩格和景天穹两人八阶战神正面对抗!

    而妖娆感觉得到,苏身上气息早已经不再是区区七阶巅峰,而是八阶中带有一股毁天灭地嗜血与狂暴!

    景天穹脸色犹如万花筒一样一息万变,原来这乞丐一直隐藏实力,那想必开始秘语传音就是他!心中念头千回百转,景天穹后还是咬了咬牙,身形一变,把自己伸向妖娆与魍魉掌风微微偏离。

    “苏师弟误会了!为兄不是要伤害你朋友与随从,而是想把他们推开。”景天穹脸上恢复了和煦表情。

    摩格脸上带着惊慌与些许……兴奋,因为他苏身上嗅到了比他还浓烈戾气!他喜欢……喜欢如野兽一般不计后果厮杀,这唤起了他血液中原始**与激动,但是他神志还没有被身体本身兽性完全占据,既然景天穹收手,他也不会傻到与眼前这个突然爆发疯子拼个你死我活!

    “我以为景天穹要对你老相好与魍魉出手,所以想拦是景天穹!”摩格扯着嗓子大叫,就骨碌翻身飞到一边。任何时刻都不忘记往景天穹身上抹黑!

    景天穹与摩格都让开,苏眼前顿时中门大开,迎着他面门而来……正是那不断渴望着鲜血黑影!

    “滚!”

    苏并没因此而收去身上怒意,双手合十,身后黄泥台子顿时发出一股澎湃土元素之气,从苏头顶疾速掠过,飞地向那黑影冲去!

    “镇!”

    黑影与魍魉兽魂一样,原本并不怕物理攻击,但诡异是,土系元素奥义进化型中诡异地产生了一种“镇压”力量,镇压一切邪狞与妖物!

    这是一种精神与意识上攻击……对于灵体有致命伤害!

    妖娆细心地发现,自从苏离开黄泥台之后,泥台元素气息瞬间爆涨起来,她有一个令自己心惊胆战猜测……黄泥台一直都“镇”!不过之前一直镇是现这个“苏”身上乖张与暴虐之气!所以苏离开泥台之后,黄泥台镇压之气爆涨,而苏戾气也再无物遮拦!

    之前苏是用黄泥台镇自己!

    嗜血黑影黄泥台气息下颓然后退,苏甩着衣袖大步向前!每一步都踏得地面隆隆作响!大手一挥,陡然将黑影撕成两半……

    “血……”

    黑影被苏撕裂后一刻,黑影发出了一声充满欲念余音。

    那简单而坚定呼唤声不禁让场所有人心情悸动,由脚下升起一股恶寒,不过苏爆发,冲了黑影带给众人恐惧,取而代之是魍魉欢喜,摩格与景天穹忧愁。

    “苏师弟!”魍魉结结巴巴地大叫着!

    他可以感觉到,苏此时散发出是不亚于八阶中级战神威压,加上他那毁天灭地戾气,只怕真正实力能与景天穹一较高下。

    魍魉心中百感交集,犹如一下从地狱升到了天堂里。难怪师尊曾说绝对不要惹苏师弟生气!原来他一生气是这么地恐怖!不过他可喜欢苏师弟生气样子,因为这样……他们就再也不需要受云紫衣那些小贱人窝囊气了!

    印迷、景天穹、云紫衣、摩格拉长了老脸看着眼前男子。

    这哪里还是他们印象中那个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男子?长发垂落于地,震去一身泥泞后,才看出他穿是镶蓝滚银边幻袍,从衣襟绣线上就能看出衣物价值,丝毫不比世家嫡子穿戴差。

    他身上暴戾气与强大威压让四人极为难堪。

    原来这乞丐隐藏得这么深!

    云紫衣心中还不服气地这样想着,可是再一抬头看到苏脸,云紫衣不禁双眸一缩,小手指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你妈!这是……那乞丐真容?

    简直判若两人!脸上每一根线条仿佛都被天人之手小心翼翼雕琢而成,多一分嫌累赘,少一分不圆满,挺拔鼻梁,深邃眼眶,仿佛要把人魂魄都收进去,特别是那双奇异眼眸,灰色眸镶有淡金色光晕,黑暗中显得妖冶无比。

    仿佛是兽……带着无上暴虐上古凶兽,俊美中透露着让人毛骨悚然不敢直视乖张暴戾!

    好帅!

    云紫衣刹那失神,脸颊上升起红晕。此女平时并不花痴,何况摩格与景天穹本也是样貌不俗大派强者,要怪只能怪苏真容给人太强烈视觉冲击!让人一时间摇曳了神魂。

    只可惜云紫衣失神只维持了不到数秒,因为眼前男子凶恶眼睛扫过她脸。虽然只有漫不经心一瞥,但足以让她觉得五雷轰顶,双目刺痛。

    “我魍魉师兄太累了,接下来破阵让他休息。”苏负手昂头。

    相当简单一句话,以无法拒绝姿态宣布,对!不是商量,而是宣布,场任何人从此以后,都不要妄想动他身边人!

    魍魉激动得简直要哭了。妖娆暗暗收回自己刚刚要暴露实力,既然苏已经足够震慑摩格与景天穹等人,那么她还是留一招后手再说。

    “可以,这前方道路越来越危险,刚才出现又不知道是什么嗜血生物怨灵,是该我们三个八阶战神出手时候了。”景天穹目光意味深长地看着苏。

    看来景天穹即使出手,也必要拉着摩格与苏一起,这样大家消耗才平均。

    妖娆没有功夫听那些无耻战神小心眼儿主意,她轻轻对对魍魉秘语传音:“魍魉兄……”

    魍魉被突然传入脑海少女声音吓了一大跳,只是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人,惊愕都悉数压了心底,脸上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

    “你放心,他们听不到我说话,不过你不要回应我,只需点头摇头就可以。”妖娆轻轻地笑着。“实不好意思,开始对你隐藏了实力,害你失去那么多兽魂,请你相信我与苏没有恶意,只是不想那么暴露而已。”

    魍魉心中陡然掀起惊涛骇浪!

    这苏随从丫头,无论是速度与传音能力都超过了摩格和景天穹掌控,又能他们两面前隐藏召唤阶位!那么此女实力……嘶……

    魍魉翻了个白眼差点晕过去,有一个苏师弟吓人就可以了,怎么一个被他嘲笑过暖床小丫头还特么恐怖?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魍魉哪里敢埋怨妖娆与苏?如果不是云紫衣见他实力低微所暴露出恶心嘴脸,让他看透了这些人无耻用心,说不定以后他死得惨呢!

    “因为云紫衣有木简,我们暂时还不能离开那四人,不过我总怀疑这地穴与木简都有问题,所以万事多加小心。”

    “还有,不要得罪那印迷,他是精神系召唤师,云紫衣得罪了他,必定会遭到报复,如果有机会,力挑起印迷与云紫衣矛盾,同时暗防印迷对你偷袭。”

    精神系……魍魉浑身一抖,看着那一直不太出声印迷,众人中就属他实力低,魍魉原以为他傲气只是源于景天穹庇佑,没有想到他还隐藏了这么强大秘技!

    不敢回话,魍魉顿时背对着妖娆拼命点头。

    现他知道无论是苏还是丫头,都是扮猪吃老虎主,只要他配合,保住小命一定没有问题!他很庆幸刚才选择保护苏师弟,不然现是不是也已经落入了丫头与苏算计?

    有了强有力庇护,魍魉顿时觉得自己底气强大起来。点完头,不用妖娆继续交代,魍魉立即双手插腰,一幅“你惹小爷你去死啊”得瑟表情指向发呆中云紫衣……

    他憋很久了!

    “你这个蛇蝎心肠妇人!”魍魉骂得唾沫横飞。“开始暗算印迷师弟,现又来暗算我!你有没有人性?猊卵还没有找到你就暗中对我们所有人下手,找到猊卵后那我们岂不是要死无葬生之地?”

    “你看印迷师弟左手现还不能动,要不是我苏师弟突然晋阶把我救下,我也会被那黑影吞了吧?”

    “我不服气啊!为什么就只有你这个恶毒家伙能看木简上内容呢?我们也要看,不然你又隐藏什么信息来暗算我们怎么办?我魍魉还没有老婆,没有享受完这个世界,不想死!”

    魍魉谩骂死命地向印迷身上靠,貌似是申述自己委屈,其实句句不离印迷痛处。

    本来印迷已经压下心中对云紫衣怒火,可是他原本也是倨傲人,被魍魉一挑,怒火顿时再次熊熊燃烧起来。

    看来云紫衣这个贱人是死性不改,看到魍魉已经没有什么战力便想利用地穴中阵法杀死他,丢下这个负担。与心肠这么恶毒女子为伍实是让人脊背发凉。

    妖娆错愕地看着唾沫星子横飞魍魉,没有想到这鬼脸男子悟性这么高,瞬间就以毒舌让印迷与众人将矛盾焦点转移到了云紫衣身上。

    “你这个白痴给我闭嘴!”

    云紫衣刚想对魍魉动怒,就只见一脸暴虐苏又把那野兽一样目光投了她身上……还有众人,除了印迷与景天穹之外,就连摩格也带着怀疑目光看向她。

    “我没有……”

    云紫衣气得七窍冒烟,可是声音众人视线下却不由自主地低了八度。

    她死死地捏着手中木简,这是她猊卵地穴中立于不败之地后依仗,所以就算被人威胁,她也不会交出去给别人看。

    “刚才那阵后黑影,木简中确实没有写,也许是木简记载年代与现隔了万年甚至几万年,所以地穴中某些未知东西发生了异变也说不定。”云紫衣急着给自己辩解。“而且之前那么多阵法,我也没有说错一个,我又不是傻子,这地穴中怎么可能对各位同伴下黑手呢?不为别,我云紫衣还要给自己留个活路,大家说是不是?”

    云紫衣脸上写满了诚恳,没有那种咄咄逼人傲气还算一个让人怜爱少女。

    “印迷师弟……开始时候真是场误会。”云紫衣挤出可怜兮兮表情向印迷走去。

    “哼!”印迷一退,倒也不被云紫衣外表迷惑。

    “算了,算了,之前都是误会,我们不要起内讧。”摩格想了想,还是决定要护着云紫衣。毕竟他们还同一条战线。

    魍魉知道挑事分寸,看到印迷与云紫衣之间嫌隙越来越明显,也不再言语。

    苏转身大步向妖娆走来,第一次看到苏干净英俊面容,如明珠出水皎洁,却带着荒兽嗜血戾气,妖娆也有那么一瞬间错愕,她突然明白那生死山为什么对苏有着特殊意义。

    因为生与死,生机勃发与内敛沉寂冥冥中应和着枯坐于黄泥石台上苏与此时目光炯炯戾气四溢苏。这就是他修炼方式。

    “你怎么看。”苏压低了声音向妖娆问道,明显是指云紫衣失误和那古怪黑影。苏意识中,妖娆要比他聪明许多,所以他会条件反射先问妖娆意见。

    “那黑暗不是万年来异生出妖物。”魍魉把刚才没有对众人说话小声告知妖娆与苏:“我破阵,自然能感觉到那是一个连环阵。与第一个阵从布阵时就联系一起,不是后来才加上去。而且……那不是真魂,只是仿造真品制出来幻象。”

    嗯,妖娆与苏对魍魉话深信不已,因为他本身天天与兽魂打交道,对各种魂魄自然有异于常人敏感。

    何况刚才被苏撕开黑影并没有给妖娆如见纳多多那种真实感。

    “我觉得这次云紫衣并没有说谎,这地穴与她手中木简都有问题。我们小心点……怕是猊兽卵都是假消息。”妖娆严肃地对魍魉与苏说道。

    冥冥中,妖娆感觉到这地穴轻轻悸动,仿佛黑暗深处有一只巨兽嘴缓缓打开,口中布满尖锐浸毒獠牙,獠牙之后是看不到头咽喉与邪恶。

    妖娆第六感不无道理,虽然不是巨兽咧嘴嘲笑世人,不过事实上确也有那么些原因正引起地穴震动!

    远离妖娆所之地某处,又有传送之光乍起!

    “诸位师兄师姐,这里便是木简上记载猊卵巢穴。”一个年轻战神“噗”地一声直接落一片沙地。

    “哈哈哈!果然不凡,老子闻到了万年前血腥与大宝藏气味!”一位狂蛮汉子挥舞着双手利斧第二个现身。

    “噗!噗!噗……”人影不断地出现,不仅年轻战神与狂蛮汉子身边,也他们看不到也暂时感觉不到地穴其它地域。

    洪荒秘境地面上离奇失踪了数百位强大战神,他们亲密朋友只知道他们得到了一个手持木简之人邀请,一夜之间消失无影,不过没人惶恐,因为所有人都相信,不久之后某一天,他们朋友会带着惊人财富重回到他们视线中。

    而这些失踪强者们无外乎都汇集了同一座恢弘而巨大地下迷宫中,这迷宫硕大简直不可想象,每个人看到不过是冰山一角。

    而犹如蛛网般,所有错踪复杂道路蜿蜒数万里后都指向网心盘距终级妖孽。他是这地宫主人,也是这游戏主宰,是杀戮者,是捕食者……他渴望只有鲜而且蕴藏强大气息人血。

    “孩子们……都来了……”

    地宫中央那诡异大阵上,如枯木般盘坐黑暗发出沙哑笑声。

    他看着阵法回路上那一抹刺眼红,虽然此时只有巴掌大小,但是随着“食物”死亡,汇聚到这阵上鲜血便会越来越多,终成为滋养他身体养份!

    这是一场无声阴谋,只可惜聪明初元强者们洞悉阴谋之前就已经落陷阱里,等待着他们……是覆灭,还是重生?

    “呀!姬师兄……你慢点行走啊!”一个白衣男子也蹁飞着进入神秘地穴,跟他身后一群狂热追随者与莺莺燕燕女修们。

    “呵呵,田师妹小心,我们不是来玩乐,这地穴很危险。”姬姓男子目光温和,像是碎了星光,可肩头一沉,却是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少女靠来俏脸。

    姬天白深吸了一口气,第一时间感觉到地穴中深藏着一股他极为熟悉,因为自己也有……名为“阴谋”气息,不过身后退路已然消失不见,出口只能前方寻找。

    算了……姬天白璀璨一笑,他想看看,何人阴谋,能让他姬天白吃亏!

    妖娆一行人继续向前方行走,带路依然是云紫衣,他们还没有察觉到这偌大地穴中已经不只他们一行七人。

    “前面,有一个大阵,是幻境。”云紫衣指着不远处一片平坦谷地,目光却是看着魍魉。

    “不行不行,我魂兽已经没有了。”魍魉立即躲苏身后,苏自离开黄泥台子之后并没有再次坐上去,因为身上散发出戾气时时提醒着景天穹与摩格二人不要背后耍小心眼儿。

    “云师姐,不过是幻境,不如你去破吧。”苏站魍魉身前一动不动。

    妖娆看了看云紫衣那张瞬间变得难堪脸,还有……迷印那带笑眼,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上扬弧度。

    “小心,把精神力提高。”她秘语传音幽幽地飘入苏与魍魉脑海。

    “又来?到底是谁秘语传音?”景天穹目光狠狠地所有人身上扫来扫去,心中不住嘀咕。“不过若是算计云紫衣这贱女人,倒也正合本尊心意。”景天穹后还是把目光放了苏身上。

    嘴上却说:“这次云师妹出马,下次我六人轮换,就连苏师兄带着小丫头也算其内,你看这样可公平?”

    以退为进,有景天穹发话,云紫衣是想赖也赖不掉。

    也罢!云紫衣一咬牙。她仙池本来就修幻境,幻阵对她而言也不是无法可解。加上之前误会,希望她这次诚意可以弥补。

    她只是懒得累了自己手而已。

    云紫衣愤愤地瞪了魍魉一眼,召唤出十株散发迷香植系战兽,向前走去。

    十株迷香植系战兽香味也叫:“梦醒”。能让任何置身幻境中人清醒过来,云紫衣自恃有这十株宝树,必定不会被幻境侵蚀!

    印迷看着云紫衣那婀娜背影,摸了摸自己僵硬左肩,一抹厉色浮现于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