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0:你到底是谁?

030:你到底是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景天穹从天空中向地面坠落,他急着反抗,只可惜地面上土系傀儡兵俑们目光大振,看到鲜人肉送上门自然集中战力围攻落魄那一人,绝不让他有喘息之机,于是景天穹顿时被围攻得狼狈不堪!

    苏自然是冷笑,他不救妖娆是因为这丫根本就不用人救,虽然妖娆实力只有八阶初级,但是因为四灵根基,所以战力直逼八阶中级甚至高级战神。按 Ctrl  D 速收藏 "请 看 小 说 网"

    魍魉不会出声,看到那趾高气昂瑶光景天穹从天上掉到地下,他心中叫好还来不及呢。

    摩格愣了原地,妖娆此时爆发出力量与速度让他明白过来,这少女……好强!

    “啊啊!”景天穹才召唤出两只暴风雷鹰,可是鹰翅膀都没有张开就直接被土系傀儡兵俑撕成两半,景天穹灵力有一半要分给左臂再生,再加上身体被妖娆那出人意料一脚踢得麻痹,根本无法发挥百分之百战力。

    就一只土系傀儡兵俑向景天穹狠狠压来之际,突然有一声女子惊慌又愤怒咆哮众人耳边爆响!

    “师兄!”

    从另一侧甬道内侧身飞出一位女子!

    此女与景天穹一样身着水绿幻袍,腰间层层绣着红萼城芙蓉,一看就知道是给瑶光圣地门下弟子!

    地下迷宫内果然还有其它战神!苏,摩格与魍魉同时流露出惊愕表情。

    妖娆暗暗皱眉,景天穹八成是暂时死不了了。她抬起头,隐约听到陌生女子身后甬道内一阵异响,大概还有其它人将要从甬道内出现。希望不是瑶光圣地大部队。

    这是他们地下迷宫中遇到第一拨人。

    女子脚踏十二根乌金杵一样幻器,犹如驾着长虹冲破土系傀儡兵俑包围,一把将陷落于包围圈中景天穹捞了起来!

    只要给景天穹一息时间喘息之机,他四肢麻痹就会渐渐消退。

    “你们这些人,不是我景师兄同伴吗?为什么见他一个人遇难都袖手旁观!”绿衣女子横眉头怒目,指着气息强苏与摩格破口大骂!

    绿衣女子气息约七阶巅峰与八阶初级之间,姿色也算上乘,只眉间距离太狭,再加上一双不安分眸子带着尖酸之气,实让人提不起好感。

    “碧泉!”景天穹抬头,错愕地看着挽起自己胳膊女子。

    落碧泉,瑶光十子强弟子落花溪之妹,她能占瑶光十子第七席位,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那个爆强姐姐。

    落碧泉瑶光圣子弟子中,所用幻器好,所服丹药好,将一切优待堆砌起来也就筑造了她这么一个还算拿得出手关系户。

    瑶光十子第一强者落花溪之所以对妹妹如此上心,八成是因为幼年生病时妹妹曾自愿以血肉为引为她煎药,所以这份情谊一直被落花溪记心上,并将瑶光圣地给她所有荣耀都慷慨地与妹妹分享。

    这落碧泉瑶光圣地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性子被宠得极为骄纵,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看上了瑶光排名第二景天穹,奈何景天穹对她从来不上心。

    所以此时景天穹那声“碧泉”亲切呼唤让落碧泉极为受用。

    平日里景师兄可是只记得仰望她那强大又美丽姐姐,对她只有生硬“落师妹”三人字。没有想到今时今日,景师兄能被她所救!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美女救英雄”?因为这声“碧泉”,落碧泉突然有些感谢眼前抛弃景天穹四个陌生人。

    景天穹哪里是心思单纯人?他身体麻痹,急需援手,所以看到对自己有好感同门师妹,自然立即脱口而出能让对方欢喜称呼,这种应变能力,只有景天穹这种颇深花间老手才具备。

    落碧泉为他出头越多,蒙面少女关注点就越向落碧泉身上转移,这样他就赢得了恢复实力机会。至于落碧泉会不会因为得意忘形而被蒙面少女杀死……那就不关他事了。

    好歹毒心肠!

    妖娆本来是一个不会被谩骂与嘲讽影响人,她看准目标从来没有逃脱机会,这与景天穹猜想得一点也不一样。

    不过此次是一个例外,自打落碧泉出现那一刻起,妖娆目光就一直没有从她身上离开,早就忽略景天穹存。

    “你……所用幻器出自何处?”妖娆指着落碧泉鼻尖愤愤地问道。

    十二根乌金杵确十分抢眼,四枚为一组,散发出强大威压!每一枚乌金杵上都依稀烙印着一个小字,可以勉强分辨出“天”,“海”,“风”,“云”等字样。

    妖娆责问声音出口,眼睛长脑门顶上落碧泉这才发现眼前还有一个蒙面少女。

    “哼,你是谁?凭什么告诉你?”落碧泉感觉不到妖娆身上幻阶,以为蒙面少女不过是谁随从,自然一点也不把她放眼里。

    要说落碧泉此人,当真是一点眼色也没有,不然为什么摩格,苏与魍魉都与土系傀儡兵激战,只有这貌似实力低微少女负手立于天空?

    “就凭这个!”

    话音未落,落碧泉脸上就狠狠地挨了一个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她双眼直冒星星,就连还没完全恢复行动力景天穹都忍不住忍忍吞了一口口水。

    只是一眨眼功夫,蒙面少女已经犹如鬼魅一样出现两人面前。

    苏本来想对妖娆说:“干点正经,丫头,能不与一个突然出现小杂鱼纠缠么?”可是看到妖娆那忒认真目光,苏立即将自己十二万分精力都投了绞杀土系傀儡兵俑身上。那么聪明妖娆会这么冲动,必然有她理由。

    摩格倒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一切,妖娆身上,依稀看到了一丝熟悉。

    “唔唔,你敢打我!”被落花溪宠大落碧泉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一手捂着红肿脸,一手疾速向妖娆挥来!

    “咔嚓!”

    右手还没有召唤出战兽就直接被妖娆接下,没有半句废话,直接拧碎!

    “啊啊啊啊!”

    落碧泉歇斯底里地大叫着,蚀骨剧痛让她这才明白眼前站立倒地是一个什么妖孽!

    她是堂堂七阶巅峰战神,能被一个少女轻松捏碎手骨……只能说明眼前蒙面少女,隐藏了她真实实力。

    落碧泉脚下十二根乌金杵蠢蠢欲动,大有奋起护主趋势,然而其中一枚却直接被妖娆强行捏起。手指摩挲着此枚乌金杵上“无”字,妖娆面具下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涩……

    果然与天下无敌那根黑漆漆烧火棍一模一样!

    十二枚乌金杵上各有一字,“无”,“天”,“海”,“风”“云”……合起来就是“天下无敌至尊四海叱咤风云”!

    面具下凤目冒幽幽冷光,如同万年寒冰一样,看得落碧泉一阵心惊胆颤!

    “这是……这是宗门赐我天阶上幻器。”落碧泉咬着唇,双目红红地说道。

    “哼!”不说实话,妖娆扬起手中“无”字乌金杵向落碧泉右肩一扎,立即戳了个对穿!

    出手毫不留情!

    没有多余废话!妖娆可没有耐心与她温柔,你不说,老子就打!一直打到你说为止!

    蒙面少女冷咧与无情看得景天穹都一阵颤抖,嗓子干涸……这是妖孽!越超他意料之外妖孽!她倒底是什么人?不会连瑶光双姝花溪碧泉都不知道吧!出手这么重!难道一点也不畏惧落花溪怒火?

    “我姐姐可是落花溪!”凄厉咆哮!

    这句话五十年中不知道吓退了多少强者,然而此时却像是食物过了保质期一样被人当成了不用挂心上垃圾!

    落碧泉看着没入自己右肩乌金杵差点翻着白眼晕过去,然而眼前那恶魔一样女人想都不想,抽出带血乌金杵又向她左肩扎来!

    “我说!我说!这是我姐姐从一个小派夺来!是那个门派第一锁山大阵十二个阵源,不过还少一枚阵眼。姐姐削断了一个人双腿杀了挺多野兽才得到,姐姐看此物不凡,就直接送给了我。景师兄也知道,当初是瑶光十子与流去殿两个长老一同去剿灭那个门派!其他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就是站后面打打下手,不知道这幻器还有什么别用法!”

    “你喜欢……送给你,送给你……”

    强者夺宝事初元世界也时常听说,落碧泉与景天穹都以为蒙面少女是看上了十二枚乌金杵。落碧泉一边哭一边大声哀求,想要消除自己与乌金杵之间联系,赶把这烫手山芋送出去。

    “不用了。”

    妖娆手突然停下来,乌金杵这次终于没有刺入落碧泉身体,而停她肩头一寸距离处。

    此时妖娆已经什么都不想再问,连天下无敌所门派锁山大阵都被人拆掉瓜分,可想而知当日虐杀有多激烈残忍!再问是谁挑断门主经脉,削断至尊四海双腿,捏碎叱咤风云左手,杀光门派山下民与山中灵兽都已经没有意义,瑶光十子与流云长老……哼!杀!

    因为自己一句戏言,降祸于根本就与世无争一个四散修小门派,这个场子,妖娆势必要为他们找回来!

    “不……不用?”落碧泉有些混沌,此时自己是应该欣喜,还是应该说点别东西?要是姐姐这里就好了……

    “不用送,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你东西,染指我门派……去死吧!”

    妖娆语气铿锵地长啸!

    “你们这种仗势欺人狗东西,死一百个都不足惜!”

    要是天下无敌此,必然会被妖娆话震得泪流满面,因为她说“我门派”!此时,妖娆将天下无敌心中憋屈与仇恨都背负了自己身上!

    大派又如何?嚣张至极,就要做好被嚣张之人复仇准备!

    妖娆一个反手,乌金杵从落碧泉左肩直接向她眉心扎去!要是这下再被扎个通透,那就不是受伤那么简单!药王来救恐怕也没有活路!

    好狂!景天穹眼皮剧烈抽搐!

    苏与摩格也瞠目结舌!原本妖娆对突然对落花溪妹妹出手就已经犯下大忌,没有想到她然还想取落花溪妹妹性命!

    落花溪是谁?瑶光圣地看重年轻弟子之一!稳坐瑶光十子第一把交椅,景天穹虽能称为第二,但第一第二间差异可不是一点半点,那是足以让景天穹眺望巨大鸿沟!落花溪与落碧泉原是孤女,被瑶光一位长老偶然中寻到,发现姐姐体质与水极为亲合,是天水极好是契约者,而且心境空旷孤傲,是佳修行之人,带回宗门后不过数十年落花溪之名果然已经传便宗门。这一百年间声名是达到鼎盛,无人能出其右。

    传说十五年前有是年纪过千瑶光核心女性弟子见不得落花溪羽翼渐长威胁她预选圣女之位,于是联合三位实力不弱同门师姐妹暗中对她进行绞杀,可是一夜过后,人们只见一身衣袂洁净落花溪高傲地站三位师姐血泊里。

    从那以后……无人再质疑落花溪实力与地位!

    落花溪高傲无情,唯一能牵动她感情就只有她亲妹妹落碧泉。

    然而此时妖娆然要杀一个这种有背景有实力天之骄女心头肉!

    一时之间景天穹只觉得恐怖,苏只觉得踌躇,摩格只觉得兴奋与欣赏,魍魉直接翻着白眼又背过去。景天穹恐怖于他难以接受眼前发生一切,苏踌躇是他以为以妖娆聪明必早有心计,虽然他不赞成妖娆此时如此武断地杀了落碧泉,但是他相信妖娆心计。而摩格兴奋……是他对妖娆种天不怕地不怕,特别是不怕死性格超极赞!

    妖娆不知落花溪,不过就算知道……也不会收手!

    乌金杵离落碧泉眉心只有一拳之距,落碧泉直接傻了眼儿!

    就这电光火石之间,落碧泉眉心中突然浮现出一枚花瓣样印记,一圈圈青色水波突然迸发出来,直接与妖娆手中乌金杵抗衡起来!

    轰轰轰!二力相皱,顿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爆破声。

    那一圈圈空气中漾开波纹散发出一股强大威压!此威压下,所有人都像是被冷水泼洒,狠狠地打了个激灵。心中悲啊,恨啊,怒啊情绪也不可思议地冷静下来。

    “这位朋友手下留人,不知我小妹犯了什么错,惹得阁下动了杀机?能不能卖我瑶光落花溪一个面子,放我小妹一条生路?花溪日后一定亲自上门谢罪。”

    青色水光中,幽幽走出一位弱质女子,目光犹似垂泪,长长睫毛轻轻扑闪,人见人怜,五官与落碧泉有七分相似,但是眉间距离,鼻梁高度与红唇丰美都是落碧泉无法比拟完美。

    精神烙印!

    为了保护妹妹不出意外,落花溪落碧泉身上镌刻了自己精神烙印,一旦落碧泉性命有恙,烙印就会被激发!

    妖娆倒不是第一次看强者精神烙印,当年荒古废墟中与柯非为敌时候就见过光明城主柯尔萨烙印,只是破凡境强者烙印自然没有战神境强者烙印强大。此时落花浮溪虚影犹如实体,甚至连脸颊上每一丝细小血管都惟妙惟肖。

    虚影带着八阶巅峰强者威压,可想而知本体是有多么彪悍!

    景天穹看着那虚幻身影一阵痴迷,而苏与摩格则不约而同身体一怔,虽然不曾交手,但落花溪之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妖娆看到这道虚影,心神都没有震动下,她隐隐猜出落花溪本体实力到底有多强大,但是无论多惊人猜测结果都不足以动摇她决定。

    她欲除之人,必除之!

    乌金杵又向落碧泉眉头再近半拳!

    “你是谁?!”凄厉大叫!“可曾想过与我落花溪作对下场?”虚影见劝诱无效,勃然大怒!撕破脸皮终于露出了高傲嚣张面来面目!

    落花溪虚影瞬间搅起澎湃水元素奥义,像是顷刻之间汇聚一海之水般向妖娆劈头盖脸打来!就算是虚影,她也是个拥有八阶巅峰战力虚影,绞杀一般存简直绰绰有余!

    “二毛。”

    一只毛色发亮水麒麟立即踏着仙云出现众人面前,水系对水系!二毛扬着小蹄直接吸吮着落花溪虚影集结水元素之力!

    “你若伤我妹妹半根头发!我落花溪并动用瑶光全部力量,灭你全家,抽你三魂永镇极地万年寒冰中,让你不得轮回,生不如死!”

    落花溪虚影气得双肩颤抖!小脸都扭曲得不成样子!她就不信了,自己虚影杀不了一个小小不出名战神!

    二毛虽然吸取水元素,但是落花溪搅起风暴还是地穴内猛烈地拍打着,苏与摩格不得不散开威压保护自己,就连与他们激战土系傀儡兵俑都一时间露出凝重表情。

    “你很吵,一边待着去。”

    妖娆终于开口,身上陡然爆发出水火双系奥义!两系八阶之力疾速膨胀,一时之间仿佛要把整个地穴撑爆!

    “你阻止不了我!”妖娆无情地说道,手中力量陡然加强!

    “嘶!”四周响起一片倒吸冷气声音!

    不只景天穹,苏,摩格与魍魉四人,而是随着落碧泉从另一甬道而出……足足又有二三十位陌生人面孔!

    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到一个蒙面少女捏着落碧泉脖子,而过瑶光十子强者,落花溪虚影天空中急得跳脚!

    天空中气息混乱得让人站不稳脚,有几个实力稍差人直接向地面栽去!

    这是神马情况?

    有人要杀落碧泉?她疯了吧!所有人都知道落花溪对她这个唯一妹妹看重!剩下那些勉强能保持身形战神们纷纷用自己仅有力量瞪大了眼睛!或捏或咬,制造一些疼痛来让自己从梦中惊醒。

    “她……还是那样张扬而热烈!”

    人群中有一男子与众不同,他狭长眸中陡然爆发出巨大精芒!这极为明显情绪被围绕男子周围女修们敏锐地捕捉下来!

    她是谁?一些女修顿时嫉妒地开始咬手帕。

    “妖娆……”姬天白于心底深深地呼唤!

    姬天白静静地站人群中,仿佛这一刻因眼前少女而时间停滞,那熟悉银质面具让姬天白一阵说不清战栗。

    终于……还是遇上了!

    “我原以为见你之时是愤怒!怒你为何这么能来到初元,可是我没有想到,看到你身影时,我才明白自己身体与灵魂是多么渴望你到来!”

    因为心中念头,姬天白手指精神质地痉挛。

    “妖娆,我明白了,你是我宿命之敌,你不铲除我,永远没有办法叱咤风云,我不铲除你,也永远没有办法登上幻修巅峰!你是特别,为我而存女子……为印证我至强之路!”

    姬天白心中百般念头,但悉数化为无声静语。因为妖娆此时正专注地看着落碧泉。所以他便能好好看着她,好好欣赏她,好好把她模样记骨血里。

    姬天白此时身着流云弟子独有青天流云幻袍,青天蓝中以银线绣着潇洒白云,显出这英俊风流男子谪仙风度,不过这青天流云幻袍外,还多加了一张月白大氅,突出他对白与纯洁至爱。即使站人群中,众人风华叠加,也不及他千分之一灿烂!

    景天穹一见有面孔战神出现,立即死命地向出现战神堆中一头扎去!

    “你到底是谁?!”落花溪大吼声中已经带上了嗜血意味。

    这边,妖娆与落花溪虚影交锋已经到达白热化阶段,只见天空中水光火焰四起,人影飘渺!地面上傀儡兵俑都被震碎不少!她俩谁都没有空注意出现人群!

    ------题外话------

    精神错乱,几天无眠,神啊,救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