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1:妖娆,我好想你!

031:妖娆,我好想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落花溪那句:“你到底是谁?”咆哮还天空中回荡,阵得从人头皮发麻。非常文学然而蒙面少女手中乌金杵照样一寸一寸向落碧泉眉心刺去!

    当初屠杀天下无敌门派畜生中,也有她!

    “看来你是铁定要取我妹妹性命!”落花溪精神烙印脸色惨白如纸,可是无奈如何也奈何不了妖娆!真是见了鬼了,她虚影堂堂八阶巅峰,却阻止不了一个区区八阶初级蒙面少女!

    这有什么奇怪,景天穹落妖娆手中还不一样吃瘪?

    于是落花溪把心一横,面容凄苦地喊道:“若她死,我落花溪以性命起誓,必对你与你所有亲人朋友生死追杀,我有动用瑶光圣五位长老权力,定让你初元所有重视人男为奴女为娼,双亲元神俱灭,朋友不得超生!我若洪荒秘境中遇到你,必将你抽筋扒皮丢入魔族阵营被万魔凌辱践踏,用你财骨血给我妹妹立牌立碑!”

    一字一句,淬了鲜血,带着甜腥气味,希望这嗜血毒誓,能恐吓住蒙面少女杀心。

    蒙面少女手中乌金杵果然一滞,停落碧泉皮肤表面,落花溪幻影大大地舒了一口气,她心意终于动摇了!落花溪这样想到。

    “你叫落花溪,嗯,我记得了,杀你妹妹之后,下一个就是你,我也不会让你走得出洪荒秘境然后找我亲人报仇……至于我名字,你死之前会听到!”

    妖娆冷冷一笑,伸出左手疾速向落花溪虚影捏来!

    就算是虚影……她也不想放过!瑶光圣子与流云殿长老,她绝不姑息!

    什么?落花溪虚影狠狠一滞,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看着那向自己捏来纤纤素手!

    这蒙面少女说什么?说她要杀瑶光圣地大名鼎鼎花溪仙子!这简直是吃了豹子胆……不!是乱吃了药导致精神错乱!

    “你敢!”落花溪睚眦欲裂!

    “你放心,不但你姐妹两人,瑶光十子我都会聚齐了给你送过去!”

    蒙面少女可谓嚣张至极!但是看向那手,落花溪虚影却没有来由地一阵心慌!那仿佛是傍晚时分,黑暗侵蚀日光蝠翼,一点一点吞噬了她眼前后一丝光芒!

    妖娆不先杀落碧泉是因为她要先抹杀落花溪精神烙印存!让这虚影深切地感受自己死亡!感受自己被镇压无边黑暗中不得超生恐怖!然后对自己产生无边怨恨与……畏惧!

    妖娆此举顿时引起四周围观之人又一阵尖叫!有人已经受不了她疯狂而晕厥过去!

    落花溪没有想到蒙面少女竟会对自己先出手,她疾速后退,宽大袖袍立即身前打出一排排水之结界,她堂堂花溪仙子虚影被一个名不见经传小丫头捏碎,那对她声誉可是有极大负面影响!

    宁可因为妹妹死而自动回归本体,也万万不能如此受辱地被蒙面丫头捏碎。

    “今日谁助我杀了这个疯子!就算我落花溪欠谁一个天大人情!”

    落花溪虚影终于发现四周人群,以她骄傲,本来不屑借刀杀人,只是此时情况危机,她也顾不上这许多面子!

    听闻落花溪此句,四周围观人看向妖娆目光顿时灼热起来!花溪仙子人情!那简直比无上财富吸引人!因为她代表着瑶光圣地底蕴!数十双不怀好意眼骤然明亮,天空各处爆发出各种强势威压!

    “姬……姬师弟!”景天穹看到没入人群中也熠熠生辉姬天白,顿时激动地大声尖叫起来!

    他认得这个流云殿朱雀种子!

    数月之内由一个奴部种子直杀入流云殿十子第三,无论样貌,气场还是实力都无懈可击!传说落花溪都似对他有意,要是换作平时,景天穹恨不得把这完美到让他默然失色英俊男子挫骨扬灰,不过此时能看到这流云贵出现,景天穹心情万分激动!

    “姬师弟!助我师姐一臂之力!我瑶光必定以重礼谢你!”景天穹向姬天白飞去!

    妖娆余光也瞥见了那面容带笑银光男子。姬天白,我可算见到你了……妖娆心中暗道。手中力道却没有因此而减弱半分。

    景天穹心中算盘打得可好!姬天白与他同为大宗门弟子,虽然瑶光与流云经常争夺利益,但也有相互合作时刻,特别是这种危急时刻总不可能不出手相助!

    与落花溪虚影联手,既不用出太大力气,又博美人欢心与瑶光人情,何乐不为?

    此时所有人灼热目光又转到了姬天白脸上!出现人群中有伏虎山弟子,有道宗弟子,有田氏嫡女,有域主血脉,还有各路小派传人。[非常文学]他们都知姬天白威名,所以此时有一种唯他马首是瞻敬畏心情。

    “姬师兄,你怎么看这事?”田氏嫡女幽怨地看着姬天白,小有私心地不想这绝世男子与瑶光花溪仙子拉上关系。

    女修们心中都各种揪心,而伏虎山弟子与道宗弟子则报着观望态势,这些人都是老狐狸,能叫落花溪神秘少女,一定也不是好惹主!

    姬天白脸上扬起一抹笑意。

    景天穹大喜!回头对着苏与摩格大叫:“苏师弟来!摩格你也他妈来这边!我们一起联手做了那蒙面丫头!以前一切都既往不咎!”

    苏与魍魉一脸铁青地站妖娆身后,事情捅大发了!不过他们也不是没有责任,既然之前没有及时阻止妖娆,那么此时只有力挺她到底!所以苏冷冷地对那面色狰狞景天穹啐了一口。

    摩格脸上一阵挣扎,后居然出人意料地一屁股坐了天空之上。

    “这事老子不管,你们爱咋打咋打!”他挺佩服妖娆这种天不怕地不怕性格,只是自己与她并没有过多交集,所以他还是决定不要插手任何一方得好。

    “你们……哼!找死!”景天穹大声咆哮!

    “姬师弟!姬师弟!杀了他们!”景天穹背对着姬天白,用右手狠狠地指着妖娆,有了姬天白为依靠,他也愈发大胆起来!

    姬天白将手搭景天穹肩膀上,温柔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妖娆脸。

    妖娆一面向落花溪捏去,一边侧目回应姬天白灼热目光。

    两人视线天空中激烈交接,于无声中掠起一道火光四溅花火!仿佛干柴遇烈火,噌地一声热闹地燃烧起来!

    这是一种不用言说激烈对抗!

    两人数年未见,这种熟悉交锋感仿佛就昨日!这种比较,竞争,暗战,相互倾轧从来都没有生疏,而是愈发地熟稔。

    是……宿命之敌!

    姬天白知道,他一切不堪只有妖娆见过,所以她面前,他是无拘束……可以竭全力无耻!

    妖娆明白,她与他,同一年代,只有一个能走到后!

    “妖娆……好久不见。”姬天白用低沉而深情嗓音缓缓说道。这几个字,如同山崖乱石中飞溅千丈黄河瀑布,磅礴与力量挥洒中给人强有力震撼!

    妖娆!

    那蒙面女子名为妖娆!

    “我听过!”摩格眸中精芒大振!谁不知道?五年前走万毒荒原破壁而出朱雀种子!难怪如此狂妄!

    妖娆!落花溪美目中流动着幽幽冷光!妖娆……好个妖娆无边艳丽之名!有了这个,她必将与“妖娆”有关初元人一个个挖出来!

    妖娆名字被姬天白曝光。

    “妖娆!”

    姬天白咀嚼这两个字时候,左手捂着心窝,脸上带着万分痛苦,那凄凉笑,看得众女修一阵心痛。姬师兄这是怎么了?他生病了,不舒服吗?

    “妖娆……我好想你。日思夜想,我心……好痛。”姬天白出人意料表白。

    嘶!众人倒吸冷气!

    我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动过情流云贵姬天白居然此时向那蒙面少女袒露赤诚之心,一派被人无情抛弃后仍朝思夜想恋恋不舍凄苦模样。原来这绝世男子与东陆第一美人花明月风流韵事都是浮云,他喜欢不是瑶光落花溪,不是流云朝歌,不是道宗云挽容,不是伏虎孙晴晴,甚至也是不田氏嫡女田静,而是这与他同来自朱雀奴部蒙面少女……

    妖娆!

    众女修芳心立即哗啦啦碎了满地,有人甚至忍受不了这种打击而呜呜地哭了起来。

    “姬天白,你又阴我。”妖娆淡淡地说道。

    自看到姬天白身影那一刹那就笃定这家伙必然没安好心,身份嘛……无所谓,反正她珍重之人都驭兽环内或者龙峰,小小一个落花溪,有种就去惹龙爹龙妈两只暴龙啊!

    只是姬天白这招太狠了!不但让是说给落花溪听,还是说给他身后那些颇背景,一个二个骄纵无比眼睛又长天上世家嫡女们听。根本都不用他出手,那些莺莺燕燕们愤怒目光都能戳死她!

    果不其然,空气中有一股狂暴力量酝酿,那炙热温度只让妖娆觉得浑身冒烟!

    姬天白若不喜欢任何一人还好,若是他有中意之人,那此女必成为整个东陆女修杀戮目标!

    所谓“女人嫉妒”……真可怕!

    “你叫……妖娆!”落花溪疯狂地大笑。“妖娆……你……”你字之后还没有说完,妖娆手掌已经伸到她虚影面前!五指上跳跃是五簇让人灵魂悸动恐怖剑气!

    剑气中带着毁灭与肃杀,毫无任何阻碍地破除了落花溪幻影布下一道又一道水之结界!

    “姬天白,帮我!”落花溪虚影绝望地看着姬天白。她若本体来此处,绝对不会如今日这般狼狈!

    “妖娆,我没有阴你,我是认真。”姬天白放景天穹肩头手徒然用力!

    他极为认真地说道:“你若不喜欢瑶光十子,我便是帮你灭了就是!”

    这一句话!顿时让落花溪与景天穹犹如五雷轰顶!

    四周众人是睚眦欲裂!打死他们他们都没有想到会有如此惊变!被围剿本不应该是那蒙面少女吗?姬天白居然为了袒护她,不惜与瑶光一脉落花溪为敌!当真是用情深重!

    若是姬天白亲自动手,景天穹必死无疑!

    不过落花溪虚影已经看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因为妖娆手指已经伸入她虚影深处,黑暗与水破天指五指连爆!顿时炸了这个虚影一个四分五裂!

    “妖娆……你必死无疑!”落花溪落魄至极!没有想到连姬天白都不帮她!虚影消失,而落花溪那怨毒目光却让场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其实先杀花碧泉也能达到令落花溪虚影消失相同效果!但是妖娆就是要以这种强势姿态向世人宣布:惹她之人……绝无退路!

    看看谁必死!

    “啊啊啊!姐姐!姐姐救我啊!我不想死!”看到姐姐精神烙印破碎,妖娆另一只手下落碧泉水顿时撕心裂肺地哭泣!不是为落花溪,而是为自己即将到来末日!

    眼前那如恶魔一样蒙面少女,必是不会放过她了!

    “我没有得罪你啊!求求你不要杀我!我干什么都可以,你想要什么,想要我身上什么东西通通都可以!不要杀我。”

    “我想,当日被你们欺凌人们也这样苦苦哀求过你们吧?”妖娆丢下这么一句莫名其妙话,手中乌金杵毫不留情地刺入了落碧泉眉心。妖娆心底,想到是天下无敌宗门惨剧。

    噗!

    鲜血飞溅而出!落碧泉眼睛睁得大大,表情惊恐而怨恨,她身体如飘零叶子一般打着旋而落入地面,顿时被土系傀儡兵们撕成碎片。

    十二枚乌金杵晃晃悠悠落入妖娆手中。

    妖娆看着地上鲜血,目光中写着冷酷,这是瑶光圣地与流云殿为他们残忍暴行应该付出代价,今日若她不够强,死那个就是她!

    也怪落碧泉名字没有起得好,好端端落什么泉?这下可真从碧泉落到黄泉河中无法超生了。

    连灭落花溪精神烙印与其妹落碧泉,妖娆那霸道手段与凌厉作风众人心中增添了浓烈一笔!所有人看向这蒙面少女目光中都带了些许害怕与震惊!

    也许今日之后,等待着她将是瑶光圣地与落花溪无情嗜杀,可是从这一刻起,她名字会闻名于天下!无论成败,敢于与落花溪为敌,各派年轻弟子中,这还是头一人!

    以雷霆之势做完眼前一切,妖娆扬着下巴看向姬天白。他不是说想她想得要死吗?他不是说为了她可以不惜与落花溪为敌吗?既然他强行要她承受那么多东陆女子痴情债,那么他也应该有所表示吧?

    什么?姬天白说什么?

    景天穹一个趔趄,想从姬天白手中逃生!细细密密汗水从他额头上渗出来,落碧泉死已经给了他极大精神刺激,此时姬天白又说他可为那恶魔一样少女灭了瑶光十子!

    景天穹用力,可是那压肩头手突然像是万钧巨山一样突然增重,景天穹只觉得一阵剧痛,肩骨都忍不住发出咔嚓咔嚓迸碎声!

    “姬师弟,你当真要为了一个没有背景女子与我瑶光为敌?师兄我替你不值……”景天穹脸色变得蜡白。

    然而姬天白脸上却浮现出令天地神光都为之黯淡羞涩笑靥。

    “天白觉得很值,我与妖妖之间有些误会,惹得她一直不喜欢我,可是我爱她爱得发狂!只要有机会向她证明我真心,不要说杀了瑶光十子,让我把心剖给她都可以。”

    姬天白好听声音如三月春风,对于景天穹而言却是万里飘雪极冻心脏!他哪里想得到一贯以温和有礼而闻名姬天白,宠一个女子可以宠到不要命!

    姬天白哪里是宠妖娆到不要命?他这只言片语,直接让东陆女修们嫉妒得发狂!狠不得用指甲一片片将妖娆肉剜下来,这简直是于无形中恶毒地要妖娆命!

    从此之后,无论妖娆是地穴内,洪荒秘境内,甚至初元世界内……无论哪里,都逃不过这些疯狂女子们以及他们背后势力暗中偷袭,要命是,妖娆根本无从防范危险从何而来,这决对比落花溪一人愤怒带感!所以想都不用想,姬天白就出演了这么一出催人泪下苦情戏。

    “你去死啊!骗了姬师兄心还把它弃之如履,贱人!把你杀了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她叫妖娆……去查她老底,悄悄都告诉落花溪!”

    ……

    人群中秘语传音不断。

    而姬天白手中那柄银光闪闪向着景天穹斩去先天剑证明了他对蒙面女子用心。

    景天穹原本就失去一臂,又自己大意时被姬天白扣住脉门,灵气难以调动,面对半帝幻剑连躲闪都来不及就被一剑刺中!

    “姬天白!不要忘记我是瑶光十子前三!”

    景天穹口吐鲜血,恼怒地咆哮!他眉心也疾速升起一枚鼎纹!

    又是强者精神烙印!看来比落碧泉水眉心那枚强到不知道哪里去!

    “哪里来蛮横竖子,敢动我瑶光弟子?”苍老女性咆哮!那巨大而混厚声瞬间震得众人五内重伤!

    强!

    这才是强者!

    妖娆眼底闪过一丝错愕!这威压中她感觉到了一股诛神气势!那是一种让天地剧变,日月无光大自信!

    还好自己没有直接对景天穹动手!原来各大派十子中前三位,每个都带有本派为数不多太上长老之保命符!若是轻易对这些被宗门极重视人动手,引动诛神之怒!可真叫死无葬身之地!

    这种强者一吼都能震得妖娆经脉逆流,根本不是落花溪之流可以比较!看来落花溪她妹妹身上烙印虚影,也是受了自己门派对排名前三十子进行庇佑提醒。

    姬天白冷笑,向自己眉心一点。哼……景天穹有,难道他没有?

    “光华仙子,老夫门人可不是竖子!”又是一声怒吼!

    姬天白眉心也升起一枚鹏纹!与景天穹身上鼎纹针锋相对!

    “云鹏子……是你……”景天穹鼎纹中老妪声音突然迟疑起来,仿佛认出姬天白身上强者之息,保护景天穹与姬天白强者虚影都没有凝出形体,不过两位诛神强者威压已经地穴不堪重负地震动!

    “你家弟子,为何伤我瑶光门人?”那被称为光华仙子老妪发话了。

    “我流云弟子伤人,从来不需要理由!就算是伤瑶光弟子,绝对毫不手软!”云鹏子霸道地叫嚣!“小辈之争,让小辈们自己解决!我只抵消你威慑力,弟子生死各有命!”

    景天穹面如土色!

    是了!姬天白也是流云第三!有诛神强者精神烙印保护,二力抵消,他相当于还是输姬天白一头!

    “太上师伯,那我斩了这惹我心爱女子生气瑶光无耻之徒了!”有云鹏子庇佑,姬天白冷笑。随即利落挥剑!

    “啊啊啊!”凄凉叫声,又是一阵腥甜血雨,接连不断血,让地面上土系傀儡兵俑与黑影兴奋至极!

    没有光华仙子保命!景天穹哪里逃得过姬天白攻击?

    “你……唉!”光华仙子恼怒一叹,威压也随景天穹死亡而消失于虚空中。

    “小小徒,以后不要老是挑衅大派前三弟子,杀太多,太上师伯兜不住。”只见姬天白眉心银光一闪,云鹏子威压也没入鹏纹中。虽然是叮嘱,但是这叮嘱中带着难以掩饰得瑟与骄傲!

    他流云弟子,斩其它大派三强弟子犹如切瓜!灭哈哈!小小徒干得不错!

    “妖娆。”姬天白仿佛根本不把眼前事当事,甩了甩先天剑上浓血,急速转妖娆,极为关切地说道:“你没有加入大派,所以不到万不得以,千万不要得罪排名前三弟子,不然诛神强者精神烙印可不像落花溪那么容易捏碎。”

    “不过你放心,我一定誓死护你……此次为你杀景天穹,以后还能为你杀其它人。你不需要自己动手。”姬天白双眸闪动着清澈光芒。

    如此体贴……看向妖娆嫉妒之目光俨然要把她淹没。

    ------题外话------

    月票~捏着嗓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