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2:她丫,不是良家少女!

032:她丫,不是良家少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面对这要命“温柔”,妖娆能说什么?

    说姬天白你个王八蛋?

    实无用,因为无论她说什么,都会被众人当成那个口是心非始乱终弃负心人。^/非常文学/^

    说姬天白与魔族有沾?朱雀大陆还偷偷吸取阿斯兰特帝气?

    那引不起众人愤怒,谁来证明?何况修炼之人又有哪个干干净净?不都是强取豪夺拼大机缘积累自己底蕴?姬天白做过,大多数战神也都做过,只不过姬天白得罪是她而已。

    妖娆眸中幽光点点,她明白,姬天白一切无耻,初元战神面前不过都只是可以忽略前尘往事罢了!

    “妖妖,原谅我。我可以为你做一切事情。”姬天白向妖娆伸出手,那温柔目光简直要把人融化。

    要说姬天白这招,真是够狠。

    他是流云殿十子第三席,杀了景天穹反正有云鹏子罩着,落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美名。众人只会认为一切祸水源头都是妖娆。

    而且他这样大张旗鼓地让景天穹亮出光华仙子,又让云鹏子出面镇压,无非就想让妖娆知道,云鹏子眼底伤他是绝对不可能事!

    这是一种对妖娆彻底示威与讽刺!

    妖娆与姬天白目光再一次于天空中无声地交织一起。没有人知晓这潋滟明媚下暗潮汹涌。

    风也停滞,所有人炙热目光都死死地看向他俩。期待着事态进一步发展。

    抛弃场大部分女修嫉妒之心,眼前一对男女绝对极为相配!

    以姬天白人品,背景,实力,样貌,假以时日,总有一天会成为流云殿第一人!这是东陆所有见过他强者们都心照不宣认定。而被他钟爱蒙面少女,虽然银质面具让人窥不见真容,但是凹凸有致娇躯,银铃般声音,还有那敢于挑衅瑶光落花溪凌厉手段都让人震撼与迷醉,此女必集天下大成,是如花似玉才情艳艳天之骄女!

    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这对璧人因为什么矛盾而产生间隙?少女面对姬天白深情表白又会说些什么?众人一边好奇地想道,一边渐渐紧张地忘记呼吸。

    姬天白心中一阵畅,他想象银质面具下妖娆早已气得扭曲表情。因为妖娆知道他另一面,所以面对她,他不用伪装圣洁无暇,众人眼中他有多完美,妖娆眼中他就有多污秽。

    姬天白原本无法忍受自己污秽被别人看见,可是面对妖娆,他身体无端端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表兴奋。这种肆无忌惮放纵,这种无需修饰恣意都让他血脉燥动。

    一种奇异感萦绕心头,身体无法控制地悸动。

    “妖娆……你与我太像,所以我才是你好选择,为何不能忘记之前一切?”姬天白声音带着魅惑魔音,听到这声音女修无不神魂摇曳。

    苏有些迷茫地看着妖娆,是妖娆抛弃过流云殿姬天白吗?不过为什么这气氛有些怪怪?

    “妹妹为何不说一句话?”

    站姬天白身边女修们各个义愤填膺,东陆田氏嫡女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她起浮胸膛说明了她此时情绪激动。田静手指指着妖娆面具。

    “今天你无论如何也要给我们姬师兄一个交代!不要玩弄他心意!你眼里他也许不值一提,可是我们眼里,姬师兄是这世上无暇,珍贵男子!”

    田静话立即得到了大多数女修认同,脑海里不住地想:死贱人,敢丢句话,让我们好把你撕成碎片!

    “田师妹,你不要这样对我妖妖说话。”

    姬天白道凄楚地摆了摆手,唇角带着让人心碎苦涩。心中却只不住暗笑,妖娆,如今局面,你该如何是好?是气急败坏提刀来劈我?还是絮絮叨叨翻出朱雀大陆那些没有人会注意陈年往事?我今日这样做,是有失大家风范,于你我之争,显得小气了。但是你与我这样熟稔,纵我一些恶趣味小性情也无妨吧?

    只怪我太想看你气急败坏模样……呵呵,这么说来,你对于我还真是一个特别存,妖娆。

    姬天白眸底有星河流淌。

    姬天白赤果果袒护,顿时让场女修们嫉妒与疯狂又加深无数倍!不管妖娆如何回答,以后只要以本名出现洪荒秘境甚至初元世界,必定会遭到东陵众女修们疯狂报复,而为恐怖是,那些被姬天白所杀,或与姬天白结仇势力都会默认为妖娆是姬天白大软肋,从此之后,姬天白每多杀一人,妖娆肩上就多承担一分被人报复危险。/非常文学/

    姬天白此次举动确是恶俗了,不过争斗这种东西本来就不分手段,能让对方头痛就好。

    妖娆着实头痛。

    面对众人审视目光,天空中蒙面少女先是双肩狠狠一抖,然后……出人意料地捂着嘴……哭了起来!

    好委屈……

    一颗颗晶莹泪水从光滑面具上划落,那剔透如水晶珠泪顿时引得伏虎山与道宗弟子一阵同情,很想看看此时少女面具下那张欺花带泪脸。

    “呜呜呜呜……天白……”

    细碎呜咽。听得姬天白背脊一阵发寒,做了无数猜想,他也没有想到那泼辣倔强妖娆居然会哭……

    她这是要闹哪般?

    众人都屏息凝气等着蒙面少女答案。

    “天白……不是我不想跟你一起。”少女咬着袖边楚楚可怜,眼底清水如山溪流涤尘埃:“只是……你不举症治好了吗?”

    少女羞涩地问道,仿佛说出这一句话需要极大勇气。有面具掩面都无法遮蔽她脸上红,一切这一句简单明了话中!

    我擦!

    不举!不举!不举!

    “不举”二字所有人耳窝内嗡鸣,如空旷山谷中回声一波又一波久久不平,大有愈演愈烈势头!众人立即陷入石化!咔嚓咔嚓,下巴掉地声音之后,天空中立即陷入一片诡异寂静……

    难怪了!难怪了!众女修看向姬天白目光渐渐由惊愕变成了同情与不忍。

    曾听说,东陆第一美人花明月流云万华千风聚会上于姬天白面前宽衣解带献歌献舞,原本是佳人才子成其好事佳时机,可是他都不为所动拂袖离去,所以姬天白才被颂为作风高洁定力超凡绝世男子,可是这一切美谈之后……居然隐藏着这么一个不为人知又何乎情理原因。

    想那花明月谁?令无数男子为之疯狂传奇女子,就连听到她名字都会令女子嫉妒得发狂,可想而知花明月那闭月羞花倾世美貌,东陆甚至整个初元世家嫡子都曾向花家以重宝求亲,都被花明月婉言谢绝。

    三年前花明月一见姬天白而倾心,不惜自降身价流云殿万华千风会上充当歌伶舞女一博姬天白欢心,没有想到热脸贴了张冷屁股,姬天白不但行色如常还颇有礼貌地解下披风给本来就没穿多少花明月盖上,提醒她不要着凉,然后匆匆离席。

    当初那一幕幕,只让无数少女痴狂,这样正派坦荡专一男子是她们梦中佳双修道侣,谁能得到姬天白宠爱,必定是世界上幸福女子……

    可是今日由姬天白钟爱少女口中听到“不举”二字,所有人心中顿时惋惜之中升起一种“原来如此”释然。

    哪个男人不好色?花明月石榴裙下,莺莺燕燕包裹中还不动心男人,如果他还是人,那只怕也只能用“柳下惠”来解释了吧!

    噗!

    姬天白脸立即挎了下来。肺叶被闷闷重击,差点破功!没有想到妖娆有如此一说,他长眉痉挛般地狭长眼眸上跳动,实是憋得痛苦!

    妖娆!你好狠!姬天白顿时心中把妖娆凌迟了无数次!

    妖娆这回马枪杀得太狠!狠到他都无从应答!

    既然他自己已经向众人证明妖娆是他亲近信赖之人,那么妖娆说他不举,便多出七分可信,他本来就不好女色,流云殿十子哪个不是坐拥美人无数?只有他独居第四峰紫雾林内,没有一个女眷或者女奴随从。没有想到还能被妖娆这样曲解。

    现……他总不可能厚脸皮到当众证明自己那方面不是不行吧?!

    一想到这里,姬天白脸是由绿变青。妖娆……没有想到你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一个姑娘家家……这种话也说出出口!啊啊啊啊!

    姬天白身后众女修看着眼前那哭得梨花带泪蒙面少女,脸上也是红青一片。那些卡她们胸口滔天嫉妒此时悉数化为堵喉咙里不上不下忐忑。

    这个……这个……这个此时仿佛连安慰姬师兄话都说不出来了吧?

    “呜呜呜呜,天白,对不起,我不是不知道你心思,我……我……”蒙面少女委屈哭声断断续续。

    “哇……”大声抽噎。只见那少女从自己储物幻器中不断抛出虎鞭,金缨子,仙茅等品质不错壮阳药向石化中姬天白丢来。

    一时之间天空中药雨纷纷。

    “天白,你加油!你一定要加油!不要放弃!这些年来我一直找药给你治病,也许吃了这些,你就能举了!”

    妖娆越说越带感!简直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大有黄河泛滥之势!姬天白错了!他大错特错!他以为她与他是一类人,众人面前乎名誉与面子,如那些大派女修或者世家嫡女一样只会假装淑女身上容不得半点尘埃。她妖娆从来不是这样人。

    要不是怕龙骚包吃醋把她灭了,她现大可以把细节都淋漓致地描绘出来。

    姬天白都不惜撕破脸了,她怕什么?比夸张……爱名声小天白可比不过她!妖娆唇角高高扬起,还好有面具遮掩。

    众人只见蒙面少女双手握拳,抹着眼泪对姬天白做了个下蹲及“你一定要加油,天白必胜!”鼓励动作!然后无比眷恋地再看他一眼,不舍地说道:

    “人家配不上你……天白,真,我勾不起你**,所以我指天发过毒誓,一天不治好你,我就一天不见你……当然如果你找到能让你重恢复是那什么能力女子,我也不拦你,此生与你再无瓜葛,祝你……一生幸福!呜呜呜呜……”

    仿佛说完这些话,蒙面少女一生勇气都用了个干干净净,她只觉得没脸见人,风一样地拉着陷入石化中苏与魍魉向远方泪奔而去!

    少女手捂着嘴,双肩剧烈颤抖,语气万分诚肯,可以看得出情绪起伏无比之大!只有离妖娆近苏脸上露出震惊表情,同时脚下有一股恶寒升起!

    ……这丫哪是哭?分明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看着那柔弱少女剧烈颤抖身体,还有她消失黑暗中那抹孤寂苍凉颜色,众人心中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知是何滋味。

    本以为少女负心,没有想到个中曲折这样峰回路转,同样都是有情,却因为姬天白一些……咳咳……自身原因……导致两人有情人分离。站姬天白身后女修们嫉妒都嫉妒不起来了,心中只剩下浓浓惋惜与心痛。

    妖娆嗨嗨地丢下一堆壮阳药就特么底气十足地拍拍屁股跑了!

    一条药气浓郁虎鞭直接砸姬天白已经扭曲脸上,撞得他双眸一缩,这才从极度震惊中回过神来!与妖娆认识那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深刻地领会了她无耻与腹黑!

    她丫!根本不是良家少女!

    “姬……姬师兄。”站姬天白身边田静小脸憋得酱紫,彷徨了很久还是鼓起勇气小声对姬天白说道:“姬师兄……我田家珍藏了许多举世难寻草药……那……”

    “滚!”

    姬天白猛地回头,如伤狼一般低低地咆哮!

    那条被他从脸上抓下虎鞭顷刻之间被捏成药烟!

    被暴虐怒骂打断了声音田静惊恐地看着眼前一脸狰狞男子,一股前所未有陌生感涌上心头,她吓得“哇”地一声蹲地上哭起来。心脏都惊恐地拼命跳动!这还是她眼中那温柔如风姬师兄吗?好大煞气!怎么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姬天白指甲都嵌入肉中,他狠不得手心里此时握着是妖娆小命!

    要不是那无耻丫头跑得,他此时愤怒已经足以让他失去理智动用云鹏子力量绞杀她!

    “妖娆!去死!”一股狂燥而暴虐气息顿时从姬天白脚下急速升起!

    “不举”羞辱,对于把名誉看得极重姬天白而言,简直比自杀还难受!虽然是诬蔑,但是他无法证明自己清白,难道要让他掀开衣物证明一番?这种屈辱事他万万做不出来,但是他不能让这玷污他名誉传闻流传到初元去!

    他目光阴冷地看着自己身后二三十位男女召唤师,心中顿时腾起嗜杀之心!

    扼杀一件闻是很容易事,因为死人是不会再开口说话!

    姬天白想也不想,缓缓抽出了腰间先天剑。

    “姬师兄,你……你要干什么?”看到黑暗中闪闪发光先天剑,蹲天空中田静顿时大惊失色,可是下一秒,她那美丽头颅就划出一条唯美妖冶红线,从天空中划落!

    噗……鲜血飞溅,一个小美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倒了血泊里。

    杀!

    “姬天白!你干什么!”伏虎山与道宗弟子面色如纸,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那田静可是东陆田家嫡长女!身份背景与大宗门十子无异,可是姬天白却因为她戳到了他不举需要用药痛处而把她杀了泄愤吗?

    看来这姬天白,也并没有传说中那样心境宽广待人谦和!太出人意料,难道姬天白发疯了?

    “姬师兄!你……田……田师妹死得好,她不应该讨论你。”一些被姬天白迷得七昏八素女修还没有明白过来。

    不过说完话下一秒她们就明白了,凡是接近姬天白身上银光十米范围之内战神,纷纷痛苦与错愕表情中被银光撕成两半!

    嘭嘭嘭嘭!一个个身影姬天白身边爆开!而他身上戾气却愈演愈烈!

    这下众人才完全清醒!因为他们得知了姬天白秘密,所以……他要杀了全部人……埋藏这个秘密!

    吓!

    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一些人根本无法接受这样事实!这种事怎么会发生温和有礼流云第三子姬天白身上?

    一时之间,已经有十人陨命!这些人死时候都想不明白倒底是做梦还是真实!

    “姬天白!你隐藏得好深啊!原来你是这般无耻邪恶!看我道宗灭了你!”被眼前危机所逼,道宗弟子一呼,伏虎山弟子也立即响应。

    “你这个不举废物,是要杀人灭口吗?”

    众人眼中,此时那浑身银光绝对世男子身上散发出一股妖冶邪狂之气。

    只见他墨发飞舞,白色大氅猎猎作响,手中银剑犹如巨兽利爪,冷光逼人,魔气冲天!青天蓝幻袍上流云如同有生命般恣意翻滚,衬托得他好似掌握天地万物瞬息变幻神力!

    姬天白脸上挂着孤傲笑意,浓眉如飞剑,长目中星光流转,星辰之下是无边无际看不到头黑暗,是……那些安全隐藏黑暗之中飘渺邪影,才是姬天白真实内心。

    绝对邪美英俊!

    这银光中一剑一人给众人留下了强烈视觉冲击!

    女修们心再次无可救药地沦陷!她们看到是与平时完全不一样姬师兄,不再温文尔雅,不再柔情似水,但男子狂傲霸绝之气此时达到顶峰,仿佛顶天立地,任何生灵都将臣服他脚下!

    她们绝不信这样绝世男子是无能,她们宁愿死他剑下……仿佛只要能靠近他就是她们一生大幸福!

    “我举不举,无需证明给你们这些蝼蚁看,天白只是不喜欢有人我耳后乱嚼口舌而已,你们不会说话了,我才能安心。”

    姬天白妖灼地冷笑,殷红薄唇仿佛说一件微不足道小事。不再彷徨,所幸撕破脸皮,这世上凡是看到他污秽一面,对他不敬……通通杀了就是!

    这叫做清洗,以他名誉之名!

    “开玩笑,你以为我们是吃素,任你随意杀戮?我可是伏虎山十子第六!还有道宗王师兄,桐山域主世子,大风域主世子……我们四人加起来,不信敌不过一个流云第三席!”一个伏虎山精壮男子横眉怒目地指着姬天白骂道。

    他心仪人就是那田静,如果不是因为田静,他与他师弟也不会一路追随姬天白而来,可是看到这道貌岸然男子无情地杀了田师妹,如何让他咽得下这口气?!

    可是就伏虎山弟子指向姬天白那一刻,他身体立即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而变得四分五裂,与他下场一样,还有刚刚被他指过道宗王姓弟子以及两个域主嫡子。

    惊变!

    剩不到二十人纷纷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姬天白目光中带着疯狂!

    终于有一人口吐白沫抽搐地指着姬天白脸。疯了般咬着自己舌头大叫道:“你不是流云第三席!你不只八阶!你是九阶!九阶战神!”

    这凄厉大叫声只维持了一瞬间便戛然而止,姬天白抖了抖先天银剑上血,波澜不兴地说道。

    “你们看,这都让你们知道了,想想都不能让你们继续活下去,你们说……是吧?”长眉一挑,挑起破空剑影。

    好无情一问,天空中众人顿时陷入了深深绝望!姬天白脸上那绝世笑靥,此时比地狱之花还要妖冶!

    天空中混乱之气乍起,惨叫声连绵不绝!咸腥之气充斥地穴内,不消片刻,一个一尘不染身影从搅起烟尘中缓缓走出。

    姬天白看了看地面上散落血液汇成小溪缓缓消失,从天空中跌落人影纷纷被吸成干尸。他脸上没有任何心痛表情,只是以幽暗目光看向远方,那是妖娆离开方向。

    “妖娆,我与你……不死不休!”

    姬天白大步向黑暗中走去。碾灭了那些知道他秘密人之后,他还是那个风华绝对代温文尔雅圣洁男子。

    狂热追随者嘛……从来不缺!

    ------题外话------

    开了一个调查~大家有兴趣可以猜猜小姬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