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3:有一种爱,不用说出来

033:有一种爱,不用说出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为了先除去洞悉自己丑闻战神,姬天白没有追赶消失黑暗中妖娆,而是天空中进行了一场灭绝人寰大屠杀。

    虽然“不举”诬蔑不实,但他也绝不允许这样丑闻玷污他名誉。无情银光席卷大地之后姬天白身影也消失不见。

    土系傀儡兵吸足了血液,一个接一个地溃散,地面上尸体一个个被吸吮成干尸,比风化了千年还破败。一阵轻风吹过,尸骨已经有了开裂迹象。

    沉寂了好一阵子,骨灰中才响起一阵窸窸窣窣声音,出人意料……一个人影从尸骨中爬了出来,人影面容犹如厉鬼一般。

    “老子,¥……&个你姬天白!”

    摩格一脸苍白地眺望远方,指天破口大骂,脸颊上写满了不甘与嗜杀。

    “幸亏老子心脏长偏了。”

    摩格一手捂着胸口伤痕,一边脚步踉跄地向黑暗中爬去。

    因为妖娆与摩格并没有过多交情,所以离开之时没有扯着他一起远走,摩格自然而然落入姬天白嗜杀范围内。不过青龙来种子,生命力之顽强,头脑之狡诈……也不是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初元大派弟子能比拟。

    所有人中,只有摩格一人以龟息方法逃过死劫。

    摩格心中虽然愤愤不平,但是身上带伤,又孤身一人,只有把所有怒火都埋藏心底,小心翼翼地去寻找疗伤之地。

    “这样杀戮……很好很好……嘎嘎嘎嘎……”地穴深处盘踞干枯老者嘎嘎地笑着,地面上鲜血大阵上腥红又浓烈了不少。

    另一方面,妖娆已经向苏大概解释了一下她与姬天白真正关系。

    “妖娆,你既然与流云第三子姬天白有仇,为什么不直接干掉他?我可以帮你。”苏不解地问道,看来苏对于自己战力十分自信,以苏思维来看,凡事都不应该拖泥带水,能杀之前斩灭一切祸端是好选择。

    “我也想,不过……我们杀不了他。”

    妖娆遗憾地摇着头,心中暗道:就算加上龙觉,三人也不一定能杀得了他。

    这不是妖娆自降身价也不是过度小心,事实证明妖娆猜测是正确,姬天白之所以能秒杀那么多听到他丑闻战神,正是因为他真正战力早已经突破九阶。再加上月依魔主暗中支持,战力如果全开,真难以想象到底有多恐怖!

    “你不知道姬天白心思之深重,他敢我面前故意展示流云殿云鹏子精神烙印,就是想让我估计错误他战力,而后因为冲动主动自投罗网。”

    “对待姬天白,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没有万全把握绝对不能轻易出手,他很可能还隐藏了很多不为人知东西。”

    妖娆眸底闪烁着睿智精芒,正因为曾经姬天白身上吃过亏,所以她不会再犯同样错误。

    同时妖娆也明白,她与姬天白之间,只有一个胜利者。

    单纯实力比拼都已经不足以令对方完全挫败。若想得胜……必胜于心!只有把对方信念与骄傲完全碾灭,才能让他们之间宿命之战结束。

    这……不是简单战力比拼。

    “他真有那么恐怖?”苏倒是吃了一惊!脸上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是,小看谁也不能小看姬天白。”妖娆轻轻点头。她不急,姬天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除去对手,所以她也不会妄想一两次见面就能找到姬天白软肋,这么多年不见,必需先摸清他底蕴,至少令自己不会再次被他暗算才行。

    所谓宿敌就是这种东西,一旦开始争斗,就再也没有可能停止……直到完全把对方压倒……毁灭他自以为骄傲一切,纠缠才算终了。

    “那……那我们怎么办好?”魍魉哆哆嗦嗦地说道:“我们还要想着如何从这诡异地穴里逃出去。”

    “不急,龙觉马上就要来了。”妖娆随意又扯一个谎。

    现自己身边人除了苏就是魍魉,虽然都是自己人,也是时候把龙觉唤出来补充战力,但关于驭兽环储人之事,妖娆并没有对苏提起,毕竟驭兽环能力太逆天,苏不知道对他而言也是好事。所以妖娆只是说龙觉有特别办法能寻她足迹而来。

    “还有,龙觉来了之后,不要跟他提我与姬天白交锋细节,就说见过面就可以了。”妖娆小脸一红,不知道骚包龙龙知道她用壮阳药砸姬天白之后会吃干醋吃成什么模样。

    “为什么?”

    苏与魍魉显然这一点上都是榆木脑袋。

    “哎呀,不要说就是不要说啦!”

    妖娆恼羞地挥着袖子,她算是完了,无耻都不敢给龙龙看到……原来自己真是这么意龙觉感受,不想让他哪怕有一点点吃醋,一点点误会……要是那个自己会吃自己醋家伙知道她光天化日下讨论别男人举不举问题,一定会抓狂。

    “好吧……”苏迷茫地看着妖娆背影,胡乱抓了抓自己头发,理不出一点头绪,只是目光突然鬼畜地闪了闪。不知道说给龙觉听,会发生什么事?

    到了傍晚时分,三人找到一处还算安静歇脚地,妖娆独自外转了一圈,果然把一身赤红龙少爷牵了回来。

    苏与魍魉以为龙觉自有办法随行而来,只有妖娆与龙觉知道驭兽环秘密。

    看到龙觉那赤红而气息强大身影,魍魉狠狠地吃了一惊!

    其实猊卵探宝之行,他原本以为邀请到七阶巅峰苏师弟已经很不容易,可是没有想到离开黄泥台苏师弟一改邋遢模样,变成一位英俊男子,实力直接飙升到八阶初级。他那蒙面随从丫头是一位妖孽一般人物,狂妄到挑战瑶光落花溪,并与流云姬天白为纠结宿命之敌。

    现又出现一位赤发男子,气息俨然稳固八阶中级!

    好强!

    这样算来四人战力与景天穹、摩格时已经相差无几。

    “这位……是?”

    看到那陌生男子俊美又精致面容,魍魉都觉得有些窒息……谁说流云姬天白是天降谪仙?眼前这位不比姬天白还要完美百倍?!

    那深邃绯瞳第一眼就能点燃旁人心中灵魂之火为之悸动,健美身材好似黄金分割,五官分明,眉眼突出,邪中自带三分俊,自有狂气升上来。那丰美唇似笑非笑,温柔又独宠目光却是一直没有离开蒙面少女脸庞。

    惊为天人。

    喔……喔……苏师弟啊,你一定没有机会了……魍魉惋惜地看了苏一眼,恨铁不成钢地叹了一口气,谁要你一直邋里邋遢?失去良机被人挖墙角了吧?

    不知道个中关系魍魉一直以为是苏先遇到妖娆。

    “这是龙域域主嫡长子龙少爷。”苏向魍魉介绍。

    众人一阵寒暄也便相互熟稔起来。虽然每天不用吃饭,运转体内灵气从空气中吸取日月精华或者元素之力就能果腹,但是每隔几日,必要休息也是必需。

    四人一行继续向地穴深处行走,停留一处暗河边上。

    经过猊卵巢穴中连续战斗,苏与魍魉都很疲惫,各自找到一处安全角落先行睡去,只留下妖娆守夜。

    地穴内一直没有阳光,但是四壁中偶尔可以见到照明矿石,妖娆此时就蹲暗河旁边,解开腰带,松开裙摆,拿下面具,脚丫子轻轻地拍着那微凉河水,许久没有这样放松过。

    藕色细腻小足掠起一串串水花。

    地穴天顶高远,天顶上面坠着比别处多很多照明矿石,矿石品质不高,只能发出荧火一样亮度光芒,但胜数量,数以万计小小矿石天顶上如同繁花一般汇成璀璨银河。

    河畔有一株发光树,无叶无根,悬浮水面上蜿蜒又光滑树枝根根向上,好似银龙盘曲天空下。

    河水倒映着银树与星河,发出暗哑淙淙声,像是古琴轻轻风中撩拨那几弦幽静音节,又好像远方有人低低吟唱着不知名歌谣。

    视野中都是一派迷离彩光,有点像是夜幕中仙人幻境。水光摇曳,风声轻柔。

    空气虽凉,但没有凉得让人骨疼,反而像是母亲手,拂去了心头几日疲惫与血腥……难得清静。

    妖娆感觉到有人走到了自己身后。

    是龙觉。他步速,他气息,妖娆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

    脚步停了下来,一双有力手臂顿时熟稔地穿过妖娆胳膊与身体之间间隙,直接环她腰上。下一刻,妖娆身体就完全落入一个温暖怀抱里。

    “妖妖,你说你,经历了这么多事,也不把我放出来,该不该罚?”龙觉低沉声音有些像是埋怨。

    “你听苏说了?”

    妖娆心头突突一跳,感觉到自己腰,脊背,脖子,肩头……完全被温暖紧紧包裹,黑暗中冷意如潮水一般退散。

    龙觉细细嗅着妖娆脖颈上香,下巴亲昵地放她肩头上摩挲,这亲密距离立即让妖娆心跳加速起来。

    龙觉呓语般边嗅边含糊不清地说道:“唔……苏是说了……他还说……”

    龙觉声音一顿,妖娆只觉得龙觉绕自己腰上双手突然一紧,极为有力地将她深深嵌入身后那个温度灼热怀抱中,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松不了一毫厘,甚至越勒越深。

    唔……妖娆有些紧张。吓!龙龙干什么?

    龙觉低沉声音突然妖娆耳边响起,带着清晰愤怒。“他还说……姬天白不举?”

    一字一顿,醋浪翻腾。

    他惩罚性地陡然叼住妖娆耳垂,狠狠地咬起来,要是妖娆正面对着龙觉,必能看到他一双绯瞳中已经烧起醋溜溜小火苗。

    痛!妖娆吃吃地惊叫了一声“啊”!

    “啊什么啊?你见过了?还是说你摸过了?你试过了?你拿虎鞭砸他了?”

    龙觉气鼓鼓地如同开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一口气问道,双腿霸道地直接夹着妖娆腰,逼着她小脚丫从暗河中缩回来,把她整人都圈了自己怀抱里。

    你丫,该死苏大嘴!妖娆眸底冷光一闪,我切了你大舌头!

    想是这样想,可是妖娆根本没法龙觉强势追问下分神。

    “龙龙,你听我说,不是这样……那是他……他先无耻阴我,我就想这样简单办法阴回去……那个……那个……都不是真……”面对骚包龙醋火,还是立即服软得好。一贯口齿凌厉妖娆龙觉面前直接缴械投降,结结巴巴可怜兮兮说道。

    “不是……真?”

    龙觉长眉一挑,上扬语气,非但没有恢复平静,眸中火苗反而大有立即爆沸趋势!

    “那你知道什么是真是不是?他举?他很举?他有多举?”

    一把把妖娆翻过来抱怀里,龙觉愤愤地想:该死小妖精,我很吃醋!醋不行了!姬天白哪里?我要切了他!初元历史中也不是没有那些宿敌打着打着就打出小感情后私奔香艳野史!这种事我绝不允许!

    呃……妖娆被龙觉没道理逻辑转晕了,真也不行,假也不行……那要她如何解释?他明知她极讨厌姬天白!

    这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怀中,妖娆听到了自己心脏狂跳声音,耳朵红得发烫,而龙觉心跳仿佛比她还,她想抬头看看龙觉眼,但是把脸颊窝他锁骨下摁得有些痛痛感觉又好像挺好。

    “还有……还有……”

    龙觉依旧如同暴龙一样低低咆哮:

    “为什么驭兽环里邪冰一直洗澡?修斯都向我埋怨了,河里鱼都被他冻死,整条河已经结冰,他还天天裸着问:‘圣女何日再召唤?’你说,邪冰又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个解释!”

    酿了百年老坛陈醋味从龙觉身上散发出来。

    哦哦哦……原来还有邪冰刺激……妖娆突然想起坑爹师尊做那桩媒。难怪龙龙这么生气,八成驭兽环里又打不过九阶巅峰邪冰,一出来又听说姬天白事才这么生气。

    喂……解释不清了。

    一个头变成两个大,但妖娆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笑靥到底有多开心,被龙觉抱得太紧,她下意识地又扭了扭身子,想找个舒服蜷缩方式,可是龙觉脸色却变得难看。

    “我说了不要乱动。”龙觉眼睛有些冒血,语气也凶凶。

    妖娆鼻子一皱,死骚包,你敢凶我!不过又想了想,小脸却顿时“噌”地一下燃烧起来……咳咳……原来是这样,眼前这位是绝对不需要虎鞭。

    “妖妖,说你喜欢我,只喜欢我一个。”龙觉蛮横地要求道。像小孩子要糖一般倔强,只有这句话才能平复他内心醋浪。

    看着龙觉那认真眼,妖娆忍不住噗嗤一笑,狠狠给了他一个暴栗!

    “笨蛋!”一挑黛色弯眉。“这还要说?”

    龙觉醋意翻滚脸上立即绽放出狂喜笑靥,不过嘴上依旧不依不饶:“不行,要说,我要听。”

    望入绯红色瞳,妖娆看见眸底倒影全都是自己。心中柔软一处被碰触。

    “喜欢你,一直只有你。”

    妖娆憋着通红小脸,一字一句说道。

    某人立即风骚了!

    下一秒,天眩地转,妖娆来不及惊呼一声“啊”!就被龙觉抱起,疾速跃入冰冷暗河里。

    “噗通!”

    两个交织一起人影瞬间没入冰水。

    冰冷水瞬间让妖娆思绪变得清明,她能感觉到龙觉悸动,这家伙……好热!

    环抱着她那个人身上还烧得如炭火,就连河水都被那灼热温度炙烤得沸腾出白烟,他大手覆于她脊背,他怀抱那么柔软又让人觉得安慰。

    好家伙!这骚包太激动所以带着她来水里降温吗?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抱着,良久,直到龙觉体温恢复平静。

    星河灿烂,河流暗哑,银树如游龙静舞。

    “哗哗”两声清幽水响,两人湿漉漉人影才从水中浮起来。

    龙觉目光湛湛,比星辰还璀璨,他静静地看着怀中少女,这一刻暗河中呈现美景,连风都不忍吵闹。

    两人沉浸于水中,身侧天顶缀满了星光。

    “妖妖……”龙觉拉长了声音,手指轻轻妖娆脸颊摩挲,认真又郑重地问道:

    “等妖妖到达诛神境……给我……好吗?”

    讯问,龙觉小心翼翼地看着妖娆眼睛,生怕自己唐突,喉结紧张得一滚,连带着手指也微微有些颤抖。

    妖娆只觉脑海中嗡嗡直响,那一句生涩又深情:“给我……好吗?”惊得她心如小鹿乱撞又甜如蜜糖。

    看着眼前龙觉那张绝美如造物神迹脸,妖娆心情一阵战栗。

    她伸出纤长手指,认真地划过龙觉眉,轻轻点了点两眉间因为隐忍得难受而微微皱起纹路,掠上他高高鼻梁。

    每一划,都小心翼翼……

    她记得这每一划深深浅浅,因为这些深深浅浅早就刻了她心底里。此时缀龙觉眉角上水滴如水晶一样晶莹剔透,反射着令人迷醉光线。

    他没有强求,没有顺势而占有,而是有些傻傻又紧张讯问,绯瞳中野火复而又灭,复而又灭。却一直惴惴不安地等待着答案。

    心中一热,妖娆轻轻地点了点龙觉干得有些冒烟唇,莞尔一笑,轻轻说道:

    “那到时候,龙龙……要洗白白哦。”

    玉落银盘,清脆动听,仿佛天下好听声音。有什么不可以?是龙龙就可以……

    这是妖娆回答,一个诛神境甜蜜约定。

    妖娆捂着红透了脸,像轻盈蝴蝶一样从水中一跃而起,少女银铃一样笑声回荡空气中:“傻龙龙,罚你今晚守夜!”

    人影一闪不见,暗河中只剩下憨笑龙觉一人。

    “咕咚咕咚……”水面上冒出无数气泡,某人又身体燥热地沉入水底。

    “妖娆……我真很想要……现就想!”

    龙觉睁着眼睛四仰八叉地让自己沉入水底。

    “可是我爱你……”

    “妖妖……你知不知道,诛神巅峰至天人第一衰之间有一道极难跨越鸿沟?”

    “一般诛神巅峰强者都存于上四宗大派,动用大派内所有底蕴并由五衰强者指引,打碎自己身体内所有经脉束缚,让气海扩散入整个身体,破灭中树立一种全凝气方式,才有可能进入五衰第一衰境地。”

    “从诛神巅峰到五衰蜕变是痛苦而漫长。一个上层宗派五衰强者产生,也许要经历千年甚至久,我娘原本是神宗重要长老,冲击五衰指日可待,只可惜叛逃宗门之后,失去宗门灵药供给与前辈们指引,所以一直停留诛神巅峰无法精进。”

    “你又知道为什么我是红发红眸?”

    “因为除了依靠大派底蕴破开诛神与五衰强者之前鸿沟,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熔炼荒龙之魂。”龙觉河水中轻轻捻起自己赤红长发。

    “我娘当年叛逃之后不服气,非要以自己力量晋升天人第一衰,于是把蓝魔海搅得鸡犬不宁,终于抢到并吞食了一丝神火荒龙魂……”

    “你知不知道,诛神强者是极难有孕,也许千年万年都没有生子机会,但是这个机会会吞食了天灵地宝之后会增加,我娘显然忘记神火荒龙魂也是天灵地宝中极品,等她与爹逃到青魔海想冲击五衰时候,突然发现身体内荒龙魂不见了……”

    “然后多了一个我。”

    龙觉绝世笑靥让暗河中围绕着他游鱼们都七荤八素地踉跄沉入河底。

    “我也可以通过第一次童子身双修将一半荒龙魂渡给你……前提是,你要达到诛神巅峰。不然现多让你冲到域主,实是得不偿失。所以……我不能现要。”

    “你要救血祖。要与姬天白和他身后魔族为敌。”

    “也许你真能通过自己努力五百年内冲破诛神与五衰鸿沟,但万一不能,而后你又知道我与你第一次浪费了荒龙魂,那你一定会怨我……若是血祖死了,你一定会怨恨死我。”

    “我不想你怨,不想你悔,不想你不开心,不想你生气……因为我爱你。”

    轰轰轰!

    就这一瞬间,百里暗河于这一瞬间燃起熊熊大火!

    赤红猛火把黑暗地穴照得灯火透亮!

    水中何曾孕育火焰?可是这异象却真真切切地出现洪荒秘境某一地下迷宫中!

    惊人异相!连那些蛰伏黑暗中妖兽与未知生灵都惶恐不安!它们能感觉到这火焰中蕴藏浓烈感情!

    如火龙河,生生不息地蜿蜒澎湃……

    仿佛百里冰河才能平息龙觉心中勾起烈火,他一个人静静地泡河中,释放着那灼人热力。他心中只有那让他心情悸动一个名字。

    第二天,等众人来暗河边洗脸时候,等待着他们是让人瞠目结舌一幕……

    昨天还波涛汹涌河水不见了!只剩下千沟万壑纵横交织龟裂河床,水呢?水呢?水呢?我靠!有烤鱼!

    河床上盘坐着一个赤发男子,身上神火熊熊!

    苏狠狠地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呼唤了一声:“龙觉?!龙少爷?”

    神火陡然熄灭,龙少爷弹了弹身上烟灰站起身来,脸色有些发白,但身上气息却多了一种说不出来蜕变,仿佛一夜之间,狂野施放心中欲念时感悟天地,又强了许多!绯瞳中流淌着深邃而炙热精光。

    “奶奶个腿哟!这是神技!焚河神技!龙少爷好变态!”魍魉羡慕得眼珠子都掉下来,早知道昨夜他来守夜,这河里是有让人飞速成长灵宝吧?

    “龙龙……”妖娆脸颊微微一红,自然知道为什么河床会变成这样,冥冥中她觉得龙觉有些东西没有告诉她,但一定是为她好。于是妖娆把手伸了上去,自然而然地与龙觉并肩而行。

    其实没有发生什么,但是两人心中多了许多东西,无可替代,非你莫属……依赖。

    有一种爱,不用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