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8: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倾倒天下

038: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倾倒天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鬼鹤以自己战力与妖娆,龙觉等人谈条件,杀了魍魉肉身,他不会死去,但是魍魉却会死亡。

    自己杀了魍魉与眼睁睁看着魍魉被鬼鹤吞噬之间,妖娆已经没有什么选择。

    “这有什么不好?反正你们也才认识不久,何不把我当成魍魉?”

    “魍魉”脸上挂着邪恶又无耻笑意。那蛊魅性话语还众人耳边吹拂,鬼鹤之魂已经看到了魍魉去金光灿灿招财山邀请苏加入寻猊之行一幕记忆,所以知道魍魉与妖娆龙觉结识经过。

    看来魍魉意识正被鬼鹤飞速蚕食。

    无耻万年鬼魂,为了自己重生毫无血性!即使他正蚕食是自己后辈生命。

    你丫!

    不能让鬼鹤继续嚣张下去。没有办法办法……

    “纳多多!”妖娆高声呼喊!

    不知妖娆此时呼喊纳多多有什么目,反正众人惊愕目光中,一道阴沉黑影顿时从月白色轮回鼎中疾速升起!

    一个面目模糊不清,双眼点着邪火巨大人影陡然出现天空中!

    “魔?!”

    苏身体一怔,被惊得不轻,浑身幻力本能地进入备战状态,因为那黑影蕴藏暗力与赤果果邪念与强大魔族绝无二般!让他下意识想要发动攻击。

    就连大凶大煞三团兽魂都忍不住狠狠缩了缩脖子,蝎魂与深海巨兽之魂脸上写满了恐惧与憎恶,只有三眼灰狮之魂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未知魂灵。

    妖娆哪里搞来魔气这么强大魔族?苏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不得了了!是不是会对妖娆进行反噬?

    正苏脑子里一团浆糊时候,令他瞠目结舌一幕突然发生!

    只见那邪恶又恐怖黑影带着泪花迅速向妖娆扑去……

    “主人!我亲爱美丽动人如旭日一般明媚如大海一样心怀宽广如人类心脏一样甘甜美味我妖娆主人!哇哇哇!您终于想起您忠实可以为您抛头颅洒热血上刀山下火海小仆纳多多了吗?”

    黑影疯狂地扑妖娆脚下,吹着腮帮子,细细地为她弹起鞋面上灰尘,那专注样子十足奴性。

    噗通!众人倒了一地。

    妖娆低头看着黑暗魔仆,一句话简单话,不带标点地加了诸多形容词,却像是顺口溜一样一气呵成,看来小仆纳多多这些日子憋得无聊,所有时间都用来锤炼拍马屁技艺了。

    看到那低眉顺目魔族奴魂,苏顿时觉得自己世界观完全被颠覆,差点没有忍住而喷出一口血来!

    这是哪门子来性格已经被扭曲魔族奴隶?还有妖娆……苏看向妖娆目光俨然像是看怪物,那么水嫩绝美少女,怎么携带不是吞人药鼎就是性格扭曲魔?她到底是不是人类少女?

    妖娆可顾不上苏与鬼鹤错愕目光,她语速奇无比:“纳多多,你会夺舍吗?”

    既然都是魂!那鬼鹤能夺魍魉之身体,纳多多也可以吧!

    “那是必须滴。”纳多多虔诚地用长指甲从妖娆鞋面绣花中勾出一根发丝,不屑地丢向远处,然后又极为小心地继续弹灰。

    “我纳多多大魔仆大人,能上天能入地翻山倒海泡妹妹杀哥哥摧城焚河无所不能,区区夺舍自然不话下!”

    妖娆身体一滞!也不管纳多多这绕得让人头痛表达方式,她没想到纳多多居然真知道夺舍禁术!

    “那你……去夺舍他!”

    妖娆顿时霸气地向“魍魉”一指,一指之中,“魍魉”都忍不住狠狠地打了一个寒战!身为兽魂召唤师,他不会感觉不到眼前魔魂强大!

    思维不被世俗常理束缚妖娆居然想出了这么一个离奇办法!

    魂吞魂!

    什么?主人有任务?纳多多眼中鬼火也猛地一跳!

    灭哈哈!只要有任务,就能经常出场!只要做得好,就能得到臭女人信任!只要有信任,就有机会反抗她,然后咸鱼翻身农奴当家做主人……灭哈哈!这些年,臭女人越长越美,又欺负老子这么久!老子要报仇啊啊啊!

    鬼畜纳多多又白日做梦,一瞬间联想到许多让他狼血沸腾梦想,听闻妖娆指令之后纳多多立即抬头向妖娆手指方向看去。

    只不过看到“魍魉”那一刻,纳多多脸上浮现出得瑟之意却突然收敛,仿佛是遇到了什么他无法完成困难,想也不想,纳多多直接苦着脸对妖娆说:

    “这个?不行。”

    坑人啊!

    “为什么不行?”妖娆郁闷地问到,难道好不容易出现一丝希望又要破灭吗?

    “因为这肉身长得太丑,衬托不出我纳多多大魔仆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倾倒天下英姿雄风。”纳多多看着魍魉脸上绘制鬼脸图腾,义正言辞地说道。

    坑爹啊!

    你丫!妖娆顿时一头黑线,本来还以为是技术上问题,没有想到自己长得一坨一坨纳多多居然还会嫌弃别人长丑!她对这挑剔又变态魔魂简直是无语了。

    暴怒!

    “不要挑三捡四,给我上!”妖娆无情地对着纳多多屁股就是一脚,灭神腿威风八方。

    “嗷嗷!主人踢得人家好爽!”纳多多一阵狼嚎!主人话是不可违逆,漂亮臭女人发起飙来很恐怖!不想看魍魉丑脸,纳多多大魔仆大人委屈地捂着眼睛向前扑去!

    鬼鹤心中一颤!同为魂魄,他感觉到了眼前黑暗魔魂强大!

    这魔魂虽然貌似被少女控制得死死,但实际上魂力精纯程度令他也不由地咋舌不止。魂所生存,必须寄生外物之上,或夺舍他人身体,或依附幻器上生存,而眼前魔魂,居然是一个单独个体,不需要借助任何外物生存!真是强横到令人发指!

    “纳多多!冲啊!”妖娆为纳多多打气加油。

    一团漆黑鬼气众人眼中急速向“魍魉”眉心冲去!

    “不!不要过来!”鬼鹤之魂感觉到了一股莫大危机!

    妖娆看不到这具身体中魍魉,鬼鹤与纳多多三魂争斗,只能从魍魉脸上表情寻找端倪,此时妖娆,龙觉,苏心跳都提嗓子眼里,魍魉身体已一个不可思议角度扭曲着,如同中疯一样疯狂抽搐。

    想想也知道三魂斗争有多激烈,一杯本来只能容纳一杯水茶杯中此时强行填塞了三杯水,还不允许有丝毫溢出,魍魉脸憋得酱紫,两枚眼球直往上翻,看样子**要到达能承受极限。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也许不过只有半柱香时间,但众人已经犹如焦急地等待了百年,就连四煞魔骨上三枚兽魂都已经分不清谁才是他们真正主人,蝎魂与深渊巨兽魂呆呆地漂浮天空中,只有狮魂目光中透露着审视与好奇。

    值得妖娆庆幸是原本,右眸也逐渐变黑魍魉,此时仿佛突然被一股莫名力量清洗,脸上死气逐渐消退,右眸中墨色退去,就连开始被完全染黑左眸也渐渐现出瞳仁!

    这是不是代表着身体控制权渐渐交还给魍魉?

    妖娆看向那双恢复生机眼睛!

    那是一双怎样眼睛?

    只是一眼,妖娆顿时犹如当头棒喝!

    邪恶?

    不!不只是邪恶……这是强大中带着一股睥睨天下苍生之意冷酷与残忍!让心志不坚定者第一眼就失去反抗意志!

    犹如宇宙……

    以“宇宙”来形容这双眼眸合适不过,黑暗,黑暗中带着惊鸿一瞥星光,细碎密集犹如银河,深邃夜空中散发不出灼热光芒,只能让人看到零星璀璨,但不觉得明亮,反而衬托出夜浓重神秘与无垠!

    一股稀薄绿意踉踉跄跄从魍魉身体中飞出来,蹒跚地冲入一枚萦绕魍魉身体旁边兽骨里。那是鬼鹤!鬼鹤魂魄被纳多多逼了出来!

    “呜呜呜呜……”灰绿鬼影发出口齿不清呜咽声。妖娆震惊中,魍魉对着妖娆恭敬地问道:“主人!主人我现要干什么?”

    这熟悉呼喊声来源于魍魉唇舌,那凝冷又繁杂目光看向妖娆瞬间,妖娆顿时觉得自己身体就像是冷水中打了一个囫囵又被立即掏起一样,浑身经脉有了短暂滞留感!

    她相信龙觉与苏此时也是同样感觉!因为那眼睛深邃与无垠!

    “魍魉”低眉顺目地看着妖娆,又走上前来蹲下身子给妖娆鞋面弹灰,有了身体之后,手指加灵活,“魍魉”也感觉到这一点,于是忽略了他觉得特丑这张脸,开心地摩挲着手指,灵巧地捻平鞋上皱折。

    这下变成了纳多多!

    不再是鬼火之眼,没有想到占有别人身体纳多多,居然拥有着这样一双让人难以忘怀眼眸!

    妖娆顿时由呆滞回过神来,她以前就知道纳多多必定不凡,自魔族那个王族慕容玺见过纳多多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找过她麻烦,这一切都说明纳多多向她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秘密,或者他存对于魔族而言本来就是一个异数。一想到这里,立即加深了妖娆不愿经常将纳多多从轮回鼎中放出来想法。

    “纳多多,你干什么,出来,把这身体还给他原来主人。”

    妖娆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平稳,纳多多其实已经被她与爹爹训练得带有一定奴性,所以她必需一直盛气凌人,才由不得纳多多心生反抗。

    她曾经听闻没有觉醒灵力普通人是如何驯化野兽。

    普通人原本没有觉醒灵力,是万万不可能趋势强大战兽。但是初元有那么一支神奇古老民族,族人中没有召唤师,却豢养着许多凶猛大型野兽。

    他们驯兽方法很简单也很独特,野兽还是幼仔时候,这些普通人就以一条铁链将兽仔栓树干上,以幼兽力量与体积,开始时候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挣脱铁链束缚。而等它稍大一些懂得反抗时候,只要它妄图挣脱铁链,古老民族驯兽师就会对它进行残无人道打骂凌辱……久而久之,幻兽对打骂凌辱恐惧就会转移到铁链身上,以为自己只要反抗铁链就会遭受强烈打击!

    这种畏惧会一直陪伴幻兽一生,直到它成长为高十丈,长百米庞然巨物之后,每每当驯兽师拿出铁链它们都会立即臣服,虽然他们跺跺脚,喷喷火就能立即把铁链碾成碎渣,但是从小记忆都告诉它们铁链是这世上强大坚硬东西,绝对不要去违逆它……

    妖娆现驯化纳多多方法也是一样,虽然她无法压制纳多多成长,也许有一日纳多多会变得比她强大许多,但是她一直努力建造一种“畏惧”,如驯化野兽铁链那样“畏惧”。

    她要让纳多多记忆深处烙印着她印记,无论任何时刻,首先想到一定是臣服于她!

    “是,主人……”纳多多下意识地回答。

    一股漆黑魔气顿时如潮水一般疾速从魍魉身体中退出,魔气刚刚凝结成纳多多那看不出面容模样之后,鬼畜纳多多心中突然又升起一丝不甘。

    肿么回事?本魔王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听这臭女人指令?虽然刚才那身体长得丑,但是本魔王还没有玩够,可惜一听到臭女人声音就下意识地按她吩咐行事……呃,看来本魔王有些入戏太深……下次绝不可以这么听话了。

    纳多多一边这样想,一边傻傻地抓着头发。呃……如果那些凌乱如同章鱼触角森然魔气可以称之为头发。

    被两股强大魂魄分别占有过身体,好不容易重拾身体控制权魍魉极没出息地一翻白眼,直接晕了过去。不过,能这样危急情况下保住元神不灭,也难为了这个苦逼被先祖坑男人了。

    “纳多多,你怎么这么没用?还不把那无耻万年鬼魂给撕成碎片。”

    妖娆对着正发呆纳多多无情地喝道。

    “好咧!主人!您等着!”纳多多身体又一次思维之先行动起来!

    你妈!老子怎么又像狗一样听话?

    身体开始向前扑出之后,纳多多又开始唾骂自己无能,不过他继续以一个理由来安慰自己:“本尊不是听话,是演得好!啧啧!只有演技一流超级无敌大恶魔才能让自己由体到心都欺骗臭女人!哇哈哈!本魔王果然很强!连演戏都这么到位,连自己都能骗!”

    一想到这里,纳多多也懒得纠缠那些惹他心烦小问题了。

    “呜呜呜呜呜呜……”灰绿色鬼鹤之魂仿佛受到了极大伤害,趴黑色兽骨上低低抽涕。谁也不知道他魍魉身体内究竟看到了什么恐怖东西,但从他颤抖鬼影上不难看出他元气大伤!

    “老子是忠心可爱无敌无所不能玉树临风……以下省略一万八千五百一十八字超级魔仆纳多多大人!撕裂你!吞噬你!践踏你!只为我美丽漂亮香甜妖娆主人笑一笑,灭哈哈哈!”

    抽风中纳多多挥舞着鬼爪疾速向受伤鬼鹤之魂飞扑而去!

    “救命啊!”弱弱呼救。

    鬼鹤之魂顿时露出绝望神色,魂魄受损是要以魂力来弥补,可是他现没有一点力量反抗,难道万年前忍辱负重把自己炼成魂体,到头来结局还是死?那他这万年来吃苦忍受寂寞不是都一了白了了?

    真是倒霉!遇到了一群这么变态晚辈!

    “不要伤他,求你!”不知何时,晕厥过去魍魉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脸色哀求地扑上来抱着妖娆腿。

    “你想清楚,他刚才是要杀你。”妖娆低头,看着那面色如土鬼脸男子。没有想到魍魉此时还会给鬼鹤求情。

    “他要杀我,我……我也没有二话,只求鬼鹤前辈能复兴我灭合溟台,这样我师傅会很开心。”魍魉一字一句地说道,嘴角却有苦涩之意流出来。

    为了宗门,牺牲自己是可以。

    “白痴!只有先祖才能复兴你宗门吗?你宗门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迂腐弟子才会越来越落破!失传技艺不过也只是人创造出来!你有本事就自己创啊!为什么自己不努力却把宗门实力不济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你是死人啊?不能让自己变成高手啊?”

    妖娆冷眉一挑,就像是开机关枪一样狠狠地把魍魉责骂了一番!

    没有想到妖娆会说出这么一番话,魍魉双眸一缩,就连那鬼鹤之魂都停止了口申吟。

    一个才情艳艳弟子是能决定一个小门派百年之后兴衰,但是一百个资质稍差但努力弟子也能保证小门派平稳渡过困难时期,灭合溟台由曾经强大宗门凋零到现如今被众人视为偏门小山门,除了技艺遗失,强者陨落之外,重要原因是弟子们都失去了一颗努力向上争强心意。这才是妖娆想对魍魉表达看法。

    “连自己生命都不珍重,一个门派又如何强大?要不你们干脆把命都交到我手上,我让纳多多去复兴你们宗门怎么样?”

    妖娆无比狗血地建议道。

    魍魉脸上一阵青白,自他记事起,他师傅就教导他,百魂兽魂召唤师都是弱小,只有先祖是强大,没有先祖技艺,灭合溟台只有走向覆灭,永远都没有重振兴希望,所以感觉到鬼鹤之魂入侵身体那一刹那。绝望之中……竟隐隐升起一股无法言喻释然。

    他身体,带着一个先祖回归宗门了!

    但是妖娆话就像是重锤一样打他心中,于顷刻之间粉碎了他刚才懦弱与妥协。

    是他太弱了!

    不是实力,而是信念!如果所有灭合溟台弟子都如他一般献祭献命对先祖献媚,那么他们信仰与宗门就完全成为一纸空谈,宗门存也变得只剩下一个虚幻外壳!

    自己都不强大,何来力量希望他人强大?妖娆说得对!

    被这些话点化,魍魉立即松开妖娆腿站了起来,下定了决心之后魍魉内心便不再彷徨,他脸色郑重地对鬼鹤之魂说道:

    “不知道前辈现对我还有没有夺舍之心?”

    “如果前辈还有恶念,那么我就求我这位朋友直接抹杀前辈存,如果先辈能乖乖把命魂交出来给我,并随我一同回归宗门,就算您只是以灵体存,灭合溟台弟子也会以尊贵礼节供奉前辈,我以这一代灭合溟台强弟子名誉起誓。”

    魍魉这句话字字铿锵,已经没有了小辈对长辈妥协之意,而是平心静气地讨论鬼鹤生死,不服从,只有死!

    气场已经发生质变化。

    看着神情肃穆魍魉,一脸嗜杀妖娆,恐怖阴森纳多多……鬼鹤之魂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终于弱弱地分出一缕命魂向魍魉伸出。

    挟制了鬼鹤魍魉又一脸愧疚地转头看向妖娆:“妖娆,我魍魉恳请你再给鬼鹤前辈一个机会,毕竟他以这种形态活了上万年也是一件不容易事。”

    “对啊对啊对啊!我不会再兴风作乱了,我只想回家!呜呜呜呜……魂体没有手脚又离不开黑骨我才一时犯了糊涂,以后不会!真真!我很诚恳!”鬼鹤之魂也鬼哭儿狼嚎地说道,为了活下去,什么老前辈面子都不要了。

    “好吧……”

    妖娆向张牙舞爪纳多多挥了挥手,毕竟这是人家宗门内部事,何况鬼鹤已经交出命魂,不会再掀起什么风浪。

    “这样你小子就得到了不少好处啊!”妖娆收敛了脸上嗜杀之意,对着魍魉挤了挤眼睛。

    有一个万年先祖之魂对他宣誓效忠,那以魍魉潜质,只怕很就能超越他师傅,成为千魂召唤师……万魂召唤师……甚至强!虽然这些都是后话,但是值得期待结局。

    “多亏妖娆你帮忙,虽然说这话有些没保障,但是我魍魉还是此发誓,如果有一日你需要灭合溟台力量,我一定顷所能助你达成心愿。”魍魉将妖娆恩情牢牢地记了心中,脸色激动又诚恳地说道。

    “有你这句话就好。”妖娆鬼畜地笑着。

    她前路是崎岖,无论是离开这诡异猊穴还是今后去寻找镇压血祖化龙血池,所以除了自己战力提高,还有一件很重要事情必需提早准备!

    那就是……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