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40:天眼出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自驱赶鬼鹤又曝光了纳多多魂主身份之后,鬼鹤之魂天天一幅贱骨头模样跟妖娆身后,小眼睛里冒着热情如火光芒。

    “妖妖……妖美人,你加入我们灭合溟台好不好?有那魂主,老夫一定把你培养成亿魂魂兽召唤师,喂……你不要这么目无表情嘛!想当年我们老祖召唤十亿魂灵时候,整个初元世界都瑟瑟发抖呢!你不想叱咤风去吗?你不想笑傲天下吗?”

    鬼鹤咬着大舌头唧唧歪歪妖娆身后聒噪着。虽然没能抢到身体,但有了魍魉带着四煞魔骨一同行走,这万年枯坐一处老鬼魂顿时把万年没有迸发过热情悉数燃烧了出来!

    “来嘛来嘛小姑凉,我们兽魂召唤师都很有爱,灭合山很好玩,天灵地宝都给你用,你来当我们大弟子肿么样?小姑凉……”

    “雅灭蝶!你不要用那什么破天指打我老人家!”

    妖娆头上掉了一头黑线,难道无论什么生灵只剩下魂魄时候都跟纳多多一样只会喋喋不休?

    “喂……你有没有节操啊?”

    被纠缠得没办法,妖娆无奈地扭头看着鬼鹤那张鬼气盘绕脸。这家伙以为没有被纳多多撕裂就跟她很熟了吗?

    “没有……”鬼鹤厚颜无耻地摸着自己鼻子,一脸坦然。“我连身体都没有,自然也没有节操。”无耻无底线。

    “滚!”

    “真不要灭合溟台炼魂心法还有幻技秘籍?”

    “不用。”

    妖娆嘴上说不用,心中并不是不心动,但是鬼鹤无耻她不是没有见过,这家伙只是看上了纳多多魂主身份,所以她并不想与这万年古魂进行什么交易。

    对于魂主疑问,还是去讯问魍魉靠谱一点。妖娆看向魍魉,后者也了她一个肯定眼神。

    “想想我们进入这要命猊穴已经一个多月了,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出路。”龙觉拉开话题。

    “对对对!找到猊卵抽魂,魂主力量就加强大!”鬼鹤没心没肺地说道。

    可是就他说完这个瞬间,他突然发现四周人都以一种诡异目光呆滞地看向他。

    怎么了?气氛为什么这样奇怪?我说错了什么?鬼鹤一头雾水。

    “鬼鹤前辈。”虽然被鬼鹤阴过一次,现握有他命魂,但是魍魉对鬼鹤语气还是恭敬有加,只见魍魉吞了吞口水,迟疑地问道:“你不知道这猊卵地穴有诈?是个假宝藏,真吸血妖洞吗?”

    “什么?不会吧?”鬼鹤顿时被魍魉话雷了个外焦里嫩。

    他万年前被魔族与人族劫杀于此,除了手持四煞魔骨之外,还因为他实力超群,是抢夺猊卵强有力竞争者,所以才半路陨落。

    如果他现才发现猊卵是假,地穴也是假,那他失去身体,忍受了万年孤魂野鬼要生不死日子……那不都白过了?

    “这不可能!我分明感觉到过猊气息!怎么可能是假!是假老子要跟这地洞拼命!还我身体来!还我青春来!”鬼鹤恼怒地咆哮,一时间也忘记继续拉妖娆入伙兴致。

    猊气息?

    听着鬼鹤怒骂,妖娆眉头一皱,她虽然没有感觉到过强大异兽气息,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她也渐渐发现了地穴曾经被人改造过端倪。

    比如上次龙觉以广寒弓挥出凝冷之气,震落大量石壁之后,她依稀看见石壁下剥落土坯中镌刻着华丽细小花纹,与地穴阴冷格格不入,那是一种带着庄严与大气神圣装饰性图样。

    为什么土层之下会隐藏着那些纹路?

    当初因为要急着避开欧阳老祖锋芒,她没有细细查看,但是那些惊鸿之影却一直留了她心上,经过这么几天琢磨,心中渐渐浮现出一个成形猜想。

    猊卵……曾经是有。

    但那吸血妖物,现也活生生地盘踞这地穴深处某一个阴暗角落里。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等等。”

    妖娆叫停了众人,停一处石壁旁,她轻轻地看着眼前凹凸不平墙面,手中凝集着灵力,一点一点地向石面剥落而去。

    一层又一层,纤长洁白手指犹如剥开桔皮一样细心地拂去层层泥土与岩石,直至深入墙面一臂长深度。

    没有……

    妖娆并不灰心,走走停停,每隔千米就停下脚步,细心地挖墙。

    过了一段时间,远远看去,延绵弯曲地下甬道内仿佛被什么妖物啃过,整整齐齐留下一水粉臂粗细洞洞。

    “妖妖,你干什么?”龙觉撸着袖管也挖,剥石块速度比妖娆还,可是与妖娆一脸沉静若有所思表情不同,龙觉根本不知道自己挖些什么东西。

    “我想……找些印记……”因为心有所想,所以妖娆回答时也漫不经心,导致声音断断续续。

    “有了!是这个!”还好妖娆终于找到了她想要东西,连带着眉角也飞扬起来!

    妖娆顿时吆喝着众人:“大家后退!”

    面具遮蔽了她脸上表情,但是龙觉还是从她那湛湛眼眸下找到了一丝一闪而过惊喜。于是龙觉拉着众人含笑地后退。

    他妖妖,从是让人琢磨不透,这次,她又要给大家一场什么样意外?

    妖娆把粉臂从自己挖出来那枚石洞中抽出,当手指离开石洞那一刹那,有什么金光闪闪东西洞内一倏而过。纤长手指尖上,沾染了一层细碎金粉,照明矿石幽光下,散发出让人迷醉奢靡之光!

    不再犹豫,妖娆掀起水袖,张开素手,轻轻向石墙一拍。

    没有石块迸裂,没有地动山摇,没有雷霆剧响,就像是推门一样,轻闲而慵懒地把手贴了上去,一阵低低悉悉索索声响起,给人一种微妙感觉。

    龙觉看着妖娆那恬静平和眼神,心中突突一跳,这丫头……已经把武招入微,体会到了一个层度,不再是动中求微,而是静中追索每一个细节微小。

    哗……哗啦啦……

    有什么东西正发生质变化,众人眼前石墙,以一种无法想象速度迅速化为尘埃,从高处一泄而下!

    崩毁!

    方圆十米,坚硬冰冷石墙同一厚度下塌陷!仿佛妖娆一拍之下,材质都发生了变化,不再刀枪不入地稳重坚硬,而是如同变戏法一样悉数化为了液体,像瀑布一样倾倒。

    剥落了那些嶙峋石块与厚土,微风扫去浮尘,几人面前,诡异地出现了一面以金粉绘制高墙!

    “石墙内居然隐藏了这种东西?”

    金色光晕加深了苏眸中金芒,此时他张大嘴巴好像能吞下一枚鸡蛋。

    谁也没有预料到阴森石穴墙面后还屹立着这么一座巍峨肃穆又华丽厚重断壁。断壁上以金粉描绘着各式衣着鲜亮人物,有御空而起腾云者,有正召唤巨型异兽战斗者,有市井街道,有脂粉氤氲,有高楼矮巷,有密密丛林。高贵平庸……世间百态跃然纸上!

    仿佛就是一幅活生生初元世界浮世绘!

    可恶这只是一面断墙,边角细微处已经随风风化,不然这精致笔划还将带给众人怎么样惊叹?

    岁月没有磨损断壁中央花纹细致,只是初接触到空气,金粉下白墙却瞬间有些发黑,不过却衬托出金色笔划金光灿灿。

    妖娆也是一阵惊讶,之前匆匆一瞥,她只看到金光符纹一闪而逝,没有想到再找到一处断壁,壁上细细描绘不是文字符印,而是人物惟妙惟肖绘画!

    “这是什么?”魍魉错愕地问道。

    “有些像是浮世绘,你们看这画功精湛,连眉目神韵与表情忠实地记录了下来,恐惧,愤怒,惊喜……暗中倾慕。”龙觉手指断壁上一一点过几个人物,顺着他指尖,众人是强烈地感觉到了他所分析出那些感情元素。

    “只不过他们衣着,比古籍中记录衣饰加古老。”龙觉绯瞳闪了闪:“你们看,图上百分之八十人额头系着玉带,这是初元大陆很久远之前审美标准。”

    龙觉发现给了众人一丝启迪。

    “是哪个能工巧匠进入了这个石穴,看到生存无望所以画下了这幅壁画?”魍魉问道。

    妖娆轻轻地摇头:“恐怕不是哪个能工巧匠进入石穴悄悄作画,我别地方也见过类似金粉断墙,这些断墙,可能这地穴形成之前早就存。”

    嘶!

    众人顿时倒吸冷气。

    “你是说……这是洪荒秘境没有被人发现之前就存人族遗迹?”过了半晌,魍魉小心翼翼地问道。

    众人虽然都不知道洪荒秘境从何而来,但也听师门前辈说起过关于秘境种种传奇。

    远古历史……或者说现存世历史资料中都没有提及这片神奇大陆,只是偶然有一天,一个精于空间奥义上四宗无聊强者与人打赌时不经意演算出了一处空间扭曲之处,于是带着自己朋友一同寻宝,就这样机缘巧合地发现了洪荒秘境存。

    它存世了多少年?它其中居民何方?它那丰富多彩物产从何而来……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

    只是第一拔发现洪荒秘境域主强者惨死,其后十年间,各派动用了无数隐秘力量才完全摸透了秘境禁制,打破了“人入即死”诅咒。之后才有每万年进入一批弟子历练挖宝惯例。

    后世弟子也偶有发现洪荒秘境中人族遗迹,纷纷其中得宝而归,传说神宗一件震宗之宝就源自洪荒秘境,所以“人族遗迹”才是从宗门弟子可遇不可求宝藏。

    然而洪荒秘境开启了这么多次,能找到遗迹大半早已经被人挖了个底朝天,还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一个猊穴!

    是因为进入猊穴人从来无人发现石穴后金纹图绘?还是……发现人也从没一人活着离开?

    包裹着巨大欢喜……是众人加焦灼不安心情。

    找到人族遗迹是好事,可是地穴中成堆骸骨与吸血妖物,仿佛预示着众人曲折前路!

    “我也感觉到过……”龙觉一阵沉思,以秘语悄悄知会妖娆:“我们这几日遇到吸血大吸,有一种扭曲时间感,仿佛一部分阵法年代久远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黄金断壁建立时就有人步下过一层禁制,然后又有强大符师改造了地穴,顺便改写了防御阵法某些特点。”

    如果这数量繁多吸血大阵都是通过改写之前就有防御大阵而出现,那么这工程就比一点一点绘施布大阵要轻松很多。也许几个人就能完成……妖娆现基本能够笃定地穴中吸血妖物也是外来之物。

    好不是猊卵中孵育出来吸血狂猊。不过猊兽是凶兽也是高贵之兽,气质应该与金粉雕琢断壁相似,一般情况下不会演化为这么阴森嗜血妖物。

    此时妖娆有些后悔没有把小舞带来。如果她,推演能力也便相当于拥有了天眼力量,这些绘金断墙显然给后人留下了什么启示与线索,可是她此时也没有这个精力把整个地穴墙面都凿出洞来看一遍哪里还有断壁吧?!

    哎!

    妖娆叹了一口气,目光飘向远方,可是就目光掠过地面时候,她视线就突然一滞。牢牢地贴一枚巨石上,放不开了!

    “龙龙!你看这个。”

    妖娆拉起龙觉手御空而起,转眼间掠上高处石间。两人站一处狭小而突出石块上,为了方便落脚,妖娆与龙觉身体便密密实实地贴了一起。

    感觉到怀中女子柔软,某人立即有些发骚,妖娆因为长期练武而修练出纤长均匀大腿就紧紧贴合他腿缝处。如果不是妖娆眼中认真神情,龙少爷多半以为妖妖现这是勾引他。

    “看这个,你想起什么?”妖娆伸手指了指石壁某处。

    那分外好听,还带着一丝娇憨声音。好吧,只有落某人耳中才显得娇憨声音已经迷醉了某人小心肝。眯眯笑着龙少爷加打力度抱紧臂中小蛮腰,偷了几把香,这才心猿意马地朝着妖娆手指方向看去。

    一看不要紧。

    龙觉原本就微微眯一起眼皮是闭得狭长,只是狭长中侧对着昏暗地穴,却几乎微不可查缝隙内绽放出一抹令人惊叹宝石色泽。

    像是没有开光玉石神匠手中被小心剖开第一刀,立即让所有以为看到废石众人看到了世界上珍贵瑰宝神光!

    龙觉看着妖娆指向一处石洞,轻轻地伸出了自己手。

    那石洞旁遗留着一枚淡淡指痕,洞壁依稀是一枚拳头砸入形状。

    “让我想起了……石中珍。”

    嗅了嗅空气中残留石中珍异香,龙觉收敛了脸上花痴,妖娆耳边说道:“这取珍手法比当日小舞细细雕琢多了一份从容与笃定。没有犹豫,没有猜度,也没有失手!很精准地取到了他想要东西。”

    比小舞还精准……妖娆心中也是这样想。

    不过能比天算精准,恐怕只有天眼了吧?!

    地穴中恰好存一个天眼!那么天眼持有者是不是也看到了石壁后黄金图绘?那些黄金图绘中是否记载了离开地下穴道方法?一时之间,妖娆极想找到这个天眼持有者,凭空气中残留石中珍之气,那天眼持有者还没有走远!

    “不只一个人。”

    龙觉以自己手取珍洞口比划着,残留着指印凹槽刚好容纳他大拇指,指印清晰,可以看得出指印主人气息浑厚。而那取珍洞口,却比龙觉握拳小上了一圈,仿佛是女子手印,刚好放下妖娆粉拳。

    只是粗略一眼,龙觉已经分析出这么多线索,不愧是皮相与头脑都堪称绝世男子,心有九窍,睿智剔透。

    妖娆轻轻点头,赞同龙觉推测。

    “只是不知道对方几人是敌是友,这充满血腥与杀戮地穴,空气中仿佛带着一股让人不由自主想要嗜血冲动。让天眼持有者不对我们怀有敌意是一件难事,如果能得到对方信任,也许我们就能早一点离开这里。”少女银铃一样声音让众人顿时看到了一片光明。

    地穴游荡时间太长,大家心情都被这昏暗潮湿空气染得发霉。无论是寻找出路,还是寻找安宝藏,他们都需要一个天眼。

    “我们去看看,毕竟得了石中珍,为避免精华散失,如果知道他好处人都会立即自己炼化,我不信能看到石中珍天眼会傻兮兮把它当功勋交给上层宗门。”龙觉胸有成竹地说道。

    “只不过如果对方入定,那我们这么多人找上门去,就算是想交好,也带着点有些说不清楚压迫感,如果对方是多心人,必然被对方厌恶,我们就无法提到天眼事。搞不好还会惹人误会我们要抢夺石中珍。”

    听龙觉说到此时,妖娆眼睛也扫过众人脸颊。

    看看苏……虽然这家伙不再一身污泥了,衣服也干净光鲜了,但是没有那土元素之气浓郁黄泥台子震压他身上煞气,这家伙澎湃气息怎么看怎么像个杀人狂魔。那瞪眼睛模样可以直接把人瞪死。

    再看看魍魉,好好一个眉目端庄男人,没事干脸上纹个鬼脸,身侧环绕着四枚漆黑而且邪恶魔骨,还有一个面容猥琐绿魂时不时探出头来,要多阴森有多阴森邪恶。

    妖娆这才真正觉得自己这批同伴……长得都太不像好人!

    难道这就是所谓气场?因为她特别排斥道貌岸然伪君子,所以朋友们不是黑暗召唤师就是类似妖魔狂人?

    “不怪我喂!”魍魉苦着脸:“师傅说长得太忠厚容易被人欺负,所以才给我又画了张鬼脸,我是好人。”

    “这个……”妖娆叹了一口气,对苏与魍魉说道:“我和龙觉去前面看看能不能找到天眼持有者,跟他们拉上关系,你们两先这里休息片刻,等我回信。”

    “好。”苏十分听话地蹲地上闭着眼睛向后一倒,无论任何地方,这家伙一闭眼就能睡过去。魍魉也恭敬地退到了一边,显然早就想细细研究一下刚入手四煞魔骨。

    妖娆与龙觉便一前一后,向远方轻盈掠去!

    要是天眼是女,靠龙龙出卖色相勾引到手,要是天眼是男,靠龙龙付出战力殴打入手……啧啧,是个好主意!妖娆看着龙觉那宽厚背影,一阵坑爹联想。

    两人行进了不多时便进入一片开阔谷地,果然看到不少陌生面孔召唤师三三两两盘坐地面上休息。听到风唳声,这二三十号战神突然警觉地站起身来!

    “谁?!”为首男子顿时抽出长剑对着突然跃入眼帘一男一女大声喝道!

    吓!

    怎么有二三十人之多?妖娆与龙觉显然估计错误对方人数。不过看这二三十人杂驳色泽衣物,三三两两抱团休息人员分布,妖娆料想他们也是地穴中不断汇合一起杂牌军。

    “西域龙域域主之子,与我朋友。”

    龙觉大大方方地出现二三十人面前。从气息上看,这些人中强也不过七阶巅峰,并不足以让他与妖娆感觉到棘手。而收敛了气息他与妖娆,也不足以让对方觉得危险。

    众人眼前一亮,立即被两个惊为天人闯入者绝世气质容貌吸引。

    大派弟子与世家嫡亲,哪个不是由天灵地宝堆砌而成?再加上遗传基因好,男子各个生得高大风流,女子各个生得娇媚明艳。但是与生俱来只是长相,气质与目光却需要后天历练。

    众人眼前男子一头赤红长发,斜披着件墨色长衣,微微侧头就能看到精致锁骨,如石刻般光滑肌肤。那绯红色绯子,让人一眼就沦陷赤红火海内,虽然温暖,但毋庸置疑,只要这男子心念一动,沦陷于他绯瞳中人影,必葬生于一片火海!

    “强大!这种压力,我只大师兄身上见过。”为首男子心中暗道。

    “我家师兄此修炼,闲杂人等请匆靠近,不然视为敌人!”男子向龙觉一抱拳,铿锵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