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41:命运之轮轰然向前

041:命运之轮轰然向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谷地下,有一个以幻力挖掘出来地下洞府。

    说是洞府,不过也是临时建造,内壁没有经过细细打磨,空间狭小,也没装饰桌椅,不过是刚好可供应两三人入定打坐不受外界干扰小静土罢了。

    洞府中三人,自然没有发觉谷地来两个闯入者。

    “天白,你这侍女可真是稀奇得紧。”坐正东主位上男子手捏一枚被石皮包裹石中珍,目光却是看向了姬天白身边紫衣女子,那目光中赤果果**让人毛骨悚然。

    不称姬师弟,而称天白,可见两人之间十分亲近。

    “希岐兄多夸奖,不过就是个天眼小丫头而已。”

    姬天白嘴上虽然不娇纵,但是看向身边女子目光却是稀奇得很。那闲适中带着呵护目光倒是让主位上那名为希岐男子不好意思再那样肆无忌惮地打量那面容娇美紫衣女子。

    这希岐是伏虎山十子第三席,如今洪荒秘境中也炼到八阶中级,战力仿佛比伏虎山第二席还略强一些,如果能活着走出洪荒秘境,怕是伏虎山年轻一代弟子排序也因他而发生变化。

    没有想到希岐也拾到猊卵巢穴木简与众多其他门派弟子一同进入了这诡异吸血地洞,也被生生困地底,与有过一面之缘姬天白不期而遇。

    这希岐不但实力强大,而且尤爱女色,宗门内建一筑,专门容纳入伏虎山又年轻貌美少女,美其名曰“万艳楼”。因为倍受宗门宠爱,所以从来没有人约束过他过分奢靡,只不过进入洪荒秘境,没有办法携带那么多娇妾美奴,那么多强大女修各个都是母老虎,不仅摸不得,连多看上几眼也有可能挨鞭子,强抢了几个小宗门不受重视女修狎玩,可是不是长得太丑提不起兴趣就是身子太娇嫩没玩几次就死掉。

    所以这些日子心中欲火可是憋屈得很。再加上眼前小女子目光惊恐,眉目清婉,是激起了他百般心思。

    秀色可餐美女当前,希岐还真有些心猿意马。

    无奈流云殿姬天白名声外,绝对不会做出与人共享美事,再加上他实力不可小觑,进入流云殿后又鲜少听闻有女子能入得了他身侧五米之内,现身边多出一个亲近女人,不知道有多稀罕。所以这强夺事……是不好下手。

    “素来听闻天白不近女色……”

    希岐邪邪一笑,嘴角勾起一丝玩味弧度。

    “四域世子与少年们还有为数不少恨为男儿身,不惜为天白换做花妆,成龙阳之好。不过看到天白此次带着一位姿色如此惊为天人美女出世,为兄才知道,不是天白不爱美人,而是东陆第一美人花明月还入不了天白眼。”

    坐上红衣男子狂莽,大红皮衣刚罩上两肩头就急转之下,陡峭地没入腰带里,前胸**,露出大片精健肌群,不见半点赘肉,还衬托出有力又性感精腰,那皮衣上隐隐浮现出虎纹,包边衣角连沿是直接翻起白黄色虎鬃,力与美,强健与淫邪,交织出一幅奢侈又颇有男子阳刚之气画面。

    难怪纵使臭名外,宗门也有大片师妹自己送上希岐门来,所谓放纵欲念,这个人身上淋漓致地挥洒出来。

    龙阳?

    希岐是暗中嘲笑姬天白不近女色,因为偏爱男风吗?

    没有那另一方绯闻主角出场证明,姬天白自然不会如见妖娆那次勃然大怒,听闻希岐暗中挑衅,姬天白不怒不恼,还是静静地看着自己身旁颤抖如羔羊紫衣女子。

    “我是挺喜欢紫痕,因为她乖巧,不惹事,她宗门势微,希望我庇佑她前程,我必庇佑她。只要她对我没有异心,我保她初元风风光光活下去。”

    希岐眉头一皱,再次体会眼前男子不好惹,他刚才话语中故意挑衅,倒是想看看这传说中蹁跹君子到底多有耐力,他果然不生气。回答话语中也滴水不漏,听不出他与这名为紫痕少女真实关系,是没有瓜葛侍女?还是放手心都怕化了心尖肉,眼中宝?

    眼前男子就像是一团漂浮天空中云,洁白却也朦胧,若有实却无形。

    实是拿捏不准。

    上官紫痕听闻姬天白说“庇佑”二字,时轻轻舒了一口气,可是眼中余光瞥到姬天白带笑眼中那一抹冷光,顿时狠狠地又打了个抖!

    他坦然地呵斥她不乖!会惹事!

    自被姬天白掳来这个陌生世界,上官紫痕一直忐忑不安,虽然她知晓姬天白朱雀大陆一切,但这些往事都已经不足以撼动姬天白现初元地位与声名,杀了她,或者放了她,其实对他并不没有实质威胁。

    但姬天白仿佛看上了天眼,又不喜欢让人发现她存,于是一直把她当影子般使用,除了必要时时候,她一直被拘禁狭小骷髅指环里。

    这一次再出来,是她运气。姬天白自杀光随行之人后,独自行走于地穴内,经过一处断壁时发现有金粉溢出,这才把她从戒指中拉出来辨认。

    走出来那一刻,上官紫痕就对自己暗中发誓……绝对不要再回到那暗无天日没水没光狭小牢笼了!她要阳光下好好活下去!

    所以走出戒指,她除了为姬天白寻找金粉断壁,还暗中为自己打算着。终于寻了那么一个时机,以天眼发现有大量人群向自己靠近,于是立即用石中珍香气引姬天白注意,然后纵声大叫,从而让自己身影暴露光天化日之下!

    众人即知姬天白有一个侍女,那他就再无可能众人随行情况下把她收入空间戒指里!

    一向心底纯洁,不喜攻心谋划上官紫痕,绞脑汁也只能为自己想出这么一个重见天日办法,可惜有些莽撞,所以既惹怒了姬天白,又运气不好地引来了对她心怀不轨强大好色之徒!

    真是倒霉中倒霉!

    若是姬天白一怒之下把她送给希岐,量她有三头六臂也逃不过被凌辱至死结局,可是万幸是姬天白也不是冲动主。他那句“庇佑”不动声色地斩断了希岐觊觎之心,但是她看得懂姬天白眸中冷冽……那意味着,他没有原谅她任性妄为!

    被姬天白目光一照,上官紫痕立即弱弱地低下了头,难道她此生只有永远受制于这道貌岸然伪君子?落霞宗怎么样了?师傅怎么样了?圣王怎么样了?满心苍凉。

    姬天白目无表情地看着上官紫痕,其实她此次莽撞根本都他掌握之中,地穴深处有人靠近,他会听不到脚步?

    不会……呵呵。

    只不过他不喜欢手中力量带着不臣之心,即然紫痕不臣,那就有必要让她好好受一番教训,眼前希岐显然就是一个很好威慑力,一旦有糟糕前程放紫痕面前让她比较,她让会深刻地知道他好,才会由心到身不由自主依附他。

    与希岐**比起来,至少他不会要她身子,也不会无端端折损她命不是?抛开这些自由什么,也不是那么重要要求了……

    其实上官紫痕引来希岐等人,姬天白很满意这结果,只不过借希岐恐吓紫痕,借紫痕利用希岐罢了!而且这诡异吸血地穴中,他也不喜欢独身一人,总要有几人活人,给他当垫脚石呀!

    这绝世妖孽心思之深重,从来就没有人能看破过。

    希岐捏着手中未开膜石中珍,一脸诚肯地对姬天白说道:“天白,我有手下二十八人,为此地护法,不如我们现一同入定,也能借彼此炼化石中珍散失灵气,让身体淬炼再上一层楼。”

    有姬天白赠石中珍,再念想着人家美貌侍女千娇百转,也不得不给个面子。何况地穴难道出,得到天眼与姬天白助力也是好事。

    “希兄建议深得我心。”姬天白手中也滚动着与希岐手中大小一样一枚石中珍。

    双珍,多亏了上官紫痕天眼才没有破坏这一对天灵地宝一丝一毫。

    看着姬天白那坦然脸,希岐倒也爽地率先把石中珍开膜向口中一丢,疾速陷入入定状态,他可不想姬师弟怀疑他等他入定之后欺负他那看得金贵侍女丫头。

    看到希岐身上缓缓散发出精纯炼体之气,姬天白脸上才露出一丝冷咧笑意。

    “紫痕……我能容你一次,不代表我还能容你第二次。”姬天白面色一转,邪恶地捏起上官紫痕有些颤抖下巴,知道希岐陷入入定也听不到他们对话。

    “你想摆脱我,我不阻拦,这世上有比希岐让你战栗归宿你都且去试一试,我包你比现抖得厉害。”

    姬天白唇几乎直接贴着上官紫痕耳,但是她没有感觉到人应有温暖,反而觉得那不小心碰触到柔软冷得像冰!仿佛一念之间就能化为尖锐冰刺,直接扎入她脑海,把她头骨碾成碎渣!

    “我不敢……”上官紫痕呜咽着。跟着姬天白这么久,他手段她也不是没有见识过,这男子,不是她记忆中那个皎皎如月温和似云蹁跹君子。

    他是恶魔!比恶魔还恐怖男人!

    姬天白满意地点点头,将储物空间中先天剑漫不经心地向上官紫痕一抛。

    玩味地看着紫痕扭曲小脸。这丫头不蒙面纱,确是绝色,不过绝色不绝色,这些与名与实力无关东西都挑不起他一丝兴趣。

    “这把剑借你用用。”姬天白慵懒地说道。

    “等下我要入定,你可以以此剑为我护法,也可以以这锐利剑芒……割裂我喉咙。”男子纤长手指指着自己光洁长颈,笑得风云中有霞光升起。好看好冰冷!

    他颈上有一圈镶玉银链,却不足以抵挡先天剑锋芒。

    说完这一切,姬天白恍若无人地吞下石中珍,与希岐一样立即陷入了沉沉入定状态。

    上官紫痕抱着那沉重先天剑,娇弱身子如风中秋叶一般瑟瑟发抖,她看了看手中重物,半帝幻器那夺目光华简直要灼伤她眼!

    这剑如其主,光鲜明艳却冷气四溢,不经意间一个碰触,就有可能让人支离破碎,鲜血飞溅!

    上官紫痕目光先天剑与姬天白脖颈上来回回荡了无数次,终犹如雨后苍古大树被雷霆摧毁,终轰然倒塌地一屁股坐了地上,整个人力气,意志,信念……这一刻完全溃散!

    她不是畏惧姬天白所说,脱离他之后悲惨宿命,她只是害怕,害怕眼前近乎于妖男子根本不可能被利剑杀死,他才是她大孽障,此生魔!

    入定中姬天白,仿佛回应着上官紫痕这无力一摔,嘴角间笑靥蓦地放大。

    世间之光,不敌这风华一笑。

    地面上,两人才走近众人视野。男子邪美霸烈之气已经让人精神振奋,蒙面女子气度也委实让人着迷。

    跟随希岐时间较久战神们对美人儿鉴赏能力也不是盖,玉匠能凹凸不平丑陋顽石中看找到玉髓,药师能一片荒芜沙地中一眼寻到碧草。

    那么色狼也能层层装束与面具下看出一个女子纤美肌骨如玉肌肤。

    缀着水晶面具让少女美中带着神秘,阳光从她耳后照来,那耳上细小金色绒毛散发着处子香甜,让人神魂颠倒。

    若不是为希岐师兄与客人护法,少女身边还站着那么一位绝世红发男子,这群战神早就想要伸手揭下面具一亲少女芳泽。

    修炼?

    龙觉看了看山谷中战神们分布,确是以防守之势各自为营,这也符合得到石中珍之人急欲立即炼化心意。

    “不知这位兄弟所说师兄是哪位?我与我朋友没有恶意,不过是陷落这地穴之中想寻个同盟而已,如果不麻烦话,还请兄弟代为通传一声。”

    龙觉露出好看牙齿,那俊朗笑,不仅能让女子迷醉,就连座男子都一阵心悸!

    太绝世!这等真龙之姿男子,绝对不是寻常人物!

    一时之间,那些强硬战神们也心软了下来,纵然希岐师兄说无事不可打扰,可是有客来访,也算是有事。有事便能小小打扰一下吧?

    哟……龙龙,你笑得真骚包。妖娆好笑地白了龙觉一眼。

    地下洞府中上官紫痕,依旧抱着先天剑不敢动弹,她不会傻到举剑去斩姬天白自寻死路,也无法丢下重剑落荒而逃,因为姬天白早就抽了她一缕命魂,只要她离开十步,姬天白就察觉。就算他入定中无无法伸手抓她,也可以入定后直接抹消命魂抹杀她。

    好狠心男子,抛给我先天剑,不过是让我内心又多一重煎熬吗?上官紫痕笑了,笑中挤出点点泪花,一滴滴落冰冷先天剑上。

    当年年少不知愁,只知一腔柔情都满满地藏心底,不敢高攀,默默看着他对另一古灵精怪少女浅笑。她默默以为,只要他开心……那便岁月静好。

    看他走上岐路,她彷徨,焦虑,终还是不忍把她天眼看到秘密公告天下,她愿他迷途知返,愿他洁白依旧,不染半点尘埃。

    可是她错了,大错特错,那些年月中那个朗朗少年不是误入泥潭,渐行渐远,而是他本就是地狱里生花,白骨中磨砺剑,他从未偏差,因为这是他从一开始就定下前路。只是开始他太光鲜太圣洁……所以天眼也便没有看得见。

    她曾经幻想自己即使得不到他那温柔目光,也能化为他力量。远远,扶植就好,以天眼,以落霞。如今天她明了,是自己想多了。

    心愿也算是达成,她成了他眼……只是过程有些出人意料。

    这沦为奴眼很可笑。还有他根本就看不上朱雀世界可笑!

    是,他要做便要世界巅峰,万古威名,世人永恒膜拜。这美好中与强大中,不需要有心。

    甘霖大帝吗?上官紫痕嘴角苦涩无法掩盖。还是……毁灭之雨?

    看着那依旧俊逸眉目,上官紫痕不恨,不是因为爱而恨不起来,不是因为害怕而恨不起来,而是因为太恨自己,所以反而冲淡了对姬天白恨。

    空有通透空灵之眼,连一个男子心都看不透!悔啊……当年月光与树下,如果咬咬牙把一切都交付那古灵精怪少女,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一错,满盘输!因为她不是精于计算女子。

    对不起妖娆,对不起宗门,也对不起阿斯兰特半帝,不知道这些人,可还安好?上官紫痕泪眼婆娑地抬头长叹。

    这一抬头,宿命之轮盘顿时发生了惊天动地变化,姬天白想不到,妖娆想不到,龙觉想不到,上官官紫痕想不到。

    雷霆震震!撕破浓云!

    冥冥之中就是有一只喜欢搅动凡人命运手,他没有偏颇地捉弄着世间所有人。

    姬天白不知道他这万中无一次短暂入定,与万中无一次没有将上官紫痕锁入戒指,时间就有那么微小一个罅隙,脱离了他掌握与查探。

    宿命之轮轰然前行!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