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44:养兽妖人何在?

044:养兽妖人何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这剩下三十多人,谁都不敢先动,一个原因是已经看到五个七阶战神因为靠近猊卵而被阵法杀气爆成血雾。\ gskynet\另一个原因就是……

    养兽妖人何?

    众人不信妖人养兽多年,终只是为了暗处观看大家争夺猊兽战斗。所以八成只有杀了他,血阵威胁才能除去。

    此时摩格忘记击杀姬天白,姬天白不再注意妖娆目光,所有人都静静散开自己神识,想找到那养兽妖人。

    养兽妖人必然不是这次从四域中进入洪荒秘境宗派弟子,所以要么他是洪荒秘境本土妖物,要么就是上一个万年没有来得及离开洪荒秘境老前辈,无论真相是这两个猜想中哪一个,都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你们是找老夫?”

    沙哑声音再次响起,钝钝声音刺得众人心中直发毛,无从判断声音来自何方,因为空气各个角落中都夹杂着这老者混乱气息。

    “老夫只是废人一个,不便现世,只是有心助小辈一展鹏程。”

    “有人说老夫杀人过多,嘎嘎嘎嘎,杀人者,杀一人为匪,杀百人称勇,踏百万骸骨者得千秋霸业,万代敬仰。可见小杀与大杀之间,也有不同诠释。”

    “老夫杀人,不过爱好养兽。兽即将养成,你们谁有能耐谁就拿去。这猊兽得鲜血滋养,未到圆满前不能契约。”

    “你们可以看看自己脚下血线,因为刚才死去五人血对猊兽滋养,让血线退后了几分……”

    养兽妖人故意拉长了语气:“只要猊卵吸饱鲜血,地上杀阵就会完全消失。”

    “信与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养兽妖人说完这一句话后立即收敛了声音,没有人能寻着他声音找到他藏身之地。

    只有他话中内容让众人胆颤心惊。

    养兽妖人意思……是让众人自相残杀,用鲜血喂饱猊卵吗?

    妖娆低头看向脚底,她刚才离鲜血大阵约有不到一丈远,现却足足隔了两丈!

    血阵缩小!

    如养兽妖人所说一样,当阵法吸食了鲜血之后就会缩小布阵范围,以这种方式破阵,只要有足够鲜血,活下来人便可一步步安全地走到放置猊卵高台旁去。

    鲜血浸满猊卵时,正好也是契约猊兽佳时机。

    “狂语!”

    一个男子指天咆哮!“我不要猊兽,我只要回到地面上去!若是我们所有人血,都喂不饱猊卵怎么办?如果我们杀得只剩下一人,谁还能与你这吸血妖人为敌?”

    确,传送阵也血阵中,不破血阵,既拿不到猊卵也回不了洪荒。

    这男子说得没有错,但是他指天咆哮之时,他身后一个同伴已经疾速召唤出一只巨大暴熊,明刀易躲,暗箭难防,特别是来自自己信任之人偷袭!

    呼地一道掌风,咆哮男子被熊掌一巴掌打入天空,落了血阵范围内!

    “师弟你……”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一团血雾又眼前绚烂地绽放开来!

    嘭嘭嘭嘭嘭嘭!

    血雾并不只一朵!希岐把自己身后四名随从同时丢了出去,蒙着面摩格向离自己近战神扑去。面容刚毅男子倒没有对自己雷奴出手,而是与自己那壮如塔山奴隶左右开弓,都想把自己边上陌生战神推入血阵内以血养兽!

    有人见魍魉气息只七阶中级,立即纵身向他扑来,可是这正合魍魉意!蝎魂与深海巨兽之魂两同时从四煞魔骨上爆起,将那三三两两杂鱼直接撞到了血阵中央,瞬间开花灿烂!

    姬天白,妖娆,龙觉气息强健,不主动出手,也没有人主动来伤害!

    哗哗!血浪汹涌澎湃声音不绝于耳,献祭了十几人后,高台上猊卵血腥之气重,血线有即将圆满趋势,而地面上嗜杀血阵也疾速缩小,众人脚下又多出三五丈安全道路。\ gskynet\

    这样很好!把弱者杀光,后剩下一人,才配拥有猊兽之卵!希岐心中得意地大笑,养兽妖人话他是不信,但那猊卵与传送传开口离得那样近,消减了血阵杀伤力之后,后一刻找个间隙避开妖人,直接离开应该没有问题!

    虽然血阵再一次缩小,可这一次没有人再向前一步。只是电光火石之间,三十多人已经锐减到十七八人。

    众人迅速三五抱团,有些人不想死,不想打,也迫于希岐这种疯子想要敛血心情,只得召唤战兽进行自卫。

    “不要上当!我们要是都死了,那养兽妖人就趁机钻了空子!每个人都得死啊!”有人咆哮!

    “我们应该先杀了养兽妖人!千万不可自相残杀!”

    “不如放我走,我不参与猊卵争夺,我继续地穴中寻找别出口。”宁可耗死洞内,也不想血溅当场。

    哭泣加咆哮都是刚入七阶战神,八阶战神却没有一个说话。

    说实,妖娆与龙觉是万不可能相信养兽妖人胡话,可是他们也拦不住希岐等人疯狂。

    希岐等人疯狂,并不盲目。

    “你们以为来了就能走吗?”面容刚毅八阶战神说道。“你们放弃夺兽,我却还惦记着你们血水破阵,总不能让我自己上去放血吧?”

    此人明显也是一个冷酷无情主,身前巨蛇与蜥蜴型战兽目光死死盯着说话几人。

    “其实想想都知道,养兽前辈实力绝对不低于天人第一衰,是跺跺脚就能震死一片人恐怖存,整个伏虎山,太上长老中也不一定寻得出一个天人强者,这么传奇前辈若是想取我们鲜血有何难度?还要这七弯八拐费力想出让我们自相残杀方法干什么?”

    希岐目光湛湛地分析:“所以我相信前辈养兽送人说法。何况……”

    他阴冷目光扫过众人脸。“如果前辈有恶意,低于八阶蝼蚁也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倒不如化为血水,滋养兽卵!”

    希岐话音一落,顿时召唤之光四起,五颜六色威压爆发!兽吼声连成一片,震得大地颤抖,土石簌簌剥落。

    众人电光电石之间扭打了一起!

    妖娆不急不缓地召唤出丑丑,龙觉并没有使用炎,而是挑着他大岳之剑,小兔子闻到丑丑气味疯狂跳出,预备扑倒丑丑帅哥,可是看到眼前打得肢体横飞恐怖场面,顿时又抽噎着弱弱遁入龙觉幻兽空间里再也不敢出来。

    苏也没有召唤战兽,离开黄泥台,他本身就散发着凶兽大凶大煞气息,俨然凶兽一枚。

    四人中只有魍魉实力弱,不过这走运家伙被妖娆龙觉与苏直接护了中央。

    四人没有参与战乱,不过也不时有不长眼向四人飞来!

    妖娆此时不会去救人,虽然明知人死得越多,陷入养兽妖人陷阱可能性越大,但是众人此时已经陷入一种嗜血疯狂,拦都拦不住,空气中混杂着求生欲念,夺宝贪婪,嗜血痛还有阴谋萌芽。

    事到如今,她只能全力保存自己大力量,防范危险时刻到来。

    姬天白杀人唯美,指尖飞出青蓝色冰蝶群,一波过境,就将正反抗七阶战神撞入鲜血大阵内。

    希岐召唤是银鳄,半人型化巨鳄横冲直撞,撕碎了无数幻兽。

    刚毅男子雷奴,仿佛比战兽凶残,肉身无惧幻兽撕咬,还附有雷霆对一般幻技豁免。

    摩格战兽就是血豹!只不过他一直掩面,一时倒没有让姬天白认出来。

    刀光剑影!幻技飞舞如流星。

    幻兽冲、撞、咬、啸、抓!

    召唤师手中武器挡、挑、戳、斩、压!

    乒乓声不绝于耳,血雾团团绽放如烟花!热烈中带着无情与决绝。

    一柱香时间,地宫已经一片狼籍,经过这么多强大战神拼命争斗,地宫能勉强介于坍塌与不坍塌之间已是一场奇迹。大殿两旁珠宝已经被碎石深埋于地下,金粉修饰天顶地上碾成了渣,活着人数量锐减,不过没有尸体,因为尸体都丢向了鲜血大阵,空气中也不带血腥,每一滴血都不浪费地滋养着那枚光华流转猊卵。

    呼呼……呼嗤……

    沉重喘息声此起彼伏。

    杀几个七阶战神不费什么力气,可是杀人时还要防范其它八阶战神恶念头就不是什么简单事了。

    一战之后,天空中就只剩下妖娆,龙觉,苏,魍魉,姬天白,希岐,摩格,刚毅男子与雷奴九人。

    希岐微微抬头,余光看到鲜血大阵已经缩小到极致,而那猊卵上血线也只差一毫就要完全被血光盖顶。

    “哈哈哈哈哈!”希岐胸腔内回荡着隆隆笑意。原来不用把所有人都杀光,看来再死一个就足够。要是真要杀了这么多强敌,他也觉得棘手!

    知道希岐心中想什么,因为大部分人都抱着与他同样念头。

    “别打了。”不知道谁这样说了一句。九人分列九个方位,面无表情地相互扫视。这目光中都带了刀子,彼此知道对方都思考,牺牲谁才合适。

    九人中,明显雷奴与魍魉实力弱。

    魍魉头顶已经冒出密密麻麻冷汗。有几人目光已经如毒蛇信子般爬上了他心房。

    “想都别想!”

    妖娆,龙觉与苏同时大喝,一步踏出,三人节奏是如此相同,两个八阶初级,一个八阶中级,几乎占了九人一半战力!顿时喝退了众人不怀好意目光……不可碰魍魉!

    喝声隆隆,几乎三人踏出同时,希岐与摩格同时向刚毅男子那唤名“雷奴”随从扑去!

    风影得不可以肉眼捕捉!

    不想同时得得罪三个八阶,那么杀了肉厚血多雷奴才是好选择!摩格身上杀气隆隆!希岐是势必得!

    刚毅男子先是一惊,下意识想要阻止,手却生生顿半空中,闭上眼睛,眼角隐忍地抽搐,他知道,他拦不住!

    看到主人都是这样表情,雷奴是惊恐不已,这塔山一样男子拨腿就跑,可是哪里跑得过杀红了眼睛八阶中级战神?

    希岐扼住雷奴手腕,狠狠一捏便发出骨碎声音,雷奴痛苦尖叫声让刚毅男子眼角抽搐得加厉害,但是他只是迈出脚步疾速向血阵中高台冲去!

    鲜血足够,猊卵血祭成功,那么牺牲一个卑微奴隶,换得强大战兽也是值得!

    雷奴脸上写满了愤怒,憎恶,惶恐与不甘!虽是奴,却是师却是友,他陪着少主长大,教他格斗驭兽,他弱小时为他遮风避雨!想当年仇家来寻,他替主人挡了一百二十八剑,生死之间徘徊数月才逃出生天,那些旧伤成为他晋升瓶颈,他并没有一丝怨言。可是他生命后一刻,少主却如此无情对他!

    高大如塔山一样奴录,死亡来临之前,心念已成灰烬,他脸上写着死意,再也不反抗希岐拉扯,自己坠入鲜血大阵之内。

    雷奴后放弃与死灰面色都落入了刚毅男子眼里,他心中一痛,脚下步速却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以后当年问鼎至强,自会为雷奴重建华丽衣冠塚!告慰他天之灵。

    希岐,摩格,刚毅男子脚下生风!一个比一个!谁,猊卵就是谁!

    而妖娆,龙觉,苏与姬天白却缓缓地跑了几步便站原地,面目凝重地看着眼前飞逝而去三人。

    “妖娆不去?”隔着不到百米,姬天白面对三个八阶毫无压力,这就印证了妖娆对他是九阶战神猜想。

    “姬师兄那么聪明都不去,我自然也不会去。”

    妖娆细细打量着姬天白衣饰。她知道姬天白一贯不喜欢佩戴太多装饰幻器,但此时手指上有三枚戒指,脖子上还挂有一枚镶玉银链,她此时想:到底哪个才是囚禁上官紫痕储人幻器?

    这两人关系有些奇怪,明明是死敌,却经常见面就如老朋友一样假惺惺地打招呼,实际上是因为两人都没有一击将对方完全杀灭十足把握,所以不过是相互猜测着对方底蕴而已。

    风啸刺耳!

    雷奴壮硕身体血阵上爆出璀璨巨大一团血雾!一阵刺眼红光腾起,猊卵分外惊喜,血线遮蔽卵顶,整枚兽卵得到了脱胎换骨洗礼!妖邪中带着一丝让人神魂颠倒威压!

    异兽苏醒!带回初元便是兽神!而他契约者……兽神召唤神!

    希岐,摩格,刚毅男子眼中爆发出无头贪婪,

    希岐以元素奥义加速,摩格以血豹加速,而那刚毅无情男子居然以一种诡异黑色旋风加速!速度实是得惊人!

    势必得!

    飞廉!没有想到刚毅男子居然契约了一只传说中速度,几乎世人从没有真正看到过原型风系幻是兽飞廉!

    疾风过境!掠起空气向两岸排开!空间俨然有被速度扭曲波痕。

    飞廉不是兽魂,本应该有凝结成实形身体,但因为它得让人捕捉不到速度,使飞廉众人眼中变成一团不可分辨烟云,连带着它背上刚毅男子也同时化为雷闪!

    不好!希岐与摩格万万没有想到此时还有一匹黑马冲出!名不见经传男子居然电光火石之间超过所有人直扑那已经圆满猊卵而去!

    要是他以这速度提着猊卵冲入传送阵中,以后天大地大,再想寻他是再也不可能事情了!一时之间各种情绪涌上希岐心头!他发出各种幻技想把男子凭空打落,但是所有幻技都犹如石沉大海,摸不着飞廉毛皮。

    其实飞廉加速时间是有限,但这半刻抢夺中却是绰绰有余!

    下一秒,男子已经一把提起猊卵,没有哈哈大笑,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众人只见那淡灰色身影顿了顿,然后疾速向传送阵飞去!

    就希岐咬牙切齿之际,众人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古怪声音!

    咯吱咯吱……

    就像是老鼠黑暗深处啃食着坚硬食物发出悉悉索索声音,又如同阴雨之后有什么邪恶种子吸饱了水份正欲从地下咄咄萌发。那细小又闹人零星碎语慢慢汇成暗哑潮声,由四面八方而来,碾压着场所有人心脏与神经!

    诧异目光中,整个大殿开始坍塌!

    摩格下意识地用手遮蔽着自己脸,以防天顶掉落碎石砸到头,可是那些剥落石屑与尘埃就像是不属于这个时空,眼见着轰然坠落却又如同无物一般,畅通无阻地穿透众人身体,地面上狠狠砸下再弹起!

    场面激烈,但没有实质伤害!像是让人静看一场繁花凋谢之后翻天覆地颓败!

    高墙金顶陨毁,众人眼前又出现高墙金顶,与刚才所见场景绝无二般!改变只有几样东西!

    地面血图澎湃!传送阵消失不见!刚毅男子如获珍宝一般抱着猊卵,变成了一干枯老头正狞笑大头!

    “嘎嘎嘎嘎……”干痕唇中发出沙哑又刺耳笑声,听那声音从怀中来,看到自己抱着一个从未见过,浑身上下散发出尸臭气老头!刚毅男子一个趔趄差点吐着白沫从飞廉背上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