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45:我们……联手吧!

045:我们……联手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幻境!怎么可能是幻境?”希岐吐血!

    哪里还有猊卵?那干枯老人头与消瘦身体才让人异常惊悚!

    众人来之前明明都张开了神识!怎么可能这么多八阶战神连真实与幻象都分不清楚?希岐这样怒骂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身体诡异地动不了了!

    震惊!

    这又是怎么回事?鲜血大阵之下,还有一阵细密金色能量回路流动,鲜血大阵中央盘坐是干枯邪恶老人,而金色大阵带有一种无法拒绝吸力,把冲入血阵希岐,摩格,刚毅男子全部定身于原地!那金光闪闪阵符,一直延展到肉眼不可见黑暗里!

    两幅阵法交错,神圣之金与嗜血之红,让安定与暴虐之气诡异地杂糅一起,鲜血中生机,源源不断流向枯坐老者!

    好精妙邪恶阵!

    这哪里是以血养兽?分明是以血滋养自己!

    不然没有大派底蕴滋养,这老者气息又怎么会带着天人五衰强者威压?

    姬天白看了那盘坐地老者一眼,青天流云布锦,老者臀下露出干净一角。姬天白眸中光华猛地一跳!随即开口:

    “造天幻象领域!”

    “这造天术已经修到了扭曲真假地步,木庵前辈果真是我流云殿万年前精英人物。”姬天白清朗声音空气中震动,俨然猜到了吸血妖人身份。

    听到“木庵”两字老者也不由地眯起眼睛打量了姬天白一眼。

    “流云弟子,没有想到万年后还记得木庵名字。”妖人算是间接承认了姬天白猜测。

    干涸唇中挤出这一串触目惊心声音。老人也注意到姬天白身上青天流云幻袍,那眼中精芒犹如刀刃一般给姬天白带来短暂刺痛。

    木庵!

    苏曾经提到过数万年前失踪强者!流云殿前三席,拥有无与伦比幻象领域!曾经被人视为流云殿百年后弟子中第一人!可是几万年前也洪荒秘境中失踪。

    居然还活着!就算他是天人第一衰强者,也应该早就耗了阳寿,看来聚人鲜血,正是这老妖孽延寿手段!

    鬼鹤想活,抛弃了自己身体,寄生灵魂于幻器。木庵想活,抛弃了人性,杀人放血,以血养体,强行弥补自己阳寿!

    妖娆与龙觉暗叫不好!没有想到真有人能活几万年!

    他们捡了个灭合溟台万年前无耻鬼魂鬼鹤,这姬天白也要捡个流云殿万年前老鬼木庵吗?眼前妖治老者,可还是活生生人,经过万年历练,实力绝对天人第一衰!如果这两个人联手,他们哪里会有活路?

    四煞魔骨上,鬼鹤都拼命战栗!显然畏惧木庵气息!

    “嘎嘎嘎嘎,现已经不再是造天幻象领域,而是大造天术。”干枯老者语气中带着得意,看来当年成名战技实力此时已有大幅度提高。

    “只要老夫看到过东西,都能抽出一缕本源,将虚物凝结成神识也无法辨认实物,这苍茫万年,也只有这与生俱来小把戏陪老夫渡过漫漫长夜。”

    原来众人刚才看到血猊,传送阵,不过都是木庵领域中复刻幻影而已!只不过这幻境,比一般幻象术真实百倍!实让人防不盛防。

    木庵看到姬天白,倒有了说话乐趣。

    “每万年等待一批食物进入洪荒秘境是多无聊一件事?老夫年复一年地改造地穴,雕刻木简,等得就是鲜血浸染这该死定身阵!”

    妖治老头手指狠狠地戳着地面上那金光闪闪阵图。猛地抬头看向姬天白,双眼遍布血丝狰狞又恐怖!

    “小辈,你能想象老夫与猊卵只差一步,却一步间枯坐万年痛苦吗?”一字一句,犹如泣血!

    不错!这种痛苦所有召唤师都能体会!就像境界一样,如果得不到,远远眺望也好,可是偏偏就有那么某些时刻,明明知道自己与力量只有一纸之隔,但无论如何挣扎索求都无法把那折磨得自己生不如死力量握手中央。

    这等郁闷与吐血心情,可以把人活生生憋死!

    众人缄默。难道木庵妖人也是万年前为寻猊而来,后被困了定身大阵上吗?不错!他应该见过真猊卵,不然无法以大造术复制猊卵气息与幻影!

    木庵猛地用手一扯!黑暗如潮水一般他身后散去,有什么东西黑暗中散发出夺目光芒!

    一座高台拔地而起,光滑玉台高而神圣,地面上困住希岐,摩格,刚毅男子甚至木庵金光大阵正由这高台基石发出纵横经纬交织而成!

    高台之上,静静放置着一枚椭圆兽卵,强光照耀下为金色,暗光照耀下为银色,随着光影变幻,呈现出流光溢彩仙云色泽!

    众人这才看到真正猊兽之卵!看到此物,所有人都陷入了短暂呆滞!仿佛之前遇到困难与是威胁都随风飘去,付出一切血泪都只为有生之年见到它!

    这比幻象中看到气息浑厚百倍!大造天术可以模拟它气息,却模拟不出它澎湃生机与让人灵魂悸动恢弘气场!

    猊!

    木庵目光也随即狂热!地面血阵中一充盈鲜血不断冲刷着他身体!像暗涌咆哮!翻腾跳跃中宣泄着它们压抑以久**!

    “起!”木阉沙哑声音再次响起。应和着奔腾血浪!

    一阵摧枯拉朽剧大声响顿时从他座下发出!被定身于金光大阵上数万年,木庵身体已经与大地粘连一处。

    此时鲜血圆满,他欲借力站起!

    木庵身体缓缓移动,妖娆惊愕地看到那肌骨与地面相接之处缓缓拉伸出无数犹如血管经脉一般鲜活细肉。一簇一簇连着木庵肢体与大地,场面无比诡异!

    木庵脸上因痛苦而展现出扭曲表情,原来他金光大阵上绘制鲜血大阵不仅维持着他生机,还以本身带有妖邪之气不断腐蚀着金光大阵定身能力,可以看到,位于木庵四周金光尤其黯淡,有甚至带着斑驳血痕。

    腐蚀定身阵!他要站立!

    哗……啦……噔噔噔!

    木庵左腿已经由盘坐状移动为半跪状!一股蛮横气息如刀剑一样割着众人脸。气血郁积心,滞留不前。

    妖娆眼前是如疯草一样飞舞血肉经脉!连接大地与**是结合处断开,赤红之血疯狂向外迸射!交织地面上经脉犹如虫豸一样一堆压着另一堆热烈地蠕动。

    这邪恶万年老妖,将自己与地面粘连处增生骨血无情震断!顿时发出肉痛而清脆迸裂声!落众人耳中,妖娆只觉得自己也能切身体会那撕心裂肺煎熬。

    痛……换自由!

    这么多年积蓄小辈精纯浓血,终于让木庵身体蓄满反抗定身阵力量!

    希岐,摩格与刚毅男子大惊失色!他们三人也被定身阵牢牢困住,无论手脚都无法用力,僵硬得就像木头桩子。而那近乎于妖邪老者却正欲站起身来!

    对于拥有猊卵他们再也不抱任何希望!吸血老妖实力实出人意料。没有大阵困住木庵,谁敌得过五衰强者力量?这三个欲哭无泪八阶战神只求木庵起身之后不会兽性大发突然杀光所有人!

    希岐汗如雨下!若是妖邪走了,他还被困定身阵中,难道要继承他衣钵,每万年吸一次血,才有可能自己肉身破灭前活着离开?这种残酷命运……他可接受不了!

    刚毅男子是肌肉抽搐,他离吸血老妖近,刚才还把他头当猊卵抱怀里!一想到这里这从来不曾心悸男子有一种想要立即晕厥冲动。

    因木庵站立动作,高台上猊兽卵顿时不安地颤抖起来。它不喜欢这个准备契约它人!

    猊卵上散发出一阵柔和金光!这金光照耀之下,刚支起左腿木庵身体重心一低,嘭地一声再次落入大地,地面轰然塌陷,左膝顿时发出清脆骨碎声!

    定身阵中,木庵力量只能发出三成。

    “你这个畜生!”

    木庵睚眦欲裂!看着猊卵表情滴血!

    “老夫就不信驯服不了你!”

    只要越过定身大阵,猊卵唾手可得,而且未出生幻兽,绝对没有反抗强契能力。

    他一把提起被定身大阵困自己身边刚毅男子,毫不犹豫地挥手撕成两半!男子甚至连“啊”一声力量都没有,就直接步上那可怜雷奴后尘。

    漫天血雨,立即当空落下,被无形之风卷成一道赤霞,直接灌入妖邪老人体内!

    木庵身上血光爆起!八阶战神精血与生命之力为他带来了无穷能量!身体像风囊一样被吹胀,他左膝再次提高,肌骨以肉眼可见速度飞速复原!强悍生命力,让人看得一阵心惊肉跳!

    “小徒孙,这里只有你一个流云后人,与祖师爹联手!破了这定身大阵!”

    木庵一边继续站起,一边指着姬天白鼻子说道!那大喝声惊得希岐一阵战栗!

    “联手!助我破阵!”

    所谓联手,就是把场其它活人,都杀了血祭吧?!看来因为猊卵出人意料金光镇压,木庵需要多鲜血!

    听完木庵话,姬天白双手拢袖子里,狭长眸底泛起森然冷光!身上银光乍起,神情仿佛如同降世之神!

    “天白!天白!不!姬师弟!这是你流云老祖!为我求求情吧!我希岐以后愿唯你马首是瞻!放我一命!先杀别人!流云老祖威武!自当赢取兽卵!多杀我一个不多,少杀我一个……我还有些用处啊!”希岐大叫!

    摩格却是咬着牙死也不出声!他想得到猊兽,不过是想杀了姬天白那道貌岸然无耻之徒!现自己失手,又怎么会求他?如果姬天白知道他是谁,为了封锁他是贱人他不举事实,一定会再次杀他!

    妖娆看着姬天白,没有说话,只是手中提着黑刀,手指紧了紧!

    姬天白目不转睛地看着指向自己木庵,只是一秒,又转头看向妖娆。

    两人远隔百米,不过视线还是轻而易举地冲撞一起。

    眸如星,长眉入鬓,长发松松以丝带束身后,两鬓长发却是垂胸前,随风轻轻飘起,让这一身银光,眉目英俊圣洁男子显飘逸之姿。

    绝世无双,难怪那日就算那么多女修看清了他面目,还是心甘情愿死他剑下,

    风朗朗入林,月皎皎照夜,清泉淙淙,细雨朦朦,飘渺神俊,世间月华,都不足以形容他清朗。世上有一种妖孽,就是专门生来收人魂魄然后让人欢喜着尖叫着疯狂着坠入地狱!

    妖娆站得笔直,怕怕看着姬天白身上灵力爆起,脚下召唤阶纹由八阶中级飞幻化为八阶巅峰……为九阶……为九阶中级……

    她脸颊上都没未曾浮现出一丝错愕表情!

    九阶!

    九阶……中级!

    希岐后脑勺顿时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闷棍!连被定身大阵锁死原地都没有这样吃惊!

    姬天白!九阶中级战神!犹比宗门长老强大!这种实力,怕已经不是流云十子第一席,而整个洪荒秘境第一席吧!他他他他……他一直隐藏实力!

    展现出真正战力姬天白向妖娆与龙觉踏出一步!只是一步,身影扭曲空气里,下一秒,已站妖娆面前,没有人看得清他身法,只是那一晃一现背影中仿佛蕴藏着无上天地法理!

    好强!

    “嘎嘎嘎嘎嘎嘎!我流云殿弟子,果然人才辈出!你这小辈,老夫喜欢得紧!”看到姬天白突然爆发,木庵老头仰天大笑,笑声中带着淋漓致酣畅。有了姬天白帮助,他只要专心撕开被定阵上希岐与摩格取血就好。那些会跑,让这九阶小辈抓来就是!

    “妖娆,不愧是你,只有你与龙觉,眼中不曾露出惊讶表情。”

    姬天白冷淡目光扫过瞠目结舌魍魉与苏等人,自然知道自己现展现实力有多惊人。他伸起手直接摘下了妖娆面具。

    妖娆没阻止,脸上表情果然平淡无波澜。

    “姬天白要是没有这个实力,我才会吃惊。”妖娆对着姬天白露出洁白小虎牙。

    “呵呵……”

    姬天白羞涩一笑,将银面具小心地塞到妖娆手中。

    “有面具视线会被遮蔽,不好打架。我们……联手吧!”被银光笼罩男子吐气如兰,仿佛两人还是朱雀大陆初见时那样没有芥蒂,十分亲昵对话。

    我们……联手吧!

    苏双目一震,原本就张开嘴巴现张得大!要是再用力一点,脖子就会抽筋,下巴也会脱臼!

    这是姬天白会说话?

    他记得妖娆说过,这流云殿姬姓弟子比洪水猛兽可怕百倍千倍,如今天见他突然爆发出惊人九阶中级战神之力,他才深切地明白了这人能隐忍藏锋到何种地步!他……是寻常人完全不可预料之人!现妖人木庵向他抛出橄榄枝,明明对他来说是大利益,同宗总不见得相残,他却于不可能之时,走上前来要与妖娆龙觉联手对敌?!

    这是陷阱!拙劣陷阱!一股磅礴戾气苏胸腔内轰轰回响!

    “好!”

    石破天惊!

    妖娆想都没有想就答复了姬天白要求。

    这清脆而果断回答震得苏胸口立即瘪了气!但妖娆脸上没有半点迟疑,眸底没有半点冷光。反而嘴角带着嫣然笑意,如初雪融化之明媚暖阳,就这样坦坦当当,说出一个“好”字之后,转身召唤战兽,把周身空门都留给了姬天白!

    妖娆疯了!这是苏第一个念头!不……疯都没有这么彻底!她是姬天白以秘法蛊惑了心灵!这是苏第二个念头!他刚想扑上去,披头盖脸斩出一刀,把妖娆打醒。可是再看龙觉……

    这诡异时刻,龙觉虽然绯中隐隐有火光升起,却出人意料地没有出声!

    这是怎么回事?

    就连羞涩笑着姬天白也略微一滞!一滞之后,他内心大动!自己刚才那一滞,是他有生以来曲指可数心跳漏拍!他怎么会惊?这本是不能容忍瑕疵,但是妖娆平静太惊世骇俗!他料想她会说好,可是这“好”来得如平地惊雷过份果断!

    姬天白手指一抽!

    她……长大了!

    再也不是那个虽然狡黠,但还是极容易被人将情绪玩弄掌股之间,张牙舞爪小猫咪!

    她已经学会控制自己心性,生死攸关时刻速选择有立位置保护她自己与她珍爱朋友安全。即使与死仇联手去获取急迫利益,她也不再无谓地看守那些所谓道德与操守底线!

    不是抛弃了底线,而是抛弃了无用浮躁,她所坚持,只有活着与强大!

    有这样信念人,很恐怖!

    姬天白狭长眸内顿时爆发出巨大精芒!星芒湛湛,其内暗潮澎湃,如黑洞一样漫无边际!

    ------题外话------

    近爱上羞涩这个词~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