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47:心跳停滞的三息时间!

047:心跳停滞的三息时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妖娆这一击之下,身体猛地向前倾倒!

    但是没有姬天白预计中血光四溅,而是骤然听到清脆犹如凤鸣金属相撞击声!

    铮……

    余音不止,震耳欲聋!妖娆身后一片黑芒震动!

    反手刀!

    姬天白袭入后心之时,妖娆手中黑色长刀已经反手掠于后背,硬生生架下姬天白毒辣一计斜斩!

    强大作用力,撞得妖娆向前一翻!姬天白力量与灵力还是无法抗拒地对她身体造成一定打击,但这小打击对实力相差整整一阶一层次两人来说,已经是好结果!

    妖娆擦了擦嘴角,冷冷一笑,她怎么会不知道姬天白会有这样奇袭?这人算计与内心之冰冷,她看透了!

    那强大先天剑气刚好把她猛地送到百米之外,一击之后,为两人之间留下了一个足够安全距离!妖娆眉眼弯弯地转过头来。\ gskynet\

    “天白好。”不加修饰赞扬。

    少女明眸贝齿,笑得犹如三月暖阳下初春热娇艳鲜花。没有面具遮掩,这笑靥就有吸走世人神魂蛊魅力量。左角一缕长发编成小辫子斜斜从额头弯过,拦着碎发不要跌入眉眼,右耳后与垂得犹如锻面一样长发挽一起,清丽中不失俏皮。

    一身蓝衣有些像短打,比幻袍贴身许多,但又多了轻纱裙与腰上缎带,干练中透露着少女柔美多情一面。

    无双美人,剪水瞳中一汪泉。泉水里写着……我叉你剁你砍你你去死全家!

    姬天白脸上一滞,手中先天剑迸发风涌之力没有半分消减,不到半秒,姬天白又换上眉目温柔表情。

    “今天是第二次让我吃惊,这样不好。”

    姬天白纤长手指揉了揉自己眉心。

    “妖妖,你太了解我了。这样……很不好。”

    虽说着不好,姬天白脸上笑意却是逐渐放大,有湛湛之光从他身上发出。

    如此英俊男子,笑起来是极美,特别是器宇轩昂持剑时,背挺得笔直,手壁绷得绷紧,所以能展现出身上均匀有力肌肉,两鬓长发垂胸前,两侧浓眉却如剑影斜入鬓角,气质温和儒雅中带有不可染指坚定庄重。

    好蹁跹男子。俊脸上写着……我帅死你闪死你用目光戳死你下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

    我擦!

    这是什么情况……

    魍魉与苏也看出端倪,这两个妖孽是死仇!越是笑得风骚就越是代表他们心中对对方杀意有多强大!不过要不要这么让人应接不暇?

    应该战时候联手对敌,不可能战时刻却毫不犹豫提刀相向,不死不休!

    他是那切不碎炒不烂磨不平铜豌豆。

    她就是烧不化斩不镇不灭绕指柔!

    两个足够狠,两个足够辣!

    他想暗算她?呸……没门!她想抹灭他?噗……做梦!

    “要不……杀了龙觉?跟我过。”姬天白厚颜无耻地指着妖娆对自己一勾。

    他倒不是因为觉得自己有多喜欢妖娆,不过这样对手,实是难得。恨得牙痒痒,食不能安,夜不能寐,但心中那颗无度追过强大心,又矛盾地希望这样对手能一直磨砺自己战力。如果能挟制妖娆,他一定不像拘着上官紫痕一样天天关着她,绝对经常放她出来玩玩。放身边,会很有意思。

    “你自杀,抽魂,我让小纳陪你。”妖娆震着手中黑刀指着姬天白,挤眉弄眼。不过却是看着一直憋着怒龙觉。

    那家伙又醋了,等下需要特别安慰。

    噗……

    魍魉喷血,趴地上蒙面摩格也喷血……所谓无耻,天空中对决两人算是极品了吧?

    “我是九阶中级,你也知道我还有力量没有使出来,你觉得仅仅躲了我一剑,就能杀了我吗?”姬天白小娇羞地笑着。

    “实是看不下去了!太无耻了啊啊啊!”苏举着黄泥台子就向姬天白拍来!

    还有魍魉,知道妖娆与姬天白这貌似轻巧对话下,两人灵力已经天空中无声地对决了无数次!因为两人身上传绷紧灵力,妖娆光滑额头上已经渗出细密汗水。\ gskynet\

    可是出人意料,龙觉虽然脸憋得发黑,绯红眸子都深沉为厉鬼般赤焰,但他居然伸出手攻击……哦不!捏着正欲冲出去苏与魍魉两人衣领,疾速向后退去!

    退之前,他眸子死死盯着妖娆,不是生气,而是写满了焦虑与叮咛。看来妖娆又逼着骚包龙少做什么他万分不想干事情了。

    姬天白双眸一缩,顿时也疾速后退!

    他自诩实力强大,可以完全不把妖娆与龙觉合力放心上,但是他这是第一次看到龙觉远离妖娆。那么条件反射地,他感觉到未知威胁!

    来不及!

    妖娆朱红檀口轻启,对着姬天白嫣然一笑:“幽蓝……领域!”

    这定时力量,就算面对木庵她也舍不得用出来,还是姬天白待遇高,这数月只能动用一次力量,只有用姬天白身上她才不觉得亏本。

    一股磅礴幽蓝风暴从妖娆身上升起,如狂浪,不分敌我地向四面八方拍打而去!空气中带着一丝凝凝重又奇异气息。瞬间攀上了姬天白脚踝,大腿,精腰,胸膛……错愕脸颊与飞舞长发!

    时间……停滞!

    姬天白以一个古怪姿势定身于天空中,身体向后仰起,右腿蜷缩,腰部半扭,正是转身欲逃那一个刹那!

    自张开领域,妖娆就感觉到身体负荷加重万倍!嘭嘭嘭嘭!二毛,小白,丑丑纷纷灵力不支返回她幻兽空间,妖娆一阵头晕!要困住比她强一阶一层次姬天白实不易!

    她没有时间欣赏神圣小姬这狼狈委屈小受模样,领域张开瞬间疾速爆跳而起!

    她只有三息!

    三个呼吸时间!

    三个呼吸间,于幽蓝领域内,只有她能移动!手中黑刀散发出凌厉锋芒,没有多余力量召唤战兽,妖娆只有以刀嗜血!

    山意出现,姬天白眸底,倒映着已经不是妖娆举刀跳起模样!而是一座遮天蔽日巍峨大山当空斩来!

    半息……

    心跳隆隆!

    黑刀敏捷刺入姬天白胸口,挑破他外袍,露出精健胸肌,没入左胸……鲜血时间领域内诡异地无法流动,只能看到层层赤红皮肉被疾速剖开。

    就离着心尖一寸之地,那柔软生命中枢立即要被割裂之时!

    姬天白左胸上陡然浮现出七枚漆黑星点!

    嗤……

    七枚星点疾速旋转!突然爆发出巨大后挫力!这一震下,姬天白身体顿时被浓云与星光包裹,直接震出百米之外!而剧烈颤抖之感顺着黑刀直接蔓延到妖娆右臂简直整个身体!

    麻!妖娆虎头差点被震裂!牙齿打寒,浑身筋骨都疯狂战栗!黑刀欲脱手而出!却被妖娆强行按下!

    妖娆愤恨地看着被七星之力保护姬天白,姬天白虽然不能动但也清楚地知道妖娆刚才对他身体做了什么不可饶恕事情。他那狭长眉眼中喷薄着噬魂怒火!

    不过……就算他动不了,她也杀不了他!

    此时,刚好一息!

    素知姬天白难死,但也没有想到定身时他居然有这么彪悍纹身护体,妖娆稳了稳手中黑刀!向远处姬天白丢出五道破天指,算了,也没有想过能立即让他死!

    丢完破天指,妖娆头都懒得回地直接召唤轮回鼎!

    她还有重要事要做!

    手指放眉心!妖娆感觉到血脉中有一灵物正欣喜地跳跃,下一秒,好久不见枯骨王座透过妖娆皮肤,穿出眉心,然后华华丽丽出是天空之中!

    暗力咆哮!

    咔嚓咔嚓咔嚓!大地震动,天顶摇曳!这半极道幻器一出,空气都发出不堪重负噼啪声!大量碎石从天空剥落,狠狠地砸鲜血大阵里木庵内肉泥一样尸体上。

    落石如雨!

    一阵光明从天顶射下!原来离开地穴传送出口被镶嵌了天顶石壁中央!

    能让众人逃离生天传送阵出现!

    不过妖娆没有时间看,她还有两息时间,而轮回鼎中活人药汁刚好提供给枯骨轮回一息半移动能量!现她恨不得一秒掰成十二份来花!

    五道破天指被浓云与星光遮挡,没能以百分百力量打击姬天白身上,不过看他双眸一缩,像是受了极大内伤!

    各种繁杂神情如风暴一样他深邃眸中翻滚!月依曾经与他提过幽蓝领域,所以他将灵气运转至七星,心中有所防范。但是月依却不曾说到那气势如君王降临一般白骨王座!那王座上泛着玉光,散发煞气与威压,都是他平生所见之强大!

    要是月依朱雀大陆时等到妖娆破壁再走,她就能知道妖娆与血祖关系,可惜太孤傲,没有看到轮回鼎,也没有看到血十三,导致除今日外以后一系列计算失败。

    姬天白想,如果此时妖娆以这恐怖尸骨之王座来碾压他,不知道魔族奴印七星还保不保得了他?一滴冷汗从姬天白额头渗出。如水晶一样挂他眉角。

    妖娆仿佛看透了姬天白心中所想。

    不屑地扬起头,跃上枯骨王座一屁股坐下,冷冷地哼哼了一句:“杀鸡,不用牛刀。”

    少女如灭世女皇一般高傲地睥睨着脚下一切,那目光直挺插姬天白灵魂!一切只电光火石之间,妖娆毫不犹豫地指引着枯骨王座向放置着猊卵高台飞扑而去!

    定身大阵仍,妖娆能想到唯一破阵之法就是动用枯骨王座,即然连莫里斯海沟碾压与胁迫都不怕,想必枯骨王座也能抗衡这地穴强守阵力量!

    她只有一息半时间,碾灭姬天白与纵身去取猊卵只能选择一个,所以她选择向猊卵扑去。

    一只猊兽神并不如姬天白生命价值高。

    之所以没有立即杀了姬天白,只是因为……枯骨王座若能碾灭他身体,就能碾灭他所有幻器,那么推而广之,上官紫痕也会陪葬。

    上官紫痕,若论交情,与她没有太大瓜葛,一直都是那么淡淡,如燕过湖面细小水波那样存。但是闭上眼睛,妖娆抹不去当年月下,那焦虑少女对自己欲言又止惊恐目光,抹不去伏虎山弟子手举先天剑时,那抹紫纱空气中孤独落寞轻舞,那么卑微又带着细小希冀,好像微微用力就会融化空气里。

    为何……上官紫痕那么相信她?

    如果那日姬天白没有出现,月下,上官紫痕十有**会把看到一切说出来,只是阴错阳差,差了一步。

    为何……被姬天白束缚,上官紫痕想一切办法以紫纱给她报信,既是求救,又免除了那一日谷地她与龙觉被姬天白联合希岐夹击危险。

    上官紫痕是微小,但她交付信任却是沉重。这些信任与责任,萦绕妖娆心头。让她做出了现选择。

    也许这次姬天白不死,会给她带来多无法预计危险,甚至以后都找不到这么好杀他方式。但是妖娆知道,这次若以枯骨王座将上官紫痕一同碾死,她自己心境与修炼道路上都会留下裂痕。

    该死她从来一个也不放过,但是那卑微时残喘着向她求助,向她倾述,向她希冀援手女子,她却杀不下手。想想上官紫痕处境,她能做出当初一切多不容易?

    心中怀有悲悯,这是妖娆与姬天白大不同,也是妖娆大骄傲,这些悲悯,这些是热血与人性才是她不断前进动力。

    如果连这些人性与热血都能抛弃,那她不沦落成了第二个姬天白?

    胜利重要,有血性胜利重要。

    先救上官,再杀姬天白!妖娆眸底闪动着璀璨光华,强取也没有用,姬天白手中捏有上官紫痕命魂又将她藏不知名地方,根本无从下手,只能……劝诱姬天白主动把上官紫痕放出来!

    这个选择……她不悔!

    呵呵……妖娆冷笑。姬天白,我们玩场大!谋心嘛,我也会!

    两息!

    巨大枯骨王座带着妖娆疾速向猊卵高台冲去!进入定身阵枯骨王座果真没有让妖娆失望,只是微微一震,就犹如压路机一样气势汹汹地一路压了过去!

    还被粘阵内摩格惊恐地张大了嘴巴!

    只见枯骨王座飞过之处,地面像被一股无形力量斩过,与王座移动速度同步划出一道巨大沟壑!沟深四五丈,其中泥土岩石被蛮横地推到两侧,堆起两排高高土丘,地表镌刻金色符纹被乱风带起,一层层被强大威压碾成金粉!

    大地与空气震动,放置猊卵高台颤抖!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突然出现,邪恶无比,由人骨堆叠而成巨大王座!

    妖娆心中自我安慰,若不是地穴中杀了许多人,喂了轮回许多尸,现轻而易举怕是早就变得困难重重了。

    强行破阵!

    这已经不能称为“破”,这简直就是野蛮,霸道,目无章法破坏与毁灭!

    姬天白看着那霸气四溢背影,一口血憋喉咙里吐不出来,那句:“杀姬,焉用牛刀。”差点把他气个半死不活,那可恶女人,居然觉得他命不值猊卵价值!

    虽然暂时保住了命,但姬天白孤傲内心受到了严重摧残与打击!就像是小媳妇热情如火地做好了一桌美味佳肴,男人回到家后看都不看一眼就转身睡觉那种撕心裂肺暴怒!他可是认认真真把妖娆当成宿敌,可是妖娆……扑向却是猊卵!

    怎么不扑我?!

    难道我命,我对你威胁比不上猊卵价值?

    有那么一瞬间姬天白疯狂地想大叫!保命手段我还有!那沉重枯骨王座也不一定压得死我!妖娆!你太小看我!

    被时间领域束缚姬天白血管中流动……满满都是恨与怒!

    骄傲被人赤果果地践踏!

    妖娆终于抱住高台上那枚闪动着是金银光泽兽卵,哪里晓得这么这个选择也气得姬天白半死不活?枯骨王座此时轰然塌陷,疾速缩小到镇针眼大小没入妖娆眉心,轮回鼎也有气无力地晃回驭兽环内。它又干瘪得……底朝天了。

    两息半!

    妖娆抱着猊卵,佯装上面一吻!扭着纤腰对那空中扭曲成麻花姬天白抛了一个酥到骨头里去媚眼儿,然后拍着屁股大笑着从他面前消失!

    空气中只回荡着一串银铃般声音:“丑丑……放花粉,咱们逃!”

    哗哗哗!带着异香紫色花粉犹如磅礴潮水一般拔地而起!瞬间弥漫整个黑暗大殿之内,浓郁得让人伸手不见五指,眼中像是摇曳着繁花万千簇!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到它物!

    第……三息!

    咔嚓咔嚓!镜面破碎声音!幽蓝领域于顷刻之间破碎,姬天白眉头猛地皱一起!还保留着三息之前身体惯性,狼狈地转身。

    ------题外话------

    果然是。检查了一天。又是药与继续复诊。我困,写了一半,下午那章量按时。

    ——

    姬天白出来了,我要票。睁着一只眼睛闭着一只眼睛写,我要票。妖娆很无耻,我要票。这种情况下老子还能写万我都五体投地佩服我自己,我要票。从没说得这么底气十足,我要票。挂榜上看着就舒畅,我要票。这货抽风了,我要票。群么全场,我要票。

    其实有票没票,上前榜都不容易,我没有想过拿前十那几百元奖金,但人活拼口气,大家把我连续两月推到前12榜上,为了那些已经投给我票,我要努力再呼唤一声,我要票。

    已经投过了不用揪心,我就是嘴上呐喊一句,侥幸看下有没有忘记投。秉承“打劫要彻底原则”再扫荡一番。泪花飞溅,我要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