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0:将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我孙!”

    破碎雪花烙印爆发出一阵凄厉大叫!犹如千万厉鬼一齐咆哮,撕扯着众人神经!

    长啸天空中回荡,每震荡一次,妖娆就觉得自己丹田被重物狠狠地击打一次!一股天人第一衰强者独有气息与威压如潮水一样瞬间蔓延整个地穴内!石壁不堪重负地咯吱作响,仿佛想绞杀世间一切生灵给那来不及哀嚎就死去少年陪葬!

    妖娆刚把自己捏得泪水涟涟,看到恐怖欧阳老祖黑影从小欧阳尸体上升起,顿时噗通一声跪倒地:

    “哇哇哇!欧阳公子!你死得好惨哇!”

    “欧阳公子!下辈子投胎,你要记得你仇人是姬天白哇!他那么狠心,居然挥刀杀你……呜呜呜呜!”妖娆狠狠地捏着自己大腿,买力嚎哭着。\ gskynet\

    我勒了个去!实力派演员!

    其实不用妖娆鬼哭狼嚎,欧阳老祖精神烙印自然分辨得出场是谁斩灭了他曾孙生命!前方男子手中缠绕着刚杀生气息。

    欧阳化龙死了,死得太!到精神烙印都没有察觉夺命危机出现。

    这也难怪,毕竟只是一个烙印,又不是老祖真身亲临,自然做不到如真身那样警惕。如果欧阳化龙本人情绪中没有危急感浮现,那么雪花烙印也不会被激发。

    只到雪花烙印破裂,即将消散欧阳老祖精神力才仓促地发现!

    看到眼前出现老者虚影,姬天白面如土色,急急后退!这比护他云鹏子还要强大!这是五衰印!此印面前,云鹏子烙印根本唤不醒!

    不!

    那“不”字还没有说出口,欧阳老祖身体就向姬天白急急走去!虽然只是虚影,但欧阳老祖踏出每一步还是激起雷鸣阵阵!

    轰轰轰!

    妖娆耳膜震动!眼前那巨大黑影敛去了天空中所有光芒,像是要把空气中一切都吸走!包括某些人生命。

    很好很好,姬天白,你去死吧!妖娆眼中冷光一闪。

    这是她一石二鸟之计。

    驭兽环中留个只知道吃白饭欧阳化龙着实讨厌,放又放不了,杀又不敢杀,干脆打个包送给姬天白当大礼好了!

    不过她知道姬天白为人小心,就算之前被她气得不行,战斗中也一定会十二分谨慎,所以一开始她抛出都是一模一样水火奥义花苞,然后佯装被被自己准备幻技炸得狼狈逃窜。

    见到她落魄模样,姬天白被她定身挖心,扒裤,抢猊怒火与不甘立即悉数化为一种酣畅淋漓感,这种感会姬天白看到她蓬头垢面,浑身是血,跌来撞去过程中达到巅峰。

    那么她就趁机把包裹着欧阳化龙紫花从驭兽环中拿出来,一时杀得兴起姬天白一定不会再花心思查探花中之物与之前攻击物有什么不一样。然后不知情情况下,赢得取走欧阳化龙性命无敌“荣耀”,“幸运”地得到欧阳老祖召见!

    我很卖力哟……

    妖娆腹黑地冷笑,为了让姬天白看得兴,她可是玩命地爆炸中做出各种惊险动作,明明能避开冲击,她非要自己迎面扑上去。侧空翻,以灵气护丹田,让风把她身体炸出百米,然后张牙舞爪,呲牙咧嘴再表演连环假动作,以力证自己被炸得不轻。

    这一系列过程中,她还要极地撕开自己裙角,用手指自己脸上抹灰,顺带捏大腿挤眼泪……啧啧,各种精密技巧。反正是一套极难模仿不提倡推广高难度体操。

    如果不是姬天白自己杀得无趣了拦下她,妖娆都黔驴技穷演出马脚来。

    那么……妖娆于心底冷笑……姬天白,你看得可还开心?

    此时姬天白,必然是不开心!因为他已经认出了西域出名欧阳家。\ gskynet\

    不过他还不至于惶恐到手脚发抖,因为寄生雪花烙印欧阳小公子已死,这欧阳老祖虚影没有了依托,一定会立即消散。就算欧阳老祖记得他模样,难不成等他出了洪荒秘境,那老头敢杀上流云殿?

    “前辈,这里面有误会!”姬天白一边疾速后退,一边咒怨地用目光剜着妖娆脸!再一次,彻底地,他被妖娆给阴了!

    此时欧阳老祖身影,果然一寸寸灰飞烟灭。如果不是他强大意志,他本应该与欧阳化龙生命一同凋零才对。

    欧阳老祖精神烙印哪管得了这么多?谁动手,谁就是凶手!他大手带着无上神威急急向姬天白身上压去!姬天白眼中,犹如天塌一般!

    咔嚓!

    远西域欧阳祖宅内一枚命牌毫无征兆地破碎了!

    坐命牌边气息时枯时荣老者蓦地张开双眼,仿佛不相信眼前发生一切!他呆呆地捧起断成两截玉牌,双手剧烈颤抖,如鹰眼一样清亮眸子陡然浑浊!有血丝从眼底浮现出来!

    “吾孙……死了?!”

    一直如枯木一般盘坐祖宅内欧阳老祖暴怒!谁能广寒弓与自己烙印下如此果断地将欧阳家弟子一击击杀?!这不可能!

    “是谁……是谁!谁敢如此嚣张?欧阳家嫡孙性命,你拿成千上万血海都还不起!”

    暴怒!整个欧阳世家方圆百里领地都能听到这泣血咆哮!

    欧阳主宅内各路高手纷纷从打坐中惊醒!

    前厅一时之间凭空出现数十个气息强大身影,还有残影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宗主,怎么回事?”一人急急问道。

    一个中年男子眺望远山,唏嘘地说道:“化龙,死了!”

    众人耳边犹如雷鸣声音还咆哮。

    “你选个死法,是削成人棍涂上蜜汁丢入蚁穴?还是剜去双目斩断双脚挂城门上风干?世上十八种极烈刑罚,我欧阳家灵药吊着你一口气,势必让你一一尝!”苍老声音泣血。隔空对着那杀死欧阳化龙凶手嗜血地诅咒。

    天空沉沉坠雨,大地轻声呜咽。欧阳世家祖宅笼罩一片阴霾中。

    把对方抽筋扒皮屠灭全族都觉得难消心头之恨,欧阳老祖愤恨地从袖袋中拿出一盏精致小香炉。香炉上轻烟袅袅,炉内有什么东西缓缓蠕动。精致香炉炉壁花纹缝隙中,有暗红色光芒一闪而过。

    “无论你是谁,来自何种势力,老夫今日都让你知道,欧阳家……不是你能惹得起!”

    手中精致香炉被疯狂欧阳老祖一把捏碎!赤红,但不像血液体顿时从他指缝中倾泻而下!欧阳老祖紧握拳头中发出诡异滋滋声,像皮肤被灼烧,又像是小虫鸣叫!红光照亮了他狰狞而扭曲脸,一切都顿时变得诡异无比。

    “咒!”

    以浑身力量大啸出这一个简单音节,欧阳老祖手狠狠向虚空压下!以香灰与人肉养蛊降头咒,这是来自一个古老民族特有咒怨术,今日,降仇人身上!

    嘶啦!一道巨大闪电划过苍穹,犹如尖锐刀芒,割裂长空!

    与此同时,姬天白与妖娆面前那个欧阳老祖精神烙印也狠狠地将手掌向姬天白头顶压去!动作与本体虚空一掌如出一辙。

    姬天白双眸一缩,节节后退,他面前黑影已经即将消散,连容貌都不甚清晰,腰部以下勉强有黑雾支撑,脖子以上也只剩下一个淡淡轮廓。只有一只大手还掌纹分明,寄托着欧阳老祖护犊后执念。

    诅咒呢?

    妖娆有些焦虑地抬头眺望。她也看出欧阳老祖精神烙印已到强弩之末,如果不能杀了姬天白,欧阳化龙口中诅咒又不出现,那她岂不是要自己面对姬天白?

    就妖娆这么想瞬间,欧阳老祖虚影之手上突然如同被野火点着一般散发出赤红烟云!

    不过这些烟云并不随风起舞,而是仿佛被什么力量牵引一样,幽幽地向姬天白延伸而去。红烟幻化为毒蛇盘绕扭曲,烟中散发着赤果果邪恶咒怨。

    姬天白惊恐地瞪大了双眼,万万不想碰触这些红烟,于是他连连退却!但无论他怎么逃逸,那些犹如毒蛇红信一样烟云还是不可抗拒地钻入他双眼,鼻腔,耳朵……

    姬天白大骇!他护身银光原本对任何攻击都有一定豁免效果,可是红烟之下,犹如根本不存一般,中门大开,任红烟肆虐!

    无孔不入!欧阳老祖发出一缕红烟猛地一抬头,鹞子翻身,直接扎入姬天白左眼,那狭长犀利眼立即于深邃处泛起点点红光!

    好诡异!

    远远看去,姬天白脸犹如沉浸浓郁红烟之中!有些像灵魂离开躯体,又像狰狞异物嗅着血腥迫不及待想要溶入他灵魂!

    入体红烟汇成道道血线姬天白玉质肌肤下疾速伸长,瞬间就蔓延到他全身各处!因为前襟敞开,所以妖娆与上官紫痕可以亲眼看到那些如蠕虫般疯狂血线奔腾轨迹。不是平静,而是真如有虫一般,高亢线头皮肤下起起伏伏,剔透皮肤下掠起一路惊心动魄疙瘩,想要破皮而出?还是深入骨髓?无论哪一种,想必都是蚀骨焚心痛!

    吱吱嗡嗡。

    那些不可名状,聒噪于心底,捂上耳朵也无法消除嗡嗡声就是这些血线蚕食、占有姬天白身体宣言!咯得人牙尖打颤。

    “啊……啊啊啊啊……嗯嗯嗯……”

    痛苦口申吟声立即从姬天白口中传出。像痉挛一般脸颊抽搐。连那些含糊不清呓语也是咬着舌尖才勉强发出。

    果真是强力诅咒!

    “啊啊……嗯嗯……”那些单调但饱含着痛苦声音落众人耳中,让人毛骨悚然,连带着自己骨头也忍不住有种幻想刺痛感。

    真可怕!

    妖娆低着头看向地面,瞪大眼睛,极度收敛着自己气息,一滴汗无声地落地面上,黝黑石板上浸出一圈水渍。此时她也感到恐惧。

    她可以感觉到姬天白骤然坍塌威压,他无规律时停时颤心跳敲打耳边。妖娆知道能让那么骄傲男子发出如此屈辱“嗯啊”声,想必他此时正承受诅咒比她想象还要毒辣。想当年她将爹爹身上腐蚀之毒转移到姬天白身上,他忍了一天都没有哼出半个字还一脸笑意地邀她赏花。而如今天,他竟也痛得全然不顾了!

    妖娆恐惧同时也欣慰自己决定,幸亏当初留了这欧阳小子一命,不然此时要生不死就是她。

    “得罪我欧阳家下场!就是这样!无论你是谁……欧阳家都会让你看到恐怖人生!哈哈哈哈!你……等着!这只是个开场。”

    欧阳老祖后一缕精神烙印发出大笑声。然后带着他那令人毛骨悚然诅咒红烟消失天空中。但是这个变态疯子布施下来恐怖,却永远残留众人心头。

    空气中带着躁动气息,欧阳化龙血流了一地,红红白白触目惊心,姬天白吟叫一声压过一声,凄厉得让人头皮发麻。

    彼处,姬天白还沉浸血线入体痛苦挣扎中!

    而此时妖娆已经陡然爆起!

    “紫痕!让开!”妖娆坚定地大喊。

    上官紫痕眼中精芒一闪,也毫不犹豫地伸出左袖中匕首,凌厉地姬天白颈上一划,扯过一条镶玉银链就急急后退。

    上次姬天白炼化石中珍抛给她先天剑时她就猜到,自己命魂必然藏这银质项链上,如果上次她一时冲动向姬天白脖颈斩去,那么首先毙命一定是自己!

    夺回命魂,让妖娆杀了这道貌岸然伪君子!这是上官紫痕此时心中唯一心愿!

    妖娆持刀跃起,先是一刀挑破姬天白长衣,将他上身所有衣物都横扫到一旁,姬天白立即被扒了个光溜溜,只剩下一条贴身长裤。而后刀锋骤转,直接斩断姬天左手三根带着戒指手指,鲜血爆起!

    只有打劫惯犯才有如此令人惊叹技艺。

    确认他身上再无别幻器之后,妖娆又疾速后退,退时手中正蓄积四灵属性破天指剑气,口中长啸:

    “龙觉!”

    此是不下手待何时?姬天白何曾有如此落魄脆弱时刻?

    不用妖娆多说,一道毁天灭地炙热龙息从姬天白身后爆起!

    龙觉早就抄远路绕到后方伏击。龙息有神火淬炼,气势磅礴,让人无法直视其光芒。炎火瞬间融化了地面与石壁上坚硬岩石,石砾变幻为蜿蜒熔岩,散发出湛湛金色流光。

    金色熔岩与赤红龙火两相呼应,越来越气势庞大,金与红,高贵尊荣颜色,如万丈红绵金丝穿丝,又像极了富贵牡丹开得绚烂天下,这蓬勃吸走空气中所有灵气,所有生机,所有嘈杂低吟。

    此时热烈,却是想送一个灵魂……下地狱!

    龙觉站火海中,赤火掩盖了他身影,但那霸烈中带着睥睨之意绯瞳却仿佛比龙息绝代风华。

    不仅有龙觉,一座不起眼黄泥台子也当空罩了姬天白头顶上,而地面同时盘踞着两只气息凶煞巨大兽魂。妖娆破天指也聚于指尖急急待发!

    场面惊人,看得上官紫痕瞠目结舌,她之前并不知妖娆与龙觉幻阶,也不知道她那两个“我怕怕”与“请无视”朋友居然也如此威猛!

    这是极强战神才具备气势,威压中带有浑然天成上位者意境,掌握一方天地,蔑视万物生灵。

    此时胜负已定,四方气息碾压被诅咒缠绕姬天白一人,他……必死!

    姬天白艰难张开双眼,长长睫毛因身体痉挛而不住地颤抖,浓密睫毛上还盛着晶莹汗珠。身体破败不堪,因为衣衫失,他心口伤,双肘淤青,诅咒隐去留下绛红色红肿,还有他自己于胸口画下那条嗜血杀生线都赤果果地展现众人面前。

    诅咒种子已经种入他骨髓,七日之后再发。

    此时强那一波诅咒冲击已经结束,但疼痛还是弥散他骨血中,那是一生难忘钻心剜骨之痛。只要微微想起,便觉得太阳穴突突跳动,心脏揪心地战栗。

    虽然只有力量将眼眸张开一线,但那深邃眸,却毫毋庸置疑地转向了妖娆。天地无一物,唯那抹色色彩沾着血刻瞳底灵魂里,比欧阳家诅咒加刻骨铭心。

    看着姬天白微张眸,妖娆心脉大动!

    “杀!”

    指尖破天指急急发出!龙息咆哮而起!黄泥台当空罩下,煞气拔地而起!

    那不是一个将死者眼神!放出破天指之后妖娆依然觉得心跳隆隆!

    那眼神中饱含着太多东西,如空腹恶狼盯上大雪封山之后第一只出现雪地中肥美珍珠鸡,如汪洋深处世人不查海沟中可翻覆万钧巨兽恐怖暗涌,如广袤宇宙群星之后从来不让人发觉但吞噬了万物之光偌大黑洞……里面有愤怒!有咒怨!有不甘!有明悟!

    却……没有放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