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1:尘归尘,土归土

051:尘归尘,土归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就算这种情况之下,姬天白也未曾想过放弃。妖娆内心被触动,就算她与姬天白站敌对位置,也不由地对他心生感叹!

    这……才是姬天白!

    只见那衣衫除男子咬紧牙关,半句怒骂废话都没有,四人碾压中,颤巍巍提起还五指齐全右手,向自己胸口点去。

    只有对自己生命还有希望之人,才会这个时刻抛弃心中不甘与愤怒,把所有力量都放有意义自救上。

    妖娆看到浑身失去行动能力姬天白仍提着手指向他胸口那条诡异血痕抹去,每一寸都郑重无比,从胸口自小腹,血痕他指尖下一点点消失。

    那到底代表着什么?

    妖娆突然心跳隆隆,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自己与那血痕赛跑,如果血痕消失前,四人攻击击中姬天白,那就是她赢!如是姬天白活着抹消所有血痕,那么……后果不敢想象!

    如此各自身手,猜度算计,不过电光火石一瞬。

    拼!!!掐断它!

    灵力妖娆身上爆起,她手持黑色狂刀,此时目光清明,破天剑击出之后仿佛还与她有一丝联系,所以此时妖娆立即进入了一种忘我境地。

    她意识中,世界早已经成为一片混沌,看不到龙觉发出灼热龙息,看不到苏驾驭黄泥台而起,看不到站蝎魂身后魍魉,看不到抱着姬天白所有衣物与幻器站角落中惊恐得犹如小白兔一样上官紫痕。

    她眼中只有四道剑气,与她心脉相联四道破天指之剑,以意念驱使它们变得,要比姬天白手指!要停止他抹去血痕动作。冥冥中,妖娆感觉到那血痕带给自己极大威胁!

    不知何时起,妖娆眼眸已经被一片银光包裹,那些转瞬即逝每一秒变化,她眼底都诡异地变成了极慢分解动作。

    冲前面暗之剑气,妖娆这种空灵状态下剑尖微微一颤。居然真改变了行进方向,径直向姬天白移动手指打去!

    这要是换了平日,怕是所有人都会惊叹妖娆对自己剑气控制力!发出剑气后改变它方向,有这等本事,以后便是见哪打哪。但此时没有这样奢侈赞美时间,龙觉,苏,魍魉都专心致致地盯着姬天白身体。

    还差两寸,还差两寸小腹血痕就要被姬天白完全抹除。

    破!

    那千钧一发之际,暗之剑气率先来到姬天白身前,他指尖爆炸,一截青玉一样光滑纤长手指顿时被爆成血雾,姬天白又一根手指被斩灭,随之而来是那抹消血痕动作也戛然而止!

    血痕……停于后两寸。

    姬天白低下头,看着那断了血痕!身体一抖,双瞳狠狠一缩。

    还是……迟了!

    “唉!”

    一声叹息,仿佛盘坐于深山古寺中千年古佛雕像眉心突然出现裂痕,仿佛耸立极地冰寒恢弘万年冰城倏地坍塌。

    这叹息不似姬天白本人发出,而是天地叹息承大运者过早陨落发出一声扼腕之叹。花开至极烈,还绚烂夺目时,骤然凋残,暴殄天物,天地悲怆。

    妖娆只看到姬天白叹气样子,心中一动,很想知道他此时表情,因为那叹息中带着寂寥甚至苍古意味,有些不像他平日作风,想必这次,他终于自己觉得回天无力?

    “罢了,姬天白,你身中毒咒,活着也痛苦,我送你解脱。”

    妖娆低声地说道。

    “你我恩怨到此终了,我会……送你骸骨回朱雀故乡。”

    就妖娆这样说下一秒,灼热龙息砸了姬天脊背上,与此同时四道破天指直指他心脏与咽喉,头顶被黄泥台镇压,脚下有四煞魂兽束缚。

    姬天白身影顷刻间完全被火光吞没!

    轰轰轰!

    惊天动地巨响!璀璨刺目极光!龙火如奔涌狂潮,带着击溃万米高堤汹涌将那渺小身影压倒旋转金红火海里。

    巨大石块从天顶上落下,地动山摇,空气中带着一种末日到来决绝。不知过了多久,这意味着结束喧嚣才停止。

    经过多次剧烈激战,地穴摇摇欲坠,地面被四人强横力量割得千沟万壑,就像十年没有甘霖滋润龟裂大地又被龙卷风洗礼了一样一片狼藉。方圆百米内所有物品,无论是生是死,悉数被碾成滚滚尘埃!

    龙炎熄,浓烟四起!这烟尘中混杂了石块与照明水晶尘埃,所以厚重中又混杂着一些星星点点细碎光芒。

    地面石缝中还燃烧着火苗,那是龙息余火,此时看来,一族一族犹如黑暗中妖冶红花,带着张扬恣意味道,煞是好看,摇曳火光代替被碾碎照明水晶为地穴提供着朦胧辉光。

    浓尘中,没有人咳嗽也没有人大声喘息。

    因为妖娆要亲眼看看,姬天白此时死状。

    果然是绝世天才,刚才那剧烈爆炸与龙火中也没有被烧得肢离破碎,不过离破碎也**不离十。浑身焦黑,左肩骨粉碎导致整个身体不自然地弯曲着,身上伤口深可见骨,但血液早已经被龙火蒸发,伤口中只隐隐现出白森森骨。

    那骨带玉光,妖娆知道凡练成玉骨者,身体已如地阶幻器般坚硬强横,若非龙觉火,绝不可能把他烧成现这幅不可辨析模样。

    要是换了平时,她还会多想想这是不是姬天白爆炸中找出来替身。但是这次为了避免被姬天白后逆袭,她早就切下了姬天白身上所有幻器,甚至连他衣物都没有留下。这些东西此时都由上官紫痕抱着,如此一来早就断绝了他做小动作所有可能。

    所以看到玉骨尸体……便就是货真价实姬天白了。

    众人陷入沉默。

    苏与魍魉这场战斗中不过是帮手,他们之前与姬天白并没有交集,心中自然没有触动。龙觉不老早就看不顺眼姬天白,要是能把他再多烧几次他乐意。

    妖娆站原地,看着那已无生机尸体,心底依稀有些感慨。

    姬天白。初见时高高上,皎皎如月,剔透无暇。无论是实力,背景,风度,样貌都堪称无敌焚火殿尊贵世子。随意一招手世上无数权贵势力者争相追捧,送上金铢美酒。随意一挥手便有千百少女为之悸动,千百少年为之痴狂。以“风华绝代”来形容绝不是夸张。就算到了初元,也依旧没有人能掩盖他光芒。

    当时她虽不觉得喜欢,但也绝对谈不上讨厌。

    只是从什么时候起?从药师比赛?从九窍炎火阴鼎?还是从爹爹遗失帝气?这个无暇男人妄图谋取她四灵根,妄图占有爹爹帝气野心缓缓浮出水面。才让她看到了世人绝对不知道姬天白另一面!

    邪恶,无情,冷血!为了强大与名誉不惜一切代价!无耻地令她憎恶!

    修炼之人谋求强大并不是坏事。

    但是姬天白对她与爹爹算计过于不则手段。

    当年抢赤火九窍炎火阴鼎人是他吧?抢就抢好了,强盗坦当当,又为什么要杀人呢?

    还有她四灵根,姬天白竟想以双修之法得到,也忒不要脸了,这是小白脸卖身倒贴吗?把她想得像是个女流氓一样见男就收!

    而盗阿斯兰特帝气时,正好是魔族大军压境人族危急之时,水深火热苦战,他竟也只想着自己强大,以秘法蚕食帝气,阻止半帝晋阶。不仅害得阿斯兰特差点死掉,还害得后来魔战肆虐,麒麟城陷落,无数人族聚居地百姓枉死!

    这才是妖娆恨姬天白真正原因!

    他邪恶不要紧,他为了自己名誉胡乱杀人不要紧。他泯灭人性,与魔族暗通款曲不要紧。他造下这么多杀孽之后,仍以“甘霖”大帝美名破壁而出,从此名垂朱雀千秋万代也不要紧。

    要紧是,他活着……威胁到了她亲人与朋友,这才是她逆鳞!

    爹爹那口气,势必是要出!麒麟城仇,一半也要算他头上!

    而且她身上四灵根不会灭,只要姬天白活一天,以他丧心病狂性格,必要收入囊中。已经打过多次,不知道还要连累多少人。这孽账已经没有头,只有以她与他其中一人死亡做终结。

    所以她费心力,与龙觉联手,终于报了爹爹之仇,切断了他们之间怨与恨,将他击杀之!

    看着这尸体,妖娆心中感觉与初见姬天白一样,即不讨厌,也不喜欢。没有喜怒感,此时心情不如说是如释重负。

    因为一切都结束了。

    尘归尘,土归土。

    看着妖娆不说话,一直盘踞四煞魔骨上鬼鹤还以为她不过瘾,顿时挤眉弄眼地冲上来。邪恶一笑:“丫头,是死仇吧?老夫给你鞭尸看怎么样?很解气哟……”

    不知何时,鬼鹤手中还多了一条绿色鞭影。此时他正拉着鞭子发出清脆皮条声。

    没有想到邪恶万年老鬼魂,还有这种恶趣味。

    “少来。”

    妖娆不是狭隘性格,不会做鞭尸泄愤,挫骨扬灰之类貌似狠辣,解气,其实一点毛用都没有变态行为。

    “死人会痛啊?死人知道委屈啊?那些尸腐之气鞭打起来扬入空气,还容易让人生病好不好?你这老妖怪不要来掺合。”

    妖娆捏起鼻子仿佛已经看到了尸腐飞扬场面,她竖起食指对鬼鹤恶狠狠地摇了摇。

    所谓算账,就是要趁着对方活着,活得年华大好时候,狠狠挫败他!让他活着时候痛苦忏悔,这才是解气做法。

    妖娆自问,切姬天白那几刀还是让自己很爽,反正她都是只挑痛地方打。谋心连环陷阱也坑得酣畅淋漓,只是有些遗憾没有看到他从巅峰跌落,羽翼折断,骄傲陨落,面目被世人揭穿真正失败。

    不过能救出上官紫痕,解除欧阳化龙诅咒,也算姬天白死得其所吧。

    “姬天白,我说过,会收敛你尸骨,带回朱雀……就葬你焚火殿宗门下吧。你师傅好像很关心你。”

    “下辈子做人,坦荡些,你不会这样惨下场。”

    妖娆上前一步,看样子真要为姬天白收尸。

    她呢喃自语,鬼鹤却不屑地做起了鬼脸。哼!鞭尸死人不知道,你说话死人就知道了?

    “前辈,你为什么对鞭这个尸这么有怨念?”魍魉有些疑惑地问道。

    “来来来……小徒孙。”鬼鹤眼中顿时精光湛湛,看来还有一个可造之材,他鬼鬼祟祟地对魍魉招着手,他耳边循循善诱:“你不知道,烧得这么酥脆尸体鞭起来带感,那一鞭下去,脆皮咔嚓一响,烟灰噗噗一飞,那焦骨横飞场面,可以直接把你酥到骨头里……”

    “啧啧……原本是这样。”魍魉目光湛湛地狼嚎道。

    两个灭合溟台祖孙立即跑到一旁交流变态心得去了。

    此时妖娆还继续对姬天白尸体说着道别话。

    “也许你会问我,为你收尸是不是对你再次侮辱,不好意思,我没有那种恶趣味。于情,我真看不起你,因为你这人太没有血性,所以身边没有一个真心对你人。众星捧月,你依旧高处不胜寒冷。”

    “不过……于对手,我敬重你坚持。生命死灭前,依然不灭眼神。我承认那狼一样目光,让我刹那感觉到畏惧,你是强者,实力上强者。让我看到了一个心智强大者永不放弃心。冲着这一点,我决定,为你殓骨。”

    妖娆已经走到姬天白身边。

    龙觉默默地看着妖娆,并没有出手阻止。这也是他喜欢妖妖一个原因之一,拿得起放得下,对于敌人,她也从没有吝惜过赞美与欣赏。所以敌人强大,才会让她强大。红眸中,有龙觉自己都不察温柔。

    龙骚包捂着发烫额头,啊啊啊……再一次被大气妖妖迷得七荤八素啊啊啊……

    妖娆低下头,皱了皱眉,虽然她说是殓葬,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下手。先从那断了三指左手?还是从断了一指右手?

    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东西,心中忐忑不安。

    就妖娆打量着这焦黑尸体同时,突然有一道熟悉声音传到她耳边,呼应着她内心迟疑。

    “妖娆,没有想到我死了你还会夸我……把我夸得好羞涩哎。”磨牙声音!内容温柔,语气里却全都是极烈火药味。

    声音如惊雷般炸响,一时之间众人犹如被五雷轰顶,百万伏特电流疾驰过身,掠起毛孔骤然收缩,血脉逆行,心跳停顿!

    “咚咚!”

    微弱,但是陡然搏动心跳声陡然刺痛了妖娆耳膜!让她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口水。

    不会吧!声音从脚下尸体而来!

    姬天白!

    这样身体也能活?明明刚才生机全无,可是这生死者复生般心跳……这心跳!这声音……都不可能!

    嗖!

    仿佛为了驳斥妖娆念想。地上“尸体”双眼骤然大张!两道凌厉电芒如破云之剑一样从双瞳中激射而出!

    与此同时,让人毛骨悚然一幕出现。以众人绝对想象不到方式挑战所有人精神承受底限!

    从未想象过极致邪恶禁制,一种名为“恐怖”情绪下兴奋地昂起头来,蓬勃地喧嚣!

    生死住复,死者再生!

    “哈哈哈哈!”姬天白扭曲脸上带着狰狞笑。

    一簇簇毒蛇一样红烟从姬天白七窍上冒出,身体被妖娆黑刀与破天指震断四指根部迅速蠕动出无数赤红血线,远远看去,像无数红色虫豸突然出现身上,以“欢享”为名热闹地蠕动!场面恶心而激烈!

    “啊啊啊!”连天天跟鬼魂打交道魍魉都忍不住吓得抱头乱叫!实是太刺激!鬼鹤也狼嚎,这焦尸比他还牛叉叉啊!

    那些仿佛有生命血线与红烟空气中疾速扭曲盘绕一起,迅速修补着姬天白身上伤痕,大片大片焦黑皮肤直接剥离身体,但死皮下俨然已经开始生长肌肤,纹理比之前细腻光滑。骨骼发出难以忍受咯吱声,被粉碎骨骼出人意料地被巨力掰直,以红烟与血线重粘合。以怪异姿势扭曲身体也因此而舒展开来。

    “如果你知是以你手救我?妖娆,你会不会吐血而死?”焚心蚀骨声音。

    这是……

    妖娆心底深深震惊!这不是姬天白力量,而是欧阳老祖诅咒力量。

    为什么?

    一个可怕念头于她脑海中升起!

    不灭不死罪身!

    谁又想得到欧阳老祖咒术毒辣至此?妖娆与龙觉没有想到,连姬天白自己都没有想到!

    七日一次蚀骨焚心,是绝对不允许中咒之人提前自杀脱离苦海!所以血线与红烟既是蚀骨毒,又是延命神药!

    无论中咒之人以任何方式自残!自杀!自毁!就算碎成肉块,它们都能把肉块重拼成一个大活人!甚至比之前完美。

    好变态诅咒!

    是要受诅咒之人外表带着鲜亮完全肌肤,肌肉与骨骼带着世间无法承受之疼痛,是要让罪人不能死煎熬中反复轮回,带着诅咒直至永恒!

    不死只是表面,纵然血线能令肌肤一直光洁如玉,但那些受到暗伤都会淤积于身体深处加重七日诅咒来时痛苦,痛上加痛!真到那个程度死才是解脱!

    要是换了平常人,受过一次剧痛发作就已经肝胆俱裂了,但是姬天白此时却百般愿意……再活一次!

    如野草般疯长诡异血线,甚至顷刻之间为姬天白重凝结出……如之前一般纤长手指!

    血光一闪,丑陋血线已经不见,取而待之是一双无瑕手。

    手指出现那一刻,五指骤然伸向妖娆脚踝!

    “你为我殓葬?我看你是想来看看我真死没死吧?”姬天白狭长眼眸鬼畜地一闪。面容以肉眼可见速度变得加剔透坚毅。

    特么太吓人了!妖娆本来刚举起黑刀欲再次斩下,然而看到那白森森手掌还是情不自禁地一闪。这一闪之后她便大叫不好!

    因为只见姬天白突然学着她模样招牌一样绝美一笑,然后迅速收手,洁白手指一翻,瞬间将胸前只剩下两寸血痕一次性抹除!

    声东击西,跟妖娆学!姬天白笑得泣血生花。

    刚才输这两寸上,此时以邪恶秘法重生,他自然要把未事业完成!

    会发生什么?龙觉与苏等人大惊!纷纷再次蓄积力量,做准备抗衡这极度变态,变态到已经不能称为人男子反扑。

    随着血痕被抹,姬天白身影众人面前骤然飘摇,只是一眨眼功夫,只听到“嘭”一声,有什么金属材质东西从天空中突然坠落,而姬天白这个大活人却倏地消失不见!

    “人呢?人呢?人到哪里去了!”

    “我们没有放松啊!没有人影逃遁!”

    妖娆吃惊地看着地面,与她一样,每个人刚才那一瞬间下意识做出都是攻击姿态。可是没有想到姬天白那血痕秘术居然是……他丫逃生!

    我勒了个去!

    狡黠如狐男子,知道自己大势以去,竟然咽下这口恶气,选择直接离开。够有心性,知道自己此时状态已经不足以四个实力还饱和状态八阶战神作对。

    可是……他是怎么逃?妖娆迅速张开神识,但是她神识范围之内,竟已找不到姬天白身影!像是凭空遁走了一样!

    那男子,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吗?怎么做到?

    不能让他逃!

    从诈尸到凭空消失,大起大落已经搞得众人上气不接下气,仿佛大脑一时之前都不能接受这么多惊人变故。要长一颗多么坚强心,才足以面对这些是忒打击人神经场面?好像比与魔族对战让人大汗淋漓,即使憋到自己窒息都不敢放松神经一刻,好像一旦放松自己整个人都会挎下去。

    “追?”苏迟疑地问道,不是心有余悸,而是这种诡异情况下,根本不知道往哪里追。

    “妖妖,这不是单纯逃生。”龙觉看着地面取代姬天白而留众人面前东西,长剑紧紧皱一起,末梢却高高挑起!

    “你看!”

    听到龙觉急切声音,妖娆顿时收回震惊与错愕心情,向地面看去。

    “我天!”她情不自禁叫出声来。

    “这是什么?”苏与魍魉大眼瞪小眼,实分辨不出地上物体与这诡异逃遁有什么关系。而只有妖娆,龙觉与上官紫痕能辨析出来。

    地上一堆废铁,正是取代姬天白之物。

    “这是九窍炎火阴鼎!”妖娆对这尊鼎熟悉得很,果然是被姬天白抢走!

    不过此时这小鼎已不复当初精致神俊模样,外壁上千疮百孔,还被火焰烧得面目全飞,灵气全失,如废品没有半点区别,这样残破模样,估计他锻造者都无法令它复原。如果不是妖娆与龙觉对九窍炎火熟悉无比,八成也认不出来它现这幅破得一塌糊涂模样。

    妖娆还是不明白姬天白为什么会变成一尊废鼎。但心底已有什么东西隐隐浮了上面,只待再清晰一切……她就能把一切串联一起。

    “没有想到,姬天白朱雀那贫瘠世界时就开始尝试‘阴阳代僵’。”龙觉感慨了一句。“难怪他那么不记后果地一直想要得到九窍炎火双鼎。”

    “初元都失传技艺居然被他知晓,还炼到了这个地步,他真,很可怕!”能得到龙觉“赞美”,天下没有几人。

    什么……什么代什么僵?妖娆一脸迷茫。

    “失传神技,以一对阴阳匹配无双异宝为引,将神魂寄生于其上,炼到到大成后,身体便能借用一对异宝与生俱来相互吸引力游走于这对异宝阴阳两极之间,实现瞬间移动,也可以让阴阳异宝一方代本体……死一次!”

    龙觉踢了踢地上鼎。如此看来鼎身上烧伤与创伤与众人刚才攻击确如出一辙。有剑气伤,有火焰伤,有撕扯伤……

    俨然是姬天白替身一枚。

    “不过,世上阴阳完全匹配异宝太难寻找,要气质一样,重量大小,灵性完全天人合一,还要花大心思修炼,姬天白应该远没有修到圆满。这阴鼎为他承受了小部分冲击,大部分还他身上,只是被欧阳家变态诅咒之力给掩盖体内,不死也是半残。”

    龙觉继续说道:“他应该追你之前,地穴某处放下了九窍炎火阳鼎,而身体血脉中熔炼了阴鼎,所以你挑开他所有衣物,斩下他手指幻器也没有用。”

    一旁上官紫痕抱着从姬天白身上扒下来衣服,顿时颤抖如秋叶,她苦着脸,看着怀中手指与血衣,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这极致恐怖男子物品,只要她身边出现她都会觉得毛骨悚然!

    龙觉看着妖娆:“现他必然转生阳鼎处。失去阴鼎,以后他这保命秘法也再也不能用了。被迫动用没有大成秘术,妖妖,他很看得起你。”

    阴阳代僵……

    诡异。

    原来姬天白杀她也会给自己留后手,真是小心男子。妖娆闭上眼睛,须臾后陡然张开!

    “阳鼎大概是黑暗大殿中央,因为我当时……震开了传送阵!”若是要逃,必要逃个简单彻底。如果换了她,她也会选择这样逃。

    再去想姬天白是如何做到复生与转生已经不重要,重要是阴鼎已毁,他就没有第二次阴阳代僵机会,就算欧阳老祖诅咒保他不死,妖娆也不想他离开自己之桎梏。

    因为他是姬天白,无论伤得有多重,一旦给他机会……他一定能再将荒芜重变成繁荣!

    妖娆勾起地上九窍炎火阴鼎,身影骤然向木庵坐化黑暗大殿疾驰而去!虽然姬天白不会傻到继续等人来杀,但是冥冥中,她总觉得姬天白会等她……

    五道人影飘忽,很回到猊卵之争大殿内。

    果然!

    天顶下传送阵前果然站着一人!

    姬天白!

    此时他身体已经光滑如玉,甚至比先前还要剔透完美,那折磨人欧阳老祖诅咒,这不是活活地想让中咒之人光鲜与卑微中辗转求死?

    有些讽刺,骄傲姬天白竟然要这样活着。

    日光黯淡,那是因为一鼎火焰鼎漂浮他头顶,收敛了整个空间光芒。果然是龙觉所说以鼎代僵转移。

    只见那孤傲男子,墨发丝丝缕缕,盖住双肩,垂于胸前。落魄中带着一股雍容华贵,象牙白色细腻肌肤日光中闪烁。有些湛湛逼人气息。

    气氛实是诡异得很!

    他果然……等!

    看到妖娆,姬天白冷冷一笑,如此孤傲清绝。像是万丈雪山顶上从未开化寒冰。

    “此战,我很兴,下次,轮到我来追逐你。”

    一指指向妖娆,薄凉唇吐出这几个字,那一张一合唇看得妖娆心中一片冰冷。等了这么久,就为说这几个字。

    昏暗日光下,姬天白眸是碎金色,妖娆恍惚觉得那微缩眸正把自己模样深深镌刻他骨血里,无论以任何力量都无法抹消。

    说完这些,早已经重伤累累姬天白自然不会留给妖娆与龙觉俘虏自己机会,而是疾速足尖点地,嗖地一声没入传送大阵内!如游鱼入海,无踪可寻!气势不低迷反而犹盛当初,只是他那破败身体,怕是已经到极限了吧!拼命再见妖娆一眼,以睥睨姿态。

    “嗖!”

    光影扭转,众人惊呼声与奔走追击声中,传送阵后青山绿水以不可逆转之势徐徐变成荒芜大漠。

    看来是不定向传送,每激发一次就会变传送地点,这也断绝了众人继续追逐念想。

    凌乱脚步戛然而止。

    妖娆抬着头,有那么一瞬间错愕,而后微眯着眼眸,转而看向无垠大漠。她眼底光泽晦涩不明。脑海中关于这一战所有细节一闪而过,思考着为什么会变成现这个结局。

    此次激战中她原本没犯什么大错,只是没有想到以欧阳老祖击杀姬天白杀招却终成为了姬天白保命关键一步!

    叹!

    天要留他命,她也无力扭转!这就是所谓人算不如天算!

    “这人好变态!”苏有些激动地感慨。

    “这人好变态,既然已经逃了,又为什么还要留下来说一句挑衅话再走。”魍魉接着苏话匣子说道,他觉得自己面对姬天白时就像是面对琢磨不透迷雾。任何时刻只要一想想刚才经历他就只觉得背脊发凉,冷汗汩汩流淌。

    “他是恶魔!”上官紫痕捏紧拳头。泪流满面。“都怪我!都是我错,妖娆,你如果不想着救我,之前一定有许多机会能杀他!”

    “这怎么能怪你呢?”妖娆摇了摇头。露出微微一笑。“能把你救出来,我很开心。你命,比姬天白珍贵。”

    妖娆真心实意地安慰上官紫痕,感动得那丫头哭得稀里哗啦。但是妖娆至始至终,一直没有对姬天白逃遁抒发过自己半点看法。

    龙觉看了表面平静妖娆一眼,心中一痛,缓缓张口:

    “他要让我们,感受被压制气氛,明明唾手可得,却下一秒咫尺天涯。要让妖妖害怕,害怕某是一日报复陡然降临她身上,这是一种恶毒怨念,无法不去回忆,但回忆起来又会让人心生畏惧。仿佛他真是不死战神一样永恒不灭。”

    龙觉看着妖娆侧脸,故意血淋淋地坦白说道。妖娆自己不说破,那他就要帮她点破,不能让姬天白不死不灭她心中留下阴影。

    姬天白不死不可怕,妖娆小心肝被打击了才可怕。

    被点破之后,气氛顿时有些压抑,诚如龙觉所说,如此精密连环陷阱中,被四人猎杀对象不仅不死,还光洁如,带着藐视天下苍生目光后一刻逃离生天。

    倒不像是死遁,而是大摇大摆地离开。

    这种从容与优雅,会让心力憔悴人们以后都提不起再杀他决心。至少魍魉以后是不会再想面对流云殿姬姓弟子,苏也迟疑烦躁地胡乱抓着自己头发,对今日发生事颇为忌惮。

    妖娆会不会畏惧?众人视线转向妖娆。应该得到安慰应该是她吧?被这么一个恐怖恶魔视为必杀宿敌,想想都觉得后怕。

    “哈哈哈哈……”妖娆仰头大笑!

    轻狂傲笑声像是一道清洗之风,陡然吹散弥漫整个地穴内灰尘与阴霾!

    “你们看那阵外!”她扬手一指,脸上带着飞扬神情。

    “天大地大,岂是区区姬天白一人能拘我?”

    好狂!

    顺着她手指,传送阵外一望无垠洪荒大漠上突然红霞升起,有风云变幻莫测!一时间流光四溢,光影动人,衬托着那单调黄沙也分外鲜活,而那变幻霞光,也透过传送阵阵眼,柔和地撒众人身上!

    妖娆指尖,正对着喷薄红日!

    “姬天白虽然不死,但那诅咒比死还恐怖!七日一犯,比下地狱还悲惨,八成欧阳老祖预计,几年后洪荒秘境出口再开,击杀他曾孙罪人一定会自己找上欧阳家痛哭流泣只求一死解脱。姬天白不会这样做,以他隐忍性格他会想办法解咒,不过无论他解与不解,这些淤积他身体内旧伤与诅咒之力都会拖慢他晋阶速度。”

    “而这些年……正好是我奋起直追佳时机!不就是九阶吗?几年之后,我必比九阶强大。”

    妖娆目光湛湛,带着一股让人无法直视光芒,她身上仿佛也有云霞升起,让众人觉得恍如天人。地穴狭小,容不下她神采飞扬,这气势只有容无入边无垠天地,才配得上她睥睨姿态!

    “因为我眼中,从来都没有视姬天白为目标,我要走得远,与我比肩,必须有血祖那样实力。”声音如玉珠落玉盘,抛地有声,清脆动人!

    姬天白想乱她心?不可能!

    红日她指下,也敛去光芒!世间神光,只为她一人闪烁!

    妖娆微眯着眼睛,让霞光一缕缕照入自己眸底,她很贪心,因为她心中世界很大很大,大到要让血祖平安出世,大到让爹爹无拘无束畅游人间。大到她周围人,都能平安喜乐!

    一时之间,众人悸动慌乱心情竟被妖娆铿锵话语安抚。刚才残留心底那血腥诡异死者复生冲激也渐渐消减。取而代之,是对妖娆浓浓惊愕。

    这少女,以她惊人实力,莫大勇气,坚定意志,恢弘心灵一次又一次震撼着众人心灵!这种冲击,比姬天白死而复生还要刺激人心。

    是啊!她不过八阶初级,独自与九阶中级战神纠缠了那么久,后还把姬天白打了个七日焚心蚀骨,抛弃淬炼多年阴阳异宝,浑身是伤狼狈逃走结局。

    扪心自问,要是换了他们,保准至少死了七八次!

    姬天白虽然离开时趾高气扬,但是也难以掩盖深埋他骨血中颓败!这一战,他输得彻底,是妖娆胜!

    “还有我。”有力臂膀穿过妖娆手,紧紧地缠绕她腰上。龙觉胸怀总是那么炙热。温暖中给人极度安全感。

    “是啊,龙龙,还好有你。”妖娆嬉笑着把头靠那能令她感觉到安全怀中。贪婪地吸着龙觉身上香味。不是花香,而有些像明媚阳光。

    姬天白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抹杀,如果如此简单即死,那他也便不是姬天白。

    但妖娆也不是善茬,因为她是……妖娆。

    “姬天白,谁是谁磨刀石,我很……期待!”妖娆瞬间笑靥如花。

    ------题外话------

    今天晚了,我认罪,我伏法,被人逼迫不得分开,所以今天合章,只有一,一一万。

    我想大部分亲还是猜小姬不死。

    小姬不会这么简单死,他不仅是磨刀石,还是带情节而出线。

    重要,他是姬天白。这里陨落,太折损这个名字~灭哈哈~

    NN~群么,写死我了,我去倒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