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2:乌龙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洪荒秘境之外,初元世界中人们都惦记着那些放入秘境天之骄子们。\ gskynet\

    他们之中哪些人会得到莫大机缘为宗门争光?哪些人会直接被上四宗特使接走?人们意只是强者,众人炙热视线都放活着人身上,没有人会去注意化为枯骨战神,那些是注定要被踢出局残疵品。

    青魔海人们对于洪荒秘境希冀与揣测已经溶入他们日常生活。

    比如四域大派圣王每日晨早起第一件事就是拨拉拨拉放案头十枚命牌,要是哪枚青光大盛,生机澎湃,门派掌权者们必定一天之内都喜笑颜开,要啥准啥。上茅房都少用三分力,那叫一个舒畅。

    可是要是哪枚命牌……不小心深半夜突然碎裂,那么整个宗门总坛万里疆域必然顿时乌云沉沉,比女人来大姨妈时阴沉脸还狰狞,要是那不个长眼犯了事,那必然毫无疑问老虎凳辣椒油伺候!

    又比如某些靠家族背景吃饭小二哥每次当街打群架强女人时,都会趾高气扬地指着自己鼻子大声叫嚣:“我姥姥堂姑二表哥老婆大舅子弟弟婶婶家二哥洪荒秘境里!”

    每当此话一出,都是这些小二哥们秒杀全场完胜而归时刻!

    只可惜这招也不能经常使用,因为这亲戚关系太长,有时候一口气没有提起来反把自己憋死也不少数。

    还有比如某些自恋域主每天都要抱着娇妻冲入云层向正东方大吼三声:“我觉儿强!灭哈哈哈!我儿媳妇强!灭哈哈哈!我老婆靓……啊,回家玩亲亲去。”直接导致龙域菜市场臭鸡蛋价格疯狂飙升,奇货可居!

    ……

    于是乎这些对洪荒秘境狂热注目,导致一些弱弱呼声被湮没尘埃里!

    比如某个面瘫,身上背着与他身体体积极为不相符合巨石,脚上绑着十八个沙袋乱葬岗上箭步如飞!

    不要以为他磨砺自己意志,因为此时他身后不到五丈远地方“欢腾跳跃”着数以百计平原野狼!看它们纤细狼腰还有绿得冒泡眼,就知道这些爱吃肉家伙至少十天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面瘫少年呼哧呼哧地狂奔着,地狱之门离他只有一步之遥。不跑也得跑。他身法近乎于诡异,空气中时隐时现。不过他奔跑之余还不忘记仰天悲愤地咆哮:

    “妖孽!我要跟你决斗!”那声音中饱含着被压迫已久人民破斧沉舟革命气概!就连身后狼群都不由地吓得顿了一顿。

    “哦?”

    树丫上有一个穿着鲜艳花衣裳男子懒懒地舒展了一下筋骨,露出一双精致细腻小锁骨。

    “徒儿。”慵懒又酥麻入骨声音。“人家等着你来杀,你若杀得了我,青海第一剑名号就送给你。呵呵呵呵”

    男子旖旎地翻了个身,直接少年鬼哭狼嚎革命声中沉沉睡去。只有这催眠曲耳边聒噪,他才睡得香啊。

    很久远未来,这师徒间将有这样一段对话。

    “小江江,师傅名号给你拿去用吧,你不要用剑挑破了人家宝贵皮。”

    “不要!恶心脸儿!我只想问一个问题,妖孽,为何当年我拼命收敛自己气息,尝试气息与天地交融,那些平原野狼还是能第一时间找到我方向?”

    “笨徒弟,那是因为为师每次给你绑石块后都栓着块牛肉。”某妖孽以华华丽丽金丝衣袖掩着自己嘴,笑得风骚无比。

    噗通!

    又比如某个样貌和蔼白眉白须老人,笑眯眯地拍着一个肥得……不,好像是肿得看不出人型生物。目光湛湛地说道。

    “哎呀呀!孺子可教啊!区区数年,老夫你身上下一千七百零八种毒就已经被你解了大半。不错不错,小百里。加油啊!要知道,一千七百零八种毒每种都见血封喉,合一起药性综合后才不伤人,只有以特定顺序解,你才有活命机会。”

    “这不,解错了一个就肿成猪头了吧?不过没有想到你连百花针也学到,居然镇住了毒性,啧啧!有前途!比你那些第三百道毒就死了几百个师兄们强多了!老头子明天再来看看你死没死。”

    “对了小百里,你一定不要死哇,死了就浪费老头子那些珍藏毒药了……哇哈哈哈!”人影已去,老头儿狞笑声音还空气中回荡。

    “老头子!去死吧!早晚我要把你变成药田花肥!”那肿成猪头人型生物手持银针与药王鼎,眼中闪动着坚定以及鬼畜光泽!

    还比如四域近年来出现了一位神秘莫测青莲公子,虽然没有进入洪荒秘境,但是实力极高,曾一夜接连击退六位道宗长老追杀。名声逐渐四域响亮起来。

    不过因为这些人都声名鹊起于洪荒秘境之历练还没有结束时,所以并不引人注目。无论是人族还是魔族,关心,都是秘境中弟子。

    人族都不踏足一片灰黑大地上,风中吹拂都是带着凌厉气息风。而这奇风顽石上,却开满了魔族喜爱妖冶红花。

    其实换一种角度去欣赏,这特别景致也别有一番风味。

    至少天空高远,大地被红色极烈之花与黝黑沉重之土包裹,浓烈而纯粹!

    一个容貌不过双十女子赤足站红花中,纤纤素手举着一朵,凝望出神。因为不久前她感觉到了……七星萌动!

    可是她还没有决定,是选择姬天白?还是把那个出乎她意料之外提前来到初元四灵属性小丫头找出来?

    “哈哈哈哈!原来月依也这里,不知道这么出神,想些什么心事?”

    一个样貌英俊,身材高大魔族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山脊上。大风吹得他身后大氅猎猎作响,黑色中滚动着鎏金绣线。几乎与黑色山石融为一体。

    男子皮肤显现健康橄榄色,下巴尖而狭长,突出了他深邃眼与高挺鼻梁。

    魔族美男子。每踏出一步,脚下折断小草与枝叶都浑然无声,想必他力量已经到达入神入化境地。

    “慕容玺,少装,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月依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来者何人,所以所说话也极简单。

    “呵呵呵呵……”月依对面男子笑得晦涩,头侧向一旁,双目中却闪动着冷光。“月依好直接,既然都是爽人,我便当面与你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啊?”

    月依貌似漫不经心地嗅着手中红花,可是身上却十足戒备。守戒山十魔主,不是域主就是诛神,各各都不是善茬,特别是“天魔甄选”这么关键魔族盛事之前。谁知道其他魔主心里到底想干什么?

    “你所选定人,是一位姓姬人族吗?”慕容玺目光直逼月依眼眸,直率地问出他此行目地。

    “甄选还没有开始,我想这个问题我不需要回答你吧,慕容殿下?”

    月依冷冷一笑,随手扯去红花一片花瓣:“倒是我想问你,你白虎奴部辛苦培养了那么久帝氏小子,魔星高达八星!为什么好不容易偷渡来初元,你却把他拱手让给阿罗那小子。难道你还有第二手准备?早知道你这么大方,也给我找个八星人选啊。”戏谑语气。

    月依这么一问,倒是真戳中了慕容玺痛处。

    当时把帝岚送给阿罗,他脑袋中全是另一个少女身影,虽然他一直不赞成选择人族进行授星,但是那少女黑暗随从身上,带着初代魔气息!这可是一件不得了大事,所以他一直没有向任何人提起,也没有再少女身边投影分身,而是动用了自己所有隐秘力量去寻找少女线索。\ gskynet\

    这些线索中,有丝丝缕缕指向了月依!

    月依朱雀奴部势力强大,虽然明面上听说她对一位姬姓人族十分意,可是好像参与了多次魔战,甚至接触过……他想要那个人!

    “当初我带帝岚来守戒山,阿罗看了一眼就发疯地要抢,你也知道他那疯狂性格除了希斯之外我们谁也惹不起。我有什么办法?”慕容玺无奈地摊开手心。

    他能说自己实看不出帝岚有哪点好,除了吃光他山头所有美味珍馐之外只知道呼呼大睡吗?那么不像魔族一个天生魔王,送给阿罗真像是送走了一尊佛。阿弥陀佛……幸好能送走!

    “呵呵……那既然你失去了一个八星帝岚,怎么还不点去找别人选,时间……可不多了哦!我们十个人,只有你与萤灭座下无人。”月依把玩着手中鲜花。转过头来对慕容玺潋滟地笑道。

    月依这话,是承认她选择只有姬天白一人了吗?慕容玺心中大喜,脸上却不动声色。

    “那是自然,下次我看上人选,其它人都别想与我争抢。不然……哼哼,休怪我不客气。”是宣誓也是示威,说完这话,慕容玺丢下月依径直向山下走去。

    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答案。若是月依改变承诺,他便不惜与她撕破脸皮!

    万物又归于平静,只有猎猎风响。

    “慕容玺你只是个废物。”

    月依于心底冷笑:我看帝岚那小子绝对没有表面上吃货那么简单。你仗着自己出生于王族,便格外排斥被魔神祝福帝氏魔,高傲让你失去一个好人选。这次算阿罗捡了个大便宜。至于你想用妖娆。你以为老娘不知道?派了那么多人查老娘底,老娘自然猜得出你心中想法。

    去吧!白痴慕容玺,看那丫头你动不动得起?要是你动得起,她就不值得我去抢,要是你动不起,也好消减她三分力。呵呵。

    红花月依指尖迅速枯萎,她晃着足上金铃发出阵阵脆响。

    还有,小天白,让我看看,你还有没有值得我继续付出地方?你是呢?还是妖娆呢?美眸中碎了星光,好似宇宙暗河。

    这家伙要坐观渔火,大小通吃!

    洪荒秘境地穴内,妖娆也收回自己目光。

    姬天白还活着,她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不过这仿佛也是一种力量,继续鞭策她不断前进。

    “那……”鬼鹤一脸阴森又不怀好意笑着。“小丫头,给我们看看猊卵吧!”滴答滴答水口流下来声音。

    “前辈!”魍魉顿时一脸尴尬,丢人现眼好不好!你好歹也是成名多年强者喂!不带这样没定力!

    不过他也能理解鬼鹤心情,万年前他就是因为来寻猊卵而被人杀害沦落到现人不人鬼不鬼地步,自然对那传说中猊卵有着超越寻常执念。

    苏虽然没有说话,也有些期待地看着妖娆。

    只有上官紫痕对猊卵一点也不意,她姬天白银质项圈内找不到自己命魂,急得上窜下跳,看来姬天白用先天剑与表情又误导了她一次。只不过妖娆随后说了一句话:“姬天白不会把重要东西放离他手边。”于是上官紫痕才从姬天白左手衣袖中找到了一枚小小琉璃。琉璃中禁锢正是她命魂。

    聪明人游戏,一点也不适合她。妖娆……哎哎!姬天白天生就应该留给你整。

    从获得自由上官紫痕已经被突如其来幸福冲昏头脑,只记得泪流满面看着妖娆,哪里还顾得上看什么猊卵?

    “哦!想看就拿去看吧!”

    妖娆倒也大方,她还不想这么离开地穴,木庵盘坐黑暗大殿虽然坍塌得严重,但是石块下掩埋了大量宝石金铢,好歹也大家分分一起带走才对嘛。

    “我觉得吧。这猊不太喜欢我。”妖娆嬉笑着从驭兽环中取出猊卵,一阵金银交织圣洁之光顿时弥漫空气中,让众人觉得精神大振!

    不愧是将来有可能成为兽神强大兽类,连卵气息都如此庄严恢弘!

    鬼鹤眼中已经羡慕嫉妒得开始流油。魍魉也忘情地张大了嘴巴,苏想赞美,可是只觉得什么词到这瑰丽猊卵上都觉得匮乏。

    “为什么说它不喜欢你?它敢不喜欢你,本少把它烤了当鸭吃。”龙觉看着妖娆小脸怎么看怎么喜欢。不喜欢妖妖,都是没眼色,活该被烤!不过喜欢妖妖,也不能染指,不然……就不止被烤这么简单。

    噗……

    听到龙觉疯狂言论,众人都想吐血,就连妖娆手中猊卵都忍不住一个趔趄。

    “不信你试试。”妖娆把猊卵塞龙觉手中。

    她之所以这么说,是感觉到兽卵中已经孕育出一股意志。这意志让还没有出壳幼猊具有自主择主能力,它之所以把木庵困定身阵上几万年,可能就是不喜欢那心底不善老妖孽。

    缔结契约也讲个顺眼。可能遇上有眼缘,那定身大阵根本不会张开。

    虽然说召唤师与幻兽结约之后以人为主导,幻兽没有反抗权利,但是如此高贵猊兽必然会想办法给自己找一个不那么差劲主人,那才符合它身份。

    龙觉接过猊卵,立即就明白妖娆意思,因为他心底突然响起一道稚嫩声音:“我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呸!呸!呸!脏!臭!花心!”

    龙觉绯瞳一缩,小心肝立即仿佛受到了灭绝人寰打击!他狐疑地伸起自己胳膊,细细地闻了闻,不臭啊!为了妖娆那什么说洗白白,他天天都偷偷洗白白。哪里来脏臭之说?再说了,他只爱妖妖一人,又为什么说他花心?

    忒委屈!

    “我是脏,花心。你是什么?”妖娆神神秘秘地靠近龙觉,一脸同道中人相互交流表情。

    “为毛我还多了个臭?”龙觉是生气!一把把猊卵塞到魍魉手里。

    魍魉小眼睛简直要笑成两条缝,可是手指刚刚接触到猊卵表面,嘴角顿时一边抽筋一边向下垮来:“我……我直接是‘太弱了,滚一边去’。”言下之意比花心与臭臭难听。

    我擦!这还没有出生小家伙原来是一毒舌啊!

    真是很可爱毒舌,妖娆笑得眉眼弯弯,但是眼中看向龙觉神彩中夹杂了一些震惊。

    “准备用驭兽环强契?”龙觉后知后觉,没有发现妖娆震惊,而是她耳边轻轻说道。

    “再等等。”妖娆摇摇头,反而扯着龙觉衣领,密语传音:“你主战兽,到底是不是炎?”好犀利问题!

    虾米?这都被妖妖看出来……龙觉顿时脚底生汗,看来以后私房钱也别想存得住了。

    龙觉顿时以一种我伏法,我认罪表情对妖娆连连挤眼睛。

    “不是……嘿嘿,我主战兽,还不能使用,过程与原因有些复杂,要不我以后慢慢给你解释?长夜漫漫,咱有许多故事可以讲滴……嘿,嘿,嘿,嘿……”

    哼!果然一打就招!妖娆顿时以“小样儿,你以为我不知道”不屑表情看着风骚魅笑着龙少爷。

    从猊卵见到小白第一眼,她就感觉到了,猊高傲,不希望有别兽神分享主人,小白回归她幻兽空间时候把这个感觉再次很强烈地告诉了她。

    妖娆也不想强逼。毕竟除了二毛是生死之间不得不强契,其它幻兽都是自愿认主。她不希望与自己同生共死伙伴被她扭曲个性。还好二毛现活得挺滋润,再也没有跟她提什么被霸王硬上弓事情。

    听到猊卵她手中狂叫:“我不喜欢你!脏!花心!好花心!哇!三个!花心大萝卜!”之后,妖娆顿时联想到幼猊骂她所谓三个花心,八成三个花心中:一个是没有复原小白,一个是留朱雀小八,一个是不知道来自何方小鸟。

    猊卵倒算得可准。

    既然猊卵高傲,妖娆便升起了把猊卵给龙觉想法。

    数来数去,龙觉只有一只孤孤单单炎龙,还有一只平日里养着用来消遣,是危急时用来果腹肥兔子。两只太少,那么再给他一只幼生兽神多好?

    她却没有想到,猊儿对龙觉评价也是“花心”!这让她很吃惊!

    妖娆突然脑海中电光一闪,觉得龙觉姓龙并非是因为与母亲同姓,而是他一生与神秘莫测龙族深厚渊源,因神火荒龙魂而降生,不同于龙爸龙妈绯瞳与赤发,还有一直只使用真龙幻兽……

    难道他主战兽,是龙神?!

    妖娆被自己想法给雷到了!

    看着妖娆湛湛发光眼睛,龙觉知道她心中所想,于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又摇摇头。

    “还不一定,以后要去挑战,不一定能契约成功,但是已经占了位置,我也不能契约猊。龙族是一种很霸道生灵,小兔子都只是契约炎名下,我一生除了龙族,是不可能契约别种幻兽。”

    “妖妖,一直没有告诉你,是因为失败可能性太大了,我自己都不确定。”

    龙觉这下恢复了郑重表情。

    脸颊上坚毅线条顿时因为抿紧嘴而凸显出来。长眉带着英武弧线,鼻梁高挺,只是眼中带着私房战力被突然暴光小忐忑,欲述欲止绯眸对妖娆眨啊眨!

    妖孽!美男计!

    妖娆顿时觉得眼前有一片霞光升起,出云红日瞬间戳瞎了她眼。原来她也是花痴!不过只萌这一个而已。

    她知道龙觉不说,八成是因为机会很渺茫,过程很危险,结果很揪心。因为龙神是世上尊贵神秘兽神,初元世界连契约真龙召唤师都找不出几个,不要说成为龙神契约者!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要紧,你会成功,到时候,我陪着你。”妖娆微凉手指像清晨第一滴露水一样轻轻划过龙觉鼻梁。顿时给那炙热肌肤带去滋润清爽。

    龙觉脸上顿时绽放出风骚笑,把那细小指尖握手中怎么都不愿意松开了。别人都说他很宠妖妖,可是妖妖温柔又有多少人知晓?这是他生命中美丽风景。只属于他唯一。

    两个人对话大多数是眼神或者秘语交流,反正有猊卵可看,魍魉,苏,上官紫痕还有拉长了脖子鬼鹤都假装没有看到那两人温馨小动作。

    不过事实证明一切美好,势必都会招惹邪恶摧残……

    就苏抱着猊卵兴奋得哆嗦时候,脚直接踏入一片碎石,踢到了什么软绵绵物体,一个趔趄就向前厥倒!

    一具尸体被苏从碎石堆中踢了出来,只见那尸体滚啊滚,脸上盖脸布被扯开,终于露出摩格脸。这是扑倒定身大阵上第三人,有幸木庵撕了雷奴主人与希岐之后没有被抽干血。

    不过此时没有一个人认真看摩格尸体,而是看着抱着猊卵苏仓惶地拐着脚,狠狠砸倒碎石地上。

    咔嚓!

    令人心碎巨响!众人心脏顿时此时裂成了两半!

    妖娆双眸狠狠一缩,她眼中,苏错愕地抬起头,因为护着猊所以自己头先着地,下巴磕出一片淤青,额头与脸颊上满上血痕,但是此时留他怀里,居然只剩下一捧碎蛋壳!

    “啊啊啊……”苏看着碎蛋壳上垂落蛋清,又抬头看着妖娆,视线两者之见不断来会,嘴巴张得老大就是“啊”不出一个完整音节。只能像傻子一样不停地啊啊叫着!脖子上青筋暴起,身上汗如瀑布一样流淌下来。

    这家伙压碎了猊卵,吓呆了!

    苏没有呆,他不是故意,可是这要怎么解释?拿什么都赔不起猊卵价值!苍天啊!大地啊!怎么会搞出这样一个乌龙?

    “我操!苏你知不知道你干什么?!那是猊啊!是猊卵啊!不是蛋炒饭!我说你小子不带这样玩啊!蛋黄呢!蛋黄被你小子吃了是不是!你丫嘴角还挂着蛋清!你是不是人?你惨无人道灭绝人性!人家还只是个蛋啊!蛋是无辜你懂不懂?”魍魉顿时暴起,像是疯了一样朝着苏拼命打来!

    那是未来兽神喂!

    比魍魉疯狂是鬼鹤!

    “小子!你杀猊卵也罢!你怎么也该给老夫留下个完魂什么珍藏啊!它魂呢!它魂呢?啊啊啊!臭小子!老夫杀了你啊啊啊!”鬼鹤之魂从四煞魔骨上疾速升起,挥舞着小鞭子又想尝试鞭打乐趣!

    只有上官紫痕急得两头跑,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求不要吵架,大家不要因此而产生间隙才好。

    就苏以为自己把未来兽神压死,面如土色之际,他胸前衣襟中,突然钻出一个毛茸茸湿漉漉小脑袋。

    震惊!

    那酥麻柔软感觉传到苏胸前与脖子上,顿时让他心跳骤停!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猊兽它没有死,而是……破壳而出了!

    一个金银毛色交织小东西,张开了它淡金色眼眸,若有若无地瞟了妖娆与龙觉一眼,而后伸出自己粉粉嫩嫩小舌头,对着苏脸上血渍一舔。

    那小小金眸中,明分写着小阴谋得逞狡黠。

    是了,妖娆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以苏身手,根本不可能踢着什么东西之后立即跌倒,刚才苏身上,她看到了一丝定身阵痕迹。

    这性格乖张毒舌猊想给自己选主人,所以自编自演了这么一出戏,可怜了还懵懂不知苏,以为自己犯了什么天大过错,看向妖娆脸,白得像纸。

    小猊粉嫩舌头带着挑衅意味舔过苏脸,接触到他脸颊上流下血,契约仪式中认主血誓达成,根本不需要苏认可,单方向就完成了契约。

    于是小猊就众人石化目光中大摇大摆地进入了苏幻兽空间里。尾巴还不忘记对妖娆与龙觉扭了扭。

    石化不仅是魍魉与上官紫痕,俨然要随风消散是苏本人。

    无论他之前多喜欢猊兽,妖娆得到它之后他都从来没有产生过染指猊卵想法。目前发生一切乌龙,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喂!

    “妖……妖娆,我我我……”这家伙反正是一句完整话都挤不出来。上官紫痕抬起头轻轻地偷瞄着妖娆,不知道此时她又会有什么反应。

    妖娆自然反应剧烈。

    她看了龙觉一眼。顿时抱着龙觉脖子痛哭流涕!

    “啊啊啊啊!”那震耳欲聋哭声吓得众人顿时一个趔趄向前栽倒!他们有想过妖娆暴怒!妖娆杀人!妖娆把苏扒光赔钱,可是万万都没有想到妖娆居然已经精神被刺激到放声大哭!

    “哇哇!龙龙!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枚神兽卵!我家师傅还等着我去救,哇哇哇!就这样木有了!”

    “我家师傅好惨哇!被坏人镇大阵里,被天天凌迟,半夜吊起来打,不给饭吃,还穿琵琶骨,差一点点就死翘翘了,我师傅曾为我上刀山下油锅千万人唾骂我之际救我出水深火热时,大恩不敢忘,大海有多深我对师傅爱就有多深。人家本来想得到兽神帮助拼了一条命把他老人家解救出来,但是……但是……”

    妖娆咬着龙觉衣领,手指指着苏脸,那颤巍巍小手指看了都让人心尖打颤。悲愤交加脸写满了委屈,伤心,苦涩……与一系列让人不忍心看痛苦是表情。

    龙觉嘴上虽然说着:“乖,不哭……咱,咱以后再找别兽神,总会找到。”但是他语气后半段已经带着颤音,末了甚至还别过脸,用手指悄悄弹了一下眼角泪光。

    苏顿时犹如天打五雷轰!

    什么心啊肺啊宁脾啊肾啊一时之间被扎了个对穿孔!原来这不仅仅关系到妖娆契约兽,还直接关系着一位可敬可爱老人家生死性命!

    他眼睛瞪得浑圆。

    “阿啾!”某片岩浆中央盘坐着枯槁老人狠狠地打了个喷嚏。怎么回事?有谁念叨他?

    以死偿兽!

    苏某一个瞬间甚至这样想过,不过仿佛他也有一个只对他好师傅,要是这么谢罪了他自己师傅怎么办?汗如雨下。

    再一个心思转过,妖娆撕心裂肺嚎叫声中,苏双目赤红地抬起头来:“妖娆,龙觉,今日之事是我过失,既然猊战力是你们本想去解救师傅力量,那么今后中只要有解救行动,我一定带着它出现,绝对听从你号令,化为你力量,帮你把你师傅救出来。至于猊……我以其它东西与你交换,以后你看上了什么幻兽或者幻器,我帮你取来!”

    “真?”妖娆撑着泪水婆娑眼,那两泓清泉落与不落之间徘徊,潋滟水光照人心都碎了。

    “真。”苏梗着脖子郑重地说道。“我本来答应师傅不过问任何人私事,一心修炼,但是今天惹得祸太大,我答应你一直帮你到把你师傅救出来。”

    “那……”妖娆抬头征求性地看着龙觉。

    龙觉闭上眼睛,长长睫毛旁还依稀带着点水光。沉默了半晌,龙觉才缓缓地点了点头。“妖妖,苏也不是故意,我们原谅他吧。”

    妖娆眉头皱了又舒,皱了又舒,后抹平眉心,淡淡地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家师事就有劳苏多多费心了。”

    那激烈交织着心绪,那极度宽广胸襟……这个瞬间给了苏强有力第二次刺激!

    一定拼全力!苏心中顿时种下了一枚坚实种子!

    所有人都感叹唏嘘世世无常,也只有这一个办法能弥补苏大手大脚对妖娆与龙觉造成伤害,只是谁也听不到龙觉对妖娆秘语传音:

    “妖妖哇,你掐得我好痛!”

    “笨蛋,谁要你半天挤不出一颗泪?我掐了这么久,才半颗!”

    噗……

    两个坑货坑死人不偿命啊!

    比起不驯服猊,妖娆想要是苏战力,她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但她可以预料,那必不是一人之战!她需要,数量庞大战神!

    只是一个眼神,龙觉便知道猊被苏乌龙契约之后心思,根本无需过多言语,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狡黠小猊不知道,它自以为是拉风择主,其实反被两个阴险又狡诈大恶魔给无耻利用,因为它主人心底纯良,现不仅它战力被半颗泪贱价卖了,它那从不问世事主人也华华丽丽被买了个彻彻底底,从此与宁心修炼没有了任何关系!

    未来某年,赤炼红河前。

    苏红河翻滚狼烟四起广袤大地前问妖娆:“妖娆,不是说是救师傅吗?我们为什么打神宗?还有,咳咳……现想来,我总觉得那日……”

    “苏。”妖娆泪眼婆娑地打断苏声音:“神宗内有救我师傅关键物品,我可怜师傅,想想那琵琶骨上铁刺,还带着腐蚀伤害呢……呜呜呜呜,那么大年纪了,血流不止,不知道现葛屁了没有。”

    苏立即脸色惨白如纸:“东面攻击激烈,我带着小猊去那边……”嗖地一声,那威压隆隆身影就不见了踪影!天空中只留下摧城焚河杀意。

    还有某个被镇化龙血池下无辜老人,经常被接连不断喷嚏搅得头晕脑胀。看来是老了哇……身体不经用了,被岩浆烤着,还能感冒。无辜老人抖着铁链哗哗作响。

    “嗯……”此时妖娆扭扭捏捏擦着眼角泪水。

    “算了。苏,你记得此时对我承诺就好。”勉强挤出一个笑意。

    纯良苏拼命点头,要是他知道他为自己今天话要付出多大代价,打死他他也不想认识这一对坑货!

    “那我们把这殿中宝石与金铢捡捡就走吧。”妖娆指着石屑下宝藏。很久没有回金光灿灿招财山了,她心中有一种隐隐不安。

    “这个怎么办?”看到妖娆原谅苏,魍魉打心眼里觉得高兴!他本来想趁妖娆暴怒杀人之前先狠狠把苏打一顿,没有想到妖娆与龙觉居然这么大度地原谅了苏莽撞。

    真是好人啊!

    魍魉幸福地想道,赶紧转移话题,踢了一脚地上摩格“尸体”问:“这个,怎么办?”

    龙觉看了一眼。“强大龟息功吧。虽然伤口比较狰狞,但是还没有死。”

    “没有死就救。”妖娆想了想,当日听到姬天白“不举”战神们都失踪,只有摩格一人以蒙面姿态出现,想想都知道八成是被姬天白所杀。

    既然姬天白杀,那么她便……救!

    心念一动,驭兽环中各种伤药都飞了出来,甚至还有三枚春风凝骨活肌丸,都是打劫得来,这东西初元很难见到,但是各家精英为了洪荒秘境中保命,倾家荡产地搜罗辅助药品与幻器,所以也便经常能见到些稀有药品。

    不过这三枚药,妖娆不打算用摩格身上,而是给他涂抹了一些其它药品,因为她想把这三枚难得药物留给天下无敌,这样他师门中师傅,至尊四海与叱咤风云就都有救了。

    其实她驭兽环内,现还有两个储物袋,一个源于欧阳化龙,一个源于姬天白。

    欧阳化龙她不敢打开,看过欧阳老祖诅咒之力后,她对禁制重重欧阳家物品颇有忌惮。而姬天白也是阴毒之人,他袋内有可能隐藏不为人知恐怖禁制。所以这两个袋子,只有以后想办法搞开,不能急于一时。

    摩格伤口涂抹了药物之后血流渐渐停止,身体有好转趋势他龟息功也自动解除。

    摩格张开生涩眼,第一眼发现正给他上药居然是妖娆!双眸顿时警觉地一缩!

    妖娆看他警惕,也就浅笑着收了手。他脚下放着几个药瓶。

    “摩格师兄,人能活着就是好事。好好活下去,后会有期。”

    妖娆说完,头也不会地挽着龙觉,带着苏、魍魉与上官紫痕向天顶上传送大阵御空而去。摩格错愕地看到一只金银色唯美小猊趴苏头顶,差点心从嘴里跳了出来。

    他目光深重地落妖娆身上。

    这是一个什么样女人?明明一行人中以她为主,虽然那红发明显比她强大,但却是百分之二百维护她。为什么契约猊却是苏?

    还有自己脚下药品。

    这女人心里,装是什么?摩格不知道,但知道那一定很大很大!

    光影变幻,传送阵中大漠黄沙一转又变成海中明月。摩格闭上眼睛,一个人静静疗伤。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