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5:奇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落花溪顷刻之间化为骸骨,妖娆力量也基本被小白抽头。\ gskynet\

    小白尝到了甜头,身上威压不减反增,重向巅峰前行感再次浮现它心头。不知为何,心境变化连带着它身上伤痕也有好转之势。也许体伤就是心伤具体表现吧?

    妖娆温柔地拍着小白头。

    “明天会好!小白小白天天见!”小白兴奋地狂吼三声,震得大地颤抖不止,这才得意扬扬甩着尾巴“嗖”地一声遁入妖娆幻兽空间。它那拉风样子看得小猊口水直流。

    心魔消减,以后小白康复会一些。小白没入自己幻兽空间之后,妖娆身体一摇,天空中已经站不起腰来。

    奶奶滴!这家伙吸灵气太厉害了!妖孽啊。

    为了撑它面子拼命供应灵气,妖娆已经被榨成人干……

    此时妖娆其实有一种欲哭无泪感觉,马力全开太费力了。她可不想又多一个枯骨王座,明明那么彪悍却很长时间才能用一次。

    暗灵珠加委屈,气急败坏地向妖娆冲来,它被小白压榨得才厉害好不好?珠身上只萦绕着一层淡淡暗灵气。闷头闷脑冲入驭兽环内轮回鼎中,而不想再回丹田被光灵珠嘲笑。

    妖娆摇摇摆摆回落地面。还好苏攻势相当勇猛!举着黄泥台子狠狠一抡,就直接把落花溪带来那个瑶光弟子砸得眼冒金星。

    因为小白嘶吼,两个八阶战神召唤兽都害怕得缩回契约主幻兽空间,所以也给了苏很好近战机会。

    只见那身着绿衣瑶光弟子嘴角溢出鲜血,如同木桩子一般直接从天空陨落。轰然坠入大地!

    可是不知为何,竟将地面砸出了一个极大地洞,整个身体直接没入地洞中!看到这个场景,正休息范大与天下无敌顿时呲牙咧嘴地暴跳而起!

    “不要!”

    瑶光弟子吐着血张开眼,脑海中还是那恐怖黄泥台子砸向自己嗡嗡声,霸道而难缠土元素正郁集他身体内破坏着他灵气脉络。此刻坠入大地,其实反而给了他一个疾速复原好机会,只要调动残存力量,将破坏身体土元素导入大地,稍加休息,刚刚那一击力量就会被消减四成。

    说做就做,这反应迅速瑶光弟子佯装被打得晕厥,其实意识已经立即调动了隐于血脉中保命力量,催动气逼土元素流出身体。

    落花溪居然死了,他得赶逃生,把那名为妖娆少女是一个黑暗兽神召唤师,并持有诡异黑珠消息传到宗门去。

    可是就他微微张开双眸打量身边一切时……

    突然!

    他眼前一臂之距离外,泥土下蓦地伸出一只惨白手!

    那手圆润但苍白,上面沾染着肮脏草末与泥土!五指成爪,凌厉地当空一指,阴风骤然吹起……地面之下发出让人肝胆俱裂,毛骨悚然凌厉女鬼咆哮!

    “你狠!你们狠!我不要当茅厕边上一棵草!我要杀人!我要陪你们一起死!”

    噗……

    那凌厉又狰狞地下怨灵索命声吓得瑶光弟子一口呼吸没有提上来,这是“茅厕女鬼”怨灵再生了么?瑶光弟子身体中被调动隐藏力量被出乎意料惊吓打断!

    瑶光弟子顿时两眼翻白,脸色忽明忽暗,身体地洞中不可遏制地抽搐起来!

    哎呀糟糕!走火入魔!周身大脉逆转!救命啊!

    此时,一个蓬头垢面,小辫子歪到一边“女鬼”骂骂咧咧地从土地下钻了出来。第一眼,就看到自己眼前横放着一张一下黑一下白,扭曲又狰狞脸,那眼,翻得比珍珠还白,那鼻血流得比瀑布还猛!

    “啊啊啊啊啊啊!鬼啊!”

    “茅厕女鬼”凌厉地嗷嗷!反叫瑶光弟子是鬼,她眼泪鼻涕顿时迸了出来!抡起一把清光闪闪玉算盘对着黑脸鬼面门疯狂砸去!

    “我砸!我砸!我砸死你!”手起手落,玉珠乱滚,清光湛湛!看得天下无敌与范嘴巴张得老大,嘴角直抽……

    “女鬼”手中玉算子直接砸中瑶光弟子运行到天灵穴上重要一股静心之气!

    嘭!

    走火入魔之势再也无法控制!只见那倒霉到家瑶光十子之一,连名字都没有留下,直接七窍飙血,顷刻毙命!

    我擦!

    天下无敌与范大脑门上掉下瀑布汗!他们被打得这么惨,才划伤瑶光落花溪贱人一丝脸皮,而徒手舞算盘刚刚醒来小舞女鬼……居然就这样大刺刺抡死一个人!

    小舞威武!

    妖娆都笑岔了气!活该瑶光弟子!好一个死得比一个惨!

    此时瑶光圣地圣王应该已经气得不醒人世了吧?门下精英一人二个命牌破碎,哈哈哈哈……对于一贯高傲瑶光圣地来说,真是极上火猛药。

    “啊啊啊!”小舞直接抡了个歇斯底里,乃不知道萌系丫头怕就是黑面鬼了吗?

    直到把黑面鬼打得血肉模糊,小舞才惊觉鬼应该没有这么多血,茫然地四下张望,这才看到树林里石化中天下无敌与范大,还有一脸笑意妖娆。

    小舞顿时哭天抢地地扑了上来!

    “哇哇哇……妖娆姐姐……你终于回来了啊!”

    “哎哎……回来晚了,你们受苦了。”妖娆满心愧疚。地穴中耽误时间太久,竟然不知道小舞,范大,天下无敌三人受到这么大生命威胁。如果她再晚回来一些,看到三人横尸场面,岂不要后悔一生一世不得解脱?

    就小舞抱着妖娆放声大哭时候,天空中陡然传来苏大叫声!

    “妖娆!”

    那声音中带着丝丝难得一见慌乱。[飞天 中文]

    妖娆猛然回头!看到苏一手提着那与龙觉不知道扭打到哪里去蓝衫男子随从,那随从已经死亡,不过身上皮肤却离奇脱落,露出了布满……魔鳞身体!

    原来是个穿着人皮魔族!

    与龙觉激战是魔族!妖娆眼皮一跳!那样完美化型魔族,一定比她想象还要强大!

    不好!

    心中一动,妖娆立即卷起场所有人还有落花溪留下聚灵莲台,直接寻着龙觉气息暴跳而起。

    她心跳沉沉!生怕龙觉有一丝损伤,虽然她极信赖龙觉力量,但是还是没有理由地慌张,要是他被阴了怎么办?被打伤了怎么办?被魔族扑倒凌虐揩了油怎么办?

    不行不行……妖娆脑海中一团浆糊。关心则乱。乱得她思绪排山倒海,地动山摇。

    上官紫痕咬咬牙,却再也张不开天眼,眼角带着血丝,刚才为范大与天下无敌接骨,她天眼力量已经消耗得一干二净。

    疾行,带上所有人,妖娆才觉得心底有一丝安慰,众人很就到达后山。

    我擦……

    苏身体狠狠一抖!这金光灿灿招财山后山一直是他使用,对这里一草一木为熟悉,可是如今,山脊夷为平地,大地一片焦土。别说树木,就连岩石都融合为流淌红色岩浆。浓浓烟去从地面被巨力斩裂地缝中升起,那些滚烫热浪向众人劈头盖脸打来。

    所有人看到眼前场景都瞠目结舌。

    这是……地狱现世吧!

    世界毁灭前夕焦土大战场景也不过如此!黑暗幻兽三三两两横尸体于地,死状狰狞。

    妖娆提着一口气看到天空中正有两个扭打一起人影!

    那蓝衫男子早已露出魔族样貌,半面人皮半面青蓝色魔鳞,头顶原本横生两枚魔角,魔角上青光湛湛,不断汲取着天空中暗元素之力,不过此时左侧魔角已经被巨力拧断,露出凹凸不平断面。

    身上衣物破破烂烂,胸前几道见骨爪痕,从伤口处不可遏制地溢出丝丝魔气,样子狼狈不堪。

    妖娆可没有时间欣赏魔族落魄场面,她着急地寻着天空中那赤红身影。

    呼……长长舒了一口气。

    很好,红发依旧张扬。额前碎发深邃眸前跳跃,背上长发以一枚玉扣扣紧,如此激烈战斗中都没有崩开,只是微微有些松散,但这张扬松散中看得出男子战中步步胸有成竹闲定。

    墨色长衫本来就随意地搭肩上,黑纹中滚着团团暗花。配以赤红腰封。左肩上衣襟有些滑落,露出大片精健肌肉与微微突起狭长锁骨。即使用力,那完美肌肤上也不见青筋爆起,只是不同角度下散发出健康色泽。

    说了多少次了,妖娆心中暗道,这家伙就是不喜欢穿里衣,外袍随意凌乱一些,就大片大片走光。太吃亏了!

    想是这么想,不过她眸却一直没有离开那绝世身影。

    天空中激斗极为迅猛,龙觉不知道以何种力量折损了魔战神大部分战兽,也没有使用炎,而是背着大岳剑威风凛凛地与九阶魔战神对战着。失去大部分战兽九阶魔战神,实力大不如前。

    虽然是侧身对着妖娆,但是龙觉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妖娆目光中投来火热视线。

    这家伙身形徒然一晃,仿佛被魔族战神挥出拳风擦伤,情不自禁地皱眉并以自己得空左手捂着胸膛。左肩上衣裳也被震得从肩头滑落,那有力而俊美臂膀立即毫无遮拦地裸露了出来。

    “啊!”妖娆一声惊叫!急冲冲地想要冲上去帮忙。

    苏一头黑线,龙觉这果得也忒明显了吧?估计也只有妖娆这个傻缺看不出来,真是用心良苦啊喂!露个肩头都得做足准备。

    本着对龙少爷好不容易拉风风骚一次同情,苏大舌头再一次发挥了他要不不说话,一说话保证惊天地泣鬼神特点拉住了妖娆:“站住!”

    **声音咯得妖娆耳痛。

    “你也不想一想,这么长时间,龙觉都是抱着同样心情看你战斗,一心希望你变强又害怕你受伤,你与那流云殿姬天白对战时候,他把指甲都抠到肉里,把嘴都咬出了血却依旧没有出过手,你懂不懂这份心意?”

    “所以你现也不能动!好好看着,想想,你现经历,他是如何经历过来!”

    回头看着目光坚定苏,妖娆身剧烈震动,瞬间有氤氲从眸底升起。

    是了,一直陪着她龙觉,怀着是怎样心情?

    当初他说:“妖妖,你若喜欢朱雀,我分身便朱雀永远陪你。你若喜欢远地方,我就站那等你。你一生有多长,我便陪你有多长。”

    因为妖娆那句:“我要救血老头。”来到初元之后,龙觉便再也没有像朱雀那样冲战火前端护着她。不再明护,不是因为龙觉实力不够强,相反,龙觉战力比任何人想象还要强大!只是他心中守护,也比任何世俗常理中认知守护加细腻深重。

    世间大爱有无数种,父母舐犊之爱,朋友无私相助情谊,恋人相濡以沫爱恋……爱让人温暖,但过度保护同是让人羽翼失去鹰击长空力量与勇气。

    妖娆不是温室里花朵,不喜欢活男人手心呵护里,她要自由,要属于自己力量。

    所以龙觉给她,是无私爱,那么骄傲龙觉,为了她追求,心甘情愿地站她身后。狠心把她推入战火里,为她挑选好磨刀石,看她钝钝刀锋漫漫磨出锐利锋芒。

    妖娆捏紧拳头,她懂了,这种陪伴,比让龙觉冲上去把挡她面前所有阻碍都撕成碎片艰难,因为看着她受伤,她跌倒,就如同她现看着他一样,心中疼痛与担忧何止自己去受伤百倍煎熬?

    一滴眼泪掉下来,带着一滚烫热度。

    这男子甚至细致到让她连觉得愧疚地方都没有给她留下。如果不是苏提醒,她还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察觉?

    妖娆顿时定了原地,以炙热目光看着天空中那赤红身影。

    龙觉,此生能遇到你,真好!

    与魔战神对战龙觉自然不知道苏与妖娆对话,也无法察觉妖娆此时思绪翻飞,他只是侧着脸嘿嘿地笑得瑟。

    就是佯装被打了一下,他听到用余光瞄到妖娆那一脸紧张,顿时浑身舒畅,心情那叫一个杠杠地好!

    九阶魔战神郁闷了!他眼前这个红发男子有病吧?先是莫名其妙地身体一震,好像被什么他也没有感觉到力量伤了身体,然后又是露胸露膀子,现特么风骚无比地贼笑……魔战神脚下顿时升起一阵恶寒!

    这变态……是勾引他吗?

    啊啊啊啊!受不了!魔战神顿时捂着胸向那风骚贼笑着红发男子伸手拍去,可是没有想到人家正等着这一下呢!

    发光眸中那小得意笑敛去,取而代之是动魄人心冷光!目光如刀,看得魔战神一阵毛骨悚然!这目光怎么与刚才不同?

    “对了,你还记得我们约定吧?”魔战神耳边吹来一阵暖风,轻软声音来自那变态红毛。声音入耳炙热,却听得他一阵寒毛乍起!

    什么……什么约定?

    性格暴虐魔战神都受不了这种刺激,脸上一阵恼怒!可是红毛男子已经出人意料地扣着了他手腕上脉门。就像是被洪荒巨兽压倒,他身上力量竟然一泄而空!

    这是八阶战神应有实力?魔战神额头上瞬间溢出大量冷汗!不对!他双眸一缩,刚才这男子还没有如此强大,难道他一直隐藏战力?为什么?为什么他此刻才爆发?目光若有若无向刚刚飞来人群一扫。

    虽然只是轻轻一瞥,但哪能逃脱龙觉眼?

    “对了,你答对了。”龙觉下巴高高扬起,露出颈部完美曲线。“我女人来了,你答应我,被我狂殴时候叫声要凄惨一些,表情要夸张一些,对我崇拜之意要明显一些……这样也许我会给你一个好死。”

    话音刚落,顺着龙觉手,一道刚猛力量迅速冲入魔战神经脉,顺着经脉直入丹田与五脏六腹!出人意料猛烈!

    “啊啊啊啊!”痛苦咆哮声顿时不加掩饰地众魔战神口中传出!那号称坚韧犹如天阶幻器魔族体质龙觉手下冒出灼烧之后飞腾火苗与浓烟!

    魔战神顿时明白了,这红毛不是变态到想强他,而是想自己女人面前出个风头,于是刚才才百无聊赖地跟他纠缠了许久,是等观众来看……

    现观众齐了,才是正式表演时刻!他就这么悲催地沦为表演道具了么?

    “不够好听!”

    嘭!一脚!魔战神胸前肋骨顿时断了三根!

    这那丫是什么体质?比魔族还坚硬!他小子,就是活生生洪荒人型龙兽吧?

    魔战神这样摧残之下立即货真价实地再次痛苦大叫起来!

    “不够不够!”龙觉攻击犹如暴雨一般向魔战神身体打来,于是落众人眼中,满天流星闪烁!那霸气男子身体与力量美之处被淋漓致地展现出来。

    魔战神牙飞了……哇!好俊!那是龙少爷一计漂亮左勾拳!

    一滴汗水从上臂划过,没有晕开肌肤上,而是起起伏伏绽飞,勾勒出肌肉精致完美曲线。蜜色皮肤太阳下发出钻石光芒。

    魔战神手废了!……哇!好猛!那是龙少爷神火!

    神火如烟花一般点燃,无数簇立于天空火苗微微向龙少爷方向俯首,它们拜火!谒见火之君王!风中纷飞长发,挺拔高大背影,于火中掠过,带着尊者从容大气风度。

    魔战神脸歪了……哇!好狂野!龙少爷护身气息幻化成了龙形,吹起他长袍露出他纤长有力长腿。

    魔战神七窍流血了……哇!好迷人!疯狂打击中,龙少爷俊脸与魔战神那被打成浆糊丑陋花脸形成了这世上美与丑鲜明对比!那带笑脸,秒杀世间所有生灵,那深邃眼,夺去天地异宝神光!

    苏捂脸。

    他已经没有脸看了……这神经发炎龙觉,一定是地穴里受那流云殿弟子姬天白刺激过大。所以此时不顾一切地展示着他戳瞎眼个人魅力。

    这是……吃醋极端表现吗?

    汗颜,好独特龙少爷!苏心中感慨道。

    小舞已经看成了星星眼儿,差点被美得厥倒,而天下无敌与范大只想打寒战,这股无处不得瑟之风让他们浑身鸡皮掉了一地,无奈浑身骨碎,一打抖就剧痛,所以他们只有不停地翻着白眼以示抗议。

    上官紫痕悄悄看了妖娆一眼,迅速低头,脸颊红了起来。主人,真是很幸福呢。

    “说,你与落花鸡是如何勾搭一起?”龙觉连落花溪名字都记不得,勉强感觉是这个读音。

    “呜呜”魔战神牙都被打掉了,自然什么也说不清楚。

    “什么,你不说?”龙觉一阵愤怒,难道他拳头还不硬?又是噼里啪啦一顿暴打。脑海中这才传来一声弱弱传音。

    “红毛!老子才不回答你。你等着!魔族不灭!你是哪派第几席弟子?我族天魔子们一定会杀光你们!让人族强精英全部陨落洪荒秘境里!”这被打得七荤八素魔战神弥留之际才想起有秘语传音这种方式。顿时狠狠地怒骂起来!

    天魔子?

    “天魔子是什么东西?”龙觉手中一紧,也不再管落花鸡,他总算是听到一些有用东西。立即大声问道。

    “哈哈哈哈哈!见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欢迎来地狱陪我!”九阶魔战神被扁扭曲脸上露出疯狂神采,身上闪烁起自爆气息!

    魔族就是这样一个邪恶疯狂种族,一旦骄傲受挫,大多会直接选择决绝自裁!

    这家伙要自爆!

    看到无以挽回,龙觉顿时提起这魔族男子衣领,狠狠地将他向远方抛去!这一臂之力犹如万马齐呜,夹带着巨大风啸,居然将二百斤重魔族成年男子于顷刻间丢出千米之外!

    这才是让人恐怖神力!

    众人惊叹目光中,恢弘自爆之力炸出一朵巨大浓云!

    强大气旋刮过众人脸,却刚好伤不到众人经脉。是碰巧刚好?还是如此精密地计算过安全范围?所有人看向龙觉目光中陡然带着狂热情绪!

    天魔子?龙觉一皱眉头,天空中沉吟片刻,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奇怪称号,魔族年轻强者都来自是各地魔主座下,以将相与名号相称,而“天魔子”仿佛是一个封号,并且……那魔战神说是“天魔子们”显然代表不只一个魔族!

    一窝天魔子!

    听死去魔战神表达意思,魔族是想展开屠杀人族各宗门实力前三精英行动……

    原来落花溪就算不被妖娆杀死,也会被这温柔叫着她“溪儿”完美化型魔战神杀死。之前魔战神没有下手,八成是想随落花溪而来,顺便隔岸观火,多收几枚人族战神头颅。

    那真不好……龙觉摇了摇头,各派前三已经被我们杀了不少……岂不是让魔族天魔子捡了便宜?肿么办?那就杀几个天魔子来弥补好了……呵呵呵呵!

    男子沉吟侧脸尤其完美,眉头轻轻蹙一起,拉紧了脸颊上俊美线条,目光苍茫,仿佛落天际极远之处,所以一股睿智气度便自然从身上散发出来。

    爆炸带起风涌从中央向四周蔓延,掠直龙觉长发直向一个方向翻飞,赤发拍打着着挺拔背脊。发出猎猎风响。

    算了!不想了!龙觉回过神来,立即把注意力转到自己初目上。妖妖,我刚才卖力表现得可还好?有没有迷倒你?有没有让你心跳加速鼻血直涌想要扑倒来着?灭哈哈……

    男子踏着风涌而来。衣袂飘飘,背后是九阶魔战神自爆发出浓郁黑暗极光,红发狂舞,目光却深情无限,妖娆不自觉地迎了上去。

    妖妖,妖妖,我露得帅不帅?

    龙觉还没来得及好好得瑟,就感觉到一只小手瞬时覆上他胸膛。

    “痛不痛?”

    妖娆皱着眉头问道,她第一眼看到龙觉与魔战神对战时候,龙觉就是捂着这里身体一震,虽然表面看不出伤痕,但是应该是受了内伤吧?不然他又怎么会捂胸?

    自然是不痛,装怎么会痛?除了心痛到傻因为关心而自动急剧降低智商妖娆看不出来,所有人都心中默默地狼嚎。

    他一定说不痛。然后得瑟地展现他英武实力,吹嘘他强大!我们看出来了,风骚龙!

    龙觉抬头看天,眼神一阵迷离……他初衷是什么来着?是让妖妖觉得他霸气四溢?是让妖妖被他神俊身影迷得神魂颠倒?是强有力地展现他绝世脸,完美身,不凡力与美……

    可是那小手……好柔软……

    “唔唔……痛……好痛,要揉揉。”带着氤氲水光绯眸立即落下。此时骚包龙已经一脸委屈。指着自己背,自己脸,自己屁股……

    “都很痛,被那无耻魔族打,这些地方都好痛,要揉揉。”

    噗通……

    众人顿时厥倒一大片,已经无力继续观看某人卖萌无底线表演。苏恨不得把自己打残,好跟范大与天下无敌一样翻白眼。

    极端主义者,谁也看不到他对妖娆精心呵护到底有多少,只能从不经意间翻起冰山一角中去体会那细腻温暖。心之大,无力一眼看到头。可是,同时,也经常被各种鸡毛蒜皮小事刺激,每当遇到与妖娆有关事,心眼之小,比针眼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为让妖娆多注重两眼,居然连这种风骚求安慰求顺摸事也做得出来。

    心理鬼畜龙少爷……确是一个不可以用言语来形容绝世奇葩!

    大战结束,金光灿灿招财山也数焚毁。山上聚灵宝地基本上被轰了个一干二净,唯一值得安慰是落花溪留下聚灵莲台与聚灵宝地有异曲同工之妙。

    范大与天下无敌伤甚至要养十天半个月。所以被妖娆摸得神清气爽龙觉随手又布下了几道简单防御大阵。挨过大家养伤日子,也应该换一个山头好好修炼了。

    到了妖娆、龙觉与苏这个幻阶上,继续寻找药材与矿石已经不重要,想着怎么剩下十几年中拼命吸取洪荒秘境中灵气疯狂晋阶才是。

    越到洪荒秘境腹地,灵气越有助于召唤师突破。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万人都有无数年轻战神打破头都想进入洪荒秘境原因。此时修炼二十年,比初元修炼百年所得都多得多,还有收集药材矿石,进入上四宗机会。

    为了救范大与天下无敌,妖娆手中春风凝骨活肌丸只剩下一枚,不过也不怕,还有得是机会得到,她为天下无敌寻回十二根乌金杵已经把这家伙感动得天天“小师妹威武”地乱叫不停了。

    小舞见到上官紫痕,欢喜得不得了。因为天眼与天算之力有同源相吸关系,两个人之间特别有默契。上官紫痕没事时就纸上胡乱画画,她说猊穴金粉断壁上看到很多古代文字,不知道到底说什么,所以她与小舞试着把它们翻译出来,里面兴许记载着什么不为人知秘密。

    平静日子总是过得很。

    当天下无敌又雄赳赳气昂昂地腆着胸拐着螺旋腿站山岗上大叫:“老子回来!”震得山林瑟瑟落叶之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

    众人精神抖擞地继续向着洪荒秘境深处进发。一路上看到魔族就砍,但是关于龙觉曾经听到“天魔子”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一路上见到了几处灵力浓郁山头,好好挑选了一番后,终于定下一座温泉缭绕青山住下,再次布下锁山大阵,不过这次没有金光灿灿招财山那么显眼,龙觉极为低调地隐藏了山峰所有气息,把它气势降低到与普通山脉绝对没有二般。

    如此低调,是为了长期隐匿,众人决定集体陷入龟息。这已经是洪荒秘境深处,除了修炼,再也没有别事可做。不如大限度想办法晋升。

    从落花溪那而捡来聚灵莲台被镶嵌了锁山大阵阵眼上,这样一来山阵也能不断吸取空气中灵气为众人修炼提供多灵气。

    龙觉曾进入妖娆驭兽环看过魔云与刃部众人,因为一群人突然出现实太打眼,所以众人也没有动过轻易走出驭兽空间想法。驭兽环内也能吸取到从洪荒秘境飘入灵气,所以魔云总坛众长老与刃部队员们比妖娆早进入了半沉睡入定状态。

    魔云宗众人们虽然依旧被诅咒困扰,但是精纯灵气依旧能让他们幻力水平上一层楼。

    修炼时间总是过得,转眼已经到了离洪荒秘境之门再次开启前三年。

    妖娆与龙觉率先苏醒,并没有打扰趴黄泥台上苏,还有各自入定众人,轻手轻脚地走到山下,活动一下久久没有舒展筋骨。

    两个人走路都没有一点声音,踏细小枯枝上,枯枝亦不会断裂,只是空气不时荡漾出细小波痕,足以见两人对气息控制力已经到了出神入画境地。

    九阶。妖娆初级,龙觉中级。

    数年修炼,两人已经不复众望地成为了一双九阶战神,恐怕十几年前进入洪荒秘境四域数十万战神中,此时修炼到九阶不会超过二十人。

    如果当年一进入洪荒秘境之后他们就得到如同聚灵莲台一样玄妙宝物,估计会比当时落花溪一步到达九阶。但是妖娆与龙觉并没有大派底蕴,龙峰有钱,但总归缺少宗派内各种五花是八门修炼幻器。

    但妖娆觉得这是好事,过度依赖幻器与灵药,只会让幻阶高而不稳,缺少坚实基础,这也是她与龙觉当年能越阶杀死落花溪与九阶魔战神一项原因。

    妖娆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她想要是实力,货真价实拿出手过硬东西,而不是幻阶数字。

    九阶与九阶,也是不同。

    “妖妖,现满山鲜花正开得热闹,山下温泉应该景色很美。我们去看看。”走出众人入定范围,龙觉才对妖娆说道。

    “嗯,顺便洗个澡。”

    虽然能用灵力把身上污垢悉数震开,但是妖娆还是想念那种被热水泡得舒服得冒泡泡感觉。小时候,爹爹就是那样天天以不同药液泡着她长大。所以当初看到这个山头资源充沛硫磺温泉池后,妖娆立即觉得很亲切。

    “好。”龙觉拖着妖娆手,两人一前一后信步向山下走。

    洪荒秘境中气候很古怪,不是一年四季交替,而仿佛像是随心所欲,有可能今儿出太阳明日下暴雪,还好体格健召唤师们都不畏惧气候骤然变化。但是娇嫩鲜花却不同,再适应环境,也必须温和日照十天才开得出鲜花。

    此时明显就是天气已经晴朗十日,山脊各处都绽放出或细小或华丽花朵。那些飘零花瓣,迷人香气也惹得一些养得肥美珍珠鸡草地上溜达觅食。

    “还有三年,想怎么过?”龙觉笑道。妖娆也是一个一修炼就不要命人,这么一晃,居然过了这么久,不过对于入定人来说,就好像只是弹指间发生事情一般。

    “当然是冲出去,看看这些年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妖娆眉眼弯弯:“还要看看有没有猊卵可寻,不过也要注意时间,错过开门时间可要这里留万年,我可不想变成第二个木庵或者鬼鹤。”

    “你是好久没有寻到宝,手痒痒而已。”龙觉自然了解妖娆,呵呵地笑着。“走吧,我们一会儿烤些鸡,然后把大家都叫醒。是出门时间了。”

    两人说着说着就走到山脚下温泉旁。明明可以御空而来,但是这种山间踱步感觉分外美好。

    可是就两人有说有笑时候,耳边却传来一阵细小水响。应该不远处温泉中……

    哗哗哗……有规律响动,不像是自然形成瀑布,倒像是有人洗澡发出声音。

    妖娆顿时错愕地瞪大眼睛望向龙觉。

    不会吧?!有人?

    怎么可能有人?如果有,来了多久?又是如何破开层层锁山大阵呢?与其散开神识去探,还不如直接去看!

    二话不说,妖娆与龙觉同时御空而起,向那水响处飞去。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