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6:美人出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温泉中带着淡淡硫磺,所以气味微微刺激,但闻惯了之后反而会觉得身心舒畅。

    空气中弥漫着朦朦氤氲,泉水石缝中潺潺流淌,发出细碎声音,水畔岩石长年被泉水冲刷,表面磨得光如镜面,石面上或灰或褐有些像抽象画一样图案被濡湿空气滋润着,恍如仙境缩景,石中有山有兽,有九转迂回廊坊,还有雪月与繁星。

    生长温泉附近,都是高大花树,平日里光秃秃连叶子都不长一枚,犹如漆黑枯枝,但这几日连绵暖阳给了这些植物澎湃生机,大片大片花朵热闹地绽放不堪重负细枝上。深深浅浅,百般幻变,像是恣意加红加翠渲染云霞。

    一阵风吹过,粉白,酱紫,朱红色落花就会如同花雨一般扬扬洒洒地飘落。有碾入泥土,露出明媚一角,有坠入泉水,打着旋儿俏皮地流向远方。

    花香综合了硫磺刺鼻气味,所以空气混合气味带着异域香甜。

    美景不可胜收,龙觉与妖娆正是踏着花雨轻盈而来。

    就像是一阵风后两片从树梢间飘零花瓣,两人气息自然地溶入空气里,风仿佛没有阻碍地穿过他们身体,轻柔向前吹拂。

    妖娆落地时踏着一断枯枝,枯枝被她散发出力道一滚,她足尖处轻轻避开一寸,完整避开。于是那落脚声音便加轻小,比落花加微不可察。

    寻着水响,两人犹如鬼魅一样向前掠去。

    锁山大阵是龙觉亲手布下,如果有人破阵他一定会第一时间觉察,所以弄水八成只原本就生活山上什么妖兽,众人入定前驱逐中侥幸逃过了搜捕。妖娆这么想着,眼前也阳光骤亮,突兀黑色彩岩山断壁下,正是青山中大一处泉池所地。

    这泉池生得巧妙。正好位于一处地下龙脉之上,所以日间吸取极阳之力,夜间汇聚月华极阴气息。东侧与南侧是层层浸染花林,西面却无一物遮蔽,视野开阔,刚好透过层层锁山大阵观看阵外风景。而北面是嶙峋黑石断壁,正是妖娆与龙觉前来方向。

    龙觉对小路驾轻就熟,因为这些年偶尔有些时候从入定中苏醒,众人都会分别来温泉滋养身体,只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急着继续回去修炼,所以根本来不及欣赏温泉旁美景而已。

    “这妖兽倒会享受。”妖娆嬉笑着爬上高岩石向石下张望,想看看这偷偷洗澡妖兽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哗……

    一道银光犹如出水蛟龙,瞬间闪瞎了妖娆眼,好像有银河眼前划过,那是……一个男子刚好从水下升起,甩起长发背影!

    丫!是个人!

    犹如慢镜头一样,丝丝缕缕银白长发高高抛入天空,激起无数细碎水滴向远方抛洒。而后那顺滑银丝就犹如被轻风掠起曼妙纱帘,徐徐落下。

    像是开了一道天窗,让人一窥窗外绝美风景,但那天窗又故意搅动人心绪一般立即关闭,所以那模模糊糊惊鸿一瞥反而不断脑海中上演。

    银发贴于背,白皙细腻肌肤水面上一览无遗。肩宽而腰狭,呈现完全倒三角形。而温泉凝成细小水珠如同钻石一样迤逦山石与朦胧日光下发出动魄人心光华。

    银发雪肌美男子。

    妖娆眼前一花,鼻血顿时呼之欲出……

    好看!

    她这是一不小心就当了个有偷窥癖采花大盗了吗?

    罪过啊罪过……原来山中苦修也有这等眼福,看来上天对苦心修炼孩子们待遇真不错!

    看着妖娆亮晶晶眼神,龙觉脸瞬间黑得如同锅底。你丫……本少出浴图比那个还火爆好不好!看!看什么看!还不如看我!

    不过妖娆倒不是因为被美男迷惑色心大发所以才邪恶地流水口。而是所谓世人都爱美嘛……

    无论以何种形式绽放美好,种是能吸引人发出由衷赞美。妖娆眼中,这男子背影,与张扬山花,与潋滟泉水,都不过是美一种。

    不……是吐血一种!

    就妖娆重陶醉一刻,她突然不可置信地陡然瞪大双眼!

    噗!吐血三丈!

    因为真正胡乱扑打出清脆水响并不是那出浴妖孽美男!而是一只猫咪!

    那绝美背景身旁……一只通体雪白小猫,正以无比难看狗刨式拼命拍打水面,那高高撅起屁股直接把它脸按了水面之下,而白猫还以要溺亡吐泡泡声音说道:

    “主人,主人……看囡囡游泳姿势多优雅?咕唧咕唧……为什么不能呼吸了呢?咕唧咕唧……救命啊啊啊……咕唧咕唧……”

    你丫,优雅条毛,再优下去要直接溺死了,一大片泡泡从水中升起。

    那猫好眼熟啊!那银发好刺眼啊!那温泉旁边大堆糖纸好瞎眼啊啊啊……

    妖娆大眼望着龙觉,龙觉也大眼看向妖娆,两个人眼中写满了震惊。

    不会是……那个那个那个吧?

    仿佛相应着妖娆与龙觉猜想,水中银发男子一把提起溺水猫咪一边转过身来!那水雾一样眼睛与俊逸五官,分明就是妖娆和龙觉记忆中吃货!

    帝岚!

    这丫俊脸完全被一枚突兀之物破坏!因为……他嘴里还叼着一只……咳咳,没有去鳞活蹦乱跳鲜鱼!

    “唔……不好吃!骗子!”

    某人愤愤地伸手把叼嘴上鱼狠狠丢向一旁,呸呸吐出几片亮晶晶鱼鳞。眼中水雾陡然浓郁。里面写满了愤怒,委屈,不解等各种受伤表情。俊逸脸颊也气鼓鼓地吹肿了起来。

    不……不好吃?

    吃货……原来是温泉底捞鱼!

    妖娆与龙觉顿时一头黑线掉下来。硫磺池中妖兽鱼,能有多好吃?而且还是布满棘刺未经烹饪……

    妖娆可算是明白帝岚这吃货对美食疯狂爱好与他选择食物无知之间有多大一条雷死人鸿沟。这孩子……是肿么活这么长时间?妖娆再次看了看堆岸边那些花花绿绿糖纸。头上黑线陡然又多了几道。

    只见一边吐鱼鳞一边吐血银发贵公子骂骂咧咧走上岸去,阳光与雾色中毫不羞涩地露出精健上身。袒露胸肌银色长发下若隐若现。左胸上八枚漆黑魔星组成一个圆环镌刻如雪肌肤上。如同古老图腾,带着苍古与守护气息。笔划清晰狂野,述说着魔族文明特有粗犷与幽暗。

    魔星!

    什么东西妖娆胸口轰然爆炸!

    好熟悉!她见过!与姬天白守护魔星一模一样!只是星数多出一枚!脑海中那幽蓝领域中护着姬天白心脉七星一闪而过!

    原本趴巨石上妖娆豁然站起!

    如此激动,出乎龙觉预料,而身体掠起风涌则终于引起了帝岚注意!

    水中男子带着警觉与肃杀蓦地地回头,水雾般迷离眸中隐藏着杀机!身体也欲立即纵水而出,然而这些突然腾起杀机却看清妖娆与龙觉那一刻突然退去!

    哗!

    只见池水中银光翻飞,岸上紫衣如云掠起,舞动着从天空飘落花瓣挽起香风直逼妖娆而来!

    下一秒!

    帝岚那张俊脸已经离妖娆一臂距离之外陡然放大!

    分明五官如此近距离下展现着它精致与完美,银发被风吹拂早就干爽无比,如缎子一样垂落于肩膀与前胸,银色镶花里衣,淡紫色中衣,深紫色繁复外袍一丝不拘地穿身上,速度无与伦比之,不过这丫手还放腰侧,仿佛正扎紧腰封。

    腰封宽大,束到紧处还能再塞下一拳。看来这些年洪荒秘境日子,饿得他不轻。

    没有怪两人偷窥他洗澡,帝岚亲切无比地看了龙觉一眼,热情地称呼道:“烤肉。”星星眼儿狠不得把龙觉一口吞下去。

    然后目光湛湛地盯着妖娆脸,口水咕唧咕唧不可遏制地流下来:“糖葫芦。”

    噗通……这就是这吃货对两人称呼吗?

    妖娆本想大义凛然地质问帝岚,胸前魔星从何而来,代表什么意思?然后铁面无私将他暴打一顿赶走,驱逐时刻决绝回头,留下让人恩断义绝“人与魔,永世杀戮!”箴言。

    因为当年白虎分别时候就说了,再相见,必争生死,人族与魔族,永远不可能共存!

    可是这些想法却愣是帝岚黄河泛滥水口中悉数化为泡影。

    她实是……没有办法把帝岚当成一个十恶不赦魔族。因为这货实是太二了。

    “帝岚!这是我山头,你赶走。”妖娆板着脸说道,帝岚要是再不走,她只怕自己会破功。

    “为什么。”某人一边流着瀑布一样口水,一边迷茫地咬着手指。

    “噗……因为我们是人族,你是魔族。”想了半天,妖娆也只能拿出这么一个干瘪理由。

    虽然她不怕别人非议,但是也不能与帝岚走得太近,一旦魔族有什么阴谋要斩杀人族,或者她欲把魔族闹个底朝天之时,她们之前看似和平关系就会立即变得对立。

    于其以后对立,不如现毫无关系。

    “那你与龙烤肉是大派十子前三席吗?”帝岚一点也不意妖娆冷淡,吞着口水咕唧咕唧问道。

    “不是!为什么问这个?”妖娆疑惑地问道。

    “那不就行了,我这次任务只是斩杀大派十子前三席。你们又不是,我们不是对立关系。”帝岚脸庞顿时升起一丝纯真笑意,左手从腰封内迅速掏出一枚系着红线果核。放妖娆与龙觉眼前如摆钟一样晃来晃去。

    一面晃一面犹如神棍一样念念有辞。

    “我不是魔族,我不是魔族,我是落魄纯情可爱肚子饿扁尊贵公子……玛咪玛咪哄。”

    “你们可怜我,同情我,给我做上次那金光灿灿流着油金黄烤肉,给我做甜甜沾了今年下黑芝麻糖葫芦……哦不,我已经不能说了,要命啊,馋死我了……随便什么,把我当成人族,给我好吃……玛咪玛咪哄。”急切声音与吞口水声音同时想起。

    妖娆好想吐血,这是……传说中唬死人但一点实际用途都没有催眠术吗?

    龙觉陡然眼神一暗!

    斩杀大派十子前三?天魔子!

    “你是魔族天魔子?”龙觉站妖娆身前,皱着眉头看着帝岚。

    “不是,我不是魔族。”帝岚捏着手中果核催眠器,底气十足地挺胸回答道。“你们已经被我大混淆术催眠,不记得我曾经,还有还有,我们是是吃友,所谓吃友不讲究身份背景,这才是好朋友。”嘴角带着亮晶晶银丝。

    哼!嘴倒是很严。看来帝岚并不是那么愚钝魔族,关键信息不会这么轻易暴露出来。

    妖娆邪邪一笑,小岚岚,既然你身上这么多魔族秘密,就不要怪我们下杀手锏了!

    “吃货!来!过来吃饭!”龙觉声音低沉,伸手一把提起帝岚衣领,带着他向温泉旁谷地御空而去!原本被人提着衣领是一件很不舒服事,可是一听到“吃饭”两个字,这没出息魔族顿时一脸幸福地如同八爪鱼一样反扑着龙觉大腿,生怕他临时反悔。

    看着帝岚那幸福得冒泡脸,一股恶寒从龙觉脚下升起!真受不了他!

    野火正旺,肥美珍珠鸡火上绽放出蜜汁一样色泽,香料热力烘烤下与鸡油混合发出极度诱惑气味。

    看着那噼啪脆响烤鸡,某些人眼珠子不会转了。

    只不过烤鸡用是神火,中央火力温和无比,四周火力却无比凶猛。量帝岚再流水口,也不敢断然把手伸到火里面抢鸡肉吃。

    龙觉用木棍挑起一只烤鸡,仿佛无意地帝岚面前晃了一下,引着帝岚脖子伸得老长,可是就帝岚亮出锋利小牙齿准备狠狠一咬时候,龙觉手却狠狠一抖,直接把上好烤鸡送到了妖娆面前。

    完全无视帝岚这个人,龙觉温柔地吹着烤鸡上蒸腾而起热气对妖娆说道:“,趁热吃,皮还是酥。”

    “嗯!”妖娆开心地撕扯下一条肥美鸡腿,因为动作极度缓慢,所以鲜嫩肉质力量拉扯之下,伸长,扯断,微微风中弹性十足震荡细小动作一览无遗。

    于是妖娆与龙觉听到了某人源于喉咙深处极度委屈与饥渴吞水口声。

    咕咚!黄河泛滥!某人吹着腮帮子,口水流得都要淹没大地。

    “帝岚。”妖娆漫不经心地晃着手上鸡腿,看着帝岚那雾气缭绕眼,目光死死缚鸡腿上来回移动。心中都有些不忍心欺负这纯真吃货了。

    “哎呀!我受不了了,好有罪恶感!”妖娆痛苦地一叫,直接把鸡腿向帝岚怀中一塞,然后愧疚地看了龙觉一眼。狠狠地拍起帝岚头。

    她不想用食物压迫**,那萌系男子充满雾气眼能活活把她憋死。

    “你吃!吃!把那委屈表情收起来!乖乖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不拿鸡肉诱惑你了,不过你也得老实交代,不然等下你吃多少我都把你打得把它们通通吐出来!”妖娆张牙舞爪地挥动着自己拳头,还是直接方式好。

    “唔!”

    不用妖娆继续说,帝岚就已经瞪着浑圆大眼睛,把整个鸡腿直接塞到了自己嘴里,好大张嘴!吧唧了几下,抽出来就只剩下鸡骨头了。

    “好好吃……”混沌声音。帝岚泪水汪汪地看着龙觉与妖娆,犹如小情人欲以身相许表情。

    “饿死我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好吃,肉不能放那么长时间,所以储物空间里只有糖,糖还没有那红红圆圆糖葫芦好吃。呜呜呜呜……我就知道只有你们好!好!”

    只有你们好,所以有些事,我也能放心地交给你们。魔族不会为我做,人族不可能为我做。但你们,是不一样……对吧?帝岚眸底突然闪过一丝不明意味光芒,只是一闪而逝,并没有让妖娆与龙潭发觉。

    这家伙!原来看到妖娆与龙觉之后,心中也带着目!

    也许如果妖娆与龙觉一直以食物逼迫帝岚,他便会放弃心中小小念头。因为就像妖娆所说,他与他们,永远是对立不可融合两个天敌种族,但是妖娆与龙觉又不同于誓死屠魔人类,抛弃种族不可弥合仇恨之外,他们两个给了帝岚可以相信感觉。

    “哇哇,好人!”帝岚刚想要趴妖娆肩头哭,却被龙觉一脚踹开。

    “吃你鸡,不要跟没有骨头一样乱晃。”龙觉也受不了这吃货。并没有责备妖娆,直接坐了妖娆与帝岚中间。

    气氛已经没有刚才想套秘密紧绷感,三个人开始乐溶溶地大块朵颐。

    虽然到了这个境界,已经不再需要吃饭补充力量,但是美味对舌尖刺激还是让人心情舒畅。

    “帝岚,什么是天魔子?”龙觉直接问道。没有半点胁迫意味,如果帝岚愿意好,不愿意说,那他与妖妖也不再想强求。

    “呜呜。”帝岚一手抓着一只肥鸡,一手急不可耐地开始扒自己衣服。

    “别!少来!不说就算了!不需要你献身!”一想起某男温泉中那些赤果又风骚动作,龙觉就狠不得用鸡骨头把他塞死。

    “不是不是……”帝岚一边咬鸡,一边口齿不清地亮出自己左胸。毫不羞愧地给龙觉看。“这就是天魔印记。魔族中地位崇高表现。”另一手一边扯着衣襟,一边伸出一枚手指指着自己胸前八星烙印!

    哐当!

    妖娆手中吃了一半鸡腿砰然掉落地面上,顿时沾满了尘土。

    “不是魔族人,也会有这天魔印吗?”妖娆瞪大了眼睛急急问道。

    她实想不通姬天白还有这么吓人一个身份!“天魔子”是被魔族认可战神吗?帝岚魔族地位可以预计,那姬天白……难道与帝岚一个级别?这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原来是这样,我原以为是奴印。只有投入魔族人族才会有这印记。”龙觉却没有妖娆震惊,反而好像哪里还见过什么人身上也有魔星烙印。误把那魔星印当成了奴印。

    “龙觉!你知道?!”妖娆不可思议地提高八度声音看着龙觉。当初她幽蓝领域中斩杀姬天白而不得,因为花粉遮蔽,龙觉他们并没有看到姬天白胸前七星,而她也从来没有详细形容过那七星模样!难道龙觉看过别人胸上画有魔星?

    “是啦,所有青魔海域主都知道,魔族中有一个堕落人族黑暗召唤师,实力强大,胸前绘有八星奴印。”龙觉认真地回忆着龙爸龙妈话。他们原话仿佛就是这样说。

    “刑墨?”妖娆双眸狠狠一缩!

    骤然想起自己破壁时那从头到脚被黑雾包被魔族男子!墨帝……刑墨!当初还想收她当徒弟四代逆雀!

    他也是个天魔子?

    “魔族选人从来不乎是魔族人族还是妖兽,只要符合标准就可以。”帝岚终于吃完第九只烤鸡,拍着圆滚滚肚皮往地上一倒。

    “不过人族有名不是刑墨。”

    吃饱了帝岚仿佛特别幸福,于是废话也多了起来,他双眼充满充满了迷离。手指伸向天空高远云巅。

    “我曾经听说,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人族曾打破所有魔族强者记录。以人类孱弱身体,达到魔神高认可。胸前魔星,有九星半!”

    “自那以后,历代天魔子中才出现了人族与其它种族,都是因为那体质特别强大黑暗人类。”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后没有归宿是个迷,他名字魔族也是个禁忌……”

    “嘿嘿……”帝岚狡黠地一笑:“不过我有一次碰巧破解出了他人族名号。”

    “啧啧!响当当人物啊……血十三!”帝岚呢喃自语。

    噗!

    妖娆自见到帝岚之后,陡然有一种穿心透肺悸动,先是姬天白,再是这一句“血十三”……直接把她打得脑袋嗡嗡作响,有一种被人以乱棍打倒地凌乱错觉!

    再次拿起鸡腿又一次掉到地上。妖娆脸都石化了,下巴风中发出咔嚓咔嚓迸裂声音。

    “血……血十三?”妖娆侧着头机械地反问道。

    “不错,血十三,魔族高机密,大部分魔族都不知道。”帝岚嘿嘿地笑着,那纯真又明脸仿佛说:小样儿,告诉你这个惊天大秘密,被吓到了吧!

    “那他现哪里?不会是被魔族给杀了吧?”妖娆眼神幽暗,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肃杀之气。

    “不知道,关于他一切都是被抹消秘密。”帝岚看了妖娆一眼。脸上写着“我说实话”表情。

    “你是怎么知道?”妖娆近一步逼问,如果当初是魔族把血老头儿镇化龙血池,那么得到这一隐秘帝岚,会不会知道破解之法?

    而身为尊贵天魔子血十三,到底为何与魔族勾搭?又为何被摸消了与魔族纠缠历史?妖娆此时才觉得,自己对她那便宜师尊了解太浅薄!

    他是一个人以黑暗与光明之力破壁人族强者!他是杀人不眨眼嗜血魔头!他是剥人皮十三给初元世界众门派巨大打击血十三,他是掳掠圣女奴役圣子变态老头……他还是如同姬天白一样被魔族看上并烙印了尊贵魔星强天魔子!魔星九星半!

    血祖道路,究竟与自己一不一样?

    他是灭世?还是拯救黑暗召唤师?他是因为得罪魔族而被禁锢,还是因为为了毁灭人族才被镇压?一时之间,妖娆感觉到自己坠入了一个深不见底巨大陷阱!

    她要救血十三,但是万一他是这世上恐怖魔头怎么办?

    迟疑只是一瞬间,妖娆思绪立即恢复了清明!

    呸!

    这有什么好去思考?

    她便宜师傅必然不会与魔族为伍。她眼睛虽然看到了纷乱祸源,她耳朵虽然听到了搅乱她心绪消息,但是她本心,却一片平静。

    看到不可信,听到不可信。

    这么长时间血十三对她深重呵护,她能感觉到,师尊必然不会是疯狂到要帮助魔族毁灭世界疯子,无论如何,她信他!

    “你先告诉我,你与血十三是什么关系?”肚子浑圆帝岚突然一骨碌从地上翻起,双眼勾勾地看着妖娆眼。这家伙,如此坦诚,果然带着目!

    “我传承了他道统。”

    既然帝岚敢说魔族隐秘,妖娆也不想欺瞒他,何况……冥冥之中她总觉得自己与帝岚这场对话,将来会改变什么重要东西。

    “果然!呵呵呵呵……”帝岚再次倒下,翻着肚皮妖娆与龙觉身旁毫无防备地滚来滚去。

    “我只是猜,因为我偷看了魔族禁忌之书,所以知道轮回鼎与枯骨王座,所以稍微调查一下你就知道。”帝岚嗡嗡地说道:“我来初元之后,领域之力苏醒,是破阵领域,说来有用又没用,反正对一切阵法与结界豁免了。所以才能偷看到禁忌之书,那禁忌之书内容只掌握极少数魔族掌权者手中。”

    原来帝岚是这样进入锁山大阵!

    破阵领域!

    “妖娆,你要小心,禁忌之书中没有写明血十三与魔族后关系。所以你一旦暴露,不是死就是被活捉到魔族。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对你友好还是憎恶。”

    妖娆,果然你是,那么你帮我理由是不是又多了一些?帝岚看着妖娆侧脸,想起自己看到但没有说出禁忌之书其他内容。

    “我想知道血十三与魔族关系,不瞒你,他现还没有死,但是离死期也不远,那化龙血池下封印阵,如果是魔族布下,那魔族必然记录着破解办法。”

    妖娆心下思考着,自己要不要也变成天魔子,去魔族内好好查查?这真是一个疯狂想法!

    “我帮你查。”帝岚眨着眼睛看着妖娆。仿佛早就猜到了妖娆心中所想。

    “但是你与龙觉也要帮我做一件事。”

    厚颜无耻家伙!明摆着就是要与妖娆龙觉做交易!

    “什么事?”龙觉认真地问道。他知道血十三对于妖娆意味着什么。要是能查出化龙血池怎么解,就算帝岚提出条件再苛刻。他也必定会想办法做到!

    “帮我保管这个。”

    没有想到是这么简单要求。帝岚从衣袖中拿出一枚精致小盒子,塞到妖娆手中。“不要打开,直到某一天,你觉得必须打开时候。”

    帝岚手指有些颤抖,仿佛心中思绪混乱!气息也陡然有些短促。

    那微凉小盒子落入妖娆手心,顿时让她感觉到无比沉重。心中没有缘由地升起一丝异样感觉。帝岚明显不想多说,但妖娆与龙觉知道,这必然很重要很重要!

    “为什么是我?”妖娆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不是囡囡或者你魔族朋友?小心我反悔或者害你哦。”

    帝岚深吸一口气,又摸起一只鸡。坦坦荡荡大啃特啃起来。

    “不能是魔族,他们不会帮我。所以就只有你们了。嗯嗯。”

    “好吧,帮我查化龙血池时候不要被抓到,不然没有消息传回来,我可直接把这盒子丢了!”妖娆脸上虽然带着不正经,但是却十分郑重地把小盒子收入驭兽环内,与轮回鼎放了一起。

    “好!”帝岚咧开嘴笑。“我虽然很懒,又很爱吃,可是我是史上聪明天魔子,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这货某些时刻,与龙大少爷得瑟有得一拼。

    “天魔子魔族到底有什么好处?”既然说到这一步,妖娆就想知道关于天魔子一切。

    “我了解也不多,你知道,我实力本来没这么来初元。我懒啊啊啊……留我白虎多好哇?只可惜因为洪荒秘境与天魔甄选要开始,那些罗嗦又烦人老东西非要把我偷渡来初元,我只是初略了解,进入真魔殿后,十位天魔子就能聆听真神教化,得到魔神传承。”

    不再需要帝岚解释,妖娆与龙觉就已经猜到,所谓天魔子,就是魔族甄选出来,为培养强魔战神仪式!

    为何不选魔族中五衰强者?那是因为帝岚潜力与年纪。也许过不了千年,他就有可能成为魔族中强大年轻五衰强者,任何地方,潜力都比实力被人看重,这意味着他能走得长远。

    “如果是这样,我真希望你是那强天魔子。”妖娆微微一笑。

    “虽然不能共溶,但至少能和平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你太懒,懒得打仗,又很好吃,舍不得把会做好吃人族通通杀光。”

    妖娆本来是调侃,却没有想到帝岚身体一怔,眸中露出繁杂不明神色。他声音突然变得低沉,紧紧地抓住了妖娆与龙觉衣角。

    “是,又懒又好吃才是帝岚,你们要记得这样帝岚。”

    妖娆心头一跳,缓缓说道:“你吃了我那么多只鸡,我不会忘记。”

    不知道为什么,帝岚话听起来有些别样寂寥,他遇到了什么事?或者他将遇到什么事?这不像魔族魔族男子,看似纯真,心思却也让人猜不到底。不想说,从他嘴里永远套不出来。

    “哇哈哈!就是!不能忘记!我得走了!还得杀一两个大派弟子,不然回到魔族之后没有吃!”帝岚一跃而起。

    原来这货是想以后见面还有烤肉吃,所以才强调不能忘记吗?

    “你走吧!”龙觉大声说道。天知道这吃货继续留下,山上鸡群会不会被灭族?

    “走之前,我还要鸡吃……我还要鸡吃。”某人一边嘟囔,一边流着水口深情款款地看着龙觉。有一个会做饭异火持有者真好!帝岚无比羡慕嫉妒妖娆中。

    “再给你烤十只,你赶走!不要让人看到我们与你有交情!”龙觉愤愤地咆哮。

    而温泉中,囡囡正与小白兴奋地学着刨水。

    “小白,小白!你好帅!”囡囡小眼睛瞪成星星眼儿。

    “那是必须!老子是兽神!”小白还沉浸自己拉风回忆中不可一世。水中胡乱扑打着水花好不容易浮了起来。

    “这才是优雅……你懂不懂?”得瑟地扬着头顶两撮毛,小白奋力拍水,半刻中之后,还原地扑打。

    “小白!小白!这是什么技巧?”囡囡歪着头看着一脸得意却仍留原地小白,觉得能保持不动仿佛比游向前方技艺高深莫测!

    既要维持平衡,又要抵消推进力!啧啧!小白好厉害!

    小白后脑勺掉下无数黑线,游不动……它肿么知道为什么?为毛啊!为毛啊?为毛这么用力身体都动不了啊啊啊?

    可是囡囡面前不能丢脸。小白顿时大言不惭地说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是失落神兽技艺……你……不懂!”

    一个深度鄙视目光向囡囡射去!顿时让囡囡狠狠地打了个冷战!

    果然是强者!目光如炯,气场强大!这种定身游泳神技乃千年不现世厉害功夫!

    “前辈!前辈请受晚辈一拜。”囡囡五体投地地向地面趴倒。

    两只小猫玩得可欢喜。那边烤鸡也鲜出炉。

    不想让小舞,苏、范大与天下无敌看到自己与魔族交情,妖娆也不挽留帝岚留山中,以后见面,估计也很少这样一起聊天吃饭机会。

    妖娆细细地用树叶把烤鸡一只只包起。认真地交代帝岚。

    “这边是烤鸡,这边是盐焗鸡。盐味重可以多放一段时间,但是放坏了就不要吃了,免得拉肚子。”

    “他不会放坏,因为等等一转身他就会把它们当下午茶吃掉了。”龙觉翻着白眼把烤好后一只鸡拿下来!

    苍天!大地!为什么风华绝代堂堂龙域少主,要干这样无厘头工作?

    “你们两这样真好。”帝岚突然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妖娆与龙觉。“有种家感觉,一个烤肉,一个包肉,气息不再那么锐利,敛着了锋芒,但比之前强,两个都九阶了吧?”居然一眼能看出来!估计帝岚此时实力也不容小觑。

    有家感觉!

    这小子说得好听啊!哇哈哈哈!龙觉顿时大刺刺一揽妖娆肩头!

    “喏,远方来客人!咱家私房菜已经做完了,你赶走吧!走吧!”这骚包家伙因为这一句话心情大好,什么手酸眼累之类疲惫也一扫而空。

    “嗯嗯!”帝岚死死地抱着自己鸡,捏着不想走囡囡御空而起!

    “以后我也要找个女人,给我烤鸡!”

    什么……龙大少爷笑僵硬了脸颊上……女人……

    噗……哈哈哈哈!妖娆笑得花枝乱颤。差点地上打滚。

    “帝岚!下次见你……我把你给烤了!”龙觉愤怒咆哮天空中回荡。

    妖娆、龙觉,今天能见到你们,是宿命吗?帝岚摸着自己浑圆肚皮,打了个饱嗝。小心翼翼地把烤鸡放到储物戒指里。

    那小盒子,本来根本没有打算送出去。如果不是如此碰巧地遇到了你们,我并没有做这个决定。你们说得不错,我好像不太像魔族,不,我是魔族,你们看不到我对人族嗜血与残忍,但是我除了是魔族之外,还是一个自由灵魂,不想被束缚,不想被利用,所以心中才会抱着那么小小一个心愿。

    希望我猜到一切不会发生,也希望发生之后没有那么出乎我意料。

    我不想说出来,不想打乱魔主们计划,所以决定权,交给你了……妖娆。

    一道银光轻轻地向远方激射而去,如同他到来,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谁知道今日对话,会给今后魔族与人族世界造成怎样动荡?

    妖娆不想去思考那么多,她只知道,解救血祖线索又多了一条。对姬天白挟制方法又多了一项!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