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7:洪荒纪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吃货帝岚离开以后,龙觉与妖娆便把苏、上官紫痕、小舞、天下无敌与范大全都唤醒。/gskynet/

    苏从八阶初级升到八阶中级,大部分灵力都供给小猊成长。上官紫痕被姬天白奴役数年,虽然从朱雀到达初元世界之后,身体内潜质也被极度激发,但是因为底子太薄,此时只是一个三阶巅峰战神。小舞由五阶初级升五阶巅峰。范大由六阶巅峰升七阶初级,天下无敌由五阶巅峰升六阶巅峰。

    众人综合实力都提升了一大截,不过太久没有离开青山,也许其他人族战神晋阶速度也很疯狂。

    妖娆与龙觉已经达到五阳子要求,九阶以上战神只要活着从洪荒秘境中走出去,就可以跟随五阳子进入蓝魔海昆山大派。成为上四宗核心弟子,享有寻常战神渴望而不可及各种修炼资源和名师指点。

    而其他人明显离五阳子九阶要求太远,只有苏一人勉强与要求相差不远。如果多补一些功勋有希望被破格录取。妖娆把众人这些年搜刮宝物清点了一下,加一起多只够苏一个人上交功勋。

    “这怎么好意思,都是大家功勋。”苏转背就走,小猊却跳了出来,傲气十足地……把所有药材与矿石都划拉到苏储物袋里。

    “我不需要功勋。”小舞真诚地笑。

    龙觉并没有点破,他与妖娆早就看出这小丫头不凡之处,不过她不主动提起,他们也不说罢了。小舞背景,一定不平凡。

    “我只要春风凝骨活肌丸。”天下无敌满心想着是如何把自己师傅与师弟医治好。

    “我只要变强。”好不容易晋升七阶战神范大已经无比欣喜。前往蓝魔海上四宗对他而言是一个不切实际奢望,不过以他现实力,青魔海随意一个大宗派内都可以当核心弟子了。他要一步一步来。

    “我只想着追随主人。”上官紫痕恭敬地站妖娆身后。

    “我闻到了烤鸡味道!你们偷吃!”小舞突然耸着鼻尖,闻到帝岚丢下十几只鸡骨头发出香气。顿时大眼睛亮晶晶地闪。

    被小舞一提,众人馋虫立即被勾引起来。天下无敌嗷嗷一声便瞬间消失,扑向草地去抓那后剩下几只珍珠鸡。

    大家都是吃货啊……妖娆于心底默默叨念。于是再一次做了篝火旁。不过这次自然不再需要龙少爷当苦力。肥美鸡肉被串成一串架木架上用火焰均匀地炙烤。

    “紫痕,你是遇到了什么瓶颈吗?这些年修炼仿佛没有给你带来什么好处。”众人大吃特吃之际,妖娆一握上官紫痕手,立即感觉到她经脉中流动灵力强度。与她离开姬天白之后没有太大变化,难道这些年她都没有精进?

    “不是。”上官紫痕小脸一红,没有想到妖娆还这么关心她修炼速度。心中顿时暖暖。

    “我是想起猊兽地穴中看到那些金光断壁,一些断壁上写着人族古代文字。如果不这几年破解,就算以后猜出里面记载内容也失去了再来秘境机会。”

    原来上官紫痕把大部分精力都放了破解古代文字上,所以实力没有明显提高。

    猊穴中她看到了太多断壁,不仅见过妖娆偶尔发现金粉浮世绘,还有各种文字断壁,记录着物产与锻造工艺断壁,其中一些关键东西她并没有对姬天白提起,而是默默地记了自己脑海里。

    妖娆与龙觉也有些诧异,没有想到上官紫痕是一个心性如此坚持人,那些生涩文字连初元老学者们都不一定能迅速破解,但对初元历史都不是很熟悉上官紫痕却是硬生生把这块骨头给啃了下来。

    妖娆明白,这多半也是因为紫痕想要报答她与龙觉把她从姬天白那里解救出来恩情。

    “那你发现了什么?”虽然上四宗已经熟悉了洪荒秘境现世时间,但是这与初元世界并不交界异域空间本身就是一个巨大迷团。

    它为什么而存?为什么没有魔族遗迹?为什么有这么丰富物产?所有疑问都没有一个合理理解。

    “我解读了小部分信息……”被妖娆一问,上官紫痕脸色顿时肃然起来,仿佛说出以后话她自己也不十分相信:“这是一个洞府……”上官紫痕吞了吞水口。

    “一个上古大能为自己开辟隐居地。”

    噗!

    妖娆与龙觉顿时把眼睛瞪得浑圆!一个洞府?虽然初元世界里,一些变态强者为了避免外界打扰,有会独占一山或者一岛,将山与岛完全打造成自己私人领域不允许外人进入,但是这洪荒秘境显然完全超越了所有人对“洞府”理解!因为它幅员,差不多相当于四分之一个青魔海!

    这么大一片异界,居然只是某个上古大能私有地?

    还好苏、范大与小舞等人正嗨皮地抢鸡吃,所以没能看到龙觉与妖娆下巴掉地上表情。

    “是洞府,所以才改变地势创造出了那么多聚灵宝地,因为山势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人为创造。”上官紫痕目光投向天空极远处,写满了敬畏与赞叹。

    可想而知,能开辟一片大陆成为自己私属领域上古大能,实力究竟有多强大。他仿佛把这大陆变成了一个自己私属领域,上面曾经住满了生机勃勃居民,所以才会留下那么惟妙惟肖市井百态浮世绘。

    “这洞府中有一些极为强大禁制,我看不懂,不过那禁制一定非常刚猛,不知道已经被上四宗破解,还是依旧隐藏洪荒秘境内。不小心触发者,必定死无葬生之地!”一想起那些既生涩又无处不透露着狰狞文字,上官紫痕便不寒而栗。

    “有可能是已经被破解了。”龙觉沉吟。“秘境初被发现年月,好像死了许多上四宗符师与域主。那血淋淋开拓期继续了数十年,后来洪荒秘境才能安全出入。”毕竟这么长时间,没有人洪荒秘境中遇到什么离奇毁灭力量。

    可惜妖娆与龙觉都不是上四宗高层人员,不知道那恐怖禁制不是已解除,而是上四宗以血代价尝试出洪荒秘境刚猛禁制特点:实力位于六阶巅峰以下战神才有活着进入资格,如果高于六阶巅峰者陡然出现,必将遭到难以预计灭顶打击!

    但是进入洪荒秘境之后,慢慢晋阶是被允许。而且晋阶上限也没有限制。

    这样古怪禁制符术上简直不可想象,一般大阵伤害,都是对弱者打击明显有效。强者自有自保与逃生机会,但洪荒秘境中禁制却反其道而行之。专门打压实力高强者,连五衰都不放过。所以一时之间龙觉与妖娆根本想不到这一层来。

    而对于洪荒秘境缔造者而言,这种离奇古怪禁制却自有它存道理。

    人为限定进入领土内战神实力,那么就意味着这是一个安全线,六阶巅峰以下战神不足以对曾经繁华境内居民造成威胁,这古怪又刚猛禁制犹如有选择性锁山大阵一样,从而杜绝了没有准备战祸。\ gskynet\

    “关于这个禁制,我还没有完全解读清楚,因为太生涩难懂,所以以后再抽时间研究。”

    因为无数战神已经验证过洪荒秘境安全性,所以三人并没有把破解禁制之迷当成头等大事。上官紫痕立即转移话题,小声说道:

    “禁制放其次,我只是觉得有一个信息不得不提。”看了妖娆与龙觉一眼,她继续说道:“那猊穴仿佛是这片大地居民们灭绝之前后一个掩体。”

    嘶!确是一个重要信息!

    妖娆与龙觉屏息凝气地听着上官紫痕述说,上官紫痕轻柔声音中,一个旷古迷团仿佛正他们面前被层层展开。所以四周气氛也不由地沉重起来。

    “金粉断壁上记载着一场‘灭世之战’,仿佛为了此战,一直驻守洪荒秘境中那秘境主人也决然离开,带着他猊战兽投身战火,却再也没有回来!”

    “所以失去领主后一脉战神带着猊兽之卵隐居地下,极度恐惧与焦虑中用金粉琉璃将他们毕生所学、洪荒秘境历史、还有他们所熟悉一切都浇注了金碧辉煌高墙之上。”

    妖娆可以理解,极度恐惧与焦虑中人们怀着是怎样心情。

    猊穴大殿中散落金铢与宝石还述说着洪荒秘境曾经富庶。然而那种旷日大战中,生命岌岌可危压抑让那些曾经居民们感到无比彷徨,所以他们用奢靡手段,用精湛工艺地下疯狂记录着自己平生所见一切,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着自己生命,以另一种方法挥洒着自己热情。

    那些栩栩如生图文,燃烧是一个又一个疯狂灵魂。

    妖娆与龙觉陷入默然,而上官紫痕述说还没有停止。

    是,如此惊人灭世之战,为什么从来没有初元历史中出现过?这才是大疑问。

    “那‘灭世之战’……”上官紫痕声音也有一些颤抖。“说是有一群头角狰狞异域生物,持有带着毁灭性暗之力量,突然从天而降。欲占领人族所有聚居地,引起了几乎毁灭一切恐怖战火,无数人族大能此战中陨落,洪荒领主不过是其中一个。”

    嗡!

    妖娆与龙觉顿时觉得自己头被人脑后狠狠地打了一闷棍,然后不可抑制地疯狂嗡响起来!

    这样一来,一切便能解释!为什么洪荒秘境中没有魔族遗迹?因为魔族本是域外生物!很久很久之前,初元大陆本来没有魔族!

    洪荒……果然是真洪荒纪年,金粉断壁上记录是现世人族所有历史之前历史!被遗失或者抹灭岁月长河中一段不为为知历史!

    难怪上官紫痕拼了命也要把这一段文字还原出来,妖娆咬着自己手指,只要碰触到这历史一角,任何人心中都会升起无猜想。

    魔族……来自初元之外时空。本来欲把所有人类抹杀,但是那场“灭世之战”后,人族辉煌历史虽然被打断,无数强者陨落,但魔族“清洗”愿望仿佛也并没有实现,而是同样元气大伤,而后不得不与人族同存,以现这种不断争战方式延续着敌对状态!

    黑暗年代啊,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惊世之战。只可惜洪荒秘境早被战火波及,所以金粉断壁对当时恢弘战场描写还没有开始就戛然而止。

    “那……个?”上官紫痕对妖娆与龙觉说出这一切之后如释重负,因为这个真相实是太惊人,她一个人小心肝承受不起,必须找人分享。此时她迟疑地看着脸色凝重妖娆与龙觉。

    “这件事,不要再跟别人提起。”龙觉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是秘事,同样也是禁忌,不然人族上层也不会封锁消息这么久。而且其中也有一些关键事情还没有找出来,比如是什么扭转了战局?又比如是什么促使战争停止。

    “嗯。”妖娆也连连点头,洪荒之前,并没有朱雀、白虎、青龙、玄武四大奴部,冥冥之中她觉得上古大能莫里斯造出这些小世界也不是闲得蛋痛才冲动为之,有什么东西一定贯穿真相之下。

    “好,我不提。”上官紫痕拼命点头。

    而那边小舞与天下无敌等人正吃得一脸是油,嗨皮地对妖娆挥着鸡骨头。

    “你们再说悄悄话,就木有吃剩下!”

    稍作整顿,一行七人才开始他们洪荒秘境中后旅程。

    还有三年,所有龟息入定战神们都纷纷出山,寻找后机缘,像上官紫痕这种三阶战神能活到现简直是一朵奇葩。

    一些从妖娆与龙觉身边经过战神无不侧目打量。不过看到苏强大气息,妖娆与龙觉飘渺威压与惊世容颜,所有人都悄无声息地隐匿到一旁。看这三人气场,多弱随从活着都不是一件稀奇事。

    看到那些原本会与自己行进路线对上,却半途临时避走,而后不紧不慢跟随百里之外人影,妖娆与龙觉本来还有些疑惑,后来想想也就释然了。越到洪荒秘境二十年之期,所有战神们就越发地小心翼翼。既想抢夺别人储物袋增加自己功勋,又怕打劫错了对象直接把自己小命葬送。

    那些还差一些达到九阶战神必然为了功勋而不计一切代价,不过又极度担心自己性命遭到强者觊觎。所以变得敏感又小心。

    想明白这一切,龙觉索性直接张开九阶战神威压。大张旗鼓地向前御空行走。

    他是九阶,不再需要功勋来满足上层四宗要求,他是九阶,旁人想抢夺他们身上宝物那也是白费力气!威压中明明白白地表达着这些信息。

    所以威压散开同时,众人身后那些不紧不慢跟着小尾巴顿时一眨眼时间内消失得无影无踪!干净得比清洗彻底。

    这办法好!

    龙觉故意踏着空气发出雷霆般爆破声,阵阵威压徐徐向四面八方扑打开来!

    妖娆与苏一脸坏笑地跟龙觉身后,要知道两个九阶一个八阶中级同时出现,估计三年之内洪荒秘境中都不会有人敢来招惹他们一行人。这综合战力实太彪悍。

    但若只有一个九阶,那么……

    果不其然,就众人漫无目地行进了约半天左右时间后,视野范围之内就多出了一个神色毕恭毕敬男子,垂首站一旁,仿佛是等待龙觉到来。

    “这位少主请留步。”看到龙觉出现。男子眸中闪过一道精芒。撩起衣袖俯身向龙觉一拜。

    “什么事?”龙觉扬着下巴,语气无比嚣张地问道。那上巴上扬角度不多也不少,刚好能让微眯眼眸俯视前方男子脸。霸道红发黑衣风中翻飞,一股上位者掌握生死气场自然而然散发出来。

    龙觉本来就气场强大,想要刻意让这些气质变得不可一世与凌厉逼人,只要语气与神态嚣张一切就可以了。

    妖娆冷笑,那当空拦截男子充其量不过是某位强者随从,实力七阶初级左右,表情是恭顺,但是精明都写眼底,那些精明光实是太打眼了。

    “少主是否闭关多年不问世事?现魔乱肆虐,已经有很多强者不会如此直接地洪荒秘境深处展开威压,以免引起魔族注意了。”男子笑眯眯地说道。

    “大胆!”

    男子还没有说完,龙骚包就立即愤怒地当空大吼!

    “你这蝼蚁是嘲笑本少爷实力还不足以屠杀几个小魔族吗?老子先屠了你!”

    水口顿时呸了那苦逼男子一脸,大声嚎叫声直接把那男子头上玉簪震断,头发也狼籍地糊了脸上!

    哈哈!妖娆被憋得直想笑,骚包明显就是故意寻开心,还非要装成那怒火冲天模样。看着都觉得滑稽,特别是那当场被吓蒙男子,恐怕没有想到自己拦截这俊美异常九阶战神是这样一个粗鲁又火爆怪脾气。

    男子暗中叫苦,主人让他来拦这九阶战神一行人,原本就是看中红发战神不谙世事,乱用威压,意图借他力量当枪使。没有想到这红发男子傻是傻,但是冲动起来也挺吓人!那些水口黏他脸上,他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脸上一阵青白之后,男子立即大呼冤枉趴倒地。

    “这位少主明鉴啊!我不是嘲笑少主实力!少主英明神武玉树临风有龙气环绕气场无比强大,那些魔族小辈莫说看到少主身影,就算听到少主名讳都会吓得屁滚尿流四处逃遁!少主之威可震一域,我真心可鉴日月!”

    这家伙拍马屁功夫与纳多多绝对有得一拼。

    “只是……”男子急急说道:“近几年魔族突然出现了两个天魔子,专门杀大派十子前三席,有不少强者已经失踪,传说连那瑶光圣地绝世美女落花溪都被魔族掳掠而去当了小妾,伏虎山第三席希岐师兄脑袋被魔族当球踢,寻仙道与千重殿第三席惨死自己洞府被人切了头,就连流云殿姬天白都失踪了!”

    看着那男子一脸正经,众人被憋得想笑了!这男子口中失踪数人,有一半以上都是死或者间接死妖娆手下,难不成她才是真正魔族大天魔子?

    “啊!”

    龙觉惨叫一声!脸色陡然变得一片蜡黄,连他脚下散发出来威压也忍不住抖了三抖。仿佛男子刚才说话对他有极大杀伤力!

    “那……那……么多人都失踪了?好怕怕!嗯!那怎么办?兄台有好办法避祸吗?”某男主角额头上浸出了冷汗,语气立即变得温文有礼。

    “好说好说!”看到大鱼上勾,男子终于能挺起脊梁狠狠地抹了一把脸。

    “请问少主如此实力强大,是哪个宗门十子前三席吗?”

    “不是。”

    “那您身后这些人?”

    “是我随意收随从,有伙夫有小弟。”龙觉指着苏大言不惭地说道。

    还有漂亮暖床,男子眼若有若无瞟了妖娆一眼。然后继续恭敬地对龙觉说道:“既然少主实力强大,洪荒秘境中又没有同门师兄弟可以相互照拂,那么理所应当去找一些强者联手,这样还能反打劫魔族,甚至把这同盟关系延续到洪荒秘境之外,到时候初元世界强者地图上,必有少主一席之地!”男子目光湛湛!

    “呵呵。”再傻人也听得出男子话中暗示。

    “不错!是个好办法,你家主人是谁?”龙觉直接问道。

    男子大喜:“我家主人仙池圣地第三席,东方如月小姐有请。”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