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9:交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东方如月与云真此时老老实实地坐妖娆与龙觉面前。[飞天 中文]

    东方如月面如土色看着龙觉端到嘴边茶,要是这次恐怖红发男子再说一句:“不好喝。”那她手指是不是就保不住了?一想到这里,原本高傲东方如月顿时憋得小脸发青。

    不过此时比东方如月苦逼是云真,只见这九阶战神长发被神火直接烧成了鸡窝,衣服被撕成了破布条,却是憋着一心怒火隐而不发。

    两人刚才神火惩罚中都把自己命魂交了出来。

    妖娆看了一眼极度收敛着自己怒火云真,心中暗暗感慨:不愧是久居大派十子第一席男子。

    以云真心性与实力,妖娆原本以为他会放手一搏,没有想到这高傲男子居然忍了下来,能瞬间做出这种屈于人下决定,实是不容易。

    如果继续反抗,他以九阶中级战力也许能逃出天生,但是身体必然招到毁灭性打击,实力跌落,剩下三年内很容易遭到低阶者欺凌,要是不能迅速恢复实力,也会因此失去三年后进入蓝魔海上四宗机会。

    而屈服于龙觉之下,虽然极度委屈,但不明了龙觉真正意图之前,他还有条件可谈,至少能保证自己基本战力。

    两相权衡,唯有以暂时服从来缓解自己遇到危机。

    是个聪明人!妖娆眼底有幽光流过。聪明人,好合伙,但不好驾驭。

    龙觉缓缓地汲了一口茶,东方如月紧张目光下沉吟片刻,淡淡地说了一句:“还行。”看着龙觉落下长眉,东方如月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其实茶行不行放其外,重要是龙觉知道这暂时安静两人都不是什么善茬,震慑就好,不能逼得太死,鱼死网破对他与妖娆也没有好处。

    此时既是以力服人,也是谋心。利用东方如月与云真获取大利益。

    龙觉捏着两人交上来“命魂”,也不计较这两丝微弱生命精魂之力是真是假。他纤长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

    “现,我们可以谈谈神器与子衍事了。”

    绯红眸子如利刃一般直接刺入云真心扉,那一眼之威顿时让云真恍然之间感觉到自己五脏六腹被人明明白白地看了个透彻。那凌厉视线顿时打消了他隐藏心中那一丝侥幸。

    云真交出是假命魂,有意试探龙觉真正目,龙觉既然默认,还煞有其事把那假命魂收了起来,那就是真有谈判余地。这样一来云真本人也放心了不少。云真心中想到:“看来对方只是想获得利益,并没有把自己交出命魂是假事挑破,那么自己也应该配合一些,不要把这好不容易维系下来平衡关系打破。”

    不过东方如月就没有那么好运,一个八阶中级战神,哪里敢龙觉面前捣鬼?哀哀凄凄地把自己命运奉上,只希望龙觉不要对她太残暴。

    云真伸了伸脖子,让自己正而八经地坐好,仿佛刚才发生一切都不曾上演过,五人一直这么“和谐”地讨论着关于神器话题。

    云真看了东方如月一眼,皱起眉头,仿佛下了极大决心,开口缓缓说道:

    “石师弟有所不知,我道宗神器与子衍前辈下落还关系到我们四域八个强宗门秘密,原本只有每派十子前三席才知晓。”云真声音带着些许颤抖,估计也是第一次把这个秘闻说给宗门以外人听。

    哟……有秘密吗?妖娆立即把耳朵竖得老高。她对秘密神马东西感兴趣了!

    洪荒秘境中后三年,一定要干一票大!

    云真口中四域强宗门,分别是东域流云殿、瑶光圣地、道宗三派。南疆伏虎山、仙池圣地两派。朔北百部一派。西域寻仙道与千重殿两派,合起来青魔海四域一共有这八大门派。

    八大门派弟子她都打过交道。姬天白与那猊穴中木庵老鬼都来自流云殿,瑶光景天穹,落花溪,落碧泉等人是屠灭天下无敌至尊四海叱咤风云派罪魁祸首,十个强弟子已经被她杀了个七七八八,估计现是八大门派中实力凋残一脉。而眼前云真就是道宗十子第一席。

    而那个曾经与姬天白联手结果死猊穴中希岐也是伏虎山十子第三席。东方如月来自仙池圣地,妖娆对她契约大片植系战兽姑姑东方虹长老还依稀有些印象,当年破壁,东方虹曾经以各种利益诱惑她加入仙池圣地,只不过她没有兴趣而已。

    朔北百部倒是从来没有接触过……不过破壁时曾经有一位朔北长老为她说好话,所以她一直对朔北印象不错。

    重要门派与出名战神妖娆心中一一被盘算。她与龙觉从西域千叶城入口进入洪荒秘境,千重殿与寻仙道弟子都见过。被姬天白打伤又被她所救摩格来自千重殿。而苏本身就是寻仙道弟子,只不过由于受人排挤,根本没有机会进入寻仙道十子前三队伍里,不然许多八宗秘事,直接问苏就可以了。

    “洪荒秘境被上四宗强者发现以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查看洪荒秘境内部差事居然落了青魔海四域八宗头上。”

    云真从很久远前历史说起,这回忆并不是废话,必然与接下来神器与子衍有关。

    当年任务,到底让八宗弟子掌握了什么秘密?龙觉眼底依稀有精芒流过。

    “八宗前辈们发现了很多残破人族建筑遗迹,其中找到了一些年代久远生活器皿与已经荒废了幻器。这是后世甚至魔族都知晓古迹。历界进入洪荒秘境战神都会去碰碰运气,有时有人运气好便便可以得到一些威力强大记录了某些功法纸符。”

    云真所说,都是初元战神们早就知道基本情况,并不能称为秘闻。可是接下来,他却话峰一转,缓缓地说道。

    “但是他们千辛万苦得到东西我们眼里不过是垃圾一样宝物,因为只有八宗内为数不多弟子知晓,洪荒秘境中其实保留着一处非常完好强者洞府!”

    云真一字一句,斜着眼睛看着龙觉与妖娆。

    强者洞府?洪荒秘境中远古大能居住地?妖娆双眸猛地一缩,云真话让她想起了一个人……猊穴金粉断壁中记载,洪荒秘境主人!

    如果说这洪荒秘境遭受域外魔族冲击,远古强者都被迫进入地穴逃生,照理说留地面上一切都会被毁灭,如果真有完整建筑可以留下,那必然只可能是强者遗物!

    “那洞府禁制重重,到现为止都没有人能完全破解!八宗弟子不知道有多少代都陨落那洞府中,但洞府内幻器与仙丹实是太诱人,品质与功效都极高!流云殿曾经有一位弟子从那洞府中取出一把雕花梨木躺椅,现那椅子一直都为流云圣王所用。”

    好奸诈八大宗门,一直封锁洞府消息,所以所有好处都被八大宗门弟子自己瓜分了。

    云真继续说道:“我们八大宗门前三席弟子,都身负进入洞府寻宝使命。我宗子衍师兄正是那洞府中失踪,使得逍遥拂尘也因此遗失。\ gskynet\但是近有人见到了逍遥拂尘踪影。想必是神器自己想要出世。”

    “如果石师弟与这位兄弟,这位姑娘一同随我去那洞府,我只希望逍遥拂尘回归道宗,其余天灵地宝,都归你们所有,可好?”

    看到龙觉与妖娆都对洞府存不感到惊讶,云真心底感叹他们两人定力,本想趁他们心脉大乱时多开出一些对自己有利条件,可是两人仿佛磐石一般目无表情。所以云真只有咬咬牙坦白地说出自己底线。

    龙觉与妖娆并不是不惊讶,而是因为有上官紫痕破解金粉断壁上信息而提前被震惊过一次!

    看来猊穴中信息他们之前并没有其他人破解,所以八大宗门只知有洞府存,不知道洞府为什么存。那洪荒秘境曾经主人,是主动离开秘境参与灭世之战,那么大概所有他留秘境中宝物,都离开时下过重重防止外人破解禁制。

    用小手指想想都知道云真口中洞府必然凶险无比。不然历代大派前三席弟子也不会有那么高陨落率,就连子衍那种纵世奇才都能陨落,那么前途凶险也可见一斑。

    “现是不是八宗其它强弟子也都进入洞府了?”龙觉不急不缓地问道。

    “是,比起洞府内本身存幻器与宝物,还是曾经各派强者遗失洞府里宗门重宝容易获取。所以当有人见过逍遥拂尘事传开,所有人注意力立即被逍遥拂尘吸引。无论宝物源自何方,只要能带一件看得上眼回到宗门,必定得到宗门掌权人嘉奖。而我们道宗,如果将自己神器被别宗门人获取,必然被其它宗门笑得抬不起头来。”

    “这代八宗弟子前三席都很强大,除了瑶光第一席失踪之外,其它宗门综合战力都十分彪悍,只有一些垃圾被魔族什么天魔子干掉,但是其他人也联手屠杀了一个嚣张天魔子。足见众人实力。”

    云真真诚地抬起头。

    “所以……既然与石师弟联手,我只求取回逍遥拂尘,然后给东方师妹随意获取一件宝物。”

    云真说得语气诚恳情真意切,倒也容易迷惑人。但是龙觉与妖娆只是相互看了一眼,并没有急着说话。

    气氛突然陷入诡异沉默。只见龙觉与妖娆神色如常,苏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多心计干脆低着头睡觉。而这种沉默拖时间越长,东方如月与云真头上汗水就越多。

    “怎么了?石师弟不满意?”

    云真又有些微微恼意。这已经是他低底线了好不好!他这样百般委屈求全,就是为了消耗自己战力少情况下取回宗门重宝。然后以百分百状态迎接三年后秘境出口开启,进驻上四宗机会。

    如果能让他再选择一次,他才不想遇到眼前这一群瘟神!把这么重要秘密与他们分享就很不错了!他们还想怎么样?

    可是云真开口之际,一直没有说话少女却缓缓张开眼睛。眸中凌厉冷光生生压低了云真说话声音。

    妖娆指了指坐云真身边东方如月。对云真不屑地笑道:“我们可以联手杀了你,然后逼这位东方姑娘带我们去洞府。你对我们而言,只是一块烫手山芋,进入洞府之后很有可能非但不齐心,反而联合其它宗门弟子与我们争锋相对。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我们又如何应许你给你增加战力神器?说到底,还不是我们给你做炮灰?”

    这……云真脑袋一嗡,气到了喉头又不得不悉数咽下。

    人家摆明了就是不信嘛!这也是人之常情。天知道去了洞府还能不能得到其它宝物,他提出条件貌似温和又谦逊,但是分明没有让别人有肉吃,也没有表示自己诚意。

    “那,那你说怎么办?”云真也晕了,干脆把决定权交给对面阎王们。

    “这个好办。”龙觉嬉笑着。“既然云师兄这么意逍遥拂尘,那么便先将手中所有幻器与宗门令牌交给我保管。就当你是雇佣我们,先付足够定金,找到宝物之后再一样一样交换。”

    我擦!好狠龙觉!

    幻器放其次,宗门令牌可是每个宗门弟子看重东西,与妖娆手中魔云令一样,象征着自己宗门地位与宗门荣耀,曾经有弟子为了保护自己宗令而死,也有宗门因为弟子宗令遗失而恼羞成怒地把弟子赶出宗门。如果云真一旦藏有祸心,那么龙觉就会把宗门令牌捏碎,这如果传回道宗,可是大不敬之罪。

    其实不过只是一块小牌子,但对于约束宗门弟子还是有奇效。再说了,还有那么多让人眼馋幻器!道宗十子第一席,就算不入仙人洞府,身上携带宝物与幻器也足以多得吓死一片人。

    “不行!”云真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们得到好处足够之后,还你宗门令牌。如果你十分配合,合作愉,还你所有幻器。”龙觉丝毫不让步。

    云真眼瞪得浑圆,心底把龙觉从头到脚骂了不下百八十次!

    奶奶个腿了!哪里有这样“雇佣”,老子请不起你们这些混蛋啊啊啊!

    看到两人争得脸红,妖娆忍不住心中狂笑,龙龙啊……你想打劫云真幻器,居然想出这样一个巧妙办法。别人都以为你以宗令要挟云真,其实,你就是想占着人家好东西不还了是不是?

    云真已经气得冒烟!为神马?为神马要惹这些阎罗王?他悲愤交加地把自己储物袋子拍到了桌面上,面目狰狞地说道:

    “你们可要,说话算话!”

    “那是自然!”

    龙觉目无表情地清点了一下储物袋中宝物,一枚宗门令牌,无数洪荒秘境中药材与矿石。一把碧绿蛇形弯刀,品质天阶初级左右。一件镶嵌各种宝石避水宝衣,价值连成。一尊紫玉神像,有宁神静气作用,虽然丢储物袋角落里,但是很明显,珍贵幻器就是它!

    “很好!价值不低,勉强能让我们出一次任务。”龙觉口气也陡然像是佣兵一样,揽着妖娆肩头,分外认真地说道。

    可是他越认真,云真就越想扁他!妖娆强压着内心笑意,配合地做出一本正经表情。

    还没有进洞府呢,就先打劫了云真一番,真是强盗中强盗……我喜欢!妖娆眼底之光,分明着这个意思。

    “还有那四个人。”云真指了指蹲一旁目无旁人玩小舞四人。这四个实力太差了,带着反而是累赘。只有一个七阶战神勉强能拿得出手。

    “都带上。”妖娆毫不犹豫地说道。她可不想又把天下无敌,范大与小舞丢山门里,谁知道云真还有没有其它小弟会趁机劫持他们?还有姬天白,还有那些隐藏暗处不知名敌人都是潜威胁。

    她不想类似落花溪奇袭之类报复再次落这四人身上。

    “好吧。”云真目光一暗,刚才确是动了劫持这四人打算,但对方明显不给他这个机会。不过……他也还有后手,不然哪里会如此轻易地答应这些王八蛋那么多变态要求?

    哼哼!

    云真心底冷笑,他还有一件重要事没告诉任何人,他那子衍师祖命牌,万年来一直保存道宗内!一直……没有破碎!

    他没有死!

    阳寿万年,子衍师祖幻阶,至少已经诛神巅峰!

    找到逍遥拂尘!就是找到了这个大依仗!没有人能从子衍手中抢到拂尘……只有他这个道宗弟子,能师祖帮助下,得到大好处!

    你们这群王八蛋!给我等着!看着龙觉与妖娆脸,云真心底纵声狂笑

    “启程。”龙觉站起身来,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云真口中完整洞府到底是什么样子。因为破解过猊穴金粉断壁中内容,所以他与妖娆、上官紫痕心中比别人多一份好奇。

    很,山谷锁山大阵打开,九道淡淡灰影向远方疾驰而去。龙觉与妖娆一行七人,加上云真与东方虹。

    三个九阶战神,两个八阶战神,还有小弟若干,这样战力,已经出乎任何人想象!

    山谷归于平静,不知何日将主人才回再次回归。

    云真与东方如月带路,众人几天内连续越过连绵青峰,灰暗沼泽,高耸入云雪山……眼前景物不断变幻,直到十日后停留一片杂草肆虐平原高地。

    放眼望去,只有看不到头荒草地,灵气既不过份浓郁,也不过份贫瘠。正是因为一份中庸与普通很容易让人忽略隐藏平原中秘密。

    妖娆眼前是一片荒凉遗迹,土地下偶尔露出一些灰白碎砖破瓦。地上有几处挖掘坑洞。但洞口轻浅。明显就是曾经挖掘者乱刨了几锄头之后大失所望,所以直接放弃了寻宝念头。

    “很破旧,让人提不起半点兴趣是吧?”云真勾着唇角笑道。

    经过十日接触,众人关系得到了暂时缓和。

    被龙觉捏着命魂东方如月看到龙觉并不是残暴人,心中不甘与愤怒慢慢消磨殆。反而不时偷偷打量他容颜。强者,总是能吸引弱者臣服。而龙觉自然有这种风度与气场。

    而云真也没有被当成俘虏。妖娆与龙觉对他说话都十分客气。所以云真这些日子话也多了起来。

    “当年八宗弟子中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鬼才,居然看出这片大地不凡,所以才让洞府现世。”云真指了指远方,延绵废墟足有上百里。极远处,有三根人耸立苍穹之下白色石柱。

    “那里就是入口。”

    “入口处不可避免地散发出一丝宏大建筑群散发巍峨之气,而远古时代,建立那洞府大能也是纵世奇才,没有想办法消除这些气息,反而阵外布置这些看似凌乱断瓦混淆视线。就算有心人发觉了那股飘渺气息。也会把它当成是这废墟中传出淡淡岁月沉积。”

    “不要小看这些凌乱布局地面断瓦,它们体身也组成了一个极为古怪阵法,能让置身于阵内人四肢无力,极度困乏,直想找片树荫好好睡一觉。”

    太阳确实头顶炙烤,离废墟不远之处也有一片树林,林中碧泉阳光下闪烁着翡翠一样色泽。诚如云真所说,凡是来到平原废墟上人,第一眼就是因其普通而失望,第二眼就是因其被烈日暴晒而困乏。

    厉害!妖娆心底由衷地赞叹,这屏蔽秘密各种手段,都是建立合乎逻辑人性与心理变化上。无论实力多强战神,如果不是天生精神敏锐异于常人又抱着目而来,绝对找不到异常之处。

    这才是符师极致。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