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62:洞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他们来了!”

    妖娆停止碎碎念,豁然起身,一推帝岚:“走吧,你那两个天魔子同伴八成是已经死了,不然龙龙不会来。\ gskynet\这里还有瑶光落花溪,景天穹,伏虎山希岐储物袋,你也一并带走好了,都是被我杀或者死我面前大派强者,你拿去邀功……对了,记得给我打探化龙血池消息哦,我等着你传信。”妖娆语速极。

    “那我走了。”帝岚眼睛一闪,也毫不客气地把储物袋抓手里。

    “妖娆。”帝岚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郑重地说道:“你黑暗属性太精纯,容易被魔主盯上,如果……如果他们找你做天魔子,无论任何情况下,你都不要答应!明白吗?”

    帝岚眼眸闪着冷冷光芒,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想什么,看着他这么认真表情,妖娆忍不住轻轻点头。

    “明白!”她一定记得这句话!

    一个黑影轻盈地向远方掠去。顿时只剩下妖娆一人。耳边传来风响,还有龙觉明显是提醒她大家叫声:

    “小雪!你没事吧!石哥哥来了哇!你要挺住哇!”特风骚叫声。

    嗖!

    妖娆极趴倒一块还算干净大石头上,把自己头发抓得乱成鸟窝,又憋了一口气,于是小脸骤然变青,因为青白小脸衬托出脸上那枚狰狞恐怖血爪子印儿。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实是让人叹为观止。

    “小雪!小雪!你哪里!”龙觉犹如一阵风般飞了过来。一眼便看见趴岩石上妖娆。

    那些拍身上血爪子触目惊心!就连天下无敌与范大看了都一阵揪心。

    “小雪!小雪!”

    啪啪啪!只见一道红影踢飞众人,直接把妖娆一把抱了起来!

    龙觉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妖娆身上手爪子印儿,看得他眼中一阵火光四起!那些带着醋意小火星空气中发出噼里啪啦细小声响。

    我圈圈你个叉叉!该死吃货帝岚!龙觉心中狼嚎!

    你毛手毛脚臭爪子居然敢摸我家妖妖脸,敢摸我家妖妖手,敢摸我家妖妖肩头,找死啊!那冒火眼向下一低……好吧,还好有点眼色没有摸我家妖妖胸,不然切了你臭爪子烤成熟肉啊啊啊!

    龙觉灼热目光妖娆身上来回打量着,生怕她真受了什么伤害。妖娆微微张开眸中闪过一丝精光,盈盈有笑意溢出来。龙骚包明知她没事还那么紧张样子真是可爱到了极致。

    与这边你侬我侬不同,那边有人已经撕心裂肺!

    “啊……啊啊啊啊!我男人!”众人身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凄厉尖叫声!那刺耳大叫陡然出现,顿时惹得人头皮发麻,有一种尖锐刀子心上划过难受。

    金蝴蝶飞来,登时大叫,看到满地尸体,她顿时如同身后被人狠狠地打了一闷棍,一口精血喷了出来!

    这些死去绿眼睛男子,不但是她双修对象,还是她战力!失去这些人,她再也没有能威慑同阶战神有效手段,金蝴蝶女皇之威,需要无数雄蝶叠加力量!

    “这不可能!我男人们,怎么可能一个不留?!”

    金蝴蝶凌厉地叫着,仓惶中扯落了自己头顶上那些金光闪闪金步摇,长发凌落额角上。[飞天 中文]她美丽妖灼五官已经扭曲成了狰狞形状,绿色眸底有血光乍起。看上去既狼狈又嗜血。

    她脚步踉跄地摸摸这个又摸摸那个,但是那些凌乱俯倒地上男人们早已经没有了脉搏。

    “到底发生了什么?区区一个九阶魔族,我男人们怎么会全军覆没!”金蝴蝶不相信自己看到一切,气急败坏地大步向妖娆走来!

    “为什么其他人都死了,只有这个小贱人还活着!”

    金蝴蝶脑子也转得飞,虽然说不上为什么,但隐隐地就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于是她立即来找妖娆兴师问罪!

    龙觉抱着妖娆身子,把她牢牢地按自己怀中。立即直起身子,回头冷眼斜视了金蝴蝶一眼。

    “你,什么意思。”唇角不带温度地吐出这几个字。想怎样?不服气就来动我人吗?眸中冷光大盛。

    金蝴蝶身子猛地一震!被那绯眸中冷光戳痛了神经!好有威慑力男子!只是一眼,竟然让她金蝴蝶心跳乱了阵脚。

    但是金蝴蝶此时已经被怒火冲晕了头脑,反正只有一个人活着就是不正常,她要把事情始末搞清楚,不然心中郁结难消!

    “我不管!你必须把这个女人交给我!”金蝴蝶像疯子一样对着龙觉大喊大叫!

    “滚!”龙觉没有废话。“吵着我女人睡觉,你找死!”

    轰!

    惊人神火突然龙觉脚下爆发!那灼热气旋与火舌顿时把金蝴蝶狠狠地向外一扫!金色衣角发出焦糊臭味,要不是她闪得,估计早就皮开肉绽!

    不能让这女人离妖娆太近,其实龙觉是不想发疯中金蝴蝶看出妖娆身上伤痕是假。

    “你……你敢打我!云真师兄,如月,帮我把那个小贱人抢来,我要问个真相!”

    金蝴蝶暴怒地大叫,身上罡风咄咄欲出!可是她身后无声,久久没有人回应她呼唤。

    被神火烤得浑身疼痛,这死寂一般沉默才让高傲金蝴蝶回过神来。

    金蝴蝶转头看了看云真那隐隐带着杀气脸颊,看着东方如月瞥向一旁姿势,瞬间心冷得像冰!

    是了,她已经失去强有力臂膀,这些人面前,再也没有胡作非为资本!谁……会帮她?怕是云真此是还想找她算帐吧?谁让她一直想把云真也收到床上?若不是她功法奇特,这此人早就想落井下石了!

    “好!你们……等着!”恨得牙痒痒。

    衣服被烧黑金蝴蝶也不是愚蠢人,当下立即分清局势。一对金色蝶翼顿时从她身后激射而出!

    金光闪闪,带着决绝意味。

    看到蝶翼,东方如月立即紧张地大叫:“不好!她要逃!她速度是仙池弟子中!”

    话一出口,东方如月脸立即惨白如纸,这样仓促爆料,分明暴露了她杀心。金蝴蝶嗜血目光立即狠狠向东方如月所方向刺来,被那目光掠过,东方如月立即觉得双目刺痛,连带着心尖都打颤。

    她知道这句话,金蝴蝶记心底了!

    “你们不喜欢我,我当然要走!哈哈哈!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哟!还有……如月贱人,你也等着!”

    金风一闪,金蝴蝶人已经不见踪影,只有这句带着疯狂颤音长啸声还空气中久久不散。

    此时东方如月才感觉到自己身体抖得如同风中战栗野草一样。

    龙觉要抱着妖娆,不让她身上假伤被云真看见,自然不会去劫杀金蝴蝶,何况经过刚才局势变化,很难说金蝴蝶是恨他多一些还是恨带着杀心云真与东方如月多一些,呵呵,水乱才好。

    云真眉心有黑云升起,他本来以为“石师弟”会第一时间出马,所以自己才选择了隔岸观火,可是没有想到那气势汹汹男子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居然沸腾了一下火焰就不再有下一步动静,反把他推到了一个极为尴尬境地,让金蝴蝶记恨起了他与东方如月!

    真是被坑死了!唉!

    此时云真真是有气没有地方发,不知道那金疯子什么时候会回来报仇?她好还是死这洞府里好了。云真心中这样想道。

    东方如月是众人中心情为慌乱,因为她刚才那句话,很有可能让自己与金蝴蝶结下死仇。此时这恬静女子,顿时哭得欺花带泪,死死捏着云真衣角。

    “师兄救我!那女人是疯!”

    “我们仙池都修植系,但那女人不知道从哪里习来双修**,又契约了一只**金雾妖蝶,以自己植系战兽豢养妖蝶,获得了惊人力量!经常欺负同门弟子,男被她占有,女被她奴役,我……我看到她就觉得害怕!”

    “只有每月月圆之夜,妖蝶要出来吸取月华,不能惊扰,才是她实力弱时候,不杀妖蝶,她总能蛊惑双修对象充实自己战力。”

    东方如月可惜兮兮地抹着眼泪,实际上是把金蝴蝶老底都掀出来,指望下次云真与龙觉能找到她弱点将她一击击杀。

    “噗哧!这是什么名门大派?出是这些妖邪弟子!”天下无敌气愤地嗤之以鼻。一想想瑶光落花溪,仙池金蝴蝶,感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唉!”东方如月脸上升起一股恼意,仿佛这口无遮拦瘦高个儿把自己也连带骂了一通。

    “金蝴蝶双修**虽然无耻,但是一不损人精血,二不伤人性命,还能助涨双方灵力,所以也有很多人自荐枕席。算不上是魔功,宗门长老见她实力成长得迅速,也就没有强行约束了。”

    而后东方如月语气又是一顿,随即咬牙切齿地说道:“不过也是因为长老们没有看到她真正疯狂时样子!哼!”

    “那是……”天下无敌踢了一脚脚下无头干尸。“能把人吸成这样,不算魔功才有了鬼!什么狗屁大派,看到自己弟子有实力就根本不管正邪之分了!无耻!”

    天下无敌话妖娆也赞同,她当年如果只是一个实力低微小战神,估计黑暗属性一暴露立即就会被大派长老斩杀当场,可是当她以水,火,光,暗四属性破壁,所有大派长老看到都是一个潜力惊人种子,直接忽略黑暗力量,纷纷招揽她入门。

    所以这世界……所谓善恶,不过是自诩善良者定下一条霸王公约而已。什么光啊暗啊都是放屁!只有强大,才能破除这些所谓正义人士冠冕堂皇借口。

    “哎哎哎哟喂……”龙觉怀里适时“醒来”,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小脸噌噌温暖怀抱才抬起头来!

    那一个恍惚间,大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戏还得演不是。

    “呜呜呜呜呜呜……那魔族好变态!那家伙根本就不只九阶!他魔气好惊人啊!石哥哥,我怕怕!还好他说杀女人!那些血……好残忍!好暴力!”妖娆一边撕扯着龙觉衣服一边狼嚎。

    听着妖娆狼嚎,苏一头黑线,本来他还很担心,看来担心完全没有必要……一看就知道这坑爹丫头又演,不过她为什么不将那魔族杀了,反而趴石头上装死?妖娆应该有那个实力吧!

    妖娆余光看了众人一眼,发现上官紫痕面色惨白,她心中“咯噔”一响,顿时明白紫痕如此紧张原因,她不仅看到了自己黑暗属性,还看到了她与帝岚合作。

    云真倒是开心,这名为“雪羽”九阶女战神受伤,那么他身上压迫感也陡然降低。好雪羽与石铁蛋都受伤,这样他才开心……哇哈哈!

    “不管魔族与金蝴蝶怎么样,我们应该先到洞府里看看。”

    龙觉没有把妖娆放下来意思。大手一边她腰上揩油,一边眺望远方。

    四周灵气无比精纯,所以花草树木都带着一种被滋养了千万年精纯灵气,如果这片大地中隐藏着植系生灵,必然是极品中极品。就连丑丑都悄悄地从妖娆幻兽空间溜了出来,她手腕上盘绕成一只木质手镯,飞速吸取空气中气息。

    花草本色之外呈现出一股朦胧而透明霞光,被柔和日光照射,焕发出五光十色光晕。

    龙觉目光头,有一片漂浮云端华美建筑群!万顷琉璃,飞阁流丹,高高拱起屋脊犹如云中若隐若现巨兽脊背!白云如流水一样环绕宫殿四周,每一秒瞬息万变,却都呈现出唯美姿态。刚才众人都激战,无暇去领略整个仙人洞府美景。此时才有空闲四处张望,所有人目光落向远方宫殿之时都不由地张大了嘴巴。

    就连云真与东方如月眼底都倏地升起惊愕神情,纵使他们听闻门派长老讲述过无数次洞府中美景,也没有亲眼看到那么让人觉得身心震撼!

    隐隐有威压从宫殿上方升起,不是刻意为之,而是这磅礴建筑群自建立成起就自然而然具备势与气。仿佛它本身就是一件可以令世人疯狂幻器,给人是一种想要匍匐膜拜错觉。

    众人眼前甚至诡异地出现了一幅幻象,天空中有衣饰鲜亮战神威压隆隆地像远方仙人洞府飞去,有男有女,纵使他们幻阶强大,但脸颊上都带着恭顺表情,身上散发出威压也带着刻意收敛意味。他们五官或英俊或娇美,衣物精美不足以用普通词语来形容。

    万人朝圣恢弘。

    这是……货真价实仙境啊!

    “我们去!”没有多余废话,众人同时掠起,这是众人此生见到恢弘建筑,里面一定蕴藏着数不宝物!

    “紫痕。”妖娆龙觉怀里抬起头看着上官紫痕。

    “主人,什么都不用说,我相信你。”上官紫痕目光内充满了信赖,她见过这世上无瑕男子肮脏一面,所以什么正义什么光明她都不信,只信对她好人!

    “这样就好。”妖娆轻轻地点头。总有一些东西是瞒不过紫痕天眼。

    不过片刻之后,众人已经落一个偌大广场之上,玉石楼台有荒废迹象,环着宫殿护城河已经干涸,可以看出淤泥下一些原本浑圆透明石子,干涸湖水中央,屹立着一座巨大雕像。

    那雕像虽然体态略似狮虎,但头上异生龙角,背覆鳞甲,宽鼻大耳,三对长须迎风招展。虽然由于没有池水滋养,这高有三十丈雕像自头底到腹下裂开一道极深裂痕,但是一股惊人凶煞之气还是咄咄咄地从它身上散发出来!

    守护之兽。带着睥睨所有进入者审视与傲气!

    走入这雕像十丈之内,妖娆耳边仿佛响起雷霆一样兽吼!兽吼有力,一声接连着一声,第一声让她是双目大张,第二吼让她身体悸动,第三吼让她血脉沸腾!

    好强大!

    以她与龙觉实力,这些悸动都能很好地掩饰下来,但是像小舞与天下无敌这样战神却免不了双脚发软,小舞一个趔趄差点跌倒,还好范大眼疾手,一把将她提了起来。

    就连一座雕像都有这种神通,所有人心中怀着浓浓敬畏,不敢想象,当年这仙人洞府中前来朝圣人群接踵摩肩,盈盈笑语场面到底是一幅多么惊人盛世之景。

    当年这池水中不仅有这高大异兽石像,还有真此种无名异兽吧?

    是什么力量让这仙境荒芜?是什么力量让石像开裂?

    苏怀中悄悄伸出了一个毛茸茸头,小猊目光迷茫地盯着那开裂石像眼珠子不是转,歪着头样子很是认真。

    妖娆与龙觉相互看了一眼。

    没有错,这就是洪荒秘境曾经主人洞府,因为那雕像……就是成年猊!

    ------题外话------

    严重卡文,磨了一天,花了老长时间,还是只写了这么多字,不喜欢写废话凑字数,五千就五千吧,我需要好好理一下之后线。

    欠一千字,明天或者后天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