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63:跪?!千金散!

063:跪?!千金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护城河之前是一片巨大广场,广场上没有多余装饰物,三十八枚冲天立柱,大部分石柱上都雕刻着不同花纹,有世人从来没有见过飞禽走兽,有恣意变形流水天云。其内容与妖娆猊穴金粉断壁上看到如出一辙。也有石柱犹如通体晶莹光滑玉石,入手温润,无瑕剔透,阳光下散发出迷人光晕。

    这种极筒与精致装饰,加衬托出广场巍峨雄伟气势。三十八根石柱顶天立地,撑起一方天域,给人拔地欲飞感觉。

    石柱大多分列广场主道两侧,主道由泛着暗金光泽青砖铺就,即使历经岁月洗礼,青砖依旧保持着昔日光洁平整。主道越过广场一直延展到远方主殿门口。主殿门口有一座黑色雕像,不能以神识查探,所以站远处看不出黑色雕像具体模样。

    众人还来不及感叹猊像之强大,刚踏上那可以同时容纳数万人广场。就感觉到了第二股强大力量从天而降。

    “跪!”

    一声威严长啸声所有人脑海中激荡!

    吓了众人一跳,而与此同时天空中重力百倍,仿佛脚下青砖有诡异吸力一般,顿时让人膝软如棉,直想响应这威严声音呼唤,从此跪地不起才能解脱。

    妖娆脑海中有嗡鸣,仿佛这声咆哮中带着左右人心力量,这声音就是天道,天要下雨,便下,天要打雷,便打……天要她跪,她便必需得跪!

    这声音从何而来?妖娆心跳隆隆,目光如刀茫一样向前看去。

    没有讲价余地。只有照着这声音要求去做冲动!大地颤抖,空气扭曲,这一吼之威中屹立广场上石柱仿佛都发生了弯折。

    “跪吧,我师尊说这是镇守仙人洞府神明,所有前来洞府人都要受到他检阅,跪完之后这威压才会消退。”云真遥指高高上黑暗石像。

    看来石像比猊像地位高,端坐主殿之上,依稀像是曾经洪荒秘境主人睥睨天下苍生,尊享八方朝拜架势!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刚才那声“跪”字,正是源于石像中蕴藏无上威压。

    光是一尊石像,都有这么强天道力量。

    云真与东方如月都听闻过宗门流传下来关于仙人洞府秘闻,自然第一时间按照前人经验之谈噗通跪地。模样恭敬地朝着高台上黑色石像嘭嘭嘭嘭地磕起头来。

    “初元道宗弟子云真,前来惊扰前辈,还请前辈见谅。”

    “初元仙池圣地东方如月,唐突而来,祭出纯阳丹一枚,以表达对前辈敬意。”东方如月甚至拿出一枚品质极高丹药身前捏碎献祭,药香顿时随风飘向远方。

    两人磕头样子都凝重无比,没有半点造假,额头都是实打实地撞地面上,发出清脆声音,不消几下就有血滴从额头上坠下,以血鉴真心,血滴没入青砖之后陡然不见踪影,与此同时压他们身上威压也骤然消失!

    两人身上威压消失刹那,离二人近一根石柱突然亮起!从石柱内向外散发出湛湛青玉之光,众人诡异地看到,空气仿佛凝结出一只巨大手,以指为笔,石柱上疾速书写着:“道宗云真”与“仙池圣地东方如月”几个大字!

    一跪之后,云真与东方如月名字居然被镌刻石柱上!妖娆眸底顿时有精光乍起,她以灵力汇聚于双眼,于是看到除了这两人名字,石柱上还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很多人名字,足有数万人,看来无论是这一万年还是之前许多万年,一跪之后得到石像认可战神之名都会留石柱上。

    石柱高处,银芒湛湛,几个大字映入妖娆眼底:“来访宾客”。

    这是……记名之碑吗?

    留名之后,云真与东方如月已经站起,以审视目光看着妖娆与龙觉等人,从天下无敌扭曲面部表情来看就知道他们不好受,要顶着这恐怖威压站直身体实是极为困难一件事,连范大嘴角都抽搐,如果不跪,他们想广场上移动一步都是奢望。

    跪?

    云真话让妖娆一阵蹙眉。

    她平生讨厌没有理由地屈服别人脚下,她可以无耻,可以坑人,可以绝境中假装娇羞柔弱躲避伤害。但是与她无恩人,她是绝对不会跪!

    “晚辈拜见前辈。”妖娆轻轻一弯腰,行是晚辈谒见长辈礼数。

    哼哼!云真看到妖娆不跪,立即冷冷地嗤笑起来。装模作样,以为曾经八宗强者没有试过吗?

    与妖娆一样,龙觉,苏,范大等人都没有跪下,只是小舞等人因为实力不济而大汗淋漓而已。

    妖娆拜见,并没有使得压身上威压消失,反而她弯腰那一个瞬间,重力陡然又加重百倍!

    咔嚓咔嚓!

    她站立青砖上,赫然出现细小裂痕,千百年被岁月腐蚀都没有破碎青砖,居然因此重压而惊人地破裂。

    妖娆脊背上顿时像是背了一座巨山,压得她身体一沉,大有再也立不起来只能一跪趋势。

    我不跪!

    她一咬牙,身体内灵气运用速度陡然加一倍!只听到不断嘭嘭声从她身体内爆发出来,腰际用力,她那看似纤柔身体竟然这恐怖威压中再次挺了起来!就连站她身侧五米开外云真与东方如月都感觉到一股浑厚而后劲绵长拔地之风!

    嘶!

    东方如月缩了缩脖子。

    不仅如此,妖娆目光一紧!竟这恐怖威压中伸出一脚,直接向前方踏出一步!

    嘭!

    左腿迈出一步后发出巨大声响!仿佛千百年间都无人此恢弘广场上发出过这犹如雷鸣般步伐!惊雷乍起!一时之间原本万里晴空苍穹陡然有黑云压顶!

    大雨欲落!带着惩戒意味!

    “雪羽师妹,我看你还是不要倔强了,如果不得到黑色雕像认可,你是绝对不可能进入殿内,所以一跪解禁制,这是八宗前辈们早就总结出来经验。”云真此时虽然小小佩服了妖娆傲骨一把,但还是不忘提醒她正确入殿方法。

    跪一下只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为了满足那黑色雕像上残留精神烙印亘古不灭虚荣心。

    只有进入殿内才能寻找道宗子衍遗失逍遥拂尘和其它天灵地宝,所以殿外浪费时间是不明智。

    “云师兄,还请稍微等待片刻。”龙觉脚下疾速迈出两步!一晃身站了妖娆身前,仿佛这样大部分源自黑色雕像威压会落他身上!

    “龙龙,不跪我也能走过去。”妖娆认真地说道。

    适应了这惊人威压带给自己冲击力之后,妖娆气息回归平衡,这些源自身外压力如果处理得好,反而能激发她灵力经脉扩张,所以她要走一走。

    “好,我陪你。”龙觉转过头对妖娆一笑。

    苏低头看了看怀中小猊,其实他自认为黑色雕像对他冲击力并不像旁人那样难以忍受,现想来,应该是小猊悄悄为他分享了一部分压力。看着小猊累得扭曲但充满好奇脸,苏又侧目看了看身后干涸水床上那尊高大猊像。

    这地方与小猊有关,所以小猊也这样上心,那他便跟着妖娆与龙觉走一遭好了!

    看到妖娆、龙觉与苏都不低头,范大与天下无敌等人也想爬着跟上前去。

    妖娆一顿,感觉到了身后众人坚定意志,淡淡地说道。“丹田之气提入百汇穴内,加速经脉运行速度,不要勉强,量力而行,走到哪里是哪里,不然会震出内伤!”

    是指点!

    范大立即把妖娆话记心上,他们可没有资本撑到后,但是谁都知道,不震伤自己经脉前提下抗衡外力对自己实力也是一种历练。

    说完这些话后妖娆与龙觉便不再理会身后众人,身上衣物犹如被风吹起,鼓鼓地膨胀起来,灵力护着身体,而后两人居然向前一掠,众人眼珠子都掉下来目光中向前跑去!

    跑……用跑……

    范大自信心顿时碎了满地!忒打击人了,他可是连站也站不直好不好,每向前移动一寸就感觉自己是推着山岳行走,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四肢酸痛。而龙觉与妖娆居然还能跑!

    妖孽啊!点点泪花被范大吞到了肚子里,他沉下气,要是老把自己与两个妖孽主人相提并论是行不通,还是赶忘记俩妖孽沉浸自己修练中好。

    嘭嘭嘭嘭!

    妖娆与龙觉身上发出连续爆破声!仿佛是身体重压之下极度压抑发出响动,以灵力体外爆破来抵消黑色雕像释放出来浓烈威压。

    由跑到行走,由行走到蹒跚,两人用了几乎半天时间走到广场中央,而高台上黑色雕像仿佛也默许了他们这种忤逆行为。再也没有那惊天“跪”吼声响起,只是威压却不遗余力地不断增加。

    云真一脸不屑地看着广场中央两个人影,心中暗道:白痴!傻子!洪荒秘境强洞府禁制也敢挑衅,不知道有多少前人都折服这里,难道还不敌你们两个九阶战神吗?

    不过也是好事,给你们一点教训,如此一来,只要你们身上带伤,就再也不是我对手!哼!怀着这样心思,云真倒也有了足够耐心观看妖娆与龙觉行走。

    只有东方如月心中担忧,她命魂捏红发男子手上,他要受伤,她命魂会不会跟着被伤?

    先无法移动是上官紫痕,黑色石像威压对于一个三阶战神来说实是太巨大挑战,她只走出十七步,就直接被压倒地。胸口剧烈起伏,仿佛再坚持下去会被捏断呼吸。所以她只得自己被震伤前不甘心地跪地匍匐。

    然后是小舞,大约走出了一百二十步,而天下无敌竟然与范大走出了同样步数四百二十二步,因为他以十三枚乌金杵为阵,依靠幻器抵消了部分凌厉威压。

    苏妖娆与龙觉身后三百步,小猊身上腾起湛湛金光,金光把它包被成了一个球体,远远看去,还以为苏手心中托着一枚什么金色法宝。此时苏,脸色也极为难看,仿佛承受着巨大压力。

    两千四百九十三步。

    现每迈出一步,妖娆要消耗极大力量,因为随着步伐向前,弥漫空气中威压也会跟着发生变化,所以每一步之前,都要调整好自己呼吸,以对应瞬息万变打击。

    随着时间推移,妖娆前进速度越来越慢。此时她已经原地站了一柱香时间,伸出左脚始终没有落下。

    她不行了吗?云真目光繁杂无比。从开始讥笑到现凝重,他对“雪羽”与“石铁蛋”看法已经发生了质变化。

    这两个战神,到底是怀着怎样信念与力量支持到现?

    其实他与东方如月第一时内选择跪地匍匐,是因为有大量前人经历引以为鉴。

    道宗两万年前天才人物飒风,曾想挑战这石像威压走出两千五百步,结果被石像之威震碎了护体天阶幻器。道心大受损伤,从此修为止步于九阶再也无法精进。

    伏虎山万年前曾经出现了一个天生神力弟子重岩,传说此人一臂之力能拉动五百匹正奔腾野马。双手腕力是力拔千钧,这神力男子也曾豪情万丈地发誓挑黑色石像,拒绝同门进入内殿邀请,一直盘踞广场之上努力前行。结果等两年后同门从侧殿中得到宝物而出,就只发现这伏虎山当代强弟子已经坐化于第四千九百九十九步前,面目狰狞,指天而亡。

    那时重岩,离石像只有一步之遥。

    有这些前车之鉴,云真与东方如月自然不会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无论是幻器崩毁还是经脉逆行都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看着前方那两个挺拔背影,云真思绪却有一些飘摇,甚至小小地希望,此时那与黑色石像之威对抗是他本人!

    每个二百岁之前就晋升到九阶战神强者都心怀不屈之傲骨,他们年轻,他们潜质卓越,渴望强大。渴望强敌!

    但是宗门内各种叮嘱与传闻让他下意识地放弃了挑战仙人洞府禁制勇气。是不是因为石铁蛋与雪羽根本就不知道这石像禁制从来无人打破,所以心中没有业障,才能毫无束缚地走到现这一步?

    云真脸上不自觉地露出凝重表情,已经不乎时间流逝,他想知道,这两个人,究竟能走到哪里!

    还有七步……七步就飒风幻器被震毁,修炼之心大伤那一步!

    你们俩,会如何?

    一天一夜过去,妖娆与龙觉并肩而立,再一步,便是第二千五百步,这一步给他们两人无比怪异感觉!与之前每一步都不同,妖娆放驭兽环内各种幻器疯狂跳动,而龙觉背上大岳剑已经不受他控制地飞出剑鞘!

    连他们幻器都受到石像威压胁迫!黑刀与大岳剑感觉到了威胁!

    妖娆看了龙觉一眼,闭上眼睛,坚定地踏出这步!龙觉没有半分延迟,与妖娆同时伸出右脚。

    呼!

    步伐落地那一刻,一股极为凶煞罡风拔地而起!与之前威压增张完全不呈比例!那带着浓烈杀意狂风如巨浪一样向着妖娆与龙觉劈头盖脸打来!

    铮!铮!铮!铮……

    清脆刺耳金属铮鸣声顿时不绝于耳!只见妖娆之前抢来幻器都一一现身而后破灭!数量之多,让人叹为观止!一挥而出,多如星辰,天空中陡然汇成星河!而破灭烟云直接化为滔天巨浪!散发出灵气与烟灰汹涌咆哮!如惊涛拍岸而起,瞬间模糊了众人视线。

    “我草啊!”云真都忍不住破功了!

    这是什么妖孽?怎么拥有这么多幻器?抢了龙穴都找不到这么多地阶幻器好不好?而且幻器明显都不是一个风格,有重型武器,小型飞刀,各种暗器,五光十色,曾经有多富裕,现就有多么惨烈。

    其实这些并不完全都是妖娆私有藏品,无辜要算是正驭兽环内入定魔云长老与刃部成员了!

    懵懂中,他们身上幻器就腾空而起,疯狂向驭兽环外飞去!

    “搞什么鬼?老子睡觉也有人吵!那小丫头惹洪荒吞金兽了吗?要这么多幻器陪葬?!”

    邪火子蓦然张开双眼,四瞳之中爆发出恐怖寒光!

    他抬头一看,只见驭兽环世界中漫天飞舞着众人称手幻器,这些幻器如同要去赴死亡之约,所以越是有灵性幻器越是颤抖得厉害。

    “老子不管!你个臭丫头可不能用老子东西!”邪火子目光一闪,看到天空中唯一闲适无比就是那把坑爹月白小鼎!

    “收!”

    只捡重要收取!也不管轮回乐不乐意,邪火子就像填鸭子一样拼命地向轮回鼎内塞东西,只有储存轮回鼎中,才能避免被巨力吸出驭兽环!

    呜呜……轮回鼎被塞得直想吐!

    呼!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要是他们重要幻器遗失,战力也得倒退一大截!

    “爹!我冰椎枪啊!”邪冰指着正向天际飞去一把银色地阶上品长枪大叫。

    “哦!”邪火子邪恶一笑,伸手空气中一拍,于是那长枪顿时地飞向远方!

    “臭老头!你干什么?”邪冰顿时暴怒!那可是他用了很多年武器,虽然品质不佳,但能与他神冰呼应幻器实是太少见了。

    “叫什么叫?傻儿子!”邪火子一把提住邪冰欲飞起身体,灭哈哈地从屁股下面抽出一张蓝色长弓。

    广寒!

    “有失才有得,你不丢了那破枪,怎么从圣女手中讹诈这神弓?”邪火子重眸中闪烁着鬼畜之光!“平日我无法破天人一衰强者精神烙印,可是此时,却是可以一试!”

    原来收取欧阳化龙广寒弓虽是重宝,可是妖娆忌惮欧阳老祖烙印一直不敢使用,而邪火子也一直研究破除欧阳老祖印记方法。

    噗!大恶人啊!妖娆损失惨重这个时刻,还心想着怎么讹她东西!

    “爹爹高明!”邪冰立即伸出大拇指,脸上笑成了一朵花!是了……圣女不看他洗澡,与他抢弓也是很有爱一件事,抢来抢去,滚来滚去,摸来摸去,就不免揩些油来,哇哈哈!

    只见邪火子邪冰父子邪恶地淫笑着,邪火子高举起广寒弓,双眼四瞳内陡然激射出四道玄黑火光!被火光笼罩,广寒弓顿时变得飘渺起来!

    “强行……开弓!”邪火子长啸!狂风将他胡须倒卷入天,他那苍老手指勾着弓弦。

    “吾儿,这就专门为你做准备幻器,你以‘冻魂’神威定能开出这弓强破杀之箭!”

    铮!

    长弓被邪火子拉起!

    欧阳老者精神烙印顿时爆起!哪个欧阳家之外人敢动他神弓?去死啊啊啊!此时陡然出现欧阳老祖仿佛根本看不到邪火子等人,他双眼被邪火子瞳术蛊惑,下意识地把那弥漫天空中吸取幻器力量当成假想中敌人,一边咆哮一边向驭兽环外冲去!

    “畜生!杀我曾孙还夺我神弓!拿命来!啊啊啊啊!”

    妖娆首先看到一道银光从驭兽环中飞出,心中一个咯噔。

    完了!邪冰那小子幻器也飞出来了!怎么办?

    银枪出现那一个瞬间就被罡风陡然碾碎,化为一片惨烈冰屑飞入云中。看得妖娆一阵呲牙咧嘴。而后还没有等她心情平复,又有一道黑影飞出!

    这气息……是欧阳老祖?妖娆立即扯着嘴角抽搐,她几乎已经想像邪火子与邪冰那两个不老实家伙干什么了!

    解广寒弓封印,这是好事!但是与她血脉相连回鼎与枯骨王座石像威压中巍峨不动,原本只要驭兽环中众人把幻器投入轮回鼎就能避祸,妖娆才不信邪冰手脚那么迟钝。非要解封广寒弓同时牺牲他长枪,那两个家伙,看上她广寒弓了啊啊啊!一阵肉痛!

    “啊!杀你杀你!啊?啊?啊?”飞出驭兽环欧阳老祖先是怒吼,但随后而来便是接连不断惊呼!

    只见他连连后退。连身影都没有让人看清楚,跟本逃脱不了被立即撕裂成渣厄运!

    “那是……什么?”云真皱着眉头问东方如月,后者呆呆地摇头。狂风掩盖了欧阳老祖咆哮。

    黑色石像气场太霸道,连天人第一衰强者精神烙印都能轻易撕灭!这让妖娆与龙觉进一步地体会到了黑色石像强大!

    洪荒之主,曾经一定已经步入天人二、三境界!

    ------题外话------

    NN~由卡得吐血到有小感觉了~再卡我都要散步散断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