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64:刀折心不折!

064:刀折心不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一切都电光火石间发生,纵使有邪火子驭兽环内拯救,还是有大量幻器被黑色石像力量吸入天空,然后云真都惋惜得滴血目光中悉数化为烟花。/gskynet/顷刻间,天空绚烂,烟尘飞扬!

    嘭!嘭!嘭!嘭嘭嘭嘭……

    咔嚓!一声让人心碎巨响,龙觉手中大岳剑身陡然裂开一道触目惊心裂痕!

    “哇!我爹剑啊!”龙觉脸色瞬间拉了老长!“老爹会打我……”转念之后龙少爷又淡定地是甩了甩头:“算了,反正近不回家,想来老爹也不会知道!”

    噗!

    要是听到龙骚包心中所想,妖娆一定会喷血吐死!那是神器啊!自家神器啊喂!怎么这么不心疼?真无情!真冷血!

    其实龙觉本人一直对幻器抱着一种可有可无态度,身上除了大岳神剑基本上找不出其它金属幻器,手中只有大岳剑,与妖娆那个小富婆飞了满天幻器底蕴完全不同。

    幻器……他不乎!

    所以那种因为失去幻器而急火攻心,经脉逆行事是绝对不可能发生龙觉身上。

    大岳剑开裂之后,龙觉身旁罡风骤然减弱。

    “妖妖。”龙觉一挑长眉。

    “威压碾灭你幻器之后,就会立即停止攻击。”他轻轻地说道,已经先妖娆一步脱离威压困境。石像目,就是折断幻器。

    龙觉明白这对妖娆而言意味着什么,因为妖娆对自己武器看得像朋友一样珍重。但如果不放弃,再过不了多久,她身体一定无法继续抗衡石像之威!

    终于……连轮回鼎也镇不住那强大吸力!将离妖刀阵与黑刀还是从驭兽环世界中飞了出来!看来黑色石像主要攻击目标只于挑衅他威力战神手中那些强攻击性武器。

    铮铮铮铮!

    百把妖刀现!赤红中只有一点黑!那刺目颜色瞬间灼伤妖娆眼。

    只见百把将离妖刀黑刀带领之下悉数飞上天空!于顷刻之间爆裂,被石像之威一一碾成斎粉!

    嘭嘭嘭嘭!那声音妖娆听来像是剜肉!

    “好!你狠!”妖娆盘坐于地,双目带血地朝着主殿正门黑色雕像看去。

    此时已经能看清雕像轮廓,竟然是一重铠武者静坐像。

    黑色铠甲,头盔,护心镜,护腕等部件紧密相连,如果面具两人眼槽中再多一双明亮眼睛,绝对会让人误以为是一个活生生五衰强者。那石像威武地叉开腿,高坐于玉石台阶之上,正以冷眼嘲笑眼前发生一切!

    此时妖娆连阻止机会都没有,这威压之下,她没有起身力气,也没有匍匐认输权利。这第两千五百步,就是凶煞一步。一旦踏出,不允许拒绝,一定会被石像碾灭所有幻器。

    御前不可带刀?!

    妖娆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这么一句话。

    看来以不跪地方式接近黑色铠甲武士雕像,就会被雕像默认为当年洪荒秘境主人还世场景。当年那威名显赫洪荒之主,就是这样器宇轩昂地站主殿门口,散发出恐怖威压,震慑八方来客吧?

    他是一界之主,想近他身,所有刀具都要卸除!

    这超出了妖娆预计,因为石像之威本来能够第一时间内把她镇压,但却允许她与龙觉行走广场一半距离。而且那威压虽然刚猛,但野蛮中带着循序渐进意味,她一直以为这是一种暗示,暗示这石像既行震慑来者之威,又暗中带着历练后辈隐藏目地。

    所以她一直向前,以石像威压磨砺自己力量。

    也许一切云真与东方如月看来,她与龙觉完全是因为拉不下面子,所以才继续挑战那不可能被战胜石像,但只有她与龙觉本人知道,经过之前努力,两人体内经脉又有了进一步拓展趋势,原本出关时晋过阶,是不可能又于这么短暂时间内再次晋升,可是经脉运行确实有流畅感觉,这都是拜石像所赐!

    妖娆以外力炼体。可是没有想到走到一半距离,威压陡然增加到如此之大!要完全夺去她所有幻器吗?妖娆只觉得喉头一紧,一股闷血郁积喉头想吐吐不出来,连龙觉提醒她放弃声音都没有听见。

    妖娆陷入了一种忘我境界,脑海中思绪蹁飞。

    夺走幻器是石像对她大不敬……惩罚?!

    百把将离妖刀源自先天帝库,先依附花闲,而后被妖娆所夺。\ gskynet\阿斯兰特手中还有八把才能组成完整刀阵,可是没有等到一百零八刀齐聚,妖娆手中所有妖刀就已经被数毁灭。

    天空中飘扬着浓重粉尘雾气。

    只有黑刀还于天空中顽强地抵抗着,刀意变幻,一会儿犹如巍峨巨山出现,一会儿又收敛得毫无锋芒。但无论何种变幻,空气中弥漫威压总是能毫不留情地把它所有防御外衣如竹笋一样层层剥离。

    黑刀凄厉地悲鸣!灵气不断散失,落妖娆眼中,仿佛如垂死战友一般正泣血流泪。

    妖娆一面顶着黑色石像发出威压,一边分神将自己灵力向黑刀输送。她知道是徒劳,但她不忍心放弃!

    云真与东方如月站已经对眼前发生一切完全傻了眼!

    “她八成会怒火攻心,轻则道心大损,重则经脉逆行吧?”东方如月吞着水口问道。

    “是,想我道宗曾经也有一位天才止步于广场中央,因为所有幻器都被毁灭,那位前辈立即陷入深深绝望,感觉自己曾经所有求胜信念其实都脆弱得不值一提,所以道心大毁,虽然保住了性命,从那以后也成了疯疯癫癫废人一个。”

    云真点着头,但心中却诡异地觉得“雪羽”与“石铁蛋”两人不会止步于此。这种心理变化,连云真本人都没有注意到。

    苏看到妖娆境遇,略微沉吟,心中实割舍不下黄泥台,所以缓缓停下步伐。

    “我之本心,不会跪与我无关人。”

    妖娆心中暗暗叹息。

    “再加上我莽撞地认为石像对我不过是一场考验,所以才徒步前进,得到威压洗礼,是难得好处……只是没有想到,连累了你。”

    蓦然张开眼,妖娆看着悬浮眼前不断挣扎黑刀。

    石像之威压身上,她欲自救而不得,不要说拯救黑刀困境,如果石像此时允许她低头,她一定会破例为黑刀一跪,可是那蛮横石像现就是要把幻器摧毁,直接困住了她身体。

    “你陪我这么久,我却无法保你终平安,唉……那我只有保证自己力量耗之前,全力护你!”妖娆眉心升起一抹厉色,身上灵力疯狂向黑刀喷涌而去!

    其实妖娆与龙觉选择与石像抗衡是对,这种不伤性命重压之下,他们潜力得到了别人难以想激发,只是他们不属于八大门派弟子,没有听闻过别人挑战这石像失败经历,云真也有意隐瞒。不然权衡利弊,妖娆与龙觉也许会保守地止步于二千五百步之前。

    不过天下机缘,每一件都不会轻易得到。

    云真与东方如月因为过于敬畏宗门传说,没有亲身体会被石像炼体机会,于是这场造化就他们眼前堪堪溜走。而妖娆与龙觉虽然抓住了机缘一角,但依旧算不出其中变数,前一秒得利,后一秒就要面对生死危机。他们此时面对,就是出人意料,也是凶险一步。

    这种福祸利弊交替出现,每一次选择都是赌命。

    龙觉幻器虽然破损,但他心无业障,自然不受常理束缚,不因失去大悲伤。所以这场心魔历练,其实只有妖娆一个人渡劫。

    因为她与黑刀心心相印。

    其它幻器失了就失了,妖娆并不心痛,这种一日之间从大富翁变成穷光蛋狗血经历她又不是第一次遇到。

    何况欧阳化龙储物袋与广寒弓上欧阳老祖烙印也借石像之威被解除,得到这两件东西绝对让她有赚无赔。

    只有黑刀……陪了她多年。

    被卜算子追杀日子,与姬天白激战日子……都是黑刀长伴身侧。虽然这以先天之手制做幻器来到初元世界之后已经逐渐失去了它身为半帝武器优势。长年激战,使得黑刀刀口有些卷,刀体有此黯淡。但妖娆还是觉得握着它时候得心应手。

    感觉到妖娆看护之心,原本天空中不断挣扎黑刀却突然平静下来。

    咔嚓!

    只听到一声清脆响动,黑刀决绝地选择了自行裂成两半!妖娆顿时瞪大双眼!被黑刀自己选择下了一跳!

    一道清晰裂痕自刀柄向刀身横向辐射,边缘生出无数细小如蛛网一样间隙。刀尖灵气疯狂散失,此时黑刀已经与普通铁器没有区别!噗通一声直接坠入妖娆怀里。

    一时之间,妖娆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杂瓶一样繁杂苦涩。

    黑刀感觉到了末路,不想继续消耗她力量,于是选择了自行了断!

    黑刀破碎这个瞬间,压妖娆脊背上石像之威陡然减轻,虽然依旧气势逼人,可是与之前碾灭一切蛮横相比,已经温柔得几乎可以忽略。

    与我性子一样,不喜欢拖累别人。妖娆手指轻轻划过黑刀上纵横裂隙,裂隙中感觉到刀身残存意志。

    身体内轰地一声!血脉有逆行冲动!妖娆很生气!生自己气,也生那黑色石像气!

    “她大受打击,要走火入魔了!身威压中人,极易被石像煽动负面情绪!”东方如月惊呼。所有人目光都死死地盯着妖娆背影。

    “她气息,是有逆行之势。”云真吞了口水口,只觉得自己喉咙干渴无比。

    “妖妖,妖妖,不要迷失!”龙觉低语呼唤,可是妖娆情感都被怒火充斥,已经全然听不到外界声音。

    此时仙人洞府结界再次打开,一行战神又从天而降。另一批八宗弟子!

    这些人看到广场上场面都不由地身体一滞。

    天空中幻器被碾灭光芒与烟尘还没有完全消散,混乱灵气带起迅猛狂风向众人疯狂扑打而来,所有人被逼不得不以幻器或者幻兽进行抵御。而盘踞广场中央女子明显气息暴走,大有走火入魔趋势。

    一行五人,还被石像威压碾压,所以无比迅速地匍匐于地,把头嗑得嘭嘭直响,大叫报出自己名讳。与云真与东方如月做法如出一辙,看着广场中央那两个马上就要死了战神,五人眼中写满:“你们傻叉!”这四个大字。

    石柱被五人叩首礼点亮。五人名字也被记录石柱来访人员名单上。

    做完一切之后,五人中为首女子款款向呆立一旁云真走来。

    “云师兄,那两个人是你朋友?”女子声音甜美得犹如山间清泉,淙淙流淌,特殊韵律中带着一种让人五脏六腹都觉得清凉美感。

    “他们不像八宗弟子,实力几阶几境?”女子望着妖娆与龙觉背影,因为石像威压与空气中肆虐粉尘,旁人已经无法一眼看出妖娆与龙觉幻阶。“难道云师兄没有告诉他们,这石像是挑衅不得?嘻嘻……他们能走到中段,已经是极大造化了。”

    云真微微侧头,看了走向自己女子一眼。

    八宗核心弟子,相互之间都是竞争关系,自然对彼此性格与战力小有了解。

    “朝歌,你很闲吗?”清清淡淡吐出这几个字。

    女子衣裙风中轻舞,那些绣于衣角流云仿佛鲜活过来一样瞬息万变。给这女子又增加了一丝尊贵与飘渺感觉。

    流云殿十子第二席——朝歌。

    “呵呵,云师兄这是什么话?我就是看到云师兄朋友遇难,恐怕下一秒就要变成疯子废物,于是好心问问云师兄,是否愿意与我们同行而已,毕竟洞府中禁制颇多,还是与人合作机缘多。”女子轻轻地笑,笑声中有安抚人心力量。

    “不用了。”云真一皱眉头。“他们两个不但不会废掉,还会活着从石像之威下解脱出来。”

    要是妖娆与龙觉此时听到云真之言,一定会狠狠地吓一跳,这家伙吃错药了吧?居然会维护他们?!云真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门夹了脑袋,可是听到有人说雪羽与石铁蛋不行,他就很不爽!因为两人胆魄与毅力,他欣赏!

    东方如月张大嘴巴瞪着云真脸,一时之间都被云真变化给吓呆了。

    “看来云师兄是认准了一条理,那我们也不便继续邀请,朝歌师姐,我们走吧。”人群中走出一个阴郁男子,不屑地朝着云真挑了挑眉。

    道宗第三席,雨师,素来与同宗云真不合,两人明争暗已经数十年,只要有机会一定会给对方使绊子。

    看到雨师,云真脸上表情加厌恶。索性转过身去不再理会五位战神。反正以他身份,不理人也是常理。

    可是雨师显然不想放弃这个打击云真绝好机会。“哈哈哈!那我洞府内等着云师兄好消息,带着两个要自爆战神,还有这么多不中用户拖油瓶。云师兄口味越来越让人难以琢磨了!”雨师鄙视地看着小舞、范大、天下无敌等人。

    虽说拥有通行石子,八宗前三席可以带一些帮手前来破阵寻宝,但是这些实力犹如垃圾一样家伙能出现仙人洞府里,实是匪夷所思。

    “不要揶揄云师兄,道宗第一弟子自然想法不会让我们知晓。”

    “嘘!也许云挽容也附近。要是她,云师兄打人手段还会重一些。”

    “你们不要聒噪,云师兄,师弟们话不要放心上。如果你有需要,还想寻找同盟,就来洞府内找我。”朝歌甜美声音盖住了众人嘲笑,但她湛湛发光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是幸灾乐祸。

    各种嘲笑妖娆与龙觉嘘声从五位战神嘴里发出来,他们不认为那两个战神有多强,被爆了那么多低阶幻器,一定是哪个爆发户家小嫡子之类人物。

    他们嘲笑多半是为了打击云真,尤其是那名为雨师男子,笑得夸张无比。然而这一切落小舞与上官紫痕耳朵里就变得极为刺耳难听了!

    云真青着脸,五人中有一个九阶战神,四个八阶战神,要是硬拼,吃亏是他,所以此时他心中狠狠怒骂:“丫雪羽,石铁蛋!点站起来跟老子一起扁他们!”

    上官紫痕脸色发青地看着雨师,阴阳怪气地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位师兄右胸长得比左胸大?”

    “不不不……”小舞插着腰气呼呼地说道:“应该是他左脸比右脸大!”

    两个实力像渣一样小小侍女开口,连骂人技巧都没有,简直不知所云。云真一阵头晕,真不知道石铁蛋与雪羽为什么如此宝贝这些极品随从。

    但是当云真转头一看雨师表情之后,顿时目光一顿。

    因为雨师被那两个丫头怒骂之后,脸上没有恼怒表情,反而有些青白紧张。

    喔?云真心念一动,伸出手指就向着雨师胸前一戳:“让我看看,雨师师弟是为什么像女人一样多长了个右胸。”

    “啊!云真你敢!”雨师急急捂胸后退。但他原本就不是云真对手,旁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情况下,云真手指直接戳中了他胸膛。

    只听见清脆一声“咔嚓!”

    其实没有鼓出来多少右胸迅速干瘪。一股馥郁香气氤氲升起,哗啦哗啦……还有一些黄黄白白蛋清与蛋壳顺着雨师衣角流了下来。

    幻兽卵!

    若想与未出生幻兽建立比一般幻兽紧密联系,好办法就是它孵化前一直贴身放置,这样契约主气息就会深入幻兽记忆与灵魂。

    看到那色彩斑斓蛋壳,朝歌平静脸颊上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雨师!”她愤怒地咆哮!“原来我们历经千辛万苦探万蛇窟内一无所获,是因为你独吞了兽卵!”

    啪!

    一个狠狠巴掌登时甩雨师脸上,他左脸立即像发糕一样迅速肿了起来!

    “我……我……”看着四个同伴们犹如刀子一样目光,雨师汗流浃背,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发糕一样脸?

    “我们走!”云真面前失了面子,朝歌气急败坏地撩起长裙向仙人洞府匆匆走去,兽卵已经沾染了雨师气息,就算云真刚才没有以灵力把它震碎,其它人若想强行占有,恐怕兽卵孵化后也会失去灵性。所以她想怪云真也不行。

    “等……等等我!听我解释啊啊……”雨师捂着脸,踉踉跄跄跟朝歌身后奔跑。五个人很就不见了踪影。

    云真回过头来,古怪地看了上官紫痕与小舞一眼,而这两人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单纯而无知地抬头看天。

    “云……云师兄?”东方如月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要做点什么。

    “等。”

    云真心平气合地盘腿坐下,已经没有了之前急近功利之心。此时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与雪羽、石铁蛋修复之前恶劣关系。

    妖娆身上气息依旧混乱无比。如果再加剧一分必然陷入万劫不复地步。

    “你恨。”她耳边有一阵只有她才听得到声音蛊魅地响起。

    “你连自己刀都保护不了,空有一身幻力又如何?”

    “你修炼已经到了头,再挣扎也只有这个水平。不信你试试,站起身来继续向前一步,下次碾灭不仅是你幻器,还有你身体。想看自己灰飞烟灭模样吗?”

    随着声音响起,妖娆眼前也诡异地出现了一幅幻象,自己鲜血淋漓脸出现视线中,下一秒那彻骨痛也随之蔓延全身!

    好恐怖!好疼痛!好渺小!都是她错!都是她自找!信念动摇。

    就妖娆无比愤怒与害怕之时,她手掌却传来一阵温暖力量,灼热感没有加剧她内心怒火,反而给她沸腾思绪带来一丝安定。

    “妖妖……问心。”龙觉断断续续声音那蛊魅之声下传来。

    问心。

    妖娆指尖下依旧是残破黑刀刀身上那些起伏刃口。她深吸一口起,以自己意志开始抵御那些欲她身体内种下心魔业障声音。

    “我没有错。”

    “各种危机中寻找提升自己力量方式。”

    “我没有错,我跪父母恩人,但从不跪天地与强权。”

    “我没有错,因为我骄傲并不依附幻器而生,刀折我心不折!”

    “黑刀不是我道心,而是我朋友。今日它弯折,是为成全强大我。无论它是否凌厉依旧,我仍视它为珍宝,他日有机缘,我会……修复它!”

    手指划过刀锋,割出一道细小血痕,一滴血没入刀背,与此同时,妖娆一滴晶莹觉醒之泪也一并落了刀柄上。

    铮!

    残破黑刀仿佛安慰着妖娆心境,轻轻她怀中悸动。

    “刀折我心不折……”蛊魅之语呢喃着这句话,于妖娆眼前出现各种幻像心魔瞬间破灭塌陷。

    真正强者,不会因为得到一件幻器而变得极强,也不会因为失去一件幻器而道心破损,因为强与不强,依靠都是自己本身力量。这才是正确求强之路。

    妖娆眼前恢复一片清明。龙觉握着她手,紧紧,正是这无声支持,让她成功渡过自己心魔。

    妖娆抬起头,看向那远处端坐于玉台上黑甲武者,心中已经没有愤怒,而带着丝丝感激。

    不破不立。那石像是以这么极端方式磨砺着她心智!

    失去一切!本心是否还坚定?

    黑刀妖娆手中轻震,只要主人平安渡过心魔就好。

    初元世界某域,一位身着湖蓝幻袍男子陡然停下步伐,抬头看天。天空白云朵朵,缓缓飘动。却因为这男子一眼,而突然停止浮动!

    一眼停云!

    好恐怖目光!这男子是谁?

    “主上!”男子身后顿时跪倒了一大片,为首一个老者诚惶诚恐地仰视着男子侧脸,无论从任何角度看,这男子脸颊都完美得无懈可击。造物天神看到他容颜都会嫉妒。

    “我一直想,幻器是因为什么才能生出与人一样情感?成为真正灵魂幻器。”男子轻轻地笑着。捻起鬓角长发。

    “不破不立啊。原来是血与泪浇注,因祸得福了,虽然失去锋芒,却催生了情感,孵育刀灵。这远比一把半帝之刀珍贵万千。”

    男子眸底闪过天地光华。

    “主上,您说什么?老奴听不明白。”老者懵懂地看着男子身影。

    “不用你懂,这里守着,我去会个客便来!”男子宽大衣袖一扬,整个人顿时已百里之外。

    百里之外,果然有一人默默静坐于石畔。黑发黑眸,整个人都笼罩一片黑雾中。那威压……赫然天人境!

    呼!

    微风轻轻过隙,蓝袍男子犹如从视线中凭空出现一样信步而来,只是一步,已到达满身黑雾男子身畔。

    看到蓝袍男子出现,后者立即激动地从岩石旁一跃而起。毫不犹豫地向男子匍匐而跪!

    “刑墨,拜见先天大帝!”

    与此同时,盘坐于广场上妖娆也云真错愕目光中轰然站起!

    下一步,会身体灰飞烟灭吗?哼!我不信!

    狂风肆虐!有乌云盖顶!少女坚定而决绝地又踏出一步!

    “你毁我刀!要给我足够好处来赔!”随着少女这声嘹亮呐喊,玉台上黝黑石像……仿佛笑了。

    ------题外话------

    还债~群么么。基本设定也改了,看幻阶看晕了亲们可以去参考一下。

    不过我说过,不记得人名与幻阶没有关系,一部分是为了烘托场面,只要有感觉就行,一部分要记住,伦家会强写。顺便呼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