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66:云真的诚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仙人洞府殿内陈设还真是惊人!虽然依旧是桌椅屏风壁画,但金碧辉煌,华丽得让人嫉妒!

    不到初元不知何为强者,不到洪荒不知何为奢侈!

    单是妖娆面前那纵长七米翠玉屏风就以白玉雕鹤,碧玺点睛,红木镶边,金丝绣底。其上流云闲逸,百兽呈祥,动物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比耗材珍贵是工匠出神入化手艺。如果这屏风出现初元世界,必然交易市场上被哄抬到一个极高价格!

    可是自古进入仙人洞府八宗弟子没有一人动过把这扇屏风带走念头,多不过站屏风前流流水口,嫉妒一下洞府主人奢靡生活。

    因为……因为凡是对符术小有研究人都会发现,主殿第一间房间内屏风,阴沉木雕花桌椅……以及所有摆设物之间散发着一股强大禁制之气!

    不要说想把屏风带走,就是稍微改变这些物品摆放位置就有可能立即遭到强大禁制反噬!

    何况金石之物,历经千辛万苦八宗弟子眼里,远不及去寻找洞府内幻器和秘籍来得重要。自然不会因为金钱浪费时间。

    龙觉与妖娆虽然看到了房间内禁制,但心念一动,莫名地感觉到自己仿佛不受禁制之力约束。

    于是妖娆轻挪莲步,向屏风之后离她近一把阴沉木雕花太师椅走去。

    “啊!别!”云真伸手想拦她。

    可是接近太师椅之前,妖娆身居然诡异地升起一阵水晶之光,晶莹细碎光晕空气中一现,禁制便对她毫无保留地敞开。

    所有人能感觉到禁制之气一震,然后将妖娆完全包裹进去,仿佛这一刻,她便是杀阵一部分,而非贸然闯入入侵者,不阵法攻击范围内。

    原来这就是贵客待遇!

    通过黑色石像考验,能让贵客对仙人洞府中绝大多数禁制豁免!好让人羡慕啊啊啊!

    妖娆所有人嫉妒得滴血目光中轻盈坐下,那太师椅流线完美地贴合着她身体背部曲线。她一侧头,刚好欣赏到屏风中所有精致完美景致,左手旁边是一个八脚矮桌。上面放置着一只……

    破碗!

    破碗不是幻器,因为其上没有半点灵力波动,陶土碗口不平,甚至还缺了个豁口,唯一令人喜欢是这破碗烧制过程中,蓝色轴彩因为巧合,于碗边一侧自然形成了一枚小小图腾,如果发挥想象,小小图腾刚好像是一只正奔跑猊兽。

    狮身龙首,脚踏祥云。

    看到这个,妖娆不禁微微一笑,几乎可以想像洪荒之主当年坐同样地方那悠然自得又小小得意心情。

    如果论破碗本身价值,恐怕一百个这样东西都抵不上翠玉屏风上一根金丝绣线。但这碗却能摆放这么显眼而重要位置,随意伸手就能把玩,说明了主人对它意程度。

    抬头再看,初入主殿第一房间人大多第一眼都会被那宝石流光屏风,千万年不腐阴沉木家具吸引而忽略一些细小东西。

    比如吊天顶上十只草织蜻蜓。

    滚落桌角下布满牙印小皮球。

    窗台上一些普通但颜色艳丽小石子儿……

    这些细小东西让妖娆联想到一个萌心十足强者坐房间内,看自己小猊撅屁股甩尾巴咬皮球场景。这些联想立马让洪荒之主形象妖娆心中鲜活起来。

    也许这些物品上禁制不是为了防止人偷取贵重值钱东西,而是为了保存这间屋子中关于洪荒之主完整记忆。屏风与桌椅洪荒之主眼中未必草织蜻蜓与普通石子珍贵。因为对于他那个境界强者而言,无论是不值钱野草花树,还是价值连城玉石,不过都是令自己心情放松外物而已。/gskynet/

    “不被外物桎梏,只追求随心所欲潇洒境界么?”妖娆手指轻轻叩击扶手,闭上眼睛。心中升起异样感觉。

    过分奢华是刻意,过分节俭也是做作。

    喜欢什么就是什么,无关它世人眼中所谓价值,这就是曾经洪荒之主真性情。

    可睡金银榻,可穿茅草衣。

    一切不过是两个字……随心!

    “随心么。”妖娆嘴中咀嚼着这两个字。与石像之威那种强势存感不同,进入洞府之后,一切机缘就要看自己找不找得到了。

    别人看到只是恐怖禁制与华美陈设,而妖娆看到却是一种由外物反映旧主心境,这心境可以用于生活,也可用于修炼。

    她闭上眼睛姿态仿佛只有一瞬,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晃,好像刚才看到只是幻影,妖娆已经站起身来。

    起身时,一股无形之风顿时从她脚下升起,徐徐向四周推开,轻柔地拂去房间所有陈设之物上蓄积灰尘,对于洪荒之主之前馈赠,她也只有为他做这一件事以表感激而已。

    而后妖娆大步从禁制中走了出来。

    “你,想到了什么?”东方如月感觉到“雪羽”此时好像又明悟了什么东西,顿时好奇地凑上前来。

    “我想到了。”妖娆霸气地向屏风一指:“以后我也要这样有钱!”

    噗!东方如月听了只想吐血。

    云真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东方如月,别人明悟,又怎么会这样轻易地告诉她?

    “我们现去哪里?”看着眼前那么多扇门,范大下意识地看着小舞,小舞刚想说话,云真却插了上来。

    “去我妹妹那里吧,她逍遥拂尘第一次出现地方。”原来云真还有个妹妹,难怪他秘境之外也收到了拂尘出世消息。

    “等等,逍遥拂尘是个人吗?无主幻器,怎么会忽隐忽现?”妖娆没有回应云真邀请,反而迅速讯问他关于逍遥拂尘事情,因为云真对那拂尘实是太执着,让人感觉到其中好像隐藏着什么内情。

    “不是,它原本只是道宗内一件不起眼天阶幻器,曾赠与一位姓樊祖师爷使用,那樊姓祖师爷是当时有名药师,而且不仅为强者炼药,还长期行走于民间,医治被魔族伤害却又无钱问药平民,所以民间声望特别高。”

    “樊祖师爷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机缘,竟游历中让逍遥拂尘中孕育出了器灵,器灵带有自己意志,令拂尘品质骤然飙升到天阶高级,成为道宗重宝之一。后来樊姓祖师爷寿终正寝,逍遥拂尘回归宗门,直到子衍师叔祖出现,才重认主,被带到了洪荒秘境里面。”

    “所以如果没有契主身旁,逍遥拂尘也会自主地隐藏与逃跑。不过我此行目也不单纯是想找到逍遥拂尘。”云真声音很低沉。

    器灵?

    妖娆双眸一缩,估计她枯骨轮回也有意识,不然不会那么古灵精怪,还有黑刀破裂时候,她依稀感觉到了灵魂悸动。也许她两件幻器,都是灵魂幻器呢。

    云真不知妖娆心中所想,他踌躇了一下,决定把自己隐瞒事情完完全全说出来。虽然坦诚不一定得雪羽与石铁蛋信任,但是不坦诚,那必定是自找苦吃。

    “将拂尘带回宗门是其次,主要是我们道宗内存放,子衍师叔祖命牌……并没有破碎!”

    云真此话果然有杀伤力!原本还抱着观望态势妖娆与龙觉顿时瞪大了眼睛!

    又一个万年前还没有死老妖孽!

    不过既然称手幻器都独自脱离他而现世,那他八成与鬼鹤与木庵情况差不多,不是残废就是半死不活吧?!

    云真不知道妖娆与龙觉已经见过两个万年变态,眉心升起一丝繁杂,缓缓说道。\ gskynet\

    “道宗圣王好像并不想把这件事公之于众,对门内弟子也封锁了消息,只有我师尊一次偶然机会下进入过宗门禁地,看到了子衍师叔祖命牌。”

    “不知道圣王出于什么考虑封锁消息,但我师门一脉与子衍师叔祖同师祖,所以我师尊让我与妹妹务必顺着逍遥拂尘线索找到子衍师叔祖下落。”

    说这话时候,云真转向妖娆与龙觉,表情郑重:“不知道诸位是否能帮我?”

    “什么?!子衍还没有死?”不等妖娆与龙觉说话,东方如月顿时惊愕地大叫!

    如果他没有死,万年阳寿,已经证明子衍实力诛神境以上!

    八宗之所以能相互制衡,无外乎因为每派太上长老数量长期维持恒定,八宗内可成为诛神者都被尊尊封为太上长老,地位犹比圣王高。要是道宗突然出现一个子衍,那宗门势力定然大涨!

    东域本就是宗门竞争激烈地方,道宗虽然底蕴不薄,但头上一直有流云殿与瑶光圣地压制,如果此时突然冒出一个诛神甚至天人强者,那道宗就有翻身资本!

    “是。”云真猜到东方如月心中所想,轻轻点头。“所以此次寻找子衍师叔祖,不但是恭迎一位强者回归宗门,重要是,道宗东域地位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所有东域利益版图会被重划分。”

    妖娆知道云真并没有夸大海口,一个诛神强者确有震慑一方实力!所以各派太上长老们不轻易火拼,一旦两个诛神打起来,大片土地与江海立即就会被余威烧成焦土。这也是有龙妈坐镇龙域,西域地位超然,不受大派挟制真正原因。

    青魔海,诛神强者数量代表着一个宗门强弱!

    “如月,我道宗与你仙池圣地现签订同盟条约,共同对抗流云殿与瑶光圣地可好?”云真没有把话说得太明白,不过不是傻子人都听得出来。

    虽然流云殿与瑶光圣地是东域门派,但是势力已经暗中向其它三域扩散,剪除控制与自己作对弱小门派,这近百年来,仙池圣地所南疆以有数十个小门派利益战斗中被灭门,其中也包括阿斯兰特接引神使所太阴太阳宗门。

    所以说协助道宗做大,对东方如月所仙池圣地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以道宗兴起挟制流云殿与瑶光圣地扩张,逼他们退回东域,顺便霸占流云、瑶光遗留南疆利益。

    东方如月姑姑本就是仙池长老,不会不明白这个显而易见道理。

    “好!云师兄。我帮你。”东方如月几乎想都没想就被云真提议吸引。

    其实与东方如月盟约放其次,云真忐忑不安地看着目无表情“雪羽”与“石铁蛋”,他意反而是这两人反应。

    不知道这两人属于青魔海哪域哪个门派,但云真可以笃定是“雪羽”与“石铁蛋”实力已经逼近战神十阶,很有可能成为初元世界近万年来年轻两个域主,而且好像还是双修道侣。如果能拉拢他们,那道宗利益便又上一层楼。

    “我们为什么要帮你?”龙觉饶有兴趣地问道。

    看到云真几次示好,他知道这道宗弟子有意与他和妖娆冰释前嫌。但他又不傻,干什么放着寻找洪荒秘境中宝物好机会不使劲,非要傻兮兮地帮云真找个万年老妖孽呢?

    何况万年老妖孽一般都性格变态,看那疯狂鬼鹤与嗜血木庵就知道。

    “我……储物袋中有钻石币十万零八千,无数洪荒秘境中药材与矿石。一些八宗十子才有灵药,一些地阶幻器。一把天阶蛇形弯刀。一件天阶女式避水宝衣。一尊天阶上品紫玉神像。”

    “那紫玉像也是道宗宗门重宝,上古遗物,只不过力量还没有被完全开启,就连太上长老也没有琢磨透它使用方法,但一定是顶好东西。这神像原本供奉我师尊居所正殿中,可让人宁神定气速恢复幻力,所以此次来洪荒,师尊才让我带它来防身。”

    “储物袋早就给了石师弟,除了我宗令之外,袋里东西都送与你与雪师妹。”云真深吸一口气说道,这些可是他积攒多年宝物,竟然悉数忍痛割爱让给龙觉与妖娆,看来他下决心挺大。

    钻石币一币抵百枚金铢,十万零八千也算不小数字。药材与矿石又足够弥补小舞、范大、天下无敌倒贴给苏功勋。妖娆粗略一算,所有人都能分到好处。不过她并不想这么答应云真。

    “只有两件天阶幻器,一尊不知道能干什么紫色石头,云兄,你明显没有什么诚意啊。”妖娆轻轻笑道,不知道逼一逼,云真会不会恼羞成怒?

    仿佛早知道雪羽有此一问。云真并没有生气,而是轻轻以手指点了点额头,一枚道宗诛神强者棱形精神烙印顿时出现他眉心上。

    这货是软行不通,就要用强吗?

    “我知道这些小物件入不了石师弟与雪师妹眼,你们名字是假,身份也是假,也许底蕴比我这个道宗十子第一席还要浑厚。”

    云真笑道:“所以一般好处我拿不出手。现以一枚五衰强者精神烙印做为定金,找到子衍师叔祖之后再奉上东域富饶之地万顷青山封地怎么样?”

    只见云真眉心棱形印下,霍然升起一枚比棱印明亮百倍星纹!不同于道宗诛神强者太上长老气息,这枚星纹中蕴藏着让妖娆与龙觉气海翻滚力量!

    云真居然有两枚精神烙印保护!要是曾经对他下杀手,只怕真会吃亏!

    听到这个惊人报酬,东方如月眼珠子都掉到地上!云真疯了吧!这些好处足网罗任何宗门十子前三席,甚至宗门长老都会觊觎!

    龙觉心中惊叹,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

    “喔?云师兄好大口气啊!持有五衰印不说,还能东域给我开拓一块封地,道宗乐意,神宗也不乐意吧?”

    青魔海东域貌似由流云殿,瑶光圣地与道宗管理,其实幕后真正巨擘是蓝魔海上四宗中神宗,道宗与流云殿,瑶光圣地怎么窝里斗神宗不会插手,只要每年供奉不少就行。

    但是一旦有其他地域域主级人物入驻东域,神宗审查可是非常严格!特别是龙妈还是神宗外逃长老。

    “不会不会。”云真气喘吁吁地掐断星纹烙印与自己精神联系,小心翼翼放龙觉手心里。“这烙印来自神宗云行空长老,我云家老祖。”

    云真脸虽然因为失去烙印而有些苍白,但苍白中写着微微得意。

    原来这家伙不但道宗地位崇高,还是超级世家嫡传弟子!难怪有双重烙印保护。

    “所以封地一事也没有问题。无论你真实身份是谁,封地都是你们。我也不怕说实话,这两件东西价值,远超过一般人能仙人洞府中找到所有幻器。”云真说道。

    确如此。捏着五衰强者精神烙印,相当于多了一条性命!

    还有封地,别看四域幅员辽阔,可是好地皮早就被其它域主占有,每个十阶战神,若不进入宗门,想独立门户,只有两个办法。

    第一,为上四宗做出重大贡献,直接得到封赏。

    第二,打!把看上地皮上原驻域主打跑或者打死,便能成为一代域主。

    “我之所以拿出这两样东西,除了为之前间隙向石师弟与雪师妹道歉之外,还有拉拢两位意思。东域封地给你们留着,用不用放其次,我只是希望两位今后还能与我们道宗进行战力交易,因为流云殿几十年前掳掠了一群怪异盗墓符师,符术强大,一直被迫为流云殿效力。想要重分配东域利益,我们也需要符师,特别是幻符双修强者。”

    云真说这话时候目光看着龙觉,云真是聪明人,知道什么假惺惺友谊,敬仰,恭维。都入不石铁蛋与雪羽眼,倒不如直接而坦诚地把利益摆明面上。

    条件诱人,言而有信,反而容易得到对方好感。

    “当然这都是后话。现开出条件我只为寻找子衍师叔祖。以后战力交易,我还会开出其它丰厚条件,这一次,只是让两位看到道宗云真诚意而已。”

    “还有。”

    云真抛出后杀手锏,看样子是绝对不请允许妖娆与龙觉拒绝。

    “反正你们仙人洞府中也是找宝物,与我现想找子衍师叔祖要求并不冲突,我们合作过程中,只要你们看上什么好东西,我必不与你们争抢,并且全力助你们夺宝。另一种情况,只要找到了子衍师叔祖线索,你们先帮我寻他。寻完之后依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请师叔祖帮你们。”

    云真已经把条件开到了极致,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云真明显是把绝大部分利益都推给了妖娆与龙觉。此时东方如月已经羡慕嫉妒得脸红,只是她知道,自己实力是无法与云真对等于讲条件。

    “等等。”妖娆心念一动,关注点显然不云真提供五衰烙印与封地上。

    而是……

    “你说流云殿绑架了一群怪怪盗墓符师?”妖娆眉头一皱,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味。

    “是。”云真没有想到“雪羽”居然会先问这个问题,这本是他无意提起,因为“石铁蛋”破阵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群盗墓符师有什么特点?”妖娆一问,龙觉也依稀想是什么东西。

    “这……”云真拼命地想着:“小道消息说这群人有五名,跑了一个强,至今没有人发现去了哪里。剩下四人符力也很惊人,不过大多都是旁门左道,什么偷偷置换别人幻器,无声破阵盗窃东西……反正符力诡异又很实用,现他们力量都被流云殿用以加固锁山大阵,还有教导核心弟子实用符术了。”

    “喔!对对对!想起来了!这四个古怪符师名字也一个比一个怪,什么咚咚,通通,笼笼,重重……很拗口。”

    是了!妖娆拳头一紧!

    那个跑掉!还有一个“空空”!

    当年与空空第一次相见,空空对驭兽环抱以极大兴趣,说是它妙用可以救人,还有后来来到初元,空空贼老头几次欲言又止,想必都是想去流云殿救他那些朋友吧?!

    该死!一直忽略了!妖娆眸底闪过一丝冷光。有道宗相助好!

    “好!我帮你!只不过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云真身体一抖,陡然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给流云殿找麻烦时候,算我一份。那四个古怪符师,归我。”

    妖娆要求有些过份,毕竟云真看来,道宗也很需要符师力量,不过为了拉拢雪羽与石铁蛋,他还是咬着牙齿说:“好!”

    云真之名被道宗后人铭记于心大贡献,并不是他带领下,道宗终于压过流云殿与瑶光圣地,成为东域第一大派,而是他年轻之时,做出了一次对他本人与道宗为重要选择。

    与那两个名为妖娆与龙觉传奇人物化敌为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