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67:俺现在看你有些美

067:俺现在看你有些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云真与妹妹云挽容是双生子,有着远距离心灵沟通能力,难怪云真洪荒秘境之外也能知晓逍遥拂尘出世消息。不能使用传讯水晶洪荒秘境里,这项能力看上去相当有用。

    云真带着一行人向云挽容所地点飞去。只不过飞到半路,他突然眉头一皱,身体微微顿了顿。

    “怎么了?”妖娆问道。

    云真苦笑:“看来逍遥拂尘出世消息很多八宗弟子都已经知晓,有一群弟子正围着我妹妹转悠,以为跟着她就能找到拂尘下落。”

    神器出世,不是道宗弟子也觊觎已久。

    “不错啊,人多好找。”龙觉冷笑,怎么看怎么觉得他那张俊脸上带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感觉。

    云真依稀感觉到雪羽气息已经与自己不分上下,而石铁蛋……他已经看不透了!

    这两个家伙实力真是难以琢磨。不过还好两人平时喜欢收敛威压,所以平常人眼中,他们幻阶不过八阶左右,不然两个不是八宗弟子半步域主,不知道要掀起多大风波来。

    一想到这里,云真便也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向前飞去。谁要是敢欺负他妹妹,那就扒了那人皮!

    仙人洞府内不仅房间众多,还连接着各种大大小小花园。

    众人行至一座花园回廊,只见七人战神围着一人身着杏黄长裙少女。少女虽然静坐石桌前,但是表情却有些恼怒。

    少女长得与云真有四分相似,长眉瓜子脸,皮肤白皙,是个美人儿。

    这便是云真妹妹,道宗十子第四席——云挽容。

    不过妖娆与龙觉看到云挽容时候,没有想到居然还能看到那么多张熟悉脸!

    坐云挽容身旁,是一位面如晓月英俊男子,足穿金线绣符踏云幻履,腰侧一枚蓝光软玉淡淡发光。男子气度从容优雅,脸色过分白皙,身上气息也九阶中级左右。

    此人映入眼帘,妖娆顿时饶有深意地看了苏一眼,那不寻仙道十子第一,苏同门唐师兄吗?

    曾千叶城上有过一面之缘!对苏十分不友好。

    这寻仙道十子第一席唐乾枫身后还环绕着三两个莺莺燕燕,仿佛还是寻仙道女弟子,只是少了那个曾经得宠圆脸儿跟班,怕是因为她太蠢了,所以被这姓唐舍弃了。

    蚊虫攻击中收服驼子恭顺地站唐乾枫右侧。背上巨大肉瘤顶着衣物胀起一个怪异形状。既可怜又让人觉得浑身上下不舒服。

    除此之外,一个阴郁男子坐十米开外大树下,双目虽然紧闭,但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刀凌厉。一个矮胖大胡子男人竟然只穿着刚好围胯上小兽皮,袒露着上身站池塘中兴致勃勃地摸鱼。

    除以上五人之外,让人出乎意料是,石桌旁还静坐着一位容貌气质出色女子。

    只见她一双剪水瞳波光鳞鳞,圆润饱满天庭如皎洁月亮,脸颊带有一层淡淡粉红,娇艳得就像是迎风开放芙蓉花。

    兰黛儿!

    看来这妞千叶城与唐乾枫见过一面之后就腻歪了一起,难怪站唐乾枫身后两个寻仙道女修都以嫉妒与不满表情看着她侧脸。

    看到妖娆与龙觉,兰黛儿身体也是一震,不过呆滞了几秒钟之后,立即像是忘记了三人之前间隙,温柔乖巧地笑了起来,甚至还向妖娆点了点头。

    “哥哥!”

    云挽容一见云真,立即站起身扑了上来。模样十分委屈,有可能云真出现之前,云挽容连离开石凳自由都没有。

    “苏。”妖娆低声说道:“当初千叶城,你实力明明你唐师兄之上,这些年你也没有耽误修炼,为什么你现幻阶比他低?”

    “八宗十子前三席,除了得到太上长老精神烙印,还能得到太上长老们一丝悟道之心,这种力量能让他们迅速提高对天道顿悟,只不过有损太上长老修为,所以很珍贵。”

    苏言下之意,作为不受宗门待见小弟子,他根本没有机会得到宗门丰厚供给。不然以苏实力,他早已是九阶战神。

    哦!

    原来是以太上长老力量弥补弟子战力。虽然进入洪荒秘境条件之一是不允许超过六阶巅峰,但八宗强弟子们身上带着太上长老悟道之心并不是幻力,而是开启弟子对天道理解一种特殊作弊手段,能让这些有机缘被宗门选中弟子离开洪荒秘境之前必破九阶!

    看来走后门官二代哪里都有!

    “不过那些天道,都源自别人体会,虽然能助长自己力量,但终归是模仿,根基很不稳呢。”妖娆轻叹。

    难怪近遇到八宗弟子都是九阶,只怕这些人都已经炼化了各大门派太上长老悟道之心。

    “是,我师尊正是不希望我道心被那些杂驳气息影响,才让我宗门内一直隐藏实力,不参与十子前三席争夺。虽然唐乾枫现比我强,但我会走得比他远。”

    “而且,得了好处是要付出代价,这些八宗十子前三席,一生都要受太上长老桎梏,为宗门效力。不然除非晋升到比太上长老高阶位,否则不能反抗太上长老任何命令。”

    苏闭上眼睛,平静地说道。而后又立即咧开嘴,极为狂野地一笑:“那悟道心,既是神药,又是蛊毒。”

    还有这种隐秘?妖娆听得触目惊心,看来宗门内各种势力相互之间制衡也相当激烈。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十子看似风光无限,宗门内不过也只是年纪较小,潜力不错弟子而已,想要得到宗门大力培养,成为真正强者,就必需全心全力为宗门效力。

    妖娆心中一阵欣慰,还好自己破壁之初就有龙觉接引,不然投入大派内一定也是尔虞我诈天天勾心半角,一天好日子都过不上,那可真没劲。

    云真拉着云挽容手,给了她一个放心眼神,云挽容脸上委屈立即收敛,也没有众人面前说半句唐乾枫等人限制她自由话,反而欠身对唐乾枫道谢:

    “感谢唐师兄垂怜,见我一个弱质女子独自行走仙人洞府内,就这里等哥哥前来接我。一直护我安全。”

    原本是绑架犯,却被云挽容一句话活生生粉饰成了护花使者。给足唐乾枫面子,也避免云真与唐乾枫之间矛盾激化。

    云真既然已来,她安全便有保证,所以与其一见面就打个你死我活,不如就这样给唐乾枫个台阶下,双方都不浪费战力。以免仙人洞府中其它战神坐收渔翁之利。

    龙觉目光掠过云真与云挽容脸,眸底精光闪了闪。

    道宗有这云氏兄妹,是宗门之幸。

    一个聪明隐忍,能迅速分辨局势拉拢对自己有利战友,不计较面子。一个看似柔弱,但性格沉稳,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虽是女修,但比嚣张落花溪,疯狂金蝴蝶,容易被人摆布东方如月强上很多!

    唐乾枫脸颊微微一抽搐,没有想到云真竟然这么来,云挽容之前那些累了要坐一坐,逍遥拂尘喜欢室外多于室内……之类说辞都是拖延时间。

    云真急急而来,看来双生子心意相通是真!

    “云师弟,你来得刚好!请坐,我还想着见到云师妹后什么时候会遇上你。”狡猾唐乾枫立即顺着云挽容给台阶往下走,毕竟云真实力与他相仿,又同是大派十子第一席,不好得罪。

    唐乾枫目光向云真身后一扫,目光又是一缩!

    云真身后几人,他仿佛见过,那灼热红发,绝美女子……依稀点起了他十几年前千叶城上记忆。还有那煞气四溢战神,总觉得哪里见过,带着一种令他讨厌熟悉。

    唐乾枫后一眼看自然是苏。而苏却目无表情。之前就没有把唐乾枫当成同门师兄,现自然也不会向他示好,何况他根本没有穿寻仙道弟子衣物。

    “唐师兄不记得了,这是我龙域少主龙觉哥哥啊!”兰黛儿嬉笑着站起身来,亲昵地想要去挽龙觉胳膊。

    多年不见,兰黛儿风姿加卓越,一笑一颦中都带有撩人心弦魅力。不愧是西域第一美女。不过兰黛儿却不敢站得离妖娆太近,因为只要站妖娆身边,她身上散发出光芒就像是石子见了珍珠,水晶见了钻石,立即变得黯淡。

    只要离妖娆一段距离,兰黛儿还是极美。

    反正见到兰黛儿,龙觉与妖娆就不打算继续隐瞒身份,当初千叶城上,兰黛儿也是用同样招数把他们两身份给卖了出来。

    龙觉!唐乾枫目中精芒大振!

    那个胆敢挑衅欧阳家世子神火战神!奶奶个腿了,他怎么忘记这么一号人物?还有那他身边女修,朱雀种子?咳咳……真是罪过啊!这么重要人居然被自己忽略了!该死!

    她可是光暗同修奴部种子啊!亦正亦邪,各大派都找她呢!

    唐乾枫顿时想起兰黛儿千叶城上爆料,只是她今日没有再提起,仿佛是不想再招惹龙少主憎恶。

    龙觉?!云真一阵迷茫。走东域入口进入洪荒秘境道宗弟子,自然不知道当年龙觉于万众中力挫欧阳化龙锐气,霸道烧死与自己同阶战神丰功伟绩,也不知道妖娆身份。

    此时云真还想:这名字仿佛也不出名啊。龙域?很不出名一片村庄与小城镇吧?那样穷山恶水也能哺育出这样绝世战神,啧啧……看来把龙少爷与雪羽拉去东域当域主事有把握了。

    小舞恶狠狠地盯着兰黛儿伸向龙觉臭爪子!小虎牙不由自主地磨了起来!

    她对龙觉好印象立即从巅峰坠到了谷底!如果你敢让那看着就不顺眼臭女人碰,我就代表妖娆姐姐……咬死你!我圈圈你个叉叉!

    石桌旁就只有四个石椅,唐乾枫占了一席,云真占了一席,兰黛儿占了一席,如果兰黛儿再拉着龙觉坐下,刚好代表四方势力。

    “龙哥哥这边坐。”兰黛儿努力挤出自己美美容。

    龙觉对兰黛儿微微一笑,居然也没有推开兰黛儿手。那俊朗笑靥顿时迷得兰黛儿七荤八素!

    还是龙哥哥好,比那道貌岸然唐乾枫帅气无数倍!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兰黛儿心中得意地笑,自己这些年修媚术没有白费,哪个九阶战神没有三五个侍妾?看来龙哥哥是想开了。

    伸手同时,兰黛儿美目挑衅地剜过妖娆脸,然后又饶有兴趣地停上官紫痕身上,暗中感叹:看来龙哥哥已经收了第二个,长得还马马虎虎。哼!没有关系。妖娆,我一定取你而代之!

    兰黛儿喜形于色,纤纤素手立即将要搭上龙觉衣袖!

    突然!

    轰!

    众人只见那黑袍赤发男子,右手整个手臂上都蒸腾起沸腾烈火!

    “啊!”兰黛儿惨叫一声,迅速收手,只是指尖还是不免被恐怖火舌烤焦了皮!兰黛儿扭曲小脸简直惨不忍睹!

    龙觉冷淡声音也适时响起:“我不是你龙哥哥,让开。认识我人都知道,我手不能随便碰。”

    噗……小舞瞬间翻着白眼向后厥倒,她白担心了!

    范大与天下无敌眼中,一股强大得瑟与风骚之气正从龙少爷身上咄咄升起。不知道哪个货天天指着自己手啊屁股啊对妖娆百般娇羞:“妖妖,这里痛,那里痛,你捏你捏……”那唧唧歪歪声音现仿佛还他们耳朵里回荡。

    这……是同一个人吧?!

    众人不约而同地捂脸。

    只是一瞬,红影一闪,龙觉已经掠过痛得泪水直飙兰黛儿,稳稳当当地坐石桌前。平静地直面唐乾枫暗中加他身上威压。

    唐乾枫立即讪讪地收回力道,对兰黛儿丢出愈伤药。自己费力追了这么久都没有到手女人,现被却别人视如草芥一般低贱,唐乾枫心中对兰黛儿热情顿时有些冷淡下来,也觉得这女人是有些无趣了。不过他还是面露惋惜地对龙觉说道:

    “龙少主还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呢。”

    哼哼!龙觉冷笑,如果不是看兰德与父亲交好面子上,兰黛儿三番五次地暴露他身份给妖妖引起麻烦,他早就捏断她脖子了!因为她千叶城上把妖娆与他身份曝光,龙峰一定已经毫无悬念地被卷入混乱风暴。现西域甚至整个青魔海,八成都知道当年从大派手中抢走光暗同修朱雀种子之势力就是龙峰。

    万幸是,龙峰已经做好了出世准备。兰德因为愧疚,一定也会全力帮助龙爸龙妈。

    “我只是不想与某些人表现得那么熟悉而已,我交朋友是有原则,第一条就是不能心术不正。”龙觉把话说得相当直白。

    他把脸一扬,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刚好让阳光照自己侧脸上,于是那淡淡金辉顿时给他精致五官镀上了一层神圣不可侵犯光泽。湛湛有神龙目,还不时地偷偷向妖娆瞟来。

    风骚!

    妖娆心底嬉笑。知道云真与龙觉必然不会与那讨厌唐乾枫联手,几人坐一起,无非就是说几句没有意义客套话,而且她不想听兰黛儿聒噪大哭声,于是背着手向花园走去。

    兰黛儿好就此认清龙觉对她没有半点兴趣,不要再来找她与龙觉麻烦,本来父辈交好,他们也能成为极好朋友,但是如果兰黛儿一直怀着祸心,那么到了忍无可忍时候……哼!妖娆目光一冷。

    “那我也不吝惜自己出手!”

    就妖娆这样想时候,突然有一团黑乎乎东西伸到了她眼前,她下意识想要出手攻击。可是第二眼,她才看清那团黑乎乎东西是一条烧得喷香烤鱼。

    “小丫头,发什么呆?俺请你吃鱼!这池子里鱼真他娘滴鲜!哇哈哈!来!试一条!”

    那身上仅裹着一圈兽皮粗犷大胡子憨笑着把烤鱼直往妖娆手里塞。

    妖娆目光一闪,能她反应过来之前近她身人,必是极强战神,而且……身上气息臻入自然,极端祥和不带恶意。这让她有些惊讶,原本以为跟唐乾枫身后同伴,都是些城府极深老狐狸。所以看到眼前大胡子干净纯粹笑,她依稀有些恍惚。

    有些像爹爹感觉。

    因为急着吃东西,根本不记得烤完鱼之后先轻轻拍拍串鱼木签,把附着上面烟灰拍下来。不过烤火候是出奇好,外焦里嫩,带着一股诱人辛香。其实味道一定极好,只是外观比较难看而已。

    妖娆侧头,发现那一直坐树下阴郁男子身前原本也插着一只烤鱼,只是此时已经掉地上,被那男子踩了一脚,看来是看不上这平民粗陋食物。

    “好!谢谢这位大哥!”

    妖娆毫不客气,接过烤鱼,叉开腿一屁股坐地上,很不淑女地直接大口咬了上去,哗啦一下就咬下一大块肉。

    看着妖娆吃像,粗犷大胡子咧开嘴笑得特别开心。手也很没规矩地向妖娆肩头狠狠一拍!

    “俺们朔北就喜欢你这种爽女人,不像某些人,看不起俺东西。”大胡子咚地一声也坐地上,地面顿震了三震,这吨位,简直连范大那大块头都能直接压扁!

    大胡子愤愤地瞪了阴郁男子身前那被踩扁鱼肉,嘴里还嘟嘟囔囔:“姆妈说了,浪费粮食是可耻!”

    噗……

    被大胡子一拍,妖娆差点没被噎死!

    娘啊!这是怪兽吧!好强掌力,要不是她玉骨冰肌,估计刚才都能变成一滩肉泥。妖娆余光瞥见大胡子手背上纹着一头黑色大地暴熊。这显得他像怪物。

    不过大胡子率真她很喜欢,烤鱼味道她也很喜欢,真很像爹爹烤东西味道,里面带着一种不羁与豪放感觉。

    “我也很喜欢你!”妖娆用足力气对着大胡子胸口就是一拳。哇哈哈!大力气就是他打招呼方式吧?“你烤鱼很棒,有我家人味道!”

    一拳打下去。大胡子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仿佛那只是给他挠痒痒。

    “要是你长得再美一点,也许俺还能带你回朔北当家人。”大胡子一边啃鱼,一边鄙视妖娆。

    我擦!

    妖娆小心脏立即受到了第二次严重打击,难道她还不够美?

    “不美!”大胡子斩钉截铁地咬着鱼用手比划着:“你瘦得像个柴,手软得像棉花。俺就是看你太瘦才给你吃,小时候没有吃饱饭吧?小腿还没有俺手腕粗。”大胡子自豪地亮出他那恐怖像碗口一样粗细手腕。

    妖娆双眼一黑。原来自己大胡子眼里是从小吃不饱饭可怜人。

    “还有你那小屁股,平胸……啧啧,姑凉,你嫁不嫁得出去?为什么东域,西域,南疆女人都细得像棵草?难怪没事就哭,烦死人了。”大胡子郁闷地望了一眼还回廊里哭哭啼啼兰黛儿。

    哈哈!这句倒是深得妖娆欢心。知道这傻货审美观有问题,妖娆抖了抖胸,觉得还是很波涛很震动,于是也自动忽略了那句“平……”。

    “那我再拍你一下,你看看我是不是柴火。”妖娆一边吐鱼骨一边说道。那鱼骨很是好看,银闪闪地发亮。

    “哈哈!好!来!”大胡子把胸脯拍得嘭嘭响!

    刚才妖娆一拳,没有用幻力,不过她这次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嘿嘿……大眼睛笑得弯弯,妖娆狠狠向前一拍。

    嗡嗡!

    大胡子顿时像体内有洪钟一样诡异地嗡鸣起来!妖娆惊愕地瞪大眼睛,她本来预计自己刚才所使用力道,怎么滴也能把大胡子轰得地上一滚,可是没有想到,他居然只是嗡嗡晃了一下!

    这货……还是人类吗?妖娆头上一阵冷汗。

    “带劲!哇哈哈!俺现看你有些美了!”大胡子哇哈哈笑得粗犷。一笑之后身体立即不再嗡鸣,兴奋地拍着自己大肚皮,目光湛湛看向妖娆。“俺带你去朔北,保准把你喂成美人儿。”

    “不……用了……”妖娆嘴角抽搐。她可不想那种形式美。带帝岚去吧……那家伙一定很爱朔北生活。

    ------题外话------

    不知道暴雨台风地区亲是否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