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70:第一拨熟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妖娆很郁闷。\ gskynet\ 混混小说网

    是,无比郁闷。

    坐山洞中无聊地用手指戳着泥巴。

    她睡了一个不长觉,梦中倒是金碧辉煌,一片光明。结果好不容易醒来,我喵了个咪!黑乎乎山洞,草做被子,坑爹三人组不见了,苏不见了,紫痕不见了,就连龙骚包也不见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眼前安慰她居然还是一锅用糖和辣椒还有一些不明物体混合煮出冒着鼻涕一样恶心绿泡泡早餐!

    特么不让人活了!

    “心情不好?吃点东西吧!”一张黑脸从锅上抬起,那是手忙脚乱用树枝锅里搅来搅去云挽容。

    “不吃!坚决不吃!”妖娆捏着鼻子拼命摇头,身体不住向后缩。

    要不是还依稀记得云挽容道宗弟子长裙,妖娆醒来那一瞬间差点把这个烟熏脸当成要挖人心黑山老妖婆,直接拧断她脖子。

    云挽容扁了扁嘴,表情很受伤。云家嫡女,从小不是侍女常伴身旁,就是云真为她打理起居,哪里自己动手做过吃?

    “这些都是我储物袋中上等食材,有东山蔗,西胡椒,东域鲜美小羊羔肉,千年人参与朱果,黑岩石髓,道宗后山稀有天云菇……”云挽容一口气数出二十几种食物,大半都是妖娆从来没有听过,但感觉头皮发麻东西。

    “虽然它们现看起来……有些不好看,但一定很美味,你看。”话还没有说完,云挽容顿时拿起勺子,勇敢无畏地大口喝了一瓢。

    “不要!”妖娆惊恐咆哮,好恐怖!人间凶器!

    她伸出手风中抽搐,可是云大小姐已经一仰头,把那瓢中汤水悉数吞入了肚子里。

    云挽容吞下汤汁,脸带红光地对妖娆得意一笑,刚想说话,下一秒,便双手并成四脚,像野兽一样飞一般地跑到山洞门口。

    妖娆立即捂着耳朵,因为她知道接下来就是连绵不绝呕吐声。

    呕!呕!呕……

    也这算是一种心有灵犀吧?云真这几日一想起苏那个基情之吻,也会不停地呕吐。兄妹俩就算不一个地方,境遇还是这么相同。

    妖娆入定三天,云挽容肠胃不适一天,用了不少药才救回来,于是两人这黑乎乎石穴中一共耽误了四天时间。

    妖娆从病榻上云挽容口中得知,龙觉与洪荒巨兽大战,先离开众人队伍,而后她们俩又与云真、苏、上官紫痕、小舞、范大、天下无敌,东方如月等人飓风中失散。

    不知道那些家伙可好?

    还有,这是什么鬼地方?

    妖娆散开神识,发现自己与云挽容置身于一片荒山中,但空气中灵气浓度与仙人洞府相同,看来也是仙人洞府组成部分。只是仙人洞府原本就占地广袤,所以她需要花一些时间来确定自己到底身处什么地点。

    如果其它人没有受伤或者离开仙人洞府话,龙觉可以凭借留她额头一吻找到她,小舞可以利用天算心法推衍出有利于众人聚合地点,上官紫痕能通过天眼看到远地点。再加上云挽容……这个黑暗料理界奇葩还有与云真心灵沟通能力,相信有这些能力帮助,众人再聚首日子应该很到来。

    第五天清晨,清晨第一抹阳光照入山洞时,云挽容就睁开了眼,可是映入她眼帘是一位女子静坐背影。

    只见妖娆盘腿坐山洞入口处,身上气息无从探知,只能感觉到她整个人仿佛溶入自然一般,与大地,与空气,与山石和天空完美地交织一起,如果不用眼睛,仅用神识,一般战神已经查探不到她存。\ gskynet\

    一种比威慑玄妙境界。

    她背后空门大开,这是原本地修炼者忌讳事,可是此时云挽容看妖娆大敞空门,却有一种弱点变得飘渺错觉,好像只要此时有人胆敢攻击她弱点一下,立即就会被无声无形力量撕个粉身碎骨。

    晶莹露水从妖娆发梢上滴落,看来她并不是早起打坐,而是一夜如此。彻夜未眠。

    “我……又活过来了。”云挽容摇摇晃晃终于再次站起身来,可是因为脱水严重,双腿还是像面条一样软得发抖。

    云挽容睁开眼那一刻,也正是妖娆后一轮吐纳结束时刻。

    妖娆有说不得郁闷,自从吃了小熊烤鱼之后,她丹田内光灵珠与水灵珠灵力大涨,这让原本就力量孱弱躲到轮回鼎内暗灵珠无比抓狂。 混混小说网  而且光之力量大盛,令轮回鼎与纳多多也十分不爽,纷纷驭兽环中不安份地大声嚷嚷。

    所以妖娆这个契主不得不通宵打坐,像初滋养暗灵珠那样吸取月华之力修复它力量,还好洪荒秘境中六种自然界中元素之力并没有分配不均现象。暗元素并不是那么不好汲取。

    “啊,起来了,我还以为你会是洪荒秘境中第一个自己把自己毒死八宗弟子。”妖娆身上暗力并没有让云挽容看出来,她左脸狂花正消退,所以她并没有转过身来,而是不咸不淡地说道。

    “哇!你好恶毒!虽然那东西难吃了一点,但我好歹也是好心耶,还有,我可是你救命恩人,不然你现还乱草丛中入定,要是前三天被什么东西打扰了,走火入魔,那可是死路一条滴。”云挽容扭着小腰嘟嚷着嘴说道。

    虽然是大言不惭邀功,但是云挽容语气听起来并不刺耳,反而有些小可爱。

    妖娆身体一阵颤抖,鸡皮疙瘩不由自主地掉了满地:“我说云挽容,我见过你,你用不着我面前装可爱吧?”无奈转过头,妖娆已经换了一幅正经表情。“我入定时,你能说你没有起过杀心?”微眯起眼睛。

    “好吧!我怕了你这个女人了。”

    云挽容顿时收敛脸上轻纯洁笑意,立即换成做宁静端庄表情。这变脸功夫可不是盖。

    “我没有想杀你。”云挽容眼底光闪了一下。“只是好奇。”

    “我与哥哥心灵感应并不是十分精准,只能大概感觉到他心理变化,所以我知道当初他想杀你。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情绪会变成忌惮、欣赏与真心合作这三种感觉。”

    “所以我好奇……能让我哥哥忌惮、欣赏与真心合作人到底是什么样子,那龙少爷霸烈与强势我已经粗略地体会了,确是很让人折服。但是你……我还不熟悉。所以作为以利益为基础同盟战友,你能假装把我当成朋友?不怀疑我与哥哥真心,以后慢慢忽略‘假装’这个词,让我们成为真正朋友吗?”

    云挽容饶有兴趣地看着妖娆,眼底闪烁着亮晶晶光芒。后者脸上没半点错愕与惊讶。甚至连一丝情绪波动都看不出来。

    “我可以先做到第二步,‘假装’你是我朋友。”妖娆温和地对云挽容一笑。

    从看云挽容应付唐乾枫时起,她就知道这云家兄妹都不简单,她不喜欢客意,如果因为利益关系,云真与云挽容都以一张假脸对她和龙觉笑脸相迎,那么他们之间关系都将永远止步于交易。[飞天 中文]但是这云氏兄妹都很坦诚,什么难听都敢放台面上说,这让她与他们之间相处多了一份自从容。

    “喔耶!能做到第二步,已经超出我预计了!”云挽容立即甜笑着向妖娆扑上来,一手抱着她手臂一手指着自己脸,大眼睛拼命眨啊眨!

    “那你要适应我这张脸哦!它很鬼畜,经常不由自主换表情,但对你,都是没有遮掩过,我不是原本性格文静,不是可爱,也不是娇气。只是小时候我与哥哥总是被人欺负,看到不同人要换不同表情,所以它现,都不太受我自己控制呢。”

    云挽容特别轻娇气声音,落入妖娆耳中却让她微微蹙眉。

    “你与云真不是云氏嫡亲,又是道宗重要弟子,怎么会需要看人脸色?”妖娆忍不住多嘴一问。

    “这世界就是这样啊,嫡出与庶出,不过都是宗主一句话事情,能力可以改变一切,甚至血脉与姓氏,呵呵。不说这个,我是叫你妖妖,还是叫你雪羽?还有还有,你为什么要通宵打坐?”

    “叫我妖妖吧。”妖娆站起身。看来什么人都有不想说往事呢,真实总没有眼睛看到那么光鲜亮丽。宗门如此,世家如此,云氏兄妹如此。妖娆心中有所触动。但遇到不幸,有时也是一种幸运,因为它成就了现云真与云挽容,不是吗?

    “想得到能力是要付出代价,天才大多数时候都是别人看不见时候努力着。”妖娆学着龙骚包样子得瑟地一甩长发,算是掩盖了她夜中吸取月华事。而后霸气地问云挽容:“现,可以通过心灵感应找到云真,问问他其它人有没有失散吗?”

    “现只能感觉到哥哥大概方向,他这几日心神不宁,所以很难这种境况下与他进行详细交流,我也很担心他现情况。”

    提到云真,云挽容才真正地展现出愁容。她不知道云真这些天为什么心情波动这么大,不静心,心灵感应力量就发挥不到极致。

    “没有关系,有一个大概方向就行。我们走吧!先去寻他!他身边至少会带着几个人。”妖娆御空而起,嗖地一声向着山洞之外冲去。

    “嗯!”云挽容也摇摇晃晃地腾空,这黑暗料理界女皇八成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自己烹饪食物了。

    妖娆与云挽容一直向着太阳升起方向飞行,不过中途时候却被一阵古老而强大杀意吸引,特别是驭兽环内暗灵珠,几乎暴跳着想要冲出驭兽环来。

    是什么让暗灵珠这样疯狂?妖娆略微迟疑。

    “那边有些特别东西,我们去看看。”妖娆扬手指向一片极深盆地。

    “好。”云挽容点着头。

    天空划过两道风影,不一会儿,两人轻盈地落一片荒地中,然后看到了让人不可思议一幕!

    古战场!

    有成近百位人族召唤与魔族战神扭打一起,虽然半数黄沙覆盖,数量不多,但让妖娆瞠目结舌是,这些此时还以战斗姿态林立她眼前远古战士们,都是玉骨!

    好恐怖!这是上百位域主以上强者杀戮场吗?

    死者们即使死亡了千百年,但身上杀气不灭,导致方圆百里沙土中寸草不生,与远方茂密森林组成鲜明对比。

    “啊!”云挽容捂着嘴忍不住大叫出来,凡是有眼色人都不难看出,这片古战场不是洪荒秘境被初元强者们发现并开启后进入形成遗迹,而是久远古代。洪荒秘境中生存着战神年代!

    那这算不算是魔族洪荒秘境中留下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第一遗迹?至少洪荒秘境中出现了古代魔族尸体。

    “你等一下。”妖娆腾空而起,原地升到了一个极高高度,屹立苍穹千米高空,脚下大地一览无遗。

    果然!

    妖娆凝聚了灵力而散发出淡淡银芒双眸狠狠一缩,极高处就能看出,大地延绵山峦都是以古战场所盆地向外扩散,那些起伏山脊,勾勒出一圈圈拍起又落下土浪向着盆地反方向俯倒。

    看来当年一战之威夷平了半个仙人洞府,造就了这奇怪石浪山脉,百万年光阴,又让荒原被森林覆盖,可是战斗后杀戮场,杀气依旧,无论如何,也没有植物可以侵入。

    妖娆几乎可以想像当年场景。

    因为域外魔族降临大地,洪荒之主开启洞府禁制,匆匆离开领地投入战争,但他离开不久之后,一支魔族强者队伍就悄悄潜入秘境之内,对秘境中居住人族进行了毁灭性清洗,后战至仙人洞府,终于被留洪荒秘境中一些域主甚至五衰强者拦截于此,爆发了自毁后之战。

    一战轰掉了半个仙人洞府,终不知谁胜谁败,洪荒秘境繁华却由那时开始终结。

    洪荒之主想必是预料到了某些悲哀结局,所以才会有后人保护着猊卵躲入地下,只是这古战场,却一直没有被人发觉,因为进入仙人洞府八宗弟子注意力都放金碧辉煌宏大建筑中,就算有人进入边缘地带,看到荒凉山脉与森林,也会自行后退,不想踏足。

    所以这古战场真相就这样沉寂了千百年。如果不是被怪风刚好吹散这古战场近处,自己与云挽容也不会如此轻易发现这古老而述说着历史遗迹。

    妖娆略微沉吟,而后迅速降落地面。再次落地,站古战场旁人居然多了三个!

    唐乾枫、小熊,与那个一直跟随唐乾枫驼子!

    云挽容平静与这三人对视,但收入袖口小手还是暗示着她内心极度愤怒,看来唐乾枫对逍遥拂尘一直贼心不死,悄悄跟随一行人,不过倒霉地也被风暴洗卷,与他那些女修失散,落到了与妖娆,云挽容接近地方。

    “哟,唐师兄,又见面了。”

    老远就看见唐乾枫身影,妖娆已经收敛脸上厌恶,微笑而不动声色地站了云挽容身旁。

    “呵呵,是又见面了。”唐乾枫温和地笑着,眼底对古战场上遗物贪婪却一览无遗!这些魔族与人族遗物,都是远古域主甚至五衰强者使用过神器,虽然有些战斗中受损,但荒原下,绝对还埋藏着惊人幻器!

    远古锻造术已经失传,那些武器都薄如蝉翼,水火不侵,削铁如泥!要是得到一柄,近一步附魔淬炼,很有可能得到惊人传奇幻器!

    “哇哈哈!火柴棍儿,你没事就好!俺很担心你咧!”小熊俨然没有感觉到弥漫空中紧张之气,热情地与妖娆和云挽容打招呼。

    他这一举动立即引起唐乾枫内心极大不满。

    眼前女子虽然也是九阶中级,但不过一介弱质女流,不足挂齿,所以他现看到,只是云真软肋与那赤发半步域主软肋!

    哈哈哈!得到这古战场中强幻器,再拘禁这两个女子,那么云真与赤发战神,也便成了他随意是摆布棋子了!

    不过这不分敌我看不清局势朔北傻大个?唐乾枫眼神一暗,真是个不开化木头脑袋!要不是看上了他战力,真想一脚把他给踹死!不过看他与那被唤为“妖妖”女子交情,还能利用一把。

    “哎呀!我那那柄重斧很适合朔北勇士使用啊!”唐乾枫话峰一转,手指顿时指向古战场不远处斩入岩石罅隙中一柄重斧。

    那斧不知由什么材质质成,白色斧柄黑色斧身,简单无花,做功粗犷,斧刃上散发着徐徐威压,虽然斧柄上有一道裂口,但也不失一件让人垂涎宝物!

    重斧斩石,一斧入底,深深镶嵌岩石中,无声述说着它昔日神威,这还仅是古战场中散落一件幻器而已,足以预见隐藏于荒地下宝藏有多惊人!

    哇!

    小熊看到那斧,果真双眼放精光!“那斧果然是适合俺,那俺就不客气地收了好了!”

    没有半点心机小熊立即迈着大步向古战场内冲去!

    “哎!笨蛋!你等等!”妖娆几欲晕厥地伸手拦他!没有想到唐乾枫这么恶毒,为了试探古战场内有什么杀机,居然如此利用心机单纯朔北之熊。

    “啊啊啊!好斧头啊!哇哈哈!”别看小熊体积吓人,步速却是奇。一转眼就奔入寸草不生古战场!那轰隆隆压路机身影,妖娆根本拦都拦不住!

    空气平静,只有小熊豪爽笑声天地间回荡。

    只见他伸手握着斧柄,白色斧柄与黑色斧身立即腾起青光,那光芒开始浑浊无比,不过一眨眼功夫,立即由黯淡变得璀璨无比!即使隔了一段距离,妖娆仍然被那光芒晃花了眼睛。

    看来重斧也很喜欢小熊,于是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认主了!

    妖娆没有追着小熊奔入古战场内,与其两个人遇险,还不如外接应他,免得唐乾枫占了便宜!她手腕处疾速生长出一条青绿色长鞭,手指捏起破天指剑气。

    一股浑厚巍峨之势立即从她身上腾起!

    看到这样妖娆,唐乾枫心跳突然加速!这个女人……很棘手啊!古战场上必然有不可亵渎禁制,他引那小熊进入,一是试试禁制威力,二是希望这女人能下意识地跟进去同时受伤,但她居然有这个心性,一动也不动地站古战场外。

    如果说她无情,她此时便不会做好接应那朔北蠢熊做准备,如果说她有情,那么这个女人定力与心性就有些可怕了!

    “哈哈哈!”小熊将手中重斧抬起。

    原本平静旷野中突然响起苍凉号角声!

    “呜……”

    那单调而沧桑号角声陡然所有人心中掀起一股悲凉感。仿佛瞬间回到那金戈铁马千百年前,一股莫大杀意拔地而起!不是幻影,而是真实存杀意!毁天灭地杀意!

    无论生命有没有消散,只要有人这片洒满鲜血与执念大地上挥动武器,那么沉睡于战场上英烈们都会从地狱再次降临人间!

    抹杀他们!禁锢他们!这战场之上,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活下去生灵!

    那生灵是人族!不能让他们胜!

    滔天魔焰拍岸而起!一道道黑影凭空出现天空下!轰轰轰!突然出现力量不符合洪荒秘境生存法则,所以天空中陡然出现恐怖而巨大惊雷!

    “你去死……”黑影将出现战场上小熊当成了他们千百年前敌人,一时之间悉数向他发出了攻击!

    握着重斧小熊当际傻了眼!

    因为眼前那些朦胧虚影已经超级他认知水平,这些是……什么存?为什么身上威压,诛神甚至天人五衰?

    ------题外话------

    这两天有些傻傻…。今天出个门放放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