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71:请叫我……唐乾枫

071:请叫我……唐乾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古战场上惊变让人措手不及!

    原本不过是一片远古人类强者与魔族大能埋骨地,黄土地上半掩埋破碎幻器都黯淡无光。"  可是自从小熊拔起重斧那一刻,这荒凉地域就像是突然被注入了生机!

    像是一夜细雨,冬末春初黄泥地上以肉眼可见速度泛起绿意。

    寂静中传来咔嚓咔嚓生长声,还有生命澎湃心跳声,正因为这些细小声音出现,张弥漫空气中荒凉这气一扫而空。

    半掩埋沙石中玉骨一阵颤抖。道道黑影腾空而起,一个个威压浓烈黑暗身影屹立半空中,要是不仔细分辨,还以为是夜幕骤然吞噬太阳。那些散发着让人心惊胆寒力量黑影,各个高有九尺!高大健硕,肩膀尤其宽阔,头顶魔角狰狞。粗略算去,竟有四五十之多!

    古战场上魔族枭雄残存意念被唤醒!

    “杀了他!人族!人族还有活口!”生涩通用语众人耳畔回响,那些恐怖魔影手指纷纷指向石化原地朔北小熊!

    一时之间,那些手指带给朔北小熊威压都令他站立地点陡然塌陷半尺,迅速龟裂大地让人触目惊心!

    嗖!嗖!嗖!

    大地悸动,深埋于黄沙之下魔族武器一件接着一件地飞出大地,落入古魔手中!

    看到这些魔影,场所有人都有一种如窥山岳渺小感!青魔海八大宗门,每宗诛神强者屈指可数,而眼前这些古魔,各个实力都战神十阶以上,诛神就占了一半!

    与这些魔影出现同时,天空中还闪烁起恐怖雷光,向着魔影击打而来!

    空气中肆虐混沌风暴吹得众人脚步踉跄!妖娆算是看明白了!凡是进入古战场生灵,只要拾起魔族遗物,就会被人族大能残念视为公敌,反之,像小熊一样,捡起了人族重斧,所以引起古魔残念攻击!

    不过那些跟朱雀审判之雷类似青雷……又是什么?!

    雷霆像是绞杀魔影们存,但魔影本来就已经是死亡之后残念,不可能再死一次,雷光沸腾中,这些恐怖魔影咆哮!

    “杀!”

    魔咆哮排山倒海!一时之间天空中亮起璀璨幻器神光,被尘封以久魔幻器都如同经历过千百年沉睡,重被唤醒一样,恐怖力量从这些幻器之上疯狂地迸发出来!

    轰!

    小熊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那些五色幻力就汇聚成一条通天光柱,直接从他头顶当空击来!一道诡异而疾速绿光闪现之后,黑光蔓延,魔气澎湃!

    卷起狂风大作,方圆百里外野草与树木都像是被巨力强行压得

    向反方向折断一样发出清脆噼啪声。拳头大小石块天空中飞舞,犹如毁灭力极强炮弹,天空中相互撞击,令人恐怖嘭嘭声不绝于耳。

    无论何物刚刚存活那光柱之下,此时必然已经灰飞烟灭渣也不剩!光芒消退之后地面留下一个深不见底巨大地洞!洞口周围泥土滋滋作响,散发出焦臭气息。这绝灭一切力量让人不寒而栗。

    唐乾枫瞪大了眼睛,没有想到古战场中禁制如此强大!

    有魔影,还有五衰强者渡劫之时才会遇到大青雷!那是灭神魂雷霆啊!五衰强者都不一定能够抗衡,太恐怖了,还好把那朔北白痴骗到古战场中探路,要不然此时死就是他!

    就云挽容、唐乾枫、驼子等人都僵直原地,被眼前一切吓得不轻之时,妖娆脚下却一阵悸动,一株巨大植物突然破土而出,地表生长出一朵巨花,花瓣层层绽放,待开到花蕊之际,那本来应该已经灰飞烟灭朔北小熊竟然出人意料地从花瓣中滚了出来。

    大胡子!

    只见那一脸惨白男子,根本就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保持着将斧子举过头顶防御姿势,直到骨碌骨碌滚到远处被地下石子咯痛了身体才停住。

    妖娆居然用丑丑将小熊从古战场上救了下来!

    小熊奔向古战场那个刹那,妖娆就暗中召唤丑丑重斧下土层中张开花朵,以备不时之需,后果然用到这保命手段,花朵魔族攻击光柱落下前后一秒将小熊吸入花蕊带走。植系原本是亲近自然召唤兽,再加上丑丑本身带着些魔化痕迹,隐藏地下竟也没有被古魔残念于第一时间查探出来,只是这偷天换日手段,多只能用一次,以后再想用,怕是古魔残念已经有所提防了。

    花瓣外数层散发出浓烈焦臭气,只是被魔焰光柱堪堪擦过,就差点与小熊一起元神俱灭。

    妖娆脸色凝重,没有时间去关心小熊安全,目光一直聚焦风暴肆虐古战场上!要是那些青雷与魔影都从古战场上冲出来,那她可没有逃离生天机会!

    “作弊!”

    “骗子!”

    “战!”

    一阵阵疯狂怒骂战场上回荡,魔影不甘地缓缓消失,看来这些让人毛骨悚然东西无法离开古战场半步,只要无人进入这些残念沉睡地区,他们力量就不会被激发!

    这样还好!至少不进入古战场就是安全,妖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小熊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本来是一定会死,却万幸地被那跟他一起吃鱼丫头救了回来。

    小熊对着妖娆点了点头。目光中写满了感激。有些话不用说出来,但是有一种感恩之心却永远不会被磨灭。特别是来自朔北苦寒汉子流动于血脉深处天性,用生命相交朋友,可以用生命来保护!

    这大胡子男人,拾起地上掉落重斧,目光仿佛无心扫过唐乾枫脸,站妖娆身后,却再也没有向他之前同伴靠近。

    唐乾枫讪讪地笑了,知道那朔北蠢熊对自己不满,不过以他与那蠢熊相处经验来看,蠢熊也只是不满,倒不会真与他动手。

    古战场上魔影缓缓消退,而妖娆舒了一口气之后,心中一紧,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这地方太恐怖了,就算那些天阶幻器甚至神器珍贵无比,可是我们也要命去捡啊!”

    云挽容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对眼前惊变有些无法适从,也没想到妖娆居然救出了朔北大胡子战神,云挽容嬉笑着把手拍到妖娆肩头,真心喜欢她有情有义性格,这是还那朔北战神请她吃“鱼”恩情吗?可是她手中感觉到不是女子柔软身体触感……却是一片冰冷与僵硬!

    “妖妖!你怎么了!”云挽容顿时惊恐地大叫!那叫声吓得小熊也身体一震!难道火柴棍子为了救他而受到未知力量反噬了?

    “哈哈哈哈!”就此时,唐乾枫却发出一阵狂笑。

    英俊脸庞上升起一丝狂妄与得意。

    “不要叫了,她中了我蛊。”唐乾枫抬着头,以居高临下目光扫视着妖娆与云挽容错愕脸颊,低声呼唤了一句:“死驼子,还不动手!”

    那蹲唐乾枫脚下为他擦鞋默默无闻驼子这才站起身子,咧开嘴,露出大黄牙对妖娆等人阴森一笑,长长舌头吊唇边,张开嘴。

    口中顿时飞出无数明黄与鲜红交织成花纹小虫!

    嗡嗡嗡!

    好恶心!随着那些铺天盖地小虫飞出,驼子背上巨大毒瘤也迅速干瘪下去,难道这驼子用自己身体养蛊虫吗?十有**是这种可能,云挽容看着驼子不断干瘪后背,直想吐胃液。

    一股腥臭之气顿时蔓延空气里,唐乾枫厌恶地捏着鼻子,狠狠地踢了驼子一腿:“贱奴,说了多少次不要我五米之内使用你那些恶心蛊术。”

    驼子嘴角一滴褐黄色毒液堪堪划过唐乾枫裤角,落地上烧出一个洞。

    “是,主人。”被百般凌辱驼子依旧带着谦卑笑意向一旁挪了挪,继续从口中吐出大量蛊虫向妖娆、云挽容与朔北小熊铺天盖地地压来!

    云挽容手中妖娆肩头僵硬颤抖,她目光一颤,立即横妖娆身前,疾速召唤出自己雪貂战兽。

    “貂儿,冻结!”

    趴云挽容肩头雪貂顿时向天空喷出大量晶莹极冻冰花,将那些让人毛骨悚然虫豸悉数定身于半空中。

    “唐乾枫,你这男人做人也太瘪三了吧!把解蛊药给俺交出来!”小熊登时暴怒,手握刚到手天阶重斧狠狠向地面一斩,一道四指宽地缝夹杂着强大煞气立即向唐乾枫所之处轰隆隆地裂去!

    男人有所为有所不为,唐乾枫这种卑劣手段让他极为厌恶!

    好惊人!这朔北战神力量无比威猛,就连唐乾枫都不敢正面迎击这地裂之威,急急向一旁让出一步,但是衣角还是被巨力割,狼狈地撕开一道破口。

    八阶战神一击之下能碰触到九阶中级战神身体,这朔北男子固然有重斧助威,但实力也不容小觑。

    唐乾枫脸色一暗,但瞬间恢复得意而闲适表情,他既没有召唤战兽,也没有发出元素攻击,而是继续用脚踢着自己身边驼子,脸朝向云挽容与小熊,胸有成竹地说道:

    “这片古战场上宝物,我都要了。这女人植系战兽很好用,你们两实力也不错,所以乖乖成为蛊人,为我所用吧!哈哈哈!”

    “对了,还可以用你们把云真与赤发战神引来,这样为我开采古战场劳动力又多了两个,你们说,寻仙道弟子唐乾枫,洪荒秘境中修炼成九阶中级战神,找到洪荒秘境中第一个魔族遗迹,得到十件怪天阶幻器,这是一种多大荣耀?五阳子前辈会不会立即收我为昆山核心弟子?哈哈哈哈!”

    好恶毒用心。

    唐乾枫笑得张狂,云挽容与小熊却恨得牙痒痒。

    “不能杀这些蛊虫哦。”唐乾枫对着冻结虫豸云挽容摇手指。“这些不是主蛊,只是副虫,主蛊早她刚才集中注意力时候下她身上了,要是副虫死绝对,她也活不了!”

    我擦!

    云挽容愤怒得双眼喷火,虽然无法分辨唐乾枫说得是真是假,但确也不敢向那些虫豸下杀手了。不知如何是好,她与小熊顿时僵直原地,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失去妖娆力量,他们两个八阶战神哪里是是唐乾枫对手?

    直到身后响起,一声断断续续声音。

    “他……说得没有错,这些副虫是用来控制主蛊关键,它们振翅声能让主蛊苏醒,如果都死亡,主蛊会寄主身体内发狂,于是连带着寄主一起死亡。”

    妖娆费力地扭动了一下肩膀,转过身来对众人说道。

    “妖妖。怎么……办?”云挽容以关心又悲切目光看着仿佛忍受极大痛苦妖娆。从妖娆僵硬身体与隐忍表情,云挽容看得出她此时所经受痛苦。

    “还能怎么办?杀呗。”妖娆突然极为生动地一笑!右手手掌迅速摊开,一团晶莹灵力中,正学扭动着一只小拇指粗细赤红血虫!

    主蛊!

    主蛊没有进入妖娆身体,而是被她禁锢了手掌内!

    “你!你你你,没有中蛊!”唐乾枫顿时错愕地大叫!面容扭曲,差点后退一步!

    云挽容精神大振,二话不说,顿时指引着自己肩头雪貂加重攻击,将天空中那些被冻结虫豸悉数碾灭!

    咔嚓咔嚓!

    冰晶破碎,虫尸揉入冰花,细小如尘埃一般轻盈落下,不知何地吹起一阵风,刚好把这些夹杂着红与黄冰晶,吹向唐乾枫站立位置。

    那冰冷雪顺着衣襟滑入唐乾枫脊背,让他想起冰花中夹杂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时已经晚了,恶心感觉立即从胃中升起,这无耻又高傲家伙立即狠狠地打了几个寒战,鼻子眼睛气得扭一起。

    与此同时,妖娆手心中赤红血虫也痛苦地扭曲起来,仿佛吃了剧毒一样,拼命痉挛,不断吐出浓浓毒血,可以想象如果这蛊虫此时如果人体之内,会让人死状多么狰狞!

    “没有用家伙!反了你!”

    唐乾枫立即伸手去握驼子脖子,却被驼子以灵活身手避过!滑得就像泥鳅一样。

    做为一个降蛊者,又怎么会不知道主蛊之虫有没有顺利进入寄主身体?既然没有,他又为何不说,而是继续从嘴里吐出控制主蛊黄红色小飞虫呢!

    “妖妖?”云挽容也不解地看着妖娆表情,虽然她没有中蛊,但是为什么仿佛正忍受极大痛苦呢?

    妖娆无奈一笑,表情突然转为极度郑重,空气也因此变得极为冷凝,有一股莫名压力陡然压所有人心头,让人冥冥之中感觉到死亡与恐惧!

    “等下,怕是会让你们看到不该看东西。”她声音有些沙哑,左臂不断痉挛,仿佛已经不再受自己控制一般。

    众人这才发现,古战场上魔影并没有完全消散,仍有约十具轮廓异常分明魔影,双目闪动着惊人红芒,悉数把目光投向……妖娆!

    是因为她救出朔北之熊,所以被魔影诅咒?

    不是!云挽容摇着头,感觉到事情发展已经超过了所有人想象!

    “@¥,……&”古战场上空漂浮着所有人都听不懂古语,那是魔族古语,铿锵沙哑中带着让人不由自主感到冰冷与无情声音。

    萧索,荒芜,颓败……一时之间一种没有理由大悲凉涌上众人心房,云挽容只觉得鼻子一酸,泪水就不自觉地涌出眼眶。

    是什么,让人这样想战,嗜血,又如此悲凉?

    魔气升天,将天空渲染得犹如黑夜。

    “我再……问你们一次,如果等下会发生不该看事情,你们怎么办?”妖娆突然大吼,那吼声中夹带着赤果果……杀意!

    她很急迫,她很暴躁!血脉沸腾,已经猜到了接下来将要发生事,为此,她有可能要这些人面前,暴露自己所有力量,那些不想被广为传播力量!所以此时她疯狂模样与众人平日眼中妖娆完全不一样!

    “我看不到,夺舍融合需要几天时间。”驼子露着他大黄牙恭恭敬敬地说道。

    唐乾枫翻着白眼儿,不明白他奴隶为何会对妖娆这样恭敬。

    “果然是夺舍啊。”妖娆回答是让人一头雾水。“那现能开始了?”

    “托您福,后一蛊已经下好。”驼子嘿嘿冷笑,那狰狞五官给人毛骨悚然冲击力。

    唐乾枫下意识觉得自己此时处境很危险,仿佛他不知情情况之下已经落入一个看不见底大坑。原本应该是他控制全局不是?为什么现有一种被所有人当成白痴吐血感?他急急后退,可是现让他心脏结冰是……他双脚开始不听使唤,而且头脑顷刻之间开始混沌!

    发生了什么?

    夺舍?

    一想到这里,一股寒意顿时从唐乾枫脚底汩汩升起!他手伸入自己储物袋,想捏碎驼子命魂,可是手指也不听使唤,痉挛一般地身侧抽搐。

    “不愧是妖娆,朱雀百年来让人琢磨不透种子。这垃圾控制下,我没有办法给你秘语传音,不过我相信你聪明。果然一只自行飞入你手掌蛊虫,就让你猜到我想做什么,谢谢你帮我。”

    驼子狠狠地踹了唐乾枫一脚,直起身子,因为背上奇丑无比毒瘤干瘪,所以他直起身子样子也没有那么吓人了。

    “你死之前,先感受一下小爷愤怒!你奶奶个熊!不把小爷当人看,带着你那群女修天天欺负小爷!”驼子愤愤地踢着唐乾枫身体,下手极为毒辣,可是就是不打脸。

    “不行啊,这张脸不错,可不能打坏。”驼子灭哈哈狂笑,伸手摸着唐乾枫脸颊,那惊心动魄大黄牙看得唐乾枫口吐白沫,可是此时他已经失去对身体控制力,就连眉心宗门太上长老精神烙印都激发不出来。

    “夺。”妖娆冷冷说道。她与这驼子没有什么交集,只不过感觉到了驼子对唐乾枫杀意,为了自己而助他一臂之力罢了。那滴落地上堪堪划过唐乾枫毒液,还有对她一点伤害都没有赤红蛊虫,都是提示。

    虽然帮他,但妖娆并不想让驼子看到自己秘密。

    “我叫萤变,以后还会与你相见。不过那时,请叫我……唐乾枫!”

    驼子说完,丑陋身体迅速干瘪,而与此同时,那些刚刚随风吹落唐乾枫身上细小虫尸体突然发出诡异又邪恶黄芒!

    这才是借妖娆与云挽容之手,降唐乾枫身上后一蛊!

    黄芒大盛,唐乾枫身体立即发出清脆咔嚓咔嚓声……皮开肉绽!体表像是干涸到极致一样于顷刻之间片片龟裂,只不过没有伴随痛苦吟叫,也没有血流成河咸腥。

    表皮开裂之后,出现了光滑肌骨,那是一个……但灵魂不一样唐乾枫!

    夺舍!

    果然如萤变所说,他那犹如虫豸一样没有眼白,通透黑眼像妖娆蛊魅地眨了一下,立即倒地陷入入定。那光溜溜身体就这样四仰八叉地仰天卧倒沙砾中。看样子真会几天几夜不知不觉。

    云挽容与小熊却不看他,这短短几小时发生事已经让他们有一种正做梦错觉。他们很想也厥倒,但他们不能忽视,妖娆此时隐忍。

    “这么强魔焰,等一下附近魔族与人族战神都会被吸引过来,不过无论发生什么,俺用性命护你!”朔北之熊手持重斧,背对妖娆,迎着狂风眺望远方。极远之处,已经有魔影疾速飞来!

    “我们交易,还进行中,所以我们是利益共享盟友,我会助你!”云挽容对妖娆坚定一笑。

    妖娆脸上表情稍缓,其实所谓诺言都是随时能改变没有约束力东西,但她小熊与云挽容语气中听到了真心实意关怀。

    “好吧!”妖娆一松口气,左臂立即被高高拉起!

    被巨力掀飞,她身体就如飘零叶片一样直接被卷入古战场中!不是自愿,而是被迫!

    刚才她身体痉挛与颤抖,就是卯足了力气抗衡这股力量!

    一道黑影从驭兽环中疯狂地迸发出来!

    “魔祖!”古战场上迟迟不肯离去魔影以无人能懂魔族古语狂热地大喊!

    ------题外话------

    昨天陪男朋友去看病,我们俩是轮着病,所以昨天没有什么时间写,再加上有些卡文。对不起了亲爱们。明天努力按时交工作~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