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72:远古之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一股磅礴黑暗魔气从妖娆驭兽环中喷涌出来!

    纳多多身体腾空而起!

    他听到了,源于自己心灵深处渴望,他回忆起了虚空中飘荡,痛苦中挣扎,迷茫中杀戮混乱,那些破碎,被掩埋记忆尘埃中灵魂碎片,有蠢蠢欲动感觉。

    “我……回来了!”

    记忆依旧是朦胧,但不知为何,纳多多就是想这样仰天咆哮一场!

    这一声咆哮,地动山摇,天空中光线骤然黯淡,所有人只觉得自己肺叶内空气完全被抽吸干净,莫大压力扑天盖地笼罩他们脊背之上!

    没有人能听得懂这繁杂生涩魔族古语,但任何生灵都能感觉到这声咆哮中蕴藏感情!

    云挽容与小熊惊恐地倒吸冷气,这是什么?妖妖储物幻器中居然禁锢着这样吓人妖物!刚才那夺舍唐乾枫身体驼子说什么?妖妖是朱雀奴部种子?就是那个无故失踪光暗同体,独自破壁召唤师?

    天啊啊啊!光暗同体,拥有强大魔族手下!难怪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真实实力!

    妖娆半蹲于地面,以手撑地,目光灼灼地抬头凝视着这个她既陌生又熟悉黑暗灵体!

    高有九尺半,浑身被魔气覆盖,容貌飘渺如烟,但却诡异地给人一种刚毅错觉,头上一对弯角无比巨大,犹如皇冠一样威严又肃穆。

    一双血红眼浸渍着无穷嗜杀之气,从这血眼中,妖娆仿佛可以看到无边无际血海,号哭悲啼人族怨魂哭泣,地狱!这双魔眼倒影着地狱血海!

    她一直想纳多多身上杀戮之气为何那么浓烈?生命为何那样彪悍。

    啊……是了,现她明白了,原来这个大魔王手染鲜血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计数!只有杀戮,才会铸造出这么强大生命,岁月时间苦难都无法消磨他生命!

    “魔祖!魔神亲临战场!”

    古战场上古魔残念们听懂了那句魔祖回归宣言,顿时疯狂地大叫起来!他们俯倒又起身,终紧紧地簇拥纳多多身边!

    多怪异场面,明明只是一个威压七阶战神巅峰残破灵体,身旁确站了一群不逊色于诛神大能古魔!

    威压浓浓,魔气沉重!

    只是远远望去,都让人双目充血,灵魂有被瞬间撕裂感觉。

    因为纳多多出现,那些古魔身影愈加清晰,可以看出锈着繁复花纹外袍,还有不同体型与容貌。

    “恭迎魔祖!”

    “魔神威武!”

    “不知是魔祖中哪位?小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见过三位大人脸。”献媚语气。

    ……

    古魔语妖娆耳畔此起彼伏,可是无奈无论她怎么用心聆听,就是一句也无法理解,与现初元使用通用语实差别太大。

    就妖娆额头上渗出冷汗时候,终于听到了一句自己能理解通用语。

    “我回来了,……可是老子是谁?”纳多多郁闷地咬着手指。

    呃……

    这句话才雷人!

    因为这句惊雷一样宣言,一时之间所有疯狂欢腾魔影立即陷入呆滞!

    难道他们尊敬魔祖大人失忆了?不会吧?难道他是假?不会啊!虽然他身体凋残,只剩下一缕气息,可是这气息是任何古魔与王族魔都能感知灵魂敬畏。代表着魔族高权利与荣耀!

    他一定是古魔三皇之一!

    妖娆目光一闪,看来纳多多与古魔渊源浑厚,但是记忆并没有复苏,不错!她就喜欢傻子,没有记忆傻子她又不是第一次面对。

    哇哈哈!对付傻子她拿手!

    “纳多多,你是我奴隶。从过去到未来,一直都是!”妖娆冷笑着站起身来,任古战场上狂风翻飞自己衣角。笃定又高傲扬起下巴说道。

    挑衅活语立即一石激起千层浪。

    “你去死!”

    “你是什么东西?”

    “杀了这个不知深浅人类!以大不敬极刑!”古魔们顿时操着不熟练古代人族语言大声唾骂妖娆,那扑天盖地嘶吼简直要把她吞没!

    那一道道可以杀死人目光狠狠戳妖娆脸颊上,带着撕毁一切疯狂!要不是纳多多还没有开口,这些忠诚又狂热家伙早就向妖娆扑了过来。

    听到妖娆声音,纳多多眼底红光顿时一闪,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多年来奴化,让他灵魂对妖娆产生了一种荒诞又无法用常理解释情感。

    既痛恨,又畏惧。   既喜欢,又厌恶。既想把她撕得粉碎,又想把她如珍宝一样小心翼翼捧手心里……

    我可爱迷人美丽妖艳妖娆主人……纳多多心中一阵迷茫。

    分裂人格一次被激烈感情冲击。

    “不准骂她!”纳多多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王者之气。大声呵斥身边古魔!而这些被“魔祖”唾骂龟孙子们顿时乖乖地缩起了脖子。

    纳多多之所以愤怒,是因为他下意识地觉得任何人辱骂妖娆都是对自己侮辱。她要是不强,为什么能欺负他这么多年?她要是不是东西?那做为不是东西东西他自己又是什么东西?

    不行不行,只有他能欺负她!

    一想到这里,纳多多脑袋顿时混沌了,感觉到古魔之气时,他条件反射地想要冲出轮回鼎,冲出驭兽环,将妖娆甩倒地。

    可是出来以后……他却依旧迷茫自己到底要做些什么。

    现干什么好呢?

    听到那恐怖黑影训斥古魔,自以为心智坚强云挽容与小熊心脏顿时碎了满地。

    咔嚓咔嚓!

    原来妖娆带着魔影不是让人惊悚,让人无法接受是这魔影居然能号令远古魔族!

    噗!云挽容吐血了!她盟友,到底是什么妖孽啊啊啊?!

    “我要……”

    纳多多伸出一根手指,颤巍巍地指着妖娆脸,那就做自己期待了很久事吧!

    心情一阵悸动,哇哈哈!这种渴望已经心底生长了很久很久,从来没有大声说出来过,今天终于有这样一个机会,叫他如何不激动?

    如果有心,他心此时一定跳得像小鹿乱撞,如果他有血液,他鼻腔内现一定迸射着兴奋温热液体!

    “我要她成为我奴婢,本大王脚下匍匐跪拜,我要以一个主人身份好好调教她,让她学会拍老子马屁,给老子暖床,为老子杀人。她是我!”

    “不要把她弄死了……不不不,不要把她弄痛了,让她臣服于本王!”

    “我可爱美丽善解人意妖妖……喔,不,小奴隶,来……乖乖到本王身边来,本王好好疼爱你!”

    纳多多笑声一声比一声张狂!

    妖娆脸颊一阵抽搐!这邪恶坏东西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纯粹是欠扁!原来怀是这一肚子坏水,所以才那样不顾一切地把她拖入古战场中。

    纳多多话对古魔而言,就像是无上天则一样,话音刚落,那围绕纳多多身边魔族大能残念就疾速向妖娆冲来!

    就算她是一个九阶中级战神,面对数十诛神强者,就犹如孱弱小喵咪一样!

    哼哼!既然敢来,就一定是有所准备!妖娆冷冷一哼哼!

    本姑娘怕你们不成?

    身体一震,光灵珠顿时从丹田中激射而出!

    一枚银色灵珠出世,世界陡然一阵大光明!

    黑暗被这强大力量迅速逼退一步!压云挽容与小熊身上威压陡然减轻,而此时御空而起妖娆被圣光笼罩,就犹如神女一般给人神圣与宏大重生力量!

    湛湛不可直视!

    “乖乖!那……那是什么东西?俺眼瞎了!”朔北之熊张大了嘴巴,听到自己下巴掉地声音。

    “那是品质至少天阶以上幻器!”云挽容呆呆地呢喃,除此之外,她总觉得妖娆现祭出光系强大幻器,自己有那么三分熟悉,只不过就是想不起哪里看到或者听说过。

    好奇怪啊!为什么心中总是有什么答案要呼之欲出?

    看到光灵珠出现,纳多多都一阵忌惮!他狠狠地吞着水口,突然觉得与漂亮主人作对仿佛不是那么明智举措。

    乖乖求饶?不!翻身做主人!去舔脚丫?不!让她来舔脚丫!

    啊啊啊……纳多多只觉得自己要精神分裂了!他深深地鄙视自己,明明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绝佳反扑倒机会,为什么心中一点都没有逆袭畅?

    “苏醒吧!”妖娆听不到小熊与云挽容赞叹,她心中长啸!她召唤自己盟友!

    盟友?是!不是云挽容,不是驭兽环内带着黑暗属性邪火子,而是真正能与数十位魔族诛神,人人大能分庭抗礼盟友!

    洪荒战神!

    既然古战场上有远古魔族大能残魂,那么必然也保存当年与魔族誓死对战人族强者意志!

    她不信镇守洪荒秘境人族强者比这些魔族弱小,他们一定还,残念如魔族大能一样保存这片荒凉古战场深处!

    小熊是拾取了人族幻器,才唤醒魔族残念意识,那么她要做就是……找到这片大地中沾满人族强者之血邪恶魔器!

    “让我意志,化为火,罹世间罪恶。让我力量,化为水,净化眼前污秽!沉睡……赶苏醒,这是你们未完成使命!聆听我净化与召唤!”

    妖娆口中呢喃。狂风将她长发倒卷入苍穹,绝美脸庞让人一阵迷醉,不是因此而产生爱慕,而是脸颊坚毅线条,眼眸动魄人心光芒,都像是带着蛊惑力量直入人心,引起灵魂深处阵阵战栗。

    被圣光笼罩,妖娆下意识地咏唱起白虎圣女光之赞歌!

    澎湃光系奥义从她身上澎湃地涌起,如狂浪一般向大地涌去!

    “她是光系召唤师!克制我们力量!”古魔错愕地大叫,因为属性相克,所以他们眼睛都受不了这突然发出强大光焰。

    “就跟月璇那个贱人一样,是人族中百里挑一光系召唤师!想当年,月璇给咱们造成了多大损失?远古一战,要不她,这片大地早就成为我们魔皇私属之地!”

    古魔们憎恶又迟疑地看着眼前光明“神女”!

    这女子模样,唤醒了他们记忆深处痛恨那个名字!

    整片荒原因为妖娆力量而悸动!

    幽蓝起!妖娆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还没有正式交战之初,就毫不犹豫地启用了时间领域!她要为自己……搏一个先机!

    “我草!是时间领域!”古魔们郁闷又惊愕地咆哮!残念却被定身于原地。

    只见妖娆绝美一笑,嘴角勾起一丝耐人寻味弧线,众魔都呆滞瞬间,挥起手掌,向地面轻轻一拂……

    明明只是那云淡风清一掌,让无形空气狠狠一滞!天空中响起悠扬啸声,仿佛是万里沙漠中极远之地传来胡琴弦动。

    拂拭。

    妖娆身上散发出灵力让古魔一时之间都恍惚起来,明明只是一个那么弱小人族女子,为何带着让他们心跳急剧加速震慑力?

    平地上升起一只无形大手,以无法拒绝力势掀开层层土浪,黄沙与泥土被轻而易举地剥离开来,露出古战场真正原貌!

    玉骨横生。

    有魔,有人,有巨大到不可思议洪荒战兽,那些纠缠一起骸骨无声地述说着当年激战惨烈。斜插入身体长刀短剑,被拭去灰尘之后散发出耀眼光芒!

    都是天阶幻器!所以不被岁月腐蚀!

    妖娆神识迅速一扫,大地中央发现了一具独特尸体。

    骨髓纤长,肩胛削小,像是女性,身中数十件魔幻器,以她为中心,方圆十米内魔族遗骸都被碾压为斎粉。

    她胸口,斜插着一柄锈迹斑斑魔枪!

    拥有锈迹,不是因为此枪品质低下,经不起时间腐蚀,而恰恰相反,那看上去马上要断裂魔枪上散发出令人恐怖威压!仿佛源自地狱所有鲜血都附着那些斑驳锈迹中,所有邪恶与愤怒都隐藏它摇摇欲折枪身中,一眼之下,竟让人血脉倒流!

    就是它!

    妖娆目光一缩,手掌狠狠向下一压!

    铮!铮!

    魔枪呼应她力量,缓缓从那骸骨中脱离!

    “不好!她要夺噬魂枪!她要唤醒月璇!”

    “阻止她!”

    古魔爆动了!幽蓝色时间领域发出咔嚓咔嚓脆响声,而妖娆此时也被古魔反抗力量反噬,嘴角溢出鲜血。

    手指擦了擦血,她淡淡一笑,眸底划过璀璨精芒!

    “上啊!”古魔呼啸而来!

    一杆残破但威压无比强大魔枪比魔影,疯狂向妖娆扎来!

    是谁唤醒它?是魔族?它便臣服,是人族?它便饮血!

    “她握不住噬魂!她会死!该死,死之前还给我们找这么大麻烦!”

    “她若死,你们也给老子死!”纳多多气急败坏,鼻腔里都冒出烟来!被自己分裂人格搞得要变成疯子。

    “夺!”

    妖娆一声长啸!身体还是一片大光明,可是左手突然暗力缭绕,有黑暗狂花从手背升起,暗力量顿时她整个左臂上勾勒出繁杂而唯美图腾!

    极烈暗力,神圣光明,荒诞而矛盾地交织一人身上!

    这一幕,已经足够让云挽容与朔北之熊心跳结冰!原来……这就是光暗同体!光系元素澎湃之际,半魔化自己身体!她经脉,与常人有异!这么水火不容灵力,是如何她身体内运转?

    随着那声“夺”之长啸!魔族噬魂枪妖娆左手内兴奋地震动!是暗力,它所亲合暗。杀戮之气立即消散,噬魂枪就这样让魔族吐血地留了妖娆手中!

    强大!

    妖娆身体一震!感觉到这魔族无上幻器内蕴藏力量,如果她此时完全摒弃光灵珠,让暗之狂花攀附上她脸颊,她相信这枪立即就会认她为主,并发挥出摧城焚河破坏力。

    “她她她……她拿起了坎特魔枪!”古魔舌头打结,它们已经悉数摆脱时间领域禁锢。

    心中杀念头骤起!灵魂有一种被强大**支持感觉!只要她愿意,交出自己心,就能换取纵横天下,蔑视万物权利!

    但是……她不能……她等待……

    “是谁!”

    一道女子凌厉咆哮苍穹下爆响!余音不绝于耳,震得所有人耳鸣不止。

    耀眼光芒拔地而起!大多数是火,水,土,风,只有一道……荣耀之光!正是从拔除了噬魂枪女子身上升起偌大光明!

    “月璇!是月璇!该死,她意志果然没有被噬魂枪震碎!”

    光耀冲天,立即把众人视线照得一片光明,魔气又退一步。数十道人影天空中迅速凝结!

    “是谁敢取魔族遗物?我以极域天尊座下第十一护法名义……阻止你!”

    一道威压浓烈女子身影极速向妖娆冲来!却陡然止步于她一丈之外!

    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

    妖娆咽喉深处有咸腥血气泛起!那虚影还未近身,掀起狂浪与力量就已经把她震得内出血!好强!

    不仅是她,魔族强者们也不由地停下脚步,愤怒又敬畏地看着那犹如光明天神一般女子身影!

    身体娇小,仿佛弱质垂柳,身着战斗软甲,紧紧包裹着身体,身材并不火爆喷血,但也比例和谐,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美好。面容刚毅,单凤眼,微微上翘,眸中带着让人无法直视威慑力!

    以此女为首!她身后腾起十几道不逊于古魔人族大能残魂!

    洪荒旧主……上古极域天尊!而此女子,实力位烈天人第一衰,竟然只是第十一护法!妖娆倒吸冷气,把那不再挣扎噬魂枪轻轻吸入驭兽环内,她不敢这恐怖人族大能残魂面前使用百分之百暗之力量,也不可能把这么强大魔幻器再次交给魔族!

    “你是……人族!”女子残魂看到妖娆手臂上暗力凋残,光灵珠她头顶萦绕,立即不再迟疑!

    “是!前辈!”妖娆恭敬地对女子一拜,“因为魔魂苏醒,所以晚辈不得不冒险拾取一件魔幻器,惊扰前辈们休息。”

    “哈哈哈!”女子狂笑。“有意思!”

    “我与这些可恶外域生灵战役本来就没有结束!你不要怪我们这种奇怪唤醒方式,取魔器而唤醒人族残念,取光明幻器反而是唤醒魔族大能。那是因为,我们两方都已经力竭,只余下后力量誓死不让对方强大武器流传世间。你取魔器,是能唤醒我们,只是没有想到,你居然取了强那件,而且还没有被魔气反噬而死!啧啧!光暗同体,百万中无一例!”

    “呵呵……”妖娆嘴角抽搐。违心地说道:“暗力啥,我本人是很厌弃,只是被逼无奈,希望前辈不要责怪。”

    眼前恐怖人族大能残念,八成也无比讨厌暗力,妖娆不想引起多误会,她目是联合这些古代先祖抗衡古魔力量,再次把纳多多镇压。

    被妖娆“唾弃”暗灵珠,登时小心肝碎了满地,轮回鼎内号哭着打滚!听得妖娆满头黑线。

    “为什么厌弃?暗力量不好吗?啧啧!我们百人中才出一个光属性战神,十万人中才出一个暗属性战神,暗力才是稀有!所以那些域外邪灵入侵之初,才打得我们措手不及呢,他们几乎百分之百都是暗力操纵者,羡慕死我了!”

    噗!

    妖娆眼睛瞪得浑圆,差点一口血没有憋住喷出来!她说什么?暗力才是让人羡慕?难怪现世没有上古时代任何历史记录,不然这女子话,可以逆天了!与光明阵营法则完全不同!

    “我问你,小小晚辈,这一战……我们胜了吗?”女子脸色突然变得凝重,她身后数十道目光都灼灼地越过女子肩头,落妖娆脸上。

    妖娆知道,她问不仅仅是洪荒,还有整个初元!

    “没有……至今还没有结束。”妖娆不忍心地说出这个答案。“而且这片秘境主人,也没有再回来过。现这里,是一片无人荒地。”

    女子脸色一暗,大悲伤从眼中喷薄而出!因为情绪激动,所以身形也飘摇!

    “兄弟们,杀啊!至少……完成我们没有完成一战!”月璇长啸破云逐日。

    而那一边,古魔也没有闲着,他们顺着妖娆刚才拂开泥土……继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