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77:妖妖!(一更)

077:妖妖!(一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月璇,这次换我动用你力量吧。" 无/弹窗广/告 全文字 x 下载”

    看到疯狂契约古魔残魂纳多多。妖娆一阵怒火中烧,她自己问题,必需自己解决。何况妖娆此时也想实践一下月璇使用武技与幻力。

    这该死臭仆纳多多,越来越放肆!看来不严加管教是不行!妖娆心中暗道。

    听到妖娆要求,月璇迟疑了一下,灵魂缓缓退后,于是妖娆眼底幽光乍起!

    由于月璇原因,妖娆一直未能使用黑暗属性与古魔对战,因为身为纯光系召唤师月璇,无法驾驭黑虎兽神小白与黑暗力量。所以与坎特对战时才选择了比小白弱小二毛进行召唤。

    妖娆伸手天空中一挥。

    原本握手心中光灵珠,丹田内水灵珠,还有藏身于轮回鼎中暗灵珠一同冉冉升起,各自带着不同气息盘旋妖娆身侧。

    红衣女子凭风矗立,风将长发倒卷入天,黛眉隐入鬓角,双眸神采截然不同。一清雅一幽玄。左颊隐隐有黑暗狂花升起,三道流光身侧挽起流去。

    暗灵珠肃杀,光灵珠圣洁,水灵珠凝冷。

    三种气息既各自分明又和浑然一体。其中暗灵珠力量弱,于是这脾气一贯暴躁家伙空气中剧烈震动,仿佛欲脱妖娆之手而出!因为古魔身上带着它喜欢味道。

    纳多多脸色狰狞,手指哆哆嗦嗦伸向天空,古魔残魂疯狂向他手指涌来,纷纷化为灰黑色丝线,缠绕于他手指间。一时之间,天空魔影呼啸,那些灰暗影子堪堪擦过妖娆身体,急急向那蜷缩角落里“魔祖”大人涌去。

    纳多多远望着妖娆冰冷脸,小心肝疯狂打颤,但是此时局面已经无法挽回,他那些拍马屁功夫已经绝对无法安抚漂亮主人气愤心情,何况……他灵魂深处,一直隐藏着一股不灭反骨,今日机会也许以后再也遇不到了,他要……试一试!

    他可是坎特口中那个不明不白,但听起来很拉风很嚣张很有势力与背景魔祖大人哇!一想到这里,纳多多疯狂**就极度膨胀起来!

    “召……”还没有等纳多多把那个唤字说出口。就只见妖娆暗灵珠“咚”地一声坠入大地!

    咔嚓!咔嚓!

    众人耳边立即响起犹如巨兽蚕食钢铁清脆吞咽声。

    不错,暗灵珠是吞咽,古战场下埋藏着无数古魔折断幻器,还有他们不灭玉骨,所以令大地中蕴藏黑暗元素极度充沛。暗灵珠这是吸取其中力量!

    轰!

    又是一声巨响,一个庞然大物顿时从妖娆脚下急急升起!

    空气陡然一沉,妖娆手指黑暗中疾速点拔,谁也没有看清楚那黑影是什么,天空就陡然黯淡了一片!

    乌云急急聚合而来,像是感觉到到暴风雨来临前预警。乌云中夹杂着金色雷霆,那无与伦比气势让众人目光一振!

    “那……那是什么?”

    云挽容站小熊身旁,张大嘴巴抬头看天,乌云之后,仿佛有什么黑影若隐若现,但因为罡风迷眼,天空高远,黑影重重,所以看得不甚清楚。

    “不知道。”小熊表情也有些呆滞。“我只是感觉到我一只幻兽龟缩幻兽空间中,从那气息出现下一秒,疯狂跪地膜拜。”

    “只有一只幻兽是这种反应?”云挽容虽然感觉到天空中气息有些异常,但她幻兽空间中并没有幻兽有小熊形容那般虔诚。

    “这感觉……”小熊抬头,眼底精光乍起,那骤然璀璨光芒中夹杂着一丝期待与明悟,他仿佛知道了什么。

    “吼……轰轰轰!”

    一声巨响推云千里,说不清是兽吼还是雷鸣,只让人一时间耳内嗡嗡,只有这一种声音大脑内来回激荡!

    浓烈威压从天空中传来,乌云因为这声巨响而疾速被撕开一道偌大裂痕,而后众人立即看到了此生难忘一幕。  .     .     全 文 字x下 载

    巨如炎阳兽瞳!

    明黄色立瞳猛地一张一合,那道犹如深渊沟壑瞳线内散发出无穷无神秘感与爆发力!黑如缎带毛皮就是令天空光线骤然黯淡罪魁祸首。那紧闭兽口比狰狞血盆大口让人胆颤心惊。于风中轻轻震动坚硬长须,反射着银光光滑下巴……无处不体现着这巨兽力与恢弘!

    它硕大,已经超出了一般人对幻兽极致想象!

    “是……虎啊啊啊!”

    月璇妖娆心底大叫!

    “兽神!你是黑暗系兽神召唤师!”

    这个答案让月璇自己都震撼无比,她生存那个年代,所有神兽召唤师无一不是天人高手,无比强大稀有,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被她附身小丫头,实力不过九阶战神,居然拥有兽神!

    “召……唤!”纳多多咬着牙把几十缕古魔之魂召唤出来,簇拥自己身旁,有了纳多多魔祖之息滋养,这些苍老古魂顿时散发出生气息。

    “兽神,不用怕!”不知而无畏,纳多多并不知道一只黑暗系兽神有多么强大,他记忆中小白,还是那只会唧唧歪歪坑爹小黑喵叽。

    “背叛我奴隶,你知道自己下场吗?”妖娆当空一指,天空中立即有兽神之雷落下!

    不由分说地,萦绕纳多多身侧外层几楼古魔之魂顿时被天空中降下黑暗之雷与从妖娆身侧飞出水灵珠打了个形神俱灭!

    “啊啊啊!”纳多多抱着脚惊恐地大叫!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契约了古魔之后古魔死得!天空中兽神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他预计!

    因为搭成契约关系之后,除了像坎特那种灵智保存得极好古魔之外,其它残破古魔之魂便已经被契约力量抹灭了自主攻击与防卫能力,没有得到及时指引,当然傻傻成为炮灰。

    可以说因为纳多多是一人蹩脚魂主,所以反而让刚得到生力量来不及欣喜古魔们从天堂掉到地狱。

    好强兽神之威!

    被纳多多收为召唤之魂古魔们各个瞠目结舌!没有想到对方居然隐藏着兽神!它们虽然身为魂灵,但也无法抗拒如此强大力量!古魔们开始手足无措地跳动。

    只有月璇五衰气息,才能维持小白以完全态被召唤出来,妖娆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大胆!居然胆敢用手指我们魔神大人!”坎特身体一震,立即向妖娆扑来!他强悍魂体,仿佛不受兽神之威压制!

    妖娆眼眸微微半闭,别古魔她都不放心上,唯独这个坎特是个棘手敌人,不是因为他强大,而是他是唤醒纳多多记忆关键!所以不能让他继续说话!

    有小白盘踞于天庭之上,人族英灵们反扑加猛烈。古魔颓势初现,只差后几道防线而已!

    坎特已经没用身体,无法继续用武技对战,天道战消耗巨大,经历过刚才决战之后,无论是月璇还是坎特都没有立即发动第二次天道战力气,所以现拼只有出奇不意!

    “纳多多,你给我好好看着!”

    妖娆噌地一声又祭出轮回鼎!

    为了取得这场战斗胜利,她已经毫无保留地把自己所有底牌都亮了出来!而轮回鼎是他后希望!

    既然坎特选择成为纳多多召唤之魂,那么他就舍弃了自己曾经一切,成为完完全全灵体,那么只要是灵体,便都有可能被轮回鼎镇压!

    “镇字诀!”

    随着妖娆娇喝,轮回鼎月白色鼎身上突然如被暗力浸染般浮现出密密麻麻黑点!

    远看像是成群结队蚂蚁摆成一道,以螺旋队型从鼎底向鼎口蜿蜒盘桓。近看之下,居然是一道道冗长魔纹小字!

    “镇!引天力锁傲骨,生生不息!”

    “镇!抽地魂封魔心,亘古不灭!”

    这是镇字诀口诀。如玉珠掷地一般从妖娆口中一个字一字地吐出来,不过巴掌大鼎口,顿时对坎特产生了一股难以抗拒吸力!“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为什么我身体……啊啊啊!”坎特实无力再次张开血月黄泉天道保护自己,一时之间竟然被轮回鼎定半空之中狠狠拉扯,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吸入那幽暗而看不到底鼎底里!

    感觉到莫大危机,坎特立即一边抵挡一边向妖娆挥出道道黑暗元素攻击!

    强大力量裹挟而来!

    妖娆全身心沉浸镇字诀中,月璇银光丝带见此情况,竟呼应着妖娆心意,她与坎特之间竖起一道光幕!

    轰轰轰!烟尘飞扬!坎特攻击被银光丝带悉数接下!不愧是月璇成名神器,八成被她祭炼了千年,以诸多天灵地宝织就,光灵珠照耀下,竟有如此强横圣光防御能力!

    看到轮回鼎,纳多多又打了个寒战,他知道坎特现经历痛苦,因为他也经常被镇压那邪恶,惨无人道,灭绝人寰黑暗中。

    于是远古战场上就出现了奇异一幕。

    只见气息强红衣女子手持月白小鼎,与一个威压浓裂五衰魔魂两相胶着,人族英灵趁机大肆碾灭呆呆萦绕一个低阶魂主身边古魔魂魄。

    纳多多仓惶后退,踉踉跄跄就像是自己失了魂一样心底怒骂!

    该死魍魉骗我,本尊一开始还以为所谓魂主只要契约了召唤之魂就能强大,没有想到还要分神指挥它们!哇哇哇!痛哭流涕啊!从来没有契约过灵智低下需要分神控制战兽,当然不熟练啦!

    看到自己好不容易收小弟成了炮灰交学费,纳多多心中可是刻骨铭心痛啊!

    “你们这些白痴,打架都要人教吗!”纳多多脸上挂着害怕过度流下小眼泪儿,阵脚大乱地甩着手指上灰丝。

    与妖娆与纳多多混乱交锋不同。远古战场之外,有一个出乎任何人预料人路过。因为形单影支,只带着一个小小随从,身影又悠哉悠哉,所以战场之上正激战人们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奇怪了!老子这次又迷路到哪里来了?”

    对于远方杀气感觉到好奇,高大金发男子大手一边揉着自己乱发,一边自言自语。“不对不对,不能说是迷路,会被人笑话,我是探险,啧啧,探险……”

    好不容易从脑海中搜索出“探险”这个文雅词儿,男子脸上立即升起极度满足表情。

    “就是探险,哇哈哈!上个月探险,捡到了块好石头,上上个月迷路,天上掉下来把金剪刀……”

    “前辈……”跟男子身后瘦小少年一脸黑线。“前面好像有人打架哩。不是什么好地方,这么重魔气。”

    瘦小少年仿佛很不喜欢被卷入莫名其妙战斗,看着远主腾空而起恐怖魔焰,少年双眸害怕地一缩,他用围胯上小兽皮擦了擦手,从身后背包中取出一只鸡腿。恭恭敬敬对男子说道:

    “前辈,我们已经找回仙人洞府路很多天了,这荒山里什么好东西都没有,您幻器也基本被那奇怪黑石像折断,所以还是不要上前,不如我们到那边吃肉吧。等他们打完,我们再去看看。”

    瘦小少年一脸淡然,仿佛对男子性格与习惯早已经摸得一清二楚。看似是提出有益处建议,实际上是自己不想无原无故地受伤或者死亡,自保,总要找一个说得过去理由!

    “啊……有鸡腿。”男子立即吞了口口水,苍绿色眸子闪了闪,目光再也离不开那香喷喷鸡肉。

    “图桑,还是你想得周到!”男子笑哈哈地拍着那名为图桑朔北少年肩膀,而后连头也不回地转背向远古战场另一侧走去。

    什么打打杀杀,男子也不喜欢。什么魔族与人族,八成又是一见面就开始械斗,而且天空中弥漫诛神与天人强者气者让人不寒而栗。大概是极有背景战神,生死战中动用了宗门长老精神烙印力量战斗。

    男人虽然好奇,但也知道以自己实力根本插不上手脚,不要自找麻烦,还是继续“探险”好。

    向旁侧一步,两人准备远远绕过前方杀气腾腾战场。男子那戳瞎人眼“妖”字大氅身后翻飞。

    就他提起第二步时候,耳边却传来一声若有若无长啸!

    “妖娆!我……我……本尊要灭了你!本尊要反抗!……”

    原本巨大幻技爆炸声与人族英灵呐喊声中这飘渺呼声被战场外人听到几率简直为零,但是那脸上挂着满足笑意金发男子身影却徒然一震!

    因为急促收脚,跟男子身后瘦小少年来不及躲避,一个趔趄鼻子重重地砸男子宽厚脊背上。

    “哎哟!前辈!”图桑揉着鼻子痛得眼泪都飙了出来。“您干什么?”

    “喂……”飘到图桑耳中声音前所未有地颤抖。“图桑,你听到了吗?听到了吗?”因为激动而沙哑破音!

    “听到什么?”图桑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他话还没有说完,眼前那高大挺拔身体却早已经不见人影!

    “前辈……”图桑睚眦欲裂!回头只见天边掠过一个得让人咋舌身影,流星划过天穹,空气中残余着淡淡威压。

    图桑顿时举着鸡腿石化原地。

    “前……前辈啊啊啊……感知那里威压就知道好危险啊!我还想活着回朔北雪狼呢!救命啊!您不要去送死好不好!”

    阿斯兰特急急向远方掠去!心脏剧烈跳动着,血液沸腾得好似火烧!他身体中爆发出无穷力量!

    嘭嘭嘭嘭!因为疾速,所以空气都爆发出恐怖巨响!

    什么?有人喊妖妖?这怎么可能?百年一帝,朱雀大陆不会这么再有人破壁!阿斯兰特心中思绪乱如麻线。

    但是刚才那声音听起来依稀有些熟悉,还清晰地喊着妖妖名字!

    妖妖!是你吗?

    阿斯兰特脸疯狂抽搐,仿佛一时之间兴奋,激动,喜悦,期待心情没有办法一下子都装一种表情中,所以五官都不自主地扭曲起来。

    越过一个山头。

    一个宏大远古战场突然展现阿斯兰特眼底,强烈战斗之光刺痛了他眼,阿斯兰特深邃瞳仁立即一缩,身体条件反射地颤抖了一下。

    适应这威压与光芒之后,世界万物,只有一点赤红占据了他所有视线!

    是真!

    那手持月白小鼎女子,侧身矗立阿斯兰特视线正中央。从侧面看着她额头与鼻梁线条,比任何时刻都要精致完美!两鬓如丝带一样长发随风舞动,光线斜照,可以看到她几乎透明耳尖,还有后颈细小被染成金色绒毛。

    妖妖!

    无数次梦中都重复着此时光景,不是同一地点,不是同样衣着,但带给阿斯兰特乐都是一样!

    真实也好,幻象也罢!身体思绪之前行动,阿斯兰特直接向妖娆纵身而去!

    ------题外话------

    实是太累了,一睡下去差点没有起来。

    谢谢大家这两天体谅。这就是天天写多少发多少没有存稿孩子痛苦。

    虽然很想一睡不起,不过下午应该还有一,留言晚些回复,因为伦家已经累傻了,两天经过丢手机,丢钱包,走路拐了脚,坐车坐过站……之类事件后,伦家心理年纪瞬间苍老八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