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80:这个时代,属于我们(二更)

080:这个时代,属于我们(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妖娆淡定地扫视全场,发现除了爹爹嘴角抽动了一下之外,云挽容,小熊,两个朔北战神还有那与唐乾枫同宗寻仙道弟子表情都没有异色。  .  n   n. e t混*混 小  说 网/  全 文 字

    看来只有月璇与日渎她与阿斯兰特心中说出这一隐秘。

    这些附身于他们身体之中人族英灵出不来了。

    其余四十余位域主或者诛神境英灵因为古魔离开而身影飘忽起来。不过他们仿佛也知道妖娆与月璇现处境,纷纷簇拥她们身边轻盈地舞动,目光湛亮,犹如星辰。

    “我使命已经完成。”

    月璇妖娆心底叹了一口气。

    “虽然我等待人没有回来,但是我对他誓言,完成了。”

    妖娆知道月璇说是极域天尊,看来这二人之间感情也绝非一般师徒或者主仆那么简单,至少妖娆能感觉到月璇灵魂深处那一抹深重情感。

    “我知道你有很多东西想问,但是千万年前外域魔族入侵初元,天尊领地首当其冲受到第一波打击。我们根本不知道外域魔族从何而来,为什么来到初元,现为什么与人族共存,那场我们没有来得及参加末日之战结局又到底是什么。”

    “我只知道有许多与天尊同等级强者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仓促地组成战线。那些可恶魔魂既然敢称你那奇怪魔仆为‘魔祖’那么他曾经必然是魔族极为重要存,也许他实力正是末日之战中残留魔族强者之魂,你他日有机会,可以从坎特或者他记忆中找到想要线索。”

    月璇竟也猜到妖娆对外域魔族好奇,不过那场战斗来得太,她与极域天尊就是开始进行抵抗又立即陨落第一拨强者,对一切原因都懵懂不知。

    妖娆轻轻眨着眼眸。“嗯,我知道了。”

    不与与此同时,月璇话妖娆心中唤起一丝不好预感,月璇此时为何突然向她交代这些看似与共魂毫无关系话题?貌似有一种告别意味。这些感觉不禁让妖娆双眸一紧。但月璇声音还是继续来。

    “你身上带着被天尊认可气息,再加上我力量,天尊洞府内绝大部分禁制都不会对你造成伤害,但天尊那人……呵呵……有时也跟孩子一样,会出人意料地故意制造一些阵法陷阱,所以你也不能大意。如果有缘分,祝你这洞府里找到好东西。”月璇声音如天籁一般轻柔地传到妖娆心底。

    妖娆心弦一震,顿时大喊!

    “月璇!别!”

    妖娆已经猜到月璇接下来想做事,立即急急说道:“我知道一个奇怪炼魂宗门,以修魂为主业,我带你们去,一定有办法既不伤我,又完整地帮你们保留独立灵魂!”

    “呵呵……不用了。”月璇决绝地笑着。

    妖娆第六感好敏锐!感觉到月璇与日渎等人是要牺牲自己,保全她们!

    “对于我们来说,死亡是一种解脱。只有懦弱生命才畏惧死亡。[飞天 中文]”

    月璇语气淡定,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反而带着看破生死大彻大悟:“死也是一种天道,一种对于生命追求圆满,我之一生,已经无所牵挂,完成了对天尊后承诺,那么现终于可以无所拘束地追随他而去。”

    “生命太绵长,死亡是一种幸福。”

    妖娆眼角有些苦涩,月璇此时态度让她想起了还沉睡驭兽环内麒麟王。他们都对死亡有着超然态度,月璇已经了无牵挂,而麒麟王则是被她不断逼迫着身上背负责任与感情,没有办法放手离开。

    原来并不理解,不过现她好像有一些了解……生命与圆满关系。  .  n   n. e t混*混 小  说 网/  全 文 字

    冗长与短暂,都不是生命终意义。而是此生,有没有认真地每个阶段做好自己应该做事,信步悠然走到终点时回首,能否对曾经错误一笑而过,对一生幸福感到满足。

    如果这一切都做到了,那么死亡也不是一件可怕事。

    “我……”妖娆对月璇无话可说。

    月璇接过妖娆话:“我时代早已经终了,只不过为了完成天尊遗愿所以这抹执念一直不忍心离开,你要好好管教那奇怪魔仆与古魔,不要让他们继续危害别人。”

    “这时代,属于你们。”

    虽然是共魂态,但妖娆眼前却离奇地出现了月璇身影,那英气勃发女子笑盈盈地拍着她肩头。

    “我力量会残留你身体内,虽然不能立即让你成为五衰强者,但也将给你留下巨大好处,特殊时候,这些力量会慢慢觉醒。善用它们!”

    “而我灵魂,不会再困扰你!”

    “月璇!”妖娆望着月璇,眸中饱含着繁杂感情。虽然知道月璇不愿,但她还是希望月璇能再考虑一下灭合溟台建议。

    “嘻嘻,你就当是一场梦,有缘,等我轮回重生再做朋友!”月璇没有负担地大笑着。

    咔嚓一声!清脆得犹如镜面断裂,妖娆只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了无牵挂地破碎了!而眼前月璇虚影也随即立即化为烟云向远方飘散。

    月璇自己掐断了生机,把力量埋藏妖娆体内。枯骨王座妖娆识海中轻轻震动,身体内无一处还隐匿着与人共体溶魂感觉。

    离开了!

    月璇啊……

    妖娆怅惋地抬头看着那消散于天庭下烟云,她知道月璇是心甘情愿地离开,因为心弦断裂那一刻,她感觉到了月璇灵魂深处欣喜与释然。

    死亡对于月璇而言,真不是痛苦而是一种生。

    大地轰轰作响,荒沙中有绿冒出,停滞于远古战场上永恒不变时间点终于千万年后重滴答作响。

    属于洪荒秘境一切曾经,都淹没于滚滚尘埃里。只有月璇银光丝带带着眷恋气息依旧萦绕妖娆身侧,仿佛默认她是主一般。

    银光水带,簇拥着红裙少女。

    嘭!嘭!嘭!嘭!

    有幻器坠入大地声音妖娆耳边响起,人族英灵们手中天阶幻器一柄柄轰然坠地,斜斜插入泥土,颤抖地发出与主人道别悲鸣。

    人族英灵们身体加飘渺,他们围绕妖娆与阿斯兰特身侧,眼中带着鼓励意味。远古前辈对后世人族鼓励,除了赠与祝福与力量,还有一种呵护,那就是退出这时代舞台,因为世界是属于后世,不再需要他们这些残破而苍老灵魂。

    所以……他们选择消失!

    这些透明魂影,也随着月璇消散方向慢慢腾空,然后湮灭是蔚蓝天空中。

    一股前所未有疲惫如潮水一样涌上妖娆心头,月璇离开之后激战给她身体造成巨大冲击这才悉数浮出水面,以身体做为幻器直接打击,让她双臂发麻。被强行抽空气海与丹田,干涸得让人昏昏欲睡!

    只见云挽容、小熊等人身体一震之后,直接一翻着白眼从空中跌落,不过并不像魔战神那样爆体而亡,而是抱一起舒服地翻了个身,然后酣畅地打起呼噜。

    妖娆强压着自己体内升起倦意,高高地抬起头,仰天长啸!

    “一路走好!”

    好好好道别,这样才对得起月璇与人族英灵们心意!因为他们把希望种子留给了自己。

    也许死亡真是解脱,月璇灵魂终于能再次坠入六道轮回,也许下一世,月璇能再找到她天尊。

    叹息之后,妖娆心中升起一股豪情!

    月璇教她什么才是潇洒人生,纵情于世,来无踪影,去无留恋,不染尘埃,所以生命也因此而绽放出绚烂色泽!

    妖娆长啸天空中回荡,空气中暴虐风涌终于有了消减趋势。

    除了妖娆与阿斯兰特之外,所有被附身人族战神都晕厥倒地。

    妖娆拉着爹爹踉跄降落这荒凉大地上,再也感觉不到远古战场上凝结肃杀力量。因为魂灵悉数消散,所以此地已经与平常荒地没有半点不同。

    光灵珠,水灵珠,暗灵珠悉数返回妖娆丹田,而阿斯兰特看着地上四仰八叉云挽容、小熊、两个朔北战神与那寻仙道弟子却皱起了眉头。

    “不能让他们把你身上带着灵珠与轮回鼎事说出去,宝物总是容易被人觊觎,虽然朔北人生性豪爽,不会干偷偷抢夺事,但他们都是大嘴巴,很容易把看到东西抖露出去。”阿斯兰眉头深锁。

    因为很久没有与妖妖一起,所以对妖娆保护之心一时之间膨胀到极致。

    “爹……你不会想把他们都杀了吧?”妖娆看着阿斯兰特那正经八百样子十分好笑,爹爹认真起来表情有爱了。

    可是刚笑完下一秒,妖娆突然嘴角抽搐起来,因为阿斯兰特居然真目光幽暗地向众人走去,而且还从怀里掏出了一把金灿灿小剪刀……

    噗!

    那剪刀……就是传说中居家旅行必备杀人利器吗?

    “啊呀!爹爹!不要啦!甚至少不要杀云挽容与小熊咧!”妖娆慌忙拉起爹爹手。

    “不是杀人,我这剪刀,可以剪断记忆。”阿斯兰特咧开嘴,阴森森地嘎嘎笑着。“你爹爹每次迷路都会捡到好东西,这剪刀是我上上个月洞府一个房间里发现,为了把它收入手,爹爹差点又失忆了呢。哇哈哈!老子把他们关于远古战场记忆都剪下来!”

    看着爹爹那兴奋脸,还有他举眼前金光灿灿小剪刀,妖娆顿时挂了一头黑线……

    月璇说得没有错,极域天尊也是一个长不大小孩,这么变态幻器也想得出来,又恰好被疯狂爹爹捡到,难道这就是所谓疯子同类剪不断理还乱缘分?

    剪除记忆……是个好办法!哇哈哈哈!

    妖娆看到爹爹胸有成竹模样,也便放手随他那寻仙道弟子身上试刀了。因为她还有重要事情要做。

    一把提起还哭哭啼啼纳多多,把他轮回鼎内,妖娆伸手拍出一阵狂风,月璇埋藏她身体内力量虽然此时还是萌芽状态,但是也让她幻阶无限逼近半步域主。

    狂风漫天,妖娆抬起头负手立于风眼中央,只见地下层层泥土被大风卷起,人族英灵们抛下各种幻器纷纷随风倒卷入妖娆驭兽环内。

    仙人洞府广场上,极域天尊石像碾灭了许多本属于刃部与魔云长老们幻器,原本是他们极大损失,不过现把远古战场中掩埋天阶甚至神幻器吸入驭兽环内,估计那些家伙们再也不会唧唧歪歪说妖娆背后说坏话,这些远古幻器价值,远比他们失去强无数倍!

    “邪火老头,别想抢我噬魂枪,你给我好好镇压它,收服之后交到我手上。”妖娆眉眼一弯,她又不是滥好人,广寒弓都给邪冰了,噬魂枪怎么能再便宜邪火子?

    喝完这句之后,妖娆顿时关闭了驭兽环入口,她才不想听邪火老头出来对她破口大骂。

    事实也是如此,正当驭兽环内众人被突如其来漫天幻器雨吓了一跳,欣喜若狂之际,妖娆那幽幽声音就如惊雷一样落到得意扬扬邪火子耳畔!

    噗!坑人啊啊啊!

    为了降服噬魂枪已经消耗大部分力量邪火子差一点经脉逆行走火入魔,听到圣女这个要求,这苦逼老头儿顿时跳起来破口大骂。

    只不过无论是果身邪冰还是一脸激动刃部成员们此时都为争抢从天而降幻器正打得风声水起。谁也没有功夫听老头儿吐血咆哮。于是气愤过头邪老头再一次郁闷地什么都没有抢到手。

    真是个可怜家伙。

    收敛完幻器之后,妖娆手中罡风并没有停歇,而是带着愈演愈烈之势。

    地下人族强者遗骨也被狂风一一带出,妖娆将他们掩埋古战场旁碧水旁,以山石竖起巨大丰碑,丰碑直面阳光升起方向。

    这是他们故乡,这是他们用一生守护地方,所以这片大地,也是他们好归处。

    妖娆站那高有有百丈巨大丰碑下,静静地矗立了许久。

    丰碑正面无一字,犹如镜面一样光洁可以照人。褐红色泽犹如血染,于无声中述说着一股庄严与肃穆。一动不动妖娆,仿佛思考于丰碑上刻下什么字才能表达对这些人族英灵们怀念与赞美。

    良久,妖娆转身,她红裙蹁飞旖旎扫过大地那一刻,石碑上有簌簌尘埃落下。

    “这里沉睡,不是月璇,不是日渎,不任何一个可以说得出名字远古召唤师。”

    妖娆低声呢喃着踏出第一步,空气里有厚重尘埃飘零,而妖娆脚步与低吟并没有停止。

    “什么样词语能形容他们?这丰碑上镌刻哪个词来祭奠他们存记忆……洪荒?”妖娆嫣然一笑,又缓缓地否定自己:“洪荒不过是后世之人对这片大地自以为是称呼而已。”

    再踏出一步,妖娆又微微一顿。

    “极域?不,极域天尊本人并没有陨落这片大地上。”

    妖娆抬起头,天空中太阳明晃晃刺眼,让她想起月璇停驻于自己心头那种是温暖力量。

    现世中见过太多强者暗算后辈,不怀好意恶念……

    比如鬼鹤,木庵这些万年前强者为了自己生存,都不惜残害自己同门弟子与族人。但是月璇与她带领人族英灵们,却给了她不一样感觉。虽然也被利用,但这种利用初衷是保护与善意。

    那温暖善意直达心田。

    直到后,月璇都没有做出任何伤害她行为。只是无私地为了保全她,而潇洒地湮灭于这个世间。

    这些远古大能存,让妖娆对生死与强大,有了一种全认识,他们灵魂仿佛是光,轻盈而明亮,从来不自诩高洁,但让人发自内心地敬畏与怀念。

    光灵珠妖娆心中轻轻旋转,仿佛呼应着妖娆此时明悟。

    “只有这样强者,才是真正值得膜拜尊王。”

    妖娆双眸一震,身后迟迟不肯消散落尘陡然发出一阵扑天盖地暴雪般碾落声!

    哗哗哗!

    尘埃如浓云,天际气势恢弘地翻滚!那原本光滑如镜巨大丰碑正面,好似被一只无形大手,以巨力镌刻下一枚偌大字!

    尊!

    就是这一个字,表达了妖娆心中所有敬意!他们是上古末日之战中第一批无冕之王!英魂永不灭!

    那龙飞凤舞大字笔锋虬劲,力透纸背,后一笔书就之后,整座褐红巨碑顿时狠狠一震,发出犹如洪钟一般浑厚而悠长铮鸣!

    一股无上威压缓缓从字间溢出,那如山岳般亘古而苍茫力量顷刻扫石碑方圆百里内所有尘埃。

    妖娆衣角被狂风倒卷,于身前狂舞。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而是脸颊上骤然浮现出一丝惊心动魄笑意。

    “前辈们,安心去吧,这个时代,属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