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82:啊!哈!杀!

082:啊!哈!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爹爹啊,你这些年都去哪里了?”

    “什么?什么?先天大帝没有死?哦!原本是这样啊,为了瞒过朱雀,所以上次你才走得那么匆忙!好吧好吧,女儿原谅你,但是你要好好补偿妖妖哇!”

    “不过先天大帝好像是个很古怪人,他到底想干什么?我总觉得我们还会遇上他。”

    “哎呀,枯骨王座不是邪恶东西,我才不要丢掉它!不啊,不啊,血祖也不是坏东西,爹爹也帮我救他好了。嗯嗯,魔云宗长老们都驭兽环里呢。就是……爹爹给驭兽环自然比什么血十三给骨头小板凳强啦!爹爹不要伤心。”

    “啊,龙龙啊,龙龙好了,爹爹不时候都是他陪我,我们很开心啦……对了,龙爸龙妈好不好玩?这样说来爹爹虽然来到初元比我少,但是去过地方比我少,一直苦海沉睡,还没有醒又被人丢来了洪荒秘境。连太阴太阳一脉被灭门线索都没有找,真惨……”

    “等我们出了秘境,我帮你找那太阴太阳剩余门徒,你帮我救血老头怎么样?”

    妖娆圈着阿斯兰特手臂御空而行,父女见面之后仿佛有说不完话,那你侬我侬场面简直戳瞎了云挽容与图桑眼。

    两人根本插不上妖娆与阿斯兰特之间对话,只有远远是跟那两人身后。感觉着自己十万伏特电灯泡灼热力量。

    图桑突然身体一滞,当空颤抖起来。

    “你干什么?”云挽容惊恐地看着正疯狂颤抖,犹如抽羊角疯图桑。

    那瘦小少年挎上只系着一块褐黄色毛皮,脖子上围着一块脏得看不出本色厚重围巾。难不成他是长年不洗澡,所以脏得身上长满了恶心跳蚤?

    吓!真恶心!

    一想到这里,云挽容顿时向左一溜,顿时离着图桑老远,生怕跳蚤也跳到自己身上。

    “不是啦!你想些什么?”少年不甘示弱地瞪了云挽容一眼,又狠狠地打了一个寒战。他双臂紧紧地抱怀中,目光呆滞地眺望远方,机械地呢喃道。

    “常年看着前辈那张野兽一样疯狂,嗜血,霸烈……以下省略一万字脸,已经习惯了他野蛮。现看到他现失常地笑个不停,还有眼中那从来没有见过温柔神采,我有一种灵魂出窍错觉……就好像吃人狮子突然对食物挤出笑脸那样让人毛骨悚然。啊……好冷好怕怕啊……”

    图桑一边形容,脸庞一边如同示范一样扭曲成狰狞表情。配合着他颤抖身体,还真是挺吓人。

    噗!

    云挽容要吐血了。

    她看着阿斯兰特背影,怎么看怎么着迷,那么俊美男子,一头璀璨金发就像是从画像中走出来远古天神一般,那苍绿色眼眸让人想起一望无垠大地,给人无限包容与安全温暖。那结实背脊,那挺拔身体……

    哎呀呀……他为什么不像其他朔北战神那样上身不穿衣服捏?

    云挽容此时脑袋里已经升起了一票自己意淫豆腐渣,小脸也忍不住立即红了起来。/gskynet/

    遥远仙人洞府另一侧。

    云真与苏相隔百米左右距离一前一后御空而行,他们中间还隔了一个表情无奈东方如月。

    自从那基情四射一吻之后,这两个人就这样蹩脚地相处着,谁也不看谁脸,但又不能因此而愤然分道扬镳。毕竟一组人分散得七七八八,还是先找到妖娆与龙觉等人才行。

    三人相隔百米奇怪队伍。

    苏慢慢吞吞地走后,一想起当初那一幕就恶心得直想吐,云真是脚步踉跄,一想起自己保留了一百多年清白就此毁一个长胡子男人身上,他就有一种找块豆腐撞死冲动。  .     .     全 文 字x下 载

    还要不要人活了?呜呜呜呜……一想到这里,云真禁不住举起袖子拭着眼角泪水。

    这种恶心与不安搅乱了云真心魂,导致他前一天才感应到云挽容所,现,他正带着一行人向云挽容方向而去。

    苏吞了吞水口,总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两个人打也打过架了,漱也漱过口了,种不能一直这样不说话吧?

    “我说……”苏迟疑地说道。

    “说,说什么说……”云真抓狂声音顿时从前方传来。听到那无耻禽兽声音,云真立即恶狠狠地转过头来,可是一时之间忘记捏断与云挽容之间精神联系,所以他转头那一秒……一股强大,令人神魂颠倒花痴与心悸感顿时无法拒绝地涌上他心头。

    云真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捏起兰花指,伸出粉嫩舌头嘴唇上舔了舔。扭着腰枝对石化中苏抛了个热情洋溢媚眼。

    无比娇羞地口申吟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嗯……”那声“嗯”带着炙热喘息与**颤抖。

    好不容易回过劲来苏立即扑倒到一旁开始呕吐!

    东方如月一个趔趄从空中栽倒,小心肝已经承受不了这么惊人打击!原来她一直是同情云真,因为那禽兽扑倒了云真。现看来,一切都是假象!真正禽兽其实是云真自己!

    “苏!你要小心!”东方如月忍不住大叫,而苏早已经退避千米,云真这才发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该死妹妹,怎么不早不晚,偏偏这个时候犯花痴?

    气火攻心,云真直接双目流血,气得一翻白眼背了过去!

    妖娆与爹爹浓情时间不分白天与黑夜,可是对于洪荒秘境中其它人,到了夜晚还是要休息。

    三个哆哆嗦嗦身影围绕篝火旁,借着火焰力量驱散他们内心寒冷与彷徨。

    “好恐怖啊!怎么办?呜呜呜呜。”一个小女孩声音从白色被单下传来。颤抖小身体被子中瑟瑟发抖。

    “是啊,我们三个力量实不行,今天白天遇上万年蛇兰花,可是我们三个拼了命才从那水桶一样粗大巨蛇口中抢来,可是因此也引起了别战神注意。”

    “不错不错,后来来那几个战神,实力都比我们强大,只不过看到我们以天下无敌乌金杵眼花眼虚张声势,还有小舞胡乱地指出那些人一些破绽,恐怕当场我们就被他们谋财害命了。”

    范大手指轻轻叩击地面。

    原来这三个身影是范大,天下无敌与小舞三人。

    要是换了别战神还好,这能进入仙人洞府战神小队中至少都有一个八宗弟子带领,实力与作风都无比强横,他们如果因为异宝而被盯上,恐怕远不只被打劫那么简单。

    “那……那怎么办?要不我们不要这株神药了?”小舞举着一株碧绿草药抹着她熊猫眼儿,为了得到这株草,他们三人与巨蛇战斗都留下不少伤痕。

    “奶奶个腿!怎么这么憋屈?你们说白天那些有些质疑我们实力战神们脑袋清醒之后,一定会回来找我们吗?”天下无敌一拍大腿,顿时痛得呲牙咧嘴,他腿上被巨蛇钝角划出一道深可见骨伤痕,现还敷着药呢。

    “有这种可能,因为我记得他们临走时眼神,带着杀气和对这蛇兰花不加掩饰**。”范大叹息地说道。

    “小舞啊!我说小舞啊!你能不能不哭了啊?哭得大师兄头都痛了,会招儿狼来你懂不懂?你不是说妖娆小师妹行踪不可算,只能算出我们哪里会有大机缘,肿么到了这里,采到蛇兰花,我们还要担心被不被人追杀呢?真是倒霉透了!”

    天下无敌总算是学乖了,照着范大模样煞有其事地拍着地面。看着天下无敌满口抱怨,范大立即斜着眼睛狠狠地剜着天下无敌那张得瑟脸。要不是他看到万年蛇兰花不要命地扑上去,三个人也不至于像现这样凄惨,纵使得到宝物都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不会有性命之忧?

    不过天下无敌也只是嘴臭而已,因为三人中受伤重就是他,危险时候他总是不遗余力地保护小舞,只让小舞被打出一对熊猫眼儿,但小舞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倒是天下无敌差点被打成了残疾,乌金杵也匆忙中丢了一枚。

    三个人吵吵闹闹,但感情终归是很好。

    就三人商量着如何是好之时,山脚下突然吹起一阵幽幽冷风,风中仿佛带着无形触角,轻轻拂过过范大与天下无敌脊梁,顿时让他们浑身颤抖,汗毛乍起,从骨头深处发出情难自禁颤抖声。

    咔嚓!咔嚓!有什么东西正向他们走来,好恐怖!好恐怖!

    一时之间,三人脸被吓得惨白如纸!

    一道黑暗如敏捷豹子越过山野!夜里御空而行有些危险,因为看不到突然开启禁空阵与身边潜伏暗中偷袭。但这黑影移动速度丝毫不比御空慢,那些横生于林间乱石与树枝仿佛丝毫不能对黑暗飞驰造成任何阻碍。

    山中蛰伏生灵只能感觉到眼前吹过一道飘忽夜风,只不过这风中带着急切与凝冷力量。

    这冷风,正朝山间篝火处急急前行!

    不过一眨眼时间,黑影已经站那即将熄灭篝火前,除了赤红火,焦黑木炭,地面上哪里还有人踪影?

    黑暗嗅了嗅空气中残存气息,突然一屁股坐了地上。

    树影沙沙,幽幽冷风不断从山下吹来,带着那火焰上灰烟与星火,天空中勾勒出狰狞犹如骷髅图纹。

    “出来吧!”沙哑声音。黑影像是找什么人,而那些人此时也一定能听到他呼唤。

    黑影拨弄着要熄灭火苗,不过黯淡火光还是照不亮他面容。

    呜……阴风骤起。

    不远处大树上突然无声地飘落一个雪白身影,那身影壮硕,足足比一般人高出一个头,背上还诡异地鼓出一个大肿包!

    只见这飘渺白色身影月下发出渗人幽光,微风带着衣角起起伏伏,给人一种不是这世间之物错觉。

    幽灵!只有地狱幽灵才生得如此模样,专门夜间横行,以吸食人血液与灵魂为生!只是看一眼,任何人都会对那惨白鬼影产生深深忌惮。

    “汝为何人?为何打扰吾辈清修?是想让吾带汝下地狱吗?啊……哈哈哈哈!那就把你鲜血奉给吾主,赐汝无上荣耀吧!”那白色鬼影并不上前而是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怪笑声。

    果然是地狱幽灵,就连说话声音都虚无飘渺带着二人合奏重音!

    而且伴随着那飘渺又不真实威胁声,还有一阵凌厉女鬼大笑划破夜空,先来到黑影耳内激烈地震荡!

    要是换了一般人,一定早就被这惨白又邪恶影子给吓得吐胆水了。但是黑暗中只见那先到黑影只是身体晃了晃,却并没吓得踉跄逃跑。而是继续端坐地面上。

    幽灵笑了很长时间,仿佛一口气已经断气还拖延着笑声,空气中诡异地升起一丝尴尬,因为预期 对方尖叫与踉跄逃跑并没有出现,反而搞得幽灵颜面大失。

    那幽灵只得大声地咳嗽了两声,然后以他沉重与邪恶嗓音低低地咆哮。

    “无论汝是谁,等待地狱召唤吧!哇哈哈哈!”男鬼与女鬼尖锐笑声空气中回荡。那巨大白影如云团一般突然向黑影冲来!

    只见他背上巨大肿块如有生命般地疯狂蠕动,不一会儿……幽灵巨大头颅旁居然骇人地升起了另外两个头颅!

    这绝对不是人类!只有妖物才有这么恶心变态身体!为首大头青面獠牙,嘴中尖尖牙齿足有半米长,左侧鬼首没有眼珠,长长舌头吊下巴上,右侧鬼首双眼乌黑,头发凌乱,小脸上沾着赤红鲜血!

    我勒了个去!难怪世人都说地狱是惩罚世间罪恶深重人残酷囚笼!果真如此!如果地狱里幽灵都长得这个样子,那不用上刀山下油锅,百分百可以把人吓个五内重伤,屁滚尿流!

    “啊!”

    “哈!”

    “杀!”

    三个鬼首发出三道不同声音,将自己狰狞面容直接伸到黑影面前,瞪眼睛或是吐舌头,无比丑陋吓人。

    只可惜就三个鬼头一起伸出同时,一道乌金之光突然凌厉地空中闪过。

    “咚!咚!咚!”

    三声闷响!每只鬼首上顿时都肿起一个湛亮而且巨大肿包!

    “哎哟!”

    幽灵一阵颤抖,巨身体摇摇晃晃厥倒地面,顿时从白色被单中滚出三个人影,分明是范大,天下无敌与小舞三人!

    范大脸上涂着荧光粉,咬着小树枝装獠牙。天下无敌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小舞只要揉乱头发顺便亮出自己黑眼圈儿。三人脸就成了这世上恐怖鬼脸!

    “大人!大人!”一看到装鬼露馅,天下无敌顿时号哭着匍匐于地,一手扯着黑影裤角,一手高举着那清香四溢万年蛇兰花。

    “大人,这兰花送给你……呜呜呜呜……请您一定放过我们兄妹三人性命啊啊啊!”

    “哇哇哇!”一时之间刚才还吓得人能吐胆水地狱幽灵顷刻之间立即变成三人满地打滚人影。

    黑影又是一个趔趄,伸手毫不犹豫地接过天下无敌手掌中稀有药草。然后以手中那乌金色棒子挑起泪流满面天下无敌脸。

    隐忍着笑意沙哑地说道:“好了,别哭了,搞得我都头痛了!”

    “大人……大……”天下无敌这才发现挑着自己下巴乌金棍,正是自己为了救小舞而遗失巨蛇身上乌金杵!

    嘶!他再小心翼翼地抬头一看,终于看清黑影胸前垂落丝丝赤发,还有那黑夜中依然湛湛有神龙目!

    小心肝停跳了!

    天下无敌当场石化原地!

    龙少爷!

    居然是龙少爷!

    可恶啊!居然这种情况下还不忘记打劫他们蛇兰花!

    呜呜呜呜!不过惊喜还是瞬间压住了悲愤!天下无敌顿时向龙觉身上扑了过去。

    “龙少爷啊啊啊啊……你来救我们了啊啊啊啊!”宗门被灭天下无敌都没有哭得这么凄惨过。

    主人!

    范大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主人!你声音……”

    “啊……”龙觉一翻手掌,将蛇兰花收入储物袋里,又把乌金杵送到天下无敌手中。

    “我天天白天黑夜里喊着妖妖,把嗓子给喊哑了。”云淡风清地一笔带过,但龙觉声音下一秒立即 变得凌厉起来。

    “不过你们这群笨蛋!怎么搞得这么惨?还有,已经笨得连我气息都分辨不出来了吗?”

    咚!咚!咚!

    又是三个暴栗,三个乖乖蹲龙觉身前人影头顶上立即出现了糖葫芦一样一串串大包。

    ------题外话------

    七夕乐亲爱们,努力了一下,还是没有把龙龙今天写出来,龙龙今天没有陪妖妖,不过祝你们都有亲爱人身边陪伴。

    伦家今晚也要陪肉男人吃烧烤,再不抽时间陪他,他要抛弃我而去了,泪水……裸奔万孩子各种伤不起…。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