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84:哥俩好啊,三杯酒(二更)

084:哥俩好啊,三杯酒(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一天阳光徐徐从东方升起,柔和光芒无声地扫除黑夜残留寒冷。

    云挽容焦急地用手揉着自己衣角,咬着自己嘴唇。

    不知道为什么哥哥突然掐断与她之间精神联系。是哥哥遇到危险了,还是突然又被卷入遥远地域?

    妖娆揉了揉通红眼睛,跟爹爹说了一天一夜话,现有些困乏。再加上云挽容感觉不到云真哪里,那么众人去向一时之间也成了一个棘手问题。

    真担心,云真前一天只与云挽容说同行是东方如月与苏这两人,那么范大,天下无敌,小舞还有上官紫痕又去了哪里?希望他们四个实力弱家伙不要失散了才好。

    “啊……”

    妖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虽然说能仙人洞府中待三年,但是三年时间也经不起这样分分合合折腾。

    牵挂是龙觉啊。

    好想龙龙啊,她失踪,龙龙一定很担心吧,还有那脾气暴躁似龙兽,龙龙有没有与似龙兽大战中受伤呢?

    妖娆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贪心,见到龙龙时候思念爹爹,有爹爹相伴时候思念骚包龙龙。不过真很想那风骚家伙,现看着天边朝阳火红色,都能想象那是龙龙炎龙飞腾而来。

    就此时……

    “哟!有龙天上飞啊!”图桑指着东方兴奋地大叫道。这瘦小朔北少年手指方向正是妖娆看到那抹赤霞。

    被图桑这么一指,妖娆内心也瞬间停跳了一下!

    她死死地盯着那遥远又飘渺霞光,希望如朱雀大陆一样,姬天白带着她看日出东方美景时,龙龙乘着炎龙从耀阳中光芒万丈地出现场面,也许这一次,龙龙也会那么霸气四溢地突然现身于她面前?!

    妖娆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额头,嗯,骚包每次都是靠着一吻印记找到她,所以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阿斯兰特回头,静静打量妖妖侧脸,被晨光笼罩,妖娆侧脸也被镀上一层金光。那白皙而细腻肌肤给人一种悸动美好,再加上她自然流露那种期待目光,一时之间只让时光也愿永恒停驻这一瞬间。

    阿斯兰特微眯着眼睛看着远方云中那一抹极似龙形红霞,心中咯噔一响,拳头松了又紧,但一直没有狠下心肠打断妖妖冥想。直到良久后,天边红云由龙形化为波浪,淡淡地消散越来越明亮日光下,妖娆小脸上期待表情才逐渐变为深深失落。

    该死龙觉!居然让我女儿难过!阿斯兰特眼中小火星立即暴沸!

    是从什么时候起,臭小子开始牵动我家妖妖思念?又是为什么,让她露出这么难过表情?本来进入她心就是十恶不赦大罪,现竟然敢让她不开心!龙觉,你死定了!

    咔嚓!咔嚓!阿斯兰特手骨顿时发出用力捏压而发出清脆响声!

    “妖妖哦!找不到你那些同伴,先陪爹爹玩吧。也许等一两天,云……云换红就能再感觉到她哥哥存。”

    噗!

    站阿斯兰特五米之外云挽容顿时伤心得五内重伤!原来相处了一天一夜,那金发帅哥居然连她名字都记不住,好伤心,好难过!呜呜呜呜呜呜……谁她丫叫“云换红”这么难听名字?

    “哎……跟爹爹一起开心了!”妖娆脸上失落表情立即被甜美笑意取代,挽着阿斯兰特手把大毛与二毛放出来让它们去一边玩了。

    而后妖娆又唤出丑丑,不过丑丑出现却把阿斯兰特吓了一跳!

    “我天!这是你那营养不良小牡丹?”

    “是啊!”妖娆得意地拍着丑丑肩。

    现丑丑已经长得十八岁模样,一头深紫色长发如垂柳一般柔顺地贴着脊背而下,地面上淌开潋滟旖旎波痕,眼角微微上扬,双眼皮让这凌厉妖冶眼型带着一丝柔和温良感觉。眉毛根根分明,明明是与生俱来,却犹如经过精心修饰一样,浓密并向上斜飞。

    唇角丰润如秋日让人垂涎三尺成熟樱桃。

    体态纤长,通体异香。实是一个足以颠倒世间祸水妖孽!这木灵男子一出,空气中顿时带着一股清,方圆百里内所有植物也像谒见尊王一样向着丑丑站立方向俯首!

    太不可思议!集天地灵气而生,让世间万物失色,举手投足间都交织着自然之道。美好得不可言说!

    “前辈好。”

    丑丑对阿斯兰特低头一笑,仿佛不太习惯见人一样,立即躲到了妖娆身后,把头低低地埋了妖娆肩头里。不过手指却不太老实地妖娆耳上别去一朵粉红色小花。

    天神啊!好不容易从阿斯兰特打击中回过神来云挽容再看到丑丑那张惊为天人容颜,立即鼻血大涌晕了过去。

    美男!人神共愤美男啊!太惊人了啊啊啊!见过一眼此生足矣啊啊啊!

    妖娆……你艳福不浅!为什么身边都是些这么出色男人?我……呜呜呜呜……羡慕哇……

    云挽容终于知道为什么哥哥云真为什么会掐断与她精神联系。因为这一个又一个美男视觉冲击是无可救药毒药啊!

    噗通!云挽容厥倒。

    “爹爹,你觉得丑丑像谁?”

    妖娆清脆嗓音这才把阿斯兰特从失神中唤醒。

    “是……”阿斯兰特表情顿时变得沉重,刚才瞬间呆滞,不是因为他脸过于惊为天人,而是与那个人太像!

    “太像先天了!”

    “我也觉得是。”听到爹爹证实之后,妖娆凝重地点着头,既然与先天相处时间长爹爹都这样说,就证明她感觉没有错。

    “我猜想云中海陆时,圣童丑丑身上传承了什么力量,不然一株普通白星植系战兽,就算是万中无一雄性,也绝不可能这么完成完美化型。”妖娆摸着丑丑头,怅惋地说道:“但是丑丑对传承是何时发生,一点记忆都没有。”

    配合着妖娆话,丑丑无辜地摇头,那清澈眼眸顿时让山间野花大片盛开而后风中迷醉而不可自拔。

    听到妖娆话,阿斯兰特也陷入了沉思,先天这样做,目到底是什么?赠与他力量,是为了让他将青莲带到苦海里,那么赠与丑丑力量,难道是希望这植系战兽能为他做什么吗?

    先天以青莲重生,必然短时间内就能恢复惊世之才,那样强势回归先天,还需要妖妖植系战兽何用?

    看到爹爹陷入沉思,妖娆释然一笑。“算了爹爹,我让丑丑出来见你,也只是确认一下丑丑是不是真长得像先天大帝这件奇怪事而已,也许当初小圣童就是很喜欢与丑丑为伴,才一时好心送给他一场莫大机缘,再说了,如果先天大帝某一天真需要丑丑力量,他对咱们这么好,为他出一份力也是应该。”

    妖娆倒不怀疑先天大帝人品,那么让人敬畏又怀念男子,恐怕世间已无人能看透他心思。

    “这话倒也没有错,以有有缘相见时候直接问他本人就可以了。”

    阿斯兰特决定把这件事抛脑后。又向妖娆问道:“那妖妖出了洪荒秘境之后有什么打算?以你现实力,无论是进入蓝魔海上层宗派,还是青魔海四片大陆中自成一域之主都没有问题。”

    “进入上层宗派吧,我必需找到足够年长强者,才有可能寻找到血老头被封印真相……以及解封化龙血池方法与力量。”

    “因为那臭老头不想让我背负沉重负担,所以嘴紧得很,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可是我会把化龙血池封印解开给他看!哼!”

    一说到这里,妖娆倔脾气就上来了!总有一天,她会那血十三那个蛮横无理还不许别人关心臭老头为她而吃惊!

    妖娆看着一脸郑重阿斯兰特,挤着眼睛,继续邪恶地说道:“不过此之前,等有了足够力量,我要先去把流云殿闹个鸡飞狗跳!这个无耻宗门抓了空空贼老头兄弟们,绞灭了太阴太阳两派……还有姬天白,他也这无耻宗门之内,爹爹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姬天白?”阿斯兰特皱了皱眉头,因为一直沉睡苦海,消息比妖娆还要闭塞。“他不是一直与你关系不错吗?还有,他怎么也来了初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哼哼!他是朱雀大陆紧跟爹爹之后第二个成帝之人,他成帝之时,我被诬蔑为魔族妖女,被人族战神们云中海陆上追杀了几个月。爹爹,你说我与他关系倒底有多好!”

    嘶!

    阿斯兰特倒吸冷气!此时唯有震惊来形容他心情!

    “难道当初吸我帝气就是姬天白那小子?!”阿斯兰特大吼!

    “不错,是他。”妖娆笃定地点头。

    “他还敢勾搭魔族来欺负你?”阿斯兰特身体隐隐颤抖,心中对姬天白怒意瞬间超过龙觉!“好!下次见到,一定让他不得好死!”

    太可怕了!如果能他眼皮底下做出这些事情而不被他发现,那么这个男子实是太可怕!

    就妖娆与阿斯兰特对话之际,林间有四道风影掠过乱石与树丫。

    “为什么不用御空?”天下无敌舌头嘴外吊得老长,累得就像死狗一样“哈哈”直喘。

    “这你就不知道了,因为御空声势浩大,老远就可以一眼看到,所以主人宁可选择隐秘林间疾行,这样能近距离给妖娆主人一个惊喜。”范大甩着膀子老老实实地回答。

    “不错,而且近距离才好偷香。”趴范大背上小舞一语戳中要害。位于前方龙觉顿时赞许地向她回头点了点头。

    每次都从天空中出现,对妖妖而言,也太没有惊喜了。龙觉转头那得瑟又期待表情简直与昨儿夜里无情点天灯魔王完全不是一个人!

    龙觉一边风骚地笑,一边把自己华美衣服撕成碎布条儿。

    “嘶……这……这又是干什么?”天下无敌看到发疯龙少爷,顿时惊恐地大叫。

    “博得同情。”小舞摸着下巴,眯起眼睛好不容易分析出这个答案。“突出自己艰辛与坎坷遭遇,为了得到多爱抚。”

    我擦!

    背着小舞范大一个趔趄,差点厥倒地,这么变态猜想,小舞居然也能说得出口,范大抹着额头上渗出冷汗,看到前方龙少爷撕衣服速度,小心脏顿时胸膛中咔嚓裂成两半。

    看来小舞猜出这变态答案……居然是他丫正确答案!

    这都是什么变态人才想得出争宠手段?恶寒瞬间从脚下升起,范大心中默默为妖娆祷告。女主人喂……你知道男主人真实面目吧?你没有被他纯真外表欺骗吧?你以后生活会幸福吗?啊……哈利路亚!愿神灵保佑你。

    气息越来越接近……龙觉脚步也越来越轻盈,身上气息被压制到了极致,这样才能不让妖妖过早发现!

    妖妖呵……我来来,来心痛我,爱抚我,让我投入你怀中!哇哈哈哈!龙觉风骚地笑着。

    妖娆与阿斯兰特说话之际,突然心中若有所思,她猛地抬头,目光湛湛地看着不远处树林,不知道为什么,目光就是不想离开。

    “妖妖,怎么了?”阿斯兰特急急问道,看着妖娆瞬间迷离目光,还以为她又有哪里不舒服。

    所以顺着妖妖目光向前远眺,下一秒,阿斯兰特就如被五雷轰顶地看到一个眼角带着青痕,一身破衣物张牙舞爪红毛妖孽得瑟地撅着屁股从树林中窜出来场景。

    噗……

    血涌如喷泉!阿斯兰特嘴角抽搐。

    嗡!妖娆仿佛被人狠狠地脊背上打了一闷棍。只觉得脑袋里进水锈掉,有嗡嗡声音不断响起。龙……龙骚包居然出现了……这太让她意外!不过他衣服,是怎么回事?

    “妖妖哇……”

    我擦!我找你找得好辛苦……这一句话龙觉还没有说出口,就立即瞬停原地,如一尊石化雕像,张着手臂,露着破破烂烂衣物,与风沙一起,灵魂出窍!

    “龙觉!”阿斯兰特目光一沉!他预料爹爹与女儿温馨相处时光梦想,这一刻被无情地破碎。

    “阿斯兰特!”龙觉一头黑线!他期待完美重逢与揩油爱抚幻境,这一瞬间被无声地碾成斎粉。

    两人目光天空中激烈碰撞,顿时点起激烈小火花!

    哗……

    寂静中只有嗖嗖冷风吹过众人痉挛中脸庞。妖娆直接凌乱于风中。

    下一秒,阿斯兰特顿时“爽朗”地大笑着大步向龙觉走去。“哇哈哈!好久不见了,龙觉……”

    咬牙切齿咯吱声。

    “龙觉”二字,带着域主威压,直接向龙觉天灵骨当空打去!

    叫你让我妖妖牵挂!去死吧!臭小子,没有过老子关,休想动我女儿!阿斯兰特拳头捏得紧紧。

    龙觉也从石化中回过神来。“前辈啊,看到您,我真是太开心了,开心得都浑身颤抖!”

    磅礴龙龙息从龙觉体内顿时爆发出来,成功地抵挡了阿斯兰特威慑力!龙目中精光大震,一点都没有被压制局促。

    随后赶到范大,天下无敌,小舞,还有好不容易从晕厥中清醒云挽容都没有错过这精彩一幕。因为龙觉与阿斯兰特威压都极有针对性,所以,众人并没有感觉到背脊上传来实质压力。但是随着那貌似“友好”两人急急靠近,天空中顷刻升起疯狂风暴!

    两人脚步像雷鸣一样轰轰作响,每一个足印都深入大地,土地瞬间发出被灼热力量烤得焦臭气息,这视觉压力比无形威压让人心跳隆隆!

    龙觉与阿斯兰特长发都被狂风倒卷入天空。而两人都大步向对方“热情”奔跑,脸颊上各自写满了“真诚”喜悦!

    “龙觉!这些年过得怎么样?”阿斯兰特一拳打龙觉肩头,空气顿时扭曲了四周景物,龙觉身后形成了一个巨大气旋凹槽。

    我神啊!

    小舞与天下无敌顿时捂着脸,忍不住尖叫起来,这一拳中夹带力量,可以瞬间粉碎山岩吧?!

    而龙觉身体只是猛地一震,发出金属般铿锵声。

    他也毫不避让,抱着阿斯兰特脖子就拍了上去,虽然神火掌中未出,但那灼热气浪立即让阿斯兰特漂亮金色长发开始弯曲!

    “你们干什么?”妖娆看不下去了,顿时向发疯两人大吼!

    两人同时狠狠地战栗,迅速抱一起,亲昵地挽着手大叫:“哥俩好啊!三杯酒啊!哥俩好啊!六六六啊!”

    “我说妖妖哇,爹爹好久没有看到龙觉了,我们去山那边叙叙旧!”阿斯兰特一脸长辈慈祥笑意。

    “就是,妖妖,难得看到前辈,我今天与他不醉不归!”龙觉对妖娆笔着大拇指,胸有成竹地扬着下巴!

    还没有等妖娆回答。阿斯兰特就扯着龙觉头发。“小子,还不走!”

    龙觉也不示弱,大力地拍着阿斯兰特背!“前辈,不要急嘛!”

    两人身边植物大片大片枯萎,脚旁岩石发出不堪重负咔嚓声缓缓被碾成尘埃。这一切无不让人心惊胆战,而龙觉与阿斯兰特两个疯狂男人却“嗖”地一声同时原地消失。

    不一会儿,山那头就传来惊天动地嘶吼与爆炸声。

    “喂……妖妖……这……这……”云挽容缩妖娆身旁,指着远山一脸惊恐。

    妖娆发了一会儿呆。叹了口气,反正龙龙总要过这一关,她相信这两人都不会让她失望。

    “随他们去吧。”妖娆干脆盘坐于地面,封闭了五感不再说话。

    ------题外话------

    要调整昨天约会花去时间,今天写得两眼冒星星了…。真是牛郎与织女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