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86:是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仙人洞府之偌大,已经超过一般人对建筑群奢华想象,换个角落而言,曾经洪荒秘境繁华昌盛也依稀可见,洪荒秘境后三年内,青魔海八宗弟子都带着自己精心挑选同伴进入仙人洞府中寻找后机缘。

    洞府深处传出一阵阵低低嘶吼,仿佛有什么野兽压抑着极大痛苦却又不能大声宣泄,只能这样低低咆哮,那断断续续声音中带着令人精神压抑幻波,威压浓郁,让人胸口气短,脑海中瞬间翻腾起地狱恐怖血海幻象,可是那幻觉中怨念与憎恶,却又是那么地真实可信。

    实力弱小者听到这嘶吼声只怕会第一时间内受到严重精神打击。而此时听到这奇怪咆哮声,却是五个实力不弱战神。

    “朝歌,我们绕道而行。”一个身着道宗弟子长袍男子原地停步,摇着手中羽扇拦住身旁女子前进身影。

    “我……”女子眼中一阵迷离。那声音,依稀有些熟悉。

    原来是朝歌与雨师一行人,曾进入仙人洞府时与云真打过照面,还嘲笑妖娆与龙觉绝对会死黑色石像碾压下。

    此时他们已经深入仙人洞府深处,但是四周不是禁制太强就是早已经被前人先行一步,所以这么多时日依旧没有什么收获。

    无论现耳边传来低吼源自妖兽还是魔魅,都让人感觉不是那么好惹,还有空气中弥漫威压混乱而苍古,带有一种不可亵渎之威严。

    所以雨师宁愿绕道而行,也不愿继续向那声音靠近一步!

    “那你这里,我去看一看!”朝歌拂开雨师羽扇,大步向前走去。

    “朝歌,你中蛊了。”雨师急急向朝歌后领擒去。

    “也许吧……”

    朝歌身影猛地向前一滑,雨师只错愕地捏到一把空气,那乌黑长发末端轻轻扫过他手指,留下一片酥麻。

    “再说了,我们来路已经凶险万分,想要绕路并不是那么容易事,这里可是仙人洞府三大禁地之一碧潭禁,多绕路多危险。我不会有事,你们原地等我。”

    朝歌幽幽声音随风传入雨师等人耳际,而她人影早如烟云一般飘行至百米之外。

    朝歌一步步缓缓向前走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关注着聆听那声音传来方向而行。冥冥中她心中升起一丝悸动,这悸动牵引着她缓缓向前。

    走过一个弯角,眼前陡然出现一片白茫茫云团!

    那是云团吗?朝歌抬起头,只看到扑天盖地白,如雪山连绵,又像云海起伏,柔软,轻盈,一望无际白色世界。

    银白中只有一抹青天蓝!

    青天蓝陷落于柔软云团中,赫然是一人身影!

    那蓝中缀有银云!衣角下摆团团锦簇飘逸云朵与朝歌衣袂上花纹相似,只不过朝歌之衣虽能镶嵌明珠点缀,但云朵只能用白线绣制。

    能用银线绣云者……流云十子第一席!

    嘶!

    朝歌倒吸冷气,心中微有失落。

    流云十子第一席度善,从不喜与人交往,目空一切但潜质异常强大,进入洪荒秘境之前,流云长老们就曾下断言,度善一定会秘境内晋升到十阶战神境。

    没有想到,这里居然遇上他!这气息,是已经逼近域主了吧!是度善呼唤她吗?

    朝歌迅速收敛了脸上失落,盈盈向前一拜。

    “朝歌见过度师兄。”标准宗门礼。

    看到朝歌恭顺地低头,乌发垂落于地面,似流水一样蜿蜒,银云不禁青天蓝上微微颤动,隐隐笑意从高处传来。

    “朝歌,是我,不是度善。”

    眼前迷雾散去,斜靠云团上男子终于迷雾后现出清晰容颜。朝歌猛地抬头,因为用户力过猛,耳下坠明月珰立即发环佩叮当脆响。

    她双眸猛地一缩,内心深处突然升起莫大狂喜!果然是!

    天白!

    “为何!”朝歌急急向前一步,激动得浑身战栗!

    姬天白薄凉唇顿时勾起一丝绝美笑意,被四周飘渺白云衬托,立即圣洁像是不食人间烟火仙人。

    “我衣物与储物袋都丢了,请求度善师兄带我一起进入仙人洞府,你也知道,他脾气不是很好,没有办法,我只好自己想办法了,不然活不下去啊。”姬天白一挑长眉,带着玩笑口吻说道。

    傻子也听得出来,姬天白直接把流云殿十子第一席,给杀了!

    但朝歌没有半点恐惧感觉,脸上只带着欣喜与惊愕!天白……什么时候这么强?!而实力逼近域主他,又为什么会丢了衣物与储物袋?

    “那……那朝歌恭喜天白成功位晋流云第一席!”

    朝歌轻盈下拜,行却是跪礼!从她表情上看得出这女子是打心眼激动无比!

    能双方都有太上长老精神烙印保护下击杀第一席弟子,这就意味着度善一定对姬天白做了过份事情,而且太上长老们也认可姬天白无与伦比实力,所以才会默认这种同宗杀戮!

    这是极强大好证明!

    “朝歌,用不着这样。”姬天白无力地挥了挥手,刚发作蛊毒,血线还他手背上隐隐沸腾。

    朝歌这才听出姬天白声音中虚弱。再抬头,发现此时姬天白确实与往日不同,笑容中带着苍白,平日无论何时都梳得一丝不乱以发带束起长发此时却凌乱覆于身后,度善衣物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合姬天白身,斜卧之时前襟大开,脖子与锁骨上覆盖着细密如丝汗水,他手指微微颤抖,浑身犹如脱力般湿透。

    朝歌心狠狠一沉,双目顿时犹如针扎一般刺痛!

    “你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刚才那痛苦低吟。”她急急跑上前去,却被姬天白伸出手示意制止。

    “嘘!”姬天白直起身子,合拢衣袍,随意地拢了拢长发,把手指比唇前。

    “朝歌,这是一种强大修炼秘法,替我保密吧。”姬天白从来不喜欢自己秘密暴露阳光下,即使是自己中毒这件事。

    他温柔但有力视线直入朝歌心田,顿时令朝歌情不自禁地点头,这梦幻般目光中,朝歌能为他做任何事情。

    只不过朝歌心还是微微落寞,无论虚弱不虚弱,姬天白总是不让人接近他身体。他倒底仅把她当成同门师姐,还是……

    看到瞬间呆滞朝歌脸,姬天白心中冷笑。

    七日发作一次蛊毒实是太要命了,如果他不是利用毒中剧痛与对身体经脉冲击开辟了一条修炼蹊径,估计现实力早就坍塌至四五阶。

    虽然万幸活了下来,也成功晋阶十阶,但是这凶险四伏仙人洞府中没有盟友也是一件麻烦事。他没有力气每次都召唤战兽护法,他需要……忠诚同伴!

    “好。”朝歌连忙点头。能看到姬天白还活着,她已经兴奋无比,前几年一直传闻他已死,那简直伤透了她心。

    “还有一件事。”姬天白慵懒地再次靠“云团”中,淡淡地笑道。“你们不需要前进了,碧潭禁,我已经破除,里面东西也全都拿到手。”

    什么?三大禁地中碧潭已经被姬天白破解?朝歌身体狠狠地一滞!

    “就送朝歌一枚幻元丹,一件上品天阶幻器,六斛珠,红珊瑚一对吧。”

    姬天白扬了扬手,一只小巧储物袋顿时飞到朝歌手中。

    “幻元丹!”朝歌死死地捏着那布袋,眼睛瞪得浑圆!“碧潭禁你破除了?里面有幻元丹?”这个刺激实太猛,朝歌此刻甚至怀疑自己确中了幻术,不然为什么能同一天内见到失踪已经久姬师弟和难得一见幻元丹?

    幻元丹为超越婴变顶极圣药,药内药气凝聚成各种异兽或者人形,开人经脉,扩张气海,一般只掌握宗门圣王手中,其他人连见都不曾亲眼见过这传说中顶极圣药。而她手中,此时却……捏着一枚!

    “只有两枚呢,送师姐一枚,不算过分。”

    “这……”朝歌手颤抖,礼太重反而有些拿不住感觉。她实是忍不下心拒绝,于是厚着脸皮收下,这可是姬天白送!

    “那碧潭禁中到底有什么宝物?”朝歌好奇地拉开话题。

    “这个。”

    姬天白拍了拍云团,突然那巨大云团加膨胀!一枚巨大兽首突然转了过来!

    洪荒巨兽!

    兽首眉心杀心线异常鲜艳,仿佛邪狞无比,但长长吻却优雅地闭合一起,湖蓝色兽眸让人一时之间仿佛陷入于无边无际天空中。

    力与美完美结合!即邪狞,又优雅,如毒药一般让人无法自拔与它气场下。

    轰!

    罡风骤起,七条巨大长尾空中如草絮一样轻盈舞动,只不过那些长有数十米兽尾上凝集着巨大能量,威压却比山岳沉重!

    力冲星河!势拔五岳!遮天蔽日!

    九尾狐!

    成年狐兽!已经成功催生七尾!超恐怖大幻兽啊!朝歌脸顿时吓得惨白!

    原来刚才姬天白卧坐云团,就是这传说中恐怖洪荒战兽啊啊啊!好惊人!仰望着站九尾背脊上那个幻袍蹁飞男子,朝歌心中升起了一种深深深深敬畏与无力感!

    他是天空中星辰,可以远眺,却永远不会坠落人间,伸手可以触及……

    舔了舔干涸唇,朝歌轻声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还没来得及起名。”姬天白负手而立,乌黑长发与九尾雪鬃纠缠一起随风倒卷。场面摄人心魂!

    他手指轻轻划过九尾脖颈,以朝歌听不到声音轻声呢喃:“你喜欢‘屠龙’,还是‘灭妖’这个名字?啊……”上扬语气,姬天白仿佛想到了什么。

    轻轻一拍手。“‘灭妖’怎么样?小名还可以叫妖妖。呵呵呵呵。”

    洪荒秘境中混乱风暴进一步升级。

    与此同时,仙人洞府另一面,云真还气乎乎地横冲直撞,后面远远跟着一脸警惕苏,与一直咬手绢东方如月。

    该死妹妹,没事犯什么花痴?云真头顶都冒烟!什么阿斯兰特……心中只隐约感觉到这样一个名字,他就倒霉地对着苏发骚了。

    这心灵感应,有时候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云真愤愤地想道,不想与云挽容再建立联系,只是带着苏与东方如月朝着感应到地点疾行。

    天空中如有奔雷掠过,云真身影天空中发出巨大轰鸣,仿佛只有这样气势汹汹才能宣泄他心中郁闷与不满。只不过掠过一个小凉亭后又“嗖”地一声停下来,然后急急向后退去!

    看到变态云真突然转身向自己扑来,苏立即黑着脸丢下东方如月急急逃命!只要与云真同百米范围之内,他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不自。

    可是云真却并没有真兽性大发扑倒苏,而是急急落凉亭旁,举着一根发光丝线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

    一边转一边仰天大吼!

    “喂!我们也该冰释前嫌了吧,总是这样不行啊,下来帮我找东西!”

    “什么东西?”苏迟疑地停下,眯着眼睛看着云真手中丝线。

    “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这凉亭是道宗前辈们修建遗物。”

    苏向云真靠近了两步,目光幽暗地问道:“你储物袋不都上交给龙觉与妖妖了吗?怎么进入洪荒秘境石子,还有你现手里拿丝线,都不储物袋里?我看你是不安好心吧!”

    噗!

    云真简直要气得吐血了!他气急败坏地咆哮!

    “这是逍遥拂尘上一根丝线!缠绕我宗门令牌上,来洪荒秘境之初,我就悄悄把他带出来,为就是寻找逍遥拂尘气息!现它发光了!这奇怪凉亭旁。”

    为了博得苏与东方如月信任,云真只得耐心地解释。

    “你们不觉得奇怪?为什么一个破旧亭子会出现这荒山中,自从我们被怪风卷来,还从来没有见过任何建筑物不是?”

    好吧……苏承认,这一切是有些奇怪。

    “所以我们忘记之前发生所有事吧,我立即叫妹妹赶来!”云真黑着脸对苏恶狠狠地抹脖子!“敢说出去一个字,我要你死无葬生之地!绝对不能让他们看出我们异常,懂不懂?第一次可是你……”云真郁闷地指着自己嘴。

    “喂……第二次可是你……”苏生硬地扭腰比出兰花指……

    两个人,谁也不让谁。东方如月不小心笑出声,却顿时被两人如狼似虎目光瞬间刺了个透心凉!

    静心,静心,我要静心!看着凉亭前颇有情调一树红梅,云真深吸一口气,决定不再被心中愤怒影响情绪。

    “挽容,来!带着他们都来这里!”云真心底默默叨念。

    “哥哥!”万里之外云挽容顿时跳了起来,她这次清晰地感觉到了云真召唤!

    “有大事,我哥哥找到与逍遥拂尘有关线索!”云挽容顿时抱着妖娆手。大眼睛对她一闪一闪。

    妖娆皱了皱眉头,地上与四周岩石上留下标记,这才叫众人一起跟云挽容身后疾行。

    大部分失散人都已经找到,龙觉带来了坑爹三人组,云真与苏一起,那么她担心事还是发生了……有人落单!

    而且是实力弱上官紫痕!

    实是无从寻她踪影,妖娆只有先前住云真所地点再想办法。

    “妖妖,乃偶滴愈伤药里放了什么东西?”妖娆身后传来一阵嗡嗡声音,含糊不清。

    “没放什么,这种伤药中加了活血成份,比一般伤药见效,而且绝对不留疤痕,只不过有一个副作用,就是有淤血处会肿大三天。”

    “用了这药,没有疤痕,水嫩嫩美颜养肤哦……龙龙,感谢我。”妖娆顿时眯眯笑地戳着龙觉那张比被阿斯兰特打过肿得晶莹透亮脸。一戳之下,仿佛脸泡就要胀得破裂。

    “不带介样玩……”猪头龙觉愤怒地挥着拳头。那极为膨胀脸顿时惹得众人一阵狂笑,龙少爷现模样实是太恶搞了!一个灯泡喂!红毛灯泡脸!

    “哈哈哈哈……”一阵嗡嗡笑声顿时响起,阿斯兰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看到龙觉这样,他心中太爽了。

    可是阿斯兰特狂笑之际,众人却又怜悯地看着他。

    这妖爹脸,现不跟龙少爷一个样吗?你们两是一对灯炮,湛亮湛亮!

    “妖妖,救偶……”龙觉扯着妖娆衣袖。

    “不救,谁要你把我爹爹打得那么惨。”妖娆弹着龙觉脸,邪恶挑眉。“晚上等着你脸当照亮灯呢!”

    “哇哈哈……妖妖,救我!”阿斯兰特顿时挤开龙觉,得意地说道:“爹爹就知道女儿心痛爹爹,你一定放错药了,来,先把爹爹脸整成原样。”

    “不救,谁要你把我龙龙白皙得那么惨!”妖娆横眉一扫,目光幽暗地说道。

    两个白痴,打架就打吧!双双打成那么惨模样,差点把她吓死了!活该被罚!他们出完气了,她也要出气!

    ------题外话------

    求收藏,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