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87:一朵发光的梅花(一更)

087:一朵发光的梅花(一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有了确定地点,没过多少时间妖娆等人就与云真、苏、东方如月汇合一起。

    “这就是阿斯兰特?”云真指着一张肿脸惊愕地大叫。

    我擦!妹妹也太重口味了吧!这不是猪头吗?看到这张脸也会花痴?云真简直对云挽容审美水平无语了。

    “还有这位是?”云真迟疑声音。手指指着另一个大头妖物。

    “龙觉!”

    龙觉没好声地回答,反正这三天他是别想见人了,不过他也理解妖妖想发火心情,他与阿斯兰特是打得太过头了些,现这猪头样子虽然丑,只要能哄妖妖开心就好。

    我勒了个去,怎么是那煞星?

    云真顿时被自己口水呛到,看着龙觉那双要杀人眼,他立即聪明地闭上了嘴巴,额头冷汗直流。

    “你们都没事吧?”妖娆看到苏无恙,只是身上煞气重而已,她也放下心来。

    一阵重逢惊喜之后,妖娆立即切入正题。

    “找到逍遥拂尘下落了?”毕竟与云真交易要优先考虑。

    “不是逍遥拂尘,而是一些残破手札。”

    云真从怀中掏出一卷古老文书,是他与东方如月还有苏,等待妖娆他们到来时间中,依靠云真那根发光丝线,凉亭旁泥地中挖出来羊皮卷。

    “这些羊皮卷与逍遥拂尘有什么关系?”妖娆疑惑地看着云真。

    云真目光一沉,手指郑重地拂过那已经看不出本色,表皮发黄发脆卷宗,缓缓说道:“几张羊皮卷,都是以逍遥拂尘上丝线穿一起。换而言之,它应该属于子衍师叔祖。”

    拂尘一直是子衍所有物,所以能用拂尘上丝线穿东西,只有子衍本人吧?

    龙觉摸了摸下巴,云真真正目是寻找子衍,那么这些手札意义应该也不小,也许能其中发现一些关于子衍去向秘密。

    云真打开羊皮卷之前,妖娆又抬头看了看眼前这座破败凉亭。

    精芒妖娆眼底跳跃。

    虽然万年时光能磨损任何光鲜亮丽外表,但无论凉亭此时看起来多么残破,只要有万年依旧屹立不倒这一条特征,都足能说明当初凉亭建造者到底花了多少功夫。

    凉亭旁土地中发现了子衍手札,那么这凉亭主人也很有可能就是他。

    仙人洞府后山,早因为古魔入侵之战而夷为平地。无论是建筑还幻器都被无情地碾成碎渣深埋地下,面对这片废土,与废土之上坚固凉亭。妖娆感到深深疑惑。

    为何有人要这荒凉山中建造如此坚固亭台?而且……还颇有情调地亭前种上红色梅花?

    妖娆目光再次停留红梅树上。长长睫毛扑闪了一下,心中若有判断。这凉亭明显就不是小憩之所,而是亭主长住地点。

    那么……住这里干什么呢?这才是值得深思东西!

    希望云真手中古老羊皮卷能解答这一切问题。妖娆心中暗道,可是云真却苦着脸打开手札给众人观摩。

    “上面画什么,我一点也看不懂。”云真郁闷地说道。

    呃,确看不懂,都是些奇怪圈圈。范大一看那纸就眼晕。而龙觉与妖娆一看却依稀觉得有些熟悉感觉。

    虽然很难理解,但是下意识都会向那个方向想……

    “这不是文字,而是一符术中很生涩一种吧?”龙觉觉得那些符号很有意思,于是认真地研究起来。

    “符?术?”云真与云挽容脸同时挎了下来。

    “看来这不是子衍师叔祖遗物,而属于另一位与他同辈师叔。”云氏兄妹异口同声地说道。“因为子衍师叔祖半点符术都不懂,我们一脉是专修幻技。”

    “不过当年道宗与子衍师叔祖同辈,确是有一个专修符术前辈。”

    云真依稀想起这么一段过往。立即觉得异常失落,看来白兴奋了一场,这么大张旗鼓地把所有人都找来,结果发现这记录着符术羊皮卷与子衍师叔祖没有半毛钱关系,真是郁闷死了。

    “先别下定论,让我看看。”龙觉说道。

    而妖娆与龙觉却围坐凉亭内圆桌旁,认真仔细地研究着羊皮卷上各种古老符号。符术是一种古老技艺,变化很缓慢,但分支很杂驳,羊皮卷上符号明显与现世符术符号还有空空贼老头那套理论完全不同。但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妖娆与龙觉经过一天推衍,也看出了一些门道。

    当两人抬起头来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夜色如蝠翼一般,从远方沉沉压来,瞬间就把光明向天际驱逐,有虫鸣声风中低吟,细细碎碎,反而让人觉得长夜加寂静。

    云挽容想要拿出照明水晶,可是就此时,妖娆突然错愕地抬起头。

    众人原本看到龙觉与妖娆认真,都安静地站他俩身后出神,不过妖娆这一抬头,目光闪烁微眯着眼睛样子,不由地让人顺着她目光向前方眺望。

    她看到了什么?

    一朵发光红梅花!

    一朵发光红梅花如萤火虫一样发出黯淡光辉。

    亭前红梅树上,隐藏枝叶下,有那么一朵与众不同红梅,依稀闪动着清淡光泽!

    光芒很浅很轻,但越来越幽暗夜色中却越来越明显!如果深夜时看到,必定以为那是一只停留树丫间会发光小虫,但这光暗交替傍晚时分,众人却能轻而易举地分辨出那是一朵梅花。

    “哥哥!哥哥!你看!”云挽容拼命摇着云真手急急大叫,那激动声音中分明带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情绪。

    “天啊!”云真明显也呆滞了。

    龙觉轻蹙眉头。“那梅花让你们又想起了什么吗?”

    “是……”云真吞了吞口水。“我道宗有一位太上长老,现被尊称为道光子,曾经别名是‘梅光’,因为他爱梅花,尤喜欢梅下修炼,所以独创了一门技艺,能让梅树夜中发光。”

    他吞吞吐吐说道:“不过道光子师叔祖梅光可比这一朵萤火小梅花华丽很多,传说他隐居之所到了夜间便一片辉煌,树如玉雕,花如烟火,称得上是仙境奇景,我没有亲眼见过,但我师尊却一直对那景至赞不绝口。”

    又出现了一个道光子!

    “也是与子衍同时进入洪荒秘境吧?”妖娆一针见血地讯问。

    “是,当年梅光师叔祖是道宗十子第一席,子衍师叔祖位列第二。”云挽容记忆深刻。既然来目就是寻找子衍先辈,那么她与云真一早已经把子衍生平事调查了个一清二楚。

    “那这个符师又是第几席?”龙觉摇着手中羊皮卷。

    “第五或者第六吧,记不太清楚,因为那符师师叔祖好像英年早逝,而他一过世,道宗研究符术一脉弟子也稀薄起来。”

    符师,道光子……妖娆感觉自己隐隐摸到什么东西。

    “云真,当年子衍失踪之后,道宗离开秘境人都说了些什么?”

    “当年活着离开洪荒秘境道宗弟子有六人,六人都称从来没有洪荒秘境中看见过子衍师叔祖踪影,其它宗门认识子衍师叔祖人也证实了这样话。我如果不是得到挽容信息,说看到逍遥拂尘出世,也几乎以为子衍师叔祖不可仙人洞府里。”

    “六人?”

    “这六人现还有几个现存道宗之内?”

    “就只有一个了,只有道光子前辈一人成功晋升诛神境,现是道宗强太上长老。其他人万光阴中或者因大战而陨落,或大限已到,寿中正寝。”

    听完云真话,龙觉缓缓闭上眼睛。

    沉默良久,他轻轻对云真说道:“我认为,六人中有人说谎。”

    平地惊雷起,一石激起千层浪!

    “什么!”云真错愕地大叫!有人说谎是什么意思?

    “你数数这石桌旁石凳。”凉亭中没有它物,就只有一张石桌与几张石凳子。

    “一,二,三,四……五……”云真急急地数到了五,而这个数字立即让云真也如坠云中。一般这纳凉石桌椅,凳子都是四个吧?也偶尔见过两个与三个,但“五”却是闻所未闻。

    “那这是道光子师叔祖亭子?”云挽容不确定地说道:“五合之数正好与五瓣红梅之数相同。他是因为观梅意境而生建亭初衷……”

    “噗!”妖娆一笑。“挽容,你平时没事干又不修炼时候喜欢干什么?”

    “绣花啊!”

    “那你这么多天怎么不绣一个玩玩?”

    “没时间啊!”云挽容刚把答案说出口,双眸就紧紧一缩!洪荒秘境仙人洞府里,人人都着急着寻宝,谁会有时间凭兴趣荒山上费力地建个亭子,还非得风雅地把桌椅板凳都搞成梅花之数?

    “这里有五张凳子。”妖娆拉着爹爹,云真与苏坐下。“是因为这里需要有五人席。”

    “有道光子。”龙觉指了指亭外红梅。“那也不是观赏用,万年前必然也是一树银光,夜间照明。”

    “有符师……”妖娆摩挲着桌上泛黄发脆羊皮卷。一字一句地说道:“还有子衍。”

    嘶……

    云真与云挽容顿时一阵战栗,心中刮起惊涛骇浪,那些变幻明灭情绪一时之间都他们眼眸中表现出来。

    “所以圣王才掩盖了子衍前辈还存世消息。”云真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因为现道宗圣王出自道光子一脉。”

    “可是当年道光子师叔祖还是‘梅光’时候,与子衍师叔祖交好,因为子衍师叔祖年纪小,梅光师叔祖可是把他当成自己弟弟一样天天带身边,为什么知道他还存世,又很可能是一个天人强者,却封锁消息,不让我们寻他呢?”

    云挽容接着云真话继续说道:“而当年符师,还有剩下两人也对此事一直保持缄默,看来他们之间,有什么秘密存。”

    “秘密嘛。我觉得就是这个。”龙觉把手中羊皮卷向前一推。

    “这是残稿,凌乱,而且缺失了重要部分。但也勉强能看出是讨论解阵之术,而且解不是一般小禁制,而是连环大阵。地域辽阔,大阵重重。”

    “大阵?”云真与云挽容相互对视了一眼。

    看着这云氏兄妹颇有内容眼神,龙觉敲了敲云真头。“你又知道些什么是吧?看来你脑袋就像是屎,挤一点才出一点对吧?”

    “不敢!不敢!”云真这次不想隐瞒,只是龙觉没有推论出“大阵”两个字之前,他与云挽容压根没有往那处想。

    “仙人洞府有三大禁地,分为为碧潭,百岳,秋林。”

    “三大禁地?”

    “不错,这不是地图上写明了禁地,而是无数前人发现凶险之处,你也知道,那奇怪洞府主人洞府中设了好多禁制与陷阱,往往危险禁制中都存放着一两件稀有天阶幻器、绝品丹药,甚至幻兽卵。所以才能吸引一批又一批八宗弟子前来寻宝。”

    “不断模索中,很大一部分禁制已经被前人解开,其中宝物也被带走,所以我们进来遇到要不就是空阵,要不就是极难解开特别凶险阵法。”

    所谓空阵,就是解开之后没有宝物,只阻碍人前行杀阵。

    “其中以碧潭,百岳,秋林出名。”

    “这三处禁地,八宗前三席弟子都知道。”云真吐了一口气。“以大阵重重,空阵林立闻名,一般人很难这三处禁地大阵中找到宝物,而且这三处阵法都凶险无比。但越是这样,就越吸引人注意力,传说如果能三处禁地内走到后,一定能获得强大宝物!”

    “碧潭?”龙觉看着眼前残破羊皮卷。“入口是一池湖水水囚阵?”

    “是!”云真错愕地点头,龙觉怎么知道这些东西?

    “那百岳禁地入口是不是千山叠翠图幻影大阵?秋林禁地入口是不是枫林**大阵?”龙觉一口气流畅而迅速地把整句话不带标点地说出来。

    “是!是!”云真拼命点头,他眼中,龙觉已经犹如神一样存!明明只是域主之子,绝对不曾听闻仙人洞府中秘密,为什么现居然这么清楚三大禁地入口特点?

    “啊啊啊啊!好大胃口!”龙觉指着五张石凳。

    “当初这五人,是想一口气破解三处禁地!这羊皮卷上绘制,是三处禁制入口破解法!”

    阿斯兰特与范大等人对仙人洞府没有什么特别概念,所以听龙觉推断不曾被震撼,但是龙觉这句话落云真、云挽容、东方如月耳中,就犹如惊雷般触目惊心了!

    原来仙人洞府中不只三大禁地,可能有八处,也可能有十处,但随着时间推移,一处又一处大禁被解开,利益被开阵者瓜分,但是唯有碧潭,百岳与秋林三地,一直成为未解之迷被后人津津乐道。

    道宗之前禁地利益分配中获利少,而万年前道光子等人,竟有这么大野心,同时破解三禁吗?

    一时之间,一幕鲜亮场景出现众人面前。

    还是深夜,凉亭孤单矗立于荒山之上,夜风阵阵,亭外发光梅树分外妖艳。只有一个孱弱符师坐亭内,于几张揉羊皮卷上耐心地计算着什么东西。

    有簌簌声从远方传来。一个人影从东方出现。将一张纸递给符师。

    “师弟,你上月解阵我安全通过了,这是这个月又遇上问题,你看看。”来人话还没有说完,又有三道人影凭空出现。手中各自拿着一张薄纸。

    于是五人坐下,开始热烈地讨论破阵事宜。

    大概当年场面就是这样吧?

    妖娆从自己猜想中回过神来。当年符师,梅光,子衍,还有不知名其它两人,进入洪荒秘境之后第一目标就是仙人洞府,他们放弃了寻找聚灵宝地,放弃了挖掘药物矿石,放弃了入定修炼机会。为避人耳目,隐居于洞府后山,约定聚首日子,然后分为三组,分别进入三大禁地,留符师一人亭内,解决他们收集而来不可破解之阵法。

    “不过如果是一个团队,其实专攻一处效果会好吧?”这一点是让龙觉不解,为什么符师同时研究三个禁地解法呢?

    “确实是一个。”云真突然说道。

    “道光子师叔祖当年,差一点就完全破除碧潭禁地所有禁制。这是我偶然听师尊提起。”

    “大概开始时候,这五人分为三组同时进入不同禁地,是想了解每个禁地特点,选择一个有利于突破目标进行全力冲击。”

    “我想他们后选择,是碧潭禁。”云真说此话时候,云挽容也认同地点着头。

    云真推测很有道理,毕竟手中羊皮卷上都只绘有三处禁地入口阵法,所以并不能看出他们是不是一直深入到每个禁地深处。

    “那差一点是什么意思?”龙觉好奇地问道。

    “就是没有得到后宝物,好像失去子衍师叔祖之后,道光子师叔祖就一直沉默寡言。深深自责自己没有好好照顾他,对自己洪荒秘境中境遇也提得很少,我师尊只听他老人家说过一次关于碧潭禁感叹。说什么:‘云天际,只可远眺,不可近渎,只有皎皎明月与云同,有缘且高贵者才能触摸到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