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88:碧潭、百岳、秋林(二更)

088:碧潭、百岳、秋林(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云天际,只可远眺,不可近渎,只有皎皎明月与云同,有缘且高贵者才能触摸到云。[飞天 中文]”

    妖娆反复咀嚼着云真这句话,实是想不出当年梅光看到是什么宝物。但依稀觉得,那是一种极为唯美梦幻描述。

    “这么说碧潭禁地现除了那有缘人才拿得到宝物,基本上已经形同虚设了?比较强禁制也已经解除?”龙觉反问。

    “差不多能这样说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道光子师叔祖很少提起这些事情,因为子衍师叔祖离开对他打击太大,而后渐渐,他所第三峰与子衍师叔所第一峰关系也慢慢生疏起来,比如我师尊就很不喜欢现道宗圣王,我第一峰一脉与第三峰弟子间隙由来已久,这也是我为什么和雨师关系不好原因。”云真轻轻说道。

    妖娆和龙觉知道,八宗实力雄厚,内部也有派系之争,一般一脉为一山,由一位德高望重宗门重要长老坐镇,云真与云挽容是拜入道宗第一峰下弟子,雨师是拜入第三峰下弟子,都为同宗,但由不同师尊授业管教。

    万年前关系好,不代表现依旧关系好。

    “如果当年子衍与道光子关系特别好,他那么小年纪,有可能是一直与道光子一起,为什么他失踪道光子不但只字不提,看到他命牌万年不碎也毫不关心?”妖娆看着云真。“你们道宗现放着子衍命牌是假吧?”

    “这不可能,进入洪荒秘境十子命牌都是由当年实力强太上长老亲手制作,不要说仿制,就算是随意移动都会遭到强大精神力反噬。不可能有人动过。而且也许其中有什么隐秘,道光子师叔祖交代了雨师却没有让我与挽容知道。”

    “猜测也没有用。”龙觉环视坐五人,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不如我们也分成三队,去三大禁地看看。”

    没有想到龙觉会自己提出这个建议。

    “如此,是好。”云真立即点头,好不容易找到子衍师叔祖线索,但不知道他当年进入是哪个禁地,离洪荒秘境再次开启时间又很急迫,分开行动是保险选择。

    “咳咳。”阿斯兰特立即斜着身体向妖妖靠近。他才不管分不分组,反正爹爹是要护着女儿。

    场众人,以妖娆,龙觉,阿斯兰特,云真强,自然要平均分配战力。

    “我去碧潭。”云真自荐。“那里就目前而言遗留着子衍师叔祖线索可能性大。”

    云真这样选择倒也不失偏颇,虽然三大禁地中碧潭已经被道光子走过一回,危险少,但换而言之,隐藏宝物也少,看来抛弃一切利益,云真是铁了心一定要把还活着子衍接回道宗。

    只是此时云真还不知道,碧潭禁地已经被姬某人扫荡了一圈,连那令道光子念念不忘“云团”也被他收入麾下。

    “那我去百岳,妖娆与阿斯兰特前辈去秋林吧。”龙觉对着阿斯兰特微微一笑,顿时让阿斯兰特觉得这红毛臭小子顺眼了不少。\ gskynet\

    真懂事,让妖妖能专心致致陪爹爹!

    “这个主意好。”阿斯兰特拍着桌子大笑。

    妖娆没有说话,只是给了龙觉一个深邃眼神,默认了这样分组安排。

    “那就还按我们来凉亭之前队伍分别行动,我带带着范大,天下无敌与小舞云去百岳禁地。妖妖与阿斯兰特前辈、云挽容还有图桑去秋林禁地,剩下人一跟云真去碧潭禁地。”

    龙觉这样分配自然有他道理,阿斯兰特已经是十阶战神,妖娆与他同是九阶巅峰,不可能同时一队里,而从子衍手札上看,秋林禁地中植系阵比较多,所以契约着丑丑妖妖去那边可能危险系数会低很多。

    把云真与云挽容分开,至少有两队可以互通消息,而他带着小舞应该也能顺利百岳禁地中查探一番。[ 小 ] [ 说 ] [   网 ]

    “龙觉,把我储物袋给我一下。”云真苦笑,他可是被龙觉与妖娆打劫一毛不剩。

    从已经不是自己储物袋中拿出一个小小罗盘,原来罗盘可以仙人洞府中指引方向,这么稀有东西,估计只有八宗十子第一席弟子才拥有。

    看了看罗盘,众人终于知道自己位于什么位置。凉亭已经离洞府建筑群不远,正好位于荒山与建筑群分界线上。

    而云真也若有所思地拍着大腿。“原来这凉亭位置,离三大禁地方位都差不多远。果真是当初道光子师叔祖他们为破三个禁地而专门建造秘密聚所。”

    他立即详细地把三大禁地方位详细告知众人,并约定了再相聚时间与方式。

    “不知道上官紫痕去了哪里,大家如果看到,一定要保护她!”

    “还有,你要小心哦,臭骚包。”妖娆戳着龙觉那张猪头一样脸。心中百感交集,她知道龙龙是想自己多陪陪爹爹。可是其实她也不想与他分开。

    “我很就去找你,而且别忘记了,我可是贵客,不容易被禁制所伤。”龙觉语气轻松。温和声音安抚着妖娆心情。

    “我知道,贵客龙龙。”妖娆嫣然一笑。“你又有什么事瞒着我吧?为什么不晋阶十阶?我感觉你九阶巅峰气息已经圆满了。”

    “啊……哈。”龙觉抬头看天,目光无辜,冷汗却直流。“那不是给岳父大人面子吗?不然又要多打几天。”

    妖娆狐疑地看着龙觉,好吧,姑且相信他这个有些站不住脚回答。“反正早点出来,我秋林没有发现子衍线索也会立即去找你。”

    “嗯,去吧!不要太想我,不然你疯爹爹又会捏我。”龙觉可怜兮兮地偷偷对着妖娆额头一吻,就灭哈哈地带着坑爹三人组远去。

    虽然刚见面就立即要分离,不过大家都是为一件事而努力,有些小思念,但妖娆与龙觉并不觉得离再见有多久。

    她相信他会照顾好自己。

    他相信她会愈加强大。/gskynet/

    无论哪里,心都联一起。

    “我们也走。”妖娆挽着得意得把头高高昂起爹爹,一步越入天空。

    等到众人都散去,苏才反应过来,坑爹啊啊啊啊!龙觉那句:“剩下人都跟着云真。”那剩下人不又是他吗?不要跟禽兽一起,救命!救命!

    云真与苏相互对视,两人果断地狠狠打了个寒战。

    “红毛挺不错。哇哈哈哈!”阿斯兰特得瑟地大笑,张牙舞爪。

    妖娆拉着爹爹,生怕这人超级无敌路痴开心过头后又带着她一起迷路。她脑海中烙印着三大禁地位置,一路疾行,心中估计着大概一夜就能到达秋林禁地边缘。

    果然半夜时候已经可以再次看到仙人洞府恢弘建筑群,为了避免再次被乱风刮去后山,妖娆一直行得小心翼翼,还好一路顺利,清晨时候终于看到一片隐藏山水回廊中一小片秋林。

    无论寒暑冬夏,这片花园中枫叶始终金红一片,不落,不残,不生,不死亡。微风过隙,叶间便传来一阵阵清脆得犹如玉器相互撞击脆响。

    阳光透过层层叠叠枝叶,大地上洒下斑驳光影,那些柔光影随着风与树叶变化而不断于地面跳跃,如同舞动精灵一般,带给人生与活泼向上感。

    枫林旁,竖着一块灰色岩石,上面潦草地写着“秋林禁地”四个大字。应该是后人所立,提醒不想白白送死弱小召唤师不要贸然闯入。

    站秋林禁地之前,就连疯疯癫癫阿斯兰特都瞬间凝重起来。眼前景物虽然奇美,但是依旧给人一种琢磨不透飘渺感。越是实力强大,就越能体会弥漫林中无处不天道。每一棵树位置,每一根草生长地点,仿佛都交织着阵法回路,但这回路又溶入自然,让人找不出任何一处瑕疵。

    “图桑,你是跟来,还是外等候?”

    经过这么多年接触,阿斯兰特深知自己这个随从性格。原本是一个极好苗子,只可惜太惜命,只想着平安离开秘境回老家见族长。所以潜力反而被时光蹉跎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被朔北雪狼部老东西晕厥时就丢入了洪荒秘境吧?为就是让他保住图桑不死。为此连“小雪狼”称号都送给了他。

    图桑踌躇了一下,一想起老族长期待他回家目光,身体内热血顿时冷却下来。他恭恭敬敬对阿斯兰特一拜:“多谢前辈成全,图桑就外面等待前辈出来好了。”

    图桑说完就退后两步,自己找了块干净地方盘坐下来。看样子竟然打算就这样一直入定到阿斯兰特,妖娆与云挽容从秋林禁地中出来。

    看着图桑那无为无求样子,阿斯兰特眼中瞬间迸发出噼里啪啦小火苗。他不像龙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性格,也不像妖娆充分体恤属下,绝不扭曲个人意志性格。

    他是阿斯兰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男子,看什么不顺眼都要打破男子。

    阿斯兰特瞬间狂野地笑着:“嘎嘎嘎嘎……图桑,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还这么孱弱,老子觉得对不起你心里不爽啊!”

    嘭!地一脚!阿斯兰特直接一步走到还没有反应过来图桑身后,一脚把他像皮球一样直接踢入了光影斑驳枫林里!

    我擦!

    好狠啊!妖娆看着爹爹一脸狂狞,金发随风如狮王金鬃一样张开,顿时觉得爹爹身上霸气比之当初成帝胜百倍。

    啊啊啊!好帅!霸气野蛮男人什么喜欢了!啊啊啊!云挽容即使看着阿斯兰特那肿成包子脸依旧双眼冒星星。

    “前辈!你好毒!救命啊啊啊!”

    图桑瘦小身影天空中划出一道歪歪扭扭曲线。妖娆,阿斯兰特与云挽容立即御空而起,随着皮球图桑一起落入林间。

    哗……

    其实枫林还是枫林,但就四人落入地面那一刻,眼前枫林突然延展万里,远眺而去,无边无际,什么建筑与回廊,灰石与上面潦草大字都不见了踪影!

    漫漫枫林,无论向任何方向看都是一模一样金红树叶与褐色树杆。

    迷阵!找不到阵眼便会永远迷失没有头枫林中。

    不过入阵之后,枫林中却有落叶飘零,仿佛现妖娆与阿斯兰特看到才是真实世界,耳畔传来落叶哗哗声音。

    “呜呜呜呜。”图桑抱着腿地上哭得极为伤心。“前辈,你可要把我安全地带出去啊!”

    抱大腿,果断地抱着阿斯兰特大腿嚎哭。

    “啊?什么?老子没有听清楚。”阿斯兰特又是一脚,直接把图桑震开,男人要是年轻时候不曾轻狂不曾玩命,到了中年就没有胆魄与后劲。

    所以他鄙视地看了图桑一眼,大喝道。

    “十七年,还破不了八阶,以你现实力回朔北,简直是给我丢脸,本来想假装不认识你,可是你们部落老东西们又都看过我长相,以后会找上门来。所以我不能不对你负责。如果你再不晋阶到八阶战神,我会亲手杀了你,然后欺骗朔北雪狼部,你是像个战士一样陨落,这样至少不会给我蒙羞。”

    阿斯兰特苍绿色眼眸中闪烁着兽性冷光。吓得图桑牙尖打战,好恐怖!这只野兽,看来这次是来真!呜呜呜呜……

    呵呵,爹爹真温柔。

    只有妖娆这个变态一个人能体会野蛮而且疯狂阿斯兰特举动中蕴藏莫大关怀。

    刀不磨砺,久置不用,就会从内部慢慢腐朽,以后想用之时,已经荒废。

    “那么……破阵。”

    妖娆忽略图桑嚎哭缓缓说道。

    龙觉很久以前已经把七星破破阵步伐教给了她。虽然眼前枫林一模一样,但是阵法回路是可以推衍。

    她步伐徐徐向前,足尖轻点地面。随着她灵力不断涌入地面,大地上渐渐有碧绿色能量回路升起。如同叶脉一样,根茎分明,又像错综复杂地下暗流,可以用肉眼看到其中能量流动光泽。

    “哇!好神奇!符师真不可思议!”看到地面异动,眼前一模一样枫林也变得可分辨方位来。云挽容立即惊讶得不行,她原以为只有龙觉精通符术,没有想到妖娆也这么牛逼。

    呵呵……妖娆抽动着嘴角。

    她是什么都会一点,只是什么都没有炼到极致,符力及不上龙觉,药理比不过百里尘,她就是传说中全能半桶水,只有这种时候能吹吹牛皮。

    其实妖娆看低了自己,能够全能到她这个级别,也不是一件容易事。相比一般八宗弟子们那些少得可怜符术,她已经十分精通符术。

    她就算完全抛弃幻力,光以符术现世,都足以引起八宗长老注意。

    只不过妖娆就是这种从来不托大与满足人,她绝对不会把自己与一般水平相提并论,她眼中值得对比永远都是比自己强大能人。所以这种不满足才促使着她不断强大。

    “沿着粗那根能量回路走,我们就能找到阵眼。”

    地面升起碧色符印,就像是一幅引路地图一样。妖娆带着三人向枫林深处走去。

    与此同时,云真与苏、东方如月已经到达碧潭禁门口,为了防止云真继续对自己扭腰比出兰花指,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直接祭出他那脏兮兮黄泥台子。盘坐台之上,顿时又把自己浑身煞气与英俊容貌隐藏泥泞中。

    破相求自保。真是苦了可怜苏苏。

    “这里连入口都没有禁制了。”云真皱着眉头看着碧潭旁豁然大开地穴入口,入口处夹杂着几股混乱又野蛮气息,不是成功破解阵法,而是直接将入口处阵法完全撕裂。

    “已经有强者进去过。”东方如月感叹。

    就此时,数个人影刚好从这已经破败碧潭入口一跃而出。

    “云真!”

    “雨师!”

    两个人同时叫了起来。

    打照面刚好是两个道宗弟子。朝歌、雨师与云真再次会面!

    “哼……哈哈哈哈!”雨师看到云真自然是心情极为嗨爽,他大笑着摇着自己手中羽扇:“云师兄,你来晚了,碧潭已经无宝,你进去也只有吃灰份!”领先一步,力压云真,看他吃瘪就是好心情啊。

    碧潭被破?

    云真身体一滞,而后立即佯装淡默地随口一问:“那你看到云团了?”

    “云团?什么云团?”雨师紧蹙着双眉反问。

    不知道云团?云真视线顿时凌厉地一扫,发现他说云团时候,所有人都没有反应,只有朝歌与他身后男子身体微有悸动。

    哼!于是云真不再理会,雨师这个傻货,笑盈盈地向朝歌招了招手。“朝歌师妹,你们真把碧潭禁给破了吗?哎啊恭喜啊!这可是一件不得了大事!咦,对了,这位师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呢?这位又是谁?”

    云真手指直指着朝歌身后蒙着面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