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89:幻境层叠(一更)

089:幻境层叠(一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别听雨师乱说,呵呵,我们哪里有本事把碧潭禁地后宝物找到?”朝歌笑得轻柔。[飞天 中文][ 小 ] [ 说 ] [   网 ] “不过是随意拾取了一些不起眼东西而已。”

    她不动声色地拦了云真与姬天白之间,阻止云真向姬天白进一步靠近。

    “碧潭禁地中禁制都太可怕了,还好有我流云殿度善师兄帮忙,朝歌才捡回一条命来。这位就是度善师兄,常年闭关,想必云师兄还没有见过吧?”

    朝歌向姬天白一指,但身体并没有让开。

    云真看向那蒙面男子,是度善?

    流云殿十子第一席家伙确是一个神秘人物,实力与长相都不被世人熟知,而且此时眼前男子确穿着流云殿银云幻袍,是十子第一席象征。

    不过……

    云真又看了一眼被朝歌挤开雨师。怀疑雨师受到道光子秘令,把子衍师祖从碧潭禁地带出来,而那蒙面之人很有可能是子衍。

    为了确认心中念头,云真向蒙面人一拱手:“道宗第一峰大弟子,云真,见过度善师兄。”

    云真这样称呼自己令雨师感到很奇怪,一般八宗弟子见面都是自称“某宗十子第几席第几席”,为什么云真偏偏要提到道宗第一峰去?

    雨师不明白云真用心,如果真是子衍,听到道宗第一峰一定会有反应。因为子衍也属于第一峰传人,所以他等待是对方回答。

    “流云殿十子第一席,度善。第一次见到云师弟,顿时感觉一见如故啊,呵呵。”清朗声音从面巾下传出。抬起头,只露出一双平静没有波澜眼眸。那眼神与声音顿时让云真十分失望。

    太年轻!

    绝对不可能是已经洪荒秘境中待了万年子衍师叔祖。

    知道不是自己寻找人,云真立即公式化地对朝歌一行人又拱拱手:“虽然结识度善师兄很荣幸,但云真还想去碧潭禁地里碰碰运气,只好下次有机会时再去流云殿与度师兄与朝歌师妹叙旧。祝几位仙人洞府中找到大机缘,后会有期。”

    一阵道别之后,两队人马错身而过。

    苏坐黄泥台上,脑海中都是刚才度善那清朗声音,他依稀觉得有些熟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哪里听过。

    而姬天白目光扫过苏身影之时也微微一顿,这脏兮兮战神给他一种不良感觉,为何会有这种想法?

    两人心中迟疑都一闪而过。而后这两队人马便渐行渐远。

    看到朝歌与度善身影消失,云真呢喃自语:“看来那度善与朝歌,十有**见过道光子师叔祖提到‘云团’,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云团有缘人?我此次倒要看看‘云团’还不!”

    与云真分别之后,朝歌心中也怀着迟疑,她轻轻靠近姬天白。

    “刚才云真话有些奇怪,他为什么要提到道宗第一峰?”

    “呵呵……”姬天白声音温和犹如清风。“我看他像是寻人,一个与道宗第一峰有关人。[飞天 中文]看样子他很急迫。”

    “不管是谁,都与我们没有关系。”朝歌浅笑,她眼中,任何一个八宗弟子都不及她眼前之人万分之一。“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不一定无关,因为他语气里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敬畏,这很耐人寻味。”姬天白眼底闪过一道幽暗光芒。“继续破禁吧,也只有百岳与秋林禁地东西才值得一看。”

    与此同时,秋林禁地中,妖娆正带着爹爹、云挽容与图桑走碧绿阵法能能量回路上,他们很找到了迷阵阵眼。

    四人轻轻向阵内输送能量,身体便立即感觉到一股上升蒸腾之力!天空中落下两片枫叶,明明与树梢上任何一片叶子没有任何区别,可是妖娆抬头瞬间,它们却已经覆盖她双眼上。

    再眨眼,两片枫叶从脸庞划落,有光袭来,眼前还是枫林,只是感觉已经与之前完全不一样。

    有小溪潺潺从脚下流过,枫树林立,不再高矮间距一样,而是或密或疏,树叶也有了深深浅浅色泽区别。

    “三重迷阵啊!”阿斯兰特惊愕地叹息,第一次看到那立着“秋林禁地”小树林是第一重迷阵,看第二次妖娆踏出七星破破开是第二重迷阵,第三次……便是这贴近真实自然景观场景。

    真真假假中循环,后让人迷失猜测与寂静里,分不清真实与幻境区别,徒劳无功地返回。

    很精妙大阵!

    有第四重吗?

    妖娆再次踏出七星破破阵之步伐,可是这次脚下却没有出现碧绿色能量回路,反而因为妖娆重踏而激起一阵尘土。

    看来第三重枫林世界是真实?

    “我们去那边。”云挽容遥指着远山,红叶山林中依稀有一座象牙白色带着异域风情宫殿。散发出让人亲近气息。

    “不。”妖娆站原地,对着虚空摇了摇手指而后说道。“这还是一个幻境。”也不知道她手指尖迸发出什么力量,空气中划动时依稀如刀芒天幕下割出一道肉眼可见裂隙。

    随着妖娆话语响起,眼前景物突然如同镜面一样被打破!

    咔嚓咔嚓!

    一阵轻风迎面扑来,香气袭人。一地破碎幻境犹如斑驳阳光。眼前场景与第三重幻境又不一样,枫林中除了红树,地面上还生长出许多鲜艳小花。四人嗅到花香正是由这些花朵散出。

    但美景并不能让人心情愉悦,反而让人感觉到脚底有一股寒意瞬间升起。

    “太可怕了,这阵。”云挽容打了个寒战。

    这是无声杀戮。没有刀光剑影,没有巨兽嘶吼毒虫四伏,但是却让人置身于一个又一个连环幻影中不可自拔,再这样下去,云挽容觉得自己要精神崩溃,如果万一没有找到真实世界,她神识可能就要永远漂浮虚幻场景中,被永恒囚禁静寂里!

    花朵众人脚下热闹地怒放。俨然已经是第四重世界。这次众人不敢再胡乱指着远山向前奔跑,而是紧紧地簇拥妖娆身旁。\ gskynet\

    “这世界也是假!”阿斯兰特插着腰学妖娆模样也用手指身前空气中狠狠一划,时空仿佛有被瞬间撕裂迹象。但这第四重世界并没有因此而被打碎。

    嘶!

    真假?看到阿斯兰特出手云挽容不禁倒吸冷气,这男人,竟有天人强者撕裂空间能力!太惊人了!

    “妖妖,你刚才用什么幻技?爹爹不会。”阿斯兰特郁闷地大吼。

    “不是幻技。”

    妖娆扬了扬手指,此时她左手中指上不知道从何时起多出了一根银色丝线,这是从羊皮卷上抽出逍遥拂尘丝线。她与云真,龙觉每人一根。

    “来路上我就把它缠了自己手指上,可是刚才第三重幻影枫林中,它却不见了,手指也没有被丝线勒紧感觉。所以我打碎第三重幻境,用不是幻力,而是证据!”

    妖娆嘿嘿地笑着。“把手指上证明幻境是假证据给幻境看,它就放过我们了。”

    这样也行?云挽容惊喜地拍着手,这个好主意她要记下来!

    掉落于四人眼中枫叶,是迷阵中“一叶障目”之法,并不真正带着闯阵人身体进入各种虚幻场景,而是将闯阵人神识引入迷离幻象世界。妖娆以丝线缠手,其实是一个简单破阵小技巧,因为幻境虽然能模拟人衣物,配饰,但有时也会忽略丝小标记,比如身上疤痕与病痛之类东西。能找出“自己并非自己”那个理由,幻阵就能被破除。

    银丝缠绕妖娆左手中指上,她将手指对着阳光照了照,银丝黯淡无光。看上去像是没有空气中找到关于子衍任何气息。

    “那这重世界……总应该是真了吧?”阿斯兰特目光迟疑,现看任何东西都有一种被蒙蔽警惕感。

    “我也不知道。”妖娆很坑爹回答。

    因为子衍手札上并没有记录这么多重幻境,也许那万年前道宗弟子第三重幻境时就奔向了云挽容曾遥指过白色宫殿,那里面不断寻找秋林禁地举世宝藏了呢。

    她向前走出两步,看到了溪水中游动活鱼。锦鲤红红白白,清澈水下艳丽异常。能把花香与游鱼做得这样真实,如果还是幻境,实是已经登封造极!

    “挽容,逍遥拂尘神力有什么作用?”妖娆好奇地讯问云挽容。

    “风属性,刚好呼应子衍师叔祖神风‘无痕’,除此之外,还有静心宁神,大幅度提高神识与感知力作用。”

    听了云挽容描述,妖娆一皱眉头,如果是这样,那么逍遥拂尘确也有辅助破迷阵作用,如果当年子衍来到这秋林禁地里,一定会破到后一层幻境里去。

    看来她研究这第四重世界是真是假,还需要多花一些时间!

    “大家不要走散了。”妖娆分别挽着阿斯兰特与云挽容胳膊,图桑郁闷地死死扯着阿斯兰特衣角。

    就此时,妖娆耳边传来一阵打斗声音。

    于是四人立即向着械斗方向飞奔而去!

    有人?太好了!

    疾行数千米。一片已经被砍得一片狼籍枫林地上,妖娆与阿斯兰特看到了一群正交战人族战神与魔族强者身影!

    喝!

    一看到魔族,阿斯兰特立即双目充血,与生俱来正义感驱使着他立刻想要挣脱妖娆手,召唤战兽向魔族反扑。

    可是看到正交战双方,妖娆又是一阵眼晕!

    因为人族一方打得风声水起是一个浑身上下金光灿灿,恶俗又高贵身影……仙池圣地金蝴蝶!这色蝴蝶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又积蓄了一大群绿眼睛男人,看向金蝴蝶目光都带着狂热!

    而魔族一方……好吧,帝岚,你能不能不要我眼前出现?看着那吃货正咬着一只猪蹄指挥囡囡与金蝴蝶纠缠,妖娆脑后直接挂了三根巨大无比黑线,头顶仿佛有呱呱叫乌鸦从天空飞过。

    “爹爹!等等!”妖娆连想都没想,下意识地把正欲发飙阿斯兰特扯回。

    听到风声与人语,魔族强者们与人族战神们同时回头。

    金蝴蝶看到妖娆身影,一时间比对战魔族气得浑身战栗!她指着妖娆鼻子破口大骂:“又是你个小贱人!还我男人来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当时妖娆群屠金蝴蝶所有绿眼睛男人时候,帝岚也现场,所以现同时看到这可恶银发魔族与比魔族讨厌女子,仇旧恨悉数涌上心头,金蝴蝶爆跳如雷!

    她身后绿眼睛男子们**上身烙印蝴蝶纹身大有正欲展翅趋势!

    这样可不好……妖娆可不想与一票**阶变异男宠打架!

    什么?骂我女儿?还用死来威胁她?

    一听金蝴蝶怒骂!阿斯兰特杀意顿时转向!原本对魔族仇恨立即加倍加注于眼前那金色女人身上!

    “还你男人?呸!还你个毛线!”阿斯兰特身体一震,身侧开始燃烧熊熊大火,一枚又一枚脸盆大小至阳烈火他手掌中迅速凝结!

    瞬间天空中出现百枚炎阳!

    这是……妖娆双眸一缩,这是爹爹破壁之前领悟大帝幻技落星杀!虽然还是当年招式,但以域主灵力底蕴与威压施放出来,却有着毁天灭地威力!

    我勒了个去!

    图桑阿斯兰特发飙第一时间就吓得屁滚尿流地向后狂退,感觉到情况不妙。妖娆大吼!

    “退啊!”这一声也是喊给帝岚听!于是一时之前阿斯兰特方圆百米内除了金蝴蝶与她绿眼睛男宠们就再无旁人!

    轰!轰轰轰轰!

    像是百枚流星齐身从天而降,众人简直能感觉到天幕从高空向地面陨落那股强大威慑力,巨大尖啸声刺耳。

    流星得不给人眨眼时间,连绵而巨大爆破简直把大地都直接翻了个个儿。硝烟之后,地上蝴蝶纹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展开绿眼睛男人瞬间死了一大片。

    阿斯兰特本人都被尘爆扑了一脸灰,肿脸配灰身,倒也相得益彰。

    噗!

    看到眼前场面,帝岚与他之后魔战神们都吓得肝胆俱裂!奶奶个腿啊!域主级战神!而且还是个火爆大脸疯子!好恐怖!那刚才还嚣张无比金蝴蝶现都被爆得连骨头渣也不剩!地上哪里还有她踪影?

    看着那御空哈哈大笑金发野蛮男子,魔战神们都有一种小心脏被粉碎感觉!

    太强了!一个炼妖法九阶女战神他攻击之下连一丝反抗机会都没有。好恐怖!

    看到自己同伴们被那金发域主震慑,帝岚对着妖娆眨了眨眼睛,而后对同伴们大叫:“兄弟们,撤退!还有一重幻境,我们躲到下一层去!”

    帝岚长啸之即。所有魔战神都把手搭上了他肩膀,下一秒,以帝岚为中心,大地塌陷!仿佛一个空气抱包裹着所有魔战神破开大地一样,一群魔战神就此失去了踪影!

    还有一层幻境!

    妖娆看见帝岚狡黠眨眼睛表情,还有他那清晰有力声音。

    是哦……吃货领域就是破阵,他自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破开幻境到达真实世界里,帝岚吃货是好意提醒我。妖娆心中暗道。不错不错,这次配合也完美无暇!嘿嘿,小帝岚,谢谢你哦!

    有了帝岚提醒,那么妖娆便无需再花过多时间去研究自己现所幻境是真是假。省下了许多时间与精力。

    但妖娆没有立即想办法破阵,而是与阿斯兰特大步向刚才被落星杀轰出大洞走去。刚才并没有仙池圣地天人强者精神烙印出现,那就意味着金蝴蝶并没有死亡!

    妖娆与阿斯兰特还没有傻到这种大事都忽略,死仇都已经结下,那么便不能放过让对方反扑机会!

    泥土中翻动,妖娆只找到几只鳞羽残破已死真正金色蝴蝶。再数数地上死亡绿眼睛男人,仿佛也比第一眼见到时少了几个。

    “是代身死。这几只金色蝴蝶代替了那女修与几个男宠死亡。”阿斯兰特捏碎了手中残破蝶尸。对妖娆宠溺地说道:“没有关系,她要是再来,爹爹再轰死她一次!这种禁术,用不了太多次。”

    呵呵!妖娆顿时喜笑颜开,虽然她自己也能解决这些问题,但是有人保护感觉还是分外地好哇!

    花了不过一柱香时间,妖娆终于再次推衍出幻境阵眼,终于踏入第五重世界!

    地面上凌乱分布着向西行进足迹。

    妖娆知道,这是帝岚给她留下提示,只有已到达真实世界,帝岚才会放弃原地破阵,开始向真正秋林禁地开始寻宝之路。

    “那么走这边吧。”妖娆信手遥指东面。“这里才是真正秋林禁地。”

    所有幻境,不过是入口而已!

    妖娆左手中指上缠绕丝线,微不可查地轻轻闪亮了一下!

    ------题外话------

    热封推中,求收藏,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