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94:救我!(一更)

094:救我!(一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握住了不断跳动挣扎逍遥拂尘,龙觉看她有些吃力,立即也将手伸了上去!

    两人合力之下,逍遥拂尘终于呜呜地停止悸动,就连拂尘前端那些张扬飞舞银色丝线都无力地耷拉下来。

    看到这一幕,跟后面跑得直喘云真顿时激动得热泪盈眶,他狠狠地一拍大腿,当初决定与龙觉与妖娆交好,简直他丫是这辈子做过正确决定了!

    “我滴神啊!”

    “居然被他们抢了!”

    “气死我了啊啊啊!老子追了这么久啊!”

    周围观望战神们被眼前一连串场面打击得直接风中凌乱!谁能想得到,那赤发战神一吼之下巨大鱼头立即消失不见?谁又能想得到,黑色山岩之后居然突然跃起一位女子,出人意料地把灵魂幻器揽入怀中?

    妖娆抬头,刚好迎着龙觉目光看向他眸底,她璀璨一笑,看到那绯眸中自己倒影清澈无比。

    “来了。”温柔细语,却饱含着深情。

    “嗯。”龙觉风骚一笑,刚想伸手把妖娆与逍遥拂尘都揽入怀里,可是就这一刻,两人手中逍遥拂尘突然掀起一阵狂风!

    大风骤起!

    妖娆与龙觉身体“嗖”地一声被拂尘分别向两侧震退,虽然他们手仍旧紧紧握拂尘长柄上,但是身体却极度向外倾倒!衣服紧紧地贴前胸,宽大袖口、衣摆与长发疯狂身后乱舞!

    轰!

    风声犹如惊雷,那狂躁而威压浓烈余力狠狠扑打所有场战神们身上与脸上,风中夹带细小沙砾刺得众人张不开眼,可是这出人意料惊变又由不得人不想探知原因……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拂尘……怎么了?”妖娆掩口大吼,但风还是强横地灌入喉,呛得她连连咳嗽,连吼声都被风啸声掩藏消弱,所以只发出断断续续声音。

    “不知道!”龙觉努力向前,但是身体依旧无法上前一步,此时还能握着拂尘已是极难,手与身体之间产生了强大撕裂之力。

    能让他与妖娆都觉得艰难,这力量堪比诛神强者元素风!

    逍遥拂尘看甩不开妖娆与龙觉束缚,倒也不意自己被人禁锢,这灵魂幻器器身上蓦地爆发出无数惊人力量!妖娆与龙觉错愕目光下,银色拂尘顶端银丝大张!像是瞬间开出一朵巨大银光雪白绒花一样,银丝根根精神抖擞地竖立起来!

    天空好似因此有银色裂缺乍起,如游龙一般疾速划过苍穹高处,空气凝结,风痕天际翻起雾白色色流云。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气氛骤然变化,因此所有人灵力大张,心情都变得肃穆起来,这些人中有人族战神,也有魔族强者,但他们现目光都是一样……

    狂热中带着期待!

    因为逍遥拂尘威力而狂热,因为这宝物异变而期待!看来它还有力量反抗第一个擒获它人,那是不是意味着众人还有希望?

    一切都须臾间发生,空气中已经弥漫起混乱又飘渺烟云,又一轮银色裂缺于苍穹掠过之后,所有人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可令山河崩毁咆哮!

    “救我!”

    那声音中包含着沧桑与沙哑,夹杂着难以形容莫大威压与怨念!

    无论心智多么坚定战神此一啸之下都禁不住身体颤抖,妖娆是差一点被骇得松开握着拂尘手!体内血脉倒流,气海犹如注入了异物一样疯狂沸腾!

    天人之力!

    不知道是幻象还是众人无从得知神秘力量,所有人眼前,骤然出现了一双眼睛!

    巨大双眸!瞬间占据了整个天幕!目光可及之处,满满都是那苍老又动魄人心威压!

    眼睛四周皱纹,犹如空气裂痕!给人如窥天威错觉。眸已经大部分木质化,木纹深刻而清晰,像是生长了万年又死灭老松树,年轮已经多得数不清楚,带着了无生气死灰色泽……但是瞳仁依旧光芒湛湛,如黑暗中后一颗不灭明星,有种无法直视强大压迫感!

    即使只留生动瞳仁,依旧威压轰轰!只不过这威压中,包含着……一种祈求!

    “救……我!”

    咆哮再起,却有一种后劲无力感觉,而众人眼前巨眸也倏然不见,天空没有波痕,仿佛刚才出现一切都只是梦境。

    “这……是梦吗?”

    “多么恐怖眼神!到底是人化为了死木?还是死木化为了人?”

    就所有人陷入颤抖与呆滞之际,妖娆和龙觉手中逍遥拂尘突然剧烈震动!

    随后拂尘大张银丝如同春野荒原中被大风拨种蒲公英!万千银丝从拂尘上绽放,“嘭”地一声巨大后挫力之下疯狂地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嗖!

    妖娆手指上又缠绕了一根银丝,龙觉也有!他们身后所有战神都迟疑地举起左手,小指或中指上都赫然出现一圈银芒,逍遥拂尘赠予了所有人一根源息它身蕴藏着它记忆丝线!

    轰!

    脑海中有什么东西爆炸!

    妖娆情不自禁地一眨眼,目光顿时掠过秋林禁地入口,掠过她曾经历无数杀阵,掠过那剥夺战神灵力碧草荒原与血煞屏障,一路向前……风景与恐怖妖兽,禁制一一闪过脑海,她看到了无边无水晶山脉,泛着诡异气泡开满骷髅花朵绿色毒池,景物层叠,光怪陆离……

    终目光停留一片原始禁林,林内怪树横生,泥地中随处可见等待分解森然白骨,有奇花花蕊吐出花涎,落地上瞬间灼烧出一个巨大黑洞!但禁林中也有异宝层出不穷!

    逍遥拂尘记忆!

    妖娆感觉到龙觉呼吸间急促,知道现所有手缠银丝战神看到东西都跟她看到一样!

    八根残破石柱顶天立地,仿佛撑起了这片天地。

    一把大剑斜插黑色山岩上,四周百米内一片焦土。竟然这濡湿莽莽林中硬生生开辟出一片不毛之地,只见一只无知狸不小心踏入焦土范围内,于是半个身体顷刻之间灰飞烟灭,只剩下半个还没有来及得踏入焦土身体,毫发未损地“噗通”一声倒地上,断肢处犹如被刀斩断,竟然平滑异常……

    没有人觉得毛骨悚然,都被这巨剑诡异而强大力量惊得欣喜若狂!不出鞘便以无形剑气杀兽,这威力实是太强大!

    碧树上挂着晶莹奇异果实,阳光可以从果实内部透过,散发出如宝石一样光泽,地面上稀有草药大片大片蓬勃地生长,还有地母之类矿石,如同不要钱地上随意捡一样坦荡地裸露空气里!

    以什么来形容眼前场面?富庶得让人垂涎三尺!犹如……天地宝库!

    这秋林禁地,是仙人洞庭宝库林吗?有**所有人心中蠢蠢欲动!

    “救我!”那如同梦境一样祈求咆哮再一次出现众人耳畔!仿佛从密林深处发出,这下所人有立即明白过来,是不是救了这发出声音之人,他们眼前出现异宝与幻器就会都属于自己?

    吓!

    有些怀疑与惊恐,但是心中澎湃多是激动!巨大宝藏就眼前,哪个战神不想去赌一把运气?眼前幻象已经消失,但是所有人脑海中已经深深地留下那些宝物轮廓与气息。

    嗖!

    大部分人还沉浸呆滞中时,已经有人御空而起,紧紧地捏着手中银丝,疯狂向秋林禁地深处急急飞驰而去!

    这破空声音立即提醒了众人,逍遥拂尘散银丝,力量大损,显然已经没有幻象中重剑与异宝有吸引力,所以所有战神瞬间重打起精神,皆化为淡淡风影消失天际边,身怕有人再次抢自己身前。

    大风中还弥漫着无数丝线,缓缓远去,大概也会找到秋林禁地中其他不知情战神,将银丝缠绕他们手指上。

    逍遥拂尘孱弱地妖娆与龙觉手中悸动,失去拂尘丝,它好不容易凝结灵魂火失去保护,俨然有将要消散迹象。

    妖娆想了想,拿出一枚元方与战虎曾经送给她戒指,将逍遥拂尘上灵魂火寄托戒指上,然后小心翼翼地连拂尘柄一同交给云真。

    阿斯兰特、苏、云挽容、东方如月,坑爹三人组,图桑围拢一起。

    几人聚首,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繁杂表情。

    “谢谢!”云真激动地捧过小戒指与已经光秃秃逍遥拂尘银质器柄。逍遥拂尘到手,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阵沉默。

    “那声音……是子衍吧?”妖娆抬头看着一脸苍白云真与云挽容。

    “大概是。”云真盯着手中拂尘,木讷地点着头,他心中有太多疑惑,为什么子衍师叔祖会秋林禁中全身木化,为什么道光子师叔祖当年没有来救他?现也不把消息传出来?

    “别想了!我们也去看看。”妖娆霸气地向前一指,直指着所有战神疯狂飞驰而去方向。反正子衍与秋林禁地宝物都同一方向,她自然是要去看上一看。

    “嗯!”云真吞着口水点头,然后浑身一哆嗦,这才完完全全回过神来大叫:“不好!那些战神抢我们前头了!我们走!”

    “哈哈哈哈!”看着突然抓狂云真,妖娆与阿斯兰特同时仰天一笑。

    “没有关系,前面那么多杀阵,先走并不一定是好事。我们现出发就是。”阿斯兰特率先御空而起,这疯子爹爹仿佛也想清楚了,看到龙觉出现,竟然没有继续黏妖娆身边。

    众人一同出发,向着远处疾行。

    御空间隙,妖娆将兰黛儿事一字不差地告诉了龙觉,包括自己杀心从何时而起,并准备着承受他怒火。

    对于龙觉,她不想隐瞒,就算他会生气,她也不想以后万一事情暴露龙觉加烦恼。

    听完妖娆话,龙觉脸果然一挎!

    “妖妖!你草率了!”龙觉有些生气地捏着妖娆手心。“你应该当场把她一巴掌拍碎了!何苦去演戏?兰黛儿是兰德女儿,根骨极佳,把她丢阵中,一时半会要是死不透怎么办?”

    “嗯嗯嗯!都是我错,我道歉,我接受惩罚……嗯嗯……”妖娆低头点头如捣蒜,她一向很识实务滴,绝对认错表情一流。“嗯嗯……咦?”妖娆耳尖突然动了动,什么?龙龙说什么?把兰黛儿一巴掌拍碎?!

    没有想到龙觉比妖娆还无情!怎么说死也是世交家对自己一直恋恋不忘高贵域主之女啊!

    要是让兰德知道是她杀了兰黛儿,还不知道会给龙峰带去多大麻烦!

    “想杀你人,不要给龙峰面子,杀了便杀!我不许你为了顾及我与龙峰而受委屈。我爹娘也一定不赞同你这样做,杀人之人,人恒杀之!所有怒火,由我与龙峰为你承受!”

    龙觉双目通红地恶狠狠瞪着妖娆。眉目都有些狰狞!

    “妖妖,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你就算把天捅出个窟窿,我都会给你顶着,何况一个区区兰黛儿?如果我当时,一定亲手撕了她!那女人居然已经疯狂到这地步,敢对你动杀心!我后悔,没有早点对她下杀手!”

    “龙龙!”

    妖娆心中瞬间有花开声音响起!脸上笑意像是满山遍野绽放鲜花!

    虽然给龙峰添麻烦是一件很不爽事情,但是能听到龙龙这样说,她只觉得自己顿时拥有了无穷无力量,无论何时回头,都不是孤单一个人!

    “好吧,是我错,下次要是还有这种人,我立即拍死!”妖娆眉眼弯弯,嬉笑着抱着龙觉胳膊。两人又你侬我侬,瞬间戳瞎众人眼。

    与此同时,妖娆与龙觉口中那个人正匍匐于地,残喘呼吸……

    兰黛儿如今真是半死不活,如果就这样死去,对已经四肢残缺,浑身血肉翻飞她而言其实是一种解脱,但是心中执念却支撑着她要活下去。

    如果曾经认识这西域第一美人熟人看到她现样子,非要吓得晕死过去,黑乎乎一团烂肉地上蠕动,已经分辨不出任何曾经属于那高傲女子特征。

    她抬头看着那将她从血煞杀阵中救出男子。

    男子刚才毫不犹豫地跃入血光中,用什么特别方式破阵,将她从那恐怖地狱里解救了出来。

    男子浑身也焦黑冒烟,但是他肌肤之下却瞬间生出无数狰狞恐怖血线,血线他身侧蜿蜒盘曲,不一会儿就自动修补好他身上伤痕。

    目光清澈却凌厉,长眉入鬓风华万丈,肌肤如玉,圣洁不沾染半点尘埃!

    “天下竟有如此俊逸男子。”兰黛儿内心绞痛,她若不是当初痴缠龙觉,也不至于现变成这人不人鬼不鬼模样!

    妖娆一个人已经装不下她满心愤怒!疯狂怨恨也同时加注龙觉身上……她连那个人,那个人一切也一并深深地憎恶起来!

    要下地狱,也要拖着他们一起下!哈哈哈哈!

    “你说你是与龙峰世代交好兰德域主女儿?”姬天白大诅咒术下自愈,于朝歌惊恐目光中对兰黛儿轻轻一笑。

    朝歌眼中,这是逆天重生禁术!有此重生术,姬天白简直无敌。姬天白也不屑澄清,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生不如死滋味是拜何人所赐!

    痛!太痛了!他要把加他身上一切,加倍奉还!

    “是,我是兰黛儿。帮我杀两人,我爹爹一定会给你无宝藏!”兰黛儿咬牙切齿地咆哮!

    “谁?莫不是你口中妖娆?”姬天白饶有兴致地坐离兰黛儿数米远碧草地上,觉得救起这个人,还真有些价值。

    “不错!妖娆与龙觉!”灵魂中邪恶**如潮水一样涌出,就连朝歌与雨师都能感受到这卑微残破生命中蕴藏无上怨恨!

    “龙觉……”姬天白嘴角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笑意。“龙觉啊……”他目光拉得极为悠长,轻轻地对着微风说道:“我是有一个猜想,不知道姑娘你能不能帮我印证一下,龙峰龙主水若无,龙觉……为什么姓龙?”

    “他娘姓龙!是诛神强者!不过我爹说过,这不是他姓龙真正原因!因为他是……”细碎声音风中越发清淡,而姬天白嘴角笑意却越来越来。

    果然如此!也就是说,他不敢洪荒秘境中晋阶域主,他不会这么做!姬天白心中暗自计算战力,目光中冷光越发幽暗起来!

    龙觉!你滚吧!这次我绝不会让你来碍事!

    两人这无人碧草荒原中不知道说了多长时间话。

    “还有妖娆!妖娆与天魔子暗通款曲!那魔族!那帝岚,一定是想救她!那个贱人!与魔族有关!”兰黛儿咆哮!

    天魔子……帝岚?!

    姬天白下意识地捂着左胸,咧开嘴角,妖娆啊妖娆,你还真是出乎我意料!

    ------题外话------

    看到这几天拉年会入场票时间内,还有亲爱们送我花钻与打赏,心中真是感激与过意不去。

    因为这票要用钱,于是底气分外不足,所以这两个月,请突然想送花钻或者想打赏羽毛亲爱们,干脆把这钱都花年会票上吧。链接就文章上面有,可以直接链入。

    不要花钻了与打赏了,求年会票已经让羽毛撕烂自己老脸了。真心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