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96:秋林禁地的最后宝藏

096:秋林禁地的最后宝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看着那腆起肚皮有些小威严男童问自己想去哪里?龙觉与阿斯兰特顿时看了看传送幻境中,霸王花下那一堆白森森骨头。

    两人一抹额头上汗水,郑重地问道:“毒池、木界、刀谷、还有秋林禁地之外,这四处地方有什么区别?”虽然心中所想目地是木界,但还是问清楚得好。

    “当然有区别。”男童不耐烦地回答。“除了被送出秋林禁地之外,其他地方就等于是送死。”

    噗……

    这个坑爹回答听得龙觉与阿斯兰特一阵狂晕。

    龙觉皱了皱眉头,还是自己先以身试险一下比较好,送不送死都要闯一闯。

    “那我去木界吧。”

    “怎么能让你这臭小子占了第一?老子也要去木界!”阿斯兰特急急吼道,大手扼着龙觉肩头,于是还骑两个千重殿弟子身上人影立即空气中消失,传送力量中卷入时空罅隙,而男童肩头幻境中则同时出现了龙觉与阿斯兰特两人面容。

    还好男童这次没有坑人,而是把他们送去了安全地点。两人落于繁茂林间。

    妖娆长舒一口气。然后目光湛湛地看着男童小脸,亲切地问道:“这位小公子,那如果我们都要去木界应该怎么办才好?”

    这小家伙虽然带豆丁大小,但不好相处啊!妖娆拿出自认为温和表情对着他。

    小男童并没有被妖娆笑脸吸引,而是板着脸皱着眉头简短而霸气地说道:“取悦我,让我笑。”

    小小,却如同睥睨万物君王一般!

    被打得鼻青脸肿两个千重殿弟子听了这话,立即踉跄地从地上爬起来,拿出自己储物袋中所有金铢堆小男童脚下。

    他们看到那被霸王花吞噬师兄,心里实是害怕得要死!颤巍巍地大声号哭:“送我们出秋林禁地吧,这里实太吓人了啊啊啊!”

    看到刚才还能逗自己笑两张脸,小男童此时却觉得厌恶无比,他不喜欢看哭脸,因为哭让他感觉到哀伤!

    “滚!一点都不欢乐!”相当凌厉!

    男童小手一挥,那两个于地上匍匐战神立即被卷入刀谷,瞬间被凌厉刀茫劈成了血沫!堆男童脚下金山也被他一腿踢开。

    如果说刚才霸王花吞人是因为那为首千重殿弟子对小男童太粗暴,所以理应受罚,那么现死去两个战神就只能证明小男童残忍与无情了!

    从传送幻象中看到那血肉横飞场面,众人心顿时巴凉巴凉!

    太恐怖!

    取悦不了也是死吗?就众人心悸之即,男童声音又凌厉地响起。

    “下面,谁来?”

    小男童目无表情目光冷冷扫过众人脸颊,那冰冷视线让人顿时寒毛乍起。

    妖娆静静地看着男童如水晶一样七彩眸子,感觉到那冰冷之下,有一股隐晦燥动火焰翻滚。为什么这样一个看上去永远长不大孩子,却给人这样极端感觉?

    妖娆本想率先踏出,可是没有想到小男童喝声之下,一个毛茸茸球儿顿时从苏怀里滚了出来。

    小猊趴地面上,目光湛湛地看着男童,而男童看到小猊,身体陡然大震,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东西!

    “你你你……你是……不,你是它孩子……猊猊居然有孩子了?”男童惊愕地高叫!他猛地抬头看苏,目光中带着不加遮掩审视与迟疑。

    “好吧……我确实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小童突然有些疲惫感觉,他挥了挥手,眸光一暗,指着苏说:“你也算取悦了我,因为这猊兽,我还会给你同伴们一些提示,争取让他们都活着进入木界!”

    苏都来不及说话,刚抱起地上挠脸还懵懂不明小猊,就立即也如龙觉和阿斯兰特一样,“嗖”地一声消失空气里。

    这一惊一乍牵动着所有人神经,妖娆眨了眨眼,看来眼前拥有奇怪传送能力男童与极域天尊脱不了干系,至少他对猊兽很有感情。

    “好吧,看到你们同伴中带着猊兽,我就给你们一些提示,取悦我很简单,就是用好看东西或者有意思举用让我觉得好笑。”男童送走苏之后,表情果然缓和了一些,虽然小猊不是他曾经认识那一只,但是可以看出,他将旧情延续到了小猊身上。

    “比如说这些有意思小玩意儿我都喜欢。”男童挥了挥手,水晶地面突然张开一道看不见豁口,瞬间有无数奇珍异宝于地面升起。

    哗啦哗啦,那些堆成小山器皿发出清脆声音。

    有一闪一闪发光明星,会随风发出音乐小匣子,有玉石雕刻风铃,有折纸鹤,甚至还有小石子……有举世稀有天价重宝,也有朴素无华寻常器具,看来东西好坏,完全于男童个人喜好而已。

    只是男童向众人介绍每一件物品之际,妖娆与云氏兄妹目光却不约而同地向一处扫去,因为为明亮红实是太引人注意,所以不由得人不让人侧目!

    那是好大一株红梅树!既使白天也一树辉煌,每一朵梅花都散发出柔和清亮光辉!

    这熟悉梅林,不禁让妖娆目光猛地一缩!

    这是……道光子幻术!

    “这梅花主人,曾经也来过这里?”妖娆指着那发光梅花,立即急急问道。

    又见红梅,妖娆感觉到冥冥之中,众人一双看不见手指引下,重复着当年道宗五个弟子足迹!

    “你也喜欢这梅树?”男童挑了挑长眉,伸手怜惜地抚摸着枝头那些还闪烁红花。口中呢喃:“保养这以幻术凝结花朵还真是一件困难事。”

    妖娆对如何保养花树才不感兴趣,她着急地等待着男童答案,此时云真与云挽容也屏息凝气地盯孤傲男童脸,生怕放过他任何一个表情。

    “啊……来过,一行五人,意气风发地想要禁地里大干一场,那梅花主人讯问我,哪个幻境是危险?他们要挑战。于是我把他们送入了木界,可是三个月后,只有四人灰头土脸地走出来。哈哈哈……其实能活着出来,已经是种幸运。”

    男童大笑。而后小嘴一抿。

    “本来不应该告诉你们事都说了,现,到你们取悦我时间!”

    果然!果然子衍与道光子都来过秋林禁地!而是进入木界之后,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让那四个道宗弟子对子衍失踪一致保持沉默!

    “那……那那五人木界遇到了什么?失踪那一人去了哪里?”云真眼见着马上就能探知到万年前隐秘,自然急切地走上前来。

    “你们话太多了!”男童顿时皱起眉头,目光横扫。看样子是不愿意再多说。

    看着他微怒样子,所有人都突然忍不住心尖打颤。

    云真尴尬地站原地。

    要是这男童生气……那么后果一定很糟糕!

    “不不不不!我们什么都不想问!”天下无敌立即如滑溜溜泥鳅一样冲上前来,把范大与小舞装扮成当初以鬼魂去恐吓龙觉三头鬼模样,男童眼前晃来晃去,那些滑稽动作与搞怪言语马上吸引了男童注意力,很就让他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男童笑得飙出泪水,上气不接下气地用手指空气中指来指去。“太好玩啊!你们三个是天生活宝啊!去吧!去吧!哈哈哈!”

    随着男童笑声,木界之传送门再一次开启。范大,天下无敌与小舞也不见了踪影。

    接下来云真与云挽容“表演”了双生子心灵沟通能力,云真打碎自己牙齿往肚子里吞,这么优雅稀有异能,现居然被当成是取悦一个孩子魔术表演,还差点没有引起他兴趣……做人真失败啊!

    图桑哭丧着脸万分不情愿地交出了老族长送给他狼皮围巾。东方如月累得吐血地弹了一个时辰琴。

    妖娆默不作声地看着所有人都平安进入木界,这才笑盈盈地踏上前来。

    此时男童面前,只剩下她一个人。

    “那么你现,要为我献上什么?”男童抬着下巴,冷冷地看着妖娆脸颊。“我已经看了搞笑剧,听了拂琴声,得到了冬天温暖狼皮,笑点提高,所以你要想出有意思东西取悦我。”

    “呵呵!”妖娆妩媚地笑着。让她演戏吗?她不会!让她送出好东西吗?她舍不得!

    所以她一声狼嚎……

    直接把那一本正经小正太给扑倒了!

    噗……

    兽性大发啊!妖娆邪美地冷笑!爹爹与龙觉都不身旁,所以她终于可以不再维持乖乖女形象。

    “来!姐姐抱!”妖娆一把将小正太揉怀里,大力地拍着他僵硬如铁后背!

    “臭女人,你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放我下来!我要撕了你,居然对我做这种事!你找死!”男童费力地从妖娆怀中抬起头,虽然咆哮声十分惊天动地,但是双眸内明显带着仓惶与慌乱神情。

    “臭小孩,装什么正经?”

    嘭!一个爆栗弹男童光滑额头上,顿时留下一个浅浅红印。

    男童显然被妖娆打晕,捂着额头表情呆滞。

    “这么久,一个人,很孤独吧?”此时妖娆那轻软声音便幽幽传入男童心底。她手指勾着男童腰系上一只早已经干枯草织蜻蜓。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这孩子住水晶山上,穿着华丽衣物,坐拥各种珍稀宝物,但是桀骜眸子里写满了孤独。他腰上草织蜻蜓妖娆极域天尊房间里见过,当年围坐极域天尊脚下人群中,一定也有这个孩子身影。

    可是当年带着他一起嬉戏人们,都已不了呢……

    别扭又孤独孩子。

    月璇光之丝带被妖娆心意激发,顿时从她驭兽环中飞出,静静地萦绕妖娆与男童身边,散发出柔和光芒。

    光力量,驱散怨恨与狂燥气氛,一股暖流顿时男童心底升起。

    “月璇姐姐!”男童扯着妖娆衣物,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天尊与月璇姐姐还有猊猊去了哪里?哇……呜呜呜呜!人家当年还小,只是一张会用纸符,你们说……说青霆水晶里睡一觉就能长大,可是为什么人家现长大了,他们反而不来找我了?呜呜呜呜!”

    这孩子就叫蜻蜓么?难怪天尊会给他做草织蜻蜓。

    妖娆衣襟上顿时传来濡湿薄凉。她坐地面上,温柔地拍着男童脊背。

    原来末日之战前,这有生命火纸符就被极域天尊保护性地封印了水晶山中。直到他真觉醒,都没有搞清楚他那冗长一觉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一个人孤单地蹲水晶山上,还眼巴巴等着老朋友有一天会回来找他玩。

    洞悉这一切后,男童那声“取悦我”,此时妖娆心中也显得有些可怜兮兮。

    因为悲伤,所以别扭地索爱。

    “他们都去做自己想做事情,燃所有力量,并引以为骄傲。是很不凡很不凡英雄。虽然可能回不来,但是他们一直很想你。”

    妖娆此时心情也很复杂。小心翼翼地组织着措辞。

    她并不是想刻意以月璇和天尊之名来讨好这孩子信任,而是真心,想为月璇与天尊再做一些事情,毕竟这个已经凝成实体符灵,已经等待了他们百万年,能以这么奢侈水晶山保护他,这孩子对天尊与月璇而言,也是十分重要伙伴吧?

    “他们真想我?喜欢我?”

    “真!”这青霆容身水晶山奢靡,是禁地之,也从侧面反映天尊对他喜爱。

    “呜呜呜呜……”男童还哭,不过哭声中带着一股释然。

    其实等待了千万年,青霆也大概猜得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不过它需要一个别人证实而以,所以听到妖娆证实,他积蓄了许久眼泪终于如泉涌一样喷涌出来。

    妖娆没有再说话,而是耐心地抱着青霆端坐地面上,静静拍着他,给他无声力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怀中小人终于动了动,气乎乎地一把推开妖娆,吸着鼻涕愤愤地指着她脸。

    “臭女人,一点也不会取悦人!我很伤心,伤心得都哭了!所以我准备把你丢到木界去!让那里恐怖生物们把你碾成灰!哼!”

    青霆先是一阵怒吼,而后又不好意思地缓下表情。

    “我只有记录天尊去过地点能力,并不知道你们问那送我梅花战神当初木界中发生了什么。木界不这片大陆里,是天尊找到一个药场,对天尊而言很温和,但是对你们这些孱弱家伙们有些危险。”

    青霆说着说着,那块被妖娆从石缝中挖出来血晶顿时从她驭兽环中飞了出来,只见青霆用手指上面点了点,脸红着又交到妖娆手上。

    他别扭地拧着衣角。低下头轻声说。

    “我是传送符,只有让你去与回力量,其他人只要能活下去,三个月后我自然会把他们传送回来,不过你不一样,用这个吧,可以随时让我知道你什么想回来。”

    好像有些不好意思,青霆又恼羞成怒地补充道:“你虽然让我哭了,但是……有些温暖,所以活着回来,继续取悦我!”简直是咆哮!

    妖娆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只感觉到天旋地转迎面扑来!

    脚下一空,她身体已经被卷入时空甬道内!

    不过她此时也来不及思考进入木界之后下一步要干什么问题,而是心底突然升起一个令自己血液沸腾答案!

    青霆刚才说什么?他只有记录极域天尊去过地点能力……那就是说,无论是毒池,木界还是刀谷,都不是秋林禁地头,秋林禁地头就是水晶山!

    整个秋林,为守护青霆而存!

    妖娆悸动了!这数万年中,无数强者青霆那关于去向何方问题中被错误地灌输了一个概念……以为青霆不过是一个传送阵中特殊幻影,真正宝物都隐藏他罗列:毒池、木界与刀谷三处绝境中!所以不自觉地忽略了青霆真正价值!

    独立灵魂符灵,不是以幻术捏造阵中幻影,而是他本身就是阵……灵魂符纹。比逍遥拂尘上微薄灵魂火稀有无数倍!

    好深邃爱护!

    妖娆不禁心中涌起一股对极域天尊莫大感动。这秋林禁地中到处都是幻象阵,所以所有人脑海中已经悄悄埋下一个“看到所有奇异东西都是幻象”概念。

    而青霆去向问题又进一步抹灭了所有人对他注意力。

    所以这种消减他存感各种遮掩,让他不凡安全地隐藏光天化日之下!秋林禁地后宝藏啊……

    ------题外话------

    弱弱问一声~还有月票么?月末后一天了,千万不要忘记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