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01:吞人的神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糯米话极大地挑拨到了妖娆神经!

    极域天尊神药吞噬人类妄图化形?妖娆眸底顿时闪过一道精芒!

    “它是如何吞噬人类?是不是将人木质化?”她急急追问糯米。/gskynet/  .     .     全 文 字x下 载

    “不知道。”糯米一摊手心,我们药田木灵很少离开药田,其实对木界内发生一切不是很清楚,只是曾经地下听一些草妖说过,那神药现盘踞地点是一个很恐怖地方。

    “找个草妖带我去那里!”妖娆立刻做出了决定!子衍该不会是被那神药给吞了吧?要是是真,那天之骄子还真是苦逼得很哇……

    “吓!要去那里?主人可得三思啊!”

    糯米搓着手,不想好不容易等来继承人白白枉死木界,不过转念又一想,也许她能把那叛逃神药给劝回来呢?嗯嗯……木灵都是心地善良,所以主人一定能把神药劝回来。心中有了这样心思,糯米便不再那么担心妖娆安危。

    “绿绿,你来。带主人去你见过恐怖之地。”

    糯米向不远处一株绿草招了招手,妖娆只见一只傻头傻脑小草妖立即化型而出,摇摇晃晃地向她走来。草妖那路都走不稳模样很是憨态可掬。

    “还有青青、蓝蓝,先给主人准备一些药草带走,我们药田里成熟太多,让主人拿去给天尊神药证明身份。”

    糯米热情洋溢地吆喝起来。那单纯又热情样子根本没有办法把她与之前那个妖冶又华丽木头美人联系一起。看来糯米药田木灵中威望确很好,她指挥下,上百只绿色草妖井然有序地工作起来。

    糯米美人忙得像个陀螺,不一会儿一群草妖就背着数十包巨大棉布包袱出现妖娆面前。

    妖娆闻到布包中透露出一股股浓郁药香,看来是把药田中所有品种药材都精心挑选了几种放包包内,那她自然毫不犹豫地把药包包都收入了驭兽环中。

    “糯米。”妖娆一边整理药包一边问:“你知道天尊神药是什么品种吗?”

    每种神药药效都不一样,这一点妖娆早就知道,比如狮子头就属于比较少见生命回复系。

    “唔,让糯米想想,糯米妈妈……好像曾经说过,天尊神药药性不是治病,而是聚集风元素……对了!它是元素幻草。”糯米因为自己想起了这个重要信息而兴奋地拍着手对妖娆说道。

    聚风?元素幻草?!

    妖娆迅速脑海中搜索关于“元素幻草”信息,她记得药王经中仿佛曾经提到过这种药草,但语意不详,大概是指对某种元素极为亲和,可以产生浓郁元素灵力助人修炼品种。

    风!

    哈哈哈!

    现妖娆百分之一百五地笃定子衍就是那天尊神药正吞噬对象,难怪子衍有五衰强者实力!妖娆心中所有疑惑此时都有了合理解释。

    龙觉曾对她说,诛神入天人境瓶颈十分难以冲破,所以一般正常情况下修炼诛神境召唤师只有得到天人强者指引,才有希望千年中突破天人境。而子衍自行修炼到天人第一衰,是因为这万年来他被吞噬同时,身体也得到了元素风滋养!

    也许神药原本是看中了子衍神风“无痕”,想要一并吞噬,只是子衍也非泛泛之辈,一定利用了神药聚风特点稳固了自己力量,所以这样硬生生与神药耗了上万年!

    啊……天才就是不凡啊!妖娆不禁心中感叹。

    妖娆出神之际,糯米声音突然打断妖娆思路。[飞天 中文]

    “主人,殿下,天尊神药前辈是因为前代主人不见之后才叛变,所以主人一定可以很顺利地把他劝回来,它看到这些草药,一定会想起曾经与姐妹们一起日子。还请主人不要生她气,糯米这里等待主人与殿下回来。”糯米一脸真诚地指着妖娆存放药草驭兽环对妖娆说道。

    “好。麻烦糯米了。”

    妖娆忍不住拍了拍糯米头,虽然按年纪来说,糯米年纪零头估计都比她大上好几圈儿,但是糯米与丑丑明显都是心地极为纯洁木灵,从来不会把别人往坏处想,有时候就像没有长大不谙世事那样白得如纸。

    天尊神药吗?妖娆一心中一阵冷笑。

    想想都知道,一株神药为了化型而叛离同伴,以吞噬活人为生,再有灵智八成也是邪灵。这世界虽然弱肉强食,但是以自己利益任意草菅跟自己无怨无仇人生命,这未免过于残忍。" 无/弹窗广/告 全文字 x 下载

    看着糯米单纯甚至有些期待神药回归目光,妖娆轻轻一笑,还是不要让这些繁杂事去污染这些纯真木灵了,不过她可是做足了战斗准备才准备出发。

    “糯米,我们走了,解决完眼下事再回来,我泥巴团子与狮子头就寄养药田里,有你们做伴,我想它们一定会觉得很开心。”

    回头看了一眼狮子头,那家伙已经趾高气昂地深深扎根稀土中,闭上眼睛享受着药田内各种药物膜拜与滋养,而泥巴团子也少有地地上滚来滚去,脸上荡漾着迷醉表情,看样子两个家伙完全乐不思蜀,完全忘记妖娆存。

    妖娆嫣然一笑,然一把提起那走路都走不稳草妖绿绿放肩头,御空而起!

    把这两个家伙放药田里她很放心。丑丑也紧紧跟妖娆身后。两人与众木灵依依道别,而后急急向绿绿所指方向疾驰,糯米咬着小手绢一直默默将着她们送到药田结界边缘才不舍地离开。

    得到糯米认可之后,即使没有月璇丝带,妖娆也再不会受到药田结界阻碍。

    洞破迷雾,妖娆与丑丑顿时又回到那个危机四伏濡湿木界。

    仿佛知道绿绿身份,林中霸王花,食人草见了妖娆就如同死物一样收敛了所有攻击力。而让妖娆感到奇怪是,仿佛那些凶残妖兽看到她身影之后也会悄悄退下,她不知道是这是那四角巨蜥不断宣传“红裙人族是个好人”效果。

    不经意小善换来无与伦比便利,这是妖娆万万没有想到,有时候幻兽并不比人类本身繁杂多变,它们只知道谁对它们好,它们就对谁好,如此简单。

    草妖化型不完整,也不太会使用通用语,不过它那如同树桠一样小手却不停地向左向右指点,妖娆顺着它指引方向向前,渐渐感觉到四周吹来狂风越来越大。

    “妖娆。”青霆血晶突然妖娆怀里发出声音,因为两人不是主仆关系,所以思来想去,青霆觉得还是直呼妖娆名字比较顺口。

    不过此时他语气,有些仓惶与焦急感觉。

    “好多好多人来挖水晶山,我有些受不了了……我害怕。”青霆声音颤巍巍。

    妖娆这才想起自己要求过青霆不要再把其它人传送到木界,所以青霆躲了水晶山内,那些无路可寻战神们八成现狂怒地挖山寻路。真是辛苦青霆了!

    “不能把他们都传送到秋林禁地之外吗?”妖娆突然担心起青霆安危。他传送地中,不是有秋林禁地之外这个选择吧?

    “不能。”

    青霆回答顿时雷了妖娆个外焦里嫩!

    “我是阵符,必须对方选择去向才能传送,就像人只有踏入传送阵才能开动大阵能量一样,我多只能按自己意愿将一两个低阶战神扫地出门,可是现对方人数与实力都已经超过我底限了。”

    换而言之,青霆力量是一个言咒术,大部分情况下,只有对方先以言语选择去处,他能力才能发动。

    那两个妖娆眼前被卷入刀谷凌迟寻仙道弟子也只是因为实力低下再加上青霆当时想震慑众人大爆发而已,想让他把这处理人去向方式用一票九阶、八阶巅峰强者身上简直是不可能。

    这是青霆能力限制,妖娆到现才知道。青霆现肯把这些都说给妖娆听,也充分证明了他对妖娆信任。

    “如果你必须他们选择之后才能进行传送,那么又有什么条件把他们传送回原地?”

    “条件是时间,为期至少三天。”

    “哦!”妖娆顿时冷笑。“那就让他们选吧,三天后再把他们从木界里踢出去就好了。”反正药田已经被自己收取,不说那打起架来吓死人糯米,单是药田外禁制想要强行破除都不只需要三天时间。她又已经找到子衍踪迹,就算把那些宗门弟子放入木界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那……那不会给你找麻烦吗?”青霆踌躇声音妖娆耳畔回荡,原来这家伙还有些义气,知道妖娆不想让人进入木界给她添堵,所以一直憋到水晶山被挖空才出声音。水晶山被挖空,他就再也无处可藏了。

    “没关系青霆,你应该早说,我一定不会让你为我受这种惊吓。现身吧,装得木讷一点,气息再伪装得像幻影一些,可千万不要让那些宗门弟子看出你是阵符。”妖娆急急说道:“把他们传来没有关系,我已经找到想要东西了。”

    “唔……让我可传了哦。”这声音让妖娆想起青霆鼓着腮帮子小样儿。“我实是受不了了,你要小心,这些战神们各个如狼似虎,凶残无比。呜呜呜呜……”

    青霆声音红水晶中渐渐低微下去,而妖娆身侧大风也越来越大。

    看来所有强大之物都有一定弱点与桎梏,青霆必需让人开口才能随心所欲发动传送能力,枯骨王座只有汲取活人生命与无暗力才能发动……这也是天道始然,不然这些东西能力都可以逆天了……

    自然,被桎梏绝不仅青霆或者枯骨王座……

    木界某处。

    “天白,你怎么回事?”朝歌看到面容突然扭曲姬天白,惊得大叫起来!

    血线翻腾!

    没有预兆,姬天白皮肤瞬间被那饮血血线完全覆盖!如浪涌起伏怒号!那些鲜红而仿佛像是带着生命般拼命蠕动血线让人联想一联系恶心狰狞物体。姬天白模样登时狰狞恐怖到了极致!此时朝歌与雨师面前他,就像是从地狱血海中踏出妖邪一样!

    这绝对是邪术!

    “啊啊啊啊啊!”雨师惊恐地大叫!太吓人了!他眼珠子都鼓出眼眶!踉跄跌倒地。

    “我……”姬天白像是被人狠狠地胸口打了一闷棍,腰弯得像虾米,再也直不起来,细小呜咽声难以抑制地从他口齿间流泻而出,身体无法遏制地疯狂颤抖。

    咔嚓咔嚓咔嚓,那骨碎声音听得朝歌毛骨悚然,寒毛乍起。

    姬天白气息极度狂燥!忽涨忽竭……大有神基不稳,荒废所有修为趋势!

    听到雨师惊呼,发疯中姬天白猛地转身,眼底闪烁着幽冥鬼光,如野兽一般一把扣住了雨师手腕。于是这世上恐怖血腥一幕顿时出现朝歌眼底!

    啊啊啊!

    只见姬天白身上浮动血线顿时如同找到了宣泄豁口一般,兴奋地疾速向雨师身上扑打,片刻之间已经覆盖于他全身,以肉眼可见灵力顿时向气息孱弱姬天白手中涌去。借此生机,姬天白身上碎骨裂肉声才依稀有了消减趋势!

    一切皆电光火石间发生,可是血线退离雨师身体之后,那刚才还生机勃勃大活人便已经化为了一截干尸,只有一双无比突兀白色眼球还完好地镶嵌尸体上,无声地述说着不甘与怨念!

    姬天白手又向朝歌擒来!

    朝歌先是害怕地一抖,而后脸颊上瞬间浮现出一丝释然与无畏。

    “你要什么,都给你。”她温柔地把自己手伸向了姬天白手掌内。

    嗖嗖嗖……恐怖血线顿时攀上朝歌手臂,只是没有没过她肩头,下一秒,她整只手被已经不那么浓密血线完全卸下来,整个人也顿时瘫倒地。

    姬天白吸了雨师身体与朝歌左手之后,身上气息才渐渐归于平静。

    还……没有到七日……姬天白心底颤巍巍地咆哮。

    他现力量,完全是凭借着大诅咒带来不死生机激发,但根基不稳,每次诅咒发作,只要他意识迷离,就有立即自毁危险。

    现不仅七日要发作一次强烈,偶尔七天间隙内还时不时会短暂出现,虽然他已经残喘渡过了这么多年,但是姬天白自己也知道,诅咒不除,他已经到了极限。

    无数次侥幸渡过积蓄失败可能越来越大,身体已经容不得他自己控制,如果神基被毁,那么他真要比死狗还不如地等待别人来将自己千刀万剐了。

    失去实力,对他而言是无法忍耐事!比杀了他还难受!

    何况洪荒秘境再次开启期限越来越近,还有一个恐怖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欧阳老祖正等阵外准备索命!

    一切都刻不容缓,他……没有时间了!

    “朝歌,对不起。”姬天白从度善储物袋中取出春风凝骨活肌丸塞到失去左手朝歌嘴里。

    看到姬天白都不拉自己起身,朝歌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自己又服了一些止血止痛丸,这才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

    “天白,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前一段时间不停收集与龙息有关东西,现又这样,你炼……到底是什么不死禁术?”

    朝歌讯问中已经带着怀疑,姬天白闭上眼睛,缓缓说道:“你也看出来了,不是不死禁术,是生不如死诅咒。我代替一个人,忍受了这生不如死之苦!”

    说到此时,姬天白脸颊已经狰狞至极。“所以这次我要生擒她!带她为我换解药!”咬牙切齿声音!

    只有抓住妖娆,才能让欧阳老祖知晓欧阳化龙死亡一切真相!

    蓦然张开眼,姬天白眼底已是一片寒光。有风从远方而来,吹得他衣袍猎猎作响。

    ……

    看到肩头那名叫“绿绿”草妖已经吓得小脸发白,妖娆停下了脚步,前方传来狂风与威压已经让她感觉到了压力,自然不用说这孱弱木灵。

    不过它使命已经完成,妖娆看了看自己手指间正发光银色拂尘丝线,嘴角不禁勾起一丝笑意。

    果然是这里!

    虽然银丝光芒还很黯淡,但却是进入木界之后第一次发光!

    “绿绿,回去吧!跟糯米说我们很平安。”

    妖娆把草妖放地上,那如蒙大赦草妖立即大喘了一口气,对妖娆与丑丑分别滑稽地作了一个揖,而后没入泥土内再也不见踪影。

    此时飓风风口处只剩下妖娆与丑丑两人,那犹如风卷风余威般阵阵大风吹得妖娆身上衣裙前身紧紧贴胸,后襟风中疯狂撕扯,大有裂帛断锦之势!

    好狂风!

    妖娆相信龙觉会凭着她气息很找到她所位置,那么爹爹一定也会跟着龙觉前来,所以她先身边一块被风吹不走巨石上做好了标记,这才一步步继续向风来方向前行。

    “丑丑,做好战斗准备,我们不是来会老友。”妖娆负手而行,先提醒丑丑保持警惕。

    “主人,我知道。”丑丑身上早已经腾起淡淡清光。

    “你又知道?”妖娆有些惊愕,丑丑什么时候这么聪明?

    “主人!”丑丑很受伤地瞥了妖娆一眼。“我只是没有什么心机,不喜欢用脑,但不代表我没有脑好不好?植系化型有很多办法,偏偏要去吞人,那神药,不是好木灵。”

    “哈哈哈哈!”妖娆顿时大笑。“好!我家丑丑聪明,是好木灵。”

    原来大智若愚,才是大聪明,不要看丑丑对糯米示爱一点都不懂,那是因为他不想懂,到了关键时刻,他却一点也不含糊。

    “主人,我很期待与强木灵一战,所以,你要指点我。”丑丑有些兴奋地看着妖娆,身上战意勃发,他也知道与糯米那一战,完全是因为糯米臣服他气息之下。对于真正战斗,他已经期待很久了。

    “好。”

    妖娆转动神识,记忆中拼命寻找月璇留下关于驾驭上古植系战兽记忆,眸底也因此迸发出奇异光泽。

    丑丑不像二毛与小白那样天生血脉优良,他蜕变,完全是因为后天傻头傻脑吞噬各种天灵地宝,又遇上先天,再加上自己努力才成长到今天这样惊人高度。他是木皇中异类,他血脉中,没有强大先祖留下血脉幻技记忆,所以它一切能力,都有待妖娆开发与培养。

    这是艰难蜕变,同时也是让人兴奋期待。

    四周风由透明渐渐变为漆黑罡风!就算妖娆抵御过仙人洞府广场上黑色石像压力,但她此时每走一步,还是要消耗大量体能。

    她脚步越来越沉重,这恶劣环境之下,四周早已经寸草不生,就连石块都见不到一枚。因为所有突兀于地面上物体,要么被风掀到外围,要么直接被风碾碎,大地都不是寻常可见松软泥土,而是依稀泛着光泽光,坚硬如铁花岗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突然横生一道巨大黑影!

    那黑影直入苍穹!黑色罡风中显得狰狞恐怖,高而望不见头,宽大得犹如阻隔地域相连连绵高墙。嶙峋枝丫像鬼爪,像獠牙。

    那如奔雷般剧响风声,正是从巨大黑影鬼爪,獠牙中发出!

    不过这巨大风动声下,妖娆依稀可以听到一丝气若游丝呼声……

    “救救我……救救我……”

    那声音虽然细微,但直入妖娆心田,仿佛能直接烙印人灵魂上一样,带有一股难以言喻悲伤与愤怒!

    这求生意志,好强!持续万年,一直不曾放弃!

    子衍。

    ------题外话------

    啊~月初是一定要喊几声票票滴~哇哈哈~亲爱滴们~月初了~又有票票捏~来砸羽毛吧~欢迎来砸羽毛~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