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06:绝地重生,满血复活

106:绝地重生,满血复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就是所谓人至贱则无敌!

    妖娆看着一脸倨傲朝歌,用口水淹死她心情都有了!难道第一个发现子衍人就是他救命恩人吗?可惜丑丑吞了元素幻草内核已改变那内核气息,不然到底是谁杀了那吞人木灵,很就能一目了然!

    子衍猛地抬头,双眼神光如同璀璨火炬,直接照妖娆脸上,那强大威压顿时压得她呼吸困难!

    那是质疑与审视目光!

    奶奶个腿了!好恐怖五衰强者!

    就算妖娆已经是半步域主,依旧子衍面前感觉到了自己渺小!

    妖娆此时不敢托大,希望子衍不是一个不讲道理老顽固,要是跟他杠上,他可是与元素幻草纠缠万年而不死逆天老妖孽喂!

    “前辈,不要听奸人谣言,我是道宗云……”妖娆如此威压之下,虽然心跳加速,但神色如常地向着子衍一抱拳。*非常文学*

    越生气,就越容易让姬天白乘机发难。向无耻朝歌与姬天白讨债之前,她必须先博得子衍好感。

    只不过……

    “我是道宗云氏一脉请来寻找前辈。”妖娆这接下来几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隐隐觉得不妙!

    妖娆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冷汗!

    因为子衍那本来有些狐疑表情听到“道宗”两人字后突然戾气丛生!

    为什么?

    这两个妖娆猜测中能博得子衍好感名词,没有想到居然把子衍积蓄了万年怒气悉数点爆!

    出人意料!

    火药桶子给爆了!

    子衍那狰狞而嗜血表情犹如暴风雨狂卷而起!面色低沉得像是洪荒野兽!他恶狠狠地盯着妖娆。

    “道宗?!喔?哈哈哈哈哈!道宗!好你个道宗!万年前没有把我阴死,那些老不死这次洪荒秘境开启,还派出小辈来继续灭我元神吗?”

    子衍咧着嘴,露出白森森牙齿,咯吱咯吱地磨了起来!

    “梅光!梅光师兄你好毒辣!”

    凄厉咆哮!刺耳声音简直能把玻璃都震碎!空气中升起一股极为怨恨力量!

    子衍陡然站起,那疯狂气息顿时把站他身后朝歌与姬天白向后掀飞!大地以他为中心片片破碎!

    土浪翻腾!

    轰轰轰!子衍犹如大地不可承受之重物,直接陷入地面半尺,脚下全是细密如蛛网一样泥土裂痕,直接向四面八方延展千米!

    大地塌陷!

    众人肺叶中空气这一时间全部被抽空!

    这力量立即让场所有人都睚眦欲裂!这就是五衰强者!跺跺脚大地都要开裂!摇摇手空气都要湮灭!

    我擦!

    妖娆疾速后退!

    该死道宗太上长老道光子!果然是万年前阴了子衍!还假惺惺装出一直与子衍交好假象迷惑世人。这一点她早略有预感。因为子衍当年太强了,他存对道光子道宗地位是一个极大威胁。但无论梅光对子衍做了什么,子衍也不至于对整个道宗都如此深恶痛绝吧?云真不是说子衍对道宗第一峰很有感情吗?那道宗第一峰子衍总还记得吧?

    “不是……前辈!不是梅光,我是道宗第一峰……”妖娆急忙解释,这下直接被子衍恐怖咆哮震得从天空掉落下来!

    “第,一,峰……”子衍咬着舌头,淬着精血,一字一字地咀嚼!

    “当年梅光拿着道宗主峰七位封山尊者青玉令牌将我逐出师门!那让我伤心……就是第一峰!我师尊令牌也其中!”子衍一字一句,犹如泣血!

    恐怕当年子衍被自己敬重师兄偷袭,被自己崇拜宗门抛弃,都没有那被自己犹如父亲一样师尊抛弃来得焚心蚀骨!

    子衍对第一峰恨,远远超过梅光!

    “如今第一峰还寻我做甚!怕我没死透吗?”这天人第一衰老头儿眼内闪动着鬼厉一样光芒!

    子衍爆出隐藏瞬间把妖娆雷了个外焦里嫩!

    神马?

    子衍……被万年前道宗七位掌权长老联合弹劾?!连他师尊也对他下了绞杀秘令?

    妖娆顿时头顶冒烟!听到自己长发被雷后滋滋作响声音,百万伏特灭神惊雷啊!

    这都是神马怪事?子衍不是道宗第一强人吗?为什么被道宗逐出师门?

    去你丫云真!你坑我好苦,你就不能把事情问清楚再来寻人吗?我被你坑死了啊啊啊啊!妖娆心中已经把云真与云挽容用锤子锤死了无数次!从棺材里拖出来又锤成渣无数次!

    呕血!

    “前辈,这可能是个误会!”妖娆不觉得云真骗人,他对这同门师叔祖关切之情不像是假。这里面一定发生了什么造成误会事情。*

    “误会个屁!除了逐我出门,还有什么事能让梅光手持七脉封山尊者令牌?先利用我破解碧潭禁与秋林禁,而后又诬蔑我通魔投敌!这就是道宗老头们驱逐我无聊理由!”

    子衍狠狠一跺脚!才不想听眼前这与道宗有关女娃娃解释,他当年正是看到梅光手中师尊玉令才大受打击,失去斗志,坠于与梅光联合起来绞杀他元素幻草体内,不然他手持逍遥拂尘,又怎么会输给梅光?

    “我看你也是个道宗小畜生,去死吧!我恨道宗了!”子衍此时语气就像万年前那涉世不深少年一样,带着不加遮掩委屈。

    五指山一样大手狠狠向妖娆拍来!子衍心中满是积蓄了万年气恼与委屈!妖娆算是直接撞了他枪眼之上,成了他出气筒。

    那瘦骨伶仃手掌顷刻之间暴涨为巨山一样存!妖娆知道,那只是威压幻化出来虚影,可是这虚影已经遮天蔽日,让她经脉有逆行之势!气血翻腾!

    好恐怖!

    如同灭世巨掌突然横生于天庭。

    手掌抬手之间,天空居然片片破碎!天地灵气被子衍变态力量调动,一时呈现极不平均分布,所以空间出现被撕裂奇异景象!

    诡异……而让人毛骨悚然!

    妖娆知道,自己身体若是碰触到那惊人撕裂之力,不要说瞬间被分尸,身首异处了,就是胳膊与脚可能都会掉落于空间裂隙各地,成为一个真正死无葬身地苦逼怨魂!

    不要!

    想着就觉得毛骨悚然!

    难道她今天,真要阴沟里翻船?

    妖娆狂退,速度退也退不过子衍掌下那些越撕越大裂痕!

    姬天白一看也急得跳脚!

    妖娆不能死啊!她要是死了,自己用什么去欧阳老祖那里换命?他自己记忆中有剪除与修改记忆痕迹所以不可信,只有妖娆那完整灵魂与记忆,才能让欧阳老祖看到并相信事实真相!

    子衍对整个道宗仇恨,显然超出所有人预料,这个怨念太深天人第一衰糟老头儿,下手也忒重了!

    “前辈,不用伤她,只要擒获就可以!”姬天白立即走上前去,顶着子衍恐怖威压恭敬地拱手。冷汗从姬天白无瑕额头上滴落。

    妖娆死,他也得死!

    “滚!道宗人,都该死!”子衍一拂长袖,顿时把姬天白扇得老远!

    “青霆!送我出木界!”

    妖娆捏着红水晶,那正太符灵是她后希望!此时误会解释不清,逃命总是可以吧?无论青霆是把她传送到毒池还是刀谷,都应该比现情况强!

    可是,所谓人品降到爆就是现这个概念。

    红水晶黯淡无光。

    妖娆睚眦欲裂!

    青霆居然无法回应!因为子衍对空间天道掌握显然胜青霆精神烙印一筹!这强大空间裂隙逼近下,所以她与青霆之间联系,被暂时性地截断了!

    还有没有狗血?!还有没有惨烈?

    好像一辈子坏运气都这个瞬间排队出现!

    妖娆眸底闪烁着死灭之光!她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把唇咬破!

    手指尖打入破天指没入眼前那些巨大裂隙之后如同石沉大海,渺无回声,仿佛出现她面前力量是天地万物都无法撼动寂灭天道!

    看到这情况,妖娆不敢召唤战兽,生怕把哪个亲亲小兽召唤出来后立即被空间裂隙斩得支离破碎。那可得痛死她!

    她只有疯狂退后,希望远离这些疯狂力量后能重与青霆联系上。

    这是妖娆遇到前所未有危机,若是平日,无论多么艰难困苦,她总是能想出一些生机渺茫求生之中路,虽然每条都凶险无比,但好歹也算有奋力一搏希望。可是此时,她却有一种山穷水困兽感!

    因为误会,无论她现说什么,得到都只有子衍反感,而且逃命时间领域刚刚用,已经无力再次发动!剩下所有逃生手段子衍力量面前都他丫是浮云!

    浮云啊浮云,没有一片浮云经得起子衍碾压!

    那些凌乱而散发着强大吞噬之气裂痕逼近妖娆身体,狂风扑打她面颊之上!割裂皮肤痛顿时从精神末端上传到大脑,妖娆乱舞于空气中长发与衣袍开始无声地撕裂。

    此时妖娆已经顾及不了头发与衣物,因为等下这恐怖凌迟刑罚就会直接落她身体上!

    妖娆眼前约有四五道纵长三四丈十字形空间裂隙不断逼近,一秒前还十米开外,一秒后却逼近面门!

    就像是巨兽血盆大口,将死亡与无黑暗赤果果地展现妖娆面前!

    怎么办?就妖娆嘴角抽搐大汗淋漓之际……天空中徒然出现一道嘹亮长啸!

    “喝!哪里来妖怪……”

    吓!

    这声音中夹带着滚滚雷威,震得苍穹大动!而与此同时,一股极端蛮横粗野力量从妖娆身后如狂浪一样扑打而来!

    那野蛮中带着妖娆熟悉温柔!只有妖娆本人才能体味!

    眼前正要撕裂妖娆身体空间裂隙竟也这突然出现狂野之息下蓦地一抖!然后挣扎着……扭曲着……从底部缓缓闭合!

    空间裂隙关闭!天空被这股野蛮气息从混乱强行压制地平稳下来!

    这一幕,看得场所有人睚眦欲裂!五内重伤!这是……

    这是天道对天道!

    答案所有人内心激荡!太惊人了!朝歌直接合不上下巴踉跄后退!

    只有空间天道领悟力不逊色于与子衍者,才可能对抗这天人第一衰强者毁灭神掌!可是这木界之中哪里还找得到第二个五衰强人呢?弥漫天空中,与子衍威压分庭抗礼,明明只是一个域主级战神!

    “居然敢欺负我女儿!也不看看她爹爹是谁!”大吼声继续随风飘荡!召唤阵之精光乍起!

    一只通身火光红毛洪荒火麒麟呲牙咧嘴地朝着子衍飞扑而来!

    一个金发根根气得竖起来男人张牙舞爪地向着子衍提拳冲来!

    所有人陷入呆滞。

    一人一兽并肩,两者气息中居然是那金发域主为野蛮疯狂!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把那金发男子也当成了一只洪荒野兽!

    “嗷嗷嗷嗷!欺负我女儿者!杀!”

    阿斯兰特举着一枚巨大黑石头,像拍板砖一样向子衍脸上拍去,苍绿色眸子已经一片野火澎湃!看得出他浑身血液都燃烧!

    “爹爹!”妖娆错愕又激动地大叫!

    那迎面扑来空间裂隙阿斯兰特力量下缓缓遁于无形,划过妖娆脸颊时,只让她感觉到一阵清风堪堪掠过发梢。

    由死到生,不过电光火石一瞬!

    妖娆眼底精芒爆涨!骤停心脏又开始激烈地跳动!是爹爹……爹爹来救她!顿时有热流涌上眼角,妖娆此时心情已经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虽然她从来没有想过依靠谁和谁力量生存,但是无法否认是,她绝望那一刻,她首先想到就是爹爹与龙骚包!

    真是爹爹来助她!

    这就是绝地重生,满血复活啊!

    啊哈哈哈!看到爹爹身影,妖娆顿时充满力量!

    她……不再是一人!

    阿斯兰特特朱雀大陆时就对空间天道特别亲合,只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空间天道已经能与五衰强者一较高下!

    妖娆看着阿斯兰特目光带着灼热力量!

    两人目光相接,无声中传递感情已经说明一切!

    父女两人没有时间叙旧,因为阿斯兰特身影已经代替妖娆与子衍气息纠缠一起!

    这看到女儿被欺负而瞬间狂化爹爹,屁股后面还跟着一大票泪留满面八宗弟子!其中一些甚至是妖娆熟悉面孔,比如仙池圣地金蝴蝶,伏虎山方劲,朔北小牛小鹰,几个蒙面人,还有化身为唐乾枫茔变……

    他们看到阿斯兰特愤怒地冲向子衍,纷纷惊愕地大叫!

    “我擦!那是小雪狼还算是召唤师吗?怎么反而冲了自己召唤兽前面!”

    “五衰啊!五衰啊!他们找到了银丝幻象中五衰强者,果然是坑爹,居然打起来了!”

    “那我们怎么办?是走是留?这又濡湿又恶心原始森林里,咱们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捞到啊!”

    而就阿斯兰特抡着一块让妖娆眼熟巨石向子衍狠狠砸去之际,又一道惊雷一般声音众人耳畔爆响!

    “我说是哪个畜生!原来又是你,臭小鸡!”

    比龙觉那张带着怒意风骚脸先出现……是一道带着恐怖威压沉重黑影!

    哦哦哦哦!

    妖娆顿时被莫大喜悦冲得七荤八素!

    龙觉也来了!比阿斯兰特出场炙热!他直接踏着神火而来!那拉风场面顿时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

    龙觉与阿斯兰特进入木界时是一起,所以阿斯兰特出现,就必然伴随着龙觉出场!

    龙觉出人意料,妖娆正前方不远破云腾空,左手还保持着投掷什么东西姿势!而那道吸引所有人视线恐怖黑影,正是从他手中投出,直插吐血姬天白而去!

    感觉到莫大危险,五感敏锐姬天白顿时单脚点地,以自己生平疯狂速度后退,直到他认为已经避开那黑影锐气站安全距离为止!

    龙觉阴森森地亮着牙笑了。并没有因为姬天白逃离而扼腕叹息自己攻击失败。

    看到龙觉那腹黑表情,姬天白眉角突突一跳,暗道不好!可是他迅速再提脚那个刹那,一股磅礴杀气才突然刮过他前胸!

    喷!

    血如注!罡风透过姬白天护体银光,击伤他身体!

    那黑影铿锵一声斜插入地,以它为中心方圆百米内掀起圈死灭之气!野草枯萎,石块碎裂!地面上只留下一个精美剑柄!

    远远超出预期杀人戾气!真是太给力了!

    好眼熟!

    又是一阵熟悉感涌上妖娆心头!这是……这是……妖娆眼中骤然爆发出湛湛精芒!这是逍遥拂尘展现出幻境中那柄气息诡异,没有任何生灵可以接近重剑!

    姬天白身体狠狠一抖,左手捂胸,再急急后退,他指缝中留出不再是鲜血,而是很容易让人看花眼密密麻麻之诅咒血线!他身体会立即被修补好,但是他伤痛会一直烙印骨血中!

    他面色惨白!

    杀戮剑气!近身时才爆发恐怖力量!

    不过让姬天白头痛是……没有想到夺剑居然是龙觉!看来跟阿斯兰特身后那些八宗弟子,是嫉妒龙觉与阿斯兰特夺宝,才一路尾随而来!

    该死!好强神剑,死龙觉,还带来这么多人!姬天白震怒!阿斯兰特也不他计划内!这一息之间,怎么会有如此多变化?

    八宗弟子顿时像是被开水烫过了一样议论纷纷!

    “吓!你们看啊!那不是流云殿姬天白吗?他怎么会与小雪狼同伴打了起来?”

    “就是,就是!所有十子前三席中,只有流云殿姬师弟声名好,待人谦和,与世无争!怎么与那红毛结了仇?看他们气度就知道啊,那一脸邪气红毛战神不是好人!”

    与众人观点不一样。

    龙龙好牛叉!妖娆心中一阵狂笑!她木界收了药田,龙龙夺了重剑!真是出人意料大收获啊!

    看到重剑随龙觉心意又瞬间升起,妖娆立刻明白这重剑也如她枯骨王座一样,溶入了龙觉血脉中,只要他不身死,这惊人神器,只听从他一人召唤!

    连看都没有看姬天白一眼,妖娆立即拉着朝她冲来龙觉,向阿斯兰特指去!

    “先帮爹爹!那天人第一衰老头是个不讲道理疯子,虽然生机失了大半,也没有召唤兽相伴,但不好对付。”

    阿斯兰特对于时空天道顿悟虽然能与子衍一较高下,但并不意味着他综合战力能与天人强者相提并论!十阶战神距离天人第一衰,中间还远隔着一个极难跨越诛神瓶颈。

    自然!战斗中分秒必争,一个须臾迟疑,就有可能颠覆战局。

    龙觉也只是深深地看了妖娆一眼,而后把自己所有注意力都放了阿斯兰特身上!

    阿斯兰特与龙觉出现时间相隔不久,一切都电光火石之间,当妖娆与龙觉联手看向阿斯兰特时,他手中那砣巨大黑石头刚好砸到子衍身前!

    “好大杀气!果然是道宗孽障来对我赶杀绝!”

    子衍老头无比狗血地对着阿斯兰特咆哮。

    “你也是道宗混帐!”

    看来这家伙被元素幻草锁了万年,已经有些神经衰弱,任何人与事,都能联想到他曾经悲惨遭遇上去。

    噗!

    阿斯兰特想要吐血,这一时刻他才深深地体会到妖妖小时候与一个疯子生活一起无语感觉!

    真是牛头不对马嘴,智商明显不再同一个水平线上,连解释都是无效果,因为这疯老头会强行把你智商拉低到与他相当高度,然后再以丰富**经验,打败你!

    要是可以,阿斯兰特真想一锤子锤死这个臆想症泛滥臭老头,只可惜……他偏偏又是一个强得不行天人第一衰强者!

    “小子,你以为一个灰不溜啾破石头就能伤到我吗?”子衍对阿斯兰特拿出这么低贱武器与他对战很是愤怒,这不是对他赤果果侮辱吗?不带这样玩!

    ------题外话------

    自备小盆,我是认真~==

    可以大笑时捂牙,装娇羞。可以撕心裂肺时吐血,不浪费。可以杀羽毛时装臭鸡蛋。可以爱羽毛时当鼓敲,实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之必备宝器~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