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12:世界之巅,只容得下一人的身影!

112:世界之巅,只容得下一人的身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啊!是啊,我没有办法抹灭你生命呢。”

    妖娆眉目轻软地对着姬天白笑着,银纱裹身,手中长枪魔气缭绕,美丽又强大得让人叹息!

    “我不知道欧阳老祖有这么疯狂折磨人手段,说实话,要是早知道,我也不想用你身上。”

    即杀不了姬天白,又给自己造出了多麻烦,这欧阳老祖诅咒对姬天白是噩梦,对妖娆而言同样也是无法忍受变故。

    姬天白认真地瞪着妖娆眼睛,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杂瓶。

    妖娆果然是他噩梦!是他一生如果不能剔除就会改变他所有运势宿命之敌!

    一想到这里,姬天白身上银光开始变幻,有聚合成形趋势,这仿佛是他领域!与此同时,天狐没有被斩断五尾也开始欲动!

    没有退路,所以舍身一战!

    天狐本来就是极端强悍生灵,只是数量众多虎系幻兽妖娆兽神召唤师之威下,急急从洪荒秘境各处汇聚而来。

    虎兽们不要命地嘶咬起天狐身体,这些或强大或弱小野兽就算是每个只咬一口就被愤怒天狐一脚踹飞,这多如牛毛数量也让姬天白与九尾天狐行动力大幅度下降。

    天空中顿时兽吼如雷鸣,各色幻技五光十色乍起!此时已经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视线所及一切都是尘土飞扬毁灭之景!

    “不能杀你怎么办,姬天白?”妖娆于纷飞战火中仰天大笑。大风带着她长发与衣角蹁飞!

    问完这句之后妖娆没有继续对姬天白说话,但姬天白已经妖娆冰冷眼眸中读到了一切!

    她会毁掉他战神根基!让他失去所有力量,而后生不如死!

    心脏狠狠抽动!

    “我不能容忍你对我做这种事!”姬天白顿时恶狠狠地咆哮!

    身上领域之气立即疯狂向四周疾速异蔓延,谁也不知道他那刚刚成形领域内到底酝酿着什么东西。这种情况下,姬天白骄傲绝对不允许他后退,反正也已经无路可退!垂死挣扎,令他生命爆发出极端彪悍气场!

    “我不会败给你!”

    天空中顿时刮起带着银色星光狂风!

    那风带有拒绝一切力量,压姬天白与九尾身上兽神之威徒然减轻!

    碎捏!

    姬天白双手握拳之际,跃上狐背向他凶恶地扑来一只红毛巨虎大头立即被一股莫名力量瞬间爆头!

    血肉模糊身体立即从天空中坠落,发出让人心悸一声轰然巨响,扬扬洒洒血雨天空中残卷,但没有一缕落姬天白一丝不苟发与洁净衣物上。

    瞬秒幻兽!

    嘶!众人倒吸冷气!这已对超越他们对域主强者认识!

    这场生死之战,远远激烈过一般八宗弟子之间任何一次绝杀!

    出尘不染。姬天白这份末日坦荡还是给观战众人带来了极强大内心震撼,面对兽神召唤师,他已经完全到让人痛心了!

    也许如他所说……他真还有希望!

    “姬天白啊,姬天白,愿你能永远维持你那皎皎如月,犹如不食人间烟火谪仙模样……呵呵。”妖娆勾着嘴角暗道。

    为不逊色于姬天白天狐,妖娆身后陡然腾起一幅巨大虎兽虚影!

    猛虎奇大无比,顶天立地!简直就像是撑开天地混沌开山之神!

    众人顿时被这突然横生而出虚影之威再次狠狠震退!

    只见它虎纹斑斓,威压浓烈。从虎首处遥望不到虎尾,湛湛明目是这黑暗世界中明亮光泽!不过这虎兽虚影出现不是为了现身战斗,而是众人灼热又惊愕目光中瞬间延展成一道道精纯图纹,如附身般加注妖娆身上。

    犹如身披无形华丽大氅!妖娆此时散发出一股凌驾于万物之上睥睨皇气!

    身形没有变化,但那深邃眼眸与持枪威武而立模样让人只窥一眼就立即感觉到无比敬畏!

    这就是……兽神召唤师!与之前九阶战神境气场有着天与地云与泥差别!

    如果说九阶巅峰半步域主是极强!那此时气息,已经远远超越了“强”概念!就算是青魔海八宗长老,位及诛神高手,都没有一人可以具有如此傲世纵横高远感与震慑力!

    “好恐怖啊啊啊!”

    八宗弟子已经摇摇欲坠,有些实力不济者此威压下根本站不稳身体,一屁股跌坐地。

    “是兽社召唤师特有神技吗?”能亲眼看到这个等级战斗,令一些极富有战斗经验召唤师也顷刻间丧失了理智。

    一个战者则好奇地散出自己神识想要试探一下兽神之力到底蕴藏了多少天道,可是就他神识探出那一秒,他就顿时双目狰狞地突出,大叫了半句:“我天……那是……”

    眸底有极烈黑茫倏然闪过!依稀带着强大天道纹理。

    只可惜虽得天道,但话还没有说完,那好奇八阶召唤师便所有人恐惧目光中直接爆体身亡!

    嘭!血雨纷飞!

    天威不可窥视!凡实力不济者……窥,既是……死!

    就是这么神圣强大!

    兽神之力加持!现妖娆一臂之力已经恐怖到无法想象!

    妖娆手中噬魂枪立即被她掐得咯吱作响!瞬间迸发出大量肉眼可见小火星。居然连远古神器都有些负担不了她身上力量!

    小白归位,二毛被妖娆丢回幻兽空间,此时妖娆一人面对高有五六十丈九尾天狐,但她身上散发出来气息比那九尾恐怖百倍!

    如果说刚才有人对姬天白还抱着希望,那么此时他们才深切地明白这希望是多么苍白可笑!

    妖娆轻轻向前一步,大地发出瓷瓶一样单薄又脆弱脆响,高山瞬间轰然塌陷,方圆千米内就妖娆前进中轻而易举地被夷为平地!

    她伸出手,像是伸出了这世间无情末日审判之力,仿佛随时可以捏碎星辰,还有……姬天白脖子!

    姬天白脸色简直精彩到无法以言语来形容!

    这种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他能承受极限!

    妖娆手持噬魂枪,身上丝带光元素与枪身澎湃暗元素交织一起,顿时于身前凝聚成一团又黑又白光团!

    “那是什么?”

    “那是光与暗力量!两种相斥力量居然融合!太不可思议了!”八宗弟子们倒吸冷气!姬天白是心跳骤停!

    能把这世间无法调和不能共存力量强行凝集一起,需要力量与对元素精准控制力已经超越所有人想象极限!

    “好惊人力量!”

    伏虎山十子第一席方劲跪倒地,双眼失神地呢喃。“她虽然是一个黑暗系兽神召唤师,未来命途多舛,前路坎坷不平,但是她注定是不凡!伏虎山一脉未来,已经与她紧紧地纠缠一起。卑微我我辈,与她同!”

    “哈哈哈!”妖娆握着噬魂枪,感觉到噬魂也不堪承受这巨大能量带来余威而她掌心剧烈地颤抖。

    天空中那巨大兽瞳投影下浓烈威压,顿时让妖娆凝集光暗云团表面迸射出无数耀眼火花!

    妖娆身影与她身前凝集力量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就姬天白抬头那一瞬间,妖娆已经带着那恐怖力量向他疾速冲来!

    姬天白身上银光领域已经撑到极限!九尾天狐无视那些虎兽嘶咬与扑打,一尾半空中凝结出重水结界包裹住自己与契主身体。一尾散发出滔天迷毒向妖娆疯狂倒卷。

    银光湛湛,重水结界带着海洋潮汐般莫大引潮力扭曲着空气,迷毒荧碧,如狐眸内滔天恨与杀意!

    若能撑得住妖娆这一击之力,那姬天白还有翻盘余力。

    可是妖娆如何能让他继续翻盘?

    两者力量于天空中相交那一刻,姬天白才知道自己期待是多么幼稚又可笑!

    嘭嘭嘭嘭……

    犹如以卵击石,守护姬天白各种结界与力量顷刻之间灰飞烟灭!没有天道交织,没有精致技巧比试,有只是赤果果直接霸道……

    撕毁!

    因为妖娆手中夹杂了兽神之息力量太强大,所以完全无视任何阻挡她面前力量!天地之间于顷刻间爆发出毁天灭地刺眼极光!

    光与暗矛盾排斥撞击姬天白与九尾天狐那一刻达到顶盛!

    轰轰轰!

    这仿佛是整个苍穹塌陷声响!大地沦陷,碎土层层被巨力掀飞,褐黄泥土倒卷之后是密集如雨石块纷飞!

    太恐怖了!所有八宗弟子被眼前一切吓得肝胆俱裂!差点把自己胆与胃全都给吐出来!

    直接打碎地表打入地下百米岩石层去了!

    我擦!

    这还是域主级战役吗?简直逆天了!

    飞腾狂卷石屑与撕裂空气极光疯狂于所有人眼底闪过!他们脚下大地原本是坚实依赖,可是自妖娆爆发出光暗神威之后,这苍茫大地也瞬间变得摇摇欲坠不断悸动起来!

    九尾天狐带着姬天白深深陷入地底,那美丽天狐洁白身体上此时已经污秽不堪,血与泥凌乱地混合一起,一道道深可见骨伤痕无处不消耗着它珍贵生命力。

    众人疯狂视线中,一道银影率先拔地而起,带着直冲九霄层云,破云逐日傲然正气!

    妖娆气势凌厉地出现,身上光洁如洗,眸底闪烁着动魄人心湛湛光芒。她是越战越有力!

    而犹如破棉絮般九尾身体却痉挛般地战栗,狐首流着血泪艰难地悲鸣!

    那沙哑又悲怅声音就像是孤寂之风划过万里苍茫戈壁,吹过被风干万年胡杨柳,吹过被岁月腐蚀成千疮百孔石墙。

    一股莫大伤悲突然如潮水一般扼住众人脖颈,这妖兽实是太通灵,也许是媚术,也许是源自它灵魂真实悲伤。

    战之殇!

    天狐悲鸣着深深地朝自己卷曲五条残破长尾内望了一眼,而后终于体力不支地化为白色微风湮灭于天地之间!

    不是身死!而是力量耗而被召回战兽空间!

    我勒了个去!

    妖娆那么恐怖攻击下,姬天白居然还没有死?所有人顿时把眼睛瞪出了眼眶!

    妖娆赫然屹立于狂风中,任风舞弄自己蜿蜒长发,她目光落九尾消失之前五条长尾包裹地方。

    果然不出意料,九尾天狐消失之后,它长尾包裹之处,静静漂浮着姬天白血肉模糊身影!

    虽然身体受到重创,浑身都是深可见骨伤痕!无比凄凉落魄,朝歌捂着脸失声痛哭,但是妖娆预料之中,那些狰狞伤口之上,很升起密密麻麻赤红血线!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众人无不惊恐地大叫!

    这血腥又让人毛骨悚然一幕显然已超越世俗常理!

    是什么邪恶又强大禁术?瞬间让濒临死亡姬天白身上又出现了生机?

    “我草!还有没有完了!”知道内情苏直接抓狂!妖娆刚才力量已经足够让一个域主生生死死一百次了,那欧阳老妖孽诅咒硬是这种情况下还能保姬天白不死吗?

    死意天空中消减,一股无法拒绝鞭策之力强行让身痛若中姬天白苏醒过来,他折断手指下意识地抬起,想要抹去额头重创后流眼角上温血。

    可是当手指触及眼睑之际,断裂指骨已经咔嚓咔嚓长好,脸上让他毁容伤痕也顷刻间消退!

    整个人肌肤如玉,从外表上看就像是突然生一样完全无瑕!

    寂静!所有人风中石化!

    只有姬天白自己感觉得到这彻骨疼痛!他原本以为断骨再生,烈火焚心是这世上让人难以忍受痛苦,但是他自己知道。

    他这一生,从来没有如此败得惨烈!

    一世风华绝代,同辈之人中无人能出其右,除了不堪回首童年,可以说这世间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永远被艳羡目光包裹,永远被狂热视线聚焦。

    战魔族,杀异兽,灭宿敌,他未曾输过一战!

    然而此时,妖娆却完全凌驾于他之上,直接又轻易地践踏着他所有荣耀!

    好痛!

    比诅咒之力胜千倍万倍!姬天白只觉得自己意识悉数被深不见底地狱吞没!

    这次没有阿斯兰特,没有龙觉,没有任何它人力量帮助妖娆,她就是这样,以一个九阶巅峰战神身份,虐杀他!

    再也找不到让自己重振作理由,这一战输得没有玄念!要是没有诅咒之力,让他直接死了倒好,可是这霸道诅咒,却偏偏要他无比清醒地一寸寸咀嚼这撕心裂肺痛!

    “妖娆,我不想看见你!”姬天白双目瞬间流下血泪。胸口痛得想要炸裂!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姬天白盘坐天空中,纵声狂笑!笑自己,也笑苍天!

    既生他,老天为什么又多生一个妖娆?

    如果不逢于同一个年代,也许是两人隔代相望相互证道万古巨擘!

    一人崛起,一人陨落!

    世界之巅,只容得下一人身影!

    谁是谁垫脚石,姬天白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陨落于王座下那一块。

    姬天白身上气息起伏不定,长期诅咒摧残还有妖娆神威已经让他战神根基疯狂摇摆。他闭上双眼,坐如静佛,伸出纤长手指,缓缓捻了捻自己凌乱长发,把它们用手梳成整齐模样。

    长发如水,轻轻披洒于身前。俊美得让人心如刀割。

    “继续啊,妖……妖。”

    薄凉唇,勾起瞬吸天地极光璀璨之笑。

    不用姬天白多说。妖娆已经一步上前,右手握着噬魂枪姬天白前胸猛地一挑!

    赤红极烈之花瞬间绽放!姬天白身体猛地剧震,嘴角溢出丝丝血丝。一个莫大伤口几乎要把他身体直接撕成两半!

    他积蓄于骨血中多年伤患开始悉数爆发,虽然唇齿紧咬,那些细碎而痛苦呜咽声还是断断续续地发出来。

    伤口血线再次乐此不疲地爆发,像是疯狂虫豸一样疾速修补着姬天白身体。只不过他身上护体银光开始颤巍巍地忽明忽暗。

    妖娆封闭了自己五感,眼底只闪动无情寒光。

    破天指!

    剑气与枪击顷刻之间将姬天白身体打得千疮百孔,让人疯狂浓烈血腥之气翻腾于天空之上。经历过无数淋漓残忍之战八宗弟子们都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惨烈一边倒虐杀,他们手冷脚软,虚汗如雨!

    这这这……这简直是把一个人杀死一百次啊啊啊!

    “姬天白,不要怨我,只是你一直找我麻烦,伤害我身边人,所以我需要一个结束。”

    再次凝集虎兽神之力,妖娆一拳头挥出!这种近身肉搏才能释放她心中对姬天白所有憎恨!

    朱雀大陆,爹爹如果不是幸运地得到先天大帝传承,也许早就被人当成假半帝给绞杀。如果她不是得到血老头厚赠,也许早已经死人族与魔族两道追捕中。龙觉做准备不充分情况下提前进入龙界,还不知道现有没有危险……

    姬天白存,是让她不安一枚定时炸弹。此时捏住了机会除去,她就绝对不会放弃!

    轰轰轰!

    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

    姬天白脚下幻阶破碎!身上威压顿时大减!终于超过临界值!他体内气息开始逆行,摇摆多时战神根基颓然破碎!

    咔嚓!咔嚓!咔嚓!

    妖娆捏着姬天白脖子,看着他身上力量从十阶中级瞬间倒退到九阶……八阶……七阶……

    失去力量,比杀了姬天白让他难以忍受!感觉到自己力量离开身体,姬天白妖娆手下无法遏制地颤抖。

    “妖娆,你是我这一生,唯一瑕疵,唯一!”

    姬天白惨笑。

    “如果要我死,你要答应我,我只能死你手里!不要死欧阳老祖或者别人手里……瑕疵,一个就够了!”

    “你也要小心不要再放过我。”姬天白蓦然将眼张开一条小缝,竟然带着微笑。“如果有下一次,下一次你不会再赢。”

    淡淡语气飘到妖娆耳际,风扫到脸上有些麻痒。

    “那就不要下次了,姬天白。好好跟我说永别吧!我会记得你,不过没有完全撕破你那圣人模样,我还是有些小小遗憾。”

    妖娆手中破天指一刻都没有消停,她眼见着姬天白身上气息继续从七阶坍塌至六阶……五阶……四阶……三阶……

    现就算随意一个宗门弟子都可以一个手指碾死他!

    “知道自己为什么成为悲剧吗?”

    妖娆突然一顿,挑眉头一问。而后妩媚地笑着:“因为站得太高太孤寂,为了维持那高洁完美模样,只能抛弃人热血与感情。”

    “你是很孤独人,不是败给我,而是败给自己执念!”

    “下辈子,好好活!”

    时间已到,妖娆积蓄着后一次兽神之威果断地向姬天白身上轰去!

    轰轰轰!

    大地被这力量瞬间轰成万顷沙泥!仙人洞府几乎不复存!所有人五内重伤,天空混沌一片!

    血线都已然无力,二阶……一阶……跌落无法御空破凡境!整个初元大陆召唤师中,几乎根本找不到没有达到战神境战者。

    废掉了!

    绝代风华谪仙男子姬天白,就这样被无情地打入地狱十八层之下!

    如果从未站巅峰,必不能体味这种由高处跌落阵痛!正因为曾高高上,所以这种由云入泥坠落才让人撕心裂肺,犹胜死亡!

    只见妖娆一松手,姬天白就如同重石一般直接从空中掉落!

    姬天白张开血目,看着妖娆那渐远脸……依稀有些被剪断记忆苏醒!怎么办?明明是剪断!为什么此时如此清晰?妖娆话震撼着他神魂,他孤独,只有妖娆看得到……

    可恶啊!

    此时姬天白心底无法遏制地升起一股莫大冲动!

    “我想活!”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