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24:不抬高,不轻视

124:不抬高,不轻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吓!

    红发狂野战神!绝色银光美女!跟情报中描述一样!

    西域洪荒秘境出口上空一出现这两个拉风身影,立即就引起了所有围堵千叶上空强者们注目。  .H  n H  n.N e t混混 小  说 网/ 无弹窗广告 全 文 字TxT下载

    看那绝世两位年轻人似乎是带着九阶战神威压,而且身上还环绕若有若无之兽神仙云,这就笃定了所有人猜想。

    一时之间,走千叶城而出九阶战神顿失光华,所有人灼热视线悉数笼罩这一男一女身上。

    千叶城上空盘踞强者阵容比东陆青风原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昆山五阳子之外,另三宗长老一个不少。黄金车驾与奇珍异兽簇拥超级世家强者是接踵摩肩黑压压天空上站了一大片。

    五阳子还没有开口,星月圣地,神宗长老就一拥而上,把那两个刚从洪荒秘境中走出璧人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星月圣地自然又开出与东陆青风原上向云真乌龙开出惊人条件,“参详八荒星图”条件一提出口,立即引得围观众人连连惊叹。

    这次神宗长老也不示弱,以一红石洞府,一件上品神器,进入神宗禁地资格,还有天人四衰太上长老亲身授业为条件,立即将星月圣地势必得气焰打压了下去!

    天人四衰大能亲自授业!

    此话一出,犹如石破天惊!神宗太上长老都搬动了!

    “参详极道幻器有何用?顿悟得了多少天道凭天定,而天人四衰强者亲身授业,那才叫真牛叉呢!”

    “那是那是!顿悟多少靠机缘,可是有一个修为逆天师尊,岂不是想问什么便问什么?还是神宗条件优越。”

    围观所战神因四宗长老激烈争夺而疯狂,纷纷交头接耳地议论不休。

    经历过四大雷劫之后屹立于万众之上纵世巨擘,所有人抬起头都看不到脚尖逆天存!能直接得到这种强者指点,哪怕是只言片语,也胜过自己参详百年极道武器强吧!

    神宗!真是大放血!一个四衰强者闭关时间何其珍贵?居然能为一个十阶战神境丫头破例出关!

    “你看神宗开出这种条件,天门宗与昆山都不说话了呢!”

    “天门宗是苦逼,因为天门宗收纳都是朔北战神,要钱没钱,要物资没物资,所有门内弟子都是以蛮力成为强者,每当这种拼财力抢东西时候,天门宗都只能一旁看!”

    众人惊愕之余也不忘记爆一下蓝魔海上四宗料。

    哄!

    众人议论声顿时如潮水般沸腾,那汇成海涛般声响立即掩盖了五阳子弱弱质疑。

    “咦,那小丫头长得与记忆里那位一点都不一样啊!”

    五阳子眸底闪烁着睿智精芒,因为这样想,所以得意神宗长老与张牙舞爪星月圣地长老面间,他并没有开出昆山宗条件。

    五阳子相信,如果妖娆此时真千叶城上空人群内,只要听到他所开条件,一定会选择昆山!

    五阳子与天门长老沉默片刻,星月圣地与神宗长老已经相互掐起架来!

    “滚!你们星月八荒星图已经是防御幻器了,还要四灵大阵干什么!”神宗长老气势凌厉。

    “谁说我们觊觎是半极道大阵,我们是欣赏那资质强大女修!”星月圣地长老不甘示弱,语气铿锵。

    就神宗长老与星月圣地长老对骂,所有人屏息凝气盯着那赤发男子与银光女修之时,却只见貌美女修做出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事!

    她于众人期待目光中莞尔一笑,而后轻轻抬手捻了捻身旁男子赤红长发。淡淡说道。

    “苏苏,你惹那只赤炼迷蝶,你头上喷满了红色鳞粉哦!”

    轻风起!

    一弹指,那男子一头赤发上顿时有红烟飘起,云烟散,男子发色已经由红变黑。

    货真价实黑发!而且当男子褪下外袍后,露出是青魔海寻仙道弟子长袍。而那绝美女修,也唤出一只银光独角兽,当她幻阶出现时,所有人都看到,她不过只是一个刚刚晋升五阶弱小召唤师而已,与传闻中那逆天女子完全不同!

    苏与上官紫痕。

    噗!

    血喷三尺!

    刚才还极度得瑟地指着自己说“咱神宗可是有四衰强者坐镇哦!”那个神宗长老直接一口血飙出,而后身体就像是漏风气球一样干瘪下去!

    浪费表情啊啊啊啊!四周把眼睛都瞪突出来围观者们顿时倒地一片。

    “老夫刚才说,不是对你们俩个小辈,没事话……滚一边去!”

    星月圣地长老手指指着上官紫痕,而后又转向苏。  .H  n H  n.N e t混混 小  说 网/ 无弹窗广告 全 文 字TxT下载

    “那个女修,才区区五阶,就不要这里掺和了,不过实力已经达到九阶男子,等下倒可以来我星月圣地。”

    这凶巴巴上层宗门长老怕苏与上官紫痕真厚颜无耻攀附于自己,立即表明立场,傲慢地以目光瞥过两人脸。仿佛高高上不可亵渎,与刚才那一脸慈祥模样截然两样。

    苏对着上官紫痕一点头,二人心照不宣。

    果然如妖娆所说,当他们两人佯装她与龙少爷模样走出洪荒秘境,必然有人立即开出惊天价码进行招揽。而当他们亮明真正身份后,又会马上被人弃如敝屣。

    这就是世态炎凉,那些“热情洋溢”之人,不过是觊觎灵珠大阵而已。

    这些念头只是心中回转了一瞬,苏立即指着上官紫痕开始发难。

    “哎呀!干什么呢,紫痕!这明明就是我精心准备发型好不好?!”

    众人只见那发色由红变黑男子气冲冲地对貌美女修怒吼:

    “都是你,本来头发不褪色,我还能听听天门与昆山长老能开出什么诱人条件呢!说不定连你都能一起带到上四宗去!你还真是让我生气啊啊啊!”

    “对……对不起苏苏,我不知道……”貌美女修一脸愧疚,表情无辜得让人心疼。

    我勒了个去!

    无耻啊啊啊!

    所有人顿时大跌眼镜,对那乔装成龙觉男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其实从洪荒秘境中走出年轻战神们大多数都已经知道妖娆与龙觉事迹,但是他们之中肿么没有一个人有这么聪明脑瓜子想出这种骗好处法子捏?

    年轻战神人群之中立即有人也开始着手染发。这种无耻大智慧,简直是一种时尚品味啊!

    “哈哈哈哈!”

    天门宗长老立即被苏给逗乐了,这老者大笑地说道:

    “孩子,我来告诉你天门宗条件。”

    “你身上煞气虽重,根骨奇异,幻武双修,本是天门宗看好那一类弟子,只可惜气息中带着一股强势兽威,你有一只无比强大幻技系主战兽,也许是兽皇……或者……咳咳……这必引你今后道路修幻多于练体,我虽然看好你,但也得坦白地说,天门宗功法……不适合你。”

    看来天门宗修炼方法主练武技。

    “这就是我刚才没有招揽你原因,天门宗从不提出那些花花样条件,无非只是寻找有缘者进入,老夫不想耽误你。”

    天门长老坦荡地摊开手心,只见他左手虎口烙印着一只栩栩如生苍鹰。

    天门长老那诚肯语气顿时让苏心悦诚服。

    “确,这老前辈说得没有错,小猊之强横,对幻技与灵气要求远高于武技,如果想把它培养成真正兽神,只怕自己今后要荒废武技而专攻幻力了。”苏暗中对自己说道。

    虽然与天门宗无缘,但苏与上官紫痕还是很喜欢天门长老坦荡为人。

    苏目光又放了一直沉默五阳子身上。

    感觉到这大胆小辈审视目光,五阳子微微挺起了佝偻背脊,以苍老声音说道:

    “其实无论是你这位小友,还是我们几个老头现等那一个人,昆山宗只有一个招揽条件,那就是:对待所有弟子,一视同仁!”

    “以适合你方式培养你,不抬高,不轻贱,以诚相待,如此而已。”

    就算妖娆场,五阳子也打算这样说。

    将心比心,比什么天灵地宝都打动人心,他相信那御雷女修不是神宗与星月圣地所想那么庸俗人。而昆山确也比神宗与月星圣地有诚意。

    五阳子说这话同时,苏脑海里却回忆着与妖娆分别时场景。

    记得当时妖娆这样说:“苏,洪荒秘境中有无数八宗弟子曾亲眼目睹我们合作场面,这一点已经无法隐瞒,所以你走出洪荒之后一定要选择一个不轻视你,也不过份荣宠你宗门加入。”

    “那些对你大呼小叫强者,一定会先招揽你,后鄙视你,数日内得知你我关系之后,再一脸‘慈祥’地寻上你门,他们脸就像没有骨头面团,一掐一个样。所以只有初对你不怀企图宗门才是你依靠。”

    妖娆声音苏耳畔不断回响,他再一次深深地折服于妖娆判断力下,如此看来,只有昆山符合以上诸多条件。

    于是苏离开上官紫痕一步向前,对着五阳子恭敬一拜:“青魔海寻仙道弟子苏,愿投入昆山五阳子前辈门下!”

    “哈哈哈哈!好!”五阳子拍着手大笑!

    虽然不是预期中那个女修,但眼前这很有个性年轻人显然也很对五阳子胃口,而且他又本是昆山势力范围内西域战神。五阳子自然开心接纳。

    千叶城上惹出这么多事,也没有看到正主现身,众人以为妖娆并没有走西域之门离开洪荒秘境。

    就苏拜入昆山五阳子门下,所有人放松警惕时,一些依旧暗中保持戒备之心强者们突然又看到一道模糊红影人群中闪了闪!

    那红影正抱着一个像是装了人大包袱,悄悄地从人群后部离开!

    “小子!想跑?哼!没门!那包里装就是我们寻找女修吧!你这一招声东击西可是失算了!”

    一直怏怏不乐神宗长老双眸内精芒骤然大盛!

    他飞也一般向那鬼鬼祟祟遁走红影掠去!

    此时这神宗长老已经笃定那个刚被五阳子收入门下战神只是御雷女修一个帮手,为是吸引众人注意力,而后好掩护正主离去。

    “哼!这么拙劣伎俩骗骗小孩子还行,想阅历深厚天人强者鼻子底下暗度陈仓简直就是白日做梦!太侮辱老夫智商了!”

    神宗长老一个箭步飞扑上去,野蛮地将那溜走赤发战神一脚踢倒,而后将他手中布包直接撕开!

    然而预期女子并没有从包袱里滚出来!

    而是……

    噼里啪啦!

    布包成堆手工腌鸡腿,还有咸腊肉疯狂侧漏。

    都是吃!

    看着满地乱滚鸡腿,还有那些带着那戳瞎人眼油光沾自己鼻尖上大肥肉,神宗长老吓得直接翻着白眼,浑身抽搐!

    “你你你你你……”一边吐白沫,神宗长老一边指着眼前那一脸无辜瘦高战神疯狂咆哮。“你怎么也是红发?!还还还还有……这包里为什么都是这些垃圾?!”

    “俺……俺不能也染红发吗?”

    瘦高战神顿时委屈地指着站五阳子身后苏,有些气得发抖。他吞了吞口水,立即像开炮一样把一直酝酿心底种种苦水悉数倒了出来!

    “为什么他染成红毛就能进入上四宗,为什么俺染着时下流行红毛带些鸡腿回家给师弟吃,都要被人揍腚?”

    男子嚎叫!指着苏手指都颤抖!

    “不公平啊!难道他就是高帅富,俺就是矮矬穷?”

    “凭什么说俺自己做粮食是垃圾?天人强者了不起啊?天人强者可以抢鸡腿啊?赔我鸡腿!还我尊严!呜呜呜呜!”

    男子越说越气愤,简直滔滔不绝犹如黄河泛滥。

    “俺没有出息,这么多年洪荒秘境里也只修炼到六阶初级,根本无法光宗耀主,衣锦还乡。俺们宗门地位低,没有米下锅,俺只能带些吃回去看俺兄弟,现吃也被你这无良臭老头糟蹋了,你赔我!赔我!”

    “你们这么霸道,我要是你们找那个人我也不会现身!”

    那又瘦又高男人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虽然他这样大哭小叫对神宗长老实不敬,但是围观众人却都对他产生了无法言喻同情。

    虚情假意还是真情流露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被神宗长老欺负瘦高战神说话时候,眼神中带着无法伪装深情。

    他是真很关心自家宗门兄弟。骨子里散发出卑微但不容质疑与践踏尊贵人格。

    场与他同样实力未能达到八阶年轻战神们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无法遏制认同与正义感!

    就是!

    那男子说得没有错!

    他们虽然达不到蓝魔海上层宗门入门要求,但他们也是有自己尊严,他们是有骨气青魔海战神!有自己敬畏师尊,有自己可同生共死手足!他们青魔海内都算得上是年轻一代中佼佼者,虽然去不了蓝魔海,青魔海他们还是地位崇高门内核心弟子!

    今日被人轻贱,他们也一定不会舍弃自己傲骨!

    神宗长老凭什么欺负人?

    “向他道歉!怎么可以如此粗暴!”

    “为什么扣押我们?”

    “没有达到你们入门要求,我们早就可以回家了!”

    “我们没有隐匿你们说那个人!你们这是侮辱!侮辱!”

    数千从洪荒秘境中踏出年轻战神们顿时义愤填膺地咆哮。

    年轻战神挥舞着拳头抗议上四宗用神识锁定他们身体与幻器,九阶与八阶年轻战神都被他们上摸摸下摸摸地查了几轮了!没有就是没有!干什么还要变本加厉拿归心似箭小辈们出气?那个被踢倒瘦子真可怜!

    神宗长老顿时被局势改变吓了一跳!

    就算他再强,也不能完全忽视人心燥动,民望才是一宗立派之本。这数千年轻人咆哮让他捏着手上大肥肉,突然不知如何是好。

    完全超出预计啊啊啊!

    噗……

    站五阳子身后苏差点破功!

    天下无敌演技果然是天下第一彪悍!仅以他那带着些土气但亲切口音,还有小眼睛内欲落不落深情泪花,就完全引导着局势向他一方倾斜!

    一时之间,上四宗长老与黄金车驾中世家巨擘们都有些焦头烂额感觉。千人燥动,打乱了他们交织天空神识之网波动。

    就此时,洪荒秘境缓缓闭合出口内,又悄无声息地跳出一人,那人也是赤发,不过出手敏捷迅速,只是微微天空中闪了一下,立即找到神识之网缝隙,于顷刻之间消失于无形!

    “龙觉!一路好走,希望龙峰无恙。”人群中只有苏一人关注着那道疾速遁入云层红芒。

    龙觉果然还是走千叶城!经过苏与天下无敌铺垫,他顺利避开众人视线焦点,成功引退!

    这是计中计!

    以苏与上官紫痕出现引起众人注目,再以天下无敌完全搅乱所有强者神识之网,后龙觉就能顺利从所有人眼皮下离开。

    即使黄金车驾或者上四宗长老内有人发觉他气息远去,也会因为之前一而再再而三红头发乌龙事件而产生松懈心理,八成又是哪个桀骜小战神受不了盘问逃走了,放过这一个就放过吧。反正已经查了这么多次了。

    所谓兵不厌诈,虚虚实实难让人看得清。

    一切都按妖娆计划进行,三年前御雷战魔族穷奇一役,必然波及西域龙峰,所以龙觉走西域千叶城出,就能以速度探知龙峰是否平安。

    天下无敌,苏宗门也都西域,搭上上官紫痕,也能与他们做个伴。

    而子衍离开东陆青风原时,手中还擒着一枚不为人知戒指。可储藏一个骷髅戒指中,龟缩着阿斯兰特。

    阿斯兰特为何与子衍,云真同行?

    洪荒秘境内妖娆就已经决定兵分三路,龙觉顾及龙峰,阿斯兰特随子衍回道宗,而后分身去青龙寻找风灵珠,真身彻查流云殿剿灭太极一脉,囚禁空空贼老头同伙恶行。

    而妖娆……

    “苏,你与那御雷女修……”五阳子突然回头认真地看着俨然要破功苏。

    “不错,师尊,我们是故识。我染头发也是她拜托,一个小玩笑。不过我真不知道她走哪一域而出,只知道……”苏故意拖长了语气:“她说要把上四宗觊觎她幻器老妖孽都情地玩一次。”

    实话实说,苏全然没有顾忌。

    玩……好轻巧词。

    我勒了个去!五阳子顿时一阵眼晕!

    玩……玩上四宗长老!嘿!那丫头还真大胆!

    东陆青风原已经传来消息,广元子被玩得呕血了,而他所西域,上四宗长老也基本上被气得吐白沫。

    玩得真大!

    “大家不要急!只是为了寻找一个重要人而已,找到之后老夫立即放你们离开!”五阳子顿时对暴动年轻战神们喝道。“希望大家稍稍忍耐,蓝魔海大门永远为你们而开放。”

    天空中神识之网放松,众人虽然不能离开,但身上压力已经骤然减小,天下无敌也被迫回到队伍内。没有人发现神识之网之前波动中,已经有一人悄悄遁走。

    大家等待其它三域传来消息。

    看来没有找到妖娆之前,所有人一直都要维持这样被拘役状态。

    从千叶城而出四个九阶战神,十二个八阶战神,基本上都选好了自己要投身宗门。

    当然,那十二个八阶战神都上交出数量惊人珍贵药材与矿石,才弥补了自身实力条件不足。

    奇怪是选天门与昆山者居多,选神宗与星月者寥寥无几,只怕刚才神宗与星月宗地长老作风已经被人深深鄙视。

    十六位年轻战神选择投身宗门之时,五阳子却紧紧地捏着自己手中传讯水晶,对守护南疆灭魂海与朔北夸父山上昆山长老急急传讯:

    “东陆青风原与我所西域千叶城已经都被那御雷女修玩过了!你们要小心!她很有可能要从你们所地点现身!”

    这是五阳子根据苏提示做出预测!

    虽然只是传讯昆山宗自己人,可是其它三宗也不知道以什么办法偷听到了五阳子讯息,于是南疆灭魂海与朔北夸父山上气息立即凝冷而沉重起来!

    不管用软用硬!一定要……捉到她!

    然而与南疆,朔北出口人人屏息凝气样子截然不同,东陆青风原,焦燥人群中有一个看上去如女童般大小姑娘正跺着脚,气乎乎地暗自呢喃:

    “师傅,你怎么还不来啊?看来你天算能力退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