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26:血漫长河霸王路?

126:血漫长河霸王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嗷嗷……

    小舞听到妖娆当仁不让威胁顿时噎得嗓子眼直冒血!

    “太直接了我擦!居然敢这样跟我师尊说话!妖娆也忒大胆了,虽然我师尊有错先,但妖娆你你你……就不能温柔一点么?”小舞翻着白眼儿于心底暗道。^//^

    天机老人脖子梗得青筋爆起,干瘦身子风中摇摆,吹胡子瞪眼也没有用处,因为他面前站着这个女恶魔可是个域主强者!

    她那凌厉目光坦诚而直接地告诉他。

    把她送到上四宗长老手上可以,但是下地狱之前,她一定会拉几个垫背!说到做到!

    这家伙惹不得啊啊啊!

    天机老人气得嘴唇发抖,这才发现正道上劝解与威胁对眼前人来说完全是狗屁!因为她即不尊老,又不受世俗礼法束缚,胆大包天,狂野不羁!

    “小舞!”

    老头儿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些颤音。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这丫头虽然貌似纯良,其实就是披着人皮恶魔!这么狂性子,以后十有**是自愿坠魔,你跟她交朋友,绝对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现你能明白为师用心了吧?!”

    天机老人话语里带着十足火药味,但是他颤抖脚,竟然也软到不敢从混沌星宿上放开来。

    妖娆戳中了他要害。

    上四宗派出四位长老看守天机老人正是为了预防这样狗血之事发生,因为他战力实太差,七阶战神妖娆面前简直孱弱得可以一指碾死。原本有四个天人二衰强者护法,天机老人青魔海内可以横着走,但是现一个威胁他生命域主强者站他面前,他却没有半点反抗能力。

    眼前女子出手速度一定比他放开混沌星宿速度!

    是把未来杀星交到上四宗手里,还是保住自己与爱徒小命,天机老人自然想都不想地选择后者。

    妖娆看着天机老人那张一会青一会白脸,突然扑哧一笑一屁股坐光滑龟背上。

    没有了刚才杀意,气氛突然立转直下!

    忽紧忽弛,仿佛妖娆一点也不怕天机老人威胁,这种从容与闲适,是让天机老人不知所措。

    她是何意?

    所幸她再咄咄相逼一点,他倒破罐子破摔了。或者她软弱一些,他也能气势强硬几分。

    这样不软不硬是头痛,让人拿捏不准,不知水深水浅,也不敢妄自非为。

    所以天机老人只能呆呆地看着妖娆从容坐下,看她以慢得揪心动作将衣角一一碾平,又梳理好长发。

    而后这磨得人都没有了脾气女子才抬起头,一边吹风一边闲适地问道:

    “我说前辈,您一生都演算,可曾有算错时候?”那平静表情,仿佛是熟人之间寒暄,没有揶揄,也没有威胁与不屑意味。

    如此时吹过耳际天风,因高远,而纯净。

    天机老人微微一顿,因妖娆那慵懒中带着认真劲表情而情不自禁地触动。

    “错过……也不曾错过。”老人下意识于口中呢喃出一个自相矛盾答案。

    什么是“错过”又从来没有“错过”呢?小舞竖着耳朵,眉心因为不解师傅话而蹙到了一起。

    “是,我想也是。”妖娆轻轻点头,却仿佛明白这矛盾中真谛。

    “你懂什么?”天机老人顿时加生气!

    刚才那是他对自己一生所算之事感叹,虽然只有矛盾一句话,但里面蕴藏了太多繁杂感情,这岂是一个阅历不深小魔头能体味?

    “懂啊,与我眼中天道类似啊……”

    妖娆忽略天机老人愤怒,伸起手掌遮住强烈照射脸颊上日光,并从干净指缝向苍茫远方眺望。

    “是魔……也非魔。”

    妖娆对着天机老人轻轻地笑。

    “如果从您角度看,我不但召唤属性中带着暗力,传承功法与初元狂人血祖有关,而且本身性格就不拘礼束,恣意妄为,身上背负杀孽已经多得数不清,与正道女修大相径庭。确不像一个可以信赖之人。”

    “但是从我角度看,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而草菅人命。没有为祸苍生,我欲除者,都是先伤我性命人。我所拼命保护,都是关怀我人。”

    “世人要将自己意念强加于我身,我也没有办法。就像前辈刚才既没见我坠魔,又没见我不敬,只是因为一场模糊未明天道演算就要除我而后。”

    “请问是我要伤您,还是您逼我伤您?这之前,我到底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事情非要被人不公正对待?”

    “这……”

    天机老人顿时结舌!

    这样说来,刚才仿佛确是他自己找死!本来好端端相助,人家姑娘也挺有礼貌,可是他却因为自己对未来一场模糊未明演算,活生生把她往岐路上逼……

    是有些不讲道理。

    虽然天机老人嘴上没有说出来,但心里坚硬一块已经有所动摇。

    而妖娆却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说道:“前辈自己都极为厌恶上四宗过度‘保护’,又为何把我也向火坑里推?”

    她一字一句,声音轻软,但那言语却带着极强冲击力一下又一下敲打天机老人心上。

    “前辈说自己一生演算,错亦是对,对亦为错。”

    “因为天算师只看天道,天道表现什么,就如实预言什么。至于现实中一个人宿命终结,一件事因果反复,这些对错结果中除了交织天道轨迹,还夹杂着太多浮世人心搅乱因素。”

    “错有人说它对,它便对!对有人说它错,它便错!”

    “所以您不管‘对错’,只管预言中天道指引,是为无对无错。”

    “而我……哈哈哈!”

    妖娆大笑。

    “魔也好,非魔也好……我以自己方式寻求自己道路,这路上我只求问心无愧。如小舞护您一样,我有必需要保护师尊,有无论如何都要守护同伴。这条路上谁阻我,就是我敌人。”

    “无论是‘魔’还是‘非魔’都不我考虑范围内,我仅做自己认为正义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百倍回报’如此而已!”

    妖娆认真地看着天机老人闪烁目光,低语呢喃:

    “从本质而言,其实我与前辈所追求东西一样,都无畏流言,只求问心无愧。您说……对不对?”

    妖娆坦诚目光与直白言语深深地打动了天机老人心绪!

    虽然他一生见过无数口若悬河,信口雌黄机灵小辈,但从来没有一人能如此深刻地剖析出他一生感悟!

    不错!宿命多变,并时刻受到纷乱外力干预,所以他不论对错,只如实反映当下推衍出来场面。

    真正令他悸动是,眼前这姑娘求道之路也是如此,不问世人眼光,不论光明黑暗,不怕坠魔也不自诩神圣,从容不迫地向前寻找自己道路!

    他之预言,无论圣王还是五衰强者,无人不奉若神之箴言,一言一行小心翼翼遵循他指令行事。而只有眼前女子,知道自己未来充满邪狞鲜血与杀戮后依旧谈笑风声,没有半点畏惧与不安。

    虽然不想承认,但天机老人不得不不佩服,她才真正做到了心不随物喜物哀!

    无论预言好坏,遵循自己本心。这才是天算师看重大彻大悟。也许不刻意,宿命之道反而会因此改变!

    这一刻,天机老人被妖娆狂与傲打动了!

    这狂不是恣意妄为“狂”,而是敢于打破世俗狂。这傲不是高人一等“傲”,而是无论尘世喧嚣不变信念傲!

    难怪她命数不好算,因为她实是超脱于一般常理!

    天机老人脑袋仿佛卡壳了,闷闷地沉默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他脸上表情一阵挣扎,轻轻地打量了妖娆好久,才犹如放弃一般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现就笃定你命数确是我不对……你走吧。以后少与我们家小舞接触就好。”

    天机老人挥了挥手,龟背上混沌力量顿时萦绕妖娆身侧。

    “这些力量足以保护你不被我那四个护法发现,直到你御空飞行到安全地带。”

    妖娆大喜。

    其实天机老人也不是不讲道理老头,只是太关心小舞前途而已。她并不因此而怨恨天机老人刚才威胁与执拗,反而觉得他很可爱,像她血老头一样,为了她什么都干得出来。

    “多谢前辈成全。”

    妖娆立即一挺身,潇洒地站起身来。对着天机老人与小舞一笑。“无论我今后走是什么路,只要天运宗不负我,我必不负天运宗人,今日恩情,来日相报。”

    虽然妖娆承诺只有只言片语,但是她心是炙热而真诚,今日发下“不负”誓言,天运宗将来必将从她身上得到从未预料到惊人协助。

    “啊……”小舞还有话说,还已经被天机老头死死拉住。

    天机老人转身,不再看妖娆表情。虽然承认这姑娘有过人之处,也打动了他心,但他还是不想小舞与她扯上过多关系。天运宗一脉弟子,从不亲近旁人,因为无论被迫还是自愿,与其它人拉上关系结局就是为人天算,耗心力而死。

    天运宗弟子无情孤僻,只为保命。

    “你们要保重哦!以后我再来看你们!”

    妖娆对小舞与范大挤了挤眼睛,随后纵身跃出巨龟宽大背脊!很就消失天空中!

    与此同时,四位位于巨龟身侧四宗护卫仿佛有所迟疑地抬头向上张望,却只看到天机老人牵着羽衣舞圣女有说有笑场面。

    广梦子摸了摸自己鼻尖,可能……刚才是有股邪风吹过吧?

    天机老人望着妖娆失踪方向,摇头叹息:“一个挺好姑娘,走得怎么是那么恐怖修罗之路呢?”

    “不对师傅。”小舞却坚定地摇头。“血海骨山,我也看到了,不过那淋漓狰狞场面,不一定是修罗道,也可能是血漫长河霸王路呢!”

    小舞声音虽然轻软,但她说出后几个字时身上却突然腾起一股势无可挡豪情与信念!

    霸王路……

    天机老人看着自己爱徒,突然身体一抖,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跳动。

    “哟……天机老前辈力量果然是十分强大啊!”妖娆心中暗道。能四位天人二衰强者面前瞒天过海,实是不可思议!

    天运宗强者只是战力低微了一点,如论能力,真当逆天!

    妖娆轻盈地落入一片草野,远方依稀就可以看到东陆一座中型城池。

    “运气不错,随意找人打听一下方向就能寻找到前往灭合溟台道路!”妖娆一面暗道一面不急不燥地草丛中盘腿坐下。

    从驭兽环内掏出了一盒软膏。

    这是她精心调制愈伤药,曾经把龙觉与爹爹抹成了猪头,害得那两人脸整整肿了三天。

    妖娆可不想变成猪头,但这药除了愈伤,只要用量拿捏得准确,还有另外一个用途……

    那就是易容!

    很上四宗老头儿与隐世世家使者们都会发现她没有出现洪荒秘境出口中任何一个地点,所以必然四域疯狂寻她,她得好好保护自己行踪不被人发现。

    妖娆用小棍蘸了一点药膏均匀地涂抹自己颧骨与额头上,颧骨立即肿胀三分,额头也加圆润,脸形一变,马上导致五官不再那么柔和,眼睛也被挤小了,不过依旧貌美,只是妩媚减退,戾气丛生。有一种大派女修刻薄而不近人情感觉。

    “啊!我好厉害!”对着镜子,妖娆得瑟地自我陶醉。

    这种易容,真皮真肉,能笑能掐,不是假面没表情,不是泥铸遇水则化。一般只见过几面人就算贴身而过都不一定认得出她。

    做完这一切,妖娆拍了拍身上灰,改变了一种行走姿势,速向不远处城池走去。驭兽环里有很多抢来劫来金铢,足够她买大把消息了!

    三天过去,朔北夸父山与南疆灭魂海四宗长老已经等得心力憔悴……

    “我吐血,我吐血,我吐吐血……”

    镇守灭魂海星月圣地寒仙子已经被等待折磨得面容枯槁。自五阳子传讯说那御雷女娃娃大放厥词要“玩便四域强者”,她就愤愤地集中精神准备将那胆大包天,目无尊长女娃娃一把擒下!

    可是万分凝重地盯了三天后,寒仙子这才苦逼地发现……

    原来她还是被那臭丫头给狠狠地玩了一把!因为她丫放烟雾弹,根本都没有出现啊啊啊啊啊!

    一想到这里,寒仙子就顿时感觉到自己五脏六腹都气得冒烟!

    于是等待三天之后,四域强者又开始对被禁锢各地出口处年轻战神们进行细致审查,检查一个放一个。包括每个人所携带所有幻器!

    因为查得太彻底,完美化型魔族奸细倒是查出来几个,出人意料。但是妖娆一条毛都没有被人发现。

    时间拖得太长,再不放人青魔海各宗门还有各地世家与散修都要暴动了,所以上四宗长老们只能被逼无奈地解散四域被滞留多日年青战神们,而后宣告此次招揽半步神器行动完全失败。

    她到底去哪里了呢?有人想起天机老人话,果然是天算呵呵!一切都是空!

    有人甚至猜测那御雷女修她压根就没有从洪荒秘境中出来,只怕是学子衍模样继续洪荒秘境内修行,打算自己冲击天人境。

    这是被人广为传诵“靠谱”猜想。

    搞了这么声势浩大一场招揽,却连人都没有见着,上四宗长老都颜面无光,灰溜溜地夹着尾巴回宗门内交差。

    云真,云挽容,阿斯兰特与子衍回到道宗,上官紫痕协助龙觉寻找避祸龙家人。苏进入昆山,东方如月也被星月圣地长老纳为外门弟子。图桑回朔北。天下无敌抱着能治断骨接断筋药品与乌金杵返回他宗门。

    “虽然分离,但我会铭记与你一起时光,小师妹。”天下无敌对着东陆方向一抱拳,而后消失漫漫人海里。

    此时妖娆正坐炸毛小鸡背上看风景。

    灭合溟台路实是太难找了,因为落魄小派领地被各地兴起宗门不断蚕食,所以兽魂召唤师聚集地被迫迁徙了数次。

    妖娆被人指错几次方向,找到都是已经空荡荡房屋,只怕灭合溟台总坛现也已经隐藏了不为人知地点。

    妖娆一阵懊悔,早知道就跟魍魉把地点再问清楚些好,她知道兽魂召唤师一脉人少势微,但也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落魄到这个模样。

    她还以为至少有亮晶晶宗门楼宇,锁山大阵四周有威武守卫,附近居民一提到“灭合溟台”四字都耳熟能详。结果她什么都没有找到,坑爹啊啊啊!

    之前以神识扫过大地,感知到群山脚下有几处地方存门派活动迹象,她立即捉了几个小弟子一探口风,结果他们报出来都是些稀奇古怪小宗门名号,而且纷纷表示不知道那些灭合溟台鬼脸妖孽们都隐藏哪里……只知道,那些神出鬼没家伙确出现偌大山地中过。

    噗……

    偌大啊!那是真喵了个叽偌大!

    妖娆一口血飙出来!她已经骑着炸毛小鸡飞了半天,日头偏西都没有找到荒山头,这么大片地,要她如何好找!

    她心中愤愤地想到,再见到魍魉那个坑货,她要一巴掌劈死他!这邀请,真是太有诚意了!

    看来虽然魍魉四域出口被审查四宗长老耽误时间,只怕还是会比她先行回到灭合溟台总坛里。

    “该怎么找呢?”妖娆降落荒山草间,四周都是莽莽青山一望不见头。

    四周有兽影攒动,不过那些嗷嗷乱叫大型野兽们被妖娆那泣血眼眸一瞪,立即吐着胆水夹着屁股噼里啪啦地逃了个一干二净。

    好骇人气势!

    妖娆直接找了片干净地方跃上树梢坐下,而后把苦逼小仆纳多多给唤了出来。

    自从上次不听话差点被妖娆完全抹杀,纳多多小心脏受到了严重摧残,已经恐惧到了见到妖娆就发抖地步。

    主人很强大!主人很果断!一定不能不听话!

    纳多多一出现之后,立即发现妖娆身上威压已经进入中级域主,他顿时打了个大大寒颤,身上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擦!

    太惊人了!这种晋阶速度,只怕以后加势无可挡!

    纳多多心中后一点点不甘也被妖娆此时变态天资给瞬间碾了个粉碎!

    “主人,我漂亮美丽,惊心动魄让人神魂颠倒,恨不得令小仆挖出心肝来供奉美人主人大人,这次召唤小仆是有什么事需要小仆来办?只要主人开口,小纳粉身碎骨万死不辞。”

    “哟!多日不见,主人皮肤又白皙细腻了许多,您看那些野兽们都因为主人美貌而惊艳得吐血了呢!”

    纳多多指着一头被妖娆凌厉目光吓破胆麋鹿,慌乱地搅脑汁组织恭维话,生怕自己一停下来就听到妖娆主人无情而冷酷审判之音。

    “主人虽然容貌有所改变,但每次都能给人耳目一感觉!现美,美得庄严神秘,美得端庄大气,虽然小仆能从主人气息上笃定主人身份,但是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小仆是自由之身,路上遇到主人也必定会被主人气质倾倒,因为小仆生来就是为供奉主人而存,纳多多生是主人人,死是主人鬼,绝对一辈子不离开主人身侧,否则天打五雷轰顶!”

    纳多多!你真是个棒小伙!

    这么感人誓言都说得出来!

    纳多多一边声情并茂地抽噎,一边心中暗暗夸奖自己。

    而正当这苦逼魔仆对自己那句后誓言无比骄傲得瑟时刻,傍晚天空中突然闪过一道暴雨来临前闪电!

    “轰轰轰!”巨大声响轰得纳多多顿时双眼翻白!

    不要这么应验吧!我勒了个去!小纳被吓得一个趔趄直接倒地!难道五雷轰顶这么就来?

    “哈哈哈哈!”看到纳多多一惊一乍,妖娆纵声狂笑。

    “坐着,不要动,乖。这就是主人这次要求。”

    妖娆斜坐于树丫上,银色闪电照亮了她璀璨眼眸。看得纳多多触目惊心。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