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27:魔魅夜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夜,暴雨倾盆。

    苦逼纳某人乖乖地蹲大雨中,没有张开任何结界,任凭风吹雨打,黑夜中犹如一尊石刻雕像。

    哗!哗!哗!

    单调雨声催人入眠,系纳多多手指上灰色发丝化为一头巨大三眼天狮,像小狗一样纯良地依偎纳多多身旁。

    小纳抬起头看着那隐藏于树梢上人影。只见一个容貌美丽女子半靠树枝上,雨水仿佛根本近不了她身体,雨滴只要进入她方圆一米之内就会被一道无形墙阻隔,于半空出无声划出完美弦形再落于地面。

    那女子半寐半醒,嘴角叼着一根青绿狗尾巴草,明明五官端庄,却因她此时闲适动作而让整个人气质变得不羁起来。

    “漂亮主人?您倒底想让小仆做点神马?这是惩罚吗?如果小仆被雨水打湿能让您觉得开心,那请让暴风雨来得猛烈一些吧!”

    豁出去了!

    纳多多泪水混雨水中分辨不清。他心中咆哮着,呐喊着,乖乖祈求着主人能原谅他!

    于是纳多多伸开双手,仰天眺望着雨夜混沌低沉黑色乌云!

    黑影如夜色中张开薄翼蝠。浓烈暗力风雨中向四面八方蔓延。

    “嗷嗷!”

    三眼狮魂不耐烦地嗷嗷了一嗓子,暴雨中这声音传不了多远就混淆淅淅沥沥水滴声里。

    但是这强大魂兽气息却无比浓郁。这无形威压顿时让那些蛰伏于密林中正窥视生灵们悉数闭上眼睛连连后退。

    妖娆半张着眼陷入假寐,她一点也不急,如果此山中隐藏着灭合溟台兽魂召唤师,就一定会被纳多多魂主气息与三眼狮魂力量吸引。要是灭合溟台弟子连强大兽魂都感知不到,那么她也没有必要再寻找兽魂召唤师总坛求艺了!

    现要做,只是等待。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直到月上中天,暴雨停歇后仍不那么干脆地滴滴答答落着零星水滴。山中有虫鸣响起,泥土濡湿气息冲入鼻腔,让人嗅到些腥咸气息。

    妖娆蓦然张开眼!眸子一片黑暗如宝石一般闪烁着璀璨光芒。

    被雨打得浑身狼籍纳某人已经摇摇晃晃昏昏欲睡。而一阵窸窸窣窣细小声音却突然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有些像虫豸大军倾巢出动一般!

    “啊啊啊啊啊!哇!”

    顷刻之间仿佛石头里爆出了火光,于一片寂静中陡然响起一声惊天地泣鬼神大叫!

    而后数十个黑影突然从草丛中一个接一个地跳出来!

    纳多多被这声尖叫吓得浑身一抽,一个趔趄从三眼狮魂背上滚落,刚刚睡醒,就连他那亮晶晶口水还挂唇角上,他揉着眼睛好不容易才看清眼前一切!

    不看不知道,一看……哇!吓死人了!

    一枚巨大骸骨兽首正高悬他头顶上,空洞眼窝内有荧荧绿火跳跃!

    只见这些数十位不素之客手中举着各种各样白森森幻器,赫然是形状各异狰狞白骨,这伸手不见五指夜里,显得格外诡异而恐怖!

    是亡灵吗?

    这些漂浮半空中兽骨中,有描绘着繁杂银色纹路头颅,有被火烧得一片漆黑还咔嚓作响长长脊柱,扭曲骨,尖锐牙,带勾状物棘刺……再加上从这些骸骨上升起各色鬼光,顿时让空气骤冷,有阴风呼啸而起,带着浓郁邪狞之气!

    如果说这些骨器让人肝胆俱裂,那么持有骨器不素之客们便让人毛骨悚然!

    他们各个脸上都画着狰狞鬼脸,一些花纹中还掺杂着能夜里发光荧光!所以这么近距离下突然出现,就像是仿佛像是地狱亡灵突然从地面下跳了上来!

    魔魅夜行!亡灵盛典!

    “啊啊啊啊啊啊!鬼啊!”破了音尖锐哀嚎撕开天空中层层浓云。

    纳多多一张开眼就看到这么一幅惊人场景,顿时像是被开水烫到一样,扯开破锣嗓子嗷嗷大叫起来!那声音要多惨烈有多惨烈。

    “救命啊!好怕鬼啊!好吓人啊啊啊啊啊!”

    只见这号称无所不能心如铁石英勇无畏以下省略一万字大魔仆,顿时转身一把抱住三眼天狮粗壮脖子,将喷出来鼻涕与眼泪直接抹了无辜天狮一身。看来真是吓得不轻。

    太恐怖了!这一瞬间小纳甚至全然忘记自己才是货真价实没有身体灵魂一枚!

    “多多,你才是鬼好不好!”

    妖娆顿时掉了一头黑线,不过她依旧没有现身,而是坐树梢上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事态发展。

    妖娆知道突然出现这些黑影并不是所谓什么“鬼魅”,而是如同魍魉一样脸上绘有鬼脸图腾灭合溟台门徒,只是他们夜里装束有些装神弄鬼而已。

    他们幻阶太低微,根本无法探知她存。

    以纳多多为饵,果然让这些行踪莫测家伙主动出现了!

    “这样正好!”妖娆于心中暗道,她正想好好看看兽魂召唤师驭魂独特之处。妖娆轻笑着摸着自己下巴。

    “果然是……没有开化魂主!天助我也!天助我也!灭哈哈哈哈!”

    一个脸上鬼颜发绿男子叫那叫一个激动!从他嗓子眼里冒出小颤音都出卖了这厮现激动万分心情!

    “哦哦哦!捉住他!献给老头!”

    “魂主!黑暗魂主!苍天有眼!我灭合溟台终于有崛起一日了!”众人嚎叫声夜里犹如凌厉鬼泣声。

    这些灭合溟台弟子,还以为他们找到了无主魂主!这可是落魄了几百年宗门重兴起希望!此时他们兴奋已经无法用言语来描述。那手舞足蹈模样十足疯狂,连带着手中骨器也发出一片咔嚓恐怖撞击声。

    “铁魃!那灰狮子有些眼熟悉啊!”人群中有只有一人弱弱地问道。只不过众人兴奋嚎叫声中这质疑显得那样微不足道。

    原来为首男子名叫“铁魃”。看来灭合溟台弟子,名字中大部分都有个“鬼”字。

    “眼熟什么眼熟?不要管它,它身边那个黑暗之魂才是正主!先拿下再说!”

    铁魃露出白森森牙齿振臂高呼!

    “兄弟们,封魂咒!”

    呼啦!

    一呼百应,围绕着纳多多与三眼天狮众人立即他号召下分散站开,挥舞着各自手中骨器,不是攻击,而是摆出特别造型开始吟诵起没有人能听得懂言咒!

    随着吟诵声响起,顿时有迷雾从这些灭合溟台弟子骨器上袅袅腾起。

    有青有蓝有紫,迷雾中隐现着各色兽眸与利爪,看来是祭出了骨器上附生魂魄。

    生涩音节单调地濡湿空气中回荡。纳多多抱着天狮脖子,妖娆“不许动”指令下不知所措。而三眼天狮仿佛早对这场面见怪不怪,张大了血口嗷嗷地打了个哈欠就向地上一滚,抱着下巴继续睡他大头觉去了。

    这家伙还真是淡定!只留下苦逼纳多多一个继续畏畏缩缩地左瞧瞧右看看。

    “主人,主人……肿么办?”

    对于言咒术,开始妖娆并不以为意,因为这些声音落她耳际就犹如嗡嗡虫鸣,不带半点可以被她感知杀伤力。

    但是不一会儿奇怪事就发生了,妖娆惊讶地看到,纳多多身体竟然这断断续续言咒声中骤然变得忽明忽暗起来。

    真有用?

    妖娆顿时眸光大振!有意思!不愧是只对魂体有效封印术!看来灭合溟台弟子还真有些手段!

    从众人手中骨器上升起迷雾将纳多多层层包裹起来。这迷雾之下,纳多多行动力极速降低。

    “咒!祭生魂!”

    只见那为首兽魂召唤师铁魃,突然从自己储物袋中祭出两枚漆黑兽骨。

    妖娆眉头一紧,立即分辨出两枚兽骨上分别盘踞着,是两团刚成形蛇形兽魂!

    虽然二魂不过拇指粗细,一红一碧,但身上鳞甲片片明分光滑,犹如分别为玛瑙与碧玉细心雕琢而成,红得纯粹,绿得苍翠,相互衬托,栩栩如生。

    特别是四只眼睛炯炯有神,如有灵俊,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那祭出蛇魂铁魃,不舍地摸了摸兽骨上蛇魂,而后一脸凛然地于身前将容纳蛇魂黑骨掐碎!

    咔嚓!

    让人心跳加速脆裂声响起。黑色骨渣从铁魃手指缝中倾落,而后天空中陡然爆发出两声凄厉咆哮!难以想像如此惊天动地咆哮声竟然是两团蛇魂发出!

    轰轰轰!附生骨器碎裂,蛇魂犹如顷刻之间失去半条性命,但这份挣扎与痛苦却立即悉数转化为蛇魂愤怒力量!只见两只蛇魂以肉眼可见速度疯狂爆涨,一眨眼就分别幻化为水桶般粗壮森林大蚺!

    恍如剔透,红红绿绿身体下甚至能看到精纯灵力枝蔓一样经脉里流动!

    狂风乍起,地面野草瞬间弯折枯萎,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敬畏神情。

    “吓!铁魃连双生蛇都祭出来,看样子是势必得啊!”一个年轻弟子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

    “闭嘴!不要打破言咒术!”立即有人气恼地苛责这莽撞少年。

    低低责备声过后,空气里再无任何交谈声,只有犹如呓语般冗长沉闷言咒,还有两条巨蛇嘶嘶吐信声。

    一红一碧,双蛇不急不缓地向纳多多脚下蜿蜒而去!地面上划出拖沓红绿光影,以纳多多为中心方圆十米内突然闪烁起诡异能量回响之光。

    哦,原来是因言咒术而生阵符!妖娆眨了眨眼睛,大概明了这些灭合溟台弟子想以什么办法捕获纳多多。

    先用所有人所持骨器上魂魄困住纳多多行动,再以言咒术进一步迷惑它神识,被捏碎骨器双蛇八成是一种祭品,以这种极高品质兽魂溶入阵中,完全锁死纳多多一切活动。

    妖娆猜得没有错,两条蛇魂攀上纳多多身体,一边痛苦嘶鸣,一边以独特方式相互盘绕,从它们身上散发出一股极端强大禁锢力量!

    蛇身众人言咒术下开始变得黯淡,但锁住纳多多迷雾却开始一点点明亮起来,迷雾越来越浓郁,简直把纳多多包成一个茧。

    看来已经到抓捕魂主后阶段。

    妖娆感觉到自己与纳多多之间联系越来越稀薄,于是这才树梢上站起身来,随手折了四五片树叶,轻轻向前方一抛!

    嗖!嗖!嗖嗖嗖……

    有暗器破空声疾速于众人耳畔响起!凌厉风割过数人脸庞。

    “啊!啊!”顿时有人发出惊叫下意识地抱头躲避!

    这躲避不要紧,言咒术却被迫打断!

    妖娆摇了摇头,看来灭合溟台弟子们还是战斗经验太少,这种情况下随意都能分辨出向自己袭来暗器大小与角度,如果是她,一定会不动声色立即躲避而不会放弃继续对眼前猎物施展言咒。

    难怪灭合溟台一脉开始没落,因为门中弟子都不像真正战者。

    妖娆静静立于高处,从容地俯瞰着脚下众人。

    “是谁?什么人哪里?”

    “为何偷袭我们!”有人立即气急败坏地大声喧哗。

    而这数十弟子当中,只有那个名为铁魃男子肩头插着一枚树叶,任鲜血流下,依旧双手合十,皱着眉头不停地继续吟诵那古老而生涩封魂咒!

    唯独他没有被打断。

    他眼神气愤地向妖娆扫来,而后又焦急地挨个而向自己同伴瞪去,表情精彩纷呈,脸色一片酱紫。

    仿佛气恼偷袭者同时,也对自己同伴们无比郁闷无语,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啊!怎么这种情况下还分不清孰轻孰重呢!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能放弃魂主不是?

    众人节奏被打乱,红碧双蛇身体立即变细,萦绕纳多多身上迷雾开始飘摇。大有破茧而出趋势。

    铁魃一阵咬牙切齿,那双生蛇魂可是他从小到到淬炼了几百年至宝,不但实力强大,力量精纯,还颇有灵性,很有可能终觉醒为魂将类高品质兽魂,为了捕获眼前魂主,他连这宝贝都牺牲了,如果捕获失败,他可是人财两失啊啊啊!

    不可以!

    铁魃此时也管不了树梢上突然出现人影是哪个,他直接咬破舌尖,狠狠地啐出一口精血。

    “祭!”

    随着他念头,大地开始轰隆隆地作响!有什么巨大东西他召唤下欲拔地而出!只不过这萌动中带着不堪重负颓势,仿佛后劲不足导致巨物迟迟无法真正破土。

    地面巨大响动才拉回众人思绪,灭合溟台弟子纷纷停下对妖娆指责,懊恼自己浮燥与鲁莽。

    “铁魃要祭炼魂鼎!大家不要分神!”

    不知是谁提醒之下,所有人立即收回纷乱思绪。纷纷祭出自己精血滴落于地,吟诵咒言声音又大了起来。双蛇继续向纳多多缠绕而去。

    数十位灭合溟台弟子精血瞬间没入地下,虽然只是寥寥几滴,但大地却瞬间化为一片赤炼血海!

    嘶!好惊人!

    妖娆都不禁微微愣了一下!方圆百米,突然焦土化血海!树木与山石都缓缓地被液体状赤血之海吞没!大地单调地翻腾着咸腥潮汐!

    就连她脚下巨树也顷刻消失,仿佛地面陷落,所以巨树被赤炼血海拉力无情拖入血海之下!所以她只能御空而行。

    极强!

    妖娆心中暗道!

    不简单!

    此时这些灭合溟台弟子催动,绝对是一件级为不简单东西,带着苍茫鸿蒙气息,让她感觉到了一种无端敬畏与叹息!

    而且这力量不是从某一人储物幻器中发出,而是随着鲜血浸入大地,整片天地都因此发出质变化!

    这绝对不是凡物!妖娆眼角精芒掠过,只是可惜了……仿佛这东西力量,铁魃等人并没有激发出百分之一。

    出乎她意料了!没有想到灭合溟台宗门内还藏着这样东西!她一阵兴奋,看来没有白来!宗门实力是没落了,但宗门道统却没有失传!依旧伴随着灭合溟台血脉,等待着被真正唤醒那一天!

    月华落她身上,所有灭合溟台弟子终于第一次看清了妖娆容颜。

    一个蓝裙素髻女修凭空矗立,有着他们从未曾见绝美容颜!脸上没有鄙夷诡异妖术不屑,没有看到不人不鬼召唤师嘲笑,也没有害怕和不安,眸底平静深邃之光,让人感觉到一种无法超越强大!

    原来刚才出手人是这样一位女子!

    铁魃都一阵触目惊心!她目光之下,他仿佛卑微得犹如蝼蚁,仿佛他一切努力与执念都不过是徒劳而已!

    哪里来强者?虽然看不透她幻阶,但是一时之间所有人心脏都疯狂跳动起来!

    “不能停!”铁魃心中咆哮!

    只见他低低地怒吼!眼眶与耳窝内瞬间有鲜血爆出,仿佛因为他也承受不了地下异物给他带来惊人压迫力!

    “起!”

    轰轰轰轰!

    血浪滔天!一尊巨大青铜鼎像是被赤浪井喷而起!

    “是尊鼎!”妖娆双眸猛地一缩。

    铜鼎锈迹斑斑,从那些一层又一层斑驳铜锈下已经看不出鼎身本来面貌,鼎腹圆六足四耳,就算此时如此破败颓废,但极上还是发出阵阵令妖娆心悸威压!

    自那纵长五六丈铜鼎现身,万籁俱寂,只有地面赤炼海潮声哗哗入耳!

    “炼魂!”铁魃此时仿佛以到强弩之末,急急喷出几口鲜血哆嗦地指向纳多多!他脸颊上已经绽开数十道血口,大有承受不了力量而欲爆体趋势。

    那铜鼎听到铁魃呼唤,沉寂了半晌,才如行将入土老人家一样蹒跚地向纳多多慢吞吞移去,半路还打了个哆嗦,差点停一位灭合溟台弟子头顶上直接砸下来!

    小弟子面如土色,直到看见那铜鼎继续摇摇晃晃向前飘出才腿脚发软地一屁股坐地上。

    “给我炼!”

    铁魃狂吼之下,那大铜鼎顿时倒扣下来,仿佛欲将纳多多吸入圆圆鼎腹内!

    直到此时,妖娆知道自己不得不动了!虽然铜鼎力量不足百分之一,但是如果把小魔仆吸进去估计也是一件很麻烦事。

    于是她向前一步,直接以手拍铜鼎身上!

    铮!

    一声悠远金属鸣响声顿时以她手为中心,向四面八方疾速扩散而去!

    呼!狂风乍起!铁魃等人简直睚眦欲裂!

    我圈圈了个叉叉!那一直碍事女修她做了什么?她以手击鼎?不可能吧?

    所有人不敢相信地用手拼命揉眼睛!就算是他们之中强大铁魃都不敢如此草率地以**与铜鼎相撞!因为那可是强大无比幻器,外壁上带着绝对强大力量,如果实力不济,它反震力之下,人身体会于顷刻之间被那绵长不断能量震动直接碾成斎粉!

    那么那女修化为粉尘了吗?

    不!

    让人肝胆俱裂一幕发生了!只见御空而行那女修,不但面不改色,反而还轻松地继续向前一步,直接抵消了铁魃等人对铜鼎召唤,将这巨大而沉重家伙推离魂主头顶!

    “你你你你……”

    铁魃浑身犹如电击,他喷着白沫指天而狂!

    “你到底是谁?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是阻止我们兄弟行动?”

    “你我素未谋面,有道是做人要厚道!不要无故找别人麻烦!姑娘,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何方强者,但是你这样作也太过份了!”

    “就是!你太过份了!连基本做人道德都没有,我们碍着你什么了?”有人一边吞口水看妖娆推鼎,一边不那么坚定地支援着铁魃声讨。但他们心中却暗暗地想:师兄,还是逃吧!能撼动我灭合溟台炼魂鼎,她好强啊!

    “我过份?”

    妖娆拍了拍手大笑。

    “这话应该我来说吧?”

    “我带着我家小宠物出来溜达,你们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家伙却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跟我抢,我没先把你们挨个儿打一顿算不错了!”

    ------题外话------

    后一天了,被连连爆菊~真惨烈啊~还有月票亲爱们~记得投哦~明天就十月了,过期作废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